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8章 维权

常凌峰笑道:“人赚钱的目的不仅仅是花钱,而是要让钱花得更有意义。薛厂长,你们的产品销售的如此红火,却缺乏一个正规的企划,这样下去,再不了太久的时间就会在经营上出现大问题。”
薛东阳道:“大美女吧,我也不知道她是谁。”
张大官人是抱着兴师问罪的念头的,可薛东兴来到之后先拿出了诚意十足的架势,伸手不打笑脸人,看到人家这么有诚意,张扬也不好意思恶言相向了,他眯起眼睛看着薛东兴:“你就是那个做虎鞭丸的?”
薛东阳这边刚刚走,南洋国际的老板李光南和南国山庄的总经理任文斌就一起过来了,体委今天搬家,他们怎么都要过来看看,在过渡期,体委一直都借住他们的小楼办公。
薛东兴让薛东阳把电话交给张扬,电话中薛东阳表现的很客气,恭恭敬敬道:“张主任,对不起了!”他知道自己理亏,所以认错的态度比较好。
张扬淡然笑了笑:“现在都不兴杀老虎了,你们哪弄的这么多虎鞭?”
常凌峰道:“你们想在平海开拓市场,这次的省运会是个很好的推广机会,在你们的新产品定下名称之后,可以通过我们的省运会迅速的把新的品牌打出去。”常凌峰当然不会忘记给省运会拉赞助,薛东兴这种人发迹的太快,手里太多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花。
朱兴旺的到来让张扬喜出望外,在火车上他和朱兴旺就很投缘。让张扬没想到的是,朱兴旺居然和薛东兴也很熟悉,两人在博览会上相识,朱兴旺对薛东兴的产品很感兴趣。世界真的很小,因为朱兴旺的出现,张扬和薛东兴之间的关系越发的缓和了。
张扬道:“所以你就明目张胆的侵犯别人的肖像权,而且一直这么侵犯下去?你知道你给别人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吗?人家一个未婚女孩子,照片被你们弄到了虎鞭丸上,这对人家的声誉影响多大?啊?如果让人家的男朋友看到,会怎么想?”这厮说得理直气壮,原因很简单,何歆颜是他女人,他得替自己女人出气。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常海心走后,他马上打高廉明的手机,这厮还是关机,张扬又往他家里打了电话,一问才知道,高廉明去黄山旅游了,张扬心中有些恼火,这高廉明也太随便了一些,既然已经和体委签了合同,就要遵守体委的规章制度,他还当自己是个游兵散勇,这次一定要敲打敲打他。
薛东兴道:“张主任,我们民营企业好不容易才发展到了现在的规模,如果你让我们现在就更换所有的包装,我们面临的损失是无法估计的,我承认我们犯了错,我也愿意在经济上给何小姐补偿。”
薛东兴道:“张主任我也不瞒您,我们的东山虎鞭丸因为虎鞭这两个字已经被相关部门警告,认为我们的产品违反国家保护动物的政策,已经勒令整改,现在我们厂子里正在做企划,力求找到一个减少损失的办法,我们也在想新的名称,同时也在考虑邀清新的代言人,可这和-图-书需要时间,我们需要一定的时间作为过渡我可以保证,在我们的这一批产品全部销完之后我们将改换包装,所以我很诚恳的请求张主任能够和何小姐商量一下,给我们一段时间。”
何歆颜道:“什么意思?”
“我不管,整个系统都瘫了,你马上就给我联系,机票咱们出。”张扬说完,愤愤然挂上了电话,这才看到走道上满脸堆笑的薛东兴和薛东阳。
薛东阳一眼就看到小会议室内挂着他昨天送给张扬的那面锦旗,心中不禁感叹起来,制假售假的窝点找到了,可麻烦也来了,对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他可是闻名已久,薛东阳知道,这位张主任是南锡政坛的当红炸子鸡,是他们这些民营企业得罪不起的,在厂长薛东兴来到之后,薛东阳把了解到的情况已经详细转达给了他,薛东兴虽然没多少文化,可是这个人在生意上很有一套,不然也不会把一个最初只有十多个人的乡镇小厂经营到现在的规模,如今他的临郎保健品厂已经成为临郎市民营企业中的领军人物,薛东兴坐下之后道:“张主任,我今天过来,是为了当面向您解释广告的事情。”
张扬道:“这么着吧,这件事交给我,我来帮你解决,二十万?不能这么便宜他们!”
张扬道:“虎鞭丸,现在国家明令禁止捕杀老虎,我看你的虎鞭丸就存在欺骗消费者的问题。”
张扬道:“还别说,你印在这虎鞭丸上,的确有点效用。”
张扬低声道:“听说这虎鞭丸不错,要不回头咱俩试试?”
