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6章 惹到头上

张扬也不是真心挽留他,反正事情该了解的都了解了,让他去帮自己把这件事打探清楚才是正本,张扬把王学海送出了驻京办的大门,回来的时候,老姜已经把老公鸡炖好了,驻京办的院子里到处都飘荡着诱人的香气。
洪卫东道:“真是小事你就不会那么为难了。”
马永刚一声令下,呼啦一下拥上来一大群人,吴明和小冯两人根本没机会做出反抗,就被他们给架出去了。
张扬也没想到吴明会在这个时候赶过来,笑着站起身道:“吴副书记,是不是闻到香味了,我让老姜炖了只老公鸡,你真是有口福。”
李长宇看到电话号码,向龚奇伟笑道:“吴明的。”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放开了老姜,操着有些生硬的普通话道:“你走,我们不为难你!”
李长宇有一点并没有算准,驻京办的事情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众人正准备动手的时候,二楼正中的房间开门了,张大官人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运动服缓步走了出来,来到外面的走廊上打了个哈欠,接着伸了个懒腰,向楼下看了看,脸上根本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惊奇,张大官人的手里拿着一个苹果,他啃了一口道:“我说你们干什么的?都他妈有没有礼貌?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现场一阵哄笑。
两人说话的时候,驻京办的奔驰车驶了进来,驻京办副主任王毅陪着南锡市市委副书记吴明过来了,吴明是从医院跑出来的,刚才听到张扬磨刀,真把他吓得够呛,他害怕张扬惹出什么大事,所以赶过来看看,只有亲眼看看驻京办现在的状况,他才能放下心来。
吴明的脸色变了,他和小冯对望了一眼,两人慌忙向后撤去,他们刚刚退到一旁,大门处传来蓬!地一声巨响,烟尘四起,两扇大铁门在剧烈的冲撞下摇摇晃晃倒在了地上,一辆军用吉普车碾压着大铁门驶入了驻京办的院子里,吉普车的门缓缓打开,一名身高足有一米九多的黑壮汉子从吉普车内走了下来,他身穿迷彩服,脚上蹬着锃亮的战斗靴,嘴上叼着一支雪茄,光秃秃的脑袋在早晨的阳光下璀璨生光,他用力抽了口雪茄,吐出一团烟雾,眯起眼睛望着吴明道:“你们这里谁负责啊?”
马永刚笑道:“不干什么,只走过来宣布一个决定,这片地方属于我们京北公司,经过我们组织上讨论,我们要收回这里。”
吴明道:“可不是嘛,但是南锡驻京办去年才装修过,花了不少钱。”
李长宇道:“张扬的集体荣誉感很强,就算我把他从这件事中拖出来,他仍然会义无反顾的跳下去,京城那边有吴明坐镇呢,应该不会闹大,就算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会为他顶住压力。”
李长宇显得有些不耐烦道:“吴明同志,这件事你做主吧,一定要妥善解决这件事,要确保咱们驻京办的利益不受损害。”
吴明毕竟是市委副书记,心态比小冯强了无数倍,即便是大军压境,他还是表现出相当的镇定,他淡然笑道:“有什么好怕,这儿是京城,咱们是法治社会!”
马永刚笑道:“任先生,不劳你费心,这边的事情我们来处理。”
吴明笑眯眯又夹起了另外一只鸡爪:“两条腿走路才稳当!”
吴明据理力争道:“我们已经缴过今年的租金,你们无权这样做!”
吴明笑道:“这不是咱们想和平解决嘛,不要为了这件事伤了和气。”
李长宇道:“驻京办的事情你了解吗?”
吴明心里有些不爽,心说你级别比我高吗?跟我说话一副领导的口吻,可现在才求于人,就算是心中再不爽,也不能表露出来,他又诚恳的让洪www.hetushu•com卫东给予帮助,洪卫东道:“吴书记,不是我说你,其实你舍近求远。张扬现在不是负责驻京办的工作吗?文副总理和他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文副总理愿意说句话,谁也不敢动你们驻京办啊。”
没等吴明拨通电话,马永刚的大手闪电般伸了过来,抓住了吴明的手腕,吴明顿时感觉到如同有铁箍勒住了自己的手腕,骨骼似乎都要被他给捏碎了,疼得吴明额头冒汗,他怒道:“你干什么?”
