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0章 来来往往

秦清道:“所以有些味道,我一闻就知道,尤其是你!”
秦清舒了口气,轻声道:“快起来吧,你在我房间呆了这么久,万一来人就麻烦了。”
秦清道:“你和海心……”
“专家?现在的专家教授又有几个可信的?只要吃请几顿,塞个红包,让他们写什么他们就写什么。”
张大官人意识到,他的清美人对自己的身份开始产生了怀疑,张扬真的有种脱口欲出的冲动,可是他不能说。
秦清隔着玻璃窗,望着窗外迷蒙的细雨,她的美眸同样迷蒙,她流泪了,她忽然意识到张扬的身上有着太多她不知道的秘密,刚才的那番话无疑已经触及到了他敏感的神经,她很想为张扬分担,可是张扬不愿说,望着张扬倔强的背影,秦清甚至有种后悔的想法,也许自己不该说的那么多。
秦清道:“我信不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发生了你就得去面对,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不计较名份和未来,张扬,你以为自己可以负担得起这么多的感情?你可以给每个人都带来幸福吗?”
张大官人内心一惊:“所以……”
王广正应了一声,谢云飞怔怔看着张扬,想不到这厮居然如此较真,老子是领导啊,领导说你两句你就听着,你跟我叫什么真?谢云飞对张扬还是缺乏了解,在南武被张扬打了那一拳之后还是没长记性。
李长宇哈哈笑道:“他一直都是官迷从没改变过。”张扬听着两位领导对自己的揶揄,笑眯眯道:“其实官迷只是我的表象,我的本质是个实干家!”说这话的时候,这厮一双眼睛盯着秦清,秦清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咀嚼到了其中的暧昧含义,一颗芳心不由得突突跳了起来。
谢云飞道:“你实际测量过吗?我虽然不是专业人士,可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从高台到泳池的水面哪儿有十米?我看至多八九米。”
秦清含泪道:“不要说,每个人都应该保留属于自己的秘密。”
除了常凌峰之外,谁都没搞明白怎么回事,还以为谢云飞真的去舍己救人了,谢云飞咚!地一声就沉到了游泳池里,那名落水的年轻人却悠闲自得的从泳池的另一边爬了上去,省体委考察组的几个人这会儿才回过神来,一个个惊慌道:“坏了,谢主任落水了!”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嗔道:“不是,我是说,你有着不被我了解的一面,你的医术,你的武功,这一切似乎并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众人帮忙将谢云飞拉了上去,张扬随后爬了上去,工作人员慌忙拿着毛巾被飞奔过来,张扬接过一条披在身上。这次随行的记者赶紧捕捉着张大官人英勇救人的场面,几个精彩镜头全都拍下来了。
谢云飞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王广正道:“赶紧打120。”虽然他不喜欢谢云飞,可人家毕竟是上级领导,领导在静海出了事,他们这帮静海干部脸上都不好看。
张大官人还是很滑头的,他反问道:“你以为我和海心之间怎么了?”
“我……”张大官人张口结舌,秦清的这番话已经问的他无言以对了。
秦清道:“然后……”
南锡方面为秦清在一招安排了房间,张扬跟着秦清来到她的房间,一走到房间内,张扬就把门给反锁上了,张开臂膀想要抱住秦清,秦清早已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脚步向左前方轻盈的一滑,可她想到了这一层,张扬也想到她会逃避,足尖轻轻一点,身体倏然向前冲去,神出鬼没的来到了秦清的前方,这样一来,秦清原本想逃开就变成了径直撞向他的怀抱,张大官人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箍住秦市长hetushu.com盈盈一握的纤腰,俯下身去,毫不客气的品尝着秦清诱人的樱唇。
秦清道:“你很好,虽然你很花心,但是你依然很好,这世上没有人比你更好!”
秦清道:“看你在官场上春风得意,真的很为你高兴。”
秦清在张扬的热吻之下,羞赧无比,俏脸飞起两片红霞,好一会儿张扬才放开她,秦清嗔道:“你也不看看这是在哪里?”
秦清横了他一眼,起身去浴室沐浴,出来的时候已经披上了浴袍,张扬很麻利的穿上衣服。
张扬掩住了秦清的嘴唇,他久久凝望着秦清明澈的双眸,过了许久,他一步步向门前退去。
秦清道:“来我房间喝茶!”
