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3章 艺术沙龙

姬若雁叹了口气道:“作为对我的补偿,你可不可以送给我一幅字。”
查晋北不屑笑道:“梁康为人太枉傲,路子走得太顺,目空一切,碰上钉子实属正常。”
张扬道:“吴明那边还在医院躺着装病呢。”
查薇、江光亚这帮年轻人都因为今天艺术沙龙的成功举办而兴奋异常,他们聚在一起开心谈论着,查晋北和邱凤仙则忙于招呼前来参加答谢宴会的各位嘉宾,安排众人就坐之后,查晋北还要逐桌敬酒,他对侄女的事情真可谓是尽心尽力,查薇把那幅《山鬼》带来送给了他。
洪卫东又笑了起来,这次平海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前来捧场的的确不少。洪卫东道:“张扬,在京城工作上遇到任何麻烦只管对我说,我能够帮你的一定会不遗余力。”话中攀交的意思已经表露的非常明显,以洪卫东的身份和职位,他甘于放下架子和张扬这个处级干部套近乎,更重要的原因是冲着张扬的背景,洪卫东今天已经看到张扬在京城认识不少头面人物,对于这样的一个年轻人,是必须要处好关系的。
张扬道:“反正这货不是什么好东西,看到李凤霞不好对付,拍屁股闪人,把驻京办这个烂摊子扔给了我。”
查晋北把画递给邱凤仙,让她收起,邱凤仙道:“因为这幅画,张扬好像把梁康给得罪了。”
张扬笑道:“我还是把我的重要作用发挥到平海去吧,京城水太深,我水性不好,怕被淹着。”
查晋北笑得越发开心,姬若雁他并不放在心里,虽然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泰鸿的总经理,可是泰鸿真正的决策权还是掌握在赵永福的手里,查晋北琢磨的是她和梁康的关系。
“什么事啊?”
张扬虽然不认识,可查晋北却认得,那男子是梁康,京城最有名的三公子之一,这样的名号往往会和纨绔子弟联系在一起,不过梁康却是一个实干家,他的父母都是部级高官,爷爷更是共和国的开国功臣之一,虽然在八十年代初期就已经隐退,但是家族中从政者众多,可谓是不择不扣的红色家族。梁康以经营钢材发家,苏联解体之后,他因为中苏贸易又发了一大笔财,财富迅速膨胀,其雄厚的财力已经成为年轻人中的翘楚,近年来更是在金融、地产、物资多方出击,旗下的巨龙集团已经成为国内实力最为雄厚的财团之一,因为他为人高调张扬,在京城的名头也是越来越大,有说法,他的财力已经超过了大商人何长安。
张扬道:“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吗?”
邱凤仙听到这件事不由得有些好奇了:“可看起来,她好像和张扬的关系还不错。”外界传言,赵国梁的死和张扬有关,如果姬若雁真的是赵国梁的未婚妻,她没理由和张扬走得这么近。
张扬道:“没问题!”
张扬没好气道:“我去过一次了。”
张扬这个人其实是很好说话的,他对姬若雁本身并没有什么恶感,刚才拒绝她的要求是因为梁康表现出的盛气凌人,张扬拒绝姬若雁之后,也觉着有些过意不去,现在听到姬若雁的请求,自然不好意思再拒绝她了,微笑道:“好,等我回去写好了给你送去。”
梁康道:“给你三十万,看在光亚的面子上。”
吃过饭之后,查薇他们返回青年艺术馆,张扬则前往南锡驻京办,在门口分手的时候,顾养养将一幅画交给了他:“姐夫,送给你!”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不卖!”
查薇懒洋洋道:“你看着办吧。”
查薇道:“我没让他难做,那天你也听到了,他说要给我们头版头条的。”
李长宇呵呵笑道:“对了,吴明那边你去慰问一下,帮我买个花篮,表达一下。”
张扬没好气道:“你又不是我肚里的蛔虫,我什么事情你都会知道?”