张扬也没想到薛东兴会给这么多,由此可见这个人真的很有诚意,可张扬也意识到,眼前的这位是个大智若愚的主儿,表面上看起来像个透着傻气的暴发户,可实际上这人精明着呢,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低头,张扬原本抡起大棒狠狠打他一顿,可这厮一来到就表现出道歉的诚意,让张扬这一棍子有些轮不下去了。张扬道:“赔偿是一码事,可你们既然承认所犯的错误,就应该马上将印有何歆颜小姐肖像的所有包装和广告下架,改换包装,重新来做广告。”
张大官人厚颜无耻道:“看着就忍不住有反应。”
张扬道:“我说你真是会打如意算盘,兜了一个圈,你做得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张扬道:“你不知道,我知道!”
何歆颜道:“我问过律师,准备向他们索赔二十万,登报道歉,勒令他们撤去一切和我相关的广告宣传。”
“滚!”何歆颜笑着骂他。
李光南道:“这样一来恐怕我的保安工作要增加好几倍了。”
薛东兴连连点头道:“好,我们就缺乏正规的包装和推广,我没问题,只要何小姐的广告公司能够帮我们做好这次的转型工作,我愿意拿出一大笔钱来作为酬金。”
张扬看到她的表情,马上明白了常海心因何会脸红,呵呵笑道:“我正准备帮歆颜维权呢,这家无良企业,居然侵犯她的肖像权。“常海心道:“我也觉着何歆颜不和_图_书会做这种广告。”
张扬的办公室还在整理,他指了指小会议室,带着薛东兴和薛东阳来到小会议室。
薛东兴一听要打官司就慌了,他乞求道:“张主任,您别生气,我们一个企业好不容易才发展到现在这种规模也不容易,当初我们只是一个乡镇小厂,发展之初很多制度都不健全,法律关键单薄,所以才犯下了这个错误,这样,您先别动气,我在东江开土特产博览会呢,明天一结束,我就去南锡,向您当面道歉,具体怎么解决,咱们见面谈好不好?”
张扬又想起虎鞭丸的事情,接着给何歆颜打了个电话。
薛东兴道:“张主任,你们帮我想想,如果真的能够接着省运会推广我们的品牌,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这厮虽然墨水不多,可是胆子很大,眼光也很准,他看出来了,张扬和常凌峰的境界不知比自己要高出多少,真要是能和这样的人结交,对他企业的发展肯定大有好处,这次的侵权事件,虽然要拿出点钱作为赔偿,可如果真的能和这些人攀上交情,薛东兴认为很值。
张扬却没有被薛东阳的这句话转移注意力,盯着薛东阳道:“我表妹好像没签过这份广告,不经别人允许滥用别人的肖像权,这叫什么?”
薛东阳听到这里,才开始觉着有些不对了,他笑道:“您表妹真是漂亮啊。”他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探讨下去,虚晃一枪,转移话题道:“张主任,我看外面这么忙碌,你们体委是要搬家吗?”
张扬这才想起她让自己找高廉明和唐糖联系的事情,不由得苦笑道:“你看看我,这两天太忙,把这件事给忘了。”
张扬处理这种事情并不在行,人家现在态度这么诚恳,愿意赔偿,如果他要求临郎保健品厂现在就停止侵权也不现实,毕竟人家更换包装,重新搞广告也需要时间,张大官人又不是不讲理,四十万的赔偿金额已经不少了,可张扬又有些不甘心,想起自己女人的肖像还要被印在性保健品上,他就打心底不爽,可杀人不过头点地,自己也不能太过分,张扬把常凌峰给叫了过来,常凌峰在商业方面是行家,让他帮忙看看这件事怎么办。
薛东阳看到张扬说翻脸就翻脸,心中暗暗叫苦,他苦笑道:“张主任,别介啊,我这就联系,我这就联系,应该是误会,应该是误会。”
张扬道:“才二十万啊!”
张扬道:“现在追星族太多,如果你感觉压力大,我可以分别作出安排。”
薛东阳笑道:“说是虎鞭丸,里面不一定要有虎鞭的成分,我们的意思是,服用过我们的产品之后,威猛如虎,堪比虎鞭。”
薛东阳还没回过味儿来,笑道:“张主任认识?”
