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1章 真汉子

张扬的内心感到一股暖流在涤荡,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低声道:“谢谢!”
顾养养一直都在留意张扬的状况,觉察到张扬急促的气息,顾养养不禁颦起秀眉,她修习武功已有多年,武功方面的见识也与日俱增,正常人历经这么远的跋涉之后,呼吸急促肯定是难免的,可在张扬却很不正常,张扬的武功何其厉害,正常的情况下,这段路途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可是从张扬的呼吸来看,他的身体状态很不好。顾养养悄悄来到张扬身边道:“你有没有事?”
张扬盘膝坐在高处的平台之上,从他的角度俯瞰,下方的长城雄姿尽收眼底,这一段是京城最为险峻、雄奇的长城,自然风化严重,没有任何人工修饰,绵延20多公里,充分展现了长城的惊、险、奇、特、绝,也是最能领略到长城古老韵味的地方。
江光亚道:“真是奇怪,为什么有人要冒充葛国庆把你骗到这里来?”
竹剑无鞘,在李道济踏出第三步的时候。竹剑高高擎起,与此同时,李道济爆发出一声震彻天地的大吼:“嗨!”这一声大吼不仅仅是为了以壮声威,这声大吼让他身体每一部分的肌肉都充分调动了起来,让他的血液沸腾,让他的力量灌注于每一个细胞之中,青光闪动,劈开细密的雨雾,凛冽的剑气破空,发出尖锐的呼啸之声。
查薇倒吸了一口冷气,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
赵全增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干什么?”
军医处理完伤口,士兵已经拿来了替换的军服,张扬来到水龙头前清洗了一下身上的血迹,赵全增递给他一条毛巾,低声道:“如果让我查到你和这次的事情有关,我绝不会放过你。”
三人说话的时候,八卦门的史沧海和京城武术协会的几名头面人物也来到了,史沧海本门之中,只来了他的儿子史英豪和徒弟梁联合。
赵全增点了点头,他向张扬的身上看了看,张扬身上的衣服全都被鲜血染透了。
秦振堂并没有出面,赵全增带人把张扬放了出来,先来到了医务室给他检查了一下伤口,从张扬被关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才想起为张扬处理伤势,换成普通人,单单是失血也撑不住了,军医为张扬简单清理了一下伤口。
张扬选择和他们拉开距离,一是为了调息,二是为了避免他们发现自己身上有伤。
张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去箭扣长城!”
赵全增将手机交还给他。
史沧海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生活在金斗罗光芒下的李道济并没有太大的名气,可是他的武功却实在不容小觑。
望着这厮嚣张得意的样子,秦振堂的双目中几乎就要喷出火来。
史沧海道:“应该是在准备,我们不要打扰他。”
山下又有一群人攀爬上来,这群人是今天的另外一帮主角,韩国方面任昌元的师叔李道济带着两名弟子前来,日方服部一叶也带着村上忍和藤原尊寺两名爱徒过来了。京北公司也来了不少人,马永刚过来了,他表情显得有些尴尬,说起来这件事和他也有着相当大的关系。如果不是他找任昌元和村上忍过去助威,也不会把事情闹到这种地步。虽然这次挑战的起因全都是因为私怨,可马永刚也有些在自己同胞面前抹不开面子,他甚至觉着周围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十有八九把他当成汉奸看待了。老总钟新民就没有过来,大概他事先就考虑到今天这场比试无论谁输谁赢他的脸上都不好看,这些日韩高手都是他请来的客人,如果是私下切磋倒也没什么,和-图-书他没想到这件事传得这么广,京城武术界的头面人物都知道了,一旦比武被蒙上了爱国主义色彩,这场决斗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几个人上了江光亚的宝马车,张扬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受伤的事情。
顾养养看到张扬出现在军营大门外的时候,眼圈儿顿时红了,她快步迎了上去,继而小跑起来,跑的越来越快,来到张扬的面前,忽然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他,张大官人有些尴尬的僵在那里,他双手低垂,听到顾养养泣声道:“你为什么这么傻?我没事,我好好的……”顾养养因张扬为她只身涉险而感动不已,张大官人想要的却不是这个结果,被顾养养在查薇和江光亚的注视下楼的那么紧,抱得那么紧,张大官人真的有点如坐针毡,他低声劝慰道:“养养,我没事,只是误会,现在已经说清了。”
张扬走到帷幔后,换上了那身军服,军服是新的,也算是对关押他这几个小时的补偿。
秦振堂道:“他如果真的抱有其他目的,肯定不会说实话。”
赵全增心中暗骂这厮得寸进尺,不过张扬今天失了不少的血,感到冷也很正常,他脱下自己的大衣递了过去,张扬穿上大衣,因为右肩受伤的缘故穿衣服显得有些笨拙,还是赵全增帮忙把衣袖掏了进去。
江光亚向上望去,可不是嘛,张扬一身军装,站在那里。十足的一个中国军人形象。江光亚拿起相机,给这厮照了两张相,POSE摆得不是一般的牛逼,不留个影实在太浪费了。
梁联合听他这样说忍不住笑了起来:“没那么严重,不过这帮日韩高手的确是你引来的,京城的武术界产生同仇敌忾的心思也很正常。”
张扬顿时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走出这里,全都依靠乔老发话的缘故,他低声道:“我会去!”
