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73章 红颜知己

张扬点了点头:“跟你没关系,你在这儿盯着,确保他们把排污管修好,我去看看情况。”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道:“你少贫嘴,最近给我放老实一点!”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他拍了拍赵宝群的肩膀道:“搞什么?我是去纪委又不是去森罗殿!”
刘艳红道:“不是专程请你吃饭,是我加班晚了,一个人吃饭实在太寂寞,所以我想到了你,把你宋大省长叫过来给我当三陪!”
刘艳红道:“女人是老虎,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张扬道:“觉着很严重,但是我没觉着自己犯错误!”他站起身道:“刘姐,你也挺不容易的,这么晚了还得做我的思想工作,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我请你吃饭!”
“偏激?我想去看看排污管排入湍江的污染情况,结果呢?开发区将那片区域给封锁了,说什么国家机密,什么时候污染也成国际机密了?东南日报的那帮记者不是我请过去的,是我偶然遇到的,于是我就调了架直升飞机,帮助新闻媒体了解事实真相,我想这点知情权我们应该有,东江方面在掩盖什么?国家机密?他们只不过是害怕自己的错误被人知道。”张扬愤愤然的敲了敲桌子。
乔梦媛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忽然夹起了那只鸡腿,在张扬张嘴的时候塞入了他的嘴里,把张大官人下面的话全都给堵进去了:“别说!说出来连朋友都没得做!”
刘艳红叹了一口气道:“你啊,明明可以通过正当途径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采用暴力手段?”
张扬道:“当然在啊,水污染的事情一天没有说法,我就赖在东江一天。”
宋怀明把剩下的那点酒一饮而尽,低声道:“他和乔书记的女儿在路边摊吃饭呢!”
乔梦媛道:“我爸很少过问我个人的事儿!”明澈的眼眸转了转,轻声道:“你居然没有开车!”
乔梦媛道:“我住在省委大院,很多事都是瞒不住的,东江开发区的廖主任,他夫人和我妈妈一样都信佛,平日里和我妈妈的关系很好,今晚她哭看来我家……”
张扬道:“廖博生害怕这件事被报道出去,出动开发区分局的公安试图控制我们,在我们即将发生冲突的时候,传来排污管维修完毕的消息,他以为这件事解决了,所以自作聪明的带我和媒体记者前往现场去看,结果……”张扬冷笑了两声:“排污管还有其他的漏点,他盖不住了,竟然挑动工人围攻我,我承认,这个人很厉害,我冲动之下打了他!事情的全过程就是这样,应该怎么处理我,你们随便吧,我全都接受!”
张扬道:“你吃饭了没有?”
大概是张扬那句话的缘故,刘艳红并不是一个人在等着张扬,陪同她的还有纪委监察处的一位副处长。
刘艳红意味深长道:“距离产生美啊!”
今晚的确是乔梦媛主动相约,乔梦媛黑长的睫毛低垂下去,盯着玻璃杯中透明澄澈的白酒:“我听说你又惹事了!”
一辆红旗车从路旁经过,宋怀明坐在车内,正看到了路旁的一幕,他不觉皱了皱眉头,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攥在了一起,汽车驶过之后,他又转过头去,似乎听到了张扬和乔梦媛的欢笑声。
刘艳红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乔梦媛仰起俏脸:“我爸很生气,我看得出来,张扬,你这次惹下的麻烦很大,我想,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宋怀明微笑道:“今晚抱了一会儿孩子,这孩子最近特别粘我。”
“我始终觉着咱们之间比朋友要更近一些。”张大官人得寸进尺道。
宋怀明依然没有表示。
宋怀明听到她这www.hetushu•com样说,心中不免有些歉疚,这段时间自己一直都在刻意保持和她之间的距离,他们的位置决定,他们之间的交往不能像普通人一样自如,即便是他们再坦荡,他们之间再没有什么?仍然会有有心人会利用这些事做文章,宋怀明低声道:“咱们这么多年的同学,用不着这么客气吧?你这样说,我会产生距离感的。”
张扬笑了:“既来之则安之,我已经走上了这条路,目前还不想走,感觉还很有意思。”
宋怀明笑了笑,脱去他的风衣,刘艳红站起身,帮着他脱掉风衣,宋怀明道:“我自己来!”
张扬道:“这混小子,把我给卖出来了?”