薛东兴用力点了点头:“是我,张主任,给您添麻烦了!”他放开张扬的手,接着就来了个九十度的标准鞠躬,张扬觉着这人倒是可乐,不过有一点能够肯定的是,薛东兴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鲁莽,这个人粗中有细,知道理亏,先用www.hetushu.com诚恳的态度给对方留下一些良好的印象。
张扬本来是一肚子火的,可对方的认罪态度很诚恳,这个薛东兴应该是个明白人,张扬想了想,这件事还是等薛东兴来了再说,他低声道:“好,你自己好好想想,咱们当面解决。”
他们又来到新体育中心办公楼,张扬正在信息中心了解情况,他们的信息系统已经全部瘫痪了,当初设计信息系统的唐糖又联系不上,不过高廉明这会儿总算回了个电话,张扬握着手机站在信息中心的大门口气得开口就骂:“高廉明,你他妈到底还想不想干了?你当我体委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薛东阳张扬昨天已经见过了,薛东兴却是第一次见到,此人三十多岁年纪,长得五大三粗的,剃着一光头,脑袋挺大,越发突出了光头的油光锃亮,身上穿着一套名牌西服,可怎么看都像从别人身上扒下来的,整个人透着一股暴发户的气息,薛东兴抢上前去,伸出双手,一把就将张扬的手给握住了:“张主任!我是东山省临郎市保健品厂的厂长兼法人代表薛东兴,今天是专程登门向您道歉的!”
高廉明自知理亏:“张主任,张哥,我亲哥哥,您别生气成不,我这次是真有事儿,我爸生病了,所以走的仓促,当时你又去了京城,我哪儿找你请假去,回东江照顾了几天,遇到了几位同学,他们拽着我来黄山旅游,我也是没办法啊,这么着,我回去后向你负荆请罪成不?”
常海心有些不开心的撅起了樱唇,目光看到张扬办公桌旁放着的那些礼盒,她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何歆颜,可当她看清上面的广告词的时候,俏脸不禁红了起来。
张扬笑道:“有朋自远方不亦乐乎,今天晚上我来请客,顺便介绍朋友给你们认识。”
薛东兴道:“张主任,俺没有欺骗消费者,这名字也是从我祖上传下来的,国家禁止的事情我也不会干,里面的确没有虎鞭的成分,可是我们的虎鞭丸还是很有效果的。”
常凌峰在了解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他笑道:“我看这件事并不复杂,这么着吧,看得出你们诚意十足,而且你们的虎鞭丸面临更名,重新改换包装,重新印刷广告,民营企业经营到现在的地步的确很不容易,但是法律上并不能用同情说话,你们的侵权是事实,应该就此作出赔偿,四十万的侵权赔偿金也显出了你们的诚意,不如这样,你们可以将包装设计和广告推广交给何小姐的广告公司,一来得到这种一流广告公司的包装和推广,你们的产品可以更上一个台阶,二来,也借着这件事对何小姐的声誉损害作出进一步的补偿,这应该是个共赢的好事,你们觉着怎么样?”
薛东兴是有备而来,张扬既然不同意这个方案他马上又提出了一个方案:“张主任,要不这样,我们赔偿何歆颜小姐四十万,作为侵权费用,我也咨询过律师,这种官司就是真的打下来,我们的最高赔偿也就是二十万,多出的和图书二十万表示我的诚意。”
张扬道:“不是让我满意,是要让这些形象大使满意,他们都是义务帮忙,分文不收,如果咱们接待工作做不好,面子上交代不过去。”
张扬道:“什么意思?你还要继续卖虎鞭丸?”
李光南连连点头:“我会把最好的房间,最好的服务留给他们。”
张扬道:“也就是说你们要继续侵犯何歆颜的肖像权三个月。”
薛东阳给厂长薛东兴打了电话,薛东兴是他堂哥,此时薛东兴也不在临郎,正在东江开地方特产博览会,接到薛东阳的电话,听他把事情简略讲了一遍,也不由得大吃一惊,薛东阳道:“厂长,张主任就在这里,要不您跟他解释一下。”
薛东兴在第二天上午抵达了南锡,他在薛东阳的陪同下前来拜访张扬,可来到张扬原来的办公地点却扑了一个空,张扬已经搬到新体育中心的体委办公楼去了。
薛东兴咧着嘴呵呵笑道:“张主任,您这是说啥,我是真的有诚意。”
何歆颜道:“真正打起官司来,估计得不到这么多,国内对这方面的惩罚力度并不大。”
薛东兴道:“我们的厂子最早是个乡镇小厂,生产虎鞭丸是我的想法,虎鞭丸的配方是从我祖上传下来的。”
张扬一肚子的火,这帮混蛋侵犯何歆颜的肖像权,更可气的是,他们把何歆颜的肖像印在性保健品上面,不知要成为多少男人意淫的对象,想起这事儿,张扬恨不能这就抓住薛东兴狠狠给他俩嘴巴子,张扬道:“你没对不起我,你们对不起的是我表妹,不经别人允许,滥用人家的肖像,而且印制在什么虎鞭丸上,这是对个人肖像权的侵犯,现在已经立法了,我正式通知你,准备打官司吧。”
张扬也跟着笑了起来,他指了指包装盒上的何歆颜道:“这代言人看着眼熟啊!”
