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9章 上告

宋怀明来到房内,第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摆放的一瓶矿泉水,确切地说是矿泉水瓶子里装得污水。水是张扬特地从南锡带来的,他带了不少瓶,其中一瓶已经兜头盖脸的泼在了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刘宝全的身上。
梁天正和宋怀明还有一个很默契的地方,他们和副总理文国权走得都很近,这让他们在平海的政局内部,彼此贴得一直都很紧,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梁天正坐在那里足足愣了五分钟,才把宋怀明的那番话基本上给消化了,他拿起电话,拨打了侄儿梁成龙的手机,梁天正很清楚,这件事之所以闹到了宋怀明那里,根本原因就是张扬,如果不制止他的话,这小子仍将继续折腾下去,必须要让张扬闭嘴,不能由着他一路告上去。
张扬道:“梁书记让你找我的?”
宋怀明最近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儿子已经满月,身体一天天的健壮起来,看到儿子,宋怀明感觉自己整个人似乎又焕发了第二次青春。但事情没有十全十美的,在政治上宋怀明正处于仕途中的一个低潮期,距离这次的省党代会还有一段时间,可是平海省的政局已经基本上确定,新的省常委即将在这次的党代会中产生,让宋怀明感到最为失落的是纪委书记的人选,他一直是刘艳红的支持者,却想不到结果没有让他如愿。他认为乔振梁在这次党代会之前的工作做得太充分,这些即将选出的新常委大都按照乔振梁的意思,宋怀明认为这样的状况很不好,乔振梁的过度专权容易把平海变成一言堂,这对平海的未来发展是不利的。
梁天正道:“宋省长,我会尽全力去解决这件事。”
为首的那名警察还算客气,向他敬了一个礼道:“前面的路段进行管制,禁止车辆通行!”
这种表决心的话宋怀明听得多了,越是这样说,越是证明梁天正的心底也没有确然的把握,宋怀明道:“五点前如果仍然控制不住状况,就下令国际工业园区的所有企业无条件停产!”宋怀明说完这番话就挂上了电话。
付道强点了点头。
付道强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他也没有回避问题,点了点头道:“湍江水污染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事情发生之后,我们水利厅第一时间责成东江水利局去处理,我们也派出了专门的调查组去调查这起事故的原因,很快就会有结果。”
张扬道:“走去看看!”他们让司机把车开了过去,可就快抵达目的地的时候。被几名警察给拦住了,张扬落下车窗道:“同志,干嘛拦住我们啊?”
宋怀明用湿巾擦了擦手道:“先吃饭吧,边吃边聊。”
宋怀明听出张扬话里有话,这小子没事不会带一瓶污水过来,宋怀明并不知道南锡翠云湖污染的事情,他身为平海省长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湍江水污染的事情,或许是相关部门不够重视,或许是有人想故意掩盖,总之宋怀明到现在还不知道。宋怀明接过那瓶污水看了看,其实张扬是从污染的部分特地取来的水,整个湖区并不是都受到了这样的污染。
张扬道:“可是国际工业园区的企业仍然在源源不断的排放污水,我们南锡的自来水厂已经污染了,现在一百多万市民正面临着无水可吃的困境。”
这段时间很多人都认为宋怀明变了,他不再像当初刚来平海的时候那样锋芒毕露,在很多事情上,他尽量和乔振梁保持一致,多数人对这种改变并不意外,毕竟平海的第一领导人是乔振梁,而这位乔书记比起昔日的顾允知更加强势,党政领导之间想要配合好,就必须有人主动退让。
钟培元安排张扬提前来到省机关食堂的m.hetushu.com包间内,今天宋怀明的事情很多,一直忙到十二点半才来到食堂吃饭。张扬就坐在包间里边喝茶边等他,期间往南锡方面打了几个电话,污染的情况仍然在继续,也就意味着,迄今为止东江方面并没有采取有效地措施来停止污水的排放。
乔振梁这两天正在平海北部三城视察,张扬直接去找省长宋怀明,凭他和宋怀明良好的关系,见到宋省长并不难。宋怀明上午的日程排的很满,没有多余的时间留给张扬,得知张扬有急事要面见自己之后,宋怀明让秘书钟培元安排张扬和他一起共进午餐。放眼平海省内,还是很少有下级干部用有这个荣幸的。
张扬道:“等十二个小时黄花菜都凉了,付厅长,国际工业园区这么多工厂,其中的重污染企业有多少你比我们要清楚,他们排出的污水未经处理就这么源源不断的流入湍江,开始没发现的时候我们不说,可现在已经发现了,为什么不停止这种行为?明知对生态造成严重的破坏,还置环境于不顾,置我们南锡全体市民的生命和健康于不顾,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一种犯罪行为,应该马上制止他们,让这些工厂停产!”