张扬道:“辣点儿才够劲!”他夹了只鸡腿放在乔梦媛碗里。
刘艳红看到这厮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她眼里一直将张扬当成一个晚辈看待,她对张扬很了解,知道这小子的脾气,也明白这次他发火是有原因的,可无论如何这小子都不该对廖博生挥拳相向!
“我没吃!”
那名副处长起身走了。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那家路边摊摊主是一对老年夫妻,在街道的尽头开了这家小吃铺,每到晚上就拉出几张桌子摆在马路旁招揽一些生意,不过生意还是很冷清。锅里正煮着几只老母鸡,张扬因为饿了闻到母鸡汤的香味,肚子咕咕直叫,他笑道:“老板给我来一只鸡!”
张扬道:“无论你怎样说,我知道不是!咱们之间早已不普通了,何必自欺欺人!”
张扬笑了起来,指了指街道尽头:“我记得那边有个路边摊。”
张扬点了点头:“我就搞不明白,水污染的事情都摆在那里了,谁的责任,大家心中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为什么还要借故拖延?他们不愿停产,无非是为了维护本地的利益,他们害怕停产造成经济损失,可是他们有没有考虑到南锡的利益?他们造的孽凭什么让我们来承受苦果?”
刘艳红道:“张扬,你什么时候能成熟一些?你现在已经是一名处级干部,动不动就向自己的同志挥拳相向?这是一种怎样的行为?你眼中有没有组织纪律观念?廖博生同志是你的前辈,也是你的上级,你怎么可以打他?”
张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处理就处理呗,反正人我也打过了,你找我来,不就是为了处理我?”
宋怀明已经听说了张扬打廖博生耳光的事情,他夹了一片莲藕放在口中,低声道:“这小子就是这个脾气,控制不住情绪,本来这件事已经就要解决了,他偏偏要生出事来。”
刘艳红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可笑了一声之后又觉着有些不对,今天本来是很严肃的事情,张扬就是有这个本事,明明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让他不知不觉搅和的味道就变了。
乔梦媛道:“我始终觉着,你并不适合搞政治!”
张扬道:“我打他也不是为了私事,东江国际工业园往湍江排污,污染了我们南锡自来水厂的水源,致使一百多万人无水可用,我们市里和他们多番交涉,可是他们要么是避而不见,要么就是百般拖延,我承认,他级别比我高,年龄比我大,我不该打他,可是我没有因打他而后悔,如果这件事能够重来,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一个嘴巴子扇过去,现在想想,我那一巴掌打轻了,我应该抽得他满地找牙。”
刘艳红道:“有些时候,我真不知道你是勇敢呢还是鲁莽?”
电话那头乔梦媛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请你,我家对门开了一间川菜馆,水煮鱼很好吃。”
m.hetushu.com张扬握着电话愣了一会儿,这才慢慢收起了电话。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张扬也明白这次刘艳红找自己绝不是为了闲聊的,廖博生不是普通人物,打完是要有后果的,自己在东江的作为,已经触动了东江某个政治阶层的敏感神经,或许不仅仅是东江。
“很厉害啊!你来省纪委一趟,我在办公室等你!”
赵宝群看张扬的目光已经有同情的成分在内了,纪委是什么地方?对他们这些干部来说,纪委的召唤绝对是个噩耗。赵宝群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想了想,最后来了一句:“你小心一些!”
张扬道:“我从纪委出来的时候,始终在想,我想找人说几句心里话,可找谁呢?正想着呢,你就打来了电话,有个啥词儿?那叫……”这厮装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
张扬正想说什么,他的手机响了,接通之后,电话竟然是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打来的,刘艳红的语气很严肃:“张扬,你还在东江吗?”
“吃过了!”
宋怀明这么晚出来是为了和刘艳红见面,这次的见面和过去并没有任何不同,纯粹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
乔梦媛春葱般的手指指了指一旁的川香园,轻声道:“不好意思,来到这里才知道他们厨房已经下班了。”
刘艳红和宋怀明碰了碰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落下酒杯,一边倒酒一边说道:“刚才我找张扬了解了一下情况,他的事情有些麻烦。”
张扬道:“就我一个处级干部还值当的去请示领导?”
张扬道:“我打上级领导也不是第一次了。”这句话倒是实情,一言不合挥拳相向,张大官人的从政史就是一部暴力战斗史,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这厮还算是收敛多了。
宋怀明哈哈大笑,他拿起桌上的湿巾擦了擦手,看到桌上精致的四道凉菜,啧啧有声道:“老同学,这么晚了,还请我吃饭,到底有什么重要事情啊?”
