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6章 招兵买马

周山虎明白了,原来张扬是想让他当司机,在山里人的眼里,手握方向盘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得美差,周山虎激动地手都抖了起来:“大哥……您是要……要俺帮您去开车?”
张大官人没想到今晚的宴请这么隆重,他穿着一身运动服赴宴的,看到天台花园中婀娜多姿的邱凤仙,再看了看自己的这身打扮,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也不早说,我也弄身西服穿。”
周山虎道:“汽车俺也会开,就是没照。”
张扬拿起那份计划书道:“那我就跟他们比比耐牲,看看谁更有耐心,说不定,拖几天还会有新的投资商找上门来。”
张扬笑道:“看在你今晚准备这么充分,让我赏心悦目的份上,我就破例,对别人,我八小时之外绝对是不谈工作的。”
梁天正为她擦拭着眼泪,低声道:“政绩永远比不上你们对我重要,如果我知道萨德门托这么无耻,我不会让你去锦湾。”
张扬道:“我是政府部门,你是私营企业,跟我们相比,你那边太没保障了。”
张扬看到他笑成这样,顿时猜到了什么:“你丫的不会都向林清红交代了吧?”
邱凤仙微笑道:“你无须那么正式,我如此隆重,如此郑重其事,是因为我有求于你,所以我想要给你留平一个良好的印象。”
梁成龙呵呵笑了起来。
说起这件事,梁成龙一脸的笑:“哥们,这件事多亏了你。”
乔梦媛却道:“常主任别走,我今天过来是为了公事!”
如果说常凌峰从公平的角度上考虑,张大官人却是在乔梦媛出现之后,心中的天平就已经向她倾斜,这货很会自己找理由,他想跟乔梦媛合作是因为他重感情,张大官人的心底对乔梦媛的感情绝没有那么单纯,随着和乔梦媛相处日久,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有些斩不断理还乱,微妙到揪扯不清的地步。
张扬道:“当初海瑟夫人拿这块地花了两个亿,如果不是她出事,这块地应该已经开发起来了。”
张扬道:“你专程赶过来帮助我们的?”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他妈早看出来了,你丫的就是一叛徒,重色轻友的叛徒。”
梁成龙道:“我再不接受教训就是死不悔改了,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幸福过,清红怀孕了,我们两口子商量好了,等孩子生出来,就认你当干爹,没有你,就没有这个孩子。”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不过听说是被你给气病的。”
张扬道:“现在对这块地有兴趣的人很多,我在考虑是不是再搞一次公开竞标。”
邱凤仙道:“我们肯定给不出像海瑟夫人那样的价格,不过我们的计划做的很详细,尽可能的兼顾到双方的利益,如果我们可以拿到这块地的开发权,我们会把这一区域打造成南锡的高端精品商业区。”
梁成龙道:“你问我?我还问你呢?我工地就在这儿,这儿的牛肉汤不错,我几天不喝就馋得慌,这不,刚开车到门口,闻到牛肉汤的香味就忍不住进来了。”
张扬和常凌峰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是又惊又喜,乔梦媛前来南锡显然是送来了一场及时雨,她显然会成为英德尔公司落户南锡的最大助力。
张扬听得心里暖烘烘的,山里人淳朴,知道感恩,帮他们讨要工资只不过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但是在周山虎看来这是一件大恩,他欠了张扬一个大人情,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
张扬对此并不熟悉,因为具体的事情都是常凌峰在负责,常凌峰笑道:“乔总看来对这件事下了一番功夫。”他隐约猜到乔梦媛这次前来的真正目的了,乔梦媛名下的汇通公司就是从事计算机硬件生产,英德尔是IT业的领军人物,他们的一举一动自然牵动着乔梦媛的注意力。
梁晓鸥道:“行,我这就去打电话。”
邱凤仙道:“我来南锡之前,对这块地的情况了解了一些,好像除了我们以外没有人对这块地表现出异常的兴趣。”
带着白手套的侍者过来为他们倒上红酒,邱凤仙端起红酒,姿态优雅的和张扬碰了碰酒杯。
张扬实话实说道:“负担,一点都不轻松。”
梁成龙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梁成龙笑道:“我觉着这次张扬怎么帮着讨要工资这么起劲儿,原来他是你小兄弟。”
此时办公室的门外传来轻盈的脚步声,张扬听到了常海心的声音:“张主任,乔小姐来了!”