张扬道:“付厅长,我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过来是为了湍江水污染的事情。”
张扬知道宋怀明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既然答应会过问这件事,就一定会去做。
付道强道:“我问过开发区方面,他们说十二个小时内可以将破裂的排污管修复。”
付道强知道张扬说的很有道理,从他个人的角度来看,国际工业园当初就不该建立在湍江岸边,就算选址无法改变,招商过程中也应该严格审核入驻企业,像药厂和日化厂家这种高污染的企业,一定要果断说不,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晚了。付道强道:“张主任,我们是水利厅,我们无法下决定让国际工业园的所有企业停工,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力求把这次的水污染影响减小到最低。”
梁天正道:“宋省长,我专门派人了解过情况,南锡一共有五个水厂,目前被污染的只是其中的一个,他们的城市人口总共有多少?怎么可能一百多万人的吃水问题受到影响?我看南锡方面未免才些太夸张了。宋省长,我说这些话并不是想推卸责任,我已经给南锡市委书记李长宇同志打了电话,我代表东江向他们表示了歉意,我们东江愿意承担因为这次污染而带给南锡的损失。”
赵宝群指向前方道:“那边就是排污口入江的地方!”
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即使再忙,每天中午也要保证半个小时左右的休息时间,下午刚刚上班,他就打了个电话给廖博生询问国际工业园污水管的维修情况。
梁天正的脸色很阴沉,即使宋怀明是平海省省长,可是他在这件事上的表现也实在太霸道了一点,梁天正是平海省副省长,也是平海省常委班子成员之一,根据目前的走势,他取代赵季廷担任常务副省长几乎已成定局,更重要的是,他始终是宋怀明最坚定的支持者,在如今乔振梁想要拥有平海的绝对话语权的时候,他对宋怀明的支持尤为重要,梁天正认为宋怀明起码要对自己表现出一些尊重,可宋怀明刚才的表现根本就是居高临下的发号施令,他没有考虑到东江的实际情况,梁天正并非是不重视水污染事件,而是他想找出两全齐美的办法,在解决水污染的同时又不让东江的这些企业蒙受太大的损失,他是东江的掌门人,他必须要从城市的利益出发。
湍江水污染的事情付道强已经知道了,他也和_图_书专门打电话去问东江开发区水利局,得到的回答是正在紧急处理,很快就能修复排污管道,解决这起污水泄漏事件。
宋怀明吃完那碗米饭,也从张扬那里把情况全都了解清楚了,这件事表面上看并不复杂,东江国际工业园污水管泄漏,不经处理的污水大量排入湍江,造成湍江中下游地区水污染。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南锡,南锡北区自来水厂因为水污染而停止供水。市内出现了供水紧张。按照常规的处理方法,东江方面应该果断停止污水的排放,避免给兄弟城市造成更大的损失。可是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东江方面并没有这样做。国际工业园区的多数企业没有停工,而是继续生产,继续往湍江排放废水。宋怀明当然清楚目前的国际工业园在东江经济中所占的重要位置,如果国际工业园内的所有企业停工,造成的损失肯定会是巨大的,东江方面的领导人正是因此方才拒绝停工。
梁成龙是个喜欢给自己留余地的人,虽然廖博生向他打了保票,八点前可以修复,但是在宋怀明面前还是留些活动余地的好,世上很多的事情都很难说,万一他夸下了海口,而最后却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那么他就会变得被动。
付道强笑道:“快请坐,快请坐!”他叫秘书给两人倒茶。
张扬的到来让付道强从心底打了个冷颤,上次得罪张扬,险些把乌沙给弄掉,对张扬,付道强是从心底忌惮,他是在和张扬结下梁子之后,才慢慢知道了张扬的背景,以及张扬在官场上方方面面的关系,在和张扬的关系处理上,付道强一直都很后悔,他也从上次的事情上总结了不少的经验,比如人不可貌相,又比如千万不要在陌生人面前太过放纵自己,要保持一个国家干部良好的形象,总而言之,上次的挫折让付道强洗心革面,他在做人方面跃升了一个台阶。
张扬接到梁成龙电话的时候,正在前往国际工业园的途中,梁成龙一开口,张扬就知道这厮是什么意思了,张扬马上打断他的话道:“我说我们政府之间的事情,你能不能别跟着瞎掺和?”