张扬笑眯眯看着谢云飞,谢云飞内心中不由得一阵慌乱,不过当着这么多人,他可不能显示出自己害怕张扬,身为一个上级官员,他不能流露出怯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相信张扬不敢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谢云飞鼓足勇气道:“小张啊,身为体委领导,这次省运会的负责人,你要严格把关嘛,要对南锡市的老百姓负责,要对……”
张扬道:“然后我便逃了!”
秦清还想说什么,却感觉到自己的衣衫被他一点点的褪去,在他的热吻之下,娇躯几乎就要融化了,原本想说的一些事,暂时都忘记了……来而不往非礼也,张大官人在秦市长身上来来往往了一个多小时,两具赤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秦清这会儿已经忘记了非礼之事,纤长的美腿常春藤般缠绕在张扬的身上,娇声道:“你呀,真是我命里的魔星。”
那场火灾之后,谢云飞内心忐忑了好一段时间,原因很简单,他害怕张扬把这件事说出去,可后来发现这件事始终没有暴露,也没人找他的麻烦,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可一旦心里稳妥了,谢云飞就开始琢磨起这件事来,他越琢磨心中越是窝火,越琢磨越是对张扬恨得牙痒痒,其实他就算恨,也只能放在心里,他还算是个明白人,张扬他惹不起,人家连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东江市政府秘书长廖博生都敢打,更重要的是,打了之后还没事,省里闹这么大,终究人家还是毫发无损的回到了南锡,照旧当他的体委主任,这就充分证明人家的后台有多硬。谢云飞虽然不敢惹张扬,可是他肚子里的这团火总得找到一个发泄的途径,于是这帮静海官员就倒了霉,张扬没来之前,这帮人被骂得狗血喷头。一个个脸都青了,如果不是顾及谢云飞是省体委的领导,这帮人早就扭头走了。
张扬道:“什么问题?”
张扬的眼眶有些热了,他就站在吉普车前,淋着潆潆的细雨:“我活得没有目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为了自己开心高兴,随心所欲的放纵自己的感情,我很自私……”
电话那头传来秦清低声的啜泣,只有在张扬的面前她才会尽情释放自己的柔弱。
张扬道:“清姐,我是不是很混蛋?”
张大官人不失时机的来了一句:“谢副主任,英雄啊!”
张扬并没有生秦清的气,而是气自己,甚至可以说有些厌恶自己,厌恶自己的滥情,在他逐渐适应了这个社会,逐渐了解了当今时代的感情观,他过去一直认为对的事情却为如今的时代所不容,张扬的心中感到一阵难过,他为自己而难过,往往在这时候,他感觉自己是孤独的,无论他怎样努力,他都不属于这个时代,一个大隋朝人孤独的生存在二十世纪九零年代,他很想找人倾诉,可是他来得越久,越是知道自己的经历是多么的惊世骇俗,即使亲近如秦清,也不和图书能轻易吐露事情的真相。
谢云飞道:“小张啊,你们的筹建工作还是有些问题的。”面对张扬他可不敢向刚才那样嚣张跋扈。
秦清摇了摇头,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张扬的面庞:“有时候我觉着自己很了解你,可有些时候我又觉着自己对你一点都不了解,你和正常人真的很不一样。”
所有人的注意力这会儿都集中在泳池的水面上,谢云飞也不例外,可他忽然感觉到腰间被谁推了一把,身体腾云驾雾般就从高台上飞了出去,谢云飞只觉着耳旁冷风嗖嗖作响,有种从万丈高崖上跳下的感觉,他吓得:“妈呀!”大声惨叫起来。
张扬低声道:“要是可以公私兼顾,那岂不是两全齐美?”
秦清并没有直接说,而是微笑道:“你交给我的内功最近又有进境,我的目力、耳力甚至嗅觉都很灵敏。”
张扬笑道:“没事!”他望着谢云飞鼓鼓的肚皮,看来灌了不少的水,现在这厮的形象如同一只癞蛤蟆。张扬伸出手指,在谢云飞的肚皮上戳了下去,谢云飞的四肢很滑稽的向中间运动,张开嘴巴,哇!地吐出了一口清水,然后他整个人恢复了反应,趴在地上,哇哇吐个不停,周围人在旁边看着,感觉他又是可笑又是可怜,不过多数人都觉着他是罪有应得,做人不能太过分,总得给人留点余地。
谢云飞吐完了,身体也酸软无力了,在两名考察组成员的搀扶下来到休息室的床上休息,王广正从静海人民医院请来了医生为他检查身体。初步检查之后,证明谢云飞只是喝了点水,身体并没有其他的毛病,这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
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秦清拿起电话看到是张扬的号码,打开电话,几乎和张扬同时说道:“对不起!”