乔梦媛笑着点了点头道:“非但是同学,而且还是很好的朋友,你大概不知道他会在明晚抵达南锡。”
乔梦媛淡然笑道:“我来南锡是为了谈生意。”
邱凤仙举起酒杯道:“那就预祝咱们合作成功,干杯!”
常凌m.hetushu.com峰道:“商人都会想尽办法降低自己的成本,在这块地的事情上我们的确没有太大的仇势,查晋北应该不会轻易让步。”
张扬道:“看来你的消息并不可靠,乔鹏举一直都在盯着这块地。”
梁天正招呼两人坐下,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一个小感冒而已,值得这么兴师动众吗?”
梁晓鸥把他们送走,回来后,看到叔叔正在收拾那滩东西,赶紧道:“叔叔,我来!”梁天正摇了摇头道:“我弄洒了东西,当然要由我来负责。”他望着梁晓鸥,目光中充满了爱怜和内疚,低声道:“小鸥,叔叔一直都欠你一声对不起。”
梁天正吃了面道:“反正也没跑别家去,只要在平海,对平海有好处就行。”
邱凤仙道:“我同意,在生意场上,最成功的生意就是要做到共赢,只有大家都有利益,这种合作关系才能做得长久。”她拿出了一份早已做好的计划书:“这是我们做的规划书,你可以拿回去详细研究一下,投资方案以及这块地的开发计划都在其中,希望我从香港回来之后,你能够给我一个好消息。”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周山虎还不知道自己让他干什么就已经答应了下来。
梁晓鸥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叔叔,刚才成龙哥打电话过来,他说晚上会回来看您。”
张扬道:“我可以拒绝。”
周山虎认得梁成龙是他们的大老板,不由得有些惶恐,在他的眼里,这些人都是高高在上的,是他高攀不起的。
“真的,我下午得回东江,清红跟我一起回去,我真不能喝。”
张扬道:“难不成你想把汇通从江城搬到南锡来?真要是这样,好啊,我给你开绿灯,找市里给你批块地。”
邱凤仙笑道:“我就说你越来越不厚道,乔鹏举已经放弃投资这块地的想法,这件事我亲口问过他。”张大官人当场被拆穿,脸上的确有些挂不住,不过这厮脸皮够厚,仍然一点红意都没有,嘿嘿笑道:“邱小姐,咱们虽然是好朋友,可你代表星钻的利益,我要尽可能的为南锡争取利益,所以咱们最好能够找到一个平衡点。”
张扬笑了起来:“没照不怕,这些事交给我了,你啊,回去交代一下,明天就来体委报到,先跟着老何学学,实在不行就去驾校报个学习班,费用我这边给你报了,等你照拿到手,我这边就跟你签合同,先当个临时工,不过工资福利啥的我也不会亏待你,虽然可能辛苦点,毕竟比你们工地那边好多了,收入方面也会高一些,但是,你得做好思想准备,来体委开车之后,就不能那么随便了,以后要遵守单位规章制度,还有啊,休息日就少了。”
张扬道:“你看中了哪块地?”
张扬道:“我们体委的司机老何眼看就要退休了,我想找个自己人来接他的班。”
梁天正道:“离我远一些,千万别传染了你感冒。”
张扬点了点头道:“国内的发展日新月异,土地的价格在不断飙升,南锡作为平海重点发展的城市,这块地的价值不可估量。”
常凌峰笑道:“除了星钻集团,现在并没有其他人对这块地感兴趣,他们之所以敢压低这块地的价格,原因就是缺乏竞争者。”
周山虎激动地眼圈都有些红了,他做梦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落到自己头上,周山虎临来南锡之前专门找人算过命,算命先生说他走出山里可能会遇上贵人,现在看来果然验证了,张扬就是他的贵人。
梁晓鸥笑道:“叔叔,就好了,我给您煮碗鸡汤面好不好?”
