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8章 被利用

在停车场告辞的时候,张扬让姬若雁先回到车上等他,钟新民来到张扬的面前,低声道:“张主任不妨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钟新民笑了一声道:“哪有什么事情!”他不好把梁康给卖出来,其实钟新民现在心中已经有些后悔了,为了五百万,现在闹成了这个状况,是他始料未及的,他没想到张扬这块骨头那么难啃。
张扬和姬若雁一起下车,姬若雁下车前特地从后备箱内拿了一双平跟鞋换上,这是特地为了配合张大官人的身高。姬若雁没有注意到钟新民,她向张扬道:“待会儿你怎么介绍我啊?”
钟新民拿起看了一眼,不屑的笑了笑道:“张主任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还要让我承担装修费用?”
此时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电话是梁联合打来的,却是梁联合邀请他中午一起吃饭,听说钟新民也会前来,张扬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钟新民终于耐不住性子了,张扬很爽快的答应了梁联合的邀请,有些事必须要解决,他不想一味的拖下去。
张扬道:“没什么大事。”
钟新民暗道,你和他关系如此亲密,你当然向着他说话。
钟新民觉着张扬不相信自己,有些着急道:“我最恨的就是日本鬼子,我宁愿死也不可能当汉奸啊!”
张扬笑道:“真要是闹僵了,大家一拍两散,谁胜谁输只有公堂上见个真章,我从来都认为,面子不是靠人给的,是靠自己挣回来的,谁找你要这块地,我也查到了,钟总和这件事本来没有关系,你硬要掺和进来,就证明你不想和我做朋友。”
说话的时候任昌元的师弟也过来了,任昌元是受伤最重的一个他从后面踹张大官人,结果被张扬把腿骨都震断,任昌方是韩国武学泰斗金斗罗的学,虽然是个记名弟子,怎么是被金斗罗承认过的,他挨了打,师门当然要出面,不过金斗罗没来,向张扬挑战的是金斗罗的师弟李道济,张大官人答应的也很干脆,让李道济明天也去箭扣长城刀把楼,零打零敲的太麻烦,张大官人喜欢快刀斩乱嘛,干脆来个决斗大批发,日本高手、韩国高手,你们一块来吧,来一个我揍一个,来两个我揍一双,让你们知道功夫的起源在哪儿,让你们见识见识真正中国功夫的厉害。
姬若雁道:“跟着你去吃白饭,那我多没面子?”
张扬道:“我看他对你挺好的,愿意花五十万买画取悦你的男人,要说心里对你没点想法根本不可能。”
姬若雁微笑道:“钟总,我说话直接了一些,得罪的地方还望包涵,驻京办我去过,装修的的确不错,可照我看也值不了一百九十七万,但是政府工程往往都是这样,既然这笔钱花了出去,张主任身在其位,对党和政府就得有个交代,有驻京办在,就等于这一百九十七万的国有资产没有流失,现在钟总只愿意拿出五十万,虽然装修可能只值这么多,但是张主任怎么向上头交代?则一百四十七万的差额让他管谁要去?一百多万的国有资产流失,真不是小事儿。”姬若雁这句话说的很在理。
张扬皱了皱眉头:“你老师是哪个?”
于海林将信将疑道:“你是说,咱们不用搬家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你们这帮小日本怎么就这么不知死活,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你他妈也不看看站在谁的地盘上?信不信我把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钟新民道:“那你说清楚。”
钟新民道:“他们如果有什么闪失,恐怕你也要承担法律责任吧。”
张扬乐呵呵从车上下来:“要不是我身手灵活就被你给撞了。”
梁联合看到两人又对视上了,慌忙打岔道:“今天我约你们过来的目的,大家都清楚,新民、张扬,你们都是我的老朋友,今天能来就是给我面子,吃饭之前,我还是先把事情给说开了。”梁联合意识到不把这件事说清楚,中午的饭肯定吃不高兴。有些话,还是说在前头的好。
姬若雁笑着咬了咬樱唇,望着那幅长恨歌,点了点头道:“就冲着这三个字,我也得答应。”
姬若雁格格笑了起来。
张扬把那幅字在桌面上展开,姬若雁站起身,却见那条幅之上只有三个字……长恨歌!姬若雁顿时呆在那里,愣了一会儿,方才格格笑了起来,这厮真是奸猾,自己让他写《长恨歌》,他居然只写了三个字,姬若雁充满嘲讽道:“张主任果真是惜字如金啊!”