李长宇又向张扬道:“小张,帮我好好招呼秦市长!”
谢云飞道:“不说别的,你看这高台,我看就没有十米。”
王广正没说话,他也看出来了谢云飞今天是存心来找茬的。
张扬苦着脸道:“大人,下官自问做官兢兢业业,克己奉公,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感情上对大人也是一片赤诚,忠心耿耿,只要大人需要,下官随时可以为大人献身,精尽人亡在所不惜,不知大人对下官还有何不满之处。”
王广正道:“谢主任,这些专业设施,我们都请专业人士设计的,不可能出现误差。”
张扬尴尬的笑了笑:“那啥……”
外面的天空下着潆潆细雨,进入春季之后,南锡的雨明显多了起来,张扬来到吉普车前,顶着雨,转过身,看到秦清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双手紧贴在玻璃窗上,娇躯显得如此朦胧,张扬看不清她的面庞,可是却感觉到秦清关切的目光,他笑了笑,扬起手,很缓慢而又很艰难地挥舞了一下。
张扬看到四下无人,胆子不由得大了起来,向秦清挪近了一些,大腿挨上秦清的秀腿。
张扬道:“缘分注定,没办法。”
两人同时愣了一下,然后张扬重复道:“对不起!”
张扬道:“我还有很多话没跟你说呢。”
秦清被他的这通话引得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她又觉着自己不该笑,张扬看到她笑靥如花,趁机挣脱,一个饿虎扑食将秦清压在大床之上。
张扬道:“我想对感情负责,可越是如此,我在感情上越是纠缠不清,我……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李长宇走后,包间内只剩下秦清和张扬两个,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忽然同时笑了起来,秦清樱唇翘起,显得顽皮可爱:“你笑什么?”
张大官人大声道:“谢主任!你等着,我这就过来和图书救你!”他慢慢悠悠脱了衣服,周围是有几个勇敢的下去救人了,可没经过专业训练,谁也不敢从这十米高台上跳下去。等他们跑到下面,看到张扬以一个优美的跳水姿势投入水中,水花居然压得很漂亮,张扬在水下找到了谢云飞,谢云飞这会儿已经迷糊了,张扬扯着他的领子,从身后把他抱住,带着他浮上了水面,然后一点点来到岸边。
张扬道:“谢副主任,对今天的考察还满意吗?”
秦清笑道:“张扬,你还是像过去一样是个官迷。”
张扬抿起嘴唇,露出一丝很奇怪的笑容,他拉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张扬摇了摇头:“我想,我需要好好冷静一下,清姐,谢谢你的提醒。”
此时李长宇的秘书过来附在李长宇的耳边说了两句,李长宇脸色微微一变,他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唇,向秦清歉然道:“秦市长,不好意思,发生了点急事,需要马上处理。”
张扬道:“再得意也就是一处级干部,开头那兴奋劲儿早过去了。”
秦清道:“张扬,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责怪你,我早就说过,我不全要求你什么,但是我不希望你在感情上一直浑浑噩噩下去,你将来会有自己的婚姻,会有自己的家庭,会有……”
秦清又道:“你在感情上看起来很花心,外人或许都这么认为,可是我却知道,你和别人的感情观不同,你对我、对嫣然、对佳彤、还有其他诸多的女孩子,都很认真,都是真心去爱,会为了保护我们而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于你的生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感情观并不现实,根本不符合现今社会的道德标准,你自己究竟清不清楚你在做什么?”
秦清白了他一眼道:“我这次来可是为了公事,你少胡说八道。”
秦清道:“张扬,别站在雨里,回来,我等你!”