张扬道:“他们惹出了祸端,他们就应该承担损失,什么叫无可估量,只要是经济损失都能用金钱衡量,可是他们正在犯罪,污水排入湍江,影响到的生态不是一天两天,或许也不是一年两年,极有可能是几十年上百年,而我们南锡市的市民,在饮用了被污染的水源之后,又会产生怎样的隐患?如果因此而生病,谁为此承担责任,又有谁有勇气站出来承担这次的责任,这些才是无可估量的损失!因为这些影响到的是我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环境,因为这一切影响到的是老百姓的生命和健康!”
梁成龙道:“你拉倒吧,你是一体委主任,水污染的事情什么时候归你管了?”
赵宝群暗暗佩服张扬,要知道付道强平时官架子是很大的,在他们这些下级面前,很有威势的一个人,他一个厅级干部,看到张扬来了居然主动站起来和他握手,而且对待张扬满脸笑容,客气都写在脸上,这可不寻常。
宋怀明道:“干什么?怎么弄了瓶脏水放在桌上?”
张扬道:“付厅长,我们现在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我们想要求东江国际工业园区马上停止往湍江排放未经净化处理的污水,继续污染湍江水源,影响湍江中下游地区生态。”
梁成龙当然不能承认:“没有,我听说这件事,赶紧给你打了个电话,你是我哥们,那边是我亲叔叔,要是真因为这件事闹翻了,我以后也不好看。”
这件事告诉宋怀明,对于已经存在m.hetushu.com的问题,必须要马上处理,决不能拖延姑息,否则必然会造成巨大的损失。这次水污染的直接受害者是南锡,东江在这个问题上无疑已经损害到了南锡的切身利益。
梁天正道:“一定要抓紧进行维修,时间拖得太久,南锡方面也不好交代。”
同车的赵宝群也是刚从环保部门回来,根本没有得到什么明确的答复,官官相护。人家都是东江本地官员,当然同气连枝,在这片土地上,想办点事还真不容易。
付道强并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他也不相信这次的污染会严重到这样的地步。
宋怀明开门见山道:“湍江水污染问题处理的怎么样了?”
张扬听付道强这么说就知道付道强在敷衍了,不过有一点他也认识到了,付道强身为水利厅长,他没有那么大的权力让国际工业园停工。
付道强遇到张扬的目光,不由得打心底发憷,他犹豫了一下,脸上硬挤出看似友善的表情,主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赵宝群这个下级他自然是用不着那么礼貌的,可是面对张扬,他不敢不礼貌,自从和张扬发生冲突之后,他对张扬敬而远之,可并不代表他不去关心张扬的消息,张扬的厉害他现在已经是了解的清清楚楚。付道强微笑道:“张主任来了!很久没见了!”他很热情的向张扬伸出手去。
在两位领导的带动下,省委省政府的干部们都很自觉,没有人敢在机关食堂大吃特吃的。
梁天正慌忙道:“宋省长下午好,有什么指示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时过境迁,过去那些恩怨张扬也已经渐渐淡忘,看到付道强对他这么客气,又想起今天来的目的是想求人家帮忙,张扬自然不会抓住过去的事情不放,他笑着和付道强握了握手道:“付厅长还是风采如昔!”
