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2章 疗伤

望着那辆甲壳虫走远,于海林由衷的叹了口气道:“张主任是真有本事啊!”过去他对张扬的能力还抱有一些质疑,可是在驻京办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张扬全都一一摆平,于海林对张扬已经心悦诚服。王毅也是一样,他低声道:“张主任这几天就要返回南锡了,咱们驻京办应该有所表示啊。”
这次来到京城,张扬一直都想去天池先生的故居休息几天,可是因为诸般事务接踵而来,始终都没有机会,史沧海父子将他送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张扬推门下车的时候,史沧海道:“你没事吧?”
鲜血将张扬的衬衫粘附在身上,陈雪看到他身上的血迹,秀眉颦起,芳心之中隐隐作痛,可是她的表情却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关心,轻声道:“需要用剪刀把你的衬衣剪开。”
陈雪把这碗面条喂他吃完,收拾完碗筷,又去给他洗衣服,表现的如同一个体贴入微的小媳妇儿。
张扬又道:“我知道你在这里!”
陈雪道:“那是因为你没有仔细想过,很多的东西看起来很美好,你认为自己很想拥有,可是真正拥有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并不适合。”
张扬道:“如果我没记错,天池先生的书桌里有我送给他的一些金创药,上次收拾东西的时候还在那里。”
张扬这边刚刚挂上电话,那边顾养养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她和查薇一样都很关心张扬,昨晚就打了电话,可是因为张扬关机而打不通,早晨已经打了好几个,再打不通电话就要去报警了。
李道济垂头丧气的低下头去,早已摔倒在古长城石阶上的服部一叶此时已经痛得就快晕厥了过去。
张扬道:“有什么好吃的?”
张大官人讪讪笑道:“那啥……我还没吃饭呢!”
张扬谢绝了史沧海的好意,他让史英豪将他送往香山天池先生的故居。
张扬看到查薇如此关心自己,心中不免有些感动,自己何德何能,让这些漂亮女孩子一个个都如此体贴关心,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张扬道:“真没事儿,我皮糙肉厚的,休息一夜已经彻底没事了,倒是那个小日本被我打得很惨。”
张扬左手抓住竹剑的剑锋,身体以左足为轴,急速旋转,剑柄卷起霸道无匹的狂飙,向李道济的头颅横扫而去,李道济明明看到张扬出手,他也做出了躲避的动作,可是偏偏无法躲开张扬的这次攻击,眼睁睁看着那剑柄靠近他的面门,强烈霸道的罡风让李道济无法自如的睁开双目,他内心深处升起难言的恐惧,虽然是竹剑,虽然攻向他的是剑柄,可是李道济单从竹剑卷起的飙风就已经意识到,这竹剑拥有开碑裂石的力量。李道济的双目中流露出深深地绝望,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史沧海的这声大吼相当及时,张扬正陷入服部一叶的眼神之中不能自拔,听到史沧海的这声大吼,脑海之中猛然清醒了过来,则瞬间的清明,将张扬从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他听到身后竹剑破空的声音,竹剑距离他已经很近,张扬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身体向左侧偏出,他的右臂抬起,竹剑从他的腋下刺空,而李道济超强的应变能力表现了出来,攻击落空之后,随即向左横扫,竹剑击中张扬的右肋,如此近距离之下,张扬无法做出成功的闪避,只能硬生生承受了李道济的这一击,蓬!地一声,竹剑砸在张扬的右肋之上,因为右肩受了枪伤,张扬身体的右侧是抵抗力最为空虚的地方,肋下剧痛,骨骸欲裂。
史沧海道:“他们一起上也不会是张扬的对手。”他看到刚才张扬只要乘胜追击就可以在一招之间击败李道济,却不知张扬因何会放弃?史沧海并不知道,张扬的右肩受了枪伤,伤势让他的内力大打折扣,无法随心所欲的将武功发挥出来。
陈雪为他包扎好了伤口,然后用热毛巾很小心的帮助张扬将身上的血迹擦干,她并没有感到不好意思,似乎为张扬做这一切很自然,反倒是张大官人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望着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陈雪,宛如大灰狼见到了小肥羊,这货很不雅观的流了口水,当然没等滴出来就咕嘟一口咽了下去。
梁康也在装糊涂,明明看到姬若雁对张扬青眼有加,心里嫉妒的痒痒的,可脸上却偏偏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而且他一改昔日的高傲冷漠,主动和张扬攀谈道:“张主任,听说你昨天力挫日韩两国的高手,为咱们中国争光了,真是可喜可贺。”梁康主动和张扬搭讪,更证明他有些心虚,他在暗地里用五百万来利诱钟新民,让钟新民将南锡驻京办从他的地盘上赶出去,想要借着这件事给张扬一个难看,可是这件事的发展让他大跌眼镜,张扬不但作风强硬,而且他是个武功高手,面对钟新民派去的一百多名壮汉,仅以一人之力就将之挫败,而事后钟新民很快就选择了妥协,梁康不是傻子,他从钟新民的一些迹象中感觉到钟新民对他有所不满,以梁康的身份和地位,他从心底是看不起退伍兵出身的钟新民的,可是像钟新民这种人对他来说也是必不可少,所以才会有今天梁康的亲自登门,他想和钟新民很好的沟通一下,不想两人从此生出芥蒂。只是梁康没想到会在京北公司遇到张扬,如今的梁康已经重新认识到了张扬。
陈雪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却感到一阵心疼,她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已经越来越在乎张扬了,陈雪道:“究竟怎么回事?”
