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0章 一点内幕

张扬哈哈大笑,他上车之后,向司机道:“送我去青年艺术馆!”
吴明有些诧异,他本认为很棘手的事情,想不到张扬这么轻松就给解决了。吴明道:“他老婆不好说话啊,你怎么说服她的?”
想起当初在东江甲鱼王勇斗扒手的事情,顾养养忍不住笑,她柔声道:“姐夫,多亏你教了我武功!”顾养养心中却知道,张扬教给她的不仅仅是武功,如果没有张扬,她就不会有现在健康的生活,她就不会像一个正常人一样面对这个世界,张扬在她心中的位置是任何人无法取代的。姐姐离去之后,张扬从她的张大哥忽然变成了她的姐夫,顾养养能够体谅到张扬的痛苦,她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好好的陪他说说话,安慰一下他受伤的内心。
邱凤仙道:“可我听说南锡的秋季经贸会你是总负责人。”
吴明也在笑:“小张,社会没有你想的那么险恶。”
王毅的脸红了,他身为驻京办副主任当然不可能对史学荣的事情毫无察觉,他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张主任,驻京办的财务制度很严格,过五百块钱的票据必须要史主任经手签字,我们没有财权,所以对财政上的事情知道的不多。”
查薇气得举起那瓶喝完的矿泉水瓶就朝他扔了过去,江光亚动作不怎么利索,没躲过去,脑门上被砸了个正着,惹得周围人都笑了起来,查薇笑着指着江光亚道:“笨死了你!”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王毅笑了笑,没说话,张扬看人很准,苗慧茹的确不太会做事,这种时候,她不在驻京办帮忙处理正事,反而跑到医院巴结市委副书记吴明,别说张扬看她不顺眼,王毅也有想法,只不过他没说出来罢了。
查薇和江光亚走了,邱凤仙却留下来安慰李凤霞,李凤霞居然对她的话比较能听得进去,这会儿又哭上了,不过人比起之前理智了许多。
顾养养笑了起来:“他们在布置展会会场,我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打打杂,只是几瓶水罢了,我还拿得动,姐夫,你真把我当成弱不禁风的千金小姐了。”
查薇听到江光亚呼喊张扬的名字,转过身,看到了和顾养养站在一起的张扬,她嫣然笑道:“渴死我了,养养,你买水都要这么久!张扬,给我瓶矿泉水!”
吴明心中暗骂,你他妈咒我死啊!嘴唇上还得拿捏出笑意:“小张,谢谢你的关心,医生说我的情况不错,没有什么风险。”
张扬道:“幸亏有你帮忙劝她,你来之前,李凤霞疯了一样的,怀疑是我们把她丈夫害死了。”
张扬笑道:“史学荣这个人藏得可真够深的,家里不知道,单位也不知道,他贪污你们都不知情?”
张扬道:“真走不开,这么着吧,我先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一下,等晚上,我过去找你们吃饭,我请你们吃饭,作为赔罪好不好?”
张扬笑道:“你够不够格我不知道,不过要是三选一,你应该有机会,我觉着你还不错,是个务实的人。”一句话把王毅说得有些心动了,王毅开始琢磨张扬说这话的真正目的,难道他想帮自己?
江光亚笑道:“你来到京城,我们是地主,应当是我们请吃饭,张和*图*书扬,你先忙,我们还得去青年艺术馆准备,你晚上六点半前到就行了。”
张扬来看她的时候,李凤霞红着眼睛问道:“张主任,你刚才跟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她指的是史学荣贪污的事情。
王毅听出他在寒碜吴明,这种时候,他显然是不适合插话的,他只能笑。
张扬的内心宛如刀绞般难受。
张扬道:“我说吴副书记,你们是不是把这件事想得太复杂了?我觉着李凤霞应该不知道史学荣贪污的事情,如果她知道,她就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闹,你想想啊,要是她清楚史学荣贪污违纪,肯定第一时间就会想到史学荣是畏罪自杀,心虚都来不及,哪还敢这么闹腾啊?你们当领导的顾忌太多,可越是这样遮遮掩掩的,人家越是怀疑你们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张扬说话从来都不给别人留情面,尤其是在吴明面前。
江光亚叹了口气,把地上的矿泉水瓶拾起来扔到了垃圾桶里:“薇姐,咱得环保啊,你还是环保卫士呢。”
王毅心说别看吴明在南锡是屈指可数的干部,可放在京城他算什么高干,这里比他官大的到处都是,吴明的级别在这里可够不上高干,王毅也看出来了,张扬和吴明不对乎,他抓住机会对吴明冷嘲热讽呢。
张扬微笑道:“社会不嫌恶,人心才险恶,回头啊,我去找主治医生聊聊,说什么也得让他抓紧给您开刀。”
李凤霞道:“可我们家老史不是这种人……”
邱凤仙笑道:“你不是万金油,你是打酱油的!”
