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76章 逃过一劫

张扬道:“我明白,我没有怪你,其实我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当面向你道谢,如果不是你介绍唐山帮我,我可能留在美国回不来了。”
张扬道:“找地儿吃饭!饿了!”
倘若在过去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可乔振梁刚刚才下达命令让纪委严肃处理张扬这次的违纪事件,刚摆出臭脸打了人家的板子,再转过脸去求人家,即使老乔如此之老道,也抹不开这张面子。
邢朝晖道:“你这次前往美国,从下飞机开始就被别人设计,我怀疑,组织里有内奸。”
张扬低声道:“过去我和佳彤来过这里几次,今天经过这里,所以……”
乔梦媛咬了咬樱唇道:“其实……其实我爷爷没事!”
几件事交代完之后,乔梦媛驱车已经驶出了东江。
乔梦媛悄悄走了过去,在张扬的对面坐下。
乔梦媛驾驶的速度并不快,从她的表情来看,并不是太紧张爷爷生病的事情。
电机车在防空洞内行进了大约两公里的距离停下,他们逐一走了上去,这是一座建在山腹内的建筑,门前有两名黑衣警卫站岗,张扬好奇的打量了他们一眼。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就知道你没时间。”
张扬道:“谢谢你!”
酒吧内的灯光很暗,乔梦媛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张扬的位置,看到他躲在角落里,正握着啤酒杯若有所思。
基地的安防措施十分严密,经历三道关卡之后,方才来到办公大厅,邢朝晖带他来到了餐厅内,让张扬意想不到的是,这里真的准备好了一桌酒宴。
乔振梁道:“我这两天公务繁忙走不开啊,你替我去照顾爷爷,等我把手头的事情忙完,马上就过去。”
张扬道:“不是喝闷酒,只是偶尔走到了这里,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张扬笑道:“说来听听!”
乔梦媛道:“一个人躲起来喝闷酒,很容易喝醉!”
乔梦媛在过去对张扬和顾佳彤之间的感情并不清楚,只是在顾佳彤死后,她才听说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乔梦媛轻声道:“过去的已经过去,人不能永远生活在回忆里。”
张扬是无意中经过慕尼黑1860酒吧的,经过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坐在他曾经和顾佳彤来过的位置,一个人叫了一杯黑啤,默默品味着,回忆着,记得有人曾经那么说过,当一个人总喜欢回忆过去的时候,证明他已经开始慢慢变老,张扬听着萨克斯低沉的旋律,仿佛看到顾佳彤就坐在眼前,微笑看着他,张扬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自己没有踏足官场,佳彤的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我听说爸爸要处分你,所以想让爷爷帮忙说情,爷爷于是就给我出了个主意。”
廖博生叹了一口气道:“这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为什么这次反对国际工业园呼声最强烈的是他?梁书记陷于被动,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廖博生道:“水污染发展到现在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环保事件,而是把国际工业园区推向了公众瞩目的焦点,随之而来的,是对国际工业园区的全面整治,是对国际工业园区的全盘否定,老夏,当初国际工业园成立的时候,你还在省委,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些人为国际工业园的成立付出了多少努力,国际工业园区能有今天的规模,又凝聚了多少人的心血……”廖博生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没有人愿意看着自己为之努力为之奋斗的一切被别人否定,你能理解我吗?”
乔梦媛道:“你一直都很坚强,在我看来你是不会被轻易打垮的。”
张扬笑道:“那好,就开车,你先开,我休息一会儿接替你。”
乔梦媛也笑了:“证明大www.hetushu.com家都看出了你的问题。”
乔梦媛眨动了一下明澈的美眸,有些好奇,却又不好意思询问。
乔梦媛笑道:“谢我什么?我又没帮到你什么。”
张扬淡然笑道:“无所谓了,我这次见你,就是想对你说声谢谢,我在国安这么久,并没有真正出过什么力,一直以来都是你们在帮我,我给你们增加了许多麻烦,像我这种人不适合留在你们这支光荣的队伍里。”
张扬点了点头,这两天为了水污染的事情的确是耗费了不少的精力,他把座椅放倒了,躺下道:“那我先眯一会儿。”
张扬愣了一下,一脚踩下刹车,愕然望向乔梦媛道:“没事?”
夏伯达道:“高层的心思咱们看不透,既然猜不透,干脆就不用猜。”
“是啊,你去吗?”
