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1章 红色根据地

顾养养道:“也没你们说得那么悲观,单单是学校里的同学,过来捧场的就有好几百人。”
江光亚道:“张扬不是你朋友啊?”
苗慧茹咬了咬嘴唇,她的确拿不出让人信服的理由。
此言一出,于海林和王毅都傻眼了,本来以为张扬要走了,搞了半天,这厮消遣他们呢。他们两人对张扬敬都是放在嘴上,心底对张扬是充满提防和忌惮的,张扬是处级干部,加上他之前就有过春阳驻京办的工作经历,担任驻京办主任肯定是绰绰有余,上级派他过来处理驻京办的事情,恐怕不仅仅是派了个救火队员过来,市里让他担任驻京办主任也很有可能。
查薇大咧咧道:“金王府的饭菜不好吃,还是红色根据地够劲儿,走!江光亚,就知道你小家子气,我请!”
顾养养向张扬看了一眼,张扬笑得很坦然,他微笑道:“没错啊,我是养养的姐夫!”
江光亚听到查薇把皮球踢给了自己,哭笑不得道:“薇姐,凭什么落在我身上啊?”
王毅点了点头道:“已经安排好了,咱们驻京办的商务车把李经理送回去。”
查薇道:“我回头再联系联系媒体方面,争取帮我们多宣传宣传。”
张扬点了点头道:“都不是外人,要不一起吃吧。”
张扬道:“去准备吧,记住,一定要把李凤霞平安护送到南锡。”
于海林的心里顿时有些紧张,他低声道:“张主任,您问吧,我只要是知道的情况一定如实向您汇报。”
又有人带头起哄道:“跟着薇姐混,有肉吃有酒喝,兄弟们,咱们以后为薇姐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查薇笑骂道:“死开,瞧你一脸的沧桑,居然厚着脸皮叫我姐!”
“我是生理年龄比你大,心里年龄比你小!”
查薇拿出一沓入场券送给许怡,提出邀请道:“我们的艺术展在这个周三开始,有时间一起过来捧捧场!”查薇这个邀请有些突兀,不过许怡还是笑着答应了下来。
刚才被查薇呼来喝去的两名男生也走了过来,笑道:“薇姐,晚上请吃饭吧!”
江光亚道:“没有人来,我们就自己给自己捧场,咱们办沙龙只是为了展示自己,又不是要人捧场。”
查薇道:“这几天哪天没请你们?真是贪心,还想让我请客!”
查薇对其中的内情还是有所耳闻的,她皱了皱眉头道:“我说你们这帮小子烦不烦?张扬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城,你们就盯着他问东问西,一个个都跟小八婆似的,今天我们的主题是欢迎南锡市体委主任张扬,我可把话说在前头,张扬的酒量可是很厉害的,你们一定要陪他吃好喝好!”
张大官人心说你们这俩货也不是什么好鸟,嘴上这么说,心里巴不得我赶紧走人呢。张扬顺着他们的话道:“我也没说现在就走,按照市里的要求,我还会在京城呆一段时间。”
张扬道:“这不是论人是非,是实事求是,你身为驻京办副主任,你要对南锡市全体领导负责,要对南锡人民负责,既然看出了史学荣的问题,为什么不反应?”
张扬道:“你是女人,李凤霞不是女人?正因为你是女人所以才让你去,你们之间沟通也方便一些,你害怕她发疯,同行的还有一名司机,两名咱们驻京办的同志,都是男同志,你怕什么?”
查薇挨着张扬坐了,顾养养离张扬的距离有些远。这些m.hetushu.com同学和查薇开玩笑都习惯了,其中一名男生笑道:“薇姐,你也不给我们介绍介绍,这位是谁啊?我听养养叫他姐夫,是咱们姐夫吗?”
“可不是嘛,不过苗慧茹比我们的权限大一些。”于海林说完,很小心的问道:“张主任,史学荣这次的问题是不是很大?”
查薇让张扬点菜,张扬笑道:“我又不熟,也没什么忌口的,光亚点。”
张扬最想不通的是史学荣贪污受贿中饱私囊,他老婆李凤霞竟然对此毫无觉察。
查薇笑道:“你朋友来了,你反正要请张扬吃饭,我们跟着蹭饭还不行吗?”