张扬和赵宝群两人离开水利厅,两人从来到东江之后,一直都在不停奔波,到现在为止中午饭都没顾得上吃。赵宝群道:“张主任,咱们吃点饭再说吧。”
付道强道:“国际工业园这么多企业,不单纯是国企,还有很多合资企业,外资企业,如果让他们全部停产,造成的经济损失是无可估量的。”
廖博生道:“梁书记放心,我正在现场,一定组织好这场维修工作,争取在今晚八点前让一切都恢复正常。”梁天正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十分,距离廖博生所说的时间还差不到六个小时,如果真的能够在这个时间范围内把一切恢复如初,应该说还是比较理想和顺利的。
此时服务员送上饭菜,两荤两素四道炒菜,还有一个番茄鸡蛋汤。宋怀明平时吃得比这还要简单,因为张扬一起吃饭,所以特地让食堂加了两个菜,这并不是宋怀明想要在人前标榜自己的清廉,而是他这个人的生活习惯就是如此,不喜欢铺张浪费。说起来,在这一点上他和省委书记乔振梁很相似,乔振梁也是个在生活上比较随意的人。他如果在机关食堂吃饭,更简单,往往是一个素菜。
宋怀明道:“你考虑外资企业的感受,难道就不考虑兄弟城市的感受?现在湍江下游已经被污水污染,南锡北区水厂受到污染而关闭,南锡一百多万的市民已经面临着无水可用的困难局面。”
宋怀明拧开瓶盖闻了闻,一股恶臭扑鼻,他皱了皱眉头,重新拧好了瓶盖:“怎么回事?说给我听听!”
宋怀明道:“还有十个小时,这十个小时中,你们就任由国际工业园区未经处理的污水源源不断的流入湍江之中吗?”
张扬没理会他,拿起电话又给龚奇伟打了一个,南锡方面反馈过来的消息表明,国际工业园内的企业仍然在向和图书湍江内源源不断的排入污水,龚奇伟、李长宇也在不停和东江市委市政府交涉,可得到的答复都是他们在组织人力尽力抢修,龚奇伟对此也是颇为无奈,主动权掌握在人家手里,东江方面不愿停产,他们担心国际工业园区的企业全面停产会照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梁天正放下电话。
梁天正心中一沉,他马上意识到肯定是南锡方面绕过他,直接去省里告状了。既然宋怀明已经知道了这个问题,而且打电话给了自己,梁天正就没必要继续隐瞒下去,他轻声道:“宋省长,这件事开发区方面已经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了,目前破裂的污水管道正在维修中,根据目前的进展,应该可以在晚上十二点前恢复正常。”
张扬道:“你别跟着掺和,我现在是代表南锡市政府过来解决问题,公事公办,没有任何私人恩怨在里头。”
张扬又把自己今天来到东江后的遭遇说了,张扬道:“宋省长,我不是想来打谁的小报告,也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我只想督促东江方面尽快停止往湍江排放污水,可是东江各级领导都躲着不见我,他们口口声声会重视水污染事件,口口声声说会马上解决这件事,难道就是这样解决的?污水还在源源不断的排入湍江,我搞不明白了,究竟是经济发展重要,还是老百姓的生命健康重要?”
宋怀明道:“没有!听你说才知道,怎么回事?”他让服务员送来一小碟咸菜。
宋怀明道:“天正同志,仅仅有歉意是不够的,我知道停产必然会让本地企业蒙受巨大的损失。可是和人民的生命和健康相比,这些根本算不上什么?一个真正有良心的企业,要有社会责任心,我们做官员的也是一样。”宋怀明的这番话说得已经很重。虽然没有直接批评梁天正,可是以梁天正的政治修为,他又怎么会领悟不到?
梁成龙苦笑道:“我说哥们,你现在折腾的满城风雨,搞得我叔叔很难做,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的份上,你就别闹腾了。”
张扬道:“全都说在紧急处理,已经派工人维修排污管道,尽快恢复污水的净化过程,开发区方面给出的时间是十二个小时,宋省长,只要工厂不停下生产,废水就会继续流入湍江,既然大家都知道污染的害处。都知道现在仍在对湍江中下游地区造成危害,为什么不勒令国际工业园区的工厂停工呢?只有等排污管修复好,净化设施运转正常,才算符合生产条件,才不会对湍江的生态造成更大的影响。”
张扬把今天发生水污染的事情说了,宋怀明听说南锡连市民的饮用水源都污染了,不觉皱起了眉头,不过宋怀明并没有马上发表意见。
张扬的目光盯住付道强,如果不是因为水污染的事情,他根本不会上省水利厅来,几乎忘记了付道强这个人的存在,看到付道强,他方才想起这厮当初在自己面前开玩笑说什么干市长的黄色笑话,其实是影射秦清,惹得张扬当场发飙,后来在水上人家偶遇他和恒久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岳堂中吃饭,岳堂中在秦清和顾佳彤面前无礼,被顾佳彤恐吓了一通,才引出付道强主动去纪委交代情况的事情,听说付道强还因为那件事挨了处分,后来就几乎没了这个人的消息,想不到他现在仍然呆在省水利厅厅长的宝座上。
宋怀明道:“张扬,你先回去休息,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
宋怀明知道自己没变,他只是将更多的精力关注到平海的经济建设中,政治上尽量避免和乔振梁发生争端,毕竟对他还是对乔振梁来说,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目的,要把平海变得更好更强。
付道强道:“已经处理了啊,和_图_书现在东江市各级领导很重视这次的污染事件,正在全力抢修排污管道。”
刚刚放下电话就打了进来。梁天正皱了皱眉头,一般能够直接打到他办公室的电话,要么是特别紧急的电话,要么是来自上层领导的电话,他拿起听筒,电话中传来了省长宋怀明的声音,宋怀明道:“天正同志,我是宋怀明!”