乔振梁哈哈笑道:“女儿啊,张扬还是不错的,他心眼没那么小。”
乔振梁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道:“我去不方便啊!”
室内温度很高,张扬脱掉外套,搭在椅背上,邢朝晖邀请他坐下,赵军并没有跟过来。
夏伯达叹了一口气,廖博生虽然没说这个人是谁,夏伯达已经猜到是乔振梁了,两个政治老手在一起切磋,他们都是阴谋论者,事情在他们的推演下,抽丝拨茧渐渐接近真相,不过他们有一点算错了,张扬的背后并没有任何人指使。
刘艳红一听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有了变化,不用问肯定是朝对张扬有利的一面转化了,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惊喜:“那好,我就把决定给扔了!”
曾来州道:“处分不是目的,其实关键是让他认识到错误,改正错误,好了,这件事先放一放吧。”
张扬上了吉普车,邢朝晖扔给他一个黑色的头罩:“自己戴上!”
张扬缓缓放下啤酒杯,向侍者打了个响指,示意他再送上一扎。
张扬道:“要不,我来开车,早点赶到京城,也好帮助乔老早点解除病痛。”
夏伯达微微一怔,他皱了皱眉头,廖博生的这句话提醒了他。
“你这么了解他,你怎么不自己去找他?你是省委书记,只要你发句话,他不敢不去!”
如果乔振梁坚持处理张扬,反而不会让张扬产生这么多的想法,张扬也不会因为乔振梁处理自己就拒绝为乔老医病,世上的事情总是充满了矛盾。
乔振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女儿,他找到女儿的时候,乔梦媛正在房间内收拾东西,准备前往京城探望爷爷。
廖博生道:“梁书记和文副总理一直走得都很近。”
乔振梁在女儿的床边坐下:“那……你打算自己过去?”
张扬道:“他给了我很大帮助。”
夏伯达道:“苦肉计!”
乔梦媛道:“我看你最近心情不好没敢过早的向你说明,又害怕你知道真相后不愿意来京城,那么我爸岂不是就知道我和爷爷联手骗他。”
乔梦媛嫣然笑道:“看到你睡得那么香,不忍心叫醒你。”
乔梦媛道:“我知道啊!”
张扬本身也没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登记住下之后,他首先给邢朝晖打了个电话,从美国返回之后,还没有和邢朝晖见过面,中间通过几次电话邢朝晖也没有提起任何关于美国的事情。
张扬摇了摇头道:“这样吧,今晚我还是去省驻京办休息,明天上午我再过去拜会乔老。”
乔振梁道:“嗯,你爷爷是面瘫复发。
张扬合上电话忍不住笑,看来自己在周围人的眼中已经成了惹祸精了。
乔振梁陪着笑道:“女儿,要去京城看爷爷?”
张扬道:“这也是地方特产?”
张扬此时唯有苦笑了,搞了半天却是乔梦媛和爷爷联手做戏,不过苦笑归苦和-图-书笑,张扬心中对乔梦媛的行为还是相当感动的,乔梦媛之所以这样做全都是为了让他躲过责罚,乔振梁因为要求自己给乔老看病,当然不好再继续打他的板子。
不过张扬看得出乔梦媛这段时间的努力,所以他没有吐露半点怨言,表面上装出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
夏伯达道:“乔书记已经表态,这次一定要严肃处理张扬!”
张扬笑了:“有人对我说过一样的话。”
乔梦媛开着她的凯迪拉克吉普车去宾馆接了张扬,张扬也没什么行李,上车后在副驾坐好了:“火车还是飞机啊?”
张扬道:“为什么才告诉我?”
邢朝晖道:“带你去一个秘密的地方,按照规定不能让你知道路线”
乔梦媛看了看前方的路标道:“前方20公里有服务区,咱们就在那儿休息。”
乔梦媛道:“我拉不开这张脸,你这边把板子高高的扬起,要处分张扬,还要给他记过处分,现在又想求人家给我爷爷看病,你觉着人家犯贱啊,虽然他官小,可也不能由着咱们这么呼来喝去,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才不去呢,没事我不碰那钉子。”
张扬也没多问,穿上外套,跟他一起并肩走了出去。
张扬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艾西瓦娅手术后仍然在南锡休养,他从美国回来之后,还没有去探望过她,算起来康复的进程已经需要他的药物介入了,他来东江之前已经写好了药方,又打了个电话给常海心,让常海心抽时间将药方给她送过去。
邢朝晖道:“收起你的好奇心!这是我们的秘密基地之一。”
廖博生淡然笑了笑道:“谁给张扬这么大的胆子,让他闹出这么大的风波?谁在这场风波中受到的损失最大?谁又是这场风波的真正受益者?”
