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2章 干妈上课

张扬道:“你会不好意思,我干妈心肠好,说实话害怕伤你的自尊心。”
张扬明白了,感情这丫头说这么多好听的话,是在那儿铺垫呢,目的是要让他出动把干妈罗慧宁给请过来。到底是高干子女,心机就是比老百姓家的孩子深。
驻京办的不少工作人员都看到了这位张主任从摩托车后座上摔下来的狼狈相,一个个想笑又不敢笑,张扬看到他们的表情,更觉着脸上挂不住,偏偏查薇这会儿又叫上了:“喂,你坐车都不会啊!”
张扬和查薇一起走入了病房内,查薇专门买了一束鲜花。跟着张扬走进来,查薇认识罗慧宁已有多年,不过来往并不是太多,查薇甜甜叫了声罗阿姨。
两人来到那幅袁芬奇所画的《山鬼》前,洪卫东驻足看了一会儿,说实话他欣赏不了这幅画,不过他对画上的题字十分的欣赏,洪卫东看这幅画的时候,查晋北和邱凤仙也走了过来,查晋北在艺术上的造诣颇深,他只看了这幅画一眼就被吸引住了,本来他今天是抱着给侄女捧场的心情过来的,原没指望能在这里看到什么精品大作,毕竟这帮艺术学院的学生多得是眼高手低之辈,查晋北在骨子里是看不起这帮小辈的创作能力的,可是当他看到这幅《山鬼》顿时被震撼了,甚至顾不上和张扬打招呼,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审视着这幅作品,看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好画!”
查晋北点了点头道:“自成一派,大家风范,想不到艺术学院居然出了一位这样的人物。”他向查薇招了招手,查薇正陪着罗慧宁欣赏展出呢,她让顾养养陪着罗慧宁,接着帮她介绍,自己来到了查晋北面前,笑道:“叔叔,什么事啊!”
平海省驻京办副主任洪卫东也来了,张扬提出邀请,这个面子他必须要给的,而且这种场合可以结识京城一些头面人物,他当然不会错过。
查薇道:“别麻烦了,上车,这个时间段,路特堵,还是骑摩托车快。”她已经上了摩托车把引擎给启动了。
张大官人暗自道,我何止这方面的工作能力很强,我那方面的工作能力都很强。
洪卫东慌忙道:“文夫人,我是平海驻京办的洪卫东,您叫我小洪就行。”
张扬坐在查薇身后,两只手臂自然而然的围了上去,他忽然想起了楚嫣然,想起了他们当初在清台山相识的情景,他仍然记得楚嫣然骑机车的飒爽英姿。因为走神,查薇一加油门,由于惯性张扬的身体向后一仰,他的一双手慌忙向前抱住查薇,可落手处的部位有些不对,软绵绵极有弹性的两团被他握在手中。
罗慧宁没好气道:“我还以为你都不记得有我这个干妈了!”
张扬笑道:“我是被市里临时抓壮丁的,本来吴副书记来了之后,我就功德圆满,可没想到他又突发急病,我只能硬着头皮充当一下临时的过渡领导。”
罗慧宁并没有询问女儿的病情,她不想张扬难做,如今的一切都是文玲咎由自取,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查晋北道:“这画是你的?”
张扬道:“一准儿震了!”
张扬笑道:“女孩子家别跟着参政议政。”
在张扬的鼓励下,于海林又吐露了一个更为劲爆的内幕,史学荣生前在京城还包养了一位大学生,于海林知道那女孩子是清华的,还拍过一张照片,不和_图_书过具体名字班级都不知道,他把自己拍的那张照片递给了张扬。
查薇意识到张扬摔倒了,慌忙把摩托车给停下,转头看到张扬的狼狈模样,刚才对张扬非礼自己的一点儿埋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格格笑了起来。
李伟进来通报道:“夫人,张扬来了!”