梁联合道:“新民,你要是听我一句话,这件事别闹下去了,大家坐在一起谈谈,把这件事说清楚,这一带是我的辖区,你多少也得给我一点面子。”
张扬上了钟新民的林肯,汽车启动之后,钟新民道:“七十万!”他还是打算花一笔钱买一个面子,反正这块地梁康给他五百万,刨去这块地本身的价值,他还是可以略有盈余的。
查薇嗔道:“你属猴的啊?没事就上蹿下跳的。”
张扬道:“没那么严重吧。”
摩托车加速朝张扬开过来,作势要撞他,想不到张大官人腾空就跳了起来,嗖!地一下从查薇头顶上飞了过去,等查薇意识过来,这厮已经窜到了摩托车的后座上,双臂紧紧箍在了她的纤腰之上。
钟新民向张扬望去,张扬也朝他看了看,钟新民也是一个大个,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的样子,他也是行伍出身,举止中明显带着军人风范。
钟新民道:“想和我做朋友你会跑到京北打了我的人?”
张扬笑眯眯道:“要和_图_书是遇到了呢。”
“那就好,中午咱们一起去粤海阁吃饭。”
钟新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他亲自开车把张扬送往驻京,不为别的,就是想单独向张扬解释一下。汽车来到驻京办门口,钟新民把车停下道:“张主任,我真不知道那些日本人和韩国人跟过来。”
钟新民道:“诚意?你到我们公司来先把严开金给打了,我们派人去收房,你又……”
藤原尊寺在距离张扬一丈左右的地方站定,一扬手,一封信向张扬激射而去,在这么短的距离能够将轻飘飘的信封投掷出如此的速度,他的武功显然要在师兄村上忍之上。
姬若雁望着张扬,利用高跟鞋在身高上压倒了张扬,可在气场上却无法将之压制。姬若雁一双明眸秋波荡漾:“张主任知道我来找你什么事情?”
张扬叹了口气从摩托车上下来:“现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属于那种只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难的。”
钟新民笑道:“改天吧,不打扰你了。”他看出那漂亮女孩子肯定是奔着张扬来的。
张扬道:“你让我写长恨歌,我便写长恨歌,说实话,那首诗太长,白居易的东西太絮叨,写来写去,精髓还是在这三个字上,再说了,你想要的是我的字,又不是那首诗,你说是不是啊?”
钟新民道:“他们去驻京办并没有恶意!”
钟新民道:“你真相信我?”
张扬轻松笑道:“解决了!”
张扬道:“你可以不答应,但是合约到期之前我们绝不会搬走,反正我们的合约到今年年底为止,打官司我们奉陪,要是来硬的,我一样奉陪。”钟新民咬了咬嘴唇:“这样的话,我很难做!”
张大官人表情夸张道:“至于吗?什么能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张扬道:“钟总,这就是你们的诚意?如果不是我还禁打,现在我已经被扔到了大街上。”
张扬笑道:“你和梁康是什么关系?”
张扬笑道:“我分得清楚。”
张扬倒没说什么,把那帮人治好之后,向钟新民告辞。
看到张扬回来了,驻京办所有的人都围了上来,围着张扬问长问短。
姬若雁叹了口气道:“张主任啊张主任,都说我们为商者斤斤计较,可看看你,比我们还要会算计。”
张扬笑道:“姬总来了!”因为姬若雁和梁康的关系,张扬对她此时的到来产生了一些戒心。
张扬笑道:“你养了不少打手!”
张扬道:“刚才人太多,有些话我不方便说,我听说有人拿五百万给你买这块地。”
钟新民脸色一变:“我不明白!”心中却隐然猜到张扬似乎已经知道了他和梁康的交易。
姬若雁对张扬写得字还是充满了期待的,轻声道:“打开给我看看!”