乔梦媛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轻声道:“说吧,有什么心思全都说出来吧,我不介意当一个倾听者。”
深蓝色的夜晚,乔梦媛穿着深蓝色的风衣,娴静而姣美,如此和谐如此恬淡,站在月光下钟天地灵秀于一身,眉宇间的那种淡定从容是在别人身上很少找到的。
刘艳红道:“没事儿,回头我把车放在这里,打车回去。”她端起酒杯道:“来,很久没一起吃饭了,谢谢你能够给我这个面子,大半夜的过来陪我吃饭。”
刘艳红道:“坐,小陈,你去把我要的那份报告打出来。”
张扬笑了:“我马上到!”
张扬看到刘艳红笑了,心中也稍稍有了些回数,看来这次自己犯错是肯定的,受到批评处分也是肯定的,不过还没严重到被双规的地步。
“我是为了搞清楚情况!”刘艳红强调道。
张扬微微愣了愣,他低声道:“没想到你这么晚会给我打电话!”
张扬笑道:“刘姐,不好吧,这天都黑了,咱们孤男寡女的见面,你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乔梦媛道:“我都吃过了!”
刘艳红道:“也许你应该帮他说说话。”
宋怀明呵呵笑道:“我怕谁也不会怕你这个老同学。”
乔梦媛笑道:“听起来你的境界好像提高了不少,你找我分享什么?”
宋怀明道:“大概如此吧,我最近感觉已经没有过去的雄心壮志了。”
赵宝群道:“市里并没有让我们负责这件事。”他可没有张扬这么大的胆子,今天一天张扬的所作所为已经让赵宝群心惊肉跳了,继续搞下去,还不知要招惹多大的麻烦。
刘艳红道:“乔书记很生气,让我们纪委要www.hetushu.com严肃处理这件事,我看张扬这次要栽一个不小的跟头。”
刘艳红有些急了:“你倒是说话啊!张扬虽然冲动了一些,不过那帮东江的官僚的确该打,为了地方利益就不顾别人的感受,任由污水源源不断的流入湍江,我看就算处理张扬的同时也要处理他们,他们根本就是不作为!”
乔梦媛摇了摇头:“太近的距离会让人失去安全感,我还是把你当成普通朋友!”
乔梦媛的俏脸忽然感觉到一阵发烧,她双手捧起玻璃杯,咕嘟喝下了一大口酒,然后紧紧闭上了眼睛。
张扬道:“我就这个脾气,我政治修养没到你们那种境界,廖博生是个老狐狸,谈到斗心眼儿我玩不过他,这个人善于转嫁矛盾,既然文斗不行,我就武斗!”
乔梦媛道:“郭志江今天到我家里来过,我爸问了他一些事。”
赵宝群看到他表情有异,关切道:“有事儿?”
刘艳红微微一怔:“什么?”
张扬望着黑漆漆的天空,低声道:“这件事不能这么就算了,我还要去省里反映,国际工业园只要继续存在下去,就是一个隐患,以后污染的事情很可能还会发生。”
张扬道:“但是我甘心被利用,我现在是南锡的干部,危及到南锡利益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出面?李书记他们让我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棘手,别人撕不开这张脸,怎么都要顾及一些同志间的关系,知道我关键时刻能够撕开这张脸,什么面子也不讲。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没想把事情给闹大,我和水利局的赵宝群一大早从南锡颠过来,找开发区的负责人找不到,那个副主任跟我们绕弯子,好像我们南锡的老百姓活该倒霉,好像污染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以我用污水泼了他,至于后来说我打他,那纯粹是扯淡,保安我打了几个,可是开发区的那帮干部我没碰。我找不到廖博生,只能去找东江市委梁书记投诉,梁书记也对我避而不见。”
张扬道:“这次来东江办事,搭公车过来的,最近油费总是上涨,我那点工资已经开不起车了。”
自从刘艳红的提拔落空之后,宋怀明一直都没有机会和她好好谈谈,无论是作为上级,还是作为她的老同学老朋友,宋怀明都应该安慰她一下。
张扬笑了笑:“看来我的问题很严重,您急着跟我划清界限了。”
张扬道:“乔书记怎么说的?”他已经知道这件事瞒不住了。
刘艳红却没有因为他的调侃而发笑,冷冷道:“我找你有公事,我给你半个小时,你最好别迟到!”说完刘艳红就挂上了电话。
人在失败的时候需要人分担,人在胜利的时候需要分享,此时的张扬站在东江的街头忽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和茫然,如果在过去,他想到的第一个人一定是顾佳彤,可是现在……站在这料峭的春寒里,张扬忽然从心底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寒冷。他用衣服紧紧裹住自己的身体,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佳彤的样子,因为每当想起佳彤的音容笑貌,他就会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张扬道:“情况很清楚,我打了他,如果我早打他那一巴掌,可能他早就下令停止排污了。”
张扬道:“我知道,我和这件事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我被人利用了!”
