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70章 国家机密

张扬怒道:“他们就是想掩盖事实的真相!”
刘希文道:“他们把道路封住了,我们闯不过去,难道要飞过去?”
孟祥浓眉紧锁,他向身边的助手使了个眼色,今天这件事必须要采取一些手段了,不然震慑不住这嚣张的小子。
杨东亮气得脸色煞白,可是被张扬撞了这一下,气血翻腾,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张扬反问道:“廖主任,这些警察不是你派来的吧?”
郭志江的能力也很强,听张扬说完事情的经过,马上表示没问题,他让张扬直接前往东江开发区广场,他开直升飞机过来接他们。
无论是孟祥还是杨东亮都错了,他们对这位年轻而嚣张的张大官人还是缺乏深刻的了解。官场之中嚣张之人随处可见,可真正的嚣张绝非是盲目的,需要有底气,有实力。
廖博生道:“小张,具体的情况可能你不清楚,我们的工人正在抢修排污管,目前进展很顺利。”
张扬看出刘希文很害怕,他打消刘希文的顾虑道:“我也是为了污染事件来的,我们南锡市民的饮用水都被他们污染了,我们是受害者。”
张扬听说排污管已经焊接好了,心中的火气自然平复了许多,他点了点头道:“去就去,让记者们一起去吧!”
还算杨东亮有些本领,竟然能够抗住张扬的这一记撞击,没有飞出去,可他越是硬撑受到的伤害越大,喉头一甜,一股热流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张扬这一撞够狠的,把杨东亮撞得吐血。
张扬火了,明明是他们干了坏事,怎么反倒成了自己给政府抹黑?张扬道:“是谁在给政府抹黑啊?我们南锡是受害方,就算这些记者是我请来的,也只不过是想把事实说出来,怎么?既然你们做了错事,为什么害怕公众知道?”
周围的警察都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两人之间的接触只是刹那间的事情,谁都没搞清杨东亮怎么会突然吐血。
孟祥来到他们面前,向他们行了一个礼道:“各位记者同志,请把你们的摄影器材,全都交出来,我们需要检查。”
刘希文一时拿不准这厮到底是什么目的,不敢轻易回答,万一张扬的目的和他相左,搞不好一顿痛揍就要落在自己的头上,刘希文对这厮的定位是个野蛮人,他是文化人,文化人遇到了野蛮人根本说不清道理,只有吃瘪的份儿。
张扬道:“国家机密?国家安全,应该是国安局来管,好像轮不到你们公安局啊!”
郭志江看到湍江污染的情况也感到触目惊心,水面上白色的斑斑点点应该是死鱼,郭志江道:“既然发生了污染,为什么不果断将排污管道关掉?”
廖博生耐着性子道:“小张,我已经和你们领导联系过,这次水污染给南锡方面带来的损失,我们会做出赔偿,今天的事情涉及到政府形象,并不适合被新闻报道,小张,希望你能够从大局出发,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给我们的政府抹黑。”
廖博生道:“小张,你让记者报道这件事只会造成社会上更多的负面情绪,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的帮助。”这时候他手下的一名干部走了过来,面露喜色道:“廖主任,管道m•hetushu.com泄漏的地方焊接好了,估计半个小时内就可以将污水问题解决。”
张扬道:“凭什么啊?”
廖博生道:“开发区每天都有没完没了的事情要做,上午我去开会,按照市里的规定是要关手机的。”
一句话提醒了张扬,张扬想起了一个人,时维的追求者郭志江,他和郭志江已经见过几次面了,关系也算得上不错,郭志江就是军区空军后勤处的,张扬给郭志江打了个电话,他联系郭志江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郭志江弄辆直升飞机过来。
十五分钟后,一辆军用直升飞机缓缓降落在开发区大厦门前的广场上,张扬带着刘希文和另外一名摄影记者,钻入了直升飞机内。
廖博生打量了一下张扬道:“你是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我!”
张扬道:“稿子写好了先给我看,我满意才能发出去!”
警察道:“上头的命令,我们只是执行命令,前面就要到江边了,也没路了,你们想去江边,往上游开啊!”
孟祥道:“张主任,很抱歉,请你去分局一趟,协助我们的调查!”
张大官人火了:“协助调查?我是违法了还是乱纪了?你凭什么让我去分局?我告诉你们,现在全都给我散开,不然今天这件事我跟你们没完!”
张扬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冷笑起来,麻痹的国家机密,不就是想掩盖你们的罪行吗?从污水泄漏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了,东江方面还没有停止排污,这根本是知法犯法,为了保障地方经济而损害兄弟城市的利益。
张扬大声道:“拍清楚一些,把这件事公诸于众,我要让全省老百姓都知道,国际工业园到底干了些什么!”