张扬被她突然的一问给问住了,上次秦清生病他过去探望,从秦清房间出来的时候,被警卫发现,当时慌不择路,阴差阳错的逃到了常颂家里,溜到了常海心的床上,从此他和常海心之间纯洁的友情关系就开始变了味道,张大官人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嗯啊道:“以我的本事,没人能抓得住我。”
秦清道:“那就别谈感情,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
张扬道:“两者并不矛盾啊,秦市长,您进步真快啊,跟您相比,我这个处级干部都拿不出手了。”
话还没说完呢,张扬已经将他打断了:“谢副主任,我哪儿不负责了?你摆出点事实让我心服口服!”
谢云飞瞪了王广正一眼道:“当领导的怎么可以没有前瞻性?啊?你们建设了一座游泳馆,不是办一届省运会就完成使命了,以后还要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既然建设就要保证十年内不落后,要建成国内一流的场馆。”
谢云飞说出去的半截话顿在那里,他是恨张扬,可真正面对这厮的时候,内心仍旧免不了发憷,他的胸脯仍然挺得很高,双手背在后面,领导风范实足,事实上今天在场的人中,他的级别也是最高。
泳池边还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负责安装工作,张扬冲着一名年轻人招了招手,那年轻人走了过去。
张扬巴不得这超大瓦的灯泡赶紧走人呢,连连点头道:“李书记去忙吧!”
秦清搂住他的脖子,忽然出其不意的拧住他的耳朵,张扬痛得哎呦一声,讨饶道:“市长大人,手下留情,不知下官做错了何事?大人要对我下此毒手?”
谢云飞看到这帮跟过来的静海官员全都低下头去,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认为自己的官威将这帮人全都震住了,他走上跳水台hetushu•com,煞有其事的看了看,然后继续挑毛病道:“我看这高度好像也不太对啊!应该不符合国际标准。”这分明就是吹毛求疵了。
秦清道:“好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张扬道:“谢主任是去救人,他不是落水!”
王广正道:“谢主任,专家测量过。”
王广正道:“谢主任,我们静海市政府承办了这次省运会的水上项目,所有的场馆建设都依靠我们自力更生,我们本着少花钱多办事,办实事的原则来做这件事,虽然场馆简陋了一些,可是完全符合比赛标准,承办普通的国内比赛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人家存心来挑毛看,无论你做得多好都没用。
秦清叹了口气道:“你啊,惹下了这么多的情债,以后你该怎么去还?”
张扬道:“量量呗,王市长,让人去拿根卷尺来!”
秦清微笑道:“李书记请便。”
“骂我?你说我是个神经病?”
张扬也够坏的,安慰谢云飞道:“谢副主任,这就更可贵了,舍己救人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充分体现了党员干部的大无畏精神。”
张扬对秦清相当的了解,清美人智慧超群,她肯定看出了些什么,所以才会从根源上问起,张扬也不想瞒她什么,老老实实答道:“是我!”
张扬在下面听着,心中对谢云飞这厮已经忍无可忍,麻痹的什么玩意儿,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挑事儿,冒充专家,他和常凌峰一起来的,常凌峰也听到谢云飞的那番话了,一脸的笑。
谢云飞仍然不算完,他愤愤然道:“我真是想不通,你们南锡的一些干部口号喊得比谁都响,说什么要拿金牌第一,奖牌榜第一,也不怕说出去别人笑话,有那吹牛的功夫,踏踏实实把基础建设搞好,把准备工作做好。”
张扬道:“我想对每个人都好,都负责任,可正是因为如此,我成了最不负责任的那个。”
谢云飞憋得脸色铁青,胸中的怨气酝酿成了一声爆吼:“到底是谁?谁把我从上面推下去的?”
谢云飞委屈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他压根就是个旱鸭子,一点儿水性都不懂,怎么可能救人,他有气无力道:“我不会水,十米高台,我站在上面前害怕,我……我……”他的胸口因为激动而剧烈起伏着。
谢云飞道:“先进?你告诉我先进在哪儿?我说你们这些干部怎么都这么不谦虚?有了缺点还不让人说啊?我看,你们南锡体委方面上上下下对工作都很不重视,这样的准备工作,让大家怎么能相信你们可以把这届的省运会办好?”
“我们之间永远不用说谢谢!”
张扬道:“何谓非礼,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和你之间,来来往往,与非礼何干?”
张扬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向谢云飞伸出双手,看样子要给他一个热情的握手,谢云飞很勉强的跟他握了握。
李长宇当然不会想到这厮当着自己的面也敢公然和秦清打情骂俏,不明就里的跟着笑道:“实干家好啊,我们的事业就需要你这样的实干家!”
