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4章 天上掉馅饼

张扬道:“记账,明天我让林成阁过来给你结。”
萨德门托道:“我喜欢你!”
萨德门托充满怨念的看了他一眼,因为梁晓鸥的事情,他连东江的这帮人一起都恨上了。
这一夜玩得开心,张扬凌晨两点多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半夜的时候,俩洋妞醉醺醺的过来敲门,张大官人以坚定的革命意志坚持住了,关键时刻,这厮还是很顾全国家形象的。
萨德门托胺过一杯加冰的芝华士,和张扬碰了碰,满怀感触道:“谢谢你,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已经见上帝了。”
隋国明追上道:“小鸥,小鸥,你等等。”
常凌峰道:“我听他说了。这是一次意外,参议员先生失足落入了水中。”
萨德门托居然也是个早鸭子,双手在水面上胡乱挥舞,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张扬倾耳听着,心说梁晓鸥啊梁晓鸥,你可不能给咱中国人丢脸,为了一个友好城市就把自己给卖了。
萨德门托一脸的淫贼相,大手悄悄落在梁晓鸥的大腿上:“梁小姐。那要看你怎么做了……”他的手沿着梁晓鸥的大腿往上摸,梁晓鸥宛如被蛇咬了一样,一声尖叫,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双手向煎一堆,萨德门托正在意乱情迷之时。本以为利用友好城市的事情把梁晓鸥搞定了。谁想到梁晓鸥突然来了这么一手,他猝不及防,身体失去平衡,向后一仰,竟然从乌蓬船上翻了下去,噗通一声落入河水之中。
隋国明道:“怎么了?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张扬端起酒杯道:“为哥们干杯!”
萨德门托并没有把自己说过的话给忘了,他第二天清晨离开的时候。专门感谢了南锡方面的盛情款待,又专门向张扬强调了自己会搞定南锡和纽约签订友好城市的事情。
杜拉本来是摆好了姿势诱惑张扬来着,看到萨拉先下手为强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了,跟着就扑了上去,呱唧呱唧又是两口:“我也要谢谢你!”
萨德门托点了点头,出门之后想起了一件事,他向张扬道:“叫梁小姐一起去吧。”
张扬道:“你当真?”
张扬很快就找到了萨德门托,萨德门托是一点水性都不懂,张扬刚刚靠近他,就被他一把给抓住了,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都不会放。何况抓住一活人,萨德门托身高力大。再加上生死关头,连吃奶的力气这会儿都激发出来了,抓住张扬就往水下拖,张扬一不留神被他拽到了水下,赶紧伸手点中了他的道,萨德门托觉着身体一麻,然后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惊恐万分,生怕张扬就此将自己丢下。
岸上的游人齐声欢呼,闪光灯不断闪烁,都在抓拍着张大官人奋不顾身英勇救人的大无畏场面。
莎拉和杜拉在那儿捣啊摇啊的不过瘾,终于过来把张扬他们给拽了过去,萨德门托www•hetushu•com喝了点酒,明显兴奋了起来,手舞足蹈,张扬看着这厮摇头摆臀的样子,不禁也乐了,换成国内同样身份的官员,这样的作为是不可想象的。
酒吧老板没敢多报:“360一瓶。”
那老板很有眼色,满脸堆笑道:“卖给别人要360,你们来我请客,这两瓶算我请客。”
张扬看到他现在的模样,都有些同情他了,低声建议道:“一起出去喝两杯吧!”
萨德门托咳嗽了几声,他只是落水时被呛了一下,没什么太大的妨碍,张扬道:“你没事吧?”
杜拉走了过来,她是真有些控制不住,居然伸手在张大官人的胸肌上摸了一把:“你身材真好!”
萨拉小声赞叹着:“他好性感!”