郭志江亲自驾驶着直升机,他的身边还有一位助手,穿上飞行服戴着墨镜的郭志江还是很帅气的,他向张扬大声道:“坐好了,我们马上起飞!”
杨东亮的手掌拍下去的时候,张扬已经洞悉了他的目的,不过张扬并没有做出躲闪的动作,他根本不认为杨东亮会对自己造成伤害,杨东亮一掌拍在张扬的肩头,只觉着落手处一滑,竟似全不着力,杨东亮心中不由得一惊,可是他的出手很快,第二式已经接着出手,想要拿捏住张扬的手臂,张扬哎呦一声,身体微微向下一沉,似乎失去了平衡,身体向杨东亮的怀中去。
张扬霍然转过头去,怒视那名小警察道:“你他妈说什么?”
郭志江也向他竖了竖拇指,操纵着直升机迅速升空远去。
孟祥来之前已经知道了张扬的身份,张扬的威名平海体制内很多人都知道,孟祥打心底是不想接这趟差事的,可是上头压下来了,一定要把这次的事件给封锁住,不可以让媒体介入,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给孟祥下了死命令,孟祥实在是推不掉,他的目光转向张扬,表情稍稍缓和道:“张主任,我是东江开发区分局长孟祥,我们怀疑这些摄影记者拍摄到了一些不该拍摄的东西,这件事关乎于国家机密,所以必须要接受全面检查。”
孟祥也火了,这厮怎么是这么一个角色?根本就是软硬不吃啊。是条汉子谁能没点血和图书性?你张扬再牛13,也不过是个处级干部,我孟祥在级别上也比你差不到哪里去,再说了,当着我这么多下属的面,你把我数落成这个样子,我今天要是装了孙子,以后在开发区分局还怎么抬起头来?有了这种想法,孟祥就做出了决定,他点了点头道:“张主任对我们有些误会,请张主任上车,咱们去分局谈,不要在这里争论,以免造成不好的影响。”
不一会儿就有工作人员上来汇报,直升飞机接了几个人上去了,其中一个人就是上午前来闹事的张扬。
廖博生的气势还是很盛的,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认为一切都没有脱离自己的控制,南锡方面表现的太紧张了,也太激进了一些,水污染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双方应该心平气和的来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不是对抗,廖博生刚才和南锡市方面也通过电话,他让警察过来也不是为了针对张扬,而是为了控制舆论,他不想水污染的事情被报道出去,长期的工作经验告诉他,只要有舆论参与进来的事情,准没有好事。
杨东亮打的如意算盘,可是他对张扬的实力估计不足,张扬靠近他身体的时候,肩头陡然发力,武功高手都知道,距离越是贴近,发力越是困难,杨东亮根本没有想到在两人贴得如此之近的前提下,张扬的肩头会爆发出这样强大的力量,他感觉到一股力量从张扬的肩头潮水般撞击在他的胸口,杨东亮在这强大的力量下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他闷哼了一声,松开张扬的手臂,向后接连退了几步。
廖博生稍一琢磨这件事就有些不对,他事先已经让人将排污口附近封锁了,禁止外界和媒体接近,避免水污染的事情被渲染,避免影响继续扩大化。可他封住水路,封住陆路,却封不住天上,真可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对方的能力还真是不一般,竟然能够出动军用直升飞机,想起有可能引起的后果,廖博生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他向副主任刘宝全道:“这件事恐怕不太妙,赶紧去现场看看!”
张扬眯起眼睛很不屑的看着廖博生,这位东江市政府秘书长,东江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现在总算舍得露面了。
张扬道:“抢修和停止排污是两码事,既然知道已经造成了水污染,为什么不马上停止排污?廖主任,我们南锡难道就该承受你们强加给我们的这场灾难吗?”
