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0章 上命不可违

张扬道:“同志,你们抓的那几名学生……”
文国权道:“有什么办法?他整天惹事,秦家本来就对他恨之入骨,这次刚巧给了人家一个机会,我就算开口,秦鸿江也未必会给我这个面子。”
军人再度举枪射击的时候,张扬已经闪电般冲到他的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几乎在同时军人扣动了扳机,子弹射向空中。
文国权皱了皱眉头道:“你想让我出面?”
葛国庆道:“张大哥,你说他们是不是把我们当成军事间谍了?”
文国权道:“秦鸿江最听一个人的话,如果想张扬平平安安的离开那里,必须要这个人发话。”
秦振堂向前走去,一把夺下赵全增的手枪,打开保险指向张扬的额头:“马上给我交代,你的同伙是谁?”
罗慧宁道:“不可能,我听查薇说过,张扬是被人骗到那里去的。”
张扬冷冷看着秦振堂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张扬一个用力的牵拉,对方用膝盖狠狠顶向他的下阴,张扬抬腿挡住,一拳击中对方的小腹,将对方打得瘫软在地上,抢过对右手里的手枪。另外一名军人从身后抱住他,张扬抬腿反踢,一脚踢中了对方的面门,对方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张扬熟练地将手枪的子弹退了出来,然后将空枪扔在地上。
罗慧宁道:“就算没有这层关系张扬救过我,他救过我的命,对我们家有恩,现在他遇到麻烦了,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张扬摇了摇头,继续埋头前进,走了十多分钟,来到了一个小山坡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下方军事禁区的情景,葛国庆显得很小心,躲在一块石头后面,示意张扬蹲下身子,张扬来到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前方二百米左右的地方用铁丝网拦着,里面有不少的建筑,还有士兵在里面值勤站岗,岗亭下有个小门。
军人们压着张扬进入了军事禁区,张扬来此之前并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到这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最高长官竟然是秦振堂,此时张扬的听力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他被那些士兵带到了秦振堂的办公室,秦振堂看到满身是血的张扬被押了进来,表情也有些诧异,他真的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张扬相遇,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张扬和秦家的积怨很深,秦振堂的大哥秦振东被秦萌萌所杀,他们原本想利用秦欢引秦萌萌出来,可是又被张扬冲入军区大院的家中抢走,当时张扬痛揍了秦振堂一顿,秦振堂还打了张扬一枪,这件事后来虽然压了下来,可是他们之间的怨恨并没有化解。
查薇合上电话,江光亚开着车已经来到了苍幕山的军事禁区前,他们几个下了车,看到大门处有两名士兵在站岗,顾养养第一个走了过去,很紧张的问道:“解放军同志,请问有没有一个叫张扬的来到这里?”
秦振堂冷笑道:“你会被人骗?还真是巧!”
文国权道:“怪他自己不谨慎,遇到这种事情,为什么不问清楚再说?贸贸然跑到军事禁区,现在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收场?”
秦振堂接到了父亲秦鸿江的电话,秦鸿江只说了简短的两个字:“放人!”
查薇没说话,她比其他同学更成熟一些,考虑的问题相对比较全面,仔细考虑了之后,她先给叔叔查晋北打了个电话,查晋北见闻广博,他应该知道苍幕山是什么地方,查晋北听查薇说完,沉默了一会儿道:“你确信张扬遇到麻烦了?”
查薇大吃一惊:“叔叔,你得想想办法,张扬肯定是被人给骗了!”
秦振堂道:“这一枪并没有击中你的要害!和_图_书
秦振堂怒道:“我他妈崩了你!”
张扬暗叫不妙,今天的事情肯定麻烦了。他的表情却镇定如昔,淡然道:“这件事和我无关,我只是被人骗过来罢了!”
“对不起,这儿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哨兵向下面说了句什么,过了没多久,小门打开了,两名带着武器的军人走了出来,他们来到张扬的面前,表情威严道:“你的证件!”
张扬忽然感觉到肩头如同被蚊子叮咬了一般,他下意识的扑倒在地上,看到山林之中,似乎有光芒闪烁,肩头瞬间被鲜血染红,张扬的听力仍然没有恢复,他怒骂道:“我操你大爷!”