罗慧宁微笑着答应了一声,起身握住查薇的手,轻声赞叹道:“查部长的这个女儿出落得是越来越标致了。”
罗慧宁道:“懒得理你!”她接过查薇手中的鲜花,把床头花瓶的鲜花换了,查薇很有眼色,接过旧的鲜花,放在了垃圾桶里。
张扬看到查薇过来了,向于海林笑了笑道:“海林同志,你先去忙吧,咱们之间的谈话,不要让别人知道。”
罗慧宁道:“有没有想过以后和嫣然怎样发展?”
张扬道:“咱俩没啥关系啊!”
查薇以为她要婉拒自己,俏脸上流露出失落之色。
张扬和查晋北认识这么久,一直以来查晋北对他都很客气,他的确说不出拒绝的话来,正准备答应的时候,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声道:“这幅画我也很有兴趣!”
张扬把自己的行李箱拎了出来:“所以出问题了,现在正在查这里的贪污问题!”
查薇正想表达一下感谢的心情,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却是艺术馆那边发生了一些小事,让她尽快过去处理她向罗慧宁告辞,匆匆离去了。
查薇对自己的容貌还是相当有自信的,张扬打击不到她,她瞪了张扬一眼道:“小心眼儿,还记仇是不是?”
张扬笑道:“瘦点精神,最近工作比较忙,这次来京城刚好可以放个大假,好好调养调养。”
罗慧宁并没有感到惊奇,她轻声叹了一口气道:“这小子,总算舍得过来见我了!”最近一段时间,张扬在外面惹了不少的麻烦,罗慧宁也听说了不少,可是有些事她并不适合去过问,而张扬也没有向她求助,证明张扬是想依靠他自己的能力解决这些问题,罗慧宁忽然意识到自己,对政治上的事情兴趣越来越淡了。
张扬知道自己盖不住了,他尴尬笑道:“那啥……给我留点面子行不?我一大老爷们,自尊心特强。”他把那幅袁芬奇画的《山鬼》找了出来,给查薇看,查薇展开一看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什么啊?比我们还印象派!”
自从儿子去了新疆,罗慧宁的日子过得越无趣起来,除了照顾女儿,她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到天池先生的基金会上,自从天池先生逝去之后,利用书画拍卖得来的基金,已经在贫困地区建设了二十座小学。
罗慧宁点了点头道:“怪不得!”
罗慧宁道:“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考虑婚姻大事了。”
查薇气得在他肩头捶了一拳道:“你还挺大男子主义!你倒是参政议政,说来听听,怎么又被发配到这里来了。”
罗慧宁道:“张扬,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张扬忍着笑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张扬道:“都过去了。”他的双目中却流露出一丝哀伤。
张扬当然不能跟她一起走,虽然预料到罗慧宁肯定要给他上上课,可今天既然撞到枪口上来了只能硬着头皮接受教育了。
张扬道:“我可没这本事,字是我写的,画是袁芬奇画的,他是我一朋友。”
查薇笑道:“罗阿姨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hetushu.com查晋北道:“今天义拍的有没有这幅画,我要了!”
查晋北道:“我给五万,其实是我占你便宜了,张主任,我是真的喜欢这幅画,你就割爱让给我吧。”
张扬道:“这儿是京城,怎么能说是发配呢?只有表现出色的好同志才有进京的机会。”
查薇听到罗慧宁答应了这件事,欣喜万分,她把特制的贵宾邀请函恭敬地送给罗慧宁,罗慧宁微笑道:“其实这件事,你直接来找我就是,不需要通过张扬。”
在查薇这帮年轻人的共同努力下,青年艺术馆举办的这场现代艺术沙龙隆重开幕了,开幕当天前来捧场的人不少,其中就包括副总理夫人罗慧宁、美协主席李右军这样的社会名流,星钻集团的总裁查晋北也前来为侄女捧场,当然他也不是一个人过来,包括邱凤仙在内的集团成员共计来了三百多人,这是为了捧人气,张扬那边也帮着查薇请了许多平海驻京办的工作人员,来了大概一百五十人,再加上艺术学院专程过来捧场的四百多名学生,场面自然显得热闹而隆重。
张扬来到罗慧宁面前,笑得阳光灿烂:“干妈!”
张扬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情都瞒不住干妈,他呵呵笑了一声,拿起果汁喝了两口,岔开话题道:“查薇,你不是有事儿要跟我干妈说吗?”