张扬道:“我没工夫跟你废话啊,你要是有时间,赶紧给你叔叔打电话,让他马上下命令停止往湍江里排放污水,不然这件事我决不罢休!”张扬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这是南锡翠云湖的水,过去翠云湖的水质符合国家二级水质标准,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赵宝群道:“付厅长,我们来东江之前已经做过水质鉴定,湍江下游和翠云湖水库的水质已经遭到严重破坏,如果国际工业园区不停止污水的排放,湍江的水污染只会变得更严重,可能会带来一场生态上无法挽回的巨大伤害。”
廖博生的语气十分轻松:“梁书记,目前情况正在好转,管道的破裂点已经找到了,工人们正在准备焊接。”
宋怀明看得比张扬更远,他来到平海之后几次考察过东江国际工业园区,他认为东江国际工业园区污染企业集中,已经不能适应现代城市的发展。他早就有了把东江国际工业园迁出去的想法,不过这想法还没有完善。却想不到污染问题已经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并摆在了所有平海人民的面前。
张扬跟着赵宝群来到水利厅,发现水利厅厅长他竟然认识,南锡市委副书记吴明的老同学付道强,过去因为在南国山庄当着张扬的面故意和秦清开下流玩笑,因此和张扬翻脸,后来又得罪了顾佳彤,付道强因为害怕,主动去纪委承认了自己的一些错误,也因此被纪委处分,不过付道强其人并没有太严重的经济问题,加上他本身属于年轻干部,业务又过得去,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低潮期后,又恢复了过来,现在平海的省委书记也换成了乔振梁,付道强通过一些途径和乔书记搭上了一些关系,乔振梁对他也比较欣赏,可以说付道强在政治上正处于一个新的上升期。
张大官人有些出离愤怒了,这帮东江的官僚太自私了,他们害怕造成损失,明明知道污水未经处理,还是坚持排入湍江,这根本是损人利己,张扬虽然有梁天正的联系方式,可怎么也联系不上他,证明梁天正在躲着自己,张扬抵达东江之后,开发区、市政府、省水利厅全都跑遍了,可到现在该怎样还是怎样,东江方面依然故我的做着他们该做的事情,张扬向赵宝群提议,他们兵分两路,由赵宝群去省环保局告状,他则直接前往省委省政府投诉,开始的时候张扬也没想把这件事做绝,东江方面的自私行为惹火了他。
张扬从南锡一路赶过来,奔波了一上午。到现在才算好好坐了下来,肚子真的有些饿了,他也没把宋怀明当成外人,在他面前用不着拘谨,学着宋怀明的样子擦了擦手,拿起碗筷道:“宋省长,湍江水污染的事情您听说了吧?”在工作单位,张扬都是以官职来称呼宋怀明的。
赵宝群进入付道强的办公室之后,马上很恭敬的称呼道:“付厅长好!”
梁天正叹了口气道:“宋省长,这件事我也很为难,想要彻底中断污水的产生,就必须要停止国际工业园区所有企业的生产,如果那样做,国际工业园区的损失是巨大的,可能是几亿甚至几十亿,而且国际工业园区多数都是合资和外资企业,涉及到的关系相当的复杂,搞不好会引起企业的反感,甚至产生对抗情绪。”
宋怀明道:“他们怎样答复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