钟新民微笑道:“姬小姐也来这里吃饭?真巧啊!”钟新民心中极为诧异,他和梁康的关系不错,也知道梁康正在追求姬若雁,他们甚至一起吃过饭,作为一个旁观者钟新民本以为梁康和姬若雁已经是一对,可今天却看到姬若雁挽着张扬的手臂走过来的情景,钟新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他终于明白梁康为什么要花五百万去买那块地,开始他以为梁康是为了事业的发展,可现在看来梁康的目的就是要把驻京办从那里赶出去,他是为了私怨。钟新民有种被人利用的感觉,梁康和张扬之间看来是因爱生恨,自己不明就里,却稀里糊涂的被他牵涉进来,和张扬对立,钟新民虽然实力不如梁康,可他从不认为自己比梁康傻,搞到现在这种局面,钟新民难免会有些愤懑。他望着张扬故意问道:“这位是……”
钟新民当然觉着难堪,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么多人被打得狼狈而归,钟新民怎么都想象不到张扬的战斗力会达到如此变态的级数,真正让他头疼的是几位外国友人,人家是过来准备中日韩三国对抗赛的,可今天也被张扬一并给揍了,最惨的是任昌元,右腿骨折,已经在医院打上了石膏。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用搬,这两天就会敲定续约的细节。”
张扬道:“不错,自己赚了钱还帮助了过去的战友,你还蛮有爱心的。”
张扬道:“钟总,我今天之所以过来,就是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否则我根本不会过来,你的那三十多名受伤员工与我何干,让他们自生自灭就是。
梁联合道:“新民,我觉着你不是这样的人,没事你得罪张扬干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马永刚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两位,心说这世界变化太快了,刚才还横眉冷对的两个人,怎么就突然一笑泯恩仇了呢?马永刚正在纳闷,忽然感觉到一股森然的冷意,他转过身去,却见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日本青年缓步走了进来,正是村上忍的师弟藤原尊寺,藤原一步步走向张扬,阴冷的目光笼罩住张扬,其中充满了杀机和仇恨。
钟新民看了看那张纸,上面的确是这么写的,不过这同意书并不是他签发的,而是行政科的严开金,钟新民在纸上敲击了一下道:“你看清楚,上面还有标注,如无特别事务发生。”
张扬把那帮人治好之后,洗了洗手,钟新民主动走过来给他递了一方毛巾,这就充满了示好的意思,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依靠实力说话,在渐渐认识到张扬的实力之后,钟新民的态度明显开始改变,当然真正的原因还是从他意识到被梁康利用开始。
张扬点了点头,他看到外面查薇正骑着她那辆红色光阳驶了过来,和_图_书他笑道:“钟总,谢谢你送我啊,要不,去我们驻京办喝茶?”
钟新民叫住他:“张主任,续约的事情我会让人尽快办妥!”
姬若雁道:“粤海阁消费可够高的,你那点儿工资估计兜不住,还是我请你吧。”
梁联合看出又要谈崩,慌忙道:“先吃饭,先吃饭,大家都冷静考虑考虑,回头再说。”
钟新民愣了一下,他和张扬之间终于达成了共识,本以为这件事可以就此结束,可看到藤原尊寺的出现,他忽然意识到,就算他肯罢手,日韩双方的高手未必肯就此作罢。
这顿饭气氛很沉闷,大家好歹平平安安的吃完了这顿饭,梁联合心中如释重负,谢天谢地,今天总算没当场打起来。
梁联合招呼大家在房间内落座,他微笑:“今天下午我特地请了假,咱们可以好好喝上几杯。”
梁联合猜到钟新民肯定有事情瞒着他,不过钟新民既然不愿意说,他也不好问,梁联合道:“这样吧,我当个中间人,你定个时间,明天我约张扬见个面,事情老这么悬着也不行,闹到最后,你们不好看,我这个分局长也颜面无光,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两不相帮,大家还是面对面把话说清楚。”
姬若雁格格笑道:“真是拿了人家的手软,要了你一幅字,我就得给你当女朋友啊?岂不是太不划算了!”
