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3章 入戏与出戏

张扬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和艾西瓦娅一起去湖边走走。”
当天下午廖伟忠又亲自带领他们参观了南锡卷烟厂,诚如张扬所说,卷烟厂是南锡的利税大户,企业的规模和管理水平都代表着南锡的最高水准,廖伟忠带着他们参观了卷烟厂的装配车间,在现场送给牛俊生两箱内贡香烟,当然张扬那里也少不了,离开之前已经让人把送给他们的香烟搬到了车上。
张扬笑道:“你们烟厂这么有钱,我们体委刚好缺钱,要是咱们两家变成一家,省运会的资金问题就解决了。”
张扬笑道:“牛哥,你的意思我明白,回头让他们给你弄两箱带走。”
张扬并没有马上给予周云帆肯定的答复,周云帆也很耐心,他望着前方的凤眼湖,轻声喟叹道:“如果不是偶然来到这里,我不会对这里产生兴趣,凤眼湖的资源很好,虽然湖面面积不大,但胜在清新雅致,现在的水街是政府工程,建成五年,一直缺乏有效地管理和统一的规划,看似热闹,但是整条水街没有一家像样的消费场所,如果我能够接下这片地方,我会加大投入,在文化和格调上做文章,将凤眼湖水街打造成为平海最有品味最高端的消费场所。”
她的舅舅拉库马也在南锡,正在二楼的平台上打着电话,看到张扬和周云帆一起进来,笑着向他们挥了挥手。然后指了指电话,示意自己还没有聊完。
王准看到他过来,连忙向他招手,张扬来到王准身边:“王导,有什么吩咐?”
关芷晴很容易进入状态,可张大官人明显差了许多,这边把关芷晴给举起来,以他的体力,举起关芷晴轻盈的身体还不是小菜一碟,可抓住关芷晴纤长白嫩的美腿,一把将她托起,小短裙下春光乍现,虽然看不清楚,可张大官人是个富有想象力的人,王准启发他的那一套顿时忘了个干干净净,脑子里瞬间被一些春意盎然的景象所取代。、王准气得喊CUT,一旦进入导演状态,王胖子明显就是老母鸡变鸭了,瞪大了眼睛道:“张主任,你有没有搞错,我是让你扮深情,不是让你扮色情,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一个色情狂吗?”
牛俊生笑道:“还会有机会的,省运会召开的时候,我们还会过来捧场!”
说话间汽车已经来到了锦湾大酒店前,锦湾大酒店是烟厂的三产,因为卷烟厂财大气粗,这酒店虽然没挂什么星级标准,可是设施水平比起五星级也不遑多让。
张大官人闭上眼睛,托起轻盈的关芷晴,他的脑海进入了一片空明,思绪中仿佛置身于白雪皑皑的冰原,他托起关芷晴,用自己的身躯拱卫着她……关芷晴的俏脸之上极其的复杂,一双明眸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张扬把烟盒递给他,牛俊生看了看,一品锦湾,就是南锡卷烟厂出品的。牛俊生又抽了一口:“不错,真不错!”
艾西瓦娅用力点了点头,她的美眸眨了眨,宛如星辰般在闪烁着,纤长雪白的手指努力动了动,她在向张扬展示自己的康复成果。
在外人看来艾西瓦娅恢复的速度相当惊人,可是在张扬看来,艾西瓦娅身体康复的速度比他预想中要慢,张扬反复考虑之后得出一个推论,这很可能和艾西瓦娅自幼修习瑜伽有关,瑜伽延缓了她体内新陈代谢的速度,在她受伤后,激发了自体本能的保护作用,现在虽然得到了有效地治疗,她本身的功法仍然处于一种保护状态,对外界的治疗产生排斥反应,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瑜伽在此时反倒延缓了艾西瓦娅的康复。
张扬笑道:“让你去吃饭,又没让你去做代言,廖伟忠是你的崇拜者,人家想求你签名,跟我说好了,冲着今晚这场饭局,人家把宣传片的制作费用全部都给包了。”
回忆起往事,艾西瓦娅的美眸微微有些发红,她可爱的鼻翼抽动了一下,继续道:“从此爷爷彻底离开了我,每当想起他的时候,我就翻阅那本佛经,可是摩珂多大师骗了我,虽然看懂了佛经,我仍然无法放下对爷爷的思念,我开始按照上面的古法修炼瑜伽,开始的时候进展很慢,可到了后来我逐渐可以排除杂念进入忘m•hetushu•com我的状态中,至少在修炼的时候,我可以忘记对爷爷的思念,到后来我的父母也离开了我,我仍然用这样的方法忘记忧伤。我知道,自己应该算的上一个瑜伽高手了。”艾西瓦娅有些自嘲的笑道。
