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9章 军事禁区

张扬邀请查薇去接待室喝茶的时候,邱凤仙也来了,看到查薇在这里,邱凤仙才些惊奇,其实下午的时候她们两人在一起逛街,本来邱凤仙约她一起吃晚饭的,可查薇说有急事要办,搞了半天居然是来这里找张扬,邱凤仙不觉笑了起来,查薇见到她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道:“凤仙姐,真巧啊。”
其实邱凤仙早就听说了这件事,下午和查薇一起逛街的时候就跟她提过,这也是查薇匆匆来到驻京办探望张扬的原因,她心底深处还是很关心张扬的。
史沧海道:“明天我会和京城武协的几名负责人一起过去,有些事还是需要一个见证的好。”
于海林也在一旁劝道:“吃了早餐再走。”
葛国庆道:“他们蛮不讲理,根本不听我们解释,当时还鸣枪示威,我们听到枪响,顿时就害怕了,所有同学就慌慌张张的跑了。”
张扬笑道:“放心,他们不敢过分。”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还有点其他事要处理,住在这里不方便。”
张扬道:“他们值得我了解吗?”
张扬道:“上车!”
张大官人道:“谁说没关系,现在整个京城武术界都传遍了,我要是不应战,岂不是成了缩头乌龟?”
吴明自己点了一支,抽了一口,淡蓝色的烟雾在夜色中袅袅升起,他低声道:“这次的事情麻烦你了。”
张扬开着驻京办的大奔送查薇离开,查薇临下车前,小声道:“明天下午准时去箭扣长城给你助威。”
张扬向查薇看了一眼,耐人寻味道:“的确如此。”
史沧海道:“金斗罗是韩国武学高手,此人年轻的时候曾经来中国求学,我和他见过一次面,虽然没有交手,可是谈论了一下武学,此人对武学的理解颇为独到,很多方面的认识还要在我之上。”
邱凤仙缓缓罗下茶杯,看了看时间道:“我得走了,晚上和查总一起去见客户。”
张扬对邱凤仙的及时通报还是很感激的,虽然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张扬道:“仅仅为了一幅画,他就要花这么夹的代价报复我吗?”
吴明道:“都什么时代了,这和国家荣誉无关!”
张扬道:“把车放这儿吧,我开车送你过去!”
张扬起身把邱凤仙送到大门外,邱凤仙向他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张扬,作为朋友,我真的不希望你和梁康这种人结怨,京城龙蛇混杂,得罪了这帮太子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查薇举起酒杯响应道:“明天,我去观战,给你助威!”
老姜答应了一声:“张主任,我给您弄个最拿手的清蒸鱼尝尝。”
史沧海之所以过来,是因为从梁联合那里听到了消息,史沧海道:“张扬,我听说你已经答应了日韩高手的挑战,明天要在箭扣长城和他们一决雌雄?”
因为吉普车贴得深色膜,又是傍晚的缘故,刚才张扬并没有看清车内的情景,看到两位老爷子登门造访,张扬又惊又喜,慌忙迎了上去:“两位老爷子。你们怎么才时间到这里来?”
吴明对这厮表现出来的自信有些反感,确切地说应该是嫉妒,这货怎么就这么好命?为什么会拥有这么厉害的武功?吴明今天算是亲眼见识到了张扬的厉害,一个打一百多个,普通人谁能办到?吴明道:“其实你没必要跟他们比,这件事可以协调解决,市里会为你出面。”
邱凤仙道:“梁康出五十万要买你的那幅《山鬼》,你没有卖给他。”
张扬道:“我为什么要卖给他?”
吴明道:“只要是合理的上浮,我们还是会接受的。”
张扬笑道:“史先生,您的消息倒是灵通。”说话的时候他向梁联合望了一眼,心说这厮的嘴可够快的。
曹三炮乐呵呵道:“我今www.hetushu•com儿在老史那里玩,刚巧联合过来,提到了你的事情,所以我们决定过来看看。”
张扬道:“我说你们写生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张大官人信心满满道:“我也觉着对付他们没有任何问题。”
张扬笑道:“你觉着呢?”