张扬道:“钟总这么说我也无话好说,不过,今天咱们既然能够坐在一张桌子上,话还是说明白了好,我们去年装修费用一共投入了近两百万,现在装修好了不到半年,你就让我们搬走,虽然赔付了一部分违约金,可是仍然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钟新民道:“真是笑话,我的地,我居然没有发言权?”
钟新民摇了摇头,他公司这么多业务,驻京办所占的地方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他哪有时间光顾那里。
张扬的目光落在钟新民的身上,在钟新民看来,这厮的目光咄咄逼人,其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钟新民的胆色比马永刚要壮的多,毫无惧色的和张扬对望着。
姬若雁佯装听不懂道:“你什么意思啊?”
张扬也是有政治智慧的,这厮不仅仅在武斗中表现的强悍,从王学海口中得知钟新民坚决收回驻京办的原因是为了梁康的五百万,梁康才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但是张扬没有揭穿这件事,你梁康不是以为躲在背后捣鼓些阴谋诡计无人知道吗?我就让你保持这种优越感,想坐山观虎斗?我就让你开心的看,早晚你会犯在我手里。
藤原尊寺声音冰冷道:“明天六点,家师准时恭候大驾!”
张扬道:“咱俩也算是朋友吧,可你要是让我花五十万,别说五十万了,你让我花五百给你买东西我都舍不得。买点东西,我一月工资就没了,让我喝西北风啊!”
马永刚在一旁咳嗽了一声,他还想着那三十多人被张扬制住穴道的事情呢。钟新民和张扬条件没谈拢,那些手下怎么办?
张大官人道:“他们技不如人有什么办法?”
马永刚的嘴唇嗫嚅了一下:“那啥……地方本来就是我们公司的,让你们走,天经地义。”
张扬道:“没事,真没事,你当过兵,咱们中国的军人都很爷们,也都很血性,我相信这事跟你没关系。”
查薇看到张扬,老远就向他摁响了喇叭。
查薇道:“要是遇到了,我把命给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张扬道:“要是我被你撞残了呢?你是不是照顾我一辈子?”
张扬笑道:“我也就是口头上占点便宜,肢体上绝不会有任何的冒犯!”
张扬道:“钱这个东西,几乎每个人都喜欢,可是有些钱能拿,有些钱不能拿,钟总应该明白我再意思。”
钟新民道:“人活在世上不能只为了钱!”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和张扬的目光碰到了一起,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同时笑了起来,而且笑得很大声。
张扬道:“钟总如果执意要收回那块地,我们可以离开,但是你必须负担我们的装修费用,违约金我可以做主不要,但是这一百九十七万的装修费我不能不要,不是我贪心,你知道的,我们政府部门,必须要做到帐目清楚,我就这么走了,回头跟市里怎么交代?放任近二百万的国有资产流失,这可是大罪,搞不好是要坐牢的。”
姬若雁道:“既然当女朋友就当得像一点,还是我冒犯你吧!”她很大方,挽住了张扬的手臂,两人说说笑笑的向粤海阁门口走去。
张扬淡然笑道:“梁局约我前来好像不是为了喝酒吧?”
张扬笑道:“解释什么?你不是要组织中日韩三国对抗赛吗?不用组织了,明儿我就跟他们对抗对抗!”
钟新民听梁联合这样说也不说话了。
钟新民有些惊诧的看了张扬一眼,这厮的消息果然灵通,自己和梁康之间的交易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却不知他是从何而知的。钟新民淡然道:“传言罢了,这块地是我自己要用。”
张扬道:“你一活生生的大美女陪着我过去就是给他们面子,姬总,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张扬一把接住那封信,拆开一看,却是日方高手服部一叶向他下得战书。
张扬摆了摆手道:“赶紧滚蛋,告诉你那个什么家师,明儿我准去!”
钟新民道:“要不,我回头去找服部先生解释一下?”
钟新民沉吟了一会儿道:“你以为我会答应?”
钟新民道:“可是现在受伤的是我们的人!”