廖伟忠哪能不知道张扬打什么算盘,呵呵笑道:“我们烟厂是南锡的一份子,省运会在南锡举办,我们当然要尽一份力,张主任,我也不瞒你,我们的企划部正在准备包下你们新体育中心看台周边的展板,这也算是对南锡体育事业的支持。”
廖伟忠例行致过欢迎辞之后,大家开始喝酒,酒过三巡,廖伟忠笑道:“过去我曾经看过牛家军的比赛,不过是在看台远距离看,和牛教练坐在一张桌子吃饭是第一次。”
王准道:“只是做做样子,我把镜头剪切一下,只要找个人做出托举的动作就行。”
艾西瓦娅道:“最近服用你给我开的汤药,每次服用半个小时之后小腹就会疼痛,然后扩展到身体四肢,这两天疼痛过后就会出现肌肉僵硬,也许是康复过程中的正常反应吧。”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廖伟忠笑着告罪道:“抱歉,抱歉,张主任,我越权了。”
关芷晴笑了笑,轻声道:“我也一样。”
牛俊生笑道:“廖书记太客气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哪敢当你的偶像。”
张扬道:“你从小开始练习瑜伽,很多东西已经融入了你的体内,你受伤之后,瑜伽术会保护你的身体部分延缓萎缩,你虽然没有使用瑜伽术,但是你的身体会不由自主的发生本能的反应。”
那边烟厂厂长兼党委廖伟忠已经率领一帮厂领导在门前迎接,张扬率先走了过去,和廖伟忠握了握手,笑道:“廖书记,您还亲自出来迎接,太隆重了。”
张扬也没和他客气,临行时和廖伟忠握别道:“廖书记,谢谢您的盛情款待。”
王准好说歹说才把他又请了回去,关芷晴倒没说什么,只是因为王准的那番话俏脸显得越发红艳了。
张大官人有些心虚道:“说好了不拍脸的啊!”
张扬道:“想要解决这一问题,我就必须要了解你的瑜伽术,中华武学和印度武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我不敢贸然对你进行救治。”
廖伟忠举杯道:“谢谢牛教练对我们南锡体育事业的支持,谢谢牛家军对我们南锡体育的帮助!”
张扬笑道:“现在卷烟的广告国家已经明令禁止。”
张扬推着艾西瓦娅离开了家门,走向凤眼湖。
于是张大官人和关芷晴重新就位,王准道:“咱们争取一条OK,张主任,你可以闭上眼睛,想象一下,你托起的不是关小姐,是你的爱人,是你的至爱,为了她,你愿意付出一切,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冰天雪地见证着你们纯洁的爱情,你托起她,你们像一对鸟儿一样在雪中飞翔……”
张扬送她前往机场的路上,两人都没有多说话,拍完刚才那个片段之后,心中的感觉都有些怪怪的,还是张扬率先打破了沉默,他笑道:“过去我听人说,他们拍戏的时候,因为进入角色,男女主角常常会爱上对方,呵呵,我想刚才我还真有点入戏,到现在还没从戏里面跳出来。”
张扬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他,牛俊生虽然不接卷烟广告,可烟瘾大得很,拿起香烟抽了一口,赞道:“好烟啊,什么牌子?”
张扬笑道:“我们的广告可不便宜哦!”
张扬道:“你看清楚,现在是内部特供,有钱未必买得到。”
艾西瓦娅道:“你想了解我修炼的瑜伽术?”
张扬苦笑道:“就算你拿给我,我也看不懂,到了印度我就是一文盲。”张大官人忽然感觉到统一各国语言的必要性,明明都是人类,干嘛要有这么多种语言,交流起来多不方便,不过要说世界最通用的语言要数肢体语言,张大官人想着想着就想到了邪道上。
张扬到休息室把衣服换好,回来看重播,关芷晴没来得及换衣服,披着大衣在旁边看,两人都没有想到拍摄的效果竟然堪称完美,王准不无得意的说道:“等我后期制作完成,这一片段绝对震撼。”
张大官人毛孔直竖,我靠,这个三和-图-书级片导演的肉瘾又犯了,他要拍自己的裸身照?张扬道:“不合适吧?”