顾养养小声道:“知道了,姐夫,你也要注意身体。”
张扬道:“好,好,好!我去看他,我要是一不小心把他给气得病重了可不负责。”
张扬又帮着洪卫东介绍查晋北认识,洪卫东这个人很擅长处理人际关系,不一会儿和一桌人都聊得火热,尤其是和薛庆明更是一见如故,酒桌上已经定下来这个周六晚上请薛庆明去清江大酒店吃饭,他做东。
江光亚不知道张扬对梁康产生了反感,他笑着介绍道:“张扬,这m.hetushu.com位是梁康,也是我的一位好大哥。”
张扬脑筋也相当的灵活,这种事他知道应该怎样处理,笑道:“姬小姐,不是我不愿意割爱,这幅画我已经答应送给我干妈了,答应过的事情当然不能更改。”其实罗慧宁压根还没见到这幅画,张扬是利用这个方法来转移矛盾。
张扬眯起眼睛望着两人的背影,感觉这两人还算般配。
虽然是第一次接触,张扬已经认识到,薛庆明这个人很世故,查薇出面是其中一个原因,他肯定对自己的背景也有所了解,否则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了这个新闻点。
洪卫东笑道:“我还是希望你能留在京城工作,你方方面面的关系这么广,留在京城工作,一定会对我们驻京办的发展起到重要的作用。”
姬若雁听到张扬这句话也只能作罢,江光亚连忙带着他们去其他地方参观。
回到南锡驻京办,张扬展开顾养养送给他的那幅画,却见画面上一对背影相偎相依,坐在江边眺望着远方的日出,两人的身上洒满朝阳的光辉,张扬一眼就看出这背影属于他和顾佳彤,望着这幅画,张扬忽然感到喉头一塞,热泪夺眶而出,他慌忙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久方才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感情,他忽然明白顾养养为什么要在沙龙展出之前撤下了这幅作品,是因为她考虑到张扬的感受,害怕他在人前落泪。
罗慧宁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边,微笑道:“别看了,人家已经名花有主。”
李长宇道:“正在调查,最近省里又要召开党代会,所以会拖延几天。”说到这里他想起了什么:“对了,党代会之前,你就先呆在京城,等开完党代会你再回来。”
张扬当然了解顾养养的心思,他和顾养养喝了一杯,微笑道:“养养,今天怎么没有看到你的作品?”
薛庆明呵呵笑道:“查小姐,你别难为我,头版是政治新闻,我不能改这个规矩,不过我已经安排好了,给你们弄了个专版,宣传力度不比头版差。”
邱凤仙道:“我听说张扬答应送给姬若雁一幅字。”
张扬道:“李书记,你别给我这么多任务了,我现在就想着放松,纪委的工作我就不代劳了。”
罗慧宁代表基金会致辞,向大家的慷慨捐献表示感谢。
幸好这时查晋北过来了,查薇之所以认识薛庆明还是因为叔叔的缘故,薛庆明和查晋北的关系一直很好,查晋北一看薛庆明被查薇给难住了,赶紧过来解围,他笑道:“小薇,你别让你薛叔叔难做。”
顾养养咬了咬樱唇,小声道:“画得不好,所以……”
江光亚道:“养养,你那张背影画得很好,为什么要撤下来?”
梁康在众人面前碰了钉子,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在京城的社交圈里很少有人会这样当众不给他面子,更让梁康难堪的是姬若雁就在身边。
张扬笑道:“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的!”
罗慧宁不去,洪卫东之流却不会轻易错过这个结识京城名流的机会,张扬和洪卫东同车前往金王府,洪卫东在途中向张扬介绍了梁康其人,张扬和梁康发生不快的时候,洪卫东就在一旁,他看到了事情的全部,在他看来,张扬不应该得罪这位京城有名的公子哥。
查晋北依依不舍的看了那幅《山鬼》一眼:“我真的很喜欢这幅画!”
查薇有些诧异,随即向顾养养看了看,顾养养离江光亚很远,坐在张扬的身边,在查薇的印象中江光亚一直都在追求顾养养,只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心,顾养养对江光亚一直都没什么感觉,始终保持着和他的距离,江光亚几次也在查薇面前说过,他就快心灰意冷,难道这小子这么快就把感情转移到了许怡的身上?还是他故意用这样的方法刺激一下顾养养?
洪卫东呵呵笑了起来,他的话题回到了工作上:“史学荣贪污的事情是不是调查清楚了?”
李长宇笑道:“气病了就让他多住几天呗!”从李长宇的这句话就能听出,李长宇对吴明也是颇有微词的。
张扬笑道:“之前不是写过一幅吗?”
江光亚没料到查薇把自己也给拉下来了,当着许怡的面脸有些红。
张扬看到姬若雁是一个人过来,他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如果不是我答应干妈和-图-书在先,那幅画一定送给你。”
张扬道:“不熟悉!”