钟新民把咖啡递到梁康的手中,他没说话,等待着梁康的下文。
服部一叶……来自日本的武功高手,在众人都没有留意的时候已经悄然来到战局之中。开始的时候服部一叶并没有想和李道济联手的,可是在看到张扬出手之后,服部一叶马上改变了念头,凭他的武功单打独斗绝非是张扬的对手。
张扬翻开陈雪的笔记,却见上面写的都是一些隋唐的史料,张大官人对隋朝那段历史耳熟能详,于是翻到开头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这篇笔记主要写得是隋朝的官制,hetushu•com张扬看了几页,发现陈雪对隋朝官制掌握的相当精确,看来这小妮子在这段历史上一定花费了相当的功夫。
梁康这才把青年艺术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他低声道:“他当众不给我面子,这件事让我相当的恼火,我听说他在南锡驻京办负责,所以我想把他扫地出门,让他在南锡那帮官员面前丢面子。”
钟新民对此表现的颇为无奈,他苦笑道:“我是一番好意,可惜人家并不领情。”
张扬抬起头,此时夜雨下得有些疾了,他轻声道:“等到明天!”
张扬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他希望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自从走入香山,他就希望着陈雪会在这里,一切果然实现。张扬道:“你知道我会来?”
查薇在金王府吃饭从来都很挑剔,查晋北对这个宝贝侄女儿也没什么办法,吃白食不算,还得挑三拣四,这不,今天对鲍鱼的品质又有不满,把厨师长叫过来训了一通。
张扬道:“有没有想过你将来要干什么?难道就这样一直学习下去,本科读完读硕士,硕士读完读博士,学习到最后,直到把自己变成一个白发苍苍学识渊博的老太太?”
张扬不屑笑道:“雕虫小技罢了,算不上什么厉害,只不过当时事发突然,所以我才着了他的道儿,幸亏史老爷子及时喊了一声,我这才清醒过来,不然真的要阴沟里翻船,栽在他的手上。”
张扬声音微微颤抖,脸上却拼命挤出笑容道:“过去……你受伤多一些,好像现在……都是我受伤了……”
张扬喜欢她此时的眼神,内心被陈雪流露出的些许怜爱温暖着,陈雪带着他来到房间内,帮助张扬脱去薄呢大衣,发现他里面的军服,肩头处已经被鲜血浸透。
梁康显然不知道这件事,他有些诧异道:“你是说若雁?”
服部一叶双手一合,雨点瞬间向张扬的方向激射而去,而就在此时,李道济也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前跨两步,竹剑劈向张扬的后心。
张扬呵呵笑道:“怎么你们所有人都盼着我有事吗?”
查薇充满担忧道:“以后你还是尽量少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对你没有好处,也别让周围人为你担心。”
陈雪轻轻哦了一声,她的态度仍然是不冷不热,对待张扬和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在张扬因为顾佳彤的离去伤痛欲绝,独自去清台山黯然神伤之时,恰巧遇到了陈雪,从那时起,张扬知道陈雪虽然表面上冷若冰霜,可是在她的心底深处是关心着自己的。
张扬这次没有给梁康脸色看,他笑眯眯朝梁康点了点头道:“梁总太抬举我了,只是普普通通的武学切磋,哪有那么大的意义。”张大官人朝人微笑多数时候是真诚的,可也有例外,他对梁康笑得这么友善,可心底已经把这厮列为要教训的对象之一。张扬并不反感别人光明正大的向自己挑战,可是像梁康这种喜欢玩阴谋诡计的,张大官人决定也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只要让他抓住机会一定要给梁康一个深刻的教训才好。
张扬经过服部一叶身边的时候,并没有向服部一叶多看一眼,服部一叶用迷魂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自己,就算废去他的一条手臂也不为过。
张扬笑道:“希望经过这件事之后,京北公司和南锡之间的关系能够更紧密,钟总,也欢迎你有时间去南锡做客,到时候我一定会尽好地主之谊。”
梁康道:“新民,其实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
天色越来越黑,夜幕即将笼罩古长城。史沧海忽然发现服部一叶消失了,史沧海内心一怔,刚才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战场之上,却没有留意到服部一叶何时离开的。
房门开了,传来邱凤仙的笑声:“不止是轰轰烈烈,简直是震动京城,现在京城的武术界都因为你的胜利欢欣鼓舞。”
即将走到门前的时候,张扬的手机响了,却是顾养养打来了电话,她和查薇、江光亚在一起,对张扬突然选择和史沧海一起离去都感到不解,所以特地推举她打电话过来问候,顾养养道:“姐夫,你有没有事?”