张扬道:“我给你一www.hetushu.com个建议,驻京办的那件事到此为止,明年开始租金我给你涨五成,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要跟我们驻京办续约五年。”主动给钟新民涨租金代表着张扬的诚意,这样做就能够让钟新民在外面有了面子。
张扬和钟新民的控制力也都很强,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大家什么心思彼此都明白,张扬要给市里一个交代,钟新民所为的是一个面子,两人虽然谈不拢,但是也都没有当场翻脸的意思,张大官人也不是那种四处树敌的人,钟新民自从明白自己被梁康利用了,现在他正后,不过他们有些话还是不方便说,不是因为梁联合而是因为姬若雁,钟新民搞不清姬若雁和梁康、张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张扬心里明白姬若雁和梁康关系暧昧,这件事就是因她而起,他之所以请姬若雁过来,就是为了气气梁康,你他妈不是使坏吗?我也让你不好受。
张扬笑道:“张扬!”
张扬道:“我说过什么了?”
“哦,原来是钟总!”张扬向他伸出手去,两人心里都明白对方在装腔作势,可谁也没点破对方,彼此握住对方的手晃了晃。
张扬摇了摇头道:“钟总好像没明白我的意思。”
钟新民嘴上不肯服软,大声道:“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得告他,告他伤害罪。”
张扬道:“像你这种女孩子身边一定有很多人追吧?”
钟新民淡然道:“张主任,你应该首先搞清楚一个事实,这块地是属于我的。京城地方大着呢,你们驻京办又不是没有钱,我赔付了你们双倍租金,你们想租哪儿就租哪儿?为什么非得认准了我的地方?”钟新民说话还算客气,这是因为张扬今天早晨大发神威把他派去的一百多号人都给打了,多少对钟新民有些震慑作用,不然他肯定会说你他妈赖在我的地方干什么?
钟新民看到日韩高手轮番向张扬挑战,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人是他们引过去的,他和张扬之前虽然有矛盾,可他的确没想过要依靠外国高手来解决,钟新民忍不住瞪了马永刚两眼,这货轻重不分,如果被外人知道,岂不是认为他们这帮人是汉奸?
查薇呸了一声:“那是我没遇到值得我共患难的。”
姬若雁很小心的走了进来,高跟鞋踩在倒在地上的大铁门上发出笃笃的声响,来到张扬面前,张大官人都不由自主扬起头来,然后又低下头去看着姬若雁的那双高跟鞋:“我说,你给我们这些老爷们一点自尊好不好,别老让我仰视你。”
张扬道:“不是我让你难做,而是有人让你难做,钟总有没有觉着自己被别人利用了呢?”这句话正戳中钟新民的痛处,他低声道:“三年!”
钟新民之所以放下态度要和张扬马上见面是有原因的,他今天派去的这么多人,有三十多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有肢体麻木的,有关节脱臼的,最麻烦的是,这帮人送到医院之后,医院对他们的伤情一筹莫展,一位京城名医看过之后,断定其中的一部分人是被人用独门手法制住了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把这些人治好,必须要请到张扬。这也是张大官人故意设下的套,有这件事存在,不信你钟新民不乖乖的过来找我。
钟新民心说让我给你们一百九十七万,门儿都没有,他现在已经相当后悔了,为什么要被梁康利用,冲着梁康的五百万他放出了狠话,一定要让驻京办搬家,可现在他已经清楚张扬这块骨头不好啃,可说出去的话,自己要是反悔,面子上也说不过去。钟新民斟酌了一下道:“我也不是不讲道理,这块地我有用处,必须要收回,考虑到你们装修花了不少钱,现在收回会带给你们一定程度的损失,这样,我再拿出三十二万,算上应该付你们的违约金,一共五十万,你看怎么样?”钟新民已经做了相当的让步,他虽然没到驻京办去看过,可是驻京办的装修宣称一百九十七万,其中的猫腻太多,至少要挤出一半的水分,钟新民认为他拿出三十二万已经足够诚意,他又补充道:“期限上我可以宽限一个星期。”
张扬又拿出了一张纸:“在驻京办装修之前,驻京办前主任史学荣专门征求过贵公司的意见,装修也是获得你们公司同意的,这是同意书,上面还保证三年内不会有特别的变动。”
张扬道:“为人经商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信字,我不知道钟总急着收回这块地做什么,如果钟总真的必须要收回,我没意见,但是不可以过于损害我方的利益,我自问在这件事上拿出了足够的诚意。”
钟新民道:“这事儿弄得我挺窝囊,搞得我跟汉奸似的。”
依着张大官人的脾气真想冲上去给这个小日本两大嘴巴子,可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人家是来送信的,咱得讲究点大国风范。
几个人一起上楼,马永刚被张扬吓怕了,这次如果不是老钟新民要求,他是不会跟着一起过来的,偶然和张扬的目光相遇,他马上就低下头去,张扬犀利的目光让他想起那柄向他飞掷而来的武士刀,利刃贴着耳边深深刺入砖墙的情景至今在马永刚的心里挥抹不去。
张扬的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三年就三年!”
