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79章 突然发病

张扬道:“警方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史主任是自杀!”
张扬道:“李凤霞,我不怕告诉你,史学荣自杀是有原因的,市里已经掌握了他贪污违纪的证据,只是没有公开对外宣布,如果他没有自杀,现在已经被双规了,我不知道你对他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不清楚?”
张扬有些诧异道:“你不用车?”
张扬道:“死者家属正在用这种方法悼念呢。”张扬并不想告诉他太多的内情。
李凤霞道:“我丈夫都死了还在乎什么影响?市里不是不管吗?好,我这就走,我去国务院要说法去!”
李凤霞没理他,走到他面前厉声道:“你让开,我不跟你谈!”
张扬看出李凤霞真的横下心要闹事,心中也有些犯嘀咕,难道这女人真的不知道她男人贪污受贿的事情?
张扬对此仍然深表怀疑,他不屑笑道:“是真是假还很难说,这位吴副书记别的能耐没有,推却责任的本事一流。”
张扬道:“谢谢梁局,你们辛苦了。”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李经理,我跟史主任不熟,是市里让我过来处理他的身后事,我能够体谅到你现在的心情,可史主任既然已经死了,咱们就应该接受现实,理智对待这件事,没有人害他,你千万不要走极端,这样的方式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对史主任的影响也不好。”
乔老的话点到即止,旁观者清,更何况他观察的是自己的亲孙女,在乔梦媛的感情上,老爷子的心中始终抱着一份歉疚,他对这个宝贝孙女实在太过顺从,当初乔梦媛和许嘉勇相恋之时,他就已经看出许嘉勇抱有目的,可是他又不忍孙女伤心,认为许嘉勇不敢对不起孙女,正是他的支持才让乔梦媛和许嘉勇订婚,让孙女在感情的道路上越陷越深,陷得越深也就伤的越深。通过那次的事情,乔老发现,对待晚辈的感情也不能一味的顺从,适当的点醒她,为她把握方向是必要的。
王毅道:“张主任,我是没办法,李凤霞那个人不讲理,我想劝她,要么她骂人,要么她不理我,人家刚死了老公,精神上好像受了刺激,我也不好说什么。她在门口把花圈这么一摆,咱们南锡来京办事的干部都不愿住在这里了,宁愿去外面住旅店。”
张扬道:“梦媛能有你这么疼她真是幸福。”
张扬看出这女人也不是善类,真能豁出去闹开来,市里给他的任务就是要平息这件事,尽量稳定死者家属的情绪,不要让这件事造成恶劣的影响。
不是张扬把吴明往坏处想,是因为今天离开驻京办的时候,这厮说的那番话太阴险了,绕着弯子想把自己给拖下水,张扬道:“李书记,史学荣自杀是不是因为贪污啊?”
李长宇笑道:“我肯定不批!”他叮嘱张扬道:“水污染的事情是要造影响,而这次驻京办的事情是要尽可能的把影响压住,不可以让这件事扩大化,我们南锡的事情争取南锡自己处理,不需要假手他人。对史学荣的家人尽量做好安抚工作,让他们早点同意把史学荣的尸体火化带回来。”
李凤霞坐在史学荣的办公室里,一双眼睛呆呆看着丈夫的照片,眼中已经没有泪了,不过哭得又红又肿,本来驻京办过来了几个人劝她,可李凤霞不讲道理,把他们都给骂走了。
“不行!我和_图_书丈夫是南锡驻京办主任,他死后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就要把花圈摆在招商办大门口。”
梁联合道:“我看出来了,这件事情有些不太好办,死者的妻子好像不太接受现实,张主任,我们是老朋友了,我给你一个建议,尽快做好死者家属的心理工作,这种事闹大了没意思。京城这种地方,万一把影响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你明白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刚巧看到驻京办副主任王毅从办公楼里面出来,他叫住王毅,指着花圈道:“怎么回事儿?驻京办怎么改成灵堂了?”