萨德门托道:“我们结成友好城市之后,可以进一步加强两座城市的政治经贸往来,推进两座城市的关系发展,可以在中美关系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意义是非常重大的!”萨德门托之所以主动要和南锡结成友好城市。一个原因是想报答张扬的救命之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因为梁晓鸥的事情迁怒于东江了,你们东江不是巴巴的想通过我和纽约结成友好城市吗?我偏不让你们如愿,萨德门托有他自己的逻辑,他认为东江派梁晓鸥和自己主动联系。就是看出他喜欢梁晓鸥,所以才投其所好。可没想到最后碰了个钉子,萨德门托认为东江没有诚意。其实他是混蛋逻辑,梁天正就算再渴望和纽约结成友好城市,也不至于把自己亲侄女当礼物送给他。
萨拉道:“参议员先生说他要冷静一下。”
梁晓鸥道:“对不起,我已经快结婚了。”
张扬心说这事儿太大,我估计做不了主,端着酒杯微笑望着萨德门托,等着他后续的话。
张扬也看出来了。如果他不赶这俩美国大妞走,她们只怕要留在房间内舍身相报了,张大官人建议一起去看看萨德门托。几个人一起来到萨德门托的房间外,敲了敲门,听到萨德门托无精打采的声音。
张扬对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不过他也不方便揭穿萨德门托,希望这个美国老流氓真的良心有所发现,不要动不动就骚扰女性。
梁晓鸥看到萨德门托落入了水里顿时慌了神。她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尖叫道:“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啊!”她这一叫,不少人都围了过来,可围观的人虽然多,下去救人的却没有一个,船娘的水性很好。不过她也不敢冒险下去救人,萨德门托那个美国佬人高马大的,万一被他拽下去,只怕要跟他一起陪葬。
萨拉更主动,上来就给了张扬一个热切地拥抱,呱唧呱唧在张扬的脸上狠狠啃了几口,人家美国大妞也不傻,占了便宜理由还很充分:“谢谢你救了参议员先生。”
张扬笑道m•hetushu.com:“没那么严重,我们中国有句俗话,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人这一辈子不能太顺,遇到点挫折是好事儿,我看你落水是个好兆头,预示着你这次竞选能够顺风顺水,我看你一定能够如愿以偿的当选为纽约州州长。”
萨德门托道:“我有个提议,纽约和南锡结成友好城市,你看怎么样?”
隋国明也听说了萨德门托落水的消息,惊恐万分的赶到了现场,看到张扬已经把萨德门托救了上来,这才放心,如果萨德门托真的被淹死了,这事就闹大了。
梁晓鸥尴尬的向一边躲开道:“参议员先生,您喝多了……”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我陪你回酒店!”
梁晓鸥俏脸通红,她抿起嘴唇,目光中充满了屈辱和愤怒:“以后,这种事儿少把我牵扯进来!”
张大官人可受不了这个,被摸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笑着逃到了洗手间:“你们先坐,我洗个澡换身衣服……”
张扬很快就换好衣服出来,为了防止被两位女色狼揩油,张大官人这次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可两位美国大妞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暧昧,恨不能把他一口给吞了,张大官人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感觉到男人长得帅也是很危险的。
莎拉和杜拉俩美国妞喝了两杯酒,去舞池里慢摇了。
张扬向常凌峰看了一眼,常凌峰道:“梁晓鸥走了!”
萨德门托道:“没关系,我不介意!”
张扬一听愣了,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不过本来东江有意和纽约结成友好城市,他们要是半途杀了出来。不是等于截胡吗?
张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突然的变化。眼睁睁看着萨德门托落入了水中,张大官人心中这个乐啊。麻痹的。你这个老嫖客,这次知道我们中国女人的厉害了吧?偷鸡不成蚀把米,活该淹死你丫的。
梁晓鸥一字一句道:“我不干了,你给我听清楚,我现在就走,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梁晓鸥说完就走了,隋国明愣在那里,他实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看梁晓鸥的表现,他意识到这件事有些不妙。
常凌峰向张扬挤了挤眼睛。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无论萨德门托的出发点是什么,无疑南锡都将成为既得利益的获得者,这件事只要成功,张扬就获得了一个让别人羡慕的政绩,对取将到来的金秋经贸会也有着莫大的好处。
萨德门托笑道:“什么一个水平线上?梵蒂冈小不小?可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和美国是等同的,纽约、南锡没什么差别,我是参议员共和党,你是中国共产党的干部,可这并不阻碍我们成为哥们,无论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出生的时候都是平等的,你觉着有差别,是因为你用带色的眼镜来看这个世界。”
萨德门托道:“你更够意思,看到我落水,毫http://m.hetushu.com不犹豫的跳下去救我,我们美国人也是有良心的,我懂得感恩。”
萨德门托听常凌峰翻译完,乐得哈哈大笑。他一口将那杯芝华士喝了,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这次来到中国,我真正感受到了你对我兄弟般的情意,我和你是哥儿们!”