艾西瓦娅道:“我是从爷爷那里学会的瑜伽,应该是五岁的时候,学习三年之后,他带我去孟买郊外的雷恩古寺去参佛,因缘巧合结识了佛学大师摩珂多,他送给了我一本佛经,佛经的后半部分记载了一种古老的瑜伽术,当时我并没有在意,第二年,我爷爷入寺修行,我哭着跟他来到引雷恩古寺,又见到了摩珂多大师,摩珂多大师一边安慰我,一边告诉我好好研习佛经,心中有佛自然不会害怕孤单。”
张扬并没有瞒她,点了点头道:“通过电话了,我周日去静安,她答应在那里等我,和我好好谈谈。”
艾西瓦娅的表情很紧张,她小声猜度道:“你是不是有事情对我说?”
张扬知道廖伟忠想找牛家军做广告,不过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提了出来。
张扬笑道:“这次太匆忙,都没有好好的招待你,等下次你过来的时候,我一定抽出时间陪你好好在南锡转一转。”
张扬道:“最近身体有没有什么异常?”
张大官人怒道:“我当然要!你不是废话吗?”说完才明白上了王准的套儿。
张扬道:“不是说不拍我脸吗?”
张大官人微微一怔,艾西瓦娅的这句话让他有些误会了。
张扬道:“其实我还真想把体委主任给交出去,我看廖书记书记最合适。”
几位省运会形象大使的时间都很宝贵,他们的效率也比较高,一天之内已经将宣传片的镜头全部拍摄完毕,邹德龙和许怡结束拍摄之后,即刻就离开了南锡,他们各有各的事情,虽然南锡方面安排了游览,可是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关芷晴是最晚结束拍摄的一个,她在新落成的体育馆内,拍摄了几个花样滑冰的动作,南锡的体育中心虽然设施一流,但是他们没有冰上运动场馆,关芷晴只能用旱冰鞋来做出几个简单的动作,好在是拍摄宣传片,而不是现场实况直播,要求自然没有这么严格,经过后期剪辑制作,看不出什么纰漏。
牛俊生道:“好!真的很好!”
廖伟忠道:“所以现在大家都该换了方式,卷烟厂不叫卷烟厂,都改称集团,广告也不像过去那样明目张胆了,要么赞助活动,要么是打烟标名称牌,总而言之,那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张扬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关芷晴完成了一个空中转体的动作,也不禁为她的精彩表现鼓掌。
张扬看出了她的紧张,笑着拍了拍她的肩头道:“我之所以带你出来,是想单独问你一件事,你曾经告诉我,从小修炼瑜伽,能把你修炼的事情详细告诉我吗?”
王准道:“你把关小姐托举起来,工作人员在下面推动小车,我们进行同步拍摄,张主任,你想象一下,你们是一对亲密的恋人,你们现在不是站在体育馆里,你们是站在冰天雪地的北囯,大雪纷飞,白雪皑皑,整个天地之间只剩下你和她,你们彼此相爱,你们的心随着梦想飞扬……”王胖子在导演方面很专业也很敬业,不过在张大官人看来,这厮就像一个拉皮条的。
廖伟忠道:“有了牛教练这句话,我这心底就踏实了,以后你平时抽烟,我们烟厂全包了!”
艾西瓦娅从张扬的表情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俏脸不觉有些发红道:“我是说我能够做到的,回去我就将那本佛经拿给你。”
张扬笑道:“所以你们就想出了一个一品锦湾。”
王准说完了也意识到自己没分清对象,有些后怕,一边笑一边解释道:“职业病,职业病,张主任勿怪,我一旦进入拍摄状态就是六亲水认。”
张扬道:“同样延缓了你康复的速度,你的瑜伽术已经相当的精深,对于我的治疗表现出抗拒和排斥,这只是保护你身体的一种本能反应,但是却不利于你的康复。”
拍完这个镜头之后,关芷晴马上动身前往机场,她要飞往京城然后转机前往莫斯科,参加下周在那里举办的冰舞锦标赛。
王准道:“你要我就留下,不要我就删掉。”
张扬笑着抗议道:“我说廖书记书记,这话应该是我说的,你把我的话都说完了,我说啥?”