张扬起身出去了,王毅也不敢留在这儿,跟着张扬一起走了,心中暗笑,还以为这位张主任能有什么办法,遇到了李凤霞还不是一样吃瘪。
张扬道:“气病了?气得阑尾炎发病了?”
张大官人真的有点害臊了,谁不想当大官啊,他在初入政坛的时候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官迷,一心想当大官,一心想往上爬,可随着在体制中日久,这厮现在往上爬的心思已经没有那么强烈,或许是见惯了体制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对官场已经渐渐失去了神秘感,顾佳彤的逝去,让他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过度执着于官场而忽略了对身边人的照顾。张扬笑道:“梦媛是开我玩笑的。”
乔老道:“其实你并不适合做官。”
张扬当然知道梁联合也是好意,他笑道:“梁局费心了,有了这张证明,我们也好做工作了。”
张扬心中一阵感动,乔梦媛生意上的事情这么忙,仍然抽出时间陪他来到京城,对他真可谓是情深义重,虽然乔梦媛从未承认过喜欢他,可是有些事是根本不用说出来的。
李长宇知道张扬心里窝火,听他抱怨也没说什么,微笑道:“张扬,说句心里话,把这件事交给他处理我还真有些不放心,咱们南锡这么多干部里面,只有你做事我最放心。”
李凤霞道:“威胁我?我不怕,我李凤霞行得正坐得直,我不怕你们迫害,我丈夫一向都很开朗,他不会自杀,你们不帮我查,我自己查,谁在社会上没有几个朋友?”
乔老笑道:“那就我误会了梦媛的意思,她说你是个官儿迷!”
张扬道:“李经理,我都跟你说了,警方已经调查清楚了,史主任是自杀。”
王毅不知道张扬是在讽刺吴明,他点了点头道:“可不是嘛,急性阑尾炎,于海林和苗慧茹都去医院探望吴书记去了。”
看到眼前一幕三人都愣了,他们显然没有想到张扬会在这里,查薇看到张扬,一双美眸顿时焕发出异样的神彩,她惊喜道:“张扬,你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李凤霞道:“谢谢关心,我挺得住!”
王毅愁眉苦脸的走了过来,压低声音道:“还不是史学荣的老婆,李凤霞去见完她老公最后一面,回来之后就闹上了,她说她老公不是自杀是他杀,非得要市里给她一个交代,这不,吴书记被她给气病了,明天就得开刀。”
张扬从吴明那里已经知道了市里在这件事上所采取的态度,现在南锡的政坛已经因为徐光然贪污腐败案变得千疮百孔,实在禁不起折腾了,史学荣在这个节骨眼上自杀,如果因此而把南锡官场上的事情再度摆到公众眼前。南锡领导层实在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引起上m•hetushu.com层领导的关注,这并不是他们想掩盖什么,而是他们不想惊动上层,他们不想这件事引起不良的影响,他们有能力在内部处理好这件事,南锡的政坛需要时间修复,他们的干部群体需要时间来重塑老百姓对他们的信心。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把自己的车钥匙交给张扬道:“车给你用,等你回去的时候再把车给我送回去。”
张扬道:“你们是夫妻,当然没有人比你更了解史主任。”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是!纪委已经查明他和徐光然贪污案有关,这次是畏罪自杀。这件案子好不容易才稍稍平息,我们市里讨论了一下,尽量不要造成太大的影响。”
张扬是想,现在公安已经出具了证明,李凤霞应该无话可说了。
张扬再次来到南锡驻京办的时候,马上明白真正做到把影响压住也不是那么的容易,刚刚走进驻京办大门就听到了女人的哭声,驻京办的大门前摆了两个花圈,从挽联上的字一看就知道是史学荣的老婆李凤霞弄来的。
乔梦媛道:“南林寺商业广场的二期扩建工程交付使用,我必须要亲自到场。”
李凤霞红着眼睛瞪着张扬道:“你放屁,我丈夫不会自杀,他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自杀?”
