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9章 发展与规划

贾斯汀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外界干扰到我的考察,在考察完结之前,我也不会和南锡政府方面有正式接触,希望能够给我一个自由的空间。”
多数常委都没有说话,其实很多人的心中都认同马天翼和夏伯达的意见,没必要专门设立什么高新区,所谓高新区无非就是开发区的一种,名目而已,以目前南锡的财政状况,不可能同时支撑这么多的弄发项目。过去徐光然在的时候,就喜欢开发,整个南锡就像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现在换了李长宇,本以为能消停几年,可他上台没几天就提出了高科技工业园的概念。
张扬道:“还好,我尾巴已经进化掉了。”
所有人一起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那啥……我啥时候就没厚道过,你知道的。”
张扬道:“你认识我这么久,还不了解我的骨气,原则问题上,我是绝不会退让的。”至于什么原则,这厮也说不出一个头绪来。
李长宇笑得多少有些神秘:“你晚上别忘了去我家,我让你葛姨准备酒菜,咱们好好喝两盅。”
李长宇道:“你的能力已经得到了领导层的公认,做完这几件事之后,无论是政治经验还是政治成绩都积累的差不多了,相信你的仕途也会得到一次腾飞。”
张扬越听越不是滋味,这老外对乔梦媛好像不是抱着纯友谊的关系,贾斯汀又向张扬道:“你喝什么?我请!”
一句话把夏伯达噎得满脸通红,龚李伟分明有影射自己不学无术的意思,夏伯达道:“在我的理解就差不多。”
乔梦媛将张扬介绍给贾斯汀认识。
李长宇信心满满道:“飞得起来,而且越飞越高!”
乔梦媛忍不住笑道:“还是第一次听人把官场形容成地狱。”
乔梦媛不再拒绝,上了张扬的吉普车,汽车启动之后,她不由得有些担心:“半路不会再熄火吧?”
乔梦媛微笑道:“我很幸运,能够拥有你这样的好朋友。”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是星钻,是汇通!”
乔梦媛看了他一眼道:“你认识贾斯汀?”
张扬举杯道:“欢迎各位新朋老友来到南锡,今天我借着这顿饭略表寸心,希望大家以后经常到南锡来,最好能够在南锡投资建厂,我一定会给你们争取最优惠的条件。”
贾斯汀在南锡的考察十分顺利,几手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他就已经确定南锡成为英德尔公司的海外生产基地,与此同时,张扬也将南锡向高科技产业转型的构想汇报给市委书记李长宇。李长宇对张扬的想法表示欣赏,其实之前张扬已经向常务副市长龚奇伟说过这些构想,龚奇伟在和李长宇的交流中也已经反映了。
李长宇瞪了他一眼道:“我说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现实?开口闭。就是钱,还像个共产党员吗?还像个国家干部吗?”
李长宇道:“你看看你,我真是怀念当初在春阳那个张扬,多厚道的一小伙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世俗。”
贾斯汀要了两听红牛,和二锅头勾兑在一起,混合之后,倒给张扬一杯,张扬端起酒杯,一饮而下,我靠,真是一股洋酒味儿。
张大官人洋洋自得道:“是啊,我个人是不想接这么多工作,可是我不干又有谁干?我佛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张扬也请了乔梦媛,可是乔梦媛不喜欢这种交际场合,如无必要她是不想参加的,宁愿留在宾馆里静静地看书休息,也好过在酒场中消耗时间。
乔梦媛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不禁有些想笑,她轻声道:“这样贸贸然跟过去,有些不礼貌吧。”
贾斯汀道:“中国酒一样可以调配,东西方的酒文化虽然有些差别,可是万变不离其宗,其中都是酒精的成分。”
当天晚上,张扬和_图_书在南洋国际宴请了朱兴旺和薛东兴,薛东兴当然明白自己是沾了朱兴旺的光,不过,他这次来南锡可谓是获益匪浅,在常凌峰的点拨下,他已经悟出了一些经营之道,对自己未来发展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规划。
张扬道:“所以说,这世界真是小,神州大地一半是亲戚一半是朋友。”
乔梦媛道:“你不是体委的吗?”
李长宇饶有兴起道:“什么构想?”
张大官人心说你还真是锲而不舍,他笑道:“我不会给你机会。
张扬道:“贾斯汀先生,谢谢你这么欣赏梦媛!”
