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8章 新仇旧恨

仇恨的种子已经点燃,怒火就很难熄灭,二宝向他的几名朋友招呼了一声,抓起可乐向包围圈走去,他们轮番将玻璃瓶向张扬投掷过去,张扬无法顺利逃脱出摩托车组成的圈子,很快他的周围都是玻璃的碎屑,落脚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小。
张扬点了点头。
孙晓伟笑了笑,忽然操起一只可乐瓶狠狠砸在小庄的额头上:“你他妈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张扬已经从容走了出来,虽然刚才动作的幅度不大,他的呼吸也明显急促了许多。
二宝怒吼道:“我哥就是你害死的!”他扬起铁管,刷!地一下照着张扬的脑袋就砸了下去,二宝很鲁莽冲动,在这一点上比他死去的哥哥还要无药可救。
张扬记忆力惊人,凭着昔日的记忆居然找到了悦动车行,虽然距上次过来已经过去了三年多的时间,悦动车行却并没有怎么变样,老板小庄正带着一帮工人在修车,看到红色的牧马人,小庄停下手头的工作,有些好奇的迎了上来。
张扬伸出手去,孙晓伟抓住他的手很大力的握了下去,张扬感到手上忽然一紧,他自然而然的想要运劲反击之时,忽然感到丹田一阵刺痛,张扬明白这是因为在唤醒楚镇南的时候损耗了过度的内力所致,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不可以妄动真气。孙晓伟看到张扬脸上痛苦的表情,心中窃喜,以为自己这些年的辛苦锻炼果然有了成效,他却并不知道张扬痛苦的表情是因为自身内在的原因。
张扬点了点头,孙晓伟居然主动向他伸出手去:“恭喜你!”至少在一开始,孙晓伟表现的还有些君子风度,可心中嫉恨交加,恨不能一口把张扬给吃了。
张扬不无嘲讽道:“你真是很会为别人考虑!”
张扬叹了口气道:“傻小子,我不认识你,不过一看就知道你是被人利用了,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的傻逼角色。”
“我有权,嫣然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张大官人虎视眈眈道。
张扬在小庄的指引下来到了北四环,这条道路部分已经修好,从李家湖到曹村路段八公里的距离已经维修完毕,这段业已完工的封闭道路吸引了飙车族的注意力,他们从曹村部分的缺口进入这一路段,每天天黑之后都会来到这里飙车骑行。
楚嫣然站在那里,她仍然在犹豫自己应不应该打开这个信封。站在那儿好久,她方才将信封塞入自己的口袋中。
虽然多年没见,楚嫣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李同育,楚嫣然虽然表面镇定,可是她此时的内心却是纠缠而挣扎的,李同育告诉了她一个可怕的事实,如果李同育真的可以证明这一切,那么她和父亲刚刚修复的关系……楚嫣然不敢想象。虽然她明白,眼前的这个李叔叔此次前来的目的没有抱有任何的善意,可是楚嫣然无法回和图书避现实,她要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到底什么才是真相。
孙晓伟拿起一只可乐瓶,仰首喝了一口,然后用力砸向包围圈内的张扬,张扬一侧身躲了过去。可乐瓶落在他脚下的地面上,玻璃的碎屑崩的到处都是。
张扬笑了笑,并不想和这厮多做纠缠:“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扬道:“你知不知道她可能去哪里?我害怕她有危险。”
楚嫣然道:“上车!”
楚嫣然伸出手:“给我!”
楚嫣然驾驶着黑色铃木机车,在机车的轰鸣声中分开人群来到张扬的身边,张扬惊喜万分道:“嫣然!”
张扬遇到孙晓伟并不意外,因为这里的摩托车比赛就是孙晓伟组织的,但是孙晓伟感到十分的意外,距离上次和张扬结怨已经过去了三年多,可是孙晓伟一直都没有忘记那次带给他的侮辱,三年多的时间,很多事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孙晓伟的父亲孙国平从过去的市委秘书长,如今已经成为省会静安的常务副市长,而孙晓伟这些年借着父亲的人脉做起了生意,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社会关系都有了长足的发展,自从被张扬侮辱性的在脸上扫了两记耳光之后,孙晓伟便刻苦锻炼身体,他认为自己是个知耻后勇的人,终有一天,他会向张扬复仇,他要偿还张扬给他的那几记耳光。
张扬落下车窗:“小庄!”
“在哪里?”