乔梦媛道:“不用,这两天你累得够呛,好好歇歇吧,反正也是定速巡航,不累,待会儿我累了,你再换我。”
张扬道:“我发现你这两天很关心我。”
廖博生道:“所以这次水污染事件损失最大的不是我!”
张扬嘴上说无所谓,上头怎么处理他都认了,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他认为自己没错,真正犯错的是那些导致水污染的管理者,乔振梁之所以要处理他,并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事,而是因为他违反了官场的规则。顾允知说的没错,他又当了一次倒霉孩子。
张扬把乔梦媛的蓝色大衣盖在身上,感觉被乔梦媛淡淡温馨的体香包容了起来,闭上眼睛,很惬意的说了一句:“真香!”
廖博生道:“乔书记出面打了张扬的板子,还会不会有人再提出追究张扬打我的责任?”
乔梦媛听到这话有些害羞又有些委屈,难道他认为自己只是这两天很关心他吗?乔梦媛道:“因为我们是朋友,在你工作上遇到挫折的时候,陪你说说话,开解开解你,害怕你一时想不通。”
人活在世上充满了意外,即使是省委书记乔振梁也不例外,就在他踌躇满志的对平海政坛进行改革的时候,京城的家里打来了电话,却是父亲面瘫复发,让他找张扬过去治病。
张扬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以为你要请我吃饭,居然是这种待遇。”
门外一辆丰田霸道停在那里,开车的是赵军,张扬在国安的顶头上司。不过现在张扬更像是一个游兵散勇,国安近期一直都没有什么重要任务给他,反倒是张扬麻烦国安的事情多一些,他在美国的时候,虽然国安没有公开相助,可是如果不是邢朝晖让唐山给他帮助,张扬肯定不会如此顺利的找到黎叔,从而将海瑟夫人这条线挖出来。
张扬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已经出了和图书平海,进入东山省的境内,他也没想到自己一觉睡了这么久,把一半的路程都睡了过去,打了个哈欠,舒展了一下双臂道:“我怎么睡了这么久?你也不叫醒我!”
乔振梁对女儿生硬的态度早有预料,他陪着笑道:“女儿,你不关心爷爷啊?”
乔梦媛道:“你想请他你自己去,反正我是不去。”
张扬跟邢朝晖依然在后座坐下,电机车沿着轨道缓缓行进,在防空洞穿井的感觉不错。
廖博生道:“我专门了解了一下他,老夏,我不知道你们派一个体委主任来东江的目的是什么,可是我看到了结果,结果是越闹越大,闹到了市里,闹到了省里。”
张扬已经做好了接受处分的准备,却想不到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乔振梁居然在最后一刻放过了自己,想起这件事背后的原因,张扬并没有感到庆幸,却因为这件事对乔振梁产生了一些看法,原来乔振梁对自己的这一板子还是可打可不打,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打他是为了保护他。老乔之前想要处分自己是出于政治目的,现在放过自己却是为了他家老爷子的病情。
张扬对高速公路休息站从来都没有什么好印象,这里的饭菜又难吃价格又贵,可乔梦媛这次出来的匆忙,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两人去高速服务区的超市内买了两盒泡面,打算简单吃点填饱肚子就离开,张扬无意中看到柜台上卖土特产的地方有何歆颜的画像,于是多留意了一眼,却见上面写着东山虎鞭丸,壮男儿雄风!
夏伯达低声道:“我听说梁书记出任常务副省长的呼声很高。”
乔梦媛看到张扬如此坚持只能点了点头。
夏伯达道:“宋省长和文副总理的关系也很好。”
廖博生道:“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张扬来闹,只是为了湍江污染,可现在我终于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他的背后肯定有人在推动,通过这次水污染事件把公众的视线吸引到国际工业园的问题上。”
廖博生道:“赤壁之战的时候,周瑜打黄盖,那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开会!”