乔老道:“顺水推舟和随波逐流是全然不同的,一个人想在官场之中有所作为,未必要随波逐流,要学会把握大势,学会利用一切可能的力量,仅有蛮力是不够的,还需要智慧,一名力士可以轻而易举的举起千斤之鼎,却未必可以随心所欲的操纵一根羽毛。”
梁联合道:“史学荣的妻子去过我们分局,她口口声声说丈夫死于他杀。”他把尸检证明递给了张扬:“我们鉴证科的专家对死者的尸体进行了仔细检查,确信他是服毒自杀,在他死去的现场我们也没有发现任何的疑点,我可以负责的说史学荣肯定是自杀。”
两名记者听到查薇的话就愣了,在京城讨生活的记者比地方新闻工作者的见识要广,他们当然知道京城之中卧虎藏龙,大街上随时碰到的可能都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查薇和江光亚可都是不折不扣的高干子女,查薇道:“你们拍完之后回去告诉你们社长,他答应要帮我们的美展做宣传,让他别忘了!”
乔老点了点头道:“梦媛最近开心了许多。”他的手指在椅背上轻轻敲击了一下,低声道:“我一直都在担心她,她从小在我身边长大,心中想什么?我都很清楚,可以说,我要比她的爸爸更加了解她。”
乔梦媛把他送到门前,有些好奇的问道:“我爷爷都跟你说什么了?”
乔老又道:“但是国内的政坛又需要一个你这样的人,不适合做官,未必不适合从政,政治中需要各种各样的人物,政治明星未必都是高官,只要找准自己的位置,能够发挥出自己最大的能量,这就是成功!”
李凤霞道:“人死了,你们怎么说都行,我不跟你说,我跟市领导说,让吴明来见我。”
李凤霞很敏感,目光向张扬看了一眼道:“什么意思?”
李凤霞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打算,你们害怕我丈夫的死被宣扬出去,你们害怕真相被暴露出去,所以你们不想让我说话,甚至不敢见我,我丈夫就是你们迫害死的。”
两名记者m•hetushu.com被张扬唬住了,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奔驰车在南锡驻京办的门前停下,车上下来了两女一男,张扬抬头一看,居然全都是熟人,男的是江光亚,另外两个一个是查薇,一个是星钻的总经理邱凤仙。
张扬本来已经开到天池先生的别院前,却接到了李长宇的电话,李长宇道:“张扬,驻京办的事情你得去解决一下,吴书记突发疾病,阑尾炎住院,明天就得开刀。”
查薇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向那两名记者道:“你们报社的社长是薛庆明吧?你们只管拍,工作这么努力,我让他给你们加薪!”
张扬道:“李经理,你也是国家干部啊,在驻京办大门口摆花圈,是不是不太好啊。”
李凤霞道:“京城晚报的记者,都是我请来的,我要把你们的事情全部向社会公布。”
季长宇斥道:“胡说什么?有装病装到手术室里面去的吗?医院明天就得给他开刀,急性阑尾炎。”
张扬的容忍度也是有限的,他冷冷道:“李经理,你一意孤行,非得要挑起事端,这样做对南锡市政府没有好处,对你自己也没有好处。”
张扬向王毅道:“收了!她再往门口摆花圈,直接扔垃圾箱里去。”
张扬对李凤霞有些失去耐性了:“李经理,警方的尸检证明不会假。”
张扬说完就走了,这种女人属于泼妇类型的,张大官人不想跟她纠缠,来到大门前,看到王毅带领几名工作人员把两名记者给同起来了,正在那里理论。
乔老意味深长道:“其实你也很幸福,只是你还没有意识到。”
张扬当然不能把乔老的那番话和盘托出,他笑道:“教我做官的道理呢。”
乔老微笑道:“所以你不要把目光始终都盯在官位上,一心想当官的人绝不会成为一个好官。”
梁联含笑道:“张主任,门前的花圈怎么回事儿?”