孙晓伟道:“来这里都是赛车的,比赛还没开始,你怎么就准备走?”张扬道:“我对赛车没兴趣,再说,我也没车!”
一瓶可乐忽然划破黑夜旋转着飞了过来,当孙晓伟看到的时候,那瓶可乐已经飞到了他的头顶,咚!的一声砸在他的脑门上,不过那瓶可乐居然没破,滑落在地上方才摔得粉碎,孙晓伟痛得捂住脑门,惨叫了一声:“是谁?”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哪个孙市长?”
小庄合上电话,他来到孙晓伟的身边,赔着笑道:“孙哥,别玩了……他是我带来的,给我一个面子!”
小庄和张扬来到赛车现场,已经有近百辆摩托车在现场集结,马达的轰鸣声一浪高过一浪,张扬在人群中四处张望,希望找到楚嫣然的影子,然而他在人群中找了一遍,都没有看到楚嫣然也没有看到她的那辆黑色铃木赛车。
张扬的声音响起:“孙晓伟,我陪你玩!你他妈不是有种吗?一对一!”孙晓伟呵呵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双手,围绕在张扬周围的摩托车散向四周。
李同育低声道:“嫣然,我了解你们家中的安排,就不去打扰楚司令的清静了,节哀顺变。”
孙晓伟捂着脑袋,疼得仍然不住跺脚。楚嫣然道:“孙晓伟,你给我听着,张扬是我未婚夫,欺负他就是欺负我!”楚大小姐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流露出不可一世的m.hetushu.com彪悍,张大官人第一次有了当小男人的感觉,他居然不可思议的感到了安全感。男人不一定永远都是强者,偶尔被女人罩一罩,那感觉……还他妈真是VERYGOOD!
楚嫣然已经加大油门,摩托车宛如离弦的利箭一般从车库内冲了出去。从张扬的身边掠过,瞬间已经将他远远甩开。
张扬暗叫不妙,楚嫣然心情不好的时候,往往喜欢飙车,利用速度的快感让她暂时忘却一切。
从孙晓伟的精神风貌,张扬已经看出这些年他改变了许多,张扬淡淡然笑道:“孙晓伟,很久不见!”
楚嫣然摇了摇头,阻止张扬继续说下去,她走向码头不远处的车库,张扬跟着她一起走了过去,楚嫣然打开车库的大门,车库内停着一辆红色吉普牧马人,看到这辆车,张扬不由得想起他们在黑山子乡相识的情景,自从前往美国,楚嫣然还没有打开过这个车库,牧马人旁边还停放着一辆摩托车,楚嫣然将防尘罩扯去,里面正是那辆她喜欢的黑色铃木公路赛。
孙晓伟道:“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得学会保护自己。”
张扬正处于身体最为虚弱的时候,他当然不会妄动真力相博,右手伸出在铁管上轻轻一搭,顺势向下一带,二宝感觉自己的力量忽然走偏了。原本砸向张扬的铁管,被张扬这么一拨,自冲地面上就砸了过去,这样一来他的身体也失去了平衡,诺大的身躯向地上扑去,二宝想要用铁管撑住地面,可惜铁管撑在了一块碎玻璃上,吱!地发出尖锐而刺耳的声音,他扑通一声就趴倒在地面上,原本摔一跤倒也没什么,可是刚才他们用可乐瓶砸张扬,地面上散乱一地的玻璃碎屑,正可谓自食其果,二宝就扑倒在这玻璃碎屑上,还算他反应快,双手撑地,保全了身体大部分不受损伤,可双掌一阵剧痛,已经被碎玻璃割出了无数血口,疼得二宝惨叫了一声。
张扬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听到啧啧的声音:“看看是谁来了!”
张扬道:“李同育一直都暗恋你妈妈,他弄出这份东西……”
沿着县级公路一直前行,张扬很快就将车速加到了一百以上,他看到了远方已经成为一个小黑点的楚嫣然,张扬将油门深踩了下去,楚嫣然应该发现张扬紧跟过来,她加大了油门,瞬间又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李同育点了点头,将信封递给了她。
小庄没能第一眼就把张扬认出来:“你是……你怎么开着楚小姐的车?”说完他方才想起了什么,笑道:“我见过你,你过去和楚小姐一起来过!”
带张扬的那名骑手闻言笑了起来:“你是外地来的吧?知道这比赛是谁组织的吗?咱们孙市长的儿子!”