事实上陈雪也没觉着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她去书房,把张扬需要的东西找齐,然后又打了盆热水。
顾养养也跟上举杯,却没说祝酒词,一双妙目柔情万缕全都系在张扬的身上。
姬若雁借口参观京北公司,钟新民让他的女助理陪着去了,他看出姬若雁其实是在给他和梁康一个单独谈话的机会。
张扬向钟新民告辞和查薇一起离开了京北公司。
梁康哈哈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改天一起吃饭。”
等查薇来接他的功夫,张扬的电话就没停过,先是史沧海打电话过来询问他的伤势,然后又是驻京办那边打电话问他的位置,张扬因为昨天走得急,行李还扔在驻京办呢。京北公司的钟新民也打来了电话,他打电话过来并不是向张扬嘘寒问暖的,而是为了请求帮助。昨天的一战,张扬得胜而归,可是服部一叶却被送往了医院急救,他的右臂在和张扬硬碰硬对拳的时候发生了多处骨折,医生也没有办法,建议服部一叶截肢,身为一个武者,截肢就意味着他从此可能成为一个废人,服部一叶当然不愿意。他和李道济毕竟都是钟新民请来的客人,钟新民思来想去,张扬既然能把他保安公司的那几十号人的脱臼治好,或许他对骨伤也有些办法,所以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张扬打了这个电话。
梁康和查薇很熟,他笑道:“查薇,没和光亚在一起?”很多人都以为江光亚和查薇是一对儿。
张扬放下笔记,来到桌边,闻了闻面条:“好香啊!”
钟新民不由得暗自苦笑,仅仅为了一幅画就折腾出那么大的风波,这帮太子爷的性情还真是难以捉摸,可能权力和金钱对他们来说来得过于容易,所以他们不惜挥霍这些东西来换取所谓的面子,梁康的话,钟新民相信一部分,可是并不全信,作为一个旁观者,他看出姬若雁是其中的关键,如果不是为了姬若雁,hetushu.com梁康也不会和张扬结怨。钟新民故意道:“梁总,说起来我和张扬能够坐在一起谈,还是因为姬小姐的缘故。”钟新民这句话明显是要让梁康不舒服,其实当时他和张扬讲和,是分局长梁联合牵头,姬若雁只是恰巧陪张扬一起过去,可钟新民却把所有的功劳都归结在姬若雁的身上。
张扬早已清楚姬若雁的用意,从举办艺术沙龙开始姬若雁就利用《山鬼》那幅画很巧妙的挑起了他和梁康之间的矛盾,可以说梁康拿出五百万利诱钟新民在南锡驻京办的租约上做文章,根源还在这个女人的身上。邱凤仙点破姬若雁和赵国梁差一点就走入结婚的殿堂之后,这件事就变得更加的清晰,姬若雁接近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和赵家人一样,她把自己视为害死赵国梁的真凶。张大官人心中有了回数,看到姬若雁故意在梁康之间表现出对自己的关切与欣赏。心中对这个工于心计的女人不禁产生了反感。但是张扬并没有将真实的感受流露出来,如果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识破了她的真实想法,只会让对方警惕,进而用更阴险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人在很多时候装糊涂不失为一种最好的对策。
史沧海听到之后低声道:“张扬,今晚先跟我回八卦门吧。”
笑的作用是丰富的,至少现在张大官人的微笑是为了麻痹对手,就是要这帮家伙以为自己对真实情况一无所知。
钟新民送张扬离开的时候,刚巧巨龙集团的总裁梁康和泰鸿集团的总经理姬若雁一起来拜访他,张扬和梁康可谓是狭路相逢。
查薇和顾养养他们还准备帮助张扬庆祝呢,一听史沧海要带张扬回八卦门,都觉着奇怪,史沧海道:“我是担心今天那帮日本人和韩国人输了不服气,对张扬不利,还有,这次比武虽然结束了,可有些事还需要处理。”老爷子解释的煞有其事。
查薇道:“为什么关机?害得我们几个为你担心了一整夜。”
围观的人群看到服部一叶也加入战团的时候,顿时愤愤不平,曹三炮嚷嚷道:“两个打一个,不公平,妈的,日本鬼子,高丽棒子没一个好东西。”
陈雪道:“我想继续读书。”
张扬点了点头,陈雪说得不错,她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
张扬裹着被子来到桌前,看到桌上摆放着基本史料文集,全都是陈雪学习用的,他忽然想起陈雪今年也应该毕业了,陈雪在清华的成绩一直出类拔萃,她和赵静是同班同学,赵静已经实习,陈雪现在也应该走上实习岗位了。