张扬看到李凤霞这般情景,心中也有些怜悯,看来她十有八九并不知道史学荣贪污的事情,张扬道:“李凤霞,你别闹了,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如果你不信,回头我把关于他违纪的一些资料给你看。”
张大官人有些违心道:“我对官位看得很淡。”
李凤霞道:“我男人是什么样我清楚,他乐观的很,不会自杀,不会把我们娘儿俩撇下。”
李凤霞道:“你想说什么?”
张扬道:“你们想拍就拍个够,我现在把话撂在这里,谁敢胡乱写稿子,我跟你们没完。”
张扬很快发现身处政坛之中想要修心养性根本是天方夜谭,南锡市委副书记吴明刚刚来到京城第一天,当天下午就因为急性阑尾炎发作住院了。
这时外面传来争吵声,却是驻京办副主任王毅和两名记者发生了纠纷,那两名记者正围着驻京办门前的花圈拍照片,王毅看出情况有点儿不太对,赶紧过来制止。双方言语不合,自然就发生了冲突。
乔梦媛轻声道:“我定了明晨的机票返回江城。”
李凤霞看都不向他看上一眼。
张扬道:“走,咱们去看看!”
张扬对乔梦媛一直都是有感情的,可是自从顾佳彤逝去之后,感情已经成为了一种压力,他渴望拥有感情,却又害怕感情带给别人伤害,他的内心深处是极其矛盾的。
这次来的是梁联合和手下的两名警员,因为这件事涉及到地方官员,分和图书局对这件事还是比较重视的,身为分局长的梁联合亲自过来了,张扬把梁联合请到会议室坐了。
查薇这句话一说,两名记者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明白了,眼前这位大小姐他们惹不起,他们把相机收好了,向查薇笑了笑道:“小姐贵姓,我们回去转告社长一声。”
乔梦媛道:“我爷爷让我告诉你,这次在京城要多呆几天。”
张扬在李凤霞的对面坐下:“李经理,节哀顺变!”
李凤霞道:“你什么意思?我丈夫的死因还没查明白,你就想把他给火化了,是不是想毁灭证据?我算看出来了,你跟害死我丈夫的人是一伙的。”
张扬明白乔老是想让自己借着这个机会暂避风头,现在回到平海青定是处在风口浪尖,其实就算乔老不说,张扬也不会急着赶回去,这次之所以能够逃脱记过处分,全都靠乔梦媛的帮忙,他当然不能辜负她的苦心。张扬道:“我想去天池先生的别院好好歇上几天。”虽然天池先生已经把那座宅子送给了张扬,张扬仍然习惯性的称之为天池先生的别院。
张扬敲了敲房门,走了进去。
李凤霞道:“我给谁添麻烦了?我丈夫死了,我要求把凶手找出来有错吗?”
张扬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吴明会突然发病,这个李凤霞不好缠,她了解自己的丈夫,史学荣贪污的事情她了解吗?张扬差点把这句话问了出来,可是想了一下,李凤霞刚死了男人的确可怜,自己如果再提起这件事,是不是有失厚道,他叹了口气道:“李经理,节哀顺变,那花圈真不能摆在驻京办大门口,您别让我们难做。”
两名记者看出他像是一个带头的,都看着他。
记者道:“我们有采访新闻的自由,你们凭什么干涉我们?”
查薇没理会他们,指了指门前的花圈道:“张扬,你们干什么?花圈摆到驻京办大门口,晦气不晦气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谢谢乔老的指点。”
乔梦媛对张扬看得很清楚,她笑道:“你呀,谁教你都没用,一遇到事情,你就把别人的叮嘱和教悔抛到了九霄云外。”
乔老直截了当的给张扬下了结论。
李凤霞咬牙切齿道:“好,你不让我摆花圈是不是?我这就把花圈摆到平海驻京办门口,你们市里的干部躲着不见我,我就去省里要说法,省里不给我说法,我就去中央要说法。”
张扬道:“吴书记生病住院了。”
李凤霞道:“没什么不好的,我男人死了,我摆花圈怀念一下不行吗?碍着你的眼了?”