廖博生赞道:“梁书记的胸怀就是不一样。”
乔梦媛微笑道:“张扬,你真是找到了一位好帮手。”
乔梦媛道:“这些资料我并不需要下功夫,贾斯汀是我的大学同学,不过他在二年级的时候就自动辍学了,短短几年功夫已经成为了英德尔公司的副总裁,他的能力真是非同一般。”
“叔叔……”梁晓鸥泣不成声了。
邱凤仙道:“谢谢张大人厚爱!”
邱凤仙笑道:“真是佩服你的想象力,没有的事儿,现在时代在发展,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会遇到瓶颈,所以在适当的时候拓展其他行业是必须的,香港的李嘉诚开始的时候做塑料花,现在不一样搞起了房地产?”
梁天正心底是极其不爽的,美国代表团是他们请到平海的,高科技园区的构想也是他们最早想到,梁天正期望利用高科技园区来消除国际工业园区的不利影响,可现在他们筹划的两件事都已经落空,被南锡这个兄弟城市毫不客气的给抢了过去。东江方面筹划了这么久,到最后竟然是为他http://m•hetushu•com人作嫁衣裳,梁天正实在有些不甘心。
梁天正嗯了一声。
邱凤仙春葱般的手指指了指张扬道:“你这个人啊,越来越不厚道了。”
张扬道:“病得重吗?”
张扬看到他言之凿凿,应该不是说谎话,也没有继续勉强他,把那碗酒端到自己面前,笑眯眯道:“两口子和好了?不离了?”
周山虎毫不犹豫道:“行!我有力气。”
如果说梁天正还算内敛,隋国明已经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绪了,他愤然道:“梁书记,南锡作为咱们的兄弟城市,这件事做得有些太不厚道了,怎么可以挖自己人的墙角?”
隋国明道:“话虽然是这个理儿,可是我们辛辛苦苦筹划了这么久,到了最后功劳却被他们全都抢了过去,真是不甘心。早知道张扬和那个什么萨德门托的关系这么好,就不该安排他们去锦湾。”
张扬道:“你和英德尔公司的副总裁是同学?”
张扬点了点头,常凌峰所说的很有可能,他低声道:“查晋北肯定把这件事看得很清楚,所以他才会给出一个这么低的价格。”
邱凤仙被张扬喝酒的样子引得笑了起来:“看来我错了,应该给你准备二锅头的。”
张扬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就那么封建?都什么时代了?还重男轻女呢?就算有我也不给你,你知道我初涉政坛的时候干什么工作吗?”
廖博生在一旁听着,心说这隋国明也忒没有眼色了,他们过来是探病的,不是给梁天正添堵的,隋国明提起这件事不是惹梁天正生气吗?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自从京城误闯军事禁区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对查晋北和邱凤仙这些人就产生了一些戒备心,国安邢朝晖方面早就怀疑他们,这次又专门提醒了他,军方丢失的一些机密资料都是台湾方面感兴趣的,而邱凤仙恰恰从台湾来,这种种的关系不能不让张扬警惕。
张扬道:“你他妈怎么这么假啊?”
梁晓鸥含泪道:“叔叔,其实……萨德门托是被我推下水的,正是因为这件事,他才会记恨东江,友好城市的事情才被搅黄了,都是我的缘故。”
张扬笑着跟她干了这一杯,其实邱凤仙有句话没说错,南锡体育场这块地除了星钻以外,的确没有其他人感兴趣,乔鹏举开始志在必得,现在机会来了,他反倒撤了,应该是害怕别人说他老爷子的闲话。张扬本以为这件事很隐秘,却想不到邱凤仙也知道了,看来邱凤仙对这块地相关的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生意人也不打无把握之仗。无论邱凤仙的目的是什么,对张扬来说,有人愿意投资总是一件好事。
梁天正笑道:“一个小感冒罢了,何必兴师动众的,他在南锡的生意不是挺忙的吗?哪有时间回来啊?”