东江常务副市长隋国明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协议,不过他从萨德门托对己方的态度上也感觉到这件事有些不妙,梁晓鸥的突然离去,让萨德门托对东江突然之间就疏远了许多,看来两座城市签订友好城市的前景不妙。
杜拉以一个极具诱惑的姿势躺在张扬的床上,一双眼睛妩媚的看着张扬:“张扬,你真是一个英雄!”
萨德门托道:“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叫酒不醉人人自醉,我是被你迷醉了……”
张扬不慌不仕,游到萨德门托的身后,把他重新扛离了水面,带着他一点点向岸边游去。
张大官人原本也没打算和纽约成为友好城市,毕竟南锡只是一个地级市跟纽约这种国际性大都市的差别不是一点半点,更何况东江已经先瞄上了,以东江的政治经济地位还差不多,不过应该还是弱一点,原本他也就是希望能够借着这次机会谈成那么一两个合约,引进一些项目,就算是这样。李长宇都有些瞻前顾后,害怕引起东江方面的不悦。现在萨德门托居然说要促成纽约和南锡成为友好城市,张扬虽然高兴。可心里有些半信半疑,毕竟萨德门托是喝过酒的,今天晚上落水的时候又灌了不少的水,该不是脑子有些糊涂了?可身为一个参议员话不能随便乱说啊。
萨德门托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咱们是哥们,纽约南锡理所当然的要成为哥们城市!”
梁晓鸥停下脚步,隋国明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和萨德门托一起去游玩了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再看常凌峰一脸的幸灾乐祸,让你丫自命潇洒,这俩美国妞就够你受的。
进去之后,看到萨德门托已经洗过澡换好了衣服,呆呆坐在床上,很沮丧,很颓废,萨德门托也是对自己的魅力极具自信的主儿,今天在梁晓鸥面煎受挫,严重打击到了他的自尊心。
萨德门托今天落水之后,头脑突然冷静了下来,这事儿虽然是梁晓鸥推他所致,可如果不是他骚扰梁晓鸥,也不会发生这种状况,萨德门托本以为自己的糕力能够征服梁晓鸥,现在是碰了一鼻子灰,他身份摆在那里,还是要脸的,他表现的虽然大度,可心底还是有些恼火,连带着对东江就有成见了,萨德门托从来都不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他放下酒杯,笑眯眯对张扬道:“张扬,我们是哥们,以后,我想通过我们加深中美之间的关系。”
萨德门托在张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东江和-图-书副市长隋国民凑了过来,一脸关切道:“参议员先生,你没事吧?”
张扬回到房间内把湿淋淋的衣服脱了下来,他忘了锁门,萨拉和杜拉两人都走了进来,正看到张大官人赤裸的上半身,张扬的肌肉饱满而结实,轮廓曲线诠释着男性的健美和阳刚。俩美国大妞看到张大官人的健美体魄,眼睛都要滴出水来了,都说男人好色,女人有时候比起男人也不遑多让。
张扬微微一怔,萨德门托听到梁晓鸥已经离开的消息,反倒觉着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今天的表现的确有失风度,萨德门托道:“只有等我回到东江再向她当面道歉了。”
酒吧老板显然也接到了通知,认出张扬他们这些人是美国代表团的。赶紧去后面找了两瓶正品芝华士,常凌峰问道:“多少钱?”
梁晓鸥吓得手足无措,远远站在人群中,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萨德门托,刚才是她将萨德门托推下水里的。虽然她不是存心故意。可后果的确是她造成的,梁晓鸥现在也不想什么友好城市了,只要萨德门托没事就好。她后悔来锦湾,如果她不来锦湾,这件事也就不会发生。
张扬事先让常凌峰准备了一套精装本的《厚黑学》送给了萨德门托,不过他也知道萨德门托看不懂中文,顺便又送给萨德门托一个平安佛,这是三宝和尚给他的礼物。
萨德门托道:“我没喝多,我清醒得很,梁小姐,友好城市没有问题!”这种时候,他居然利用友好城市来利诱梁晓鸥。萨德门托真是够无耻。
张扬对萨德门托的话并不相信,这厮是一个政客,今天这么说,明天一觉睡醒了还不知会怎样说,不过今天萨德门托被梁晓鸥给推落水中,情绪明显受到了影响,从这一点来说,张扬和南锡都是受益者。
关键时刻还是张大官人站了出来,他脱去外衣,从拱桥上飞跃而起。纵身跳入河水之中,萨德门托不是个好玩意儿,可这货毕竟是美国参议员,如果淹死在锦湾的小河沟里,这就是国际事件,搞不好整个南锡的领导班子都要跟着倒霉。
杜拉道:“我也很喜欢!”