李光南笑道:“放心吧,我一定做到让你满意。”
张扬道:“我不管你的虎鞭丸有没有效,我只想问问你,为什么要把我表妹的肖像给印上去?”
薛东兴道:“我们当初生产的规模小,考虑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周到,包装盒和广告画都是交给印刷厂去做,他们负责设计印刷,因为一开始给我们的外包装就是这个,所以我们就一直延续用了下来,我也知道侵犯了人家的肖像权,可我又觉着,我们就是一乡镇小厂,也不会兴起啥风浪,赚点小钱,想必人家也不会介意,可没想到我们的虎鞭丸上市之后,反响良好,订单那是哗哗地飞过来,就跟雪片儿似的,我不瞒您说,今年的销售额肯定要过亿,利润至少在三千万往上,张主任,我们做民营企业的不容易,现在商品的包装形象都已经定格了,我连生产都来不及,哪顾得上再考虑改换包装的事情?”
张扬道:“他们厂长明天要过来见我,说是当面和我解释这件事,你想我怎么替你出气?”
张扬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人家大老远来了,总得给他一个讲话的机会。
薛东阳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南锡市体委和_图_书,今天他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怨不得别人。
司机小刘拎着六个礼盒上来,礼盒上何歆颜的广告极其醒目……我满意我喜欢,东山虎鞭丸,薛东阳不知人家是在设套,笑眯眯将六个礼盒放在办公桌旁:“张主任,您先留着,不是我吹,我们的产品不但效果显著,而且包装精美,送人也很上档次,这些都是特制,里面都是用木盒包装。”
薛东兴道:“张主任,我们的订单很多,生产线在24小时不停的运作,根据我的初步估计,可能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来消化订单和更换产品的包装,所以……”
张扬道:“你以为自己有多重要啊,我也不是找你,现在信息中心因为搬家瘫痪了,你把唐糖赶紧找回来。”
何歆颜和胡茵茹在一起,正在海南拍广告呢,听张扬说起虎鞭丸的事情,何歆颜气呼呼道:“我正准备和他们打官司呢,已经委托给律师了,最近就要发律师信给他们。”
张扬道:“等何歆颜代言的产品多了,她也得有所选择,像这种性保健品广告,只会影响到她的形象,她怎么会接?”
几个人谈得正热闹的时候,又有人过来拜访张扬,竟然是延东兴旺集团的总裁朱兴旺,朱兴旺和张扬分手之后去东江开了一个地方特产博览会,结束博览会之后,他没有急于返回延东,而是来锦湾游玩,途中想起张扬邀请他到南锡来看看,还要给他介绍当地企业合作,所以朱兴旺就顺道过来看看。
张扬道:“何止认识,她是我表妹!”
薛东阳额头上汗都冒了出来,他终于知道今天自己是自投罗网,硬着头皮道:“张主任,我主管的是地区销售,产品的包装宣传啥的不归我管,这上面的女明星我也不认识,是不是签约了我也不知道。”
张扬道:“你不知道,那就帮我联系一个知道的,现在就给我联系你们的负责人,我要你们厂方马上给我解释,不然我会以侵犯肖像权告你们。”
薛东兴道:“是啊,可惜我是个大老粗,对企划啥的是一窍不通,常主任愿意指点指点我吗?”
薛东兴道:“张主任,我承认,是我们考虑不周,所以才造成了这样的状况。我来之前考虑了一些解决办法,张主任,您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厂用了何小姐的肖像做广告,给她造成了损失,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能在经济上进行弥补,根据现在何小姐的代言价格,我们补足三年的代言费,而且我们可以和何小姐签约,让她成为我们的正式代言人。”
常海心的俏脸越发红艳,轻声啐道:“你还用这些?”低下头,羞得匆匆走了,来到门前又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转身向张扬道:“别忘了,赶紧跟高廉明联系,唐糖再不来,整个信息系统就瘫痪了。”
高廉明道:“唐糖啊,人家在美国,我就是现在联系,估摸着也得过几天才能到。”
此时常海心敲门走了进来,李光南和任文斌趁机起身告辞,张扬也没远送,常海心道:“程序又出问题了,张主任,让你联系的事情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