刘艳红道:“这样吧,你先回去,这两天先不要返回南锡,我今天叫你来就是为了了解情况,至于怎么处理,等我请示领导之后再做决定。”
一句话让乔梦媛芳心大乱,她咬了咬红润的柔唇,美眸坚持和张扬对视着,终于点了点头道:“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朋友!”
宋怀m.hetushu.com明提醒她道:“你开车来的,还是别喝了。”
乔梦媛轻声道:“听说你来了东江,所以问候一下。”
张大官人虽然顶着压力前来,可脸上仍然是春光灿烂,到目前为止,在水污染的处理上他还是取得了初步的胜利,至少东江国际工业园已经停止污水的排放了。
刘艳红道:“所以你只能去找宋省长投诉了!”
张扬看着那人的背影,原本以为刘艳红弄了个陪审团来审问自己,搞了半天人家没这个意思。
刘艳红道:“你看问题有些偏激。”
乔梦媛忍不住笑了起来。
乔梦媛道:“空肚子喝酒不好!”她向老板道:“先下一碗馄饨!”
刘艳红道:“我负责纪委工作,今天找你来也不是为了听你讲道理的。”
今天晚上的见面是刘艳红主动邀约的,她处理完张扬的事情之后,又在纪委处理了一些事情,离开的时候,给宋怀明打了一个电话,她邀请宋怀明一起吃夜宵。
刘艳红真想骂他两句,可话到唇边又不忍心说下去了,其实张扬在这件事上很无辜,刘艳红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东江在这次的水污染事件中无疑要负上主要的责任,可是南锡方面不应该派张扬过来,南锡那帮领导派张扬过来的目的就是考虑到了这件事涉及到两个城市之间的矛盾,比较复杂,搞到最后肯定是得罪人的事儿,所以要派一个拼命三郎过来,于是乎张扬成了当然的人选,在这一点上,刘艳红认为李长宇那帮领导人很不厚道,他们利用了张扬。刘艳红低声道:“你说你,一个体委干部,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刘艳红帮着宋怀明把风衣挂在衣架上,她鼻子很灵:“怎么你这衣服上一股奶味儿?”
宋怀明来到富锦茶舍的时候,看到刘艳红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外,他下车之后让司机先回去。
张扬下了出租车,咧着嘴笑得依然灿烂。这厮把工作和生活分的很开,从不因为工作上事情影响到自己的情绪。
乔梦媛也给自己倒了小半杯酒,陪着张扬抿了一口,她有些受不了二锅头的刚烈,秀眉微颦,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太辣!”
张扬道:“我也没想讲什么道理?都跟我强调大局观,屁的大局观?所谓的大局观就是照顾自己的利益吗?一个个说得冠冕堂皇,可心里面前紧张着自己的利益和官位,我早就看透了。”
赵宝群道:“刚才我已经打电话回去证实过了,国际工业园区已经停止了排污。”
张扬大步流星的赶过去,很快就和乔梦媛并肩而行,然后步幅马上放慢,配合着乔梦媛的节奏,乔梦媛做任何事都是不紧不慢,她刚洗了头发,还有些潮湿夜风拂动她的秀发,将她的发香送入张扬的鼻息之中,张扬吸了吸鼻子:“这么晚了,乔书记还放你出来啊?”
宋怀明没说话,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刘艳红没说话,她对官场上的这些陋习比张扬还要清楚。
宋怀明呵呵笑了一声,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答话,什么时候应该用笑声搪塞过去。
老头儿笑眯眯道:“喝酒吗?”