张扬摇了摇和图书头。
邹德龙吸引的是一些年轻的少男少女,虽然人气爆棚,却只是浮于表面,冰公主关芷晴和牛家军的出现才是真正在南锡撂下了一颗深水炸弹,他们的到来吸引了无数商家企业的注意,南锡卷烟厂厂长廖伟忠几经努力,方才邀请牛家军前来赴宴,这其中还是张扬起到了作用,牛俊生对卷烟厂请客还是比较抗拒的,他向张扬道:“张老弟,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可咱们丑话还得说在前头,我们是体育工作者,是全民健康的领路人,卷烟厂的广告我可不能做,给多少钱都不能干。”
周围人一起笑了起来,连关芷晴也不禁展露出笑颜。
张扬虽然在南锡工作一段时间了,却从没来过锦湾大酒店,这里装修之豪华,陈设之精美,在南锡的大酒店中也不多见,坐下之后,服务员开始倒酒,张扬看到今天宴会用酒全都是三十年窖藏的茅台,越发感觉到烟厂真的是财大气粗。心眼儿开始活动起来了,看来烟厂的潜力大有可挖,火炬拍卖那点钱对他们算不上什么,作为南锡利税大户,这次省运会还得想办法让烟厂多掏点才好。
张扬忽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艾西瓦娅见到自己的时候很少会用张先生、张主任甚至张大哥来称呼,这样说话的方式让人感觉到他们很熟悉,很亲近。
王准道:“怕什么,又不拍你脸,拍出来看看效果,如果好,就用,不好咱们删掉!你是体委主任,要以身作则!”话说到这种地步,张大官人只能硬着头皮顶上了。
听到这个消息,关芷晴的内心深处竟然有一种失落感,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个极其危险的讯号,强迫自己从刚才的氛围中跳脱出来:“你们早就应该这样,既然彼此相爱,就要积极地面对,嫣然的心里始终只有你一个,张扬,一定要懂得珍惜。”
艾西瓦娅看到张扬凝重的表情,一颗心不由得沉了下去,她太渴望恢复健康,太渴望正常的行走,过去她一度绝望,正是张扬唤醒了她心中的希望,肢体感觉的逐渐恢复,让她的信心一点点建立了起来,可正因为如此,她越发的害怕失败,如果这次再度失败,她会丧失活下去的勇气。艾西瓦娅颤声道:“是不是……我……”
老何停下车,最近一段时间周山虎都跟在他车上,其实周山虎车开得已经很不错了,只不过驾照还没拿,先跟着老何在车上熟悉。
艾西瓦娅绿色的美眸中笼上了一层不易察觉的阴翳。
王准目光投向张扬道:“张主任,得您亲自上了!”
张扬走了过去,蹲下身,握住她的右手,查探了一下她的脉息,艾西瓦娅感觉一股温暖的气流在自己的体内流动,望着张扬英俊的面庞,艾西瓦娅的内心也随之温暖了起来。
艾西瓦娅有些明白了,她轻声道:“可是我自从受伤之后就再也没有修炼过瑜伽术。”
廖伟忠笑着给牛俊生上烟,他自己也点燃了一支香烟道:“牛教练,您评价一下,我们的产品怎么样?”
王准盯着监视器看,刚才的动作回放,关芷晴也披上大衣来到他们的身边,张扬递给他一瓶矿泉水,关芷晴喝了一口。听到王准道:“关小姐,能不能做出你那个经典的挺举动作?”旱冰鞋毕竟影响效果,王准对目前的这段还有些不满意。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估计和你修行的瑜伽有关,记得当初我刚刚为你治疗的时候,我发现你瘫痪这么久,你身体的肌肉却没有出现常人那样的萎缩,依然健康,依然保持着弹性。”
直到王准大声叫道:“OK!”方才唤醒了沉浸在幻想中的两个人,张扬将关芷晴放下,却不小心触及到她玉腿之间的地方,张大官人有些尴尬,看到关芷晴的俏脸布满了羞涩,这事儿也不好解释,自己又不是专业运动员,动作哪有那么精确?要怪只能怪那个王胖子,好好的干嘛想起这种馊主意。
周云帆听张扬这么说,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意,张扬说问题不大,就证明这件事绝无问题,他相信张扬的能力。
张扬对周云帆的品味持保留态度,一个市侩的商人,一切以金钱至上,指望他搞出什么品味,几乎是天方夜谭。但是凤眼湖水街www.hetushu.com目前的状况的确是有些混乱,周云帆愿意注资这里毕竟是好事,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估计这件事问题不大。”
动作并不复杂,只要把关芷晴给托举起来就行,张大官人换了一条舞蹈演员般的裤子,太紧,奶奶的身体的某部分被绷得紧紧地,凸起了一大团,张大官人看了看镜子就有些想打退堂鼓了,本来想把上衣给套上,王准死活坚持让他半裸上阵,他说的振振有词,这么健美的体魄不展示实在是太可惜了,王准道:“你往镜头前那么一站,你就是力与美的象征。”
张扬笑了起来:“还好吗?”
