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7章 别玩暴力

袁波向常海天道:“海天,听说你从江城制药厂退下来了?”
秦清笑道:“是啊,咱们这帮朋友,这么久不见了,大喜的日子,谁都不许玩暴力!”秦清观察入微,张扬刚才的动作她看得清清楚楚,她这么说意在帮张扬把刚才的话给圆了。
常海心道:“我记得过去深水港工程都是常凌空在负责。”
常海龙都没听大哥说起这件事,他诧异道:“哥,你行动够快的。”
所有人都明白了,林清红之所以来就是要让梁成龙下不来台,就是给他难看的,两口子的事情还真不好劝。秦清悄悄朝张扬使了个眼色,提醒他还是少说为妙,张扬却依旧乐呵呵道:“这还不容易,清红姐啊,咱俩握握手啊!”
梁成龙一转身瞪了她一眼,怒吼道:“你他妈没长眼睛,我在照顾我老婆!”
常海天笑了笑道:“袁老板,我没干过酒店管理。”
秦清道:“张扬有没有欺负你?”常海心因为秦清的这句问话,俏脸红了起来,她用力摇了摇头道:“哪有,我都在南锡,他这段时间都在外面忙,我很久没见他了。”说完这番话,常海心又有些后悔,自己都说了什么,越是这样撇开和张扬之间的关系,越是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要知道她面对的是秦清,以秦清的睿智,说不定会从自己漏洞百出的话语中悟到什么。
秦清道:“没事儿,刚才阳光挺好的,这会儿忽然阴天了,外面已经开始下起雨来了。”
张扬道:“握手言和啊!你证明咱俩的友情不变,赞助不变,我就帮你把这只苍蝇从里面扔出去。”
梁成龙那边气得鼻子都歪了,差点没拍案怒起大骂张扬见利忘义了,就为了点赞助,居然能把自己哥们给扔了,丫的太不义气了。
“你什么你?再他妈唧唧歪歪,老子这就抽你!”
常海龙笑道:“哥,当初我不也是一样,习惯了就好,老爷子爱怎么骂就怎么骂,谁让他是咱爹呢。”
秦清微笑道:“李书记是他的老领导,张扬的确有拼劲有能力,身为一个领导人应当举贤不避亲。”秦清说话的时候仍然在观察常海心,其实在常海心决定来南锡工作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常海心为何而来,该发生的始终都要发生,如果不是张扬,常海心不可能在那场大火毁容之后得以恢复容貌,连自己都无法抗拒张扬的感情,更何况常海心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秦清不免有些为张扬担心,自己可以为他放弃婚姻愿意一辈子做他背后的女人,可是其他女孩子未必会这样想。常海心是个生性淡泊的女孩子,她的性情并不适合官场,所以她一度曾经想要去图书馆这样的部门。秦清道:“海心,最近有没有继续写诗?”
袁波道:“可以成立海天集团,我对保健品市场也有兴趣,如果你愿意,我也愿意参股。”
张扬偏偏还转过脸笑眯眯问其他人:“你们觉着林总漂亮吗?”大家一起点头。
听说林清红要来,袁波的第一反应就是,今晚得给梁成龙准备一头盔,搞不好林清红会抡酒瓶子砸过来。
满桌人又笑了起来。
林清红道:“谁跟你自己人啊,用着我的时候,你把我当成朋友了,没用的时候就帮着别人一起和*图*书来坑我。”她口中的别人指的当然是梁成龙。
林清红道:“握手干什么?”
中年妇女被吓住了,嘴唇抽搐了一下,终究不敢再说话,低着头灰溜溜走了。
常海天摇了摇头道:“秦市长,我爸那个脾气你应该知道,他最担心别人说三道四,害怕别人说他利用职权给子女创造便利,我这次因为独立创业的事情已经被他骂了好多次。”
林清红道:“已经分开的两个人还需要别人拆散吗?张扬,你要是真想谈赞助,那得先答应我一件事儿。”
常海龙道:“海心说信息中心的电脑出问题了,她必须回去抢救资料,让我们先吃别等她。”
林清红没说话。
秦清没说话,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笑容恬淡望着常海心,细心的她早已留意到常海心的颈侧有一片不甚明显的红色,秦清是过来人,她马上联想到了什么,这段时间秦清一直都在练功不辍,自从和张扬尝试双修之后,秦清在修为上又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她对外界周遭事物的感觉变得越发敏锐,不但眼里、听力、连嗅觉也提升了很多,和常海心刚刚见面的时候,她就从常海心的身上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秦清已经推测到了什么,可是她肯定不会点破,轻声道:“刚才经过新体育中心的时候,看到建设的已经差不多了。”
张扬和朱宗万这帮人相谈甚欢的时候,从南锡过来的秦清和常海心在一起喝下午茶,最近天气变化十分的复杂,刚才还是阳光明媚,这会儿阴云已经将太阳遮住,两人坐在彼岸咖啡馆外,每人叫了一杯拿铁,秦清抿了口咖啡,牛奶和咖啡混合的味道在喉头蔓延开来,她轻声道:“工作还习惯吗?”