等加好油之后,楚嫣然早已不知去向,张扬沿着这条路一直追了下去,眼看就进入和图书静安城区了,他在静安的朋友并不多,前思后想还是先给洪长武打了个电话,洪长武听说楚嫣然失踪了,又听说她是骑摩托车离去的,顿时也紧张了起来,他向张扬道:“我马上让人去找,张扬,你在周围找找,千万不要让嫣然出事。对了,她过去经常在悦动车行保养车辆,和那里的老板很熟,你去问问。”这句话提醒了张扬,记得当年他和楚嫣然一起来静安的时候就去过悦动车行,而且楚嫣然的那辆黑色铃木就是从悦动车行买走的。
张扬牵挂着楚嫣然,他没工夫陪孙晓伟耗费时间,他转身就走,孙晓伟在他的身后叫道:“张扬,你果然没种!”
李同育道:“你想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在里面,看还是不看,你自己选择!”说完他转身上了汽车,驾驶汽车扬长而去。
张扬忽然感到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意味,原本想来这里找楚嫣然,却想不到遇到了仇家。
孙晓伟猖狂的笑声响起:“要么参加比赛,要么,你在我面前磕头认错,我让你离开!”
一名健壮的光头男子来到孙晓伟的身边,他叫二宝,是当年死于心脏病突发那个混混的亲弟弟,警方根据尸检报告最终定案和尚死于意外,在这件事上有牵扯的张扬和孙晓伟都洗清了嫌疑,张扬离开了静安,孙晓伟还在,和尚的家人找到了他,虽然孙晓伟在法律上不必承担责任,可是他不花钱也无法将这井事彻底摆平,为了这件事孙晓伟花了五万块,不过也因为这件事他结识了和尚的弟弟二宝,通过后来的接触,孙晓伟居然和二宝成了朋友,他搂住二宝光秃秃的脑袋,低声道:“看到没有,当年你哥就是和他打斗,才诱发的心脏病,他就是张扬!”
从楚嫣然的目光中,张扬似乎看出了什么,他出声阻止道:“嫣然,不要……”
张扬赶紧去拉牧马人的车门,还好车门并没有上锁,张扬坐了进去,从遮阳板后找到了备用的车钥匙,吭哧,吭哧,一连打了三次,好不容易才把汽车打着,他驾驶着吉普车向楚嫣然追去。
小庄看到势头不妙,他赶紧走到一旁去打电话,小庄能找的只有楚嫣然,他有楚嫣然的电话,可是连续打了几次都无人接听,小庄几乎丧失希望了。他一边继续拨打着电话,一边向远处望去,又有几辆摩托车加入了包围圈,围绕中心的张扬不停转动着,张扬站在中心,两只手负在身后,他的表情十分的平静,并没有任何的惊慌,可张扬现在的心中却是郁闷得很,望着这帮嚣张鼠辈,换成平时,张大官人早就一怒而起,打他们一个屁滚尿流,可今时不同往日,他正处于身体的极度虚弱期,不能妄动真气,否则他的经脉将不免受到重创,对他的复原造成更大的困难。
小庄头顶的皮肤被砸开,鲜血瞬间留了他一头一脸,他惊恐的和_图_书捂着头。
孙晓伟冷笑道:“张扬,你也会有今天!”
二宝来到张扬的对面怒吼道:“知道我是谁吗?”
张扬看到她最终没有打开信封,打心底松了一口气,他能够体谅楚嫣然现在的心情,她的压力很大,她已经不再是昔日那个性情冲动的青涩少女,嫣然成熟了,她能够辨明是非善恶,她已经开始学会保护自己,外公的离去已经让她的内心饱受创伤,她不敢面对李同育所谓的真实,在她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之前,她决定不打开这封东西。
张扬的脸上手上还是被玻璃的碎屑划破了几道血痕,他平静注视着孙晓伟:“几年没见,你还是那点儿出息,可不可以像个男人?挺起胸膛,有种的自己过来找我!”
张扬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即又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他还没有走出几步,两名骑着山地摩托车的骑士挡住了他的去路,张扬道:“让开!”两名骑士非但没有让开,反而加大油门向他冲了过去,张扬的身形明显不如平时灵活,两辆摩托车就快撞到他身上的时候,分散开来,围绕他的身边转圈,将他包围在其中。
小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小庄想了想:“前两天她来店里的时候问过我,问起过去那帮飙车族最近还在不在,还有没有地下赛车,呵呵,我还答应有时间带她过去看看呢。”
牧马人这种吉普车的长项并不在于公路加速,这里并非是它的舞台,更倒霉的是,刚刚开出没多久油箱就开始报警,张扬只能先把吉普车驶入前方的加油站。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小庄,有没有见到嫣然?我是她未婚夫!”