顾养养笑道:“你们啊,再这么叫小心把警察招来。”
苗慧茹心中极其不悦的站起身来,可是现在市里把张扬派来,吴明有病了,张扬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她只能服从。
江光亚道:“鸡、鸭、鹅都是现杀的,我去挑,你能不能吃辣?”
张扬反正也要在京城避避风头,也不介意再充当一次救火队员。
张扬道:“具体的情况还在调查中,我只知道他和前市委徐光然贪污案有关。海林同志,要是你知道什么情况,赶紧向组织反映,千万不要隐瞒,现在正是需要你们表现的时候。”
驻京办上上下下对张扬这位钦差大臣还是表现出相当的尊敬,张扬在处理史学荣自杀事件上表现出的果断和坚决明显把吴明给比了下去。
张扬对苗慧茹的第一印象就不好,加上这女人在吴明住院之后表现的很殷勤,这就让张扬更加的反感,王毅偷偷告诉他苗慧茹和史学荣有暧昧的事情之后,张扬就更坚定了把这女人先发回南锡的决心,苗慧茹回南锡之后不久,就会有纪委找她了解相关情况。
江光亚提议道:“红色根据地有点不上档次,咱们还是金王府吧。”江光亚提出去金王府可不是因为金王府是查薇叔叔查晋北的产业,到那儿能吃白食,他是真觉着张扬大老远来了,还是招待的隆重一点。
许怡笑道:“你们都十几个人,我们那边七八个,坐不开的。”她的教练也过来,许怡把张扬介绍给她的教练和队友认识,因为许怡是平海省运会的形象大使,张扬对艺术体操队的这帮队员相当的客气,他笑道:“吃什么尽管点,今晚都算在我账上。”
王毅答应了一声拿起票去了,他有些纳闷张扬为什么要组织大家参观艺术沙龙,却不知张大官人是帮查薇他们拉点人气的。
查薇道:“什么作品那么神秘,明天一早我去拿,裱画的事情交给我。”
周围人都笑了起来。
原本为市委副吴明准备的房间和办公室现在已经为张大官人所用,张扬坐在办公室内,三位驻京办副主任都坐在沙发上听他分派工作。
于海林没说话。
张扬本来有些奇怪,查薇和许怡又不是很熟为什么要邀请她来参加他们的艺术沙龙,查薇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解释了真正的原因,查薇道:“我真的有些担心,好不容易才把艺术沙龙办了起来,要是到时候没有人过来捧场怎么办?”
那穿着红色运动服的女孩来到张扬身边,微笑道:“张主任,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张扬笑道:“不是你,那就是王毅和史学荣中的一个了,回头我再去问问王毅。”张扬玩起了排除法,这种手法虽然不太高明,可是十分的有效,于海林知道张扬肯定得和-图-书到了一些情况,与其等王毅告诉他,不如自己告诉他,至少还能落个人情,于海林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张主任,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不过,我也没多少证据,我们史主任生前挺欣赏苗副主任的。她的副主任,就是史主任帮忙争取来的。”一句话就把苗慧茹彻底给卖出来了。
张扬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于海林道:“张主任,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我知道的全部情况上报给纪委。”
于海林只是笑,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回答,所以微笑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于海林猜到张扬有话对自己说,在张扬的注视下,于海林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双手夹在膝盖里,一点领导干部的气质都没有。
张扬道:“薇姐,其实我是奔着你来的!”
于海林听到王毅拍马屁,他也不甘落后:“张主任,幸亏您来了,不然我们都压不住场面,换成谁来都不行,现在史主任的事情虽然告一段落了,可驻京办上上下下仍然人心惶惶的,大家心里都不踏实,有您在这儿坐镇,我们才能安心。”
许怡道:“你大老远到京城来,怎么好意思让你买单。”
查薇拍了拍手道:“好了,今天就到此结束,明天上午9点,大家再过来继续布置!”
张扬道:“于副主任,知道我为什么要让苗慧茹去南锡吗?”