隋国明和廖博生都愣在那里。
邱凤仙宴请张扬的地方在南洋国际的顶楼天台花园,应她的要求,南洋国际方面当晚在天台只准备了一桌饭,邱凤仙穿着酒红色的晚礼服,V字领口开得很深,娇肌嫩肤毫不吝惜的展示于人前,诱人的乳沟秀出别样性感,她今天带着一套祖母绿的精美饰品,衬托的她的气质越发高雅不凡。
周山虎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去安排招呼,顺便又加了两个菜。
周山虎的酒量也不弱,他和张扬聊得尽兴,不知不觉一瓶酒就喝完了,张扬让他把第二瓶也打开,周山虎倒酒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道:“张扬。”
张扬道:“真是奇怪,这么好的一块地,因为王均瑶的事情突然变得无人问津了。”
张扬乐呵呵在邱凤仙对面坐下,邱凤仙道:“我专门准备了原产法国害藏三十年的红酒。”
梁晓鸥因为叔叔的这句话,鼻子一酸,泪水无可抑制的涌了出来。”
乔梦媛摇了摇头,她轻声道:“英德尔公司如果把海外生产基地设在南锡,南锡就会成为计算机软硬件业者瞩目的中心,这是一次机遇,英德尔的入驻可以吸引业界的眼球,但是真正把业界精英吸引到南锡需要一个平台,需要一片合适的土壤,而南锡在这方面还没有起步,其实不但是南锡,整个平海都缺乏一个专门为计算机从业者提供的优秀平台,我想在南锡做平海第一家科技广场,邀请全国甚至全世界的计算机知名商家入驻,经过我们公司的管理团队综合讨论之后,最终迄定了老体育场地块,这是我们公司的计划书。”
常凌峰微笑道:“真要是如此,我只能感叹你张主任洪福齐天了。”
邱凤仙道:“当时我们也参与竞标了。”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你嫂子多精明的一个人,就算我不说,她也能猜到,逼问之下,我和_图_书实在是没撤,只好把那件事的前因后果全都交代了。”
张扬道:“这价格太低了,至少也得一亿五千万。”
张扬转过身去,却见梁成龙西装革履的站在他的身后,张扬笑道:“我靠,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廖博生笑道:“您是我们东江的带头人,您可不能生病,您生病了,我们这些人就没有主心骨了。”
常凌峰听到公事两个字,于是又停下了脚步。
乔梦媛微笑道:“英德尔公司的副总裁很年轻,他叫贾斯汀。”
张扬道:“他叫周山虎,我们都叫他虎子,以后他不在你工地干了,我让他去体委开车。”
常凌峰呵呵笑了起来:“我看星钻未必肯拿出那么多钱来,如果他们有竞争对手,可能还会提升一些价格,可现在只有他们对这块地感兴趣换成任何人都要趁火打劫。”
常凌峰道:“拒绝就意味着让这块地继续闲置下去,王均瑶出事之后,令这块地变得敏感起来,这也是多数人不敢涉足其中的真正原因。”
隋国明道:“梁书记,您看这件事是不是应该向省里反映反映,自己人挖自己人的墙角,这种歪风邪气不能助长,如果有了这个先例,以后的经济发展中,肯定会不断地出现这种内耗。”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不是会开手扶拖拉机吗?”
梁天正咳嗽了一声:“不好意思,我没拿住,我的责任!”
张大官人和优雅实在挨不上,他喝红酒就是牛饮,也不看,也不闻,端起酒杯,咕嘟一口全都咽了下去,砸吧砸吧嘴,向侍者道:“倒满!”
周山虎一张脸窘得通红,他毕竟没见过多少市面,不知说什么好。
常凌峰道:“那就只能跟他拖延下去了,但愿市里拥有和我们一样的耐心。”
梁成龙道:“两口子之间的确没啥好瞒的,不过你放心,清红也没生气,如果不是你帮忙,我们这会儿指不定已经离了。”
梁晓鸥甜甜一笑,在叔叔身边坐下。
张扬心说干我屁事?但还是憋住了没说,朋友之间说这种话伤感情,他琢磨着十有九八可能和美国代表团的事情有关,可这事儿应该不怪自己,是美国人没选东江,梁天正要是因为这件事气病了,心胸是不是太狭窄了?