查晋北道:“她会不会听错?现在是和平年代,哪有那么多的爆炸发生?”
秦振堂道:“你怎么看?”
军人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张扬的话:“什么学生?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罗慧宁咬了咬嘴唇,她充满担忧到:“怎么办?”
查薇道:“应该不会错!”
江光亚道:“到了就知道了。”
“蓬!”地一声枪响,秦振堂一枪射在张扬脚下的地面上,水泥地面上立时多出了一个弹坑,张扬没想到他真的开枪,有些错愕的看着他。
文国权道:“他不出事反倒奇怪,怎么?他还留在京城吗?”
“没事,她来了,我让她跟你说!”
果然没有出乎罗慧宁的意料,文国权文明情况之后,摇了摇头,向罗慧宁道:“军方死了一个人,丢失了多份机密资料,而这一切都是张扬抵达那里之后发生的,现在军方怀疑他有从事间谍活动的嫌疑。”
此时一颗子弹从远处的山林之中射出,准确命中了那名哨兵的前额,鲜血和脑浆从哨兵的后脑喷射出去,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从岗楼上坠落下去。
查晋北道:“军方的事情,我说不上话,这样吧,你找文夫人联系,她是张扬的干妈,没理由看到干儿子被人抓,而坐视不理。”
张扬看到他脸都吓白了,暗笑这厮胆小,拍了拍葛国庆的肩头道:“那你在这儿等着,我过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话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一声爆炸,距离很远,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赵全增掏出手枪抵住张扬的头:“快老实交代,你们这次到底来了多少人,想干什么?”
文国权摇了摇头道:“秦鸿江不会这么做!”
张扬道:“我都说过了,我是被人骗了,有人告诉我,你们抓了几名学生,其中一人是我妹妹,所以我过来找你们交涉,你可以问那两名军人,当时我跟他们说的很清楚,还把证件给他们看了。”
张扬道:“巧不巧,你心里清楚。我受了伤,在问问题之前,是不是找个医生给我治伤?”
张扬看到那些军人的嘴巴在动,可惜听不见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张扬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自己听不到他们说什么,看到自己右边的袖子已经被鲜血完全沾湿了。他大声道:“山上有埋伏,有狙击手!”一边伸手点中了自己的穴道,止住汩汩流出的鲜血。
张扬很配合,他又不是来找事的,只想把顾养养从这里带走,他把自己的身份证和工作证都拿了出来,交给对方,笑眯眯道:“我是南锡市体委主任,共产党员,国家干部,不是坏人。”张扬认为这样的介绍更容易取信于人。
江光亚道:“张扬明明说的是这里,不可能有错!”
军人冷冷道:“赶紧走,这里不允许陌生人逗留。”
查薇道:“军事禁区有什么了不起?铁丝网里面是禁区,外面可不是,我们是来找人的。”
此时派出去到山上搜索的军人都回来和图书了,带队的张扬也认识,是秦振堂的好友赵全增,张扬夜闯秦家的时候,曾经一脚把这厮踢飞,所以赵全增看到张扬眼睛也红了,他可没有秦振堂这么客气,冲上去就抓住张扬的领口,怒吼道:“你给我交代清楚,你的那名同伴在哪里?你们来这里想干什么?”
那士兵表情严肃的看着他们:“这里是军事禁区,请你们马上离开!”
他的副手赵全增来到办公室内,秦振堂充满郁闷道:“我们家老爷子打电话过来了,让我们放人!”
张扬道:“那也很难说,谁让你们在这儿写生的?”他站起身向前方走去,葛国庆压低声音叮嘱他道:“小心一点。”
两名士兵对望了一眼:“你们赶紧走吧,这里是军事禁区,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
张扬愣了:“可有人说明明看到你们抓了六名学生。”
张扬见到秦振堂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今天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秦家人布下的一个局,他们一直记恨自己,当初在江城新机场项目上做文章,向杜天野施压,逼迫杜天野将张扬免职,正是因为那件事张扬才离开江城调往南锡,在张扬看来秦家既然能够使用那样的手段,设局害自己也很有可能。
罗慧宁道:“可张扬是我们的干儿子!”