查薇道:“罗阿姨,是这样的,我们组织了一个青年艺术沙龙,周三在青年艺术馆开幕,开幕那天,我们想请您过去参观。”
张大官人笑着讨饶道:“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查大小姐饶命!”
此时星钻集团的总裁查晋北到了,他也是先过来和罗慧宁打招呼,洪卫东识趣的走到了一边,他在平海驻京办算得上一号人物,可是在京城,在这些人的眼中,谁也不会把他一个平海驻京办副主任当成一回事儿。洪卫东来到京城的时间不长,他来京城的目的就是为了多认识一些有实权的人物,拓展他的交往圈子,为以后政治上的发展奠定基础。
张扬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佳彤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
查薇道:“是该查,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一个地级市的驻京办装修都快赶上故宫了。”
查薇瞪圆了一双美眸道:“给我老实点,我认真跟你说话呢,你什么态度。”
“别嘴硬了啊,我听凤仙姐说了,你啊,又在平海捅篓子了,这次来京城是政治避难。”
张扬笑道:“中国艺术的希望在你们这帮年轻人的身上,给你们帮帮忙也是应该的。”
查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说这位文夫人真是厉害,连她的心思都揣摩的那么透。
查薇此时来到了办公室门外,刚巧看到张扬帮她推广沙龙门票的一幕,她不禁笑了起来,抿着红得诱人的樱唇,显得妩媚可爱,她专程过来取画的。
张扬笑道:“查总,这画真的很好吗?”
于海林道:“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张主任,我可都说了。”
罗慧宁有些怜惜的看着干儿子,轻声劝解道:“发生过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佳彤离开了可是你还得继续生活下去,你有事业去做,你还要面对自己的感情。”
张扬不得不感叹官场内部之险恶,偷拍、窃听,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这帮人干不到的,他看了看那张照片,照片上史学荣搂着一个年轻女孩的肩头走在大hetushu.com街上,想不到史学荣一点儿都不检点,被人抓住把柄也是活该。
查薇道:“你是她干儿子,你去请,她肯定不会拒绝。”
罗慧宁轻声道:“去美国有没有见到嫣然?”
查薇点了点头。
查薇点了点头,张扬跟着她来到外面,不由得傻了眼,查薇开得是一辆摩托车,红色的光阳踏板机车。
张大官人真不是存心故意,这不走神了嘛,他还没下流到利用这种机会向查薇大施咸猪手的地步,听到查薇的责怪声,张扬下意识的放开了双手,查薇由于条件反射猛地一加油门,于是张大官人就在驻京办的院子里华丽的摔了一个屁墩儿。
张扬道:“开车了?”
张扬老老实实答道:“来三天了,帮忙市里处理驻京办的事情,所以没时间过来。”
查薇道:“你快说,这忙,你到底帮不帮?”
洪卫东忙不迭的跟着他走了过去,来到罗慧宁面前,张扬笑道:“干妈,这位就是我们平海驻京办的洪主任。”
查薇双手背在身后,婷婷袅袅的来到张扬面前:“张主任,推广我们的沙龙果然尽心尽力。”
张扬道:“你说哪方面啊?”
查薇格格笑了起来,张扬想起查薇过来的主要目的,他起身来到隔壁的房间,查薇跟着他过去了,看到套间内奢华的装饰,不禁咋舌道:“张扬,了不得啊,你们驻京办装修标准够豪华的,比起总统套房也不差那里。”
查薇道:“你反正不是个好东西,我是问你把我当朋友不?”
查晋北道:“五万,我要了!”其实袁芬奇不是什么知名画家,查晋北之所以给出一个这么高的价格,是因为张扬说了,上面的字是他写得,查晋北如果给出的价格太低,显得对张扬不够尊重。
洪卫东道:“你过去就干过驻京办的工作,这方面的工作能力很强。”
罗慧宁道:“难得你们年轻人这么有爱心,我很支持。”
张大官人笑道:“你不是在哄我吧?还蓝颜知己,真会整词儿。”
张扬道:“你都不把我当成朋友,我为什么要把你当成朋友?”