放下电话,张扬顾不上吃早点,他临时征用了驻京办的奔驰车,驱车向苍幕山驶去,途中张扬给江光亚打了一个电话,江光亚和顾养养是同学,他应该知道一些事情,江光亚接到电话也有些紧张,他对张扬道:“不错,养养、葛国庆他们的确是去郊区写生了,好几天了,他们都没有手机,这几天我也和他们断了联络,本来说是明天回来的。”江光亚原本想和张扬一起前往苍幕山,张扬让他先在家里等消息,自己一个人先去苍幕山看看,毕竟没见到葛国庆之前,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江光亚跟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张扬拎着行李离开房间,在院子里遇到了驻京办副主任于海林,于海林有些诧异道:“张主任,您这是要走?”
吴明道:“你为驻京办所做的努力,我会上报市里,给你申请表彰。”
听到赵国梁的名字,张扬内心一震,他抬起头望着邱凤仙,邱凤仙的眼神耐人寻味,这件事无需点破,张扬心里当然明白自己和赵家的误会,赵国梁当初是被他的吉普车撞死的,如果不是顾允知为他提供了不在场的证据,张扬很难撇清那件事的嫌疑。
张扬笑道:“查总倒走了解我。”
葛国庆道:“左边!”
一直以来赵家对那件事始终难以释怀。从现任南锡市公安局长赵国强到泰鸿集团老总赵永福,他们对自己都是充满仇视的,在他们心中依然认为张扬和赵国梁的死有关,张扬过去并不知道姬若雁和赵国梁的关系,邱凤仙点破这件事之后,张扬不由得一惊,姬若雁既然是赵国梁的未婚妻,那么她接近自己的目的何在?难道仅仅是为了求字那么简单?张扬明白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姬若雁接近自己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报复,她对梁康的追求不可能毫无察觉。张扬再次产生了女人心海底针的想法,和女人结仇显然并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
张扬道:“你也一样,面对一百多号壮汉,敢于冲上去还是需要相当的勇气的。”
邱凤仙道:“你难道看不出梁康正在追求姬若雁?”
葛国庆道:“就是这里,汽车开不过去,从那条小路爬上去的!”他指了指前方的树林,张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并没有看到他说的道路。葛国庆道:“路在林子里面。走过去才能看到。”
史沧海正色道:“话不能这么说,既然外国人挑战到了家门口,你答应出战,就是代表咱们中国人的荣誉,张扬,以你的功夫对付他们应该没有问题。”他见识过张扬的武功,对张扬很有信心。
查薇终于点了点头。
张扬笑着朝吴明走了过去:“吴副书记,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吴明道:“你想过没有,这次的事情搞不好会有外交影响?”
邱凤仙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泡茶手法,微笑道:“看不出,你还是此道高手。”
张扬道:“这么晚了,你一女孩子单独回去我不放心。”张扬对她一个人回去不放心是有原因的,过去查薇就有过被人打劫的经历。
张扬落下车窗,冲着他扬了扬头:“葛国庆?”
张扬道:“咱们这样算不算非法进入军事禁区呢?”
驻京办副主任王毅听说张主任又来了重要客人。给他们送了一箱茅台酒过来,这都是驻京办的招待用酒,张扬让王毅也一起坐。
张扬道:“你在哪里?不用怕,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http://m.hetushu.com张扬道:“纯洁着呢,我纯洁着呢!”
张扬道:“遇到我这样的。什么样的女子防身术都不管用。”
张扬道:“我这人天生好斗。而且这次是那帮小日本和高丽棒子找到我头上的,以为我们中国人好欺负啊!”
梁联合感叹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来以为,你们和京北公司达成协议之后,麻烦就都解决了,可现在又出了这件事。”
在梁联合看来,明天张扬对付日韩高手的挑战肯定是必胜无疑的,他所担心的只是张扬下手太重,万一造成了对方重伤,这件事会很麻烦,梁联合道:“张主任,明天一定要点到即止,击败他们就算了,不要下手太重。”
前方的道路已经到了尽头,张扬把汽车停下,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葛国庆跟在他的身后,张扬道:“你确定没有走错地方?”
张扬看到盛情难却,点了点头,此时副主任王毅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张主任,您电话!”
老姜乐呵呵道:“张主任,您吃饭了没有?我去给您准备。”
张扬摇了摇头,虽然他已经通过王学海查清了这件事的内情,可是他并没有说出来。
邱凤仙道:“你还记得展会上的那幅《山鬼》吗?”
葛国庆点了点头。
他送邱凤仙上车的时候,看到远处一辆警车驶了过来,最近警车在南锡驻京办门外频繁出现,张扬也见怪不怪,警车来到他面前停下,开车的是梁联合,张扬不觉笑了起来,梁联合对驻京办的事情关注的很,梁联合下了车,拉开了后车门,从车内下来了两位老者。一位是八卦门的掌门史沧海,另外一位老爷子是张扬的忘年交曹三炮。
吴明道:“受伤的那个韩国人没事吧?”