张扬乐道:“就说你是我女朋友。”
钟新民看着张扬手里的那封挑战书,他当然明白这件事全都是他一手挑起的,不过他当时只是让马永刚带着保安公司的人去解决这件事,并没有让日韩两国的高手出面,现在他和张扬的矛http://m•hetushu.com盾终于得到了解决,可是日本韩国两国的高手被张扬打了,他们都引以为奇耻大辱,公开向张扬挑战,这事已经不是钟新民能够控制的了。
张扬帮人解穴复位的时候,马永刚和钟新民就在一旁看着,马永刚向钟新民低声道:“高手,绝顶高手!”马永刚夸张扬的确走出于真心,不过他也有心眼儿,自己今天被打得这么惨,脸都丢尽了,过去整天吹自己如何如何厉害,可带领一百多人过去还是被人打得屁滚尿流,他突出张扬厉害才能证明自己败在他手下不冤,不是自己没本事,是人家太厉害。
藤原尊寺傲然仰起头,丝毫不怕张大官人的恐吓。
张扬笑道:“叙旧?”
张扬笑道:“我跟你去看看!”
梁联合适时让人倒酒,双方各执己见,谈判已经陷入僵局,今天这个场面是他摆出来的,如果当场翻脸,梁联合的脸上最不好看,他的目的是赶紧吃饭,只要不当场打起来,你们回头爱咋地咋地,老子不揽这麻烦事。
张扬笑道:“谅他们没那个胆子。”
应张扬的要求,钟新民把那些受伤的人全都弄到了马永刚的保安公司,张大官人来到现场之后,给这三十多个人解穴,复位,一会儿工夫,这三十多名壮汉全都恢复了正常。
时间,明天傍晚六点,地点,箭扣长城刀把楼。
张扬微笑道:“你混商场,我混官场,不学会点算计,早晚都得被别人算计。”
张扬道:“钟总最近有没有到我们驻京办去过?”
张扬打断他的话道:“我一个人又把他们一百多人给打了,钟总,如果没有诚意我根本就不会过来跟你谈判,严开金挨打,是因为他出言不逊在先,而且放言要打我耳光,只不过他出手比我慢,如果换成了其他人,肯定早就遭了他的耳光,至于你派来的那帮人。”张扬的目光盯住马永刚:“大个子,今天是不是你开吉普车把我们驻京办的大门给撞了?还把我们驻京办的三个人从里面扔了出去?”
姬若雁来到会客室内,张扬让门卫小冯给姬若雁泡了杯茶,自己则回到房间内拿了事先写好的那幅字来到姬若雁身边。
马永刚叹了口气道:“我撑不过十招!”这话就有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了,事实上他连一招都撑不住。
“我不信,你们驻京办大门都成那样了,可不像没事发生。”姬若雁顿了一下又道:“谁这么厉害,居然把你们大门都给拆了?”
梁联合没想到钟新民这么痛快就答应了,更没有想到他连明天都等不到,今天就要约张扬见面,他点了点头道:“好,那就中午十二点,粤海阁,我来做东!”
张扬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那幅字啊,写好了!”