老姜再也不敢停留,连那把心爱的菜刀都不敢拿了,低着头,慌慌张张向外面走去。
晚饭之后,王毅给吴明安排了房间,因为最好的那间房被张扬给占了,只能把条件稍次一点的给吴明用,王毅的家已经安在了京城,老婆就在京城工作,所以他晚上是要回去的,现在驻京办只剩下一个厨子一个门卫。还有就是张扬和吴明两位住客了。王毅走之前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吴明道:“吴书记,这两天我老婆生病了。”
王学海也看出来了,自己在这儿有些多余,反正他也不想和张扬呆在一块儿,起身告辞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情要办,得先走了。”
龚奇伟在旁边大致听说了驻京办发生的事情,他低声道:“吴书记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他处理不好的事情应该不是小事吧。”
马永刚向左右看了看,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他现在人多势众,对方就一个,其实就算他一个人也能够把对方拎小鸡一样给扔出去,这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马永刚道:“信不信我抽你丫……”马永刚并不知道,在他之前京北行政科长严开金已经因为这句话而被抽了一记大耳光了。
王学海笑道:“我最近信佛,改吃素了。”
张扬听完皱了皱眉头道:“吴副书记,这事儿跟她有关系吗?”
洪卫东那边叹了口气道:“我早就说过,一个驻京办何必搞得这么豪华,平海这么多驻京办,没有一个像你们南锡这么搞的,太铺张了。”
马永刚那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张扬扔出来的东西把嘴巴给堵上了,甜甜的酸酸的,张大官人吃剩的苹果核。虽然是苹果核,可是经张扬扔出来还是很有威力的,震得马永刚门牙剧痛,鲜血都泌出来了,疼痛是其一,马永刚还感觉到恶心,别人吃剩的东西怎么就突然到了他嘴里,他噗!地一口把苹果核给吐了,怒吼道:“你他妈给我下来!”
李长宇挂上电话,摇了摇头道:“这个吴明连这么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诺大的驻京办只剩下一名门卫和一名厨师,张扬应该还在房间里睡觉,吴明向张扬的窗口看了看,摇了摇头。心说这厮倒是睡得安稳。他来到院子里的时候,老姜走了过来,笑道:“吴书记,想吃点什么?”
外面的吼声一浪高过一浪:“开门!快开门!再不开门我们撞门了啊!”
马永刚仰起头看着他:“我们是京北公司的,这里是我们的房子,现在我们收回来了,你马上从这里走人!”
王毅帮吴明拉开了车门,吴明一下车,王毅赶紧搀住他。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汽车的马达声,听声音好像是冲着他们这里来的,小冯好奇的打开门上的小窗,向外望去,却见一辆奔驰车,一辆吉普车,引领着两辆解放大卡车朝驻京办这边驶了过来,小冯眨了眨眼睛,转过头去,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惶恐。
吴明苦笑道:“可这件事毕竟是小事,惊动了文副总理是不是不好?”他没说自己刚才提出要求就被张扬给拒绝了。
小冯站在吴明的身边,身为门卫,他得负责领导的安全,可看www.hetushu.com着眼前气势汹汹的百来号人,小冯吓得腿都软了,只差没瘫倒在地上。
吴明在平海省内有些关系。可是在京城,他的那些关系都派不上用场,所以他才会想到了省驻京办,才会向洪卫东求助。洪卫东听说这件事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我和京北公司方面不熟。”
那名男子唇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他扬起菜刀忽然向前方掷了过去,菜刀在空中风车一样旋转,一直射向院中的那棵老槐树,刀身深深陷入树干之中方才止住前行的势头,刀柄犹自颤抖不已。
张扬这才把和京北公司之间发生的摩擦说给王学海听了。
吴明笑道:“好,说得我口水都流出来了。”
李长宇之前已经从张扬那里得知了情况,所以并没才感到惊奇,低声道:“吴明啊,这件事你一定要处理好。”
京北钟新民今天派他过来,等于表明了态度,他放弃谈判,要用强制手段收回这片属于他的地方。
吴明下意识的回过头向楼上看了看,他是想看张扬出来了没有,可让他失望的是,张扬的房间仍然大门紧闭,吴明心中暗骂,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你他妈居然当了缩头乌龟。吴明只能硬起头皮道:“我负责!”
马永刚咧开嘴笑了笑:“我说你好歹也是一国家干部,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儿,可也不能赖皮吧?”他转身道:“弟兄们,把这几位领导同志请出去!”