大家又笑了起来,年轻人在一起的时候欢笑格外多。张扬虽然也很年轻,可是因为他工作环境的缘故,在他的身边多数都是一些心机深沉的政治人物,反而和这些同龄年轻人相处的机会并不是太多,在张扬的眼中这些年轻人单纯的甚至有些幼稚,但是他们没有机心,年轻而充满活力,在他们的眼中世界是美好的。
张扬道:“我来到南锡驻京办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我听说了一些传言,于副主任,反正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我随便问问,你要是知道什么就跟我说说,要是不知道就一笑置之。”
张扬道:“随便!”他们这桌一共十四个人,九女五男,除了张扬以外全都是艺术学院的学生,当然其中有毕业的也有没毕业的。
查薇道:“把警察招来是小事儿,万一别人以为咱们在从事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阴谋活动就麻烦了。”
饭店的装修也充满了农家特色,成串的红辣椒挂的到处都是,视野中红彤彤一片,他们今晚来得晚了一些,包间从生产一队到十八队全都订满了。
张扬笑道:“我看还是别去金王府了,让查总看到我,真以为我存心去蹭饭了。”
许怡也没和张扬他们客气,说了声谢谢,和她的队友教练一起去吃饭了。他们来的虽然晚,可结束却在张扬他们之前,体操队有着严格的规定,队员不能太晚返回基地,江光亚让服务员把账算在他的身上,许怡又专程过来道谢。
江光亚很热情的邀请道:“一起吃吧!”
王毅赶紧道:“张主任,你是我们的主心骨,您可不能对驻京办撒手不管啊!”这厮也是一个玲珑人物,意识到张扬的影响力,开始有意拍张扬的马屁。
张扬笑着自我介绍道:“我叫张扬,在平海省南锡市体委工作!”
江光亚在一旁笑。
张扬笑道:“没事儿,我有大财东支持!”他朝查薇看去,查薇却笑盈盈看着江光亚,江光亚慷慨道:“我来买单,今晚的消费都算在我账上。”
和图书大厅也不叫大厅,叫晒谷场,一名穿着军服带着军帽,扎着武装带,梳着两条羊角辫的女服务员来到了他们的面前,手里攥着红宝书:“点菜吗?”那红宝书就是菜谱。
张扬道:“听说苗慧茹和驻京办的某位主任关系走得很近,不会是你吧?”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此时一群身穿运动服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她们热烈的谈着什么,其中一人看到了张扬,她惊奇的眨了眨眼睛,向张扬主动走了过来。
江光亚笑道:“你不喝也行,这么着,我们的展区还有几个空位,正在琢磨是不是能弄点名人字画挂上去,也好帮助我们的艺术沙龙增光添彩,张扬你帮我们写幅字吧。”
许怡笑道:“我们平时训练任务比较重,所以没多少时间出来。”
江光亚让饭店的服务员把两张八仙桌拼在了一起,他们就在大厅点菜吃饭。
于海林道:“史学荣两口子对外宣称感情很好,那都是在做戏给外面的人看,史学荣平时很少回家,他老婆也从不到驻京办来,至少我在驻京办工作这么些年,这次是第一次见到她过来,不过他们演的很好,整天都把对方挂在嘴上,外界都以为他们感情好,其实压根就是貌合神离。”
于海林点了点头道:“张主任,我明白了!”
张扬道:“史学荣的问题就到此结束,市里让我来就是为了解决史学荣自杀的问题,尽量不要把这件事闹大,避免造成恶劣的影响,现在死者家属的情绪已经基本平复,李凤霞也带着史学荣的骨灰返回南锡,我的任务就算基本上完成了。”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是临别赠言。
是不是出卖一个人需要经过一番犹豫,需要鼓足勇气,可是当出卖之后,一切就变得自然而顺畅了起来,于海林道:“张主任,史主任在权力上抓得很紧,驻京办他说一不二,我们这些人说的好听是副主任,其实跟办事员没啥分别。”
张扬叫出许怡的名字,其他人也把许怡和那个世界冠军对上了号,查薇笑道:“真的是许怡啊,过去都在电视里看到你,想不到真人比电视上还要漂亮!”