张扬道:“如果有时间你还是去一趟,去年我们花在装修上的费用就有一百九十七万,这是装修费用统计单。”张扬把带来的单据推了过去。
张扬哈哈笑道:“一百多口子人气势汹汹的来到驻京办,把门敲得震天响,这位大个子开车就把大门给撞开了,这还叫没恶意,钟总,我真是佩服你的逻辑。”
姬若雁格格笑道:“那好,我回头把这双鞋子脱了!”
姬若雁白了他一眼道:“你一大男人怎么这么八卦!”
张扬道:“你也可以不给,那就维持原状,我们继续在这里办公,按照装修同意书上所说的三年,租金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等期限满了,你们不愿续约,我们二话不说收拾东西马上走人,但是必须要给我们一个月的缓冲期,不能说搬就搬,怎么也得让我们有些准备。”
挂上电话,他笑着向姬若雁道:“姬总,中午有没有空?”
“你!”钟新民看到这厮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嘴,气就不打一外来。
姬若雁笑道:“这话更让我糊涂了。”
查薇道:“你要是残废了,我得考虑,本姑娘还没结婚呢,要是被你这残废拖累着,以后哪还有幸福可言?”
钟新民道:“你想怎么办?”从一开始的拒绝和张扬谈条件,到现在主动让张扬提出条件,钟新民在悄然之中已经有所转变,促使他转变的第一件事,是马永刚这帮人前往收房被打,第二件事却是因为姬若雁,看到姬若雁和张扬举止亲密,钟新民才明白梁康要对付张扬的真正原因,他有种被人愚弄的感觉,他开始萌生退意,这趟浑水他不想趟了。
钟新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这些人中有不少是我的战友,过去我是当兵的,复员之后才做起了生意,过去的一些战友听说我赚了些钱,于是就过来投奔我,人家大老远来了,我总不能将他们拒之门外,可是我的公司也的确用不了这么多的人,后来和马永刚商量了一下,我出资金由他出面成立了一个保安公司,承接各单位的安防工作,开始的时候入不敷出,可这两年随着各单位对安全重视,我们的保安公司也越来越受欢迎,早就扭亏为盈了。”
钟新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他终于还是提起了这件事:“张主任,我们公司的那些人被你制住了穴道,你看……”
查薇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了不起啊,撞伤了你,我包你医药费,我照顾你。”
藤原尊寺道:“你可以不去,但是必须要向我师兄下跪道歉!”
梁联合及时插口道:“开酒,咱们边喝边说。”
姬若雁眨了眨眼睛:“没安排什么特别的事情。”
张扬却道:“还是先说清楚,钟总,我把解决办法都摆出来了,你到底怎么选?”
张扬道:“我关心的不是http://www•hetushu.com他,是你!”
姬若雁听出他话里有话,轻声道:“张主任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了,不如说给我听听,或许我能够帮的上忙?”
钟新民冷笑道:“一百九十七万,张主任的口气真是很大啊!”
姬若雁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为了这件事值得伤和气吗?钟总,虽然我是个旁观者,我觉着这件事你们不对。”
查薇道:“你懂什么?”
钟新民也火了,自己主动让步,这厮却仍然咄咄逼人,真以为老子好欺负吗,他冷冷道:“既然这样,那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钟新民这次没有拒绝梁联合,他沉吟了一下,低声道:“今天中午我有时间。”
驻京办副主任于海林来到张扬面前,他最关心的还是驻京办的搬迁问题,虽然张扬今天把京东公司的那帮人都给打走了,可这个社会并不是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地方毕竟是京东公司的,闹到这种地步,最后很可能要经过法律途径解决,他们仍然免不了要搬家。于海林低声道:“张主任,谈判的情况怎么样?”