梁康淡淡笑了笑道:“好啊!”他拖住姬若雁的手向外走去。
邱凤仙走过来邀请罗慧宁前往金王府吃饭,为了庆贺艺术沙龙成功开幕,查晋北特地在金王府准备了几桌饭,宴请前来捧场的嘉宾,这也算是对侄女事业的支持。
邱凤仙格格笑道:“他三十岁了,你居然这样形容他。”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
查晋北笑道:“好一句君子不夺人所爱,我还记得有一句好男不和女斗,既然姬总喜欢,那好,我主动让贤,你拿去就是。”
查晋北道:“你知道吗?姬若雁差一点就成了赵永福的儿媳妇!”
张扬、洪卫东和京城晚报的社长薛庆明刚好坐在一桌,张扬听说薛庆明的身份之后,提起了京城晚报两名记者前往他南锡驻京办拍照的事情。
张扬笑道:“养养一向是个追求完美的小丫头,对了,查薇,我也没看到你的作品!”
薛庆明笑道:“查小姐,这么着,我让他们连续给你们做一个星期的专题报道,每天帮你们推出一位新锐画家,你看行吗?”谁都能看出薛庆明是在向查家示好。
查晋北道:“他很爱面子。”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内心一怔,忽然想起自己说过要把那幅画送给罗慧宁,可这件事并没有向罗慧宁透露,梁康找罗慧宁肯定是为了验证这件事,看来因为这件事要把梁康给得罪了,张大官人倒不是害怕得罪人,他只是觉着没那种必要,来到京城是为了修心养性的,可不是为了树敌。
姬若雁微笑道:“君子不夺人所爱,我是个小女子,所以就理直气壮的和查总争一争了。”
罗慧宁呵呵笑了一声道:“你这小子从来都不定性,对了,那幅《山鬼》是谁画的?好多人都感兴趣,连梁康也过来问我。”
李长宇道:“都是自己的同志,他一个人躺在医院里,还是需要咱们同志关怀的,你现在代表南锡驻京办,去多看看他也是应该的。”
江光亚道:“许小姐能来就好。”他殷勤的帮助许怡倒了一杯果汁。
姬若雁脱口道:“长恨歌吧!”
张扬道:“具体的事情纪委再查,根据我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来看,史学荣肯定是有问题的。市里会做出相应的处理,不会给省里带来不好的影响。”张扬这番话说的委婉,意思表达的却很明白。
在查晋北的眼中,梁康是个晚辈,他和梁康经营的范畴不同,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的竞争,所以也没有什么矛盾。
吴明开刀过后第二天,正处在难受的时候,负责照顾他的是他的秘书,还有一位是他在京城工作的姐姐吴美兰,本来苗慧茹也在这里帮忙照顾他,可是被张扬给支回南锡去了。
张扬向王毅使了个眼色,王毅把带来的两只野生甲鱼放在地上:“这是张主任特地让我们买的,帮着吴书记补补元气。”
查晋北道:“五十万,你真舍得要。”
查薇格格笑道:“我本来是挂上去了,可是我叔叔给了我五万块把画给买下来了。”
姬若雁点了点头,笑着向梁康道:“张主任答应送我一幅字。”
张扬倒也没啥意见,毕竟李长宇给出了一个准信儿,开完党代会他就能回去。
姬若雁点了点头道:“书画我是个门外汉,不过听说这画上的字是张主任所写,当初张主任的一幅满江红就卖到了两百万的高价,单单是这些字的价格应该不止五万,我们都是经商之人,商人逐利乃是我们的本能。”
当天的艺术沙龙很成功,很多前来的嘉宾都买下了义拍的画作,多数人对画作本身是不感兴趣的,只不过是通过这种方式向天池先生的基金会捐一些钱,做些善事,查晋北捐得最多,五十万。
一旁梁康道:“若雁,这笔钱我来出,这幅画算我送给你的礼物。”
张大官人笑眯眯没说话。
查晋北笑道:“五十万就五十万,既得到这幅画,又能帮助做点善事,和乐而不为之,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虽然洪卫东也来自平海,可是张扬对他还是有些戒心的,毕竟史学荣是南锡市的干部,他贪污的罪行,南锡想在内部消化,不想引起太大的影响,市里派张扬前往驻京办主持大局就是这个目的。
所有人都傻眼了,查晋北心和_图_书中这个乐啊,其实他也看梁康这个年轻人有些不顺眼,不过他作为长辈是不适合跟梁康一般计较的,张扬给梁康钉子碰,正是查晋北所愿意见到的。
两人聊得正热烈的时候,梁康寻了过来,他白姬若雁道:“若雁,咱们该走了!”