张扬道:“你和史学荣很熟?”
他转向王毅道:“床位大夫那里需不需要打点?是不是因为咱们没送红包,所以他故意给吴副书记拖延手术啊?”
张扬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江光亚、查薇、顾养养都是艺术学院的高材生,同时他们又都出身于高干家庭,不过他们之中并没有任何人选择从政。可能是因为他们年轻,还没有沉下心去选择真正属于自己的展道路,也可能是他们的父辈深谙政治的险恶,不想子女也走上这条道路。
邱凤仙叹了一口道:“她很可怜,对史学荣的事情并不了解。”
张扬道:“说真的,我并不相信,他们是两口子啊,两夫妻怎么可能对对方的情况一无所知?”
邱凤仙看了看表,起身告辞,临行又向张扬提出邀请道:“明天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去金王府吃饭。”
张扬道:“王主任,你去找主治医生说说,吴副书记怎么能住在这么普通的病房里,让他给咱们调调房间,换一高干病房。”
王毅故意叹了口气道:“张主任,不瞒你说,向我这种靠着自己努力一步步走上来的干部,能够有现在的位置已经很满足了,我没有什么奢望。”这番话既是一种表白,也流露出一种缺乏背景的无奈。
吴明叹了口气道:“我病得不是时候啊,给组织添麻烦了,给你们也添麻烦了,检查过了,没什么大病,就是急性阑尾炎,明天开刀。”
门口的保安看到顾养养和张扬一起回来,很客气的让开了道路。
吴明道:“小张,辛苦你了,这几天驻京办的事情就交给你http://m•hetushu•com了,市里正在讨论应对措施,估计最近新的驻京办主任人选就会落实。”
查薇和江光亚是搭邱凤仙的便车,他们在青年艺术馆筹备了一个美术展,中午一起在金王府吃的饭,邱凤仙提议把他们送过去,途径南锡驻京办的时候,邱凤仙看到了花圈上的字,她和南锡驻京办主任史学荣认识,而且星钻的南锡门店就开在南锡百货商场,所以邱凤仙停车过来看一看,却想不到遇到了张扬。
看到张扬此时的表情,顾养养不由得有些后悔,也许她不该穿成这样。
张扬当然知道顾养养对自己的情愫,过去佳彤在的时候,曾经多次提醒过他,张扬也一直都在谨慎的保持着和顾养养之间的距离,现在佳彤虽然不在了,可是张扬对和她之间的关系越的谨慎了,他不想养养对自己抱有任何的幻想,他只想扮演好一个姐夫,一个大哥哥的角色。
张扬道:“她答应明天把史学荣给火化了,我来的路上和王毅同志商量了一下,准备让苗慧茹同志陪着她一起回去,有个女同志作伴,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顾养养看到笑容从张扬的脸上突然消失,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从张扬的眼眸深处,顾养养敏锐的觉察到了他的痛苦,顾养养咬了咬樱唇,她是个聪颖的女孩子,她之所以选择这样打扮,并不仅仅是为了纪念她的姐姐。
吴明阑尾炎不假,不过是慢性的,在南锡的时候医院就建议他开刀,不过他始终想保守治疗,这次来到京城,发现史学荣的事情有点麻烦,他老婆李凤霞又是软硬不吃,吴明被骂了一顿气得不行,肚子的确气得有些疼,来医院一看,医生也说他是阑尾炎,问他是想保守还是想手术,吴明考虑了一下,认为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驻京办的事情甩出去,反正阑尾炎早晚都得开刀,干脆开了算了。
张扬没说太多,这件事看来是市里搞复杂了,他们应该把史学荣贪污的事情尽早告诉李凤霞,李凤霞明白原因之后就不会折腾出那么多的事情,其实市里也是有着很多考虑的,史学荣贪污,他们对李凤霞也产生了怀疑,没有人会相信李凤霞对自己丈夫贪污的事情一无所知,可事实上史学荣伪装的确很好,李凤霞到现在都相信自己的丈夫是个两袖清风的官员。
吴明道:“医院有医院的规矩,既然到了这里就得遵照人家的规矩来。”
张扬道:“史学荣贪污的事情你知道吧?”
张扬道:“我管不着,我又不是招商办的。”
王毅故意装出很茫然的样子:“张主任指的是什么?”
邱凤仙摇了摇头道:“我和李凤霞更熟悉一些,星钻在南锡的门店就租赁了百货大楼的店面,所以我和她认识了。”
邱凤仙道:“李凤霞这个人我还是有些了解的,做事情很认真,很热心,她和史学荣长期两地分居感情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
张扬道:“王琴不是你亲侄女吗?”