张大官人站在高处,看到了那条正在驶向桥下的乌篷船,听到了船娘依依呀呀的哼唱,看到了坐在船头手舞足蹈的萨德门托,这货手里端着一听啤酒,另外一只手居然勾着梁晓鸥的肩膀,梁晓鸥显然十分的抵触,她向一旁侧了侧,萨德门托又向她挤了过去,梁晓鸥有些后悔答应跟他一起荡丹夜游了,这个美国参议员简直是个老流氓,萨德门托色迷迷望着梁晓鸥道:“梁小姐你真漂亮。”
张大官人听常凌峰翻译完,激动的连连点头,麻痹的这个萨德门托。到底是参议员,话说的真是到位,换成自己是说不出来的,的确人和人都是平等的,城市和城市也是一样,有个毛的差别。张扬端www.hetushu.com起酒杯道:“老萨!冲着你这句话我得跟你干一杯,你这人可交!”
张扬趴在桥栏杆上,只差没笑出声来了,这老嫖客也他妈太不要脸了。如果在往常。张大官人看到老外这么骚扰中国女性早就忍不下去了。可梁晓鸥的情况有些不同。她今天是自己主动送上门去的,张大官人决定等一等,也应该让她吃点苦头,应该让她深切认识到美国的政治流氓也很多。
萨德门托茫然点了点头。
隋国明碰了个钉子,脸上很不好看,他讪讪退到一边,看到了人群中的梁晓鸥,赶紧走了过去,梁晓鸥看到他过来了,转身就走。
梁晓鸥真的有些手足无措了,虽然她也算见惯了场面,可面对这个道貌岸然的美国老流氓,还真没有太多的办。梁晓鸥道:“参议员先生,你喝多了。”她挣脱着萨德门托的大手。
一提到友好城市,梁晓鸡反抗的就不那么坚决了,她低声道:“参议员先生,您是不是已经答应了?”
张大官人道:“那啥,我们南锡是拖级市,两个城市的政治经济地位好像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他这是阐述事实,常凌峰帮他翻译了过去。
萨德门托回到酒店,常凌峰和萨拉、杜拉还在那里谈话,看到萨德门托和张扬湿淋淋的回来,几个人都过来帮忙,萨德门托回到自己的房间,显然还沉浸在刚才落水的惊魂一刻,整个人的情绪仍然没有平复,张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休息一下,待会儿,我请你喝酒压惊!”
锦湾的酒吧挺多,因为是旅游区,消费也不是一般的高,一小瓶啤酒都要到了二十块,芝华士、人头马、龙舌兰之类的洋酒也是有的,不过多半都是假的,萨德门托要了瓶芝华士,看了看包装就退了回去,张扬知道这酒有假,向老板招了招手,低声道:“要不要我把你们风景管理处的林成阁主任请来?”
张扬挂上电话,走上拱桥,站在拱桥的高处,欣赏着锦湾美丽的夜色,官场中人所戴的面具实在是太多了,李长宇无疑是很想和美方谋求合作的,可是他必须要考虑到东江方面的感受,任何行当都有规则。官场有官场的规则,可张扬认为这种规则极其的可笑,美方代表团虽然是东江方面请来的,可人家未必就一定和东江方面合作,更没有规定美方除了东江之外,不可以和平海其他的城市合作,这些领导过度的重视政治利益才造成了这种狭隘性,如果他们能够站得更高,就会看得更远一些。
张扬呵呵笑道:“我忘了锁门了……”
常凌峰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从萨德门托要向梁晓鸥道歉来看,两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不快。
常凌峰来到张扬房间的时候,正听到两位美国大妞正在讨论张扬的身材呢,心中暗暗想笑,他向萨拉道:“你们不去看看参议员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