廖博生道:“小张啊,东江和南锡两市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我希望你要从大局出发,不要因为一时的得失而忽略双方长远的利益。”廖博生的这番话乍一听起来好像很大,可实际上没什么内容,在张扬看来是空洞无物,缺乏力度,张扬道:“大局我不懂,长远利益我也没看到,我只是看到你们国际工业园区的排污管正在往湍江里源源不断的排污水,而我们南锡广大市民平时饮用的就是湍江的水源。是我们的利益受到了损害,我代表南锡市委市政府郑重要求你们停止排污行为,停止污染湍江的行动。”
张扬只是吓吓他,可一旁的几个警察不这么认为,他们以为张扬要对孟祥不利,惊呼道:“保和*图*书护局长!”其中一个年轻警察因为过于紧张,一下就把枪给拔出来了,手枪瞄准了张扬:“举起手来……趴在地上……双……双手放在脑后……”
孟祥的助手杨东亮是位自由搏击的高手,在全省特警比武中多次荣登第一名,孟祥对杨东亮很有信心,他来此之前已经把这件事考虑的很清楚,如无必要,他尽量不和张扬翻脸,可是张扬的态度太过蛮横,根本没有配合他们工作的意思,这就需要杨东亮出手震慑他一下。别看他们来了三十多名公安特警,多数都配了枪,可他们面对的毕竟是国家干部和记者,不是罪犯,这才是最为棘手的地方。
直升飞机贴着湍江水面低空飞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臭鸡蛋的味道,张扬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俯视下方,却见从国际工业园区伸入江水中的四个巨大的排污口,正在向江水中源源不断的排泄着废水,其中三个管道的水是清澈的,应该是经过污水处理,北边第一个管道中排出的全都是污浊的黑水,江水内有着一条明显的黑色水流带,腥臭的气息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张扬道:“配合什么?我没罪,你们想抓我,只管来,我保证,我肯定会反抗!咱们国家是个法治社会,别觉着你们披着一张警皮就能够任意胡为,就能够代表法律,配合你们?我呸!知道什么叫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吗?见过什么叫理直气壮吗?我就是!你们这帮人过来想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想抓我?还他妈装出一幅客客气气的样子,请我去协助调查,操!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就是你们这样的,不是想抓我吗?全他妈过来啊!凭本事抓我,别给我下套儿!”
张扬今天是彻底被激怒了,他拦在刘希文那些人身前,冷哼一声,指着面前的三十多名公安特警道:“我倒要看看,谁他妈敢过来!”
刘希文和同行的那名记者都很激动,这可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只要报道出去,必然在平海引起轰动,不仅仅是平海,应该在全国都会引起轰动。
杨东亮也很狡猾,叫了一声:“张主任小心。”握住张扬的手腕趁机向怀中一带,他是想把张扬给制住,外人还看不出他的小动作,会以为他是好意搀扶张扬。
孟祥看着张扬和那几名记者都跟着廖博生一起去维修现场了,心中更是觉着恼火,这个廖博生真是够混蛋的,让他来搜查这帮记者,可兜了一个圈子,他反倒当起了好人,这不是把他们公安局方面给卖了吗?
张扬道:“你来采访湍江水污染事件啊?”
张扬道:“这位警察同志真是不错,自己身体不好还来搀扶我,你还是赶紧去看病吧。”
张扬道:“因为那些企业要继续生产,因为东江方面害怕影响到他们的经济发展,妈的!为了自己城市的利益就可以不管我们南锡市民的死活吗?”
这时候一辆新闻采访车也开了过来,从车上的铭牌来看是属于东南日报的,张扬对东南日报社可是极为熟悉,记得他们的社长是李同育,当初在清台山制造混乱,几名记者都被张扬揍过,凑巧的是,今天过来的记者,http://www•hetushu•com其中一人就是当初在清台山被张扬整得那一个,他是东南日报的编辑刘希文,刘希文看到张扬顿时脸就绿了,他也是听说湍江水污染事件,所以想过来拍拍排污口的情况,跟张扬一样,被这帮警察给挡住了。
廖博生笑道:“误会!”事情都发展到了这种程度,他居然还好意思说出误会这两个字,搞政治的人,心理素质就是不一样,廖博生示意张扬和他走到一边说话,廖博生低声道:“小张,那些记者不是你请来的吧?”
杨东亮看到局长的眼色心中已经明白了,他向张扬走去,微笑道:“张主任,您别生气,先上车喝茶吧!”他伸手去拍张扬的肩头,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制住张扬,逼他离开现场,其他几名记者肯定好对付。他的预想是一手拍张扬的肩膀,一手制住他的手臂,凭着自己的力量,肯定让张扬浑身酸麻,失去反抗的能力。
张扬指了指周围的警察道:“廖主任,我犯了什么罪,你让这么多警察把我给围上了?”
警察回答的也很干脆:“你就是人民日报的记者也不行,上头下命令要暂时封锁这里,事关国家机密,外人不得入内。”
刘希文道:“张主任,国际工业园区一直都是东江污染的大户,只要国际工业园继续存在下去,今天这样的水污染还会发生。”
一辆奥迪车匆匆来到了现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在两名开发区干部的陪同下来到了,其实廖博生只是凑巧经过这里,如果不是看到这么多警车,他自己都忘了是他下了这个命令,孟祥看到廖博生来了,打心底松了口气,心说你他妈给我下了个什么混账命令啊,这种得罪人的事儿你自己不干,让我出来当顶雷,让我当这个臭头,张扬这厮太难对付了。孟祥也够损的,他冲着张扬来了一句:“我们领导来了,有什么不满你找他说去。”声音不大,张扬能听到,可是廖博生听不到,孟祥推卸责任的意图很明显。
孟祥道:“张主任,大家都是体制中人,希望你不要让我难做!”