此时又有一名军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他附在秦振堂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秦振堂的脸色骤然变了,怒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张大官人诧异的张大了嘴巴,养养回去了?这么说养养没事,可葛国庆刚才还和自己在一块儿,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去,答案只有一个,刚才把他约到这里来的那个葛国庆是个冒牌货,张扬道:“养养没事吧?”
文国权打电话的时候,罗慧宁一直都在旁边静静观察着他的表情从丈夫的表情,她已经意识到事态很严重。
赵全增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秦振堂在问他对这件事的看法,赵全增道:“事情还是有不少疑点的,张扬的嫌疑不能排除,但是也无法认定他一定就和这起窃取军事机密案有关,我问过最早和他接触的两名士兵,据他们所说,张扬最早的时候走过来找几名学生的,他说我们抓了美院的几名在附近写生的学生,可我们这边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
秦振堂道:“你最好老实交代,来这里干什么?你有什么目的?是不是想要窃取我们的军事情报?”
罗慧宁道:“你想想办法,总不能看着他被军方控制起来?”
葛国庆道:“我们当时就坐在这儿写生,那些当兵的突然就冲了过来,要抓我们。”
刚才在爆炸发生前和张扬接触的那名军人说话了:“首长,冷静,先找回文件再说。”
哨兵扬声道:“这里是军事禁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查薇道:“咱们先离开这里,不要把事情弄得更复杂,我叔叔已经答应了,他来解决这件事,不出意外的话,张扬应该很快就出来了,走,咱们先下山!”
罗慧宁目光一亮,她知道丈夫说的是谁秦鸿江最服气的就是乔老,也只有乔老说话他才肯听。罗慧宁不可能直接去找乔老,她想到了乔梦媛,马上给远在平海的乔梦媛打了电话。
张大官人被关到了小黑屋中,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完全是因为麻痹大意,而被人引入了这个陷阱之中,从刚才看到的情景来推测,军方应该丢失了一份绝密资料,所以秦振堂才会突然变得如此恐慌,如果今天的这件事并非是秦振堂在设局,那么这个背后的操纵者又会是谁?张扬想到了海瑟夫人?可海瑟夫人既然用装死来人间蒸发,就不m.hetushu.com会轻易出手对付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慧宁点了点头道:“不知什么原因,他闯入了苍幕山军事禁区,那里的负责人刚巧是秦鸿江的儿子秦振堂,听说张扬被他抓了起来。”
秦振堂咬了咬嘴唇,收回了手枪,将手枪交给了赵全增,他低声道:“马上展开全面搜索,一定要找回失窃的资料,还有……把他先给我关起来!”
“你在说故事,我们是人民解放军,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抓人?”
张扬道:“走,去跟他们谈谈!”
“为什么?”
秦振堂缓步走向张扬,他打量着张扬,目光如同凶猛的野兽盯住自己的猎物:“张扬!你干的好事!”
军事禁区里面的军人从小门中源源不断地冲了出来,他们全副武装,很快就将张扬包围在中心,几十杆乌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张扬。
查薇此时接到了叔叔查晋北打来的电话,查晋北道:“小薇,张扬可能遇到了一些麻烦,苍幕山是军事禁区,我通过一些关系打听到,张扬被那里的军人给抓了起来,现在怀疑他从事间谍并动,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赶紧回来。”
顾养养道:“你是说张扬就在这里面?”
赵全增摇了摇头道:“人跑了!”
张扬接过自己的身份证,笑道:“我是来找人的,听说你们抓了几名学生,我是其中一人的哥哥。”
此时有几十名军人迅速向爆炸的地方集结,张扬看到形势不妙,他向那两名倒地的军人大吼道:“这件事和我无关!”
赵全增也感到很诧异,可是既然秦司令已经下了命令,他们只能遵照他的指示。赵全增汇报道:“我们已经搜遍了附近的山林,没有遭到什么可疑的人,狙击手应该已经逃走了。”
张扬道:“所以我才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
电话的那头,顾养养听到了那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听到了枪响,她吓得花容失色,尖声道:“姐夫!姐夫!”
张扬仍然继续向前走,看到他已经渐渐靠近了警戒线,哨兵大声道:“站住,你不可以越过前方的警戒线!”
文国权道:“不是我不想帮他,而是我不合适出面!”