张扬带着洪卫东走入艺术馆内,洪卫东一边走一边道:“史学荣的事情你处理的很好,有没有考虑过来京城工作啊?”
查薇的一张俏脸红的就像熟透的苹果,低声斥道:“你放手!”
张扬点了点头。
于海林点了点头,他起身离去。
罗慧宁停下说话,向洪卫东笑了笑。
张扬笑道:“你呀,欣赏水平也就是一般,你把这幅画给裱好了,挂在展厅内,一准震了!”
查薇道:“开展那天我想请文夫人过来捧场。”
查薇道:“我昨晚不是哄他们玩吗?其实我心里早就把你当成无话不谈的知己,蓝颜知己!”
三人来到门前院子里的草地上,罗慧宁在白色的大理石桌旁坐下,李伟取来了几瓶饮料,张扬和查薇在罗慧宁的身边坐了。
查薇格格笑道:“你别问我,这画根本就不是我们艺术学院的,是张扬拿来撑场面的,照我看,这画没什么特别,你还真拿它当宝?”
张扬却又改变了念头:“还是直接去一趟吧。”打电话是不是有点不够尊重,罗慧宁肯定会更生气。
文玲依然沉睡,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照射在她的面孔上,苍白的面孔因为阳光的沐浴似乎也有了一些红意,望着女儿的面孔,罗慧宁不禁叹了口气,和图书在儿女的教育上,她无疑是失败的,文玲醒来之后性情大变,气死了她的未来公公杜山魁,这件事也导致了她和杜天野相守多年的感情彻底决裂,同时也让文家和军方一直都默契的关系疏远了许多。儿子文浩南的感情路也是相当的不顺,他爱上了秦鸿江的女儿秦萌萌,可秦萌萌却早已偷偷生下了一个儿子,罗慧宁虽然是个开通的母亲,可是文家不能不在乎家族的荣誉,不可以让秦萌萌这样一个未婚母亲成为她的儿媳,否则,文家肯定会成为京城政治圈里的笑柄。儿子也因为这件事心灰意冷,竟然决定专业从政,前往新疆历练,接下来发生的麻烦事也是一件接着一件,秦萌萌杀死了她的大哥秦振东,如今逃往海外不知所踪,干儿子张扬却又冲入军区大院,抢走了秦家的外孙秦欢,让文家和军方本来就疏远的关系更是雪上加霜。
张扬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他来到京城之后还没有和文国权夫妇联络过,按理说是有点说不过去,可张扬心里面有些害怕见到他们,经过顾允知的点拨,张扬意识到自己在东江水污染的事情上危害到了梁天正的政治利益,而梁天正和文国权夫妇的关系很好,因为这件事,张扬有些心虚,害怕因为这件事受到责怪,所以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去他们。
罗慧宁看了张扬一眼,虽然张扬的精神还好,可是他明显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憔悴了许多,罗慧宁叹了一口气道:“张扬,你瘦了。”
张扬点了点头:“如果没有她帮我,这次我不会那么顺利的脱离困境。”
张扬笑了笑道:“干妈,我明白!”
张扬道:“你又不是不认识她,你直接去请不是更好。”
查薇半信半疑道:“就这幅黑乎乎的东西也能震了?”
张扬道:“我有些害怕感情这两个字了。”
洪卫东道:“文夫人,我去年年底才来京城工作的。”
查晋北指了指这幅《山鬼》道:“这画是谁画的?帮我引见一下。”
罗慧宁想到这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丈夫在政坛上步步登高,而他们的家庭生活却并不如意,如果他能够多放一些精力在儿女身上,或许不会搞成现在这种状况。
罗慧宁道:“是没时间,还是害怕见我?”
查薇拧了他耳朵一下,这才放开:“满嘴跑火车,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
张扬道:“干妈,她请您过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您是天池先生善款基金会的主席,查薇他们这帮青年艺术家打算在这次沙龙上拍卖十幅作品,拍卖作品所得的款项全都捐给基金会,这事她不好意思跟你说。”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你这样做,佳彤如果泉下有知,未必会感到安慰她爱你,就不希望你永远用这件事来约束自己折磨自己,张扬忘了过去吧,重新开始生活,重新去面对感情。”
罗慧宁道:“外面坐!”