王准道:“说不拍就不拍,你回头自己看,要是有脸你就删掉。”
廖伟忠道:“只要物有所值,价钱方面没有问题。”他端起酒杯敬牛俊生道:“牛教练,我有个想法,不知您有没有兴趣当我们卷烟厂的代言人?”
牛俊生也没和他客气:“内供啊,那就弄点儿尝尝!”
张扬笑道:“别害怕,我可以查到原因。”
张扬慌忙解释道:“我绝没有想偷师的意思。”张扬知道中国武林各派对本门武功严守机密,绝不轻易向外人泄露个中关键,不知道印度是不是这样。
艾西瓦娅道:“我已经很惊喜,很开心,在遇到你之前,我的身体毫无知觉,这几个月,我的周身肢体已经渐渐恢复了知觉,我的手指也可以微微活动,我第一次对康复产生了希望。”
张扬陪着牛俊生和他的那帮弟子下车。
张扬道:“艾西瓦娅,你康复的速度比我想象中要慢。”
廖伟忠在书法上也是一个外行,他对牛俊生的这幅字赞不绝口。
张扬笑道:“照你这么说,你们烟厂应该给牛教练一些股份。”
王准道:“张主任,真的,别删,太唯美了!”
艾西瓦娅点了点头道:“应该和我修炼瑜伽有关,瑜伽术延缓了我身体新陈代谢的速度,也延缓了我肌肉萎缩的速度。”
拉库马来到张扬的身边,艾西瓦娅康复的情况让他倍感欣慰,他开口表达对张扬的谢意。
张扬道:“还不够,按照我的经验,你现在双臂应该可以恢复自由的活动。”
廖伟忠笑道:“张主任,你这么说我真不好意思了,我真不是存心越权。”
张扬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两人从对方的目光中都看到了一些什么,关芷晴垂下头去,小声道:“有没有和嫣然联系?”
关芷晴笑道:“我的朋友很少,现在你已经算其中一个,朋友之间不用说客气话。”
张扬慌忙摆手道:“我不成,我不成。”
牛俊生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啊,现在钻钱眼里去了。”
张扬郑重点了点头:“等省运会开幕的时候,还要麻烦你过来帮忙宣传。”
张扬看到牛俊生犹豫,就知道他顾忌什么,张扬道:“牛教练的字绝对是一流,难得廖书记这么热情,我看今天您是推辞不了了。”
张大官人有些头大了,自己可不想出啥风头,他咳嗽了一声道:“我就穿这身成吗?”
张扬笑了笑,目光回到艾西瓦娅的身上,艾西瓦娅回过头来,绿宝石般的美眸因为看到张扬而绽放出异样的神采。她惊喜道:“你来了!”
牛俊生本来就是个厚道人,再者说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不给人家烟厂留下点东西的确有些说不过去。于是牛俊生在饭后草草留下了一幅字,一品锦湾,笑看风云。
于是张大官人赤裸着上身来到了场地中心,工作人员找来一个小推车,让张扬站在上面,冰公主关芷晴看到张扬的样子,俏脸有些微红,不得不承认,这厮的体型还真是锻炼的不错,比起专业运动员丝毫不逊色到哪里。
艾西瓦娅笑道:“别说是瑜伽术,你让我做任何事我都不会拒绝!”
拉库马笑着点了点头。
廖伟忠道:“牛家军的精神让我感动,我现在在全厂范围内号召他们学习牛家军顽强拼搏的精神,正是在你们精神的激励下,我们的厂子蒸蒸日上。”
艾西瓦娅咬了咬樱唇道:“我该怎么办?”
廖伟忠虽然不是商人,可算盘也打得啪啪响,请客有目的,烟也不是白送的,廖伟忠道:“牛教练,我听说您不但执教水平高,而且还是一位书法大家,我可是您和_图_书的超级粉丝,不知能否为我们厂提几个字?”