张扬看了看未接来电,翻看记录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听到乔梦媛的声音:“张扬,你有没有事?”
李道济自从踏出那一步之后,他的目光就始终没有离开张扬。
马永刚就快窝囊死了,他苦着脸向史沧海道:“史老爷子,今天只是一场私下的切磋,不是为了什么国家荣誉,你们搞得太隆重了。”
张扬道:“事情搞清楚了?”
查薇道:“应该没事,你没看到他刚才向猴子一样的乱蹦乱跳?那边就是万丈深渊,别说让我在上面行走,我看一眼就晕了。”
查薇道:“算了,虚惊一场,只要人平安无事就好,赶紧上车吧。”
箭扣长城位于京郊怀柔县西北八道河乡境内,山势非常富于变化,险峰断崖之上的长城也显得更加雄奇险要。箭扣长城因整段长城蜿蜒呈W状,形如满弓扣箭而得名。
张扬站在箭跺之上朗声道:“你们两个谁先来?要不还是一起上吧,我赶时间!”这厮说话的口气和他所站的位置都是一样,居高临下。
赵全增道:“放不放他?”
江光亚道:“回头我扶你上去,不过前提是你别往下面看。”
“什么?”查薇和顾养养同时惊呼道。
曹三炮道:“高丽棒子要先来!”
一名士兵走过来将张扬的手机放在一旁,赵全增道:“给他找身衣服换上。”赵全增并非是良心发现,而是他认为张扬这样鲜血淋漓的走出去,会影响到他们军营的形象,张扬所受的枪伤本来就和他们无关,他们可不想背这个黑锅。
李道济和服部一叶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情,他们都是为了中日韩对抗赛才来到了京城,想不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服部一叶的两名弟子被打,不过好在没受重伤,李道济那边损失更重和-图-书,他的师侄任昌元右腿被张扬给震断了,任昌元武功方面只能说是一般水准,可是这个人很会办事,深得金斗罗的欢心,李道济身为任昌元的师叔,怎么都要为他出头,讨还这个公道。
史沧海两道花白的眉毛紧紧皱起,从李道济的身法来看,这厮的武功即便在中国也可以进入一流高手的境界。
李道济出乎意料的向后退了一步。
史沧海道:“此言差矣,你觉着是一场私下比武切磋,可别人未必会这么认为,如果张扬赢了还好说,如果他败了,别人就会说我们中国功夫比不过日本功夫,比不过韩国功夫!”
张扬在李道济出剑之后,也做出了一个和李道济开始时同样的动作一后退,敌方士气正强,如果在平时,张大官人或许会用霸道无匹的内力硬撼对方,可是现在他毕竟受了枪伤,采取硬碰硬的方法并不明智。张扬退出的这一步,极其关键,李道济开始后退,他是要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距离,确保攻到张扬面前的时候他的攻击力可以达到最强。张扬退出的这一步改变了双方的距离,李道济这次的攻击必然因为这一改变而有所折扣。
赵全增声音低沉道:“算你运气!”