夏伯达愣了一下,他本来以为自己很了解张扬,可是随着接触的加深,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这个小子,这厮表面上是个官迷,一心想往上爬,可是他的很多行为却与之不符,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张扬在政治上犯了一个极其低级的错误,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恐怕会把以后的政治前程都断送掉。
邢朝晖听说他来到京城,问了他现在所在的地点,半个小时后就来到了张扬的房间内。
张扬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半,如果一切顺利,晚上就能够抵达京城。
乔振梁笑道:“那就请他去京城一趟,给你爷爷再看看。”
小伙子咧嘴笑道:“是啊,咱们东山省谁不知道东山虎鞭丸啊!看到没,大明星啊,这么漂亮都是吃我们虎鞭丸吃出来的。您只管多买几盒,保管让你性福常在,没准儿也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嘿嘿,只要吃了我们东山虎鞭丸,包你爽!”
张扬道:“喝点什么?”
“不但有饭吃还有酒喝!”
乔梦媛听到父亲当着自己的面打了这个电话,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喜悦,咬着樱唇,只差没笑出声来,乔振梁看到女儿这般神态,心中暗自叹息,这丫头为了张扬这个混小子何至于此,其实对张扬的处分与否还不在他一句话,乔振梁这次打板子也是为了堵住悠悠之口,可没想到女儿的反应会如此强烈。乔振梁真是无奈,他虽然在平海说一不二,可是对这个宝贝女儿还真没有太多的办法,想起自己现在的做法,的确有些假公济私之和图书嫌,若非为了给父亲治病,他这次肯定会坚持处理张扬,乔振梁不由得想起法理不外乎人情,看来自己和铁面无私这四个字还是挨不上。
乔梦媛道:“你没时间,我哥忙,我只能一个人过去。”她当然明白父亲的意思,只是故意这样说。
张扬察觉到了她的到来,微笑着招呼道:“来了!”
乔梦媛道:“没事儿,我可以给你安排住处。”
赵军道:“你少问两句也没人把你当成哑巴。”
“有饭吃?”
邢朝晖端起酒杯道:“虽然迟了一点,可是仍然要庆祝你从美国平安归来。”
乔振梁何许人物,他当然知道女儿这番话都是说给自己听的,他叹了口气,拿起电话,当着乔梦媛的面给纪委书记曾来州打了个电话:“老曾啊,张扬的事情,我想了想,年轻人嘛,还是应该多给他一些机会,不能因为一次小小的错误就否定他的工作成绩,我看这次的处罚不要太严厉了。”
邢朝晖道:“怎么想起来京城了?”
张扬笑着邀请邢朝晖进门,邢朝晖道:“不进去了,车在下面等着你呢,我请你吃饭。”
张扬端起酒杯道:“没仟么可庆祝的,我不是个胜利者。”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不由得想起顾佳彤,心中一阵隐痛。
夏伯达仍然没说话,但是心中已经认同了廖博生的观点。
乔梦媛点了点头。
“你不是想害我吧?”
乔梦媛又打来了电话,这两天她很主动,真正的原因是处于对张扬的关心,张扬告诉她自己现在的位置,没过多久,乔梦媛就来到了这里。
邢朝晖笑了笑道:“你每次来京城基本上都是政治避难,这次该不是又捅了什么漏子吧?”
张扬笑道:“想不到乔老还有如此风趣的一面。”乔老既然没事,他自然没有前往乔老家中的必要,张扬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今晚就不去拜会乔老了,省得妨碍你们家人团聚。”
乔梦媛显然还在生父亲的气,用力把皮箱给扣上,一双小手还在皮箱上夸张的拍打了一下。
邢朝晖把杯中酒喝完,低声道:“美国的事情,我很抱歉,因为涉及到FBI,如果我们国安过多的介入,很可能会将这件事复杂化,引起不必要的争端。”
乔梦媛含笑摇了摇头道:“你不会!”
张扬笑道:“你怕我寻短见?”
其实张扬来东江本来没有这么复杂的使命,可是在这帮政治老手的分析下,这件事变得越来越复杂,而张扬也成为了这场政治阴谋的主要执行者。
曾来州放下乔振梁的电话,马上给刘艳红打了个电话:“小刘啊,关于张扬行政记过的处罚决定下发出去了没有?”