梁晓鸥做事很麻利,过了一会儿就下好了鸡汤面,端到梁天正的身边,梁天正恢复了食欲,就证明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他端过面条先喝了口汤道:“真香。”
邱凤仙撅起樱唇道:“这话挺伤人!”
梁天正闻言大喜过望,他马上又想到了什么:“对了,赶紧给成龙打电话,让他别带清红回来,我感冒,万一传染了她不好。”
周山虎点了点头。
张扬道:“你也别臭美,指不定是个女儿呢。”
梁天正也没和他们客气,接着吃他的鸡汤面。
常凌峰道:“拿下这块地,并有实力开发的商人本来就不多,南锡的高层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很多有钱人都处于观望期,谁也不敢轻易把钱投入到一个政治上刚刚发生变动的城市中。”
隋国明道:“梁书记,你接着吃,我们就走过来陪您聊聊。”
张扬对这个出价十分的不满,他低声道:“当初王均瑶花了两个亿才拍下了这块地,现在星钻想用一亿拿下,根本就是在趁火打劫嘛。”
此时东江常务副市长隋国明,东江市府秘书长廖博生一起来了,他们带了些营养品专程前来探望梁天正。
张扬道:“一亿还他妈要分两次,查晋北真是算到了骨头缝里不成,这事儿我不能答应。”
梁天正的面色却突然沉了下来,他手里的碗忽然落在了地上,很突然,看得出并不是他用力摔下去的,但是他肯定是存心这么做,碗摔在地面上,碎瓷片散落了一地,鸡汤和面条也洒了一滩。
梁晓鸥专门买了只母鸡,给叔叔熬了鸡汤。
梁天正笑道:“夸张!”他还有半碗面还没吃呢,正准备放下。
乔梦媛有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这厮脑子里总有一些异想天开的念头,汇通在江城做得红红火火,投资了这么大,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规模,怎么可能说搬就搬。乔梦媛道:“我这次的确是为了土地而来,不过不是为了汇通,而是有一个新的投资计划。”
廖博生心中暗骂,隋国明真是自找难看,梁天正显然生气了,没有当场把碗扣在隋国明脸上都是给他面子。
张大官人道:“我还得考虑考虑呢。”
乔梦媛道:“确切地说是谈生意,互利互惠。”
乔梦媛将计划书递给了张扬,张扬接了过来,他一脸的笑,把计划书仍然交给了常凌峰。
张扬让常海心去沏一壶好茶,招呼乔梦媛坐下,微笑道:“乔总,什么风把你吹到南锡来了?”
http://m.hetushu.com梁成龙道:“公然挖角啊,张扬不够意思啊!”当然他只是玩笑话。
张扬道:“因为我知道你找我不是为了叙交情,也不是为了跟我发展什么超友谊的感情,你是为了工作,你是为了南锡体育场的那块地,你想想啊,白天我上班忙了一天,晚上还要谈论工作上的事情,我怎么能轻松?”
张扬正准备为他介绍,梁成龙忽然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你在我工地上干活,前两天带着工人闹事,来找我讨要工资的是不是你?”
隋国明听完这句话,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尴尬,耳根处都有些发红。
隋国明这句话问得就有些不明智了,其实他也猜到了一些,梁晓鸥的突然离去和萨德门托落水肯定有关系。
张扬道:“你啊,经过这件事也该接收点教训了,以后对林清红好点。”
张扬哈哈笑道:“说句真心话,你们星钻好好的珠宝不做,怎么也想搞地产了?该不是老体育场地块下面藏着一座钻石矿吧?”
常凌峰却已经猜到了乔梦媛此行的目的,他试探着问道:“乔总难道看中了老体育场那块地?”
邱凤仙道:“赏心悦目我信,秀色可餐却是一句最虚伪的话,哪怕是再美丽的面孔关键时刻也抵不上一块面包的诱惑。”
梁成龙道:“别臭美啊,想给我儿子当干爹的已经排队了。”
张大官人一脸无辜道:“这话从何说起,你以为我在撤谎?”