龚奇伟叹了口气,这件事的确不好办,他也看出李长宇扔了一个烫手山芋给吴明。佩服李长宇政治智慧的同时,又不免有些为南锡驻京办担心,换成是他也不知怎么该处理才好,龚奇伟道:“张扬在驻京办?”
吴明道:“凭什么让我们走?一天没把事情说清楚,我们就不能走!”
马永刚在吴明对面站定,他皱了皱鼻子,伸手扇了扇,显然是嫌吴明身上太臭,这侮辱性的举动激怒了吴明,吴明拿起电话马上拨打了110,他要报警。
张扬道:“吴副书记,他们根本就是无理取闹,想让我们走可以,必须要给出合适的赔偿。”
马永刚听他出言不逊,恕道:“你说什么?”
张扬道:“李书记不都说过,南锡的事情,咱们南锡人自己处理,不假手他人!”
那黑壮汉子在京城可是赫赫有名的狠角色,他叫马永刚,部队复员后,成为散打运动员,曾经多次获得京城地区冠军,后来因为斗殴被捕入狱,出狱之后开了保安公司,因为他的保安公司大股东就是京北,所以马永刚又有京北第一猛将的称号,据说他擅长散打、自由搏击、对空手道、跆拳道也有很深的造诣,擅长实战。
张扬算是找对人了,这件事对王学海来说并不难,他本来以为张扬是想让他从中说和,如果真的是那样,他反倒会为难得多。
王学海马上表态道:“你放心,我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性命捏在人家手里,当然要表现的规矩一些。
吴明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他打这个电话是真心想解决问题的,可李长宇倒好,不但把事情全都推到他的身上,还顺带着把张扬从麻烦中拉出去了,这不是摆明了要坑他吗?吴明道:“李书记,我觉着驻京办的事情关系到咱们南锡市的集体荣誉,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会造成很坏的影响。”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都不认识他。”
老姜点了点头道:“母鸡汤下面条行吗?”
门卫小冯听到敲门声,脸都白了,他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外面至少有一百号人,驻京办除了领导就是厨子,真正的保卫人员只有他一个,他颤声道:“吴书记……找……找咱http://m•hetushu•com们的!”
张扬又咬了口苹果:“我不认识什么京北公司,全都给我滚蛋,别在这儿影响我休息!”
两人让来让去,把王毅给冷落在一边,王毅笑道:“两位领导这么一说。我都不知道该吃什么了?”
老姜转身向厨房走去,吴明在院子里舒展了一下双臂,手术没多久,他不敢做剧烈的运动,门卫小冯从传达室里出来,正准备打开驻京办的大铁门。
张扬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张大官人一步步走下楼梯。胜似闲庭信步,对方来了不少人,一百多号,张扬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场面,走到楼下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张扬笑了笑,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还居然向周围虎视眈眈的这帮人道:“等等啊,我先接个电话!”
张扬道:“京北公司你熟不熟?”
王学海点了点头道:“知道一些,他们的老总是钟新民,这个人当兵出身。本身并没有什么背景,可是很擅长交际,在京城处了一帮高干子弟。黑白两道都混得不错。”王学海说完,觉着有些奇怪道:“为什么忽然打听这些?”
马永刚道:“你别跟我说,我们是执行命令的,现在请你们离开这里!”
王学海越发奇怪了,照他看来,肯定是有人在故意和驻京办作对,而且很可能针对的就是张扬,为什么会这样考虑?因为张扬这厮太容易得罪人了,不说别人,单说王学海就对他恨得牙痒痒的,不过王学海被他的截阳掌打过,不敢妄动。王学海道:“肯定是有人在针对你们驻京办。”
张扬笑道:“天塌下来个高的顶着,有你吴副书记在这里坐镇,我怕什么!”他邀请吴明和王毅入座,把王学海介绍给他们。
王学海听完也觉着这件事有些奇怪,钟新民虽然是个人物,可是以他的实力犯不着去招惹张扬这个煞星,相信钟新民肯定对张扬也有所了解,了解了还这么干,就不得不惹人深思了,王学海道:“你和钟新民过去发生过矛盾?”
吴明还是有些勇气的,对着小窗道:“你们赶紧走,再不走我报警了!”
李长宇道:“驻京办你当家,你回到工作岗位上,他就没有说话的权利了,我相信你,你来处理这件事。”
李长宇道:“单单是去年装修就花费了将近二百万,说起来现在的麻烦都是史学荣当初留下的。”
却是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那男子夺下菜刀,作势要劈砍老姜,吓得老姜惨叫起来:“杀人了,杀人了!”