张扬这一掌用了八成功力,虽然成功将对手震退,化解了对方的全力一击,可是这次出手牵动了他肩头的枪伤,张扬也感到一阵气血虚浮,他没敢继续进击,仍然站立在原地,笑眯眯望着李道济,其实他是在利用时机抓紧调息。
顾养养小声道:“不是这个意思,是大家关心你……”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又补充道:“我也担心你有事。”
酒菜上来之后,查薇率先举杯道:“来!咱们恭喜张扬凯旋归来!”
陈雪反问道:“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将来要干什么?难道就这样一直的往上爬,科长当完当处长,处长当完当厅长,苦心经营一辈子,难道你还真的想当上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钟新民有些为难道:“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次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张主任,我仔细考虑过了,驻京办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这样,我打算无条件和你们续约三年,租金照旧,你看怎么样?”钟新民是个生意人,他当然明白天下间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想让人家为他办事,首先就要拿出诚意,他知道张扬最需要的是什么,所以在驻京办的事情上再次让步。
陈雪笑道:“你以为自己很老吗?”
张扬道:“先去驻京办,我把行李给拿了。”
史沧海道:“张扬的武功深不可测,看来武学之道,不仅要靠努力,更要靠天分,咱们八卦门是无法出现这样的人才了。”
梁康喝了口咖啡道:“我一开始并没有把情况说清楚,我想要驻京办那块地并非是为了开发,而是我想借着这件事出一口气。”
史沧海还以为他是在和服部一叶、李道济交手的时候受的伤,叹了口气道:“那日本人似乎有些手段。”
查薇道:“打肿脸充胖子,万一耽误了伤情可就麻烦了,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查薇道:“你哪儿有那么多的废话?赶紧上车!”
陈雪让张扬在椅子上坐下,轻声道:“让我看看你的伤。”
查薇对张扬怨念大得很,这次她开了一辆黑色甲壳虫过来,张扬穿着军服围着甲壳虫转了一圈,咧着嘴笑道:“鸟枪换炮,你的摩托车不起骑了?”
陈雪将炸酱面放在桌上,目光瞥见张扬正在看她的笔记,淡然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对学业这么感兴趣了?”
大门缓缓开启,陈雪身穿灰色束腰风衣,内穿红色高领羊毛衫,俏生生出现在张扬的面前,像从前一样,她的美眸之中没有惊奇,仿佛她早已知道了张扬的到来。
于海林和王毅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又惊又喜。
陈雪笑道:“一定是因为你饿了,现在就算是给你白水面条你也认为是无上的美味。”
张扬挂上电话,继续向大门走去,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在希望着什么?
陈雪摇了摇头,从他手里拿过筷子,夹了面条喂到他嘴里,张大官人的脸上幸福洋溢,美美的品尝着陈雪做得炸酱面,享受着她的温柔伺候,忽然觉着此时幸福的如同飞入云端。
服部一叶的双目之中忽然呈现出惊恐无比的表情,虽然和对方左拳直接相遇的是他的拳头,可是真正受力的地方却是他的肘部,肩头,他听到喀嚓、喀嚓的连续脆响。然后他的整条右臂在剧痛中软绵绵垂了下去。张扬恨他用迷魂术对付自己,这一拳并没有容留任何的情面,服部一叶的右臂在张扬的拳力轰击之下多处骨折,服部一叶又是疼痛,又是害怕,对方的拳力实在太厉害了。
邱凤仙却摇了摇头道:“世上hetushu.com没有人会永远不败,张扬也一样,一个人不败是因为他没有遇到比他更强的对手,是他运气好,而不是因为他真的强大到举世无双的地步。”眼眸秋波微转,掠过张扬的面庞,轻声道:“张扬,我说的对不对?”