应当承认的是,星钻打造高端商业广场的计划书也拥有相当的吸引力,可是和乔梦媛的高科技广场计划相比,前者仍然显得缺乏创意。
看到乔梦媛进来,张扬和常凌峰一起站起身来,常凌峰笑道:“贵客来访,我先回避一下。”
这份计划书对张扬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这方面也不是他的长顶,所以他还是将计划书交给了常凌峰,常凌峰看完这份计划书之后对星钻方面勾画出的详细蓝图也表示欣赏,看来星钻这次的确是有备而来。邱凤仙有句话并没说错,除了他们以外,目前并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对这块地表示出投资的意愿。所以星钻给出的价格并不高,他们参考南锡普通的商业用地价格,给出了一亿的开价,而且首付价格只是五千万,其余五千万希望在一年内分批还清。
张扬道:“虎子,我今天找你是想让你来我身边帮忙。”
张扬道:“何止良好的印象,简直是赏心悦目,秀色可餐。”
张扬道:“和我谈生意?”
梁晓鸥道:“告诉您一个好消息,他和我嫂子和好了,今晚两人要一起过来,我嫂子还怀孕了。”
一直旁听的周山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这一笑,梁成龙才注意到他,笑道:“小兄弟,我看你怎么有些眼熟啊?”
“别谢我,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不过啊,那事千万得保密。”
梁成龙看到周山虎递过来的那碗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我都戒酒了,本来想喝完牛肉汤就走的。”
邱凤仙笑道:“听你这么解释,我心里好过了一些,我知道你不想谈工作,可我来到南锡目的就是为了谈工作,我的时间很紧,明天又要前往香港参加一个珠宝展,今晚必须要和你谈工作了,谁让咱们是朋友的,你就多担待一些。”
常凌峰手握乔梦媛的计划书,此时真的感叹起张扬的好命来,刚说这厮洪福齐天,看来真的如此,这边为老体育场地块无人问津而发愁,这边星钻找过来了,随后乔梦媛的汇通公司也接踵而至,原本无人问津的那块地,突然又成了香饽饽。虽然还没有仔细研究乔梦媛的这份计划书,常凌峰心中的天平已经向汇通倾斜,常凌峰在提出南锡应该利用这次机会,发展高科技产业,借着英德尔公司落户南锡,推动整个南锡的重心向高科技转移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构想,南锡不仅仅需要一个高科技工业园,还需要一个高科技商贸中心,从生产到批发形成一套完整的环节,乔梦媛的出现,以及她的这份计划书,恰恰让常凌峰的这个构想成为了现实。
邱凤仙摇曳着玻璃杯,红色的液体宛如琥珀般在杯中晃动:“跟我在一起喝酒感觉怎样?”
张扬愕然转过身去,却见乔梦媛在常海心的陪同下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外,张扬从京城回来之后,还没顾得上和乔梦媛联系,虽然他很想当面向乔梦媛表达一下谢意,如果不是乔梦媛请求她爷爷出面,自己误闯军事禁区的事情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解决。
梁成龙道:“不带这样的,小看我们民营企业,说话的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梁成龙拿起电话说了两句,挂上之后,向张扬道:“我得走了,我叔叔这几天生病了,我得回去看看www•hetushu.com。”
张扬道:“虎子,别这么说,我也没帮你什么,工资本来就是你们的,说实话,拖了这么久发下去,我也有责任,回头你转告乡亲们,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梁天正摇了摇头道:“推得好,如果我在现场,我一定大耳光抽过去,我不许任何人欺负我的乖侄女!”
凤仙笑道:“咱们是老朋友,你给个明白话吧,到底什么条件才可以接盘?”
张扬道:“我也希望咱们能够合作成功!”