贾斯汀微笑道:“资料我已经了解了不少,明天我会进行实地考察,如果一切满意,这次就可以和南锡市政府签订合同。”
贾斯汀道:“我想了解中国,是从认识梦媛开始,只有了解中国才能更好的了解梦媛。”他深蓝色的眼眸充满柔情的看着乔梦媛。
李长宇和张扬谈得很投机,两人共同规划着南锡发展的蓝图,李长宇甚至笑称,等省运会过后,就让张扬去负责南锡高科技园。
乔梦媛看到他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你啊,喝不惯洋酒,可以喝国酒。”
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张扬也不再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他笑道:“薛厂长,犯了错不怕,就怕犯了错不承认,我刚和表妹通过电话,她对你们的做法也表示理解,原谅了你们的侵权行为。同时,她们公司方面也答应,会去你们厂子考察,帮忙做好你们产品的新包装和新的广告代理,具体的合约。你们见面详谈。”
乔梦媛也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端着酒杯笑了笑。
当晚的酒宴结束之后,张扬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乔梦媛那里拜访,乔梦媛知道他过来,已经换好了衣服,并没让张扬进入自己的房间,开门之后,轻声道:“我正要出门。”
贾斯汀喝龙舌兰的方法有些特别,先在虎口上抹一点食盐,飞快地用舌头一舔,然后一小杯龙舌兰一口下肚,再舔一口柠檬片,闭上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乔梦媛听到这话顿时知道张扬向贾斯汀下暗手了,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张扬笑道:“我们中国人都很好客。”
张扬道:“我飞得起来吗?”
张扬欣喜道:“真的?”
对常海天来说,当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兴旺集团是原材料供应商。薛东兴在性保健品市场已经占据了相当的份额,常海天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向他们取经。
谁也不会相信,你张主任也太能吹了,隋末唐初的大夫你也敢说见过,这牛逼吹大发了。
张扬道:“怎么调?”在酒文化这方面,张大官人的道行还是差上许多。
贾斯汀道:“关于你的一切我都记得很清楚。”
常委会上李长宇第一次当众提出了要在南锡全面建设高新区的打算,他的构想刚刚说完就有人提出了反对,提出反对的人是新来的纪委书记马天翼,马天翼道:“现在南锡的重大建设项目已经有了不少,深水港是其一,为了迎接省运会的新体育中心也是一个,这些项目的资金问题都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现在又要搞高新区,搞高科技工业园,我想问一问,南锡的财政是不是能支持,我们的现实情况是不是允许?”
乔梦媛笑道:“想不到你仍然记得。”
乔梦媛听到他这样说,俏脸不由得羞得通红,张扬啊张扬,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贾斯汀看看张扬又看看乔梦媛,问了一句:“真的?”
李长宇微微一怔,乔梦媛想要开发老体育场那块地目前只找了张扬,并没有和南锡市方面打招呼,对李长宇来说,这件事比较突然,他诧异道:“乔鹏举不是已经放弃了吗?”
张扬道:“你对中国了解http://m•hetushu.com的还真多。”
干了几杯酒之后,薛东兴端起酒杯道:“张主任,借着您的这杯酒,我再次向您道歉,侵犯何小姐肖像权的事情是我们的错,我会尽快把钱给何小姐汇过去,也会在短时间内改变我们的错误做法,重新定位包装我们的产品。”
马天翼来到南锡之后,很快就让人领教了他的刚正和直率,他轻易不发言,只要开口说话,很少给别人留有情面,即便是面对市委书记李长宇也是如此。
;李长宇听到他这么说,老脸顿时就有些发烧,的确,这厮啥时候又真正厚道过,如果不是利用自己和葛春丽车震出事,怎么会稀里糊涂的混进了政坛,时过境迁,再回想起来这段事儿李长宇已经不再感到害怕,居然心头还会升起那么一点点的温情,缘分呐!李长宇道:“体育场的开发权落实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解决新体育中心的工程款问题,还有你关于经贸会的想法很好,咱们不搞综合性的经贸会,就搞一个高新技术交流会,向国内外知名的IT企业和精英人士发邀请函,邀请他们来南锡投资经商,共同打造一个高科技的南锡。”
张扬道:“走吧,我送你!”
贾斯汀笑道:“来一瓶龙舌兰!”
李长宇道:“明天上午我就要和贾斯汀先生正式会面,英德尔公司的海外生产基地落户南锡应该是板上钉钉了,张扬,这件事上你立了头功。”
张扬有些诧异道:“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
两人走入酒吧,看到了一个金发老外独自坐在吧台,从背影看起来身型挺不错。
朱兴旺和张扬连干了三杯酒,他笑着问道:“兄弟,我听说牛家军要到南锡来?”
薛东兴看到张扬的表情,有些诧异道:“您知道?”