已经走到大门前的张扬忽然停下脚步,缓缓回过身去,望着秦振堂所在的方向,伸出他的左手,做出了一个瞄准射击的手势。
马永刚道:“我现在巴不得张扬能够取胜,他要是败了,我就成了人人喊打的汉奸,就成了千古罪人。”
梁联合来到马永刚身边,很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马永刚叹了口气,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了梁联合,两人找了个避风的地方把香烟点燃了,马永刚抽了口烟道:“梁局,这帮老前辈都把我当汉奸看了。”
张扬退了一步之后,并没有选择继续逃避,而是伸手向李道济的竹剑抓去。李道济心中暗道,你也太过自大了,虽然是竹剑,可是李道济灌注全部的力量之后,竹剑也坚逾金铁,剑锋撕裂空气,发出宛如毒蛇吐信般的丝丝之声。李道济下定决心,这一剑必然要将张扬的左手刺出一个血洞不可。
人不同,选择自然不同,李道济所选择的是对他最为有利的地方,他后撤一步之后,随后又向前跨出一大步,他的步幅越来越快,远远望去,如同一只苍鹰般冲破苍茫的幕色,冲破细密的雨丝,向张扬急冲而去。他精确地计算出了自己的每一步,力求在抵达张扬之前他的身体达到最佳的状态,可以凝聚全力,用最巅峰的力量完成他的第一次攻击。
山风迎面吹来,张扬不觉打了个寒颤,他缓缓闭上双目,距离和日韩两国高手对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要利用这有限的时间,尽快的调整好身体状态,赢得这场必须要赢得的胜利。张扬驱散脑中的杂念,脑海终于进入一片空明之中,内息自丹田升腾而起,随着经脉行遍全身,气息运行的速度越来越快,张扬的面孔也变得越来越红,肩头的疼痛渐渐消失。
李道济立于箭跺之上,目光直视张扬。
眼看张扬的手掌就要触及竹剑之时,他的左掌突然一偏,避开剑锋,啪!地一声拍打在剑身之上,肉掌击打在竹剑上,发出的响声极大,宛如有霹雳炸响在他们的身边。
张扬转向查薇笑道:“你蛮关心我啊!”
马永刚从没想过这么多,他挠了挠后脑勺道:“史老爷子,有这么严重吗?当初我们筹备中日韩三国对抗赛,也只是为了增进彼此的文化交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赵全增愣了一下,他随即明白张扬所说的一样是什么意思,张www.hetushu.com扬也在怀疑是他们设下了这个圈套,让他钻进来。
顾养养终于想起身后还有查薇和江光亚,她放开了张扬,俏脸绯红垂下头去,扛声道:“我……我……大高兴了!”
马永刚看到京城武术界的几位头面人物都来了慌忙过去打招呼,可他走过去才发现多数人都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马永刚觉着无趣,还是硬着头皮跟每个人都打了个招呼,来到史沧海面前的时候,他恭敬道:“史老爷子好。”
顾养养修炼武功的日子并不是很长,都能够从他的呼吸吐纳中发现他的身体状况有异,待会儿等史沧海那些武林人士到来,自己身上的伤势恐怕更瞒不住他们的眼睛。
所有人都在下面议论纷纷的时候,张大官人仍然盘膝坐在那里静心调息,一丝沁凉落在他的脸上,张扬的眼皮跳动了一下,他缓缓睁开双目,黄昏时分,阴云密布,看起来夜幕就要降临,空中飘起了细密的雨丝,这样的天气充满着惨淡凄凉的味道,张扬缓缓站起身,负手站在箭跺之上,他的身影英武挺拔,宛如凝固在长城上的一尊雕像。
查薇道:“我看你现在的状态并不好,是不是应该考虑改期在和他们比试?”
查薇的美眸中也掠过一丝失落,不过比起江光亚,她的这种失落感轻得多。顾养养抱住张扬的时候张大官人尴尬的目光始终在看着查薇,查薇笑看着他。
李道济和服部一叶对望了一眼,两人的目光又同时望向坐在高处的张扬。村上忍凑到师父服部一叶面前,指着张扬的背影道:“师父,就是他!”这厮昨天被张扬扫了几个大耳光,恨不能找把刀切腹自杀。士可杀不可辱,今天是特地把师父请来给他出气的。
马永刚道:“钟总什么头脑,他肯定知道来到得面对这样的场面,所以把当汉奸的机会让给我了。”
查薇望着张扬,轻声笑道:“真会故弄玄虚,他真把自己当成解放军的代言人了!”