梁天正的确病了,先是侄女梁晓鸥哭着从锦湾回来把他抱怨了一通,没几天又传来纽约已经决定要和南锡结成友好城市,连本来希望很大的英德尔公司内地建厂计划,在第二轮考察就已经把东江给排除在外了,接连几件事让梁天正颇为恼火,再加上不小心受了点风寒于是就病倒了,梁天正在家里挂完水,侄女梁晓鸥一天都在他家里照顾,梁晓鸥也猜到叔叔这次生病和美国代表团的事情有关,冷静下来之后,她感觉到有些内疚,萨德门托是个老色鬼不假,可是她在处理事情上不够成熟,所以才得罪了美国代表团,从而导致这一系列的好事都落在了南锡的身上,如果她能够再成熟一点,处理事情的手段再圆滑一点,也许事情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张扬道:“其实不在乎喝什么酒,在乎和什么人一起喝。”
周山虎看了看张扬。
张扬道:“虎子,给他添套招呼,一起吃。”
张扬收好她的计划书,微笑道:“我会认真对待这件事。”
张扬道:“想打劫我没那么容易。”
梁天正笑了笑,没说话。
张扬听说她居然对老体育场地块感兴趣,心中真是惊喜非常,刚才还和常凌峰谈论这件事,想不到这就有投资商找到门上了,而且这个投资商还是乔梦媛,无论是于公于私,他当然和乔梦媛更亲近一些,就算没有邢朝晖的提醒,他对查晋北的定位也是一个唯利是图的生意人,乔梦媛在商场上是很讲究原则的,更何况张扬在私人感情上更倾向于她,张扬道:“怎么?你也想在南锡复制南林寺广场的商业模式?”
常凌峰道:“市里虽然把这块地的处理权交给了你,并不代表市里就不过问了,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南锡现在很缺钱,市里把权力交给你目的就是让你尽快的把这块地给推出去,通过这块地获取一笔资金,如果你迟迟做不到,市里肯定不会任由这块地闲置下去,很有可能他们会收回你的权力,自己来操作这件事。”
张大官人洋洋得意道:“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
梁成龙喝到嘴里的一口牛肉汤噗地喷了出来,好在朝向地下,不然肯定要喷到张扬脸上。
张扬在乔梦媛的面前没有做任何的隐瞒:“不错,这几天他们的副总裁就会过来进行二次考察,能否最终签约,还要看他考察的情况而定。”
梁晓鸥被他问得有些尴尬,她总不能把实情倒出,咬了咬嘴唇道:“隋市长,这件事是我的责任,我没有招待好美国贵宾,所以才让南锡方面钻了空子。”
梁天正裹着棉大衣坐在客厅里,手里拿着遥控机静静看着电视新闻,时不时的打出几个喷嚏,他老婆去上班了,孩子们都不在家,梁天正是个很重亲情的人,他对家人一直都很照顾,梁晓鸥从锦湾回来之后,他并没有埋怨侄女什么,非但如此,他还有些后悔让侄女赶过去接待萨德门托,他不该让家人牺牲利益去迎合那个美国老流氓。
梁成龙这个人极其的重男轻女,呸了一声道:“大吉大利,我这是第一胎,还是想要一儿子,张扬,你有啥生男生女的秘方没?”
张扬道:“再好的红酒我都喝不惯。”
梁天正的表现还算正常,他淡然笑了笑道:“好事啊,这对咱们平海未来的发展大有好处。”
邱凤仙微笑道:“人在很多的时候不能只顾及自己的感受,还要照顾到别人,今晚我挖空心思的打扮,准备了这场烛光晚餐,冲着我的这份苦心,你就算不喜欢也要装出喜欢,不开心也要装出开心。”
梁天正用力吸着鼻子,他闻到了鸡汤的香味,大声道:“小鸥,鸡汤很香啊,我闻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两人就在这种尴尬的氛围中向梁天正告辞,梁天正明显动了气,连送别的话都没说。
乔梦媛点了点头:“我听说英德尔公司要把海外生产基地设在南锡?”
隋国明道:“南锡那边基本上已经确定了,纽约方面给他们发出了正式邀请函,要和南锡结成友好城市。”
梁晓鸥泡好了茶给隋国明和廖博生送讨来,隋国明看到梁晓鸥,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问道:“小鸥,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萨德门托怎么会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