吴明点了点头,拿出一盒烟向张扬举了举,张扬道:“我不抽烟!”
张扬把行李箱放下,转身进了办公室,拿起电话,听筒中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你是张扬……”声音中透着惊恐与不安。
张扬道:“朝鲜武学也好,日本忍术也好,全都是从咱们中国流传出去的,和中国博大精深的武学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张扬并没有想到这场比试会引起京城武林界这么大的重视,他本来只当成是个人的一件小事,史沧海的到来让他意识到,这件小事已经被蒙上了国家荣誉的色彩,这也让张大官人颇为无奈。
查薇遇到他暧昧的眼神,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啐道:“拜托你思想能不能别这么肮脏!”
查薇忍不住道:“史先生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葛国庆指子指山上。
说话的时候,老姜也走了过来:“张主任,您还没吃早点呢,怎么也要吃过饭再走啊!”
张扬道:“不是已经送给了查总?”
“步行十分钟左右。”葛国庆在前面气喘吁吁道。
王毅低声道:“不了,张主任,你们喝你们的,我去招待吴书记。”说这话的时候,他显得有些为难,是因为他看出来张扬和吴明不睦。可吴明毕竟是市委副书记,礼节上必须是要做到的,不能对他太过冷落。
张扬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尝尝我们驻京办的饭菜。”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
送走史沧海一行之后,查薇也准备离开,张扬道:“我送你吧!”
邱凤仙道:“很多高官子弟的心理不能用正常人来揣摩。”
“没问题!”
吴明老脸一热,虽然都是勇敢的冲上去。可他和张扬的结果截然不同,张扬一冲出去如同猛虎下山,对方望风而逃。可他冲出去。结果却是被人扔了一身狗屎,这事儿要是传到南锡。肯定要成为一个笑话。吴明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南锡啊?”吴明说这句话的目的是岔开话题,可张扬却理解错了,以为自己留在和*图*书驻京办让他不自在了,张扬道:“我和京北公司已经谈妥了,他们不会逼我们搬家,但是房租方面要做出适当的调整。”
张扬笑道:“曹老爷子,您别给我这么大压力,我头小,戴不下这么大的帽子,我跟他们属于私人恩怨,和国家荣誉没关系。”
张扬道:“你别着急,把具体地点说给我听,我这就过去。”
张扬道:“用不着那么隆重,本来我就是南锡的一员,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人受欺负。”
查薇笑道:“放心吧,最近我练了女子防身术。”
葛国庆道:“我们一共七个同学在苍幕山写生,可我们正在画画的时候。突然冲出来十多名荷枪实弹的军人。我们看到情况不妙就逃了出来,顾养养和我一起逃的,可是她脚崴了,逃不掉,让我给你打电话,张主任,你一定要救她!”
查薇撅起樱唇道:“照你的意思,遇到你这种歹徒,我就只有任你宰割了?”
几个人一起干了一杯酒后,史沧海道:“张扬,你可能对这两国的高手并不了解。”
张扬笑道:“行!等明儿我打赢了,你得给我摆庆功宴。”
曹三炮道:“娘的,都啥年代了,小日本和高丽棒子居然敢挑战到咱们家门口,张扬,狠狠揍他们一顿,扬我国威。”
葛国庆道:“不是,我们没进去,就是在外面写生,是他们突然跑出来要抓我们,他们的手里拿着枪。”
查薇接过茶盏抿了一口道:“你跟京北公司闹得挺厉害啊。”
张大官人还是通情达理的。笑着点了点头道:“帮我多灌他两杯。”这厮也够损的,不用敬,而用上了一个灌字。
张扬道:“不打扰,不打扰,我想请都请不来呢。”他邀请三人进了驻京办,此时刚巧老姜把菜准备好了,正出来叫他过去吃饭,张扬又让老姜再添几道菜,叫上查薇,他们一起来到了餐厅。
邱凤仙道:“如果赵国梁还活着,姬若雁现在已经结婚了。”
梁联含笑道:“不打扰你吧?”
邱凤仙笑道:“改天吧,今天真有事儿。你和查薇一起吃吧!”