张扬耐着性子道:“李经理,史主任的死因已经查清楚了,我看你老让他的尸体放在停尸房内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人都讲究个落叶归根,入土为安,是不是先把史主任的骨灰带回家乡再说?”
张扬道:“这边没人管了?都快改成灵堂了!”
李长宇道:“张扬,我知道这件事让你有些为难,可是驻京办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如果处理不好,会影响到我们南锡的形象,甚至会影响到平海的形象,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处理好,本来我只是想让你过渡一下,谁曾想吴明同志在这个节骨眼上又突发急病。”
张扬觉着这件事非常的蹊跷,上午离开的时候看到吴明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生病了?本来张扬以为吴明来了之后,就能把驻京办那摊事全和图书都交给他,自己落得个轻松,可没想到只轻松了一个下午,事情兜了一圈又落在了他的头上,张扬叫苦不迭道:“李书记,上午我还看到他生龙活虎的,怎么突然就病了?该不是为了逃避责任装的吧?”
李长宇笑了起来:“你把这件事办好之后,我马上把体委的那三千万划拨给你。”李长宇对张扬是极其了解的,不失时机的抛出了一个诱饵。
张扬道:“我也没说不让你摆,可咱们能不能这样,我们在驻京办里面专门收拾一个房间给史主任当灵堂,您想缅怀他,就在房间里,大家吊唁史主任也可以到这里来,你看怎么样?”
张扬道:“李书记,你就别跟我上眼药了,只要这次你别把我卖了就行。”
张大官人被骂了一句,不过他没生气,还是耐着性子道:“李经理,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你也是国家干部,也要顾全大局,不能给国家添麻烦是不是?”
可李凤霞的态度仍然很坚决,只看了一眼尸检证明,冷冷道:“你们全都是串通一气,想隐瞒我丈夫死亡的真相。”
张大官人听出了乔老的弦外之音,他忽然感觉到压力很大。乔梦媛这次为了他的事情尽心尽力,不惜出动爷爷欺骗父亲,以此来帮助张扬从困境中解脱出来,对他的关切不言自明,乔老刚才的这句话,已经证明他老人家已经看出了孙女儿对张扬的微妙情愫。
张扬谨然受教。
张扬道:“他是自杀啊!”
张扬道:“李经理,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提,我再向市里反映,京城是咱们国家的行政中心,咱们地方政府别给国家添麻烦你说是不是?”
张扬道:“我说你们没事儿跑到我们驻京办门口拍什么?谁给你们提供的线索?”
张扬笑道:“你倒是了解我。”
乔老哈哈笑了起来,这小子果然与众不同,乔老道:“不仅是你,任何人在做错事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从自己身上找毛病,而是从周围找原因。对和错从来都是相对的,你认为自己做对了,可所有人都认为你做错了,也就是说你的行为不符合公众的标准,那么你在公众的眼中就是错的不能再错,所以才会有将错就错,才会有错有错着!”
张大官人尴尬的满脸通红,乔老不会看走眼的,这个结论让张扬有些失落。
李凤霞瞪圆了眼睛,她忽然歇斯底里的叫了一声,张开双手就像张扬扑了上去,张大官人早有提防,很灵活的闪到了一旁,李凤霞扑了个空,身体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她大声哭泣道:“畜生啊!我男人已经死了,你还要往他的身上抹黑,你们是不是人啊!”
张扬道:“三千万又不是给我个人的,我算看透了,在您的手下,我就是一劳碌命,等我忙完手头的这些事,我赶紧申请调离,只有远离您才能落得清闲。”
张扬道:“你打算摆到什么时候啊?”
李凤霞道:“什么时候把杀人凶手找出来,我什么时候把花圈撤掉!”
此时辖区公安局又来人调查情况。
张扬笑着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心中也有些奇怪,却不知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
张扬仔细品味着乔老的这番话,他低声询问道:“如果我做事和公众的行为相左,那么我应该怎么选择呢?”
吃过午饭之后,张扬给乔老裣查了一下身体,然后告辞离开。
“这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