常务副市长龚奇伟道:“夏市长,开发区和高新技术开发区是一个概念吗?您难道没有了解过其中的区别?”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常海天道:“张主任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替南锡市政府招商,我先声明,我已经来了,虽然力量微薄,不过我已经为南锡的经济发展做出了一点点贡献。”
张扬脱口而出:“我见过!”这话把所有人都惊倒了:“你见过?”
张扬一脸认真相:“你应该问梦媛!”
贾斯汀笑道:“你了解我,我一直都是个认真的人。”
贾斯汀笑道:“中国酒我喝得不多,二锅头喝得最多,还是上学的时候。”
张扬道:“你喝过二锅头啊,早说,咱俩喝二锅头。”他招手让服务生拿了一瓶二锅头,贾斯汀道:“你大概不知道,二锅头一样可以兑出洋酒的味道。”
乔梦媛笑道:“你啊,什么记性,今晚英德尔的副总裁贾斯汀要来南锡,你忘了?”
张扬过去很少喝洋酒,不过今天他存着和贾斯汀较劲的意思,哪方面也不能示弱。
席间聊起了薛东兴的虎鞭丸,薛东兴道:“这虎鞭丸的方子是从我老祖宗传下来的,我听我爷爷说,我家祖上有位神医叫薛刚正,是他研制出了虎鞭丸。”
国内的酒吧总会蒙上一层中国特色,这种舶来品感觉始终不是那么的纯正,酒吧开业没多久,门脸就是一个巨大的啤酒桶,生意也很清淡,乔梦媛和张扬一起来到门前的时候,不忘叮嘱他道:“你别跟着胡说八道。”
李长宇接下来还有常委会要开,也没有留他。
张扬道:“现在市里把经贸会的事情也交给我了,招商办现在在我的领导下协同工作。”
张扬笑道:“哪儿能呢?吉普车虽破能避风雨,后面一句是啥来着?”
张扬笑道:“你们投资与否都在其次,我今晚这顿饭是作为朋友来请你们,你们千万别觉着吃了人家的嘴软,没那种事,我不是设个www.hetushu.com圈套让你们钻。”
贾斯汀道:“这种喝法还是你们中国人发明的,二锅头兑红牛,能喝出芝华士的味道。”
李长宇笑道:“飘飘然不怕,就怕尾巴翘上天。”
贾斯汀和乔梦媛碰了一杯,他将那杯二锅头鸡尾酒喝了个底儿朝天,笑道:“我还有机会。”
贾斯汀活动了一下手臂,也笑了起来,用熟练的中文道:“张先生的力气好大!”
李长宇道:“哦,星钻集团吗?他们的计划书我看过,还是很不错的。”
市长夏伯达也开口道:“我认为天翼同志说得很有道理,我们南锡已经有经济开发区了,还要搞什么高科技工业园,这不是重复浪费吗,与其花钱费力去搞什么高新区,不如想想办法,怎样把开发区给盘活。”夏伯达最近经常在常委会上提出不同的意见,原因很简单,他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候,过去政治上的中庸态度让他错失了良机,得不到省领导的欣赏,李长宇的当权是最好的明证,而李长宇、龚奇伟这帮人的崛起又意味着夏伯达的整治前景彻底黯淡无光,这些人都比他年轻,他已经没有机会。人在丧失希望之后性格上会发生改变,现在的夏伯达多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只要是有机会,他就会站出来唱唱反调,现在马天翼第一个站出来了,他马上就跟上。
张大官人这才回过味儿来,他尴尬笑道:“我在史书上见过!”
乔梦媛啐道:“好好的你骂人家干嘛?”
就快结束谈话的时候,李长宇接到了干女儿赵静的电话,赵静下午会从东江来南锡,临来之前先给干爸打了个招呼,李长宇并没有说张扬在自己办公室,放下电话,才向张扬道:“小静来了,晚上都去我家吃饭。”
薛东兴点了点头道:“正是那个薛刚正,他是我祖辈,据说给隋唐两朝的皇帝都看过病。”
乔梦媛道:“除非你不想英德尔公司把生产基地设在南锡。”
张扬心中这个感慨啊,薛刚正何许人也?张大官人大隋朝那会儿的药童,生火煎药的小僮儿,一晃眼,药童都成了人家的祖宗了,世事难料,沧海桑田啊!