李道济此时方才明白,为什么任昌元竟然不是张扬一合之将,一脚踢到张扬身上,居然害得任昌元腿断,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力当真是深不可测。
张扬笑道:“放心,我不会有事,只是和史老爷子探讨一些武学上的问题,明天我给你电话。”
张扬不等钟新民说完,就已经明白了他的目的,微笑道:“钟总,你想让我给那个小日本疗伤?”
钟新民道:“她和张扬也是老朋友了,梁总,其实我看这件事肯定是误会,大家之间本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矛盾,有了误会还是尽早说开的好。”
梁联合走了过来,笑着伸出手在张扬的肩头捶了一拳,却不巧打在张扬受伤的右肩上,张扬痛得脸色一变,梁联合看到他痛苦的表情不觉一怔,关切道:“你没事吧?”
陈雪拧干了衣服,轻声道:“夜深了,早点休息吧,你受了伤,需要好好休息!”
于海林道:“吴书记还在这里,咱们不方便提出这件事。”吴明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不睦,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如果他们当着吴明的面对张扬表示的太过亲近,吴明难免会产生想法,在官场之中,敏感的事情实在太多,每走一步都需要仔细斟酌。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和他们老总钟新民谈过,他觉着这样对待咱们这个老客户有些不好,打算撤回那张续约合同,签约照旧,不过租金还是按照过去的标准。”
张扬笑道:“放心吧,只是轻伤,适当调整一下就会没事。”
张扬道:“弄盆热水,帮我清理一下身上的血迹。”这厮说得很自然,简直没把陈雪当成外人。
王毅道:“张主任,昨天京北公司方面已经把续约合同送过来了,今年租金不变,明后年上浮百分之二十,还算合理。”
吃完早餐之后,张扬换上陈雪为他洗净烘干的那身军服,这才打开了手机,手机刚刚打话就接二连三的打了进来,首先是查薇的,张扬关机一整夜,害得她担心了一整夜,接通电话之后,查薇劈头盖脸的给了张扬一统训斥,张扬笑着把自己所在的地点告诉了查薇。
江光亚道:“横扫日韩武林,扬我中华神威!”
张扬道:“这个小日本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用迷魂术对付我。”
顾养养和查薇来到张扬的身边,两人看到张扬得胜,全都面带喜色,查薇道:“张扬,打得不错!”
李道济只觉着剑身剧震,整条手臂被震得酸麻,竹剑偏到了一边,他应变奇快,连续退出两步,这两步是为了重新站稳根基,更是为了卸去张扬那一掌拍击的力量,张扬的掌力从竹剑上传来,震得李道济气血翻腾。
张扬冷冷看着李道济,伸出左手的食指轻轻摇动了一下,他在告诉李道济,你不是对手。
陈雪叹了口气,目光变得温柔了许多,其中充满了怜爱,宛如看着一个受伤的孩子。
张大官人虽然坚强,可是酒精刺激伤口的疼痛却让他禁不住吸起了冷气。
张扬这一夜睡得很安静,一直睡到上午九点,醒来的时候,感到右肩轻松了许多,他拉开房门来到院子里,发现外面的天空已经放晴,他的衣服都晾晒在外面,他叫了声陈雪,并没有人回应,来到书房内,看到书桌上有一张便笺,却是陈雪一早就已经返回学校去了,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厨房里,只要加热一下就可以吃,衣服也已经帮他烘干了。望着那行娟秀的种幸福感油然而生。从种种迹象来看,陈雪显然是在乎他的,可是陈雪一早离去分明是对他的一种逃避,而这恰恰表明陈雪已经不能像当初那样面对他的时候做到心如止水。
查薇调转车头,向山外驶去。
张扬道:“不急着签。”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他能够感觉到右肩的伤口又裂开了,他必须要好好调整一下。
陈雪嫣然笑道:“面条儿!”
李道济已经被张扬刚才交手表现出的超强实力震骇住了,正因为此,李道济没有急于发动第二次攻击,此时雨似乎大了一些,李道济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张扬的身后。
顾养养嗯了一声,然后道:“大家都想帮你庆祝!”
张扬道:“我这么大人了也没啥值得担心的地方,说实话,昨天和那个小日本交手的时候,我受了点伤。”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他会迷魂术,手段有些卑劣。”
江光亚对顾养养已经渐渐死心,他终于意识到无论自己怎样去努力,做的再好,在顾养养的心中,他始终都比不上张扬,与其这样一味的苦恋下去,还不如尽早斩断情丝,他还年轻,应该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到事业中去,家人也是这样教导他的。
陈雪难得的笑了笑:“我本来就不是个灵活的人,我不善于和社会上的其他人交往,我讨厌过于热闹的场合,大学里还是单纯一些,人生来就不一样,有人喜欢热闹,有人喜欢安静,不一定每一个人都要像你一样。”
张扬解释道:“有些类似催眠之类的玩意儿,属于旁门左道的一种。”
顾养养美眸发亮道:“姐夫,你好棒!”