张大官人还是很能拉下脸面的,他笑眯眯道:“林总,你过去是我嫂子,现在都要跟梁成龙离婚了,以后我还是叫你清红姐吧,这样亲切一些。”
林清红毕竟见惯了风浪,这会儿已经镇定下来了,她笑道:“张扬你别在这儿拿我寻开心。”
张扬连忙道:“是啊,是啊,老朋友见面是大喜事,一日夫妻百日恩,买卖不成仁义还在呢,大家伙说是不是?”所有人都跟着点头,林清红的火气明显没有刚才那么旺。
林清红若有所指道:“有人从不照顾别人的感受。”
林清红果然伸出手和他握了握,张大官人握手的时候,手指却在林清红的脉门上一扫而过,这厮早就看出有些问题,手指这么一扫,心中微微一怔。
除了林清红以外所有人都端起了酒杯,林清红喝的是白开水,她解释道:“这两天胃不舒服……”话还没说完,已经转身朝门外跑了出去。
秦清道:“不是他还有谁。”
梁成龙道:“感觉……你有些不对头……”
常海天笑道:“是,这不,现在成了无业游民,正准备过来投靠袁老板呢。”
张扬一脸无奉道:“我什么也没干,她是你老婆,你别问我!”
秦清笑道:“林总今天心情不好,张扬,你在南武是不是得罪了她?”
常海心道:“这就是我不想在政治道路上一直走下去的原因,如果让我每天面对这些事情,我会感到很累,不是体力上的,是心理上,生活不会http://m•hetushu.com有快乐而言。”
常海心笑道:“市里很看重他,听说这次的金秋经贸会由他负责。”
林清红瞪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秦清刚才就已经知道了常海心不过来的事情,她笑道:“海心向来认真,工作要紧。”她和常海天打了个招呼,虽然她和常海天都是从岚山过来的,不过两人之前都不知道对方要来。
袁波道:“管理都是相通的,一个这么大的企业都能管理好,更不用说海天这间酒店了。”
袁波爽快的点了点头道:“要是你这位大才愿意过来,我求之不得,海天总经理怎么样?我把这里的管理权交给你,这样我就可以去照顾东江那一块了。”袁波很真诚。
梁成龙有些犹豫:“我怕惹她不高兴!”
“清姐!”张大官人喊得情深意切。
梁成龙看出势头不妙,也没敢主动搭讪。
常海天和常海龙兄弟俩来得也比较早,常海天是专程从岚山赶过来的,张扬看到他们兄弟俩一起过来,问道:“海心没跟你们一起过来?”
梁成龙追到走廊上,关切道:“清红……你……你不是怀孕了吧?”
张扬笑着叫了声林总。
张扬笑道:“是啊,我在南武把林总给喝高了,清红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没必要跟我这初出茅庐的小虾米一般见识,那啥……我给您赔个不是吧!”
张扬明知林清红对他不爽,还是凑到了林清红的身边坐下,乐呵呵道:“林总,这次来南锡,咱们可以落实赞助的事情了吧?”
张扬放下林清红的手,忽然笑眯眯道:“那啥……这事儿有点复杂,清红姐,喜事啊,大喜的日子,咱别玩那么暴力行不?”
林清红盯着梁成龙道:“这儿有只苍蝇,你把他给我扔出去!”
林清红叹了口气道:“不用,你这句话我听明白了,拐弯抹角说我老。”
张扬猜到秦清现在说话不方便,他笑道:“秦市长,我刚刚被领导抓过去训话,没能去接您,见谅见谅。”
张扬道:“我最讨厌别人抽烟,那啥,今晚有女士在场,咱们都照顾点。”
秦清道:“那就是不准备在岚山发展了?”
林清红道:“你是你我是我!”虽然仍在强调划清界限,不过态度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坚决。
张扬道:“工作再忙也得吃饭不是?”心里却已经猜到,常海心十有八九是借口,她肯定是因为秦清的到来而感觉到尴尬。
秦清向常海心笑了笑道:“是小张!”她表面上是在告诉常海心,其实是提醒张扬。
常海心道:“等忙完省运会,我好好给自己放个大假,准备去旅游,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灵感。”她落下咖啡杯道:“秦市长,别总说我的事情,您这次来南锡为了什么事?”