张扬道:“决战之前,首先要了解周边的环境,我是第一次到箭扣长城来。”他缓步向前方走去,沿着陡峭的台阶走了上去,走了几步,忽然腾空跳起,左脚在墙砖上踏了一下,借助墙面的反弹力,身体倏然跃向右方,稳稳落在城墙的箭跺之上。
无论是查薇还是顾养养都知道张扬一旦作出决定,轻易不会更改,就算再怎么劝他也没用。不过她们都不知道张扬受了枪伤,如果知道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反对张扬出战了。
乔梦媛沉默了一下,轻声道:“抽时间,你去看看我爷爷!”
李道济的步幅已经在攻击的途中做出了微妙的调整,手中竹剑劈到中途忽然改劈为刺,劈砍比刺杀需要的力量更大,李道济的剑法变化极快。
当换好了军服的张扬走出来的时候,连赵全增也不得不承认,这厮穿上军服真的是英武挺拔,张扬出门之前,眼睛上下打量着赵全增。
江光亚道:“我送你回南锡驻京办休息,中途找家饭店先吃饭。”
梁联合道:“钟新民怎么没来?”
他们提前一个半小时抵达了目的地,汽车无法直接到达刀把楼,又经过了一番攀爬,张扬原本苍白的脸色泛起了一丝红意,他的气息稍显急促。
张扬笑眯眯看着他,伸出左手,向他做了个招手的动作,这一动作充满了挑衅性。
梁联合看到高处的张扬,忍不住道:“他在搞什么?”
乔梦媛道:“文夫人很紧张你,你千万不要再惹事了,出去后给她一个电话,让她安心。”
共同的目的很容易让人走到一起,日韩双方的高手目前有了一个共同的敌和_图_书人就是张扬。
服部一叶望着张扬,眼神显得非常复杂。
张扬之所以做出这个拔枪射击的举动,更是一种发泄,他被人设计进入这个局中,如果不是乔老发话,这次的麻烦肯定不小,现在回想起来,其中的漏洞很多,只要稍稍谨慎一些就会识破对方的奸谋,可是他对顾养养的关心影响到了他对事情本身的判断,自从顾佳彤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他害怕历史重演,害怕身边人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史沧海轻蔑笑道:“他们两个加起来也不会是张扬的对手!”史沧海说这句话是建立在对张扬绝对信心的基础上,他并没有见识过李道济和服部一叶的功夫,可是史沧海在骨子里是瞧不起韩国和日本功夫的,他认为中华武学才是正统,虽然他对于中华武学的凋零现状并不满意,但是他认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中华功夫难以再现过去的荣光,但仍然不是日韩两国可以相提并论的。
江光亚看到眼前的情景内心中顿时感到无比的失落,他终于明白顾养养的心思压根没有一丁点在他的身上,顾养养心中自始至终只喜欢张扬一个。
查薇俏脸一热,不过她表现得很自然:“大家都很关心你!”
张扬指了指他的薄呢大衣:“能不能给我来一件,我冷!”
军营的大门在张扬身后缓缓关闭,他看到了远处的三个身影……查薇、顾养养、江光亚。
张扬淡然笑道:“一样!”
张扬摇了摇头,笑道:“别担心,我哪有那么娇贵?”
按照史沧海他们所想,事先还要公证一下,他们准备好了一份文件,对交手中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和意外都做出了说明,可让梁联合拿给李道济和服部一叶签字的时候,两人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李道济沿着残破的阶梯一步步向上走去。张扬就站在箭跺之上。微笑望着李道济。
梁联合呵呵笑了起来,他抽了口烟道:“放心,凭张扬的武功,对付这些人不在话下。”
马永刚在这一点上是深表认同的,自从见识过张扬的武功之后,他算是心悦诚服了,这厮的武力完全是变态级的存在。
李道济向服部一叶望去,服部一叶没有移动脚步的意思,李道济点了点头,他缓缓踏出了一步。
江光亚还是第一次看到张扬公开显露他的武功,充满羡慕的望着张扬的背影,他无意中瞥到顾养养和查薇,两人的目光都盯在张扬的身上,同样的痴迷,同样的爱慕,江光亚不禁暗叹同人不同命,张扬的确有吸引女孩子的一面。
马永刚道:“我也没说输赢不重要,我只是觉着今天的事情跟国家荣誉挨不上吧?”