因为张扬正在和江光亚说话,所以没注意到她,查薇看到了,她对张扬还是有些了解的,这厮认识的漂亮女孩子多了去了,不过查薇觉着这女孩有些眼熟,一时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江光亚这会儿回来了,他笑道:“张扬是南锡市体委主任!”
张扬道:“这话我不赞同,你们办沙龙,展示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外界的认可,如果没人来,辛苦肯定白费,这么着吧,到时候,我组织一些人过来捧场。”别的不敢说,张扬组织一些平海的驻京办工作人员过来捧场还是没问题的。
一群同学全都跟了过来,齐声赞美道:“薇姐一统江湖千秋万载!”
张扬道:“史学荣的遗体已经火化了,我刚才和李凤霞谈过,她同意今天下午带着骨灰返回南锡。”他向王毅看了一眼:“王副主,汽车准备好了吗?”
最近这段时间,张扬在事实上已经扮演者南锡驻京办主任的事情,市里到现在仍然没有决定驻京办主任的人选,主要是因为史学荣涉及贪污案,这三个驻京办副主任也都被调查,如果他们三人与史学荣案无关,那么新的驻京办主任将很可能在他们中间产生,如果他们也有问题,驻京办主任肯定要从南锡重新委派。
http://m.hetushu.com多数人都感到惊奇,虽然南锡市体委主任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官,可是张扬这么年轻就已经担任了这样的官职还是让人惊讶的。
查薇道:“好,今天去红色根据地,光亚同志请客。”
查薇格格笑道:“再胡说,我把你嘴给扯烂!都说了,这是江光亚的好朋友……”她想介绍张扬官衔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他现在的职务,这也怨不得查薇,这厮的职务整天走马灯般的更换,查薇也有阵子没和他联系了,用手捣了张扬一下道:“你现在是什么官了?”
于海林有些不好意思道:“张主任,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而且史学荣刚死,我在他背后论人是非也有点不好啊。”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向红色根据地走去,他们口中的红色根据地是一家农家菜馆,距离青年艺术馆不远,这家饭店走的是复古怀旧风,服务员全都是红卫兵的装束,他们走入大门的时候,迎宾小姐来了一个标准的忠字舞动作,把张大官人吓了一跳,还以为这妞儿要搞突然袭击呢。
张扬笑道:“薇姐,你在发动群众战争。”
于海林道:“张主任,有件事可能您不知道,王琴是最近才到驻京办担任的会计,过去负责财务的是赵艳梅,她去年去了澳大利亚。”
张扬笑了笑道:“我听说了,你们超过五百块的票据都得要经过他亲笔签字。”
于海林吃了一惊,他压根也没想到张扬会这么问,赶紧摇头否决道:“不是我,不是我,我和她平时都不怎么说话。”不是他不假,可他说和苗慧茹平时都不怎么说话就有些想竭力脱开干系了。
苗慧茹道:“张主任,不是我不想去,我真害怕,你想想,李凤霞发起疯来什么都豁得出去,我一个女人家怎么制得住她?”苗慧茹不想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她和史学荣之间有暧昧,虽然当初是处于政治目的,史学荣的自杀并没有让她感觉到太多的悲伤,可心中难免会产生一些阴影,所以她才会提出异议。
张扬的酒量虽然很大,可他也架不住对方人多,更何况张大官人现在喝酒已经开始有所节制了,这种无意义的酒场对抗,张扬还是选择退让,他举起酒杯道:“不成了,一个个喝下去我准保要喝醉,那啥,咱们同干一杯,薇姐,你今儿就饶了我吧。”
查薇道:“不是,他那张嘴见面就喜欢损人,我才不和他当朋友呢。”
“你还乱叫啊!”如果不是这么多同学在场,查薇准保要扑上去狠狠给张扬两拳。
张大官人忍不住笑了,怎么看着跟黑社会开堂口似的,查薇在这帮艺术学院学生中的地位俨然是一个女老大。查薇笑着向张扬解释道:“他们开玩笑的,还不是想让我请客!”