张扬道:“写什么?”
张扬道:“你刚才也听到了,梁康都出这个价。”
顾养养道:“我打算这辈子就靠绘画维生了。”
张扬和查晋北同时转过身去,却见江光亚陪着一对男女走了过来,女的张扬认识,居然是泰鸿集团的总经理姬若雁,男子他并不熟悉,不过看那男子气宇轩昂,也不是寻常人物。
查薇白了叔叔一眼道:“懒得理你。”
顾养养的俏脸有些发红,她秀眉微颦道:“我不满意!”
邱凤仙道:“纸包不住火,梁康早晚都会知道这幅画到了你的手里。”
李长宇笑道:“不是装病,他是真病了,谁没事跑到医院开刀玩啊?”
查晋北笑道:“张扬,谢谢啊!”
邱凤仙对姬若雁并不了解,她轻声道:“泰鸿的掌门人吗?”
查晋北道:“真是想不到姬若雁居然和梁康搭上了。”
等他们走后,查薇有些不解道:“我怎么不知道你把这幅画送给了文夫人?”
姬若雁笑道:“谢谢了!”她向江光亚道:“为了表示诚意,我出十万吧,反正这笔钱是捐给天池先生的慈善基金。”
李长宇笑了起来,从张扬的这句话,他马上明白了这厮的意思:“张扬,你该不是害怕我把你放在驻京办吧?”
张扬如果高兴,这幅画白送给别人都行,可是他现在有点不爽,别说二十万,就算梁康拿出两千万,他都不会答应。
张扬小心收好了这幅画,他心潮起伏久久无法平静,养养一直都是个纯洁善良的女孩子,她和姐姐的感情很深,可是她的心底深处又无法控制的喜欢上了自己,是张扬治好了她的双腿,给了她一个充满希望的人生,她对张扬产生这种感情并不意外。张扬体谅到顾养养此时心中的矛盾,他的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让顾养养继续这样下去,他必须要保持彼此间的距离。
张扬道:“哪有那么多的艺术家,绘画写字,爱好而已,谁还能靠这些吃一辈子。”
顾养养淡然笑道:“明天我和几位同学要去山区写生,可能要去一个星期。”
查薇可不给他面子,一双美眸顿时就瞪圆了:“喂,薛社长,那天你在我家里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要给我们一个头版头条。”
张扬接过那幅画,笑了笑道:“谢谢,养养啊,我还是希望你的作品出现在这届沙龙上,毕竟这是只个难得的推广机会。”
张扬道:“小心照顾自己,最近感冒的人特多。”
张扬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张扬道:“不卖!多少钱都不卖!”
吴明看到他们送两只甲鱼给自己,虽然的确是好东西,不过张扬这厮的用心值得思量,这小子对自己不会安什么好心,虽然心中犯嘀咕,可嘴上还是说了声谢谢。
查晋北呵呵笑道:“姬总是要跟我抢了。”
查薇看出有些不对,她了解张扬的脾气,梁康这个人说话从来都是那样,不熟悉的人肯定会认为他傲慢无礼,查薇笑道:“梁哥,您出手也太小气了,这么大的老板,才出三十万,我们今天义拍得到的款项是用于慈善基金的,别以为是我们贪钱。”
李长宇道:“对你来说也是一个好机会,其实驻京办被史学荣这些年折腾的不轻,纪委方面掌握了一些资料,可是还有很多的事情都没有弄清楚,你在京城这些天,可以帮忙了解一下情况,看看能不能帮忙追回一些损失。”
吃饭到中途的时候,才看到江光亚和顾养养一帮同学过来,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艺术体操队的许怡,许怡去参观的时候,张扬他们已经走了,所以在青年艺术馆那里并没有遇到,查晋北又让人开了一桌,张扬也不想陪着洪卫东、薛庆明这帮老家伙喝闷酒,找了个借口,和查薇一起来到江光亚他们那边,张扬向许怡道:“许怡,刚才我还在念叨你怎么没来。”
梁康道:“那好,我出五十万吧,就这么定了。”他认为这个价格已经足够厚道,对方没有拒绝自己的理由。
查薇笑道:“你http://m.hetushu•com少来,我自己什么斤两我清楚,我和你一样都成不了艺术家。”
查晋北提醒张扬道:“刚才的是梁康,京城三公子之一,巨龙集团的总裁。”
李长宇给他吃了颗定心丸:“张扬,你放心吧,省运会和经贸会全指望你呢,我才不会把你浪费在驻京办这种地方。说过了,你在驻京办只是帮忙稳定局势,过渡两天,只要市里把史学荣的事情查清楚,马上就会确定驻京办主任的人选。”