张扬离开纪委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他正打算找个地方吃饭,一个人喝点小酒,无论今天惹了多大的麻烦,犯了多大的错误,可毕竟水污染的事情已经得到了初步解决,斗争的过程虽然是艰难的,可他毕竟取得了胜利,既然是胜利就是值得庆贺的。
富锦茶舍距离省委省政府并不远,位于明心公园西侧,刘艳红和茶舍的老板是好朋友,这里相对幽静,少人打扰,而且任何时候来,厨房都有饭菜供应。
张扬道:“你关心我?”
张扬又点了两个小菜,他和-图-书们就在路边的小矮桌旁坐下,在乔梦媛的建议下,张扬先喝了点鸡汤吃了碗馄饨,这才端起倒好的那杯白酒抿了一口,他砸了砸嘴道:“总算能吃个安稳饭了。”
张扬道:“纪委找我去一趟!”他已经预料到这件事十有八九和他打廖博生有关,只是想不到省纪委的反应会这么快,下午发生的事情,晚上就找到了他。
宋怀明道:“我过来的路上看到张扬了。”
张扬道:“我都不知道,刘书记,要是打算双规我呢,我今儿就不走了,我从中午到现在还没吃饭呢,麻烦安排人给我送点饭,南锡市领导方面还不知道我的下落,也麻烦你尽快通知一声,让他们赶紧找人接替我的工作,我被双规事小,可耽误了南锡的体育事业事大。”
张扬凝望着乔梦媛的剪水双眸,咽了口唾沫。
刘艳红道:“儿女情长肯定英雄气短,老同学,你要警惕了。”
乔梦媛道:“走吧!”
刘艳红望着他道:“张扬,你真没觉着你自己犯的错误很严重吗?”
张扬道:“谢谢你提醒我!”乔梦媛的这句话已经充分表明,乔振梁对这件事大为光火,今晚刘艳红找他去纪委了解情况并没有危言耸听,这次自己打廖博生耳光的事情恐怕真的惹下了一个大麻烦。
张扬点了点头:“来瓶二锅头!”
刘艳红摇了摇头道:“今天我还有事情,改天吧。”
张扬道:“这件事不能就这么完了,他们必须要为这次的水污染事件负责,要对我们南锡人民做出赔偿!”
张扬得到国际工业园区企业停止生产的消息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没有污水继续流入湍江了,看来他的这一巴掌打得还是有些效果的,水利局局长赵宝群和他一起就站在国际工业园的大门处,张扬打廖博生的时候,赵宝群并不在现场,可他也听说了这件事,赵宝群佩服这厮胆色的同时,又不禁有些为他担心,这一巴掌恐怕惹下了一个大麻烦,打得虽然是廖博生,却等于把东江市的领导层全都得罪了。
电话那头是一个温柔的声音,乔梦媛。
刘艳红笑道:“怎么了?还怕我吃了你?”
刘艳红怒道:“你胡说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已经闹得体制内人尽皆知?你知不知道乔书记因为这件事很生气,要求我们纪委要严肃处理你?”
张扬笑道:“你很少关注我工作上的事情!”
乔梦媛道:“没有人会把政治当成一场游戏,张扬,你也不能率性而为,政治中是不可以掺杂太多个人感情因素的。”她虽然没有从政,可是家庭的熏陶让她对政治的理解天生就高人一筹。
张扬走入办公室后,很礼貌的称呼了一声:“刘书记好!您辛苦了,这么晚了都没休息!”
张扬又抿了口酒道:“不是我找你分享,是你主动找我分享的。”
赵宝群有些紧张道:“省纪委?”
刘艳红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还知道啊!”
张扬道:“好东西要分享,只有分享才是快乐的。”
宋怀明笑得很开心,在平海也只有刘艳红敢这么说,不过他和刘艳红之间是坦荡的。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沉思,张扬拿起电话,他多么期待电话的那头会带给他惊喜,幻想着顾佳彤突然之间会打给自己一个电话,然而他却又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刘艳红对宋怀明是了解的,知道他嘴上这么说,可心里绝不是这么想,她拿起桌上的五粮液给宋怀明倒上,自己也倒了一杯。
宋怀明来到明珠阁,刘艳红坐在那儿,室内温度很高,她脱了外套,穿着红色的羊绒衫,刘艳红虽然人到中年,可是保养得很好,胸前双峰仍然丰挺,皮肤细腻,脸上找不到一丝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