张扬对史沧海的这番看法颇为认同,他微笑道:“史先生对武学的见解真是让人耳目一新。”
查薇当然明白这厮话里有话,气得抬起脚照着他的脚面子狠狠踩了下去。张大官人虽然可以避开,可他并没有选择躲避,任由查薇在自己脚上踩了一下,还夸张地叫了一声,望着查薇得手后喜不自胜的样子,张扬心中暗乐,能够给人一些满足感也是一种快乐。
张扬笑道:“看出了点苗头。可是他追求姬若雁干我屁事?我和姬若雁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他该不会吃醋吃到我的头上吧?”
张扬的内心顿时紧张了起来:“养养呢?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邱凤仙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摇了摇头道:“查总就说过,你这人固执的很,别人的话你一句都听不进去。”
史沧海道:“中华武学历史悠久,历经岁月变迁,早已失去了当初的本意,武学从不是为了强身健体,一开始的时候武学就是因为生存而衍生出来,在冷兵器的时代,武学的本意就是杀人的学问,只有在战场上杀掉对方,才能让自己存活下来,所以那时的武学技击更重实战,可随后的发展,因为统治者的种种需要,又因为中国固有的门派观念,让武学渐渐失去了本来面目。”
对方道:“我叫葛国庆,是顾养养的同班同学。”
张扬道:“我这人从来都不想惹事,可出了事,我也不怕事,那啥……咱们就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儿,喝酒!”
查薇道:“我骑车了!”
张扬道:“不是私人恩怨,是为了南锡的利益,所以我才寸步不让。”
张扬道:“你的那些同学是在哪儿被抓的http://m.hetushu.com?”
张扬来驻京办没多长时间。可是已经树立了相当的威信,昨天和京北公司的一战更是深入人心。让驻京办的全体工作人员见识到了张主任临危不惧勇不可挡的一面。
葛国庆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他把自己的学生证拿出来给张扬看了看:“我是养养的同学!”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把随身的物品整理好了,他打算离开驻京办,前往香山调整几天,驻京办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京北公司方面也达成了协议,三年内不会再有大的变动,无论是对驻京办还是对市里都有了交代,离开之前张扬还是给李长宇打了个招呼,李长宇对张扬在驻京办的表现表示满意,既然事情解决了,有吴明在那里做扫尾工作,自然可以给张扬好好放个假,李长宇特批了张扬一周的假期,让他放完假之后马上返回南锡开展工作。
查薇道:“梁康那个人我也知道,梁家和江家的关系很好,可是为了一幅画就对张扬记恨在心,好像这理由有些牵强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本来驻京办就不是我的事儿,如果不是因为你开刀动手术,我也不会过来代这两天班。”张大官人去意已决。
吴明道:“可既然京北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又何必接受那帮外国人的挑战?”
邱凤仙喝了口茶道:“张扬,你对姬若雁了解吗?”
张扬在一个半小时之后抵达了苍幕山,按照葛国庆所说的地点。在山脚下的一个小烟酒铺前找到了他,葛国庆二十岁左右,带着近视眼镜,剃着平头,看起来很干净很腼腆,见到那辆大奔车在自己的面前停下,葛国庆探头探脑的向车内张望着。
邱凤仙道:“梁康家门显赫,是京城三公子之一,这个人很爱面子。”
张扬点了点头,自己在顾养养的心目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她遇到危险第一个想到自己也很正常,汽车行驶到半山腰的时候,出现了岔路口。向右才一个很明显的警示牌,上面写着军事禁区,禁止通行。
邱凤仙端着茶盏闻着淡淡的茶香,轻声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因何而起的?”
张扬熟练的把车辆掉头,沿着盘山公路向苍幕山驶去,葛国庆有些惊魂未定,他的双手不安的在膝部揉搓着:“张,张大哥,那些军人很凶,我的两名同学都被他们打了,养养被抓的时候,我躲在石头后面,他们没有看到我,是养养让我给你打电话的。”
邱凤仙道:“我听说你和京北公司发生了冲突?”
吴明道:“小心一点毕竟不是坏事。”
张扬回到驻京办,发现吴明在等着自己。自从驻京办发生过这次风波之后。他们两人还没有机会好好坐在一起谈话。
张扬笑道:“邱小姐找我什么事?”
查薇道:“好好的话一到了你的嘴里就变了味道。”
张扬道:“你们没向那些军人解释?”
邱凤仙道:“我只是听说梁康拿了五百万,要把你们南锡驻京办从这块地上赶出去,所以赶紧来告诉你一声。”
张扬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怎么你也知道了这件事?”