两名匍匐到底的军人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其中一人一个饿虎扑食将张扬压倒在身下,试图制住他,张扬一把将他推开,另外一名军人举枪朝他射击,张大官人反应神速,身体一个翻滚,躲开了子弹,他刚刚躺过的地方留下几个弹孔。
张扬耳鸣不已,他看着手里的手机,知道那端有人说话,可是他听不清楚,张扬大声道:“我没事!”
张扬走了没多远就被岗楼上的哨兵发现,哨兵盯住他,显得很警惕,不过并没有出言警示。
秦振堂道:“赵全增,你冷静一些,搜索的结果怎么样?”
罗慧宁没说话,可她的表情已经回答了文国权,文国权叹了口气道:“希望他不要捅出什么大漏子,事情大了军方未必肯给我面子。”
查薇道:“你们上级领导是谁?我们要见他!”
查晋北道:“我帮你打听一下,回头给你电话。”
罗慧宁听到张扬被军方抓起来的事情也是大吃一惊,她答应马上过问这件事,让查薇先回去等候她的消息。
一支十多人的军人小队上山搜索去了,两名军人过来将张扬给抓了起来,把他的双手反绑上,张扬没有反抗,他虽然厉害,可是面对这么多的枪口,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在听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之前,张扬首先就要保持足够的冷静,他平静道:“我和这起爆炸无关,我要见你们的上级领导!”
葛国庆摇了摇头道:“我不去,这样过去,他们肯定要抓我们。和图书
秦鸿江没有向儿子解释,也没有解释的必要,乔老刚才打给他的那个电话只是说了两个字放人!乔老既然发话,他不敢不照做。秦鸿江不知道张扬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会令乔老对他青眼有加,秦鸿江心底对张扬是极其不爽的,他并没有将儿子的死归咎到张扬的身上,他难以释怀的是张扬闯入他的家里,夺走了他们秦家的骨肉,每当想起秦欢的样子,秦鸿江的内心深处就会感到一阵隐痛,那是他的亲孙子。这段秘密藏得太深,秦鸿江直到现在也搞不清楚,究竟是秦家欠了秦萌萌,还是秦萌萌对不起他们秦家?
一名军人红着眼睛走了过来,一枪托狠狠砸在张扬的后背上,他怒吼道:“王八蛋!”他和那名站岗的哨兵平时关系交好,看到朋友被射杀,心中愤怒到了极点。这一下砸得张扬隐隐作痛,不过他还是倔强站立着,冷冷道:“我和这件事无关,我要见你们的长官!”
秦鸿江道:“马上放人!”
士兵听到她说起爆炸,脸色明显有些改变,他回到岗亭拿起电话,应该走向上级汇报。
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刚才有几名美院的学生过来寻找张扬,士兵没让他们进来。”
其中一名高个的军人冷冷看了他一眼,又仔细和身份证工作证上的照片对照了一下道:“没错,你来这里干什么?不知道这里是军事禁区吗?”
查薇道:“养养听到电话中传来了爆炸声枪声,然后我们打张扬的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赵全增怒道:“我们死了一个人,伤了两个,你不把事情说清楚,我一枪崩了你!”
顾养养此时正和江光亚、查薇他们一起前来苍幕山的道路上,顾养养充满担心道:“我姐夫会不会出事?”
张扬道:“你把手枪拿开,我不是罪犯,也不是间谍,你没权利这样对待我。”
顾养养道:“求求你们,告诉我们,张扬到底有没有来过这里?刚才我明明在电话中听到了爆炸声!”