张扬笑道:“干妈,我可没那种心思,您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张扬知道他谢的是那幅画,笑着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一幅画算不上什么,查晋北为此也付出了五十万,不过通过这次的艺术沙龙,张扬验证了一件事,袁芬奇的中国画水准还真不低,虽然画风前卫了一点,不过还是有识货的人在,改天一定要把他介绍给查晋北这帮超级富豪认识,也算是给他帮个小忙。
梁康一直都没说话,笑眯眯看着他们。
张扬笑道:“别谢我,是几位市领导的意思,他们让我们一定要把他的意思带到。”他用脚踢了踢那两支甲鱼,两支甲鱼赶紧把脑袋缩进去了,张扬道:“好不容易才买到的,机灵着呢,外面一有动静就把脑袋缩进去了。”
张扬觉着这件事有些奇怪,自己都说不卖了,姬若雁还要开口请求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她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跌份儿?过去怎么不知道姬若雁是一个艺术品爱好者?
许怡笑道:“不好意思,我们教练看得比较紧,完成训练任务才能出来,本来我是想多叫一些队友给你们捧场的,可惜她们对书画都不感兴趣,我只能自己来了。”
洪卫东道:“梁康是真正的太子党,权势很大。”
查薇端着红酒走过来了,见到薛庆明,她笑道:“薛社长,明天我们艺术沙龙的新闻是不是要上头版啊?”
张扬看到薛庆明的尴尬模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薛庆明听张扬说完,不由得笑了起来,他主动端起酒杯道:“张主任,真可谓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他们回去后都说了,过去不知道有这层关系,我们做新闻的,对社会热点事件都相当的敏感,不过你放心,这种对你们城市形象不利的新闻,我是不会让他们刊载的。”
张扬越来越不爽了,麻痹,有钱了不起啊?梁康一副施舍自己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江光亚的朋友,张扬早就不客气了。
薛庆明呵呵笑道:“我……我不是开玩笑嘛。”
查晋北微笑道:“年轻人的事情我看不懂了,咱们做咱们自己的生意,莫管他人是非恩怨!”
邱凤仙道:“年轻男女在一起,你情我愿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查薇道:“养养是我们中最有天分的一个,对了沙龙还要办一周,你赶紧把作品拿出来,我还指望着用你的那幅画,拍出高价呢。”
梁康冷冷望着张扬,对这厮当众不给自己面子相当的恼火。
张扬小声道:“等会儿你捐五十万,我让查薇悄悄把这幅画送给你。”
查晋北让人加了张椅子在薛庆明身边坐下,笑着端起酒杯道:“老薛,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这个侄女凡事都认真,你跟她开玩笑,她可当真。”
张大官人啧啧称奇道:“厉害啊,这么快一幅画就值五万了,照这样下去,用不了今年你就成了腰缠万贯的小富婆。”
查晋北道:“帮我引见这幅画的作者。”
听到张扬这句话,查晋北打心底乐了,心说姬若雁,你今儿是自找难看了,人家还没说要卖呢。
张扬见到姬若雁,知道她肯定是来给江光亚捧场的,这件事也很正常,泰鸿的老总赵永福是江光亚的亲姑父,姬若雁又是泰鸿的经理,她代表老总过来恭贺也是应当的。张扬笑道:“姬小姐对书画的兴趣越来越大了。”
查薇又看了看顾养养,发现顾养养的目光很少去看江光亚,多数时间都在张扬身上,一颦一笑都是因张扬而起,查薇心中暗自感叹,如果江光亚想要刺激顾养养的话,只怕心机是白费了。
姬若雁偏偏对这幅画爱不释手,她轻声恳求道:“张主任,我真的很喜欢这幅画,可不可以割爱啊?”