刚巧这时候梁联合出来了,看到他们两人握上手了,不觉笑了起来:“两位都挺守时,你们见过了,好,省得我再给你们作介绍了。”
姬若雁道:“你答应给我写的那幅字……”她知道张扬在装傻。
姬若雁开着一辆宝蓝色的奔驰小跑,来到驻京办大门外,看到两扇门倒在地上,一时间愣住了,她把车停在门口,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女强人范儿十足,本来她的身材就高,今天又穿上了一双足有七厘米的高跟鞋,更突出了美腿修长,深红色的宽边眼镜为她增添了几分妩媚,向院子里看了看,看到张扬唇角露出一丝柔美的笑意:“张主任,这儿是怎么了?末日来临吗?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钟新民没想到张扬答应得如此痛快,他点了点头。
钟新民道:“原来是张主任,我是钟新民!”
不过张扬有件事还是想不通的,就为了一幅画,梁康会对自己恨成这个样子,甚至不惜花费五百万挑唆钟新民来对付自己?这位京城公子的肚量是不是太窄了一些?
张扬笑道:“咱们谁都不用掏钱,只管去吃饭。”
世上的事情总是那么巧,就在张扬回想自己因何会与梁康发生矛盾的时候,泰鸿总经理姬若雁登门拜访他来了。
钟新民当然知道马永刚的意思,淡然笑了笑道:“你能在他的手下撑几招?”
张扬道:“除非你拿出一百九十七万,搬家的事情免谈!”
中午十二点整,张扬坐着姬若雁的奔驰小跑来到了粤海阁,他们在门前停车的时候,京北公司的钟新民也刚巧来到,和钟新民一起前来的还有马永刚,钟新民和张扬之前并没有见过面,彼此都不认识,但是马永刚认识张扬,通过早晨的事情,他对张扬的印象这辈子也不可能磨灭。下车的时候,马永刚已经悄悄向钟新民说了一声。
“写好了?”
张扬出去办事的功夫,驻京办的大门已经修好了,两位副主任和驻京办的几名工作人员也回来了,所有人都听说张主任以寡敌众把京北公司的那帮人全都赶走了,都是异常兴奋,现在都在议论着这件事。
钟新民和马永刚站在门口,两人没有急于走入酒店内。
张扬笑道:“梁局,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不用你说了!”他盯住钟新民道:“钟总,我们南锡驻京办租用了你的地方,这些年来可曾少给过你租金,有没有发生过拖延租金的事情?”
张扬点了点头道:“去会客室坐坐,我这就给你拿!”
张扬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姬若雁道:“男丈夫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
张大官人咀嚼着这句话,好像有种勾引他的味道,这货也不是吃素的,咧开嘴笑道:“你要是不脱,我帮你脱!”这话就有点骚扰姬若雁的意思了。
姬若雁走近之后才看到了钟新民,她有些诧异的睁大了眼睛:“钟总?”从她惊奇的表情,显然没有想到今天一起吃饭的人会是钟新民。
梁联合哈哈笑道:“喝酒为主,交流感情为辅。”
张扬嘿嘿笑着,这笑容耐人寻味,总之不是好笑。
吴明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望着张扬被众星捧月的情景,心中实在有些不是滋味,这厮咋就那么好命?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他一人给占了。想想自己也真是例霉,被人扔了狗屎不说,还被人像扔狗屎一样扔出了驻京办门外,公平的来说,吴明也为了捍卫驻京办的利益而勇敢抗争,只不过力量有些薄弱,吴明过去一直都看不起依靠武力的人,可现在他忽然发现,有些时候武力比智慧还要重要。
张扬笑眯眯看了姬若雁一眼,关键时刻她帮自己说的这句话可谓是说到了点子上。这厮装腔作势的发出了一句感慨:“我们这些国家干部难啊!宁愿亏自己,也不能亏国家。”
姬若雁俏脸翻红,两片红唇撅了撅显得娇俏可人,啐道:“张主任,你就会欺负女孩子。”姬若雁何许人也,她在商场之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男子没见过,张扬骚扰味道十足的话,她又怎能听不出来,不过姬若雁这句话把自己形容成一个懵懂的女孩子又有卖弄风情之嫌。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张扬回到姬若雁身边,让她先回去,自己要跟钟新民去他那里,姬若雁笑着提醒他道:“小心到了人家的地盘上,他们群起而攻之,把你胖揍一顿。”
藤原尊寺转身就走。
姬若雁道:“朋友之间不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