江光亚晃了晃他的手道:“有没有找到那个冒牌货?”他说的是冒充葛国庆的家伙。
张扬的脸上微笑依旧,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轻敌,从李道济腾跃到落在箭跺之上,动作一气呵成,毫无淤滞,山风猎猎,站在这箭跺之上,一旁就是百丈深渊,这对任何人都是一种心理的考验,如果没有超强的心理素质,单单是站在这里已感到头晕目眩,更不用说在城墙之上,展开决斗了。
走出医务室,张扬抬起头,寻找着天空中的太阳,好不容易在灰蒙蒙的天空中找到了一个灰白色的日头,他叹了口气道:“今天的天气不好!”
张扬笑道:“也就是说,你们准备放我走了?”
他们在途中吃了些东西短暂的停歇过后,张扬就让江光亚开车直接前往箭扣长城。
查薇道:“好像我们来早了!”
每个人都知道,张扬在傍晚六点已经答应了日韩两国高手的挑战,可是他现在的状态是不是能够坚和_图_书持下去?
张扬摇了摇头。
检查伤口的时候,张扬道:“里面没有子弹,帮我包扎一下就行。”
张扬走出禁闭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钟,太阳躲到了云层里,天空灰白,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山区的缘故午后忽然刮起了大风。
张扬道:“不知道,只要你们平安无事就好。”他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张扬道:“你们怎么知道我被困住了?”
史沧海叹了口气道:“你这小子怎么能带着外人对付自己人呢?”
查薇道:“真想把他拉下来,我站上去照张相!多好的位置让他给占了!”
张扬通过这段时间的修整,身体的状态已经恢复了不少,虽然肩上的枪伤未愈,但是他相信,对付李道济和服部一叶还是绰绰有余。
秦振堂点了点头道:“放他走吧!”
张扬流露出欣赏的目光,李道济并非是退,而是以退为进,退出这一步是为了找到攻击的最佳位置,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可以在瞬间对自己所处的环境进行了解,并判断出自己发动进攻的最佳位置。
几个人都望着他,张扬矫健的身姿让他们增强了不少的信心,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张扬完成这一动作又牵动了右肩的伤口,疼痛让他的额头再度冒出了冷汗,张扬沿着箭跺跳跃前行,他大声道:“都不要跟我过来,我要好好调息一下!”
父亲在秦振堂的心中极具威严,他不敢违抗老爷子的命令。
江光亚道:“养养在电话中听到了那声爆炸,所以我们一起过来,发现有些不太对,是薇姐找她叔叔了解到你的情况。”
张扬道:“如果改期,会被这帮外国佬看不起,状态是可以调整的,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让我休息,我想已经足够了。”
李道济冷哼了一声,手中竹剑向石阶上一顿,身体陡然拔地而起,大鸟般落在箭跺之上,他和张扬之间的距离大约五丈。
顾养养看出他的精神状态不是太好,小声道:“姐夫,你有没有吃饭?”
赵全增站在一旁冷冷看着张扬。
此时秦振堂正站在楼上的办公室内,静静看着张扬,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他不明白,为什么父亲要放过这个家伙?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刚才明明有机会杀掉张扬,可他没有这样做?为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挂上电话,在赵全增和两名士兵的押送下走出军营的大门。
李道济肩上扛着一把竹剑,他在剑术上的修为很高。
马永刚头脑虽然不是那么灵活,可是他也不傻,他当然明白面对这帮观念保守的老一辈武林人物说不清什么道理,他悄悄溜到一边,既然别人都不待见他,他还是找个地方老老实实呆着。
军医很诧异的看了看他,实在想不通弹头为何没有留在里面,从表面上看,张扬的肩膀并没有被打穿。
张扬摇了摇头。
梁联合一旁直向他挤眼睛,今天前来的都是京城武术界的头面人物,也都是一些老人他们的思维观念肯定跟不上时代,在他们看来今天的比赛已经蒙上了国家荣誉的色彩,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全都是扯淡。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走向查薇和江光亚,他先和江光亚握了握手:“多谢你们来接我。”
史沧海没说话呢,他身边的曹三炮忍不住嚷嚷起来了:“屁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奥运会的时候,一个个你争我夺的拿金牌,咋就没人主动把金牌让出去?”
江光亚道:“放心吧,张扬肯定没事,他现在是在准备呢,咱们都不要打扰他。”
顾养养望着坐在高处宛如雕像般一动不动的张扬,心中不由得有些机心,她轻声道:“不知怎么?我总是觉着他今天有些不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