廖博生犹豫了一下,马上点了点头,只要破裂的排污管焊接好,坏事就成了好事,新闻宣传的重点可以从揭露污染,变成歌颂他们及时抢修啊,新闻这种东西全在人写,只要稍作功夫,就会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孟祥比起张扬还要紧张,他知道张扬的背景,可跟他来的这些警察不见得每个人都知道,他慌忙道:“不要开枪,把枪放下!”他觉着事情本该不是这个样子,这么发展的这么别扭?
排污口附近的大堤上站着不少人,他们看到了空中的直升飞机,有一个人伸手指向直升飞机,大声呵斥着。
张扬道:“我就是要去江边看看,就是想看看江水污染的情况啊!”
开发区大厦内一帮领导正在开会,听说外面来了架直升飞机,都觉着很奇怪,毕竟这样的事情并不多见,开发区主任廖博生特地凑到窗前向外看了看,他刚好看到了飞机起飞的情景,康博生挠了挠头道:“怎么回事?怎么会有直升飞机落在咱们这里?”
张扬道:“凭什么禁止通行啊?我们过去有事要办!”
张扬没想hetushu•com到这帮警察来得会这么快,他向刘希文道:“别怕,万事有我呢。”
张扬向郭志江竖起了拇指,大声道:“等我忙完这件事,约你吃饭!”
张扬看了看那些严阵以待的警察,他向刘希文道:“必须要把事实真相报道出去,要让公众知道,要让广大的老百姓认识到,我们所生存的环境遭到了怎样的破坏。”
张扬道:“谁让谁难做啊?你是公安局长,你的职责是维护正义,除暴安良,不是找我们这些遵纪守法的共和国公民较劲,什么国家机密?湍江水污染什么时候成了国家机密?你在执行命令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在做什么?你正在帮助你们东江开发区政府掩盖一件丑闻,一件让平海老百姓不齿的丑闻。”
其中一名记者亮出记者证跟警察争辩道:“我们是东南日报的记者,我们有新闻报道的权利。”
孟祥还没搞清怎么回事呢,就看到张扬倏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被惊出了一身冷汗,麻痹的,这厮是人是鬼啊?
四名警察向张扬包围过来了,孟局的意思很明显啊。他们人多,他们底气很足。可没等他们的包围圈形成,张扬已经闪电般冲了出去,冲到了孟祥的面前。
孟祥双目一凛,此人的嚣张他听说过无数次,可是当面领教却是第一次。孟祥的目光转向刘希文那几个人,厉声道:“检查他们!”
廖博生道:“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我解决,不要激动,大家都是自己同志,不要发生内部矛盾。”
张扬心说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今天来到东江之后,就找不到你,现在露面了,姿态摆得倒是挺高。张扬道:“我今儿一早就来找你了,可是你廖主任太难找了!”
刘希文和那名摄影记者,调整好机位,不停的对排污口进行拍摄。
张扬和刘希文几个人还没来得及上车,就听到了警车的声音,东江开发区分局的七辆警车呼啸而来,把他们包围了起来,东江开发区分局局长孟祥一身警服,神情威严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他是奉命前来。
刘希文现在总算闹明白了,这次他们的目的一样,既然立场相同,刘希文心中就轻松多了,他低声道:“张主任,我们刚从下游过来,污染很严重,本来想去排污口入江的地方拍摄,可是这段江面已经被封锁了,船只无法靠近,所以才开车过来,想不到道路也被封锁了。”
张扬也没跟他争辩,他向刘希文招了招手,刘希文打心底害怕这厮,犹豫了一下,指了指自己,意思是你叫我?
张扬点了点头,刘希文这才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来到张扬面前,挤出一丝笑容道:“张主任,您怎么也在这里?”
廖博生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松了口气,有些得意的向张扬看了一眼道:“张主任,你看看,我没有骗你吧,从污水泄漏开始,我们就投入了所有可能的技术力量进行维修,这件事马上就解决了。这样吧,你和我一起去维修现场看看吧。”
孟祥看出杨东亮吃了暗亏,他向张扬道:“张主任,麻烦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拍摄完成之后,郭志江驾驶着直升飞机将张扬他们几个人放在了开发区休闲广场内,张扬他们的车就停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