李凤霞走后,南锡驻京办内部也平静了许多,市委书记李长宇专门打来了电话,表扬张扬在处理史学荣事件表现和图书出的能力,张扬对李长宇的表扬并不怎么感冒,李长宇很了解他,他也很了解李长宇,毕竟两人在一起共事不是一天两天了,因为洪卫东的话,张扬意识到自己有被放在驻京办的可能,他可不愿是这样的结局,毕竟南锡体育中心的事情刚有起色,马上省运会就要召开,只要他办好省运会和秋季经贸会这两件大事,取得的政绩绝对是众人瞩目的,他会毫无疑义的成为南锡市的政治新星,有了这样的政绩做基础,向前跨出一大步绝对很有可能,所以张扬必须要把话说在前头:“李书记,驻京办的事情我办完了,你们什么时候派正主儿过来啊?”
梁康双目盯住张扬的面庞道:“朋友,价钱不是问题,我给二十万,大家交个朋友。”梁康给的价钱的确不低,可是他的气势太盛,和张扬说话的时候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梁康多数时候都是这个样子,他并不知道张扬是什么人,以为他是这幅作品的作者,梁康也不是艺术品爱好者,他在书画方面的修为有限,从他自身而言,他是不会花二十万去买一幅画的,但是姬若雁喜欢,梁康最近在追求姬若雁,为博红颜一笑,区区二十万对梁康来说算不上什么。梁康的背景和自身条件决定他为人有些傲慢,他的确也有傲慢的资格,很少有人会和他计较,可是他今天不巧遇到了张大官人。
张扬道:“他是什么跟我都没关系,我的工作范围也不在京城,过不几天我就会返回平海。”心中对太子党这三个字却颇为不屑,乔鹏飞算是货真价实的太子党吧,惹了自己,不是一样痛揍!
张扬当天下午就叫上了驻京办的两位副主任于海林和王毅一起前往去探望吴明。
一旁查晋北和邱凤仙都笑了起来,查薇气哼哼瞪了张扬一眼,去陪罗慧宁了。
姬若雁听到这句话俏脸有些微红,轻声道:“那幅字被体委刘主任拿去了。”
查晋北道:“一个人心智上是否成熟和他的年龄无关。”
梁康不知他是在讽刺自己,仍然指着那幅画道:“二十万怎么样啊?”
薛庆明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这厮是有名的能侃,在外面号称薛大炮,他的确跟查薇这么吹过,当时只是随口吹牛,可真正落到实处就不可能了,他虽然是社长,也不能把一青年艺术沙龙的报道弄到头版头条,偏偏查薇这丫头是不依不饶。
梁康微微一怔:“你嫌少?”
江光亚道:“薇姐,你在艺术方面还是很有天分的。”
罗慧宁笑道:“吃饭我就不去了,我还要回去照看女儿,你们年轻人自己去玩吧。”
张扬道:“我说各位,你们都别争了,我还没答应卖啊!这幅画好像是我的吧?”一句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的确,张大官人没说要卖,本来他是想卖给查晋北得了,可话还没说出来呢,中途又出来姬若雁这么一位竞争者,张大官人最讨厌别人无视他,这帮人围绕这幅画争来议去,可谁也没征求他的同意,真把自己当成空气了。
查薇道:“我叔叔是怕我画得太差,挂出去丢查家的人!”
查晋北道:“赵永福死去的儿子赵国梁是姬若雁的未婚夫!”
姬若雁听到他这句话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张扬想起在南武市大笔写出搏起那两个字的情景,不由得有些想笑。
查晋北也认识姬若雁,他微笑道:“姬总对这幅画也有兴趣?”
张扬点了点头道:“还好,大家情绪都很稳定,今天多数人都来看艺术展了。”
吴明听着这话真是刺耳,这厮分明在用这两只王八来影射自己。
洪卫东也听明白了,张扬是在告诉他,南锡方面不想省里插手这件事,洪卫东笑道:“省里当然是想这件事不要造成太大的影响,你处理的很好,南锡驻京办现在一切正常吧?”
姬若雁道:“一言为定,不用你送,我登门去拿,这样才够诚意。”
查晋北道:“我会怕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罢了!”
张扬站在人群中听着罗慧宁好致辞,此时姬若雁来到他的身边,微笑道:“张主任,今天你让我好没面子。”
张扬几个人过来的时候,吴明正躺在床上和他姐姐说话,看到张扬他们进来,吴明笑道:“来了……”声音有些虚弱,这可不是他在故意伪装,阑尾炎虽然不是什么大手术,可也伤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