关芷晴微笑道:“我希望下次嫣然会和你一起来接待我。”
张大官人这么听这话怎么不对劲,麻痹的王胖子,你要是敢阴我,我把你拖光了扔大街上展览。
廖伟忠笑道:“张主任不用跟我客气,以后还要多借省运会的东风,把我们的品牌做大做响。”
如果在过去,牛俊生肯定是欣然应允,原因也是相当的简单,他喜欢卖弄书法。田径是他的专业,书法才是他的爱好。可今天不一样,张扬在他身边,张扬的书法水准怎样,他十分清楚,班门弄斧的事情,他可不想干。
艾西瓦娅轻声道:“也许我比别人要慢一些,治疗也因人而异。”
张扬道:“康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还要等几个月,或许还要等几年,不过我能够确定的是,艾西瓦娅一定可以恢复健康。”这次他的用词明显变得谨慎,因为张扬对瑜伽这种功法并不了解,所以他不知接下来的康复过程中会发生什么。
张扬道:“你不是不拍我脸吗?我什么表情,你管得着吗?伤自尊了,不拍了!”张大官人闹起了罢工。
艾西瓦娅道:“佛经上有图谱,至手修炼的方法,我念给你听。”
张扬心说,好嘛,本来打算帮牛俊生要两箱,自己还没开口呢,廖伟忠已经大包大揽下来了,怎么说这是?财大气粗,还是财大气粗。
关芷晴道:“你还真是精益求精,上哪儿找冰上运动员去?”
王准道:“你舞跳的这么好,力气这么大,绝对没问题,只要做个挺举动作,你根本不要动,我们的摄影机沿着轨道一移动,什么动作都有了。”他颇有点赶鸭子上架的念头。
张大官人一张脸涨得通红,麻痹的王胖子,你知道在说谁吗?
张扬还想推迟,关芷晴道:“行了,别墨迹了,我晚上还得转机去莫斯科,张扬,我教你!”
张扬道:“我必须要了解瑜伽术的修炼方式,方才能够从中找出解决你体内对抗治疗的方法。”
王准道:“有演出服,你体型这么好,把上衣拖了,我绝对把你拍得健美!”
牛俊生呵呵笑了笑,瞅到机会捣了捣张扬的胳膊,他的意思是说张扬故意让自己献丑,张扬却笑道:“盛情难却,您就别推辞了。”
廖伟忠听牛俊生这样说马上明白人家在婉拒,也没有继续提出来,笑道:“那我只有借着省运会的东风,拼命打广告了。”
自从回国之后,张扬还没有见过艾西瓦娅,来到别墅庭院中的时候,看到身穿红色印度民族服装的艾西瓦娅坐在轮椅之上,沐浴在正午的阳光中,静静观赏着院中的玫瑰花。
张扬道:“希望可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对和楚嫣然重归于好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时间和距离已经让他们之间变得有些陌生,而顾佳彤的离去,让张扬的心底深处出现了一个永远无法弥合的裂隙,他渴望感情,可是他害怕承诺,如果嫣然想要的仍然是一个天长地久的承诺,他们的未来又会是怎样?
关芷晴皱了皱眉头道:“那是两个人的动作,你让我一个人做啊?”
廖伟忠笑道:“牛教练是我的偶像,我一定要亲自相迎,这才显得够尊敬!”他来到牛俊生面前热情的和他握手。
牛俊生笑道:“我现在是省运会的代言人,我和体委有约定,代言期间,不得接受南锡任何企业的代言广告。”牛俊生也不是一般人物,来之前就把应对的方法想好了,这等于把难题全都推给了张扬。其实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牛俊生知道烟厂肯定会付出一笔不菲的报酬,但是他得顾及到形象,为卷烟厂打广告,这可是有损个人形象的事情,尤其是对他这样一个体育工作者来说。
牛俊生看到人家如此慷慨客气,这会儿已经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笑道:“无功不受禄,廖书记千万别这么客气,这样的大礼我可不敢收,回头我拿两条烟作为纪念就行了,也帮着廖书记向我的那些朋友推销推销。”
牛俊生呵呵笑了起来,指着张扬道:“你们官场上的坏习气别往我身上用,我想抽不会自己买?”
廖伟忠哈哈大笑道:“要得,要得!”他恭敬邀请众人进入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