常海天道:“大家都是自己朋友,我也没必要隐瞒,我准备开一家保健品厂,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本来我真的准备用海天保健品公司这个名字的,可今天来到海天吃饭,我发现真这么叫就侵权了。”
常海天谦虚道:“袁老板客气了,看到你的事业风风火火,我也十分的羡慕。”
林清红望着梁成龙王八之气突然迸发的样子,不知怎么忽然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她马上和图书又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发笑,赶紧恢复刚才的冷漠,可这丝笑靥还是被梁成龙捕捉到了,梁成龙想说两句暖心的话,林清红却匆匆走了。
袁波笑道:“你尽管用,我绝不会告你侵权。”
林清红心中暗骂张扬胡说八道。
林清红道:“你还好意思跟我提赞助啊?”
梁成龙关切道:“身体不舒服?”
“怎么会,咱爸最欣赏和器重的一直都是你。”
张扬呵呵笑道:“袁哥,海天离开江城就是打算自己干。”
袁波在海天早已准备停当,赵天才也先张扬和乔鹏举两人到达了这里,看赵天才的样子也是刚刚洗过澡,不过他就是在海天的住处洗的,没张扬他们那么隆重。
相比常海心的不安,张大官人要镇定得多,他和朱宗万谈得很愉快,在浪淘沙泡了一个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才和梁成龙一起离开,乔鹏举在出门前突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让他今晚返回东江,父命不可违,乔鹏举只能向这哥俩说声抱歉了。
林清红凤目圆睁:“你哪这么多废话?”话刚刚说完又感觉恶心,趴在水池前干呕起来,梁成龙趁机拍了拍她的后背。
张扬道:“你叫常海天,这里是海天大酒店,好像真的有些缘分啊。”
袁波这才明白,点了点头道:“人各有志,我海天这座庙也容不下海天这尊大菩萨。”
秦清这才道:“深水港的事情,我们岚山经过反复的考证和讨论,终于拿出了一个合作方案,你爸爸让我送过来。我和李书记约好了明天上午见面,这个方案考虑到了双方的利益,应该没有问题。”
梁成龙壮着胆子说了一句:“张扬,你别欺负我们家清红,惹火了我,我可真跟你翻脸啊!”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忙着组建体委信息中心,没多少自己的时间,估计省运会召开之前都是这个状态。”
常海天道:“看到你汽车一辆一辆的换,我这个大哥也心急了,再不努力,我就成了家里最没出息的一个了。”
梁成龙也跟着点头,他越来越发现自己离不开林清红,的确如张扬所说,林清红越来越有女人味,他暗骂自己,怎么在过去就没发现?
满桌人都奇怪的看着张扬,谁都整不明白喜从何来,林清红却因为张扬的这句话有些慌张了,她嗔道:“你胡说什么?”说话的时候脸居然有些红了。
秦清道:“不用,我和海心聊天呢,等会儿我们直接去海天。”
梁成龙没理会她,却想不到那中年妇女有些不依不饶,冲上来推搡他道:“赶紧出去!”
常海心道:“体委的办公地点这两天就准备搬过去了,省运会的准备工作也算是正式拉开,省运会倒计时已经开始了。”
袁波道:“本来准备了十人的位子,现在乔鹏举有事去了东江,海心又回单位去抢救资料了,真是菜好做,客难请。”
袁波举起酒杯道:“来,各位老友,为了咱们在南锡的相逢,为了我们又一次汇聚到一起,为了迎接新的挑战,咱们干了一杯。”
常海天道:“多谢袁老板,目前资全的问题已经完全解决了,开始我并不打算搞太大的规模,保健品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投资越大风险越大,我准备以稳健为主。”
梁成龙被她数落了几句,和-图-书心中不免有些郁闷,抽出一支烟想要点上,却发现林清红恶狠狠地瞪着他,吓得梁成龙又把烟给撂在桌上了。
秦清道:“能帮着他们两口子撮合撮合也是好事儿,你放心吧,我马上和她联系。”
秦清道:“梁成龙,你还不赶紧跟出去看看?”
常海天道:“我在静海考察了一家海洋生物保健品厂,因为经营不善,目前已经濒临例闭了,我打算把这间厂子拿下来,价钱方面也谈得差不多了,顺利的话,这个月就能签约。”
秦清笑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常市长才会避嫌。官场上敏感的事情太多有时候想起来真是头疼。”
张扬嘴巴很甜:“清红姐,您吩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
事情比秦清想象中要顺利的多,秦清打了这个电话之后,林清红居然问都没问当晚有那些人就答应了下来,这让秦清多少有些意外,反倒是常海心听到林清红要去,表情显得越发有些不自然了,她开始打起了退堂鼓,今天晚上这顿饭自己还是找借口别去了,万一林清红提起那尴尬事儿,自己就要无地自容了,虽然说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可是常海心心中仍然感到不安,她也明白这种不安的真正原因在于秦清。
“你……”
秦清道:“体委工作单纯一些。”
梁成龙来到女洗手间外,听到林清红的呕吐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足勇气走了进去。
秦清放下电话,常海心好奇的看着她,秦清莞尔笑道:“张扬说是让我帮忙约林清红晚上吃饭。”
张扬笑道:“咱们不是好朋友吗?有了好机会我当然先便宜自己人。”
袁波招呼大家坐下,梁成龙几次将目光试探着朝林清红望去,可林清红只当他是空气,一点反应都没有。
常海天笑道:“不是怕你告我,是害怕以后我的产品上市,别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海天大酒店。”
秦清道:“你的文采这么好,不能轻易放弃。”
张扬道:“秦市长,还有一件事我想拜托您。”他把梁成龙想请林清红的事情给说了,秦清听他说完,想了想道:“好吧,我试试看,不过我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把林清红请出来。”
此时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却是一中年妇女走了出来,咋看到一男的出现在女洗手间内,尖叫也是正常反应。她质问梁成龙道:“你一大男人要不要脸,怎么跑女洗手间来了?”