张扬笑了笑道:“您还是别夸我了,我这人容易飘飘然。”
谁的心里都有些怀旧情结,张大官人也不例外。
张大官人也不是傻子,李长宇现在是只往他身上压任务,从不提给他升官的事儿,话说自己这个正处没提多长时间,想要马上升官也有些不现实。就算李长宇许给他,也只不过是空口白话,做不得数,但是有一点不能否认,任务越多,权力越大,要数现在南锡处级干部中最有实权的那个就是他这个体委主任了。张扬道:“您让我去负责,给我钱吗?”
张扬道:“条件方面和星钻差不多,不过她在付款方面要比星钻爽快,会在签约后一次付清给我们,真正打动我的并不是钱,而是她的构想。”
张扬道:“乔鹏举是乔鹏举,现在是乔梦媛,她想要自己开发。”
张扬道:“国家干部也不能干喝西北风,新体育中心这边,我挖东墙补西墙,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才把它盖好,到现在还欠几千万工程款没给呢。您这就打起了我的主意,让我去搞高新区,市里给钱吗?市里有钱吗?”
“听起来好像很威风。”
朱兴旺道:“那还有假?
张大官人有些不爽了,乔梦媛笑道:“贾斯汀,你是不是喝多了,又在乱说话。”
张扬道:“明天我派车过来接你。”工作上的事情马虎不得。
东山临郎保健品厂薛东兴的出现让常海天倍感意外,东山虎鞭丸目前在男性保健品市场上如日中天,这都是常海天想要结识的人物,他有些佩服张扬了,真是哪行哪业都有他的朋友,却不知http://www.hetushu.com张扬和这两人的相识纯属偶然。
张扬道:“这洋酒都得调配着喝,我喝不惯。”
朱兴旺是带车过来的,晚上虽然是张扬请客,可酒是他提供的黑土。
张扬虽然没那么喝过,可依样画葫芦总会,也舔了一口盐,可惜舔多了,一口龙舌兰喝了下去,麻痹的,怎么跟药酒似的?张大官人实在喝不惯这味儿,两道剑眉挤在了一起。
李长宇道:“怎么说?”
张扬道:“中国酒的味道纯正。”
听到他这句话,贾斯汀愣了,乔梦媛也愣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贾斯汀双手一摊很不理解的来了一句WHY?心说我欣赏梦媛哪儿轮得到你来感谢?
薛东兴连连点头。
张扬道:“反正我早晚也得和他见面,咱们中国人不是好客吗?人家不远万里来到南锡考察,我要是不出面招待也说不过去。”
乔梦媛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他跟着过来。她不想在这种话题上浪费时间,轻声道:“贾斯汀,你们公司在南锡设立生产基地的事情进展怎样?”
张扬道:“我来请吧,你是客人!”
李长宇本以为这厮又要借机讨官,可出乎他的意料,这次张扬居然没提给他升官的事情,张扬自己走到冰吧里拿了瓶矿泉水,灌了一口道:“李书记,老体育场那块地已经有眉目了。”
贾斯汀已经抵达了南锡,他住在海天大酒店,他是安顿好之后才给乔梦媛打电话的,约好了在海天旁边的黑杰克酒吧见面。
张扬道:“这件事也不是我的主意,常凌峰想到的。”
张扬在自己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给忘了,我这就去通知常凌峰,让他一起过去接人。”
朱兴旺道:“我也有往南锡发展的打算,不过投资这种事不是一时性起,也不能因为咱们关系好,我就得把钱投在这儿,亲兄弟明算账,我会让我们集团的企划部过来考察,如果他们认为可行,我不排除近期在南锡投资的可能。”
听说兴旺集团的老总朱兴旺到来,常海天专程从静海赶回了南锡,兴旺集团的名气很大,常海天生产保健品,很多原材料需要从延东进货,而兴旺集团是他不二的选择。
张扬道:“乔梦媛想要在这块土地上打造平海的第一块高科技商业区,主营方向是针对IT从业者,还会邀请国内外诸多知名计算机软硬件厂家入驻,英德尔公司落户南锡,我们会围绕这件事打造一个高科技工业园区,可是我们还缺乏一个高科技商业区,为我们南锡生产的高科技产品搭建一个平台,我认为乔梦媛的构想刚好使我们打造南锡现代化高科技产业链变得完善,我们即拥有了国际化的高科技生产基地,将来的不久也拥有了国内一流的高科技商业平台,我相信我们南锡会在产业转型方面走在整个平海的前头,甚至走在整个国内的前头。”
朱兴旺道:“牛俊生跟我可是过命的交情。”
张扬道:“别介啊,这么晚了,还是我陪你过去吧。”
常凌峰微笑望着这群人,他忽然发现张扬真是一员福将,他的身上就有那么一种凝聚力,把行行色色的人都吸引到他的周围。
张扬一听就愣了,这个妹妹怎么搞的?从东江过来也不先给他这个当哥哥的打招呼?难道是要搞突然袭击,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吗?