苗慧茹心里很不情愿,她咬了咬嘴唇道:“我身体不好,这一路长途跋涉的,可能吃不消,再说了……我一个女同志,我害怕和死人呆在一起。”
张扬道:“什么死人?骨灰而已,你一个员怎么那么迷信?”
又有人问道:“养养,怎么你叫张扬姐夫啊?”
“谁让我们薇姐大方啊!”
查薇的领袖作用很快就凸显了出来,一帮男生在她的号召下开始轮番向张扬敬酒。
王毅走后,张扬把于海林单独留了下来。
张扬的目光望向苗慧茹道:“苗副主任,就辛苦你一趟,你和咱们驻京办的两位工作人员一http://m.hetushu.com起负责把李凤霞护送回南锡。”
苗慧茹离去之后,张扬又道:“于副主任,这两天你抽空把驻京办这两年的账目整理一下,纪委现在盯着驻京办的事情,如果有问题我们还是自己先发现。”
张扬却忽然意识到,史学荣这次出问题搞不好就是内部举报,于海林是不是也在其中起到了作用?张扬道:“海林同志,史学荣虽然畏罪自杀了,可是他已经带给南锡驻京办,带给南锡人民巨大的危害,你要配合纪检委部门,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争取早点解决史学荣遗留下来的问题。”
张大官人听到声音这才回过头来,他惊喜道:“许怡,这么巧啊!”这穿运动服的女孩正是艺术体操世界冠军许怡,她们的训练基地就在附近,今天训练结束,教练准假,带领她们这帮艺术体操队的女运动员来这里吃饭,想不到遇到了张扬。
这次于海林率先表态道:“一定!”
张扬道:“我的字登不了大雅之堂,这么着吧,我给你们提供一幅展品,还没来得及裱,明天我裱好了给你们送过去。”
查薇笑道:“别客气了,我们这些人都喜欢看你的比赛,平时想请你吃饭都没机会。”
于海林道:“我也不清楚,反正财务历来只对史主任一个人负责,我也知道驻京办存在着一些问题,我们的接待费用一直都是平海各个驻京办最高的,接待市级领导的房间规格很高,套房内全套的红木家具,这些家具,当初的购买价都超出市场价一倍多,我们的采购一直以来都是苗慧茹负责……”于海林一打开话匣子就滔滔不绝的说了下去,张扬听得很认真,也从于海林的话中把握到了几件重要的事情,一是史学荣利用驻京办特殊的工作性质,在购物和招待费用上存在巨大的问题,二是史学荣和苗慧茹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听于海林的意思,苗慧茹保持不正当关系的对象不止史学荣一个,至于其他人,于海林没说,估计肯定是市里的某位重要人物。
官场中人,产生仇恨和矛盾的最常见原因就是利益冲突,如果张扬担任驻京办主任,他们两人就没戏了,张扬就是他们政治上的拦路虎,不过他们心里虽然有想法,可是他们并不恨张扬,不敢恨,在政治上他们根本无法和张扬相提并论,抛开张扬身后的诸般背景不提,单单是张扬自身的实力已经让他们难以望其项背。
张扬当然看出了他们瞬间流露出的失落,他微笑道:“等市里确定了驻京办的领导人选,我马上就走,在此之前,我希望能够帮助驻京办平稳的过度,一切都在稳定中进行,你们可要好好的帮助我。”
许怡向张扬笑了笑道:“张主任,都是你朋友啊!”
“万死不辞!”
张扬拿出一沓艺术沙龙的门票递给王毅:“给咱们单位的同事发下去,这两天因为史主任的事情搞得太压抑了,周三一起去看艺术展,放松一下心情,提高一下品味,展览结束之后,再搞个会餐!增进增进同志间的感情。”
张扬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驻京办这么复杂,他皱了皱眉头道:“这么说很多的内幕都在赵艳梅的手里?”
张扬让于海林负责这件事而不是王毅,是因为负责财务的王琴就是王毅的亲侄女,身为驻京办副主任的王毅当然不适合去负责这件事。
查薇瞪了他一眼:“呸!你别叫我姐,我听着恶心,你比我大,凭什么叫我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