罗慧宁放下电话,忧心忡忡的来到外面,文国权刚刚吃完午饭,正坐在沙发上休息,看到妻子的表情,马上意识到有事发生。
张扬心说你他妈也配称首长,他却不知道部队里面称呼上级官员为首长很普遍,哪怕是个连长也会有大兵跟在屁股后面尊称为首长。
张扬道:“我没有同伙……”
张扬潜运内力,绷断了缚在他手上的绳索,因为用力再度牵动伤口,肩头枪伤处崩裂开来,又流出了不少的鲜血,张扬用左手捂住肩头,调息之后,以内力将嵌入肩头的弹头逼出来,狙击手显然没想伤他的性命,这一枪只是射中了他的肌肉,并没有伤及骨骼,张扬逼出子弹的过程中,又流了不少的鲜血,手指终于触到了弹头,他咬牙忍痛将弹头捏了出来,然后点穴止血,黑暗中张扬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利用这样的方式缓解身体的痛楚,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顺着面庞滑下,如果有面镜子可以看到现在自己的模样,一定是狼狈不堪。张扬不由得想到那个假冒的葛国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想不到那小子看起来如此文弱老实,骨子里却是狼子野心,张大官人在黑暗中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区区一间小黑屋是关不住他的,可张扬不能逃,这件事已经很复杂了,对方就是想陷他于囹圄之中,他如果逃了,岂不是更说不清楚。爆炸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和养养打电话,相信养养他们一定会找到这里来的。
秦振堂很不理解父亲为什么要下这样的命令,在他心中,始终把张扬视为仇人,虽然张扬没有亲手杀死他的大哥,可是他和_图_书认为张扬也一定和大哥被害的事情有关,是他闯入自己的家里,当众打了自己,并从他们家里抢走了秦欢,秦振堂一直将那件事视为奇耻大辱。他曾经发誓要找张扬讨回这个公道,今天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秦振堂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公报私仇,张扬的到来造成了他手下的士兵一死一伤,而且他制造的混乱吸引了基地大多数官兵的注意,从而造成了后防空虚,他丢失了多份重要的军事资料。秦振堂认为张扬肯定和窃取军事资料的人有联系,这是他扣押张扬的根本原因。
文国权道:“好好的认什么干儿子,因为这件事,外面不知有多少人说我们的闲话!”
张扬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自己竟然中了一个局,别人设下了一个圈套,利用他对顾养养的关心,将他引入局中。
罗慧宁道:“有没有可能是秦家设下的这个圈套?”
查薇道:“我叔叔说,张扬和军方发生了一些误会,他会出面协调这件事,让我们先回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吧……”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到蓬!地一声巨响,脚下的地面前震动了起来,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突然发生了爆炸,山岩的碎片和泥土迸溅的到处都是,因为爆炸距离他们很近,两名军人下意识的匍匐在地上,张扬被震得双耳鸣响,他还没有搞清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岗楼上的士兵,举枪瞄准了他,大吼道:“举起手来!”
秦振堂愣了,他愤然道:“爸!您有没有搞错,张扬有从事间谍活动的嫌疑,我有理由认为,他故意制造混乱,吸引我们多数人的注意力,而他的其他同伙趁机潜入基地,窃走了军事机密。”
秦振堂的面孔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用枪指向张扬的额头道:“我再问你一遍,你们一共来了几个人?你们是属于哪个组织的?你们的目的是不是为了窃取我们的军事情报?”
张扬越听越是奇怪,他转身向葛国庆藏身的方向望去,葛国庆并没有现身,此时张扬的手机响了,他掏出电话,接通之后,听到江光亚的声音:“张扬,养养他们都回来了,葛国庆也回来了!”
查薇挂上电话,把江光亚和顾养养都叫了回去,顾养养关切之下,美眸之中泛着泪光,她认为这件事因为自己而起,心中比其他人更不好受:“怎样?”她迫不及待的问道。
江光亚开车带着他们来到三下,查薇借口去小商店买水,离开了汽车,来到一旁,给罗慧宁打了个电话。
那名军人怯怯道:“刚刚……”
罗慧宁在文国权的对面坐下,叹了口气道:“张扬又出事了。”
张扬笑着摆了摆手,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这件事应该是一个误会,只要找到部队的领导,把情况说明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葛国庆道:“这里不是军事禁区,那边才是……”他指了指另外一边。
张扬冲着岗楼下的小门走去,随着他不断靠近,哨兵开始显得有些紧张了,他把枪端了起来,张扬的目力很好,看清了对方的举动,他举起双手,大声道:“解放军同志,我是来找你们领导的。”
张扬停下脚步:“解放军同志,刚才你们抓走的都是美院的学生,我是其中一名学生的家长,特地过来向你们解释的!”
山林深处显然有人在伏击他,又是一颗子弹射出,这次射中了地上的一名军人,张扬躲到了一块山岩之后,又伸出手,把两名军人给拉了过去,这两人可以帮他做证明,如果他们都死了,自己肯定更加麻烦。
文国权拿起电话,他先找人了解这件事,当文国权问明这件事的具体情况,脸色开始变得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