江光亚从梯子上下来,一边擦汗一边道:“温柔也是比出来的,养养是不怎么温柔,可跟查薇比,就是温柔如水了!”
吴明埋怨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啊http://m.hetushu.com,现在还不知道李凤霞有没有经济问题,你提前告诉了她,万一她有了准备,提前转移财产怎么办?”
邱凤仙笑道:“没什么好说的,别人的是非和我无关,还是说说你,这次来京城是不是要呆很久?”
张扬道:“我没看到,驻京办这么多事情她不去处理,跑到医院来陪吴副书记,苹果皮削的不错,以后就算不在驻京办里干了,还可以改行去卖水果。”
王毅就等张扬这句话呢,马上让人把花圈给收了起来。
张扬并不是怕事,他气在吴明把责任推给了自己,这厮太狡猾了,也太卑鄙了,连住院开刀这么阴损的主意都想得出来。
张扬摇了摇头道:“等等再说吧,市里交给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吴明道:“说了就说了吧,让她知道也好,总之这件事一定要谨慎处理,争取让她早点回南锡,史学荣的事情还等着调查处理呢。”
张扬道:“吴副书记,你好好养病,驻京办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市里的事情你也别操心了。”
张扬道:“解决了!他老婆已经同意把尸体火化了。”
张扬道:“没怎么说服啊,就是把史学荣贪污的事情全都说明白了。”
苗慧茹听到要让她陪着回去,有些不满的向王毅瞪了一眼。
邱凤仙来到张扬的临时办公室内,张扬给她拿了瓶饮料,邱凤仙道:“真是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王毅一听就慌了,这厮什么人啊,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最敏感的事情就是驻京办主任最终人选的问题,王毅当然想担正,可是只能在心里想不能说,最近他们三个都开始活动了,苗慧茹巴结吴明的目的肯定就是为了走上层路线,想成为驻京办的正主儿。王毅道:“张主任,我还有些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不够格。”
王毅心中暗暗叫苦,张扬真是信口开河,他什么时候跟自己商量过?他当着苗慧茹的面这么说,不是故意制造他们之间的矛盾吗?可王毅偏偏又不能解释,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邱凤仙走后不久,张扬叫上王毅,前去探望吴明,虽然张扬打心底不待见这厮,可吴明毕竟是市委副书记,他在京城生病了,自己不去探望,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他才不会顾及吴明的感受,张扬是不想旁观者说他的闲话。
张扬微微一怔,他意识到邱凤仙可能知道什么,低声道:“邱小姐,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什么?”
邱凤仙道:“老体育场地块的事情怎么样了?市里什么时候重启招商程序啊?”
王毅道:“我就是不想他们胡乱报道,影响南锡市的荣誉,真没想别的。”
张扬道:“不会太久,南锡那边一摊子事儿等着我回去做呢。”
王毅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
查薇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叫温柔啊?要是这世上的女孩子都跟养养一样,是不是单调了点儿?”
张扬笑了笑,正准备解释的时候,听到一个甜甜的声音道:“姐夫!”
张扬单从王毅强调的很好这两个字中,马上就悟到了什么,他咧开嘴笑了笑道:“好到哪种程度?”
张扬故意装出很夸张的样子:“急性阑尾炎?那可了不得,得赶紧做手术啊,和*图*书万一延误了病情,感染了腹膜炎,可是要人命的。”
张扬把手中的鲜花交给了苗慧茹,他笑着伸出手去和吴明握了握:“吴副书记,听说你病了,所以过来看看。”
张扬道:“是!”
邱凤仙道:“也好,等这件事处理完,随时给我打电话,近期我都在京城。”
张扬转过身,看到顾养养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七八瓶饮料。当张扬看清顾养养的装扮的时候,他内心中不由得深深震撼了,顾养养过去的披肩长已经剪短,和过去顾佳彤的型一模一样,衣服也是顾佳彤常穿的类型,虽然养养的俏脸之上仍然稚气未脱,可是姐妹俩的血缘相同,乍看起来她和姐姐生前竟然有几分相似。
吴明穿着病号服煞有其事的躺在床上,驻京办副主任苗慧茹在一旁帮他削着苹果,看到张扬进来,吴明脸上拿捏出痛苦的表情,又似乎强颜欢笑:“小张,你来了啊……”
王毅插口道:“她还找了京城晚报的记者来采访,幸亏张主任把这件事给解决了。”旁观者清,王毅也看出张扬在京城的能量非同一般,吴明虽然是市委副书记,可他来到京城转了一圈,好像没干什么实事儿。
张扬听到顾养养叫自己姐夫的时候,心中感到温暖而亲切,佳彤已经将他和顾家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无论佳彤在还是不在,他们的亲情将永远维系下去。刚才见到养养的时候,张扬的确感到难以形容的心痛,因为养养让他不由自主又想到了顾佳彤,但是张扬很快就释然了,他知道养养这样打扮并非是想带给自己伤害,而是试图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安慰他,只是养养之前并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做法适得其反。张扬微笑道:“你可不是弱不禁风,你是反扒女英雄!”