钟新民道:“张主任,他们都是我请来的,当初是抱着促进中日韩武术文化交流的目的,我没想到会闹成这个样子。”
张扬笑道:“邱小姐,台湾那边也流行捧杀吗?捧得越高摔得越重,咱们都是老朋友了,可不带这样的。”
张扬点了点头,此时查薇开车来到了南锡驻京办门前,张扬不想进去絮絮叨叨,让查薇进去帮他把行李箱拿来,查薇进去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副主任王毅和于海林都跟着出来了,王毅帮忙拿着行李箱,张扬看到他们都来了,也不好意思继续在车里坐着,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笑道:“我赶着办事,又害怕打扰你们工作,所以才让查薇进去帮我拿东西。”
http://www.hetushu.com到眼前的情景站在周围观战的人同时发出欢呼,史沧海露出微笑,他向曹三炮道:“我早就说,这小子不会让我们失望。”
梁康的内心已经开始无法淡定了。
“有没有想过去哪里工作?”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妨事,我今天过来之前已经受伤了,史老爷子,我不想别人知道这件事。”
张大官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他叹了口气道:“就我这德性,估计没希望走上权利巅峰。”
查薇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跟他一起?”
张扬来到厨房,吃了陈雪亲手包的素菜包子,喝了碗小米粥,从心底产生了一种温暖充实的感觉,张扬有些奇怪,每次和陈雪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会忘记现实,忘记了他身处的这个世界,他的内心才能够获得片刻的平静。
钟新民连连称谢,他本想请张扬吃饭,张扬却笑着拒绝了,查薇跟着他过来,目的就是要把他押去吃饭,中午已经在金王府订好了位子,顾养养和江光亚都会到场。
钟新民道:“只要你尽力就行,我决不强求。”
张扬裹着棉被,来到她的身边,笑眯眯道:“你今年是不是应该毕业了?”
张扬拿出一瓶药膏放在钟新民的办公桌上:“这瓶药膏能够促进骨伤的愈合,既然那个服部一叶走了,他也就用不着了,我记得有个韩国棒槌在后面踢了我一脚,腿好像断了,把这药膏送给他用吧。”
张扬听出陈雪似乎话里有话,他咳嗽了一声道:“那啥,你能把话再说的明白些吗?”
张扬来到京北的时候,才知道服部一叶已经离开了中国,身为一个武者,他很在乎自己的这条臂膀,虽然钟新民告诉他张扬答应帮他疗伤,服部一叶认为比手臂更加重要的是个人的荣誉,他败在张扬的手下,如果再让张扬替他疗伤,那是对他的侮辱,更何况他根本不相信中国的医疗水平,拒绝钟新民的挽留前往日本就医去了。
陈雪用剪刀将染血的衬衫剪开,在部队军医曾经为张扬的伤口做过处理,不过纱布也已经被鲜血完全浸透了,失去了应有的作用,陈雪小心揭开纱布,用酒精为他消毒伤口。
史沧海看出形势不对,张扬竟然落入对方的夹击之中,可对方发起攻击之后,张扬似乎仍然没有做出反应,史沧海急切之下,发出一声大吼:“卑鄙!”
张扬笑道:“私人恩怨而已,跟国家荣誉可挨不上,千万别给我戴这么大的帽子!”
张扬身体前冲,在服部一叶还没有从剧痛中恢复过来的时候,瞬间冲到了他的面前,以左肩撞击在服部一叶的胸口,服部一叶闷哼一声,身体再也无法保持平衡,从箭垛跌落下去,摔倒在长城的阶梯之上,李道济的双拳再度落空。
查薇马上道:“我去接你,你等着啊,见了面再跟你算账!”
张扬左手拿起筷子,显得十分的生疏,夹了几下,面条都滑落下去。
查薇道:“我上看过,嗯,射雕英雄传里那个丐帮长老就是郭靖用了这样的法子,真是看不出,那小日本居然这么厉害。”
李道济双手握住剑柄想要将竹剑从张扬的腋窝中抽出来,可是竹剑被张扬夹住如同生了根一样,任他如何努力始终无法移动分毫,张扬一拳将服部一叶重创,可是他凝聚全力的一拳也让他的右肩伤口再度崩裂,张扬心中明白自己必须要速战速决。
张扬道:“可惜了部队发给我的这身衣服。”
“读研?”