张扬笑道:“来人也不怕,我从窗口跳出去,一死保全你的名节。”
秦清暗骂张扬存心故意,李长宇也听出这厮说话是给自己听的,李长宇笑道:“嫌官小啊,官职不但代表你所处的位置,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你的执政能力,小张,你想升官就不断地证实自己的执政能力。”
谢云飞正骂得兴起,口沫横飞之际,听到了张扬的笑声:“谢副主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张扬!”
这下几乎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谢云飞针对的是张扬,喊出南锡要拿双榜第一的就是张扬,看来这位体委谢副主任和张hetushu.com扬又矛盾。
张扬听他骂的畅快,于是没有马上现身,就站在远处听他还说什么。
秦清嗔道:“贪心不足蛇吞象。”
那年轻人低声道:“干啥?”眼睛却盯住那张百元大钞不动,张扬笑着将一百块塞给了他。向常凌峰挤了挤眼睛,两人一起向上方的高台走去。
王广正忍不住道:“谢副主任说我们的游泳馆像个澡堂子,说我们现在站立的高台不够十米。”
张扬道:“其实我有一个秘密!”
秦清道:“你这混账,自己做错了什么都不知道吗?”
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四目相对,目光随着身体不断提升的温度几乎就要燃烧起来,秦清的呼吸明显有些急促:“我提醒你,非礼国家干部可是要罪加一等的。”
秦清道:“说起你跳窗的事情,上次在岚山,你逃到了哪里?”
张扬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那年轻人,笑眯眯道:“你看我的手势,待会儿我一说哎呦,你就跳下去!”
这会儿谢云飞的脑袋从泳池中露了出来,双手疯狂挥舞着,连话都没说出来,又沉了下去,这下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厮不会游泳。
所有人都向下望去,却听到噗通!一声,常凌峰惊呼道:“有人落水了!”
秦清笑了起来,随后又摇了摇头道:“只是常书记让我过来实地考察一下目前的工程进度,并不是要交给我负责,我现在主要的职责还是岚山市开发区。”
张扬点了点头,拉开吉普车的车门,很快启动了汽车,驾驶着汽车消失在潆潆烟雨中……省体委这次派来了一支考察组,组长是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张扬并不陌生,在南武的时候就和谢云飞打过交道,对谢云飞此人算是有些了解,张扬抵达静海水上运动中心的时候,考察组的人已经先到了,谢云飞已经把静海副市长王广正那群人之得抬不起头来,谢云飞这次多少有些公报私仇的意思,对水上运动中心横挑鼻子竖挑眼,瞅哪儿都不顺眼,这儿不符合标准,那儿设计有问题,这些静海本地的官员都是满腹的委屈,水上运动中心其实已经通过了省里建筑部门的验收,工程质量是达标的,可谢云飞今天是带着怨念过来的,在南武的时候,就因为他想掩护刘成平先走,喊了声让领导先走,结果被张扬一拳砸断了鼻梁骨,这件事偏偏要打落门牙往肚里咽,他可不敢声张。
秦清道:“那晚常书记家里好像有人潜入,那个人该不是你吧?”
张扬笑道:“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的地方,谁也不会想到我们的秦副市长专程跑到南锡来会情郎。”
张扬来到水上运动中心的时候,谢云飞正在游泳馆里挑毛病呢,张扬远远就看到这厮指着王广正的鼻子道:“你看看你们的设施,都是八十年代的标准,现在都九十年代中期了,搞什么啊,座椅这么简陋,场地灯光那么昏暗,啊?你们南锡市的体委干部都是吃白饭的吗?自己不懂,不会出去看看?学习一下其他城市的先进经验,我都不想说,知道的这是游泳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澡堂子,我不是提倡铺张浪费,可咱们也得注意形象是不是?”
张扬道:“如果我说这件事纯属偶然,你会相信吗?”
王广正打心底有些不服气,他低声道:“谢主任,我们这座游泳馆在平海省内也算是比较先进的。”
张扬突然望着车面:“哎哟!你干什么!”
张扬道:“我正想问你笑什么?”
大家都没有马上离开,虽然同情谢云飞的没几个,可装装样子是必须的,这是一种必要的礼节,也是一种虚伪的表现。张扬道:“谢副主任,您真是勇敢啊,第一个就冲出去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