王毅道:“她只是执行命令,史主任让她怎样,她就怎样……而且她来驻京办没多长时间,对这里的情况还没有完全摸清楚……”说到这里王毅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太对了,他向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对张扬道:“史主任生前和苗副主任很好!”
吴明叹了口气道:“小张,史学荣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顾养养笑道:“你别拿我说事儿,我也跟温柔挨不上。”
张扬笑了笑道:“你也看到了,我来京城是为了处理麻烦的,这两天忙的不可开交,正打算忙完这些事再和你们联络,没成想这就遇到了,真的,我来了之后谁都没打招呼,连我干妈都不知道我来。”
张扬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后递给了她,查薇喝了口水,看到展板又挂歪了,忍不住斥责道:“喂,你们这么回事啊,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不定,平时吃饭的劲儿都用到哪里了?左边低点,左边低点!哎!多了!笨死了你们!”
吴明被这厮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麻痹的,你巴不得我永远住在医院里爬不起来才好。吴明有些后悔了,从事情的发展来看,自己选择在这个时候住院逃避并不是什么妙招,有点弄巧成拙的感觉,张扬说得对,这件事本来很简单,是被他给想复杂了。
张扬本来并不想提起史学荣贪污的事情,是李凤霞闹得太过分,所以张扬忍不住还是把www.hetushu.com这件事说了出来,不过说出来也有好处,李凤霞一直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寻短见,现在张扬给出了一个合理的理由,至于具体的解释工作还是交给纪委方面去做,李凤霞冷静下来之后,往南锡市纪委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南锡市新任纪委马天翼把史学荣的贪污问题对她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和说明。
王毅对张扬这种步步紧逼的问话方式很不适应,他被问得额头见汗,支支吾吾道:“张主任应该明白的。”
吴明听得直皱眉头,不过他也认同张扬的这番话,事情其实本来没那么复杂,只是被他们给搞复杂了。
张扬忍不住笑道:“查薇,你一女孩子什么时候能学会温柔一点。”
因为生意上的关系,邱凤仙和李凤霞还是很熟悉的,张扬听说她和李凤霞的这层合作关系,刚好让她去劝劝李凤霞,邱凤仙去安慰李凤霞的功夫。查薇和江光亚都来到张扬的身边,江光亚笑道:“张扬,你来京城为什么不跟我们联系?这么久不见了,大家都很想念你。”
张扬道:“你们驻京办三个副主任,现在主任死了,未来的主任十有八九要在你们之间产生了。”
查薇道:“养养也在青年艺术馆,你跟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张扬道:“如果一开始,就直接把事情跟李凤霞说明白,也不会弄到她在驻京办门口摆花圈的地步。”
张扬知道他装傻,也没点破,微笑道:“苗慧茹的事情是我决定的,李凤霞是个女人,苗慧茹跟着回去方便一些,而且我对她有些反感。”张扬并不掩饰自己的好恶,他现在已经是正处级干部,而且他在南锡官场中的地位很特殊,他看市委副书记吴明不爽,都可以对他冷嘲热讽,更何况一个级别比自己还要低的驻京办副主任。
张扬跟着顾养养来到展厅,看到查薇站在展厅的中间,正在指挥两名男生往墙上挂着展板,查薇在这帮美院同学之中明显是个头儿,她的领导能力很突出,别人也对她都很服气,江光亚站在梯子上正调整一幅画的位置,他先看到了张扬,向张扬笑了笑道:“张扬,稍等一下,我们这就好!”
张扬来到青年艺术馆的时候,看到大门并没有开,想从侧门进去的时候,被一名保安拦住去路:“你,干什么的?我们现在不对外开放!”
张大官人原本也不是那么刻薄的人,他的医术何其厉害,刚才和吴明握手的时候已经知道吴明这病情绝不像他描述的那么严重,根本是借故跑到医院里来逃避。
张扬笑道:“邱小姐消息真是灵通,市里的确跟我说过,不过现在市里给我的任务是帮忙把驻京办的事情给解决了,我现在就是一万金油,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抹。”
张扬道:“我看你今天处理记者的事情很果断,很好。”
张扬迅速稳定了一下情绪,走了过去,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接过顾养养手中的塑料袋:“这些人也真是,怎么让你一个女孩子干这么重的体力活。”
张扬和王毅一起离开病房,来到停车场的时候,张扬笑着拍了拍王毅的肩膀道:“刚才的事情别往心里去。”
王毅笑道:“张主任,其实苗慧茹还是不错的,她工作一直都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