陈雪打开金创药,将其中淡绿色的药膏涂抹在张扬的伤口上,张扬长舒了一口气,他自己配制的金创药十分的灵验,不但可以生肌换肤,止痛也有奇效,伤口涂上金创药之后,很快就感觉到麻酥酥的,刚才难忍的疼痛很快就减轻了许多。
陈雪把张扬让进了宅院,然后将大门关上,借着门廊上的灯光,陈雪看到了张扬肩头渗出的些许血迹,轻声道:“你又受伤了?”
张扬让查薇他们先回去,自己则上了史沧海的车,开车的是史沧海的儿子史英豪。
查薇也听说了,她小声道:“听说和你比武的那个日本人整条右臂断成了五六节,十有要保不住了。”她并不同情那个日本人,只是有些担心,这件事会不会给张扬带来麻烦。
钟新民诧异道:“出一口气?”他心中暗忖,还不是因为姬若雁和张扬走得太近,你吃醋了。
钟新民笑着点了点头。
汽车启动之后,史沧海方才道:“伤在了哪里?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顾养养看到张扬平安无事,一颗芳心总算完全放下,张扬虽然知道顾养养一颗芳心全都系在了自己的身上,可是他对顾养养的柔情却不敢消受,脑子里盘算着,以后尽量避免和养养见面,他对顾养养的定位就是自己的妹子,两人之间无论如何也不能发生男女之情,否则不仅是对顾佳彤的不敬,对顾家所有人也绝对会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张扬端起酒杯道:“那啥……咱们别整这么多浮夸的词儿,就是痛打了两个日韩流浪武士,没你们说的那么轰轰烈烈。”
张扬发现这世上关心他的人可真是不少。
于海林道:“张主任,我们都听说了,你昨天在古长城把小日本和打败了,真是扬我国威啊!”
在陈雪的面前,张扬没想到过要隐瞒什么,他笑了笑道:“被人骗到了军事禁区,有人给了我一枪。”他的语气虽然轻松,可是陈雪却能够想象得到当时的惊险。
雨丝越来越急,风向似乎在短时间内有所改变,山风夹杂着雨丝向张扬扑去,服部一叶的身影在雨中显着十分的朦胧,他的嘴里低声念叨着什么,他的目光和张扬接触在一起,张扬只觉着服部一叶的一双眼睛明澈异常,这样的眼睛本不应出现在他的身上,可再看之时,感觉到他的目光宛如水波变幻,让人捉摸不定,服部一叶的眼神竟然有种妖异的魔力。张大官人暗叫不妙,这厮竟然会迷魂法!
钟新民笑了笑,他看到陪伴在张扬身边的查薇,认出这是查晋北的侄女,组织部副部长查晋南的宝贝女儿,对张扬方方面面的关系越发佩服了,正因为此,钟新民更加感hetushu.com到后悔,自己受了梁康的蛊惑,被他利用对付张扬,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是因为他所引起,钟新民在驻京办的事情上主动让步,他请张扬为服部一叶疗伤,全都是他想弥补自己过失的表现。
此时史沧海也过来向他恭贺,史沧海的眼力比起其他人要厉害许多,一眼就看出张扬现在的状况不对,他正想相询。张扬道:“史老爷子,我有件事找您。”他左臂挽住史沧海,以传音入密道:“老爷子,我受了点伤,不要告诉其他人,帮我先脱身离去。”
陈雪把染血的毛巾在水里漂洗了一下,拧干后搭在一旁,然后拿了一床棉被给他披在身上,柔声道:“你等着,我去给你做饭。”
张扬道:“日本人对面子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他没当场切腹自杀就很不错了。”
幸运的是,张扬看到了李道济绝望的眼神,张大官人并没有想置他于死地,竹剑距离李道济的头颅还有半寸的地方凝滞不发,卷起的飙风让李道济的皮肤产生了刀割般的疼痛,李道济看到那柄竹剑忽然从中裂开变成了千丝万缕,在他的面前随风飘散。
张扬道:“我何德何能,上辈子修得什么造化,才能遇到你这么一位风情万种的小美人儿当司机。”
姬若雁看到张扬,笑得春风拂面,双目之中充满了妩媚柔情,梁康在她身边当然看得清清楚楚。
陈雪摇了摇头。
陈雪道:“我去给你拿来。”
史沧海点了点头,目送张扬走向那所宅院,史英豪低声道:“爸,他好像受了伤?”
“你在挖苦我?”