龚奇伟道:“你不管他?”
吴明明白他的意思,摆了摆手道:“你赶紧回去吧,我今晚就住在这里,又不是一个人,有事我叫他们。”
吴明首先表白道:“李书记,我在驻京办呢。”
张扬听他这样说,夹了一根鸡脖子给他:“你吃这部分,头往那儿转,你往哪儿拧,服从命令听指挥。”
张扬作势要给吴明倒酒,吴明慌忙掩住酒杯道:“不成,我才拆线,不能喝!”
张扬笑道:“吴副书记该不是让我一条腿走路吧?”
汽车驶入驻京办之后,吴明看到张扬和王学海在喝酒顿时放下心来了,这厮在电话中说磨刀,是故意在吓唬自己,吴明对这厮真是没什么办法。
外面响起一个雄浑的声音:“让开,让开!不开门,就把门撞开!”随之传来汽车引擎的轰鸣声。
吴明心中暗骂,要不是你给我设套,我至于跑到这里来?可他也清楚,这次是他自找的。吴明道:“李书记,驻京办的情况不容乐观啊。”
吴明讪讪的放下电话,张扬已经拒绝了他,他可不想再次提起这件事,从刚才洪卫东的态度已经知道,洪卫东是帮不上什么忙的,http://www.hetushu.com吴明思来想去,这件事还得让李长宇发话。你李长宇把事情推给了我,想袖手旁观,没那么容易,于是吴明又给李长宇打了个电话。
张扬道:“我也觉着很有可能,不过我们驻京办刚死了人,前主任史学荣就在他的房间里自杀,别人嫌晦气还来不及呢,谁会租这种地方?”
龚奇伟做了个手势,意在询问李长宇自己要不要回避,李长宇摇了摇头,接通电话道:“吴明啊,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张扬也没勉强他,把酒瓶递给了王毅:“我说今天没看到你,原来你一直跟吴副书记在一块儿。”
李长宇道:“真要在京城闹事,咱们就是想管也有心无力,别忘了他和文副总理的关系。”
砸门的声音越来越大。
吴明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对,他快步走了过去,也凑在小窗向外望去,却见那几辆车已经在门外停下了,从两辆解放大卡车上下来了几十名民工,那辆奔驰车上下来的三个人却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装戴着墨镜,装扮的很酷,咋看上去以为是香港江湖片中的黑社会集体出动。
吴明道:“李书记,这件事不好办,搞不好会发生暴力冲突,你看是不是给张扬说一声,他听你的。”
吴明道:“张扬和京北公司谈崩了,对方要求我们马上搬走,可咱们在装修上投入了这么多,要是走了,一百多万就打水漂了。”
龚奇伟道:“李书记,我总觉着湍江水污染那件事上挺对不起张扬的,那件事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除,驻京办的事情会不会带给张扬新的麻烦?”
洪卫东不好拒绝,可他不能一口应承下来,毕竟这件事和他的关系不大,洪卫东道:“我试试看!”这是个活动话,我可以帮忙,但是具体能不能成可说不准,洪卫东觉着这件事有些奇怪,他问道:“吴书记,这件事好像你们不占理,房子是人家的,人家非得要收回去,就算是打官司你们也站不住脚。”
吴明大声道:“你们敢!这里是政府机关,谁敢撞门就是冲撞政府机关,是违法行为。”
“我让你们滚蛋!”
第二天清晨,吴明早早的起来了,应该说他这一夜都没睡好,李长宇把责任推给了他,他必须要解决好这件事,他起来之后先给于海林和王毅打了电话,让他们早点到驻京办来,吴明准备亲自去京北公司走一趟,好好的和京北公司老总钟新民谈一谈,力求把这件事情和平解决。
吴明道:“有面条吗?”
吴明道:“洪主任,你看能不能找关系协调一下。”
吴明接着刚才的话道:“小张,你看这件事比较复杂,是不是能够让文夫人出面说一声?”吴明尽量用婉转的语气和张扬说。
张扬道:“你人脉广,帮我查查,到底是谁在背后使坏,非得要把我们驻京办给扫地出门?”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了解了一些,史学荣的事情已经立案,纪委正在查办。”
外面响起了一阵哄笑,有人道:“还他妈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屁的政府机关,这片地是我们的,房子也是我们的,你们赖着不走,还他妈有理了!”