常海心道:“我估计肯定是梁成龙的主意。”
秦清不无嗔怪道:“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秦市长,现在我管不到你了,私下里还是叫我清姐,这样才显得不是那么生份。”常海心笑着叫了声清姐。
袁波推了他一把,梁成龙这才鼓起勇气站起身,跟了出去。
秦清也笑了起来,此时她放在咖啡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秦清看了看号码,是张扬的电话,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嗔怪的,自己来到南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厮现在才打电话过来,难道把她给忘了?秦清当然清楚张扬是不可能忘记自己,可她毕竟是个女人,就算再大度,心底深处对有些事还是在乎的,秦清拿起电话道:“喂!”
梁成龙笑道:“没那么严重,她要是真想打我,打死我我也认了。”
林清红猛地一转身,怒http://m.hetushu.com视梁成龙道:“跟你有关系吗?”
袁波笑着打圆场道:“我说,咱们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千万别因为小事儿伤了和气。张扬,你这小子整天胡说八道容易得罪人,赶紧给你清红姐道个歉。”
满桌人都愣了,一起把目光望向张扬,梁成龙诧异道:“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别问我,人家两口子的事儿咱们别跟着掺和。”
张扬笑了笑,下半截话没说出来,他趁着握手的机会探了探林清红的脉门,发现林清红竟然有了身孕。张扬话到嘴边,可马上又想起这件事不应该由自己说出来,林清红和梁成龙之间的关系还很难说,张扬不由得想起上次在南锡,梁成龙利用自己给他的催情药和林清红梅开七度的事情,难道就是那一晚,林清红珠胎暗结?张扬感觉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如果林清红肚子里的孩子是梁成龙的,那么两人这个婚十有九八离不了。
众人一听,可不是嘛,的确是那么回事儿。
他一出门,所有人又把目光投向张扬,赵天才好奇道:“怎么回事儿,我看他们好像有些不对。”
张扬笑道:“不敢不敢,我觉着你比起我上次见你的时候更漂亮了,过去你是精干历练,但是少那么点女性的温柔味道,现在不一样了,整个人脱胎换骨一样,这女人味是越来越足了,知性美,女性美,母性美你全都占了!”
常海心想起自己和张扬跨出最后一步,就是因为那天晚上和林清红一起喝多出事,俏脸隐隐又有些发热,今晚如果林清红去了,彼此见面会不会尴尬?秦清看到她表情不太正常,并没有想到还发生过其他的事情,轻声道:“林清红的性格很要强,就怕她未必给我这个面子。”
张扬道:“要不我去接您?”
常海心笑道:“就我目前的工作而言还算理想,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和计算机打交道,要比和人交流容易多了。”
秦清和林清红在六点钟的时候准时来到了海天,看到林清红真的来了,梁成龙显得有些激动,又显得有些不安,自从上次他和林清红在南武的事情后,到现在都没联系过,梁成龙一直都想知道林清红到底对他那次的作为有何感想,说起来这件事还要怪张扬,不是他给自己的药力过于强劲,也不至于悲催的成为了一夜七次郎,如果不是他及时打电话让张扬过来救驾,只怕当晚就精尽人亡了。
张扬道:“你就说老朋友聚聚,其他的事儿别提,我们体委和林清红还有合作呢。”
袁波看到常海天婉言谢绝了自己注资的提议,已经明白人家要单干,不过想想常海天是岚山市委书记常颂的儿子,他的弟弟常海龙在装饰这一块做得也是如火如茶,资金方面应该不存在问题,别人看好的项目,肯定不会轻易让自己分一杯羹。
梁成龙听到这话就有些急了:“我说张扬,你不是使坏吗?你就是不帮我也别拆散我们啊。”
秦清道:“海天,你打算回岚山创业吗?”
常海心有些神不守舍,秦清问她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道:“嗯,还好!”
张扬骂道:“怂货,该你表现的时候到了。”
秦清道:“想不到张扬能够安心在体委主任的位置上干了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