罗慧宁笑道:“我和郭瑞阳很熟悉,过去咱们好像没见过面。”
查薇道:“张扬,你说咱俩怎么样?”
罗慧宁却知道张扬的憔悴并不是因为工作繁忙造成的,真正的原因是顾佳彤遭遇不测,张扬在美国掀起的那场轩然大波她已经了解的很清楚,在那件事上罗慧宁并没有给张扬太多的助力,当然并不是罗慧宁对这个干儿子不够关心,而是张扬在美国的所作所和*图*书为已经触及了外交关系的敏感神经,身为政府副总理,文国权并不适合介入,他只是通过电话让纽约领事馆的负责人舒英恒在可能的范围内对张扬尽量关照一些。罗慧宁道:“佳彤的事情我也感到很痛心。”
洪卫东笑着和他握了握手道:“我本身就是一个艺术爱好者,不过自身艺术细胞有限。”周围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这画值不了这么多钱吧。”
查薇道:“她在康复中心呢,我带你过去!”
“我也没说啥过分的话,你至于反应这么强烈吗?”
查晋北这才知道画是张扬拿来的,他笑着冲张扬点了点头道:“张主任,这画究竟是谁画的?该不是你的大作吧?”
张扬看到洪卫东带着一帮官员前来,笑眯眯迎了过去:“洪主任,多谢赏光!”
张扬道:“我们驻京办有汽车。”
罗慧宁一听就明白查薇是想利用她在文化界的影响力,罗慧宁笑道:“说实话,我还是喜欢中国的传统书法绘画艺术,你们年轻人太新潮的艺术方式,我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洪卫东看到了远处的罗慧宁,罗慧宁成为众人包围的核心,正在那里和几位老友谈笑风生,张扬看到洪卫东的目光,就已经明白他想要攀交的意思,微笑道:“洪主任,我帮你介绍!”
一句话把查薇羞得俏脸通红,她虽然平时大咧咧的,可毕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张扬这厮说话真是太下流了,让她难以消受,查薇气得伸手就去抓张扬的耳朵。
张扬道:“要不,我给她打一电话。”
张扬道:“最近工作忙,太忙,所以抽不出时间来看您,这不,我一有时间就跑京城来了,这次专门为了陪您说话。”
罗慧宁笑道:“不过,我的眼光跟不上时代的潮流,并不代表着你们的艺术创作没有可取之处,对于年轻人的艺术创作,我向来都是支持的,好,我一定过去给你捧场。”
张大官人揉着摔疼的屁股,他可不是故意做样子,刚才真没有防备,自己怎么说也是一武林高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摔了个屁墩儿,真是丢人啊!
张扬则来到文玲身边,伸手探了探她的脉息,张扬对文玲昔日的所为心有余悸,他探察文玲的脉息绝非是想帮她疗伤,而是看看她的情况,文玲的脉象比起张扬上次过来的时候越的缓慢微弱,张扬皱了皱眉头,看来她的情况并不乐观,张扬曾经用金针刺穴,激自身的内力,冒险救醒过文玲一次,同样的方法不可能在文玲的身上适用第二次,张扬对文玲现在的状况也是无能为力,其实,就算他现在有能力救醒文玲,肯定也会好好考虑一番,天知道是不是又救醒了一个祸害,对文玲来说,如今的样子未尝不是一种很好的归宿。
张扬摇了摇嘴唇:“干妈,我结过婚了,佳彤就是我的妻子。”
张扬笑道:“很多时候没必要掖着藏着,说出来大家都舒坦。”他拉开抽屉从里面又拿出一沓青年艺术沙龙的门票:“海林同志,这些票给你,周三多带些朋友过去捧场。”
查薇啐道:“我说关系!”
查薇向张扬看了一眼,笑道:“这画啊,作者不在!”
张扬低着头,重新来到摩托车后座上坐好了,这次看准了位置,手落在查薇的纤腰上,查薇小声道:“报应不爽!”然后拧动油门,红色机车带着张扬一起驶入滚滚车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