吴明意识到跟张扬多说无益,这厮坚持得很。
张扬道:“别急啊,老公鸡还没上来呢。”
李长宇哦了一声。
马永刚大笑道:“大家听着,把他们的东西都给扔出去,从今天起,咱们收回这片地方!”
吴明道:“可现在事情已经闹僵了,不通过第三方只能把事情越闹越僵。”
吴明呵呵笑道:“客气,客气了。”他也拿起筷子,夹起一只鸡爪子放在张扬面前的围碟里:“小张,你是个实干家,这些天脚踏实地的为驻京办干了不少实事儿,这鸡爪应该你吃。hetushu.com
老姜握着菜刀从厨房里出来,看到眼前情景他也火了,挥舞着菜刀大声吼叫道:“放下我们吴书记!”其实老姜也是虚张声势,拿着菜刀只是为了壮胆,他可不敢真砍,不过有刀在手,还是吓退了几个,老姜正准备上演单骑救主的英雄场面,眼前人影一晃,握刀的手臂已经被人给拿住,菜刀被对方劈手夺了过去。
李长宇道:“他和京北公司闹僵了,看来他是铁了心要在京城干一架了。”
李长宇暗自好笑,嘴上却做出惊奇状:“你出院了?不是刚刚拆线吗?怎么就出院了?”
张扬道:“王学海,挖金矿的过去也在咱们平海投资过,不过以失败告终。”王学海被张扬的这番介绍弄得有些尴尬,呵呵笑道:“我和张主任是老朋友了。”
王学海道:“没理由啊,宁愿掏赔偿金,拼着违约也要把你们扫地出门,对他有什么好处?你们这块地没什么规划啊?也不是什么繁荣商业区,每年十二万价格也不算低,他为什么放着好好的钱不赚?”王学海停顿了一下道:“是不是有人看中了你们这块地方,所以开高价把你们挤走?”
王毅离开之后。吴明马上往省驻京办打了个电话。找到省驻京办副主任洪卫东,本来他也不想把影响扩大化。可是看目前的情况,事态很可能会扩大化,吴明有些骑虎难下了,李长宇把这幅担子压给了他,如果他下令搬走,就会给市里造成一百多万的损失,如果他坚持不搬,他就得面对京北公司方面的压力。其实张扬现在的表现还是很够意思的,吴明回来了,他大可拍一拍屁股走人,把所有的麻烦事都交给吴明,可张扬没这么做,他认为在维护南锡利益这一点上和吴明还是在统一战线上的,他不相信吴明有解决这件事的能力。
吴明和王毅都没动筷子,在那儿等着张扬到来呢,张扬笑道:“吃啊,吃啊!自己人客气个啥?”他夹了一只鸡头放在吴明的围碟里:“吴副书记,目前在京城就数你官大,你是我们的领导,是我们的带头人,这鸡头必须得你吃!”
“报你妈!”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小窗中扔了进来,吴明闪避不及,被砸在了身上,那团东西散开了,不少溅在了他的身上,真是臭不可闻,吴明低头一看,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不知他们从哪儿弄得狗屎,用报纸包着扔了进来,倒霉的是偏偏就命中了他,吴明崭新的西服上沾的到处都是,吴明一张面孔涨红了,他怒吼道:“小冯,报警!”
吴明哈哈大笑起来,张扬也笑得很开心。王毅的脸却红了起来,这不是寒碜人嘛。可人家是领导,就算是打他的脸,他也的忍着。
吴明道:“这位是……”
王毅被张扬说得不好意思,心中明白,自己找吴明反映情况肯定惹他不爽了,王毅道:“张主任,我是去找吴书记出出主意。”
吴明道:“你还有心情喝酒啊!”
吴明道:“小张,我倒是想了一个办法。”什么办法他没说,因为王学海在场,他不方便说。
张扬这次没打他,是因为距离太远,张大官人现在距离有些远够不着,右手一抖,一物倏然就飞了出去。
老姜被吓破了胆子,刚才的那点儿勇气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很快就有人过来敲门,把门敲得震天响。
王学海和他们两人都是初见,笑着和他们握了握手,吴明虽然对王学海不熟可是王学海一听他的名字就知道了他的来历,微笑道:“吴书记在岚山的时候我就听说过您,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面。
李长宇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在和龚奇伟一起喝茶,共同的志向把他们两人紧密联系在了一起。最近他们之间的关系走得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