长久以来,老体育场地块都围绕打造南锡第二个弃业中心来进行,乔梦媛的出现,让他们突然多了一个思路,南锡并不缺少综合性的商业中心,真正缺少的是一个有影响力,有发展前景的商业平台,如果这块地打造为高科技商业中心,聚拢相当的人气,成为中国南部的中关村也很有可能。
乔梦媛笑道:“你别小看贾斯汀,他精通十hetushu•com多个国家的语言,其中就有汉语。”
贾斯汀邀请他们来到吧台坐下,他和张扬坐在乔梦媛的两边,贾斯汀道:“百利甜酒?”
朱兴旺道:“都是一个老祖宗生出来的,追根溯源原本就是一家子。”两人越聊越是近乎。
张扬对贾斯汀的这些要求表示了解,虽然这厮对乔梦媛摆出了追求的架势,不过从初步接触的印象来看,贾斯汀还是一个相当务实的人,张扬欣赏这种务实的作风,主随客便,既然客人提出了要求,还是尽量按照人家的原则办。
张扬道:“我就是想胡说八道他听得懂吗?”
张大官人听到薛刚正的名字,喝到嘴里的一口酒差点没把自己给呛着,他咳嗽了两声道:“薛刚正,可是隋末唐初的那个薛刚正?”
张扬点了点头道:“下周,牛家军是我们省运会的形象大使之一,他们过来是专程拍摄形象宣传片的。”
张扬嗯了一声,起身告辞。
乔梦媛却摇了摇头道:“算了,贾斯汀那个人不喜欢热闹,还是我自己过去吧。”
张扬笑眯眯道:“可能你不知道,梦媛是我的女朋友!”
张扬道:“我不认识他,可我认识你,美国人没几个好东西,还是我跟你一起过去。”
李长宇用力点了点头,张扬说的话虽然不多,可是已经将他打动,因为李长宇自从来到南锡之后,就一直在苦苦思索南锡的转型之路,如何能让南锡在新的时代中成功转型,进而抢占改革的先机,重新走在平海的前列,在和市委班子的探讨中,在思索中,李长宇已经确定了要走科技之路,他已经决定要围绕英德尔公司海外生产基地落户南锡,打造平海第一个高科技园区,最早提出这一概念的其实是东江,但是英德尔最终落户南锡,李长宇要第一个把这一概念变成现实。
李长宇笑道:“在江城的时候,他就是你的好助手,来到南锡也是一样,好好干吧,南锡经过一场政治风暴之后,应该到了涅槃重生的时候,我们上下一心,同心合力,争取在几年内让南锡改换一番模样,重新成为平海最富裕的城市,最发展的城市。”
乔梦媛瞪了他一眼,这厮还是那个油嘴滑舌的家伙。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会尽力。”
贾斯汀笑着向他伸出手,张大官人笑眯眯跟他握了握手,然后出其不意的给了他一个拥抱,贾斯汀想不到他会突然抱自己,而且抱得如此用力,感觉到周身骨骼都吱吱嘎嘎的,就快被这厮给搂断了。幸好张扬很快就放开了他,哈哈笑道:“欢迎欢迎!”
张扬道:“那成,我骂他的时候就说江城方言。”
那老外转过身来,居然是一相貌英俊的帅哥,带着无框眼镜显得十分的儒雅,张大官人过去对老外的印象普遍是跟儒雅二字挨不上,可这个贾斯汀不一样,显得文质彬彬的,气质透着那么股子书卷气,他笑着走了过来,张开臂膀,和乔梦媛拥抱了一下,还轻轻吻了吻乔梦媛的面颊,张大官人看在眼里,酸在心里,尼玛!狗日的居然敢占乔梦媛的便宜,其实他也明白,人家是西方礼节,未必真的有占便宜的念想,可看到这一幕心里还是极其的不爽。
乔梦媛叫了声贾斯汀。
在贾斯汀看来这就是一种默认了,他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道:“为什么我总是晚了一步。”从这句话就能知道,这厮和许嘉勇指不定也认识。
张扬道:“我是说,假如他得罪我的话。”
“哦!”众人恍然大悟,其实人家张大官人没说谎话,他真见过,当年的小药童还算伶俐,平时跟在他身边学了不少的东西,这虎鞭丸如果是他留下的方子,十有八九还是从自己那里学去的,想不到薛东兴和自己还有这段渊源,张扬看着这厮忽然感觉到有些亲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