张扬邀请她们两人在根雕茶海前坐下,亲手泡了壶龙井,张大官人对于茶道还是略通一二。
吴明道:“明天的挑战准备好了吗?”
张扬笑道:“你放心,明天跟他们比试之前,我先跟他们签一份生死文书,写好比武有风险,大家各安天命。”
张扬不屑道:“什么外交影响,只不过是民间的武术交流,多大点事儿还要上纲上线?”
张扬道:“有事也和我无关,是他攻击我,自己骨头太脆,腿断了干我屁事?”
张扬笑道:“协调有用吗?如果有用,京北就不会派一百多号人过来强令咱们搬走。”
梁联合苦笑道:“不是应该友谊第www.hetushu.com一比赛第二的吗?”
张扬按照他的指引继续向前方驶去,他皱了皱眉头道:“你们居然闯入了军事禁区?”
葛国庆道:“越是没人的地方风景越好。”
史沧海道:“李道济能有金斗罗五成的水准就不错了,张扬胜他应该没有太多悬念。”他话锋一转又来到了日本高手服部一叶的身上:“日方高手服部一叶来自日本武学世家服部家族,据说他们的始祖是日本战国时期的忍术大师服部半藏。”
于海林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张主任,您住在这里就是,反正咱们驻京办有车,想去哪儿招呼一声就行。”
史沧海笑道:“并非我长他人志气,一个人武功能修炼到何种地步,和本身的努力有一定的关系,但是真正起到决定作用的却是悟性,金斗罗属于武痴类型的,除了武学之外,他对身边的任何事都不感兴趣,一个人如果有了足够的天分,又专注于一件事的话,那么他必然会在这一领域之中取得惊人的成就,为了武学,金斗罗终生不婚。”
梁联合道:“你别怪我,这件事就算我不说,马永刚那帮人也不会闲着,现在京城武林界基本上都知道这件事了。”
张扬道:“吴副书记,驻京办的事情已经基本解决了,现在你也出院了,以后的事情可就全都交给你了。”
葛国庆道:“我在山下,养养说你是她姐夫,只有你能救她,你赶紧来。我看到那些军人把她和另外几名同学都抓起来了,他们很粗暴,动手打了我的两名同学。”
查薇道:“忍术好像是动画片里才有的东西吧,应该是小日本凭空想象出来的东西。”
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听到这一好消息。同时欢呼起来。
曹三炮笑道:“我也去!”
查薇摇了摇头道:“我自己骑车回去。”
张扬道:“是我!你是?”
张扬笑道:“一帮跳梁小丑罢了,我根本不需要准备。”
张扬递给她一杯茶道:“尝尝味道变了没有。”
梁联合道:“师父,这次挑战张扬的是他的师弟李道济。”
张扬向查薇看了一眼道:“简单弄几道小菜。”
葛国庆把具体的地点说了,张扬让葛国庆在那里等他,自己马上就过去。
张扬道:“我认识她没有多久的时间,只知道她是泰鸿的总经理,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一无所知了。”
张扬笑道:“公家的东西我可不能随便支配。”
邱凤仙道:“我特地来找张扬的。
史沧海叹了口气道:“其实就拿我八卦门来说,很多绝学都已经失传了。中华武学,日渐凋零是个不争的事实。像你这种年轻的高手。已经很难见到了。”史沧海的话语中充满了无奈和悲哀。
张扬锁好车,和葛国庆一起步行上山,走入树林,果然看到一条小路蜿蜒通往山上,不过这条道路应该很少有人行走,杂草丛生,张扬道:“还有多远?”
史沧海道:“想像多数都是以事实为基础,据我说知,一些忍术是真实存在的。”
张扬道:“你是说这件事和梁康有关系?”
张扬抬头向二楼看了一眼,吴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吴明听到缩头乌龟这四个字相当的敏感。顿时想起张扬送给他的那两只王八,心说你小子就是想寒碜我,我也不是孬种,至少今天吴明的表现还是有些勇气的,除了结果不太好,被人扔了一身的狗屎。
王毅只是尴尬的笑。
张扬道:“不是我想得罪人,而是人家欺负到我头上了,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中国还有句老话,叫光脚不怕穿鞋的。”
吴明道:“别急啊,等我向市里汇报了再说。”
张扬笑道:“高手谈不上,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见的多了自然也就学会了点样子。”
吴明点了点头道:“你的集体荣誉感很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