李同育道:“我不知道你究竟站在谁的角度说话,我想告诉嫣然的只是一个事实,你无权对此发表任何的意见。”
李同育道:“如果真相意味着一种伤害,那好,我可以不伤害嫣然。”他举起手中的信封,掏出了火机,喀嚓一声点燃了火苗,似乎在等待着楚嫣然的决断。
缺口很小,吉普车是不可能进去的,小庄让张扬把车停在缺口处,停车的时候,就看到有人骑着各式各样的摩托车陆续进入缺口。
张扬道:“她刚才骑着一辆黑色铃木1000走了,我没追上她,你还记得吗?就是当年从你手里买的那辆铃木!”
二宝大步走了过去,他的右手中拖着一根铁管,铁管在马路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沿着拖行的轨迹,留下一连串的火星。真正没种的是孙晓伟,二宝是他派去的先锋。
张扬愤怒的瞪着李同育。
张扬一听是孙晓伟,当年曾经和自己发生过矛盾,在那次的地下赛车中,记得还有一个叫和尚的混混被自己痛揍了一顿,孙晓伟也跟上去踢了两脚,后来那个混混因为心脏病突发死于非命,因为那件事宋怀明不得不亲自出面。
张扬点了点头,以嫣然现在的状态应该没心和图书情来这里赛车,不过自己实在不知怎样去找她,所以才会想到小庄,抱着有枣无枣打一杆的念头来到了这里。
楚嫣然轻轻拍了拍座椅,然后骑了上去,按下点火键,低沉而悦耳的声浪在车库内轰鸣。想不到这摩托车放了这么久仍然可以一次性打火成功。
小庄也没有任何的发现,叹了口气道:“应该不在这里!”
孙晓伟一挥手,带领十多人向张扬围拢过来。张扬冷哼一声,面孔如同笼罩上一层严霜,孙晓伟得势不饶人已经彻底将他激怒,张大官人今天就算是拼着经脉受损,也要给这厮一个深刻的教训。身后四辆山地摩托车再度轰鸣起来,他们的目标锁定在张扬的身上。
张扬一直担心李同育会制造事端,所以他才会提前找宋怀明,楚镇南临终之前好不容易才帮助宋怀明父女和好,却想不到他这边刚刚离世,李同育来到了静安。张扬当然不放心楚嫣然一个人过去,在眼前的情况下,想要阻止楚嫣然见李同育根本没有可能,目前唯一的选择就是陪同楚嫣然一起过去。
小庄和这里的多数人都很熟,他找到了两个熟人让那两人骑车把他们带进去,张扬有些好奇地问道:“地下赛车不是明令禁止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过来凑热闹?难道静安的警察不管?”
小庄道:“北四环,那条路段封闭施工,最近大家都去那边玩儿,走,我带你去!”
李同育站在梦仙湖的码头处,当他看到驾驶快艇过来的楚嫣然和张扬,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小庄的话验证了他的猜想:“常务副市长孙国平的公子呗,现在咱们摩协主席孙晓伟!”
张扬充满担心的看着那个信封,他虽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可是他可以断定,这些资料会让楚嫣然更加的痛苦。
楚嫣然道:“我现在就去见他!你最好不要拦着我!”
小庄道:“没见过,前几天来过一次,说了两句话,怎么?你们闹别扭了?”
孙晓伟呵呵笑道:“不是没兴趣,是没种吧!”他认为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向张扬叫板,更何况今天他占据主场之利,这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是站在他这边的,他不会轻易放张扬离去,他要一雪前耻。
小庄道:“记得,我当然记得,可是楚小姐很久没飞车了……”
松开手之后,张扬赞道:“真是有力啊,看来这些年经常锻炼。”
李同育的胸前戴着白花,他刚才已经去过军区追思会的现场,楚镇南对他一家有恩,李同育赶来吊唁实属正常。
“谢谢!”
孙晓伟眼神倨傲的看着他:“张扬,听说你和楚嫣然订婚了!”
张扬对李同育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好感,这次李同育选择在这种时候过来挑唆楚嫣然和宋怀明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是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如果不是楚嫣然在场,张扬恨不能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扔到梦仙湖里去喂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