乔梦媛道:“不用谢我,是我爷爷教我这样做的。”
“人在失意的时候能够有人陪我说话,已经是难能可贵。”
乔梦媛道:“火车不如开车快,能够买到的航班到京城后时间也差不多。”
曾来州那头接到电话,整个人懵了,这边给张扬记过处分的通知书已经做好了,怎么乔书记突然又变卦了?领导的心思真是难猜啊,比六月的天气变得还快。
冲着他在这句话,张扬就应该抽他,不过张扬还是忍住了,低声道:“给我来一盒!”张大官人心里很不舒服,这何歆颜做广告也该有个底线啊。他拎着那盒虎鞭丸回到乔梦媛身边,乔梦媛看到他手上的东西,俏脸不觉有些发热,心中暗自责怪他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廖博生道:“就快召开党代会了,平海新的领导班子就要出台,在这种时候闹出这种事情,必然会对有些人造成影响。”
张扬把那盒虎鞭丸收好了,也没向乔梦媛解释,乔梦媛当然也不好问。
乔梦媛拎起皮箱道:“我就是和-图-书不去,我要是真去了,人家怎么看我?用着人朝前用不着人朝后,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大夫,赶着给我爷爷看病的名医多了。”
乔梦媛道:“开车过去!”
乔梦媛有些嗔怪的横了他一眼,俏脸不觉红了起来。
张扬并没有休息,途中先给南锡市常务副市长龚奇伟打了个电话,虽然这次躲过了处分,可他前往京城估计得几天功夫,去向是必须要向上级领导说一声的,龚奇伟听说是乔老传召,当然不会说什么,只是叮嘱张扬,去京城千万别再惹出什么麻烦。
张扬除下头罩,跟着邢朝晖走下车去,却发现已经身处在一个防空洞中,前方灯光闪亮的地方却是一个小小的站台,站台前停着一辆单轨电机车,张扬忍不住道:“秘密基地?”
张扬已经从刘艳红那里得知,这次自己要被行政记过,或许因为之前已经找他谈过话的缘故,张扬对此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行政记过的确是有些重了,刘艳红对此也没有说死,只是说在帮他争取,看看能不能从轻发落。
邢朝晖笑了一声道:“那也没准儿!”
曾来州道:“我想了想,张扬还年轻,给他记过处分有些太严重了,会影响到他以后的仕途,这么着吧,你先别发,我再找乔书记说说,看看这件事能不能有所转机。”他不说乔振梁已经打算放过张扬,是想通过刘艳红卖一个好给张扬,这帮政治老手都很重视细节,微不足道的事情他们也要做些文章。
刘艳红道:“正准备发呢,曾书记您这么着急啊!”她显然误会了曾来州的意思。
张扬愣了一下道:“乔老的病情不是很急吗?”
乔梦媛道:“后座上有我的大衣,你盖上,小心着凉。”
乔梦媛道:“柠檬水吧,我过来只是想看看你。”
张扬在省驻京办门前下车,望着乔梦媛驱车远去,方才转身走入清江大酒店。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和张扬的关系不错,不过郭瑞阳这两天刚好返回平海述职,在这里主持工作的是副主任洪卫东,张扬和洪卫东没多少交往,他在春阳驻京办的时候,洪卫东也没来京城。
张扬对邢朝晖一直都是信任的,他带上了头罩,在黑暗中渡过了二十多分钟,邢朝晖道:“好了!”
乔梦媛道:“是啊!”
邢朝晖叹了口气道:“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他知道顾佳彤的死对张扬的打击是巨大的,所以并没有提起这件事,害怕揭起张扬心底的伤疤,他低声道:“唐山过去曾经是国安特工,后来因为犯了一个错误,险些因此而送命,我帮了他,他从此洗去过去的身份,人间蒸发。”
张大官人不觉有些郁闷,何歆颜什么时候给壮阳药做起广告来了?这不是给他的脑袋做绿化吗?他走了过去,一问价,一个礼盒168,说是东山省临郎市保健品厂生产的,卖东西的小伙子推销这玩意儿还很热情:“大哥,这药可管事儿了,保你用了一次想两次,用了两次想三次,女人用了青春永驻,男人用了金枪不倒。”
夏伯达摇了摇头。
廖博生又道:“我在体制中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什么样的状况没有经历过,张扬的这一巴掌把我打醒了,不是他要打我,是有人让他打我!”
夏伯达默默点了点头。
张扬笑了起来,他有些感动的抿起嘴唇,低声道:“谢谢!”
乔振梁又道:“上次是张扬帮他治好的吧。”
两人吃了碗泡面之后,继续赶路,张扬开车的速度明显比乔梦媛快了许多,进入京城境内的时候,乔梦媛看了他一眼,小声道:“张扬,要是我骗了你,你会不会生气?”
张扬也不禁笑了起来:“头儿,还是你了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