提起妹妹赵静,张扬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这丫头心野着呢,她不安心当一个人民教师,偏偏想去做生意,放着我给她铺好的道路不走,非得自己选择,眼下正在东江,在我朋友的公司里卖电脑呢,可能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想法和我们过去不同了。”
张扬也很爽快,钟新民给他的条件不可谓不优厚,有了他这句话,驻京办的事情等于得到了全面圆满的解决。张扬权衡利弊决定答应钟新民的这个请求,他微笑道:“我可以试试,不过不一定能成!”
服部一叶望着张扬的目光中充满了怨毒,他的两名弟子过来搀扶起他,大声道:“快来帮忙!”
张扬笑道:“其实这件事我挺无奈的,原本就是私人恩怨,想不到最后被蒙上了为国争光的光环,现在想想我还真有点后怕,要是我败给他们两个,岂不是要成了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张扬道:“人不老,心老!”
李道济无法将竹剑抽出,索性弃去竹剑,双拳攻向张扬的后心。
陈雪被他这怪异的动静惊动了,抬起头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陈雪道:“赵静是不是要当老师了?”
因为这件事,钟新民对梁康的怨念很大,但是他又不敢得罪梁康,来到办公室内,钟新民邀请梁康坐下,起身为他冲了杯咖啡道:“南锡驻京办的事情,我很抱歉。”钟新民的这句话很违心,明明是梁康坑了他,现在还要倒回头来向梁康道歉,实力才是硬道理,自己方方面面都不如梁康,所以自己无论对错都得低头。
“迷魂术?”查薇诧异道。
张扬转进车内。
查薇听说他受伤了,惊呼了一声,关切的望着他道:“伤得重不重?当时你为什么不说?”
邱凤仙笑盈盈来到查薇身边坐下,服务员赶紧给她倒满了一杯酒,邱凤仙先敬了张扬两杯,拿起纸巾擦了擦娇艳欲滴的樱唇,轻声道:“我虽然生于台湾,可是我也是中国人,一样因为你的事情感到荣光。”
诱人的香气飘入室内,张扬抬起头,看到陈雪端着一大碗炸酱面走了进来,张扬道:“好香!”
钟新民道:“无论怎样,我都要感谢你能够前来,南锡驻京办那边,我答应过了就会做到。”
陈雪点了点头,仍然继续洗着衣服。
查薇忍不住笑了,啐道:“滚!这么大人了,整天没个正形!”
顾养养道:“你不可能败!”一句话已经充分表明了小妮子对张扬的无限崇拜。
史沧海道:“先去我那里调养吧!”
陈雪摇了摇头:“我说的是真话!”
张扬道:“对不住,昨儿史老爷子找我有点急事,所以没跟你打招呼,让你担心了。”
服部一叶身法奇快,身形随着风雨瞬间已经欺至张扬的面前,一拳攻向张扬的心口,张扬忍住右肋的剧痛,大吼一声,受伤的右臂收紧,将竹剑紧紧夹在自己的腋下,左拳伸出一记升龙望月,随着他的出拳,周围的雨丝顺着他的动作延绵成为一条晶莹朦胧的雨带,远远望去,宛如一条晶莹的长龙盘旋在他的身体周围,这一拳正中服部一叶的拳头。
查薇道:“你真把我当成司机了?”
陈雪知道他疼得厉害,故意和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道:“为什么我们每次遇到,不是你受伤,就是我受伤?”
“不急?”两人都显得有些诧异。
张扬道:“面条儿也成,我都快饿瘪了!”这倒是实话,他今天一早就没来及吃饭,下午两点多被放出来之后,只是在路边饭店草草吃了一点,晚上经历了这场大战,又消耗不少,眼看已经夜里十点了,张扬处理完伤口之后,身体状态恢复了不少,食欲也随之增长起来。
张扬诧异道:“一直学下去有什么意思?学习虽然是好事,可整天抱着书本,也会让人的思维僵化。”
张扬道:“我不是爱面子吗?现场这么多人看着,如果我说我被他们给打伤了,多没面子?本来是扬我国威的事儿,咱们就要风风光光的收场,不能留下一丝一毫的遗憾。”
张扬道:“我这就去京北公司,等消息落实了之后,我给你们电话。”
陈雪道:“那就把你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工作会让你变得年轻,会让你充满了活力,像你这种精力过剩的人,是离不开工作的。”
陈雪点了点头。
王毅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内,笑道:“张主任害怕我们打扰你是真的。”
现场有医生跟着过来,他背着急救箱赶紧去给服部一叶检查伤势。
张扬想要摆脱他的眼神,却觉着自己的目光如同被粘滞在他身上一样无法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