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9章 老虎发威

宋怀明道:“孙市长你见过吧?”
看到玛格丽特出现,张扬也放下心来,其实楚嫣然的情绪并没有像他想象般那样激动,李同育拿出的那些材料应该没有起到他想要的作用,楚嫣然并没有完全相信,相信玛格丽特可以解开嫣然的心结。
宋怀明道:“我答应过你的母亲,我答应过她,不将她的病情告诉任何人,你外公,你外婆,他们把我当成了间接害死静芝的凶手,我如果做出解释,他们只会更加伤心更加难过,让他们恨我,他们的心里还会好过一些。”
楚嫣然道:“很奇怪,我看完他所谓的证据,我以为我会恨我爸爸,可是……”她泪光盈盈的看着张扬:“我又做不到……”
两人虽然当着楚镇南的面订婚,可并不代表着他们心中的芥蒂完全消除,甚至可以说,两人在感情上都相当的谨慎,张扬害怕自己会伤害到楚嫣然,而楚嫣然也害怕再受情伤,重新订婚并没有让他们心中的信任重建,但是孙晓伟的插曲,却让两人藏在心底对对方的感情全都迸发了出来,楚嫣然还是当年的那个楚嫣然,为了张扬,她仍然可以不顾一切,张扬望着楚嫣然的俏脸,脑海中却闪回到他被困纽约领事馆的时候,楚嫣然不惜一切冲入领事馆,驾驶吉普车引开美国FBI的注意力,让自己得以顺利逃脱。
孙晓伟居然还学会了激将法,他叫嚣道:“张扬,是个爷们就站出来,别像个孬种一样躲在女人身后。”
机车明显晃动了一下,然后楚嫣然迅速控制住方向,啐道:“我在开车,你好烦!”前方不远处就是那辆红色的吉普牧马人,楚嫣然停下机车,让张扬把车开回去,张扬还有些不放心道:“这次你不能再把我撇下跑了。”
楚嫣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望着父亲道:“我知道,我从小到大听你说无数次了。”
楚嫣然道:“我不让你冒险,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办?”
宋怀明用力点了点头。
孙晓伟不是不认识洪长武,洪长武是静安军分区司令,也是静安市常委,孙晓伟的父亲孙国正是静安市常务副市长,静安市常委之一,洪长武虽然和孙国正谈不上相交莫逆,怎么也算得上普通朋友,可朋友关系也有亲近远薄,洪长武看到此情此景一双眼睛就要喷出火来了,这两天因为楚老爷子的离世他心里难受,一直找不到途径宣泄,这会儿总算找到突破口了。
张扬道:“当年李同育一直暗恋你的母亲,因爱生恨这种事其实很常见。”
张大官人嘿嘿笑了一声,这会儿他心态平和,才不会上孙晓伟的当,意气之争有什么意思?他刚才因为担心楚嫣然的安危,所以心神不宁,现在看到楚嫣然平安无事,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张扬道:“你知道什么叫伉俪情深吗?为了嫣然,我宁愿当她背后的男人。”这话不可谓不肉麻,楚嫣然听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可心中还是感到那么一丝丝的温暖,她知道张扬是借此机会故意表白给她听。
孙晓伟大笑道:“跑!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玛格丽特道:“其实你应该把这件事说出来。”
楚嫣然小声道:“你不一样……”
洪长武向张扬道:“张扬,你和嫣然先回去,这边的事情交给我了。”
宋怀明道:“嫣然,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会尽一切努力去改,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我不是一个坏爸爸。”
洪长武道:“谁欺负嫣然就是打我洪长武的脸!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有娘生没爹教的东西有多少斤两,全都给我带回去,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喜欢怎么玩!”
张扬道:“有其父必有其女,你这么好,你爸爸不可能坏到哪里去!”
张扬怒道:“干!”从这里驶入干道还有三公里的距离,这条路因为运料的大车经常行驶,变得坑坑洼洼,他们行驶的速度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玛格丽特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因为,你本来就不该恨他!”
张扬道:“李同育那个人我见过,第一次和他的交手是因为他派人去清台山采访杜天野和我卷入山民和图书斗殴的事情,当时陈大爷为了营救杜天野误伤了一名山民。他派记者去清台山挑唆山民闹事。”说起这件事,张扬忽然想起,为什么李同育会陷害陈崇山,他曾经说过,他的父亲曾经是觐辽地委书记,死于文革期间,难道他陷害陈崇山的初衷不仅仅是为了针对杜天野?他的父亲和楚镇南、陈崇山这些人之间是不是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恩怨?
楚嫣然道:“我记得小时候他经常到我家来,我家里人都不喜欢他,又一次我爷爷发火还打过他。”
张扬看出她的意图,抱住楚嫣然的纤腰,身体紧紧贴上她的娇躯,这么久没有亲近芳泽,如此近距离的贴身接触,感觉嫣然青春的肉体越发诱人了。
“反正我妈妈已经死了,你怎么说都行!”楚嫣然的态度表现的非常抗拒。
楚嫣然和张扬慌忙分开,她的俏脸红了,毕竟和张扬搂得太紧,让外婆看到总是有些难堪。
孙晓伟这帮人看到眼前这阵势顿时就慌了神,这么多荷枪实弹的军人,威慑力比公安机关要强大的多,其中就有人驱车想走,可现场响起了清脆的枪声,洪长武一枪就把那辆摩托车的前轮给打爆了,想逃跑的那小子,身体由于惯性腾空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路面上。
楚嫣然减速降档,从缺口驶出道路,道路明显变得颠簸起来,从反光镜中可以看到后面减震良好的山地赛车迅速接近了他们。
楚嫣然道:“我随我妈!”
宋怀明望着女儿的眼神,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过去妻子太多的影子,宋怀明痛苦的抿了抿嘴唇,低声道:“你妈妈在参加抢救小组之前已经得了绝症,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地震发生之前,我才知道这件事,我让她申请去美国,那里的医疗条件比国内好,也许会有办法,可她坚持认为自己已经无药可医,她放弃治疗,宁愿在国内和家人共度最后的时光。”
张扬正打算放开手脚,豁着经脉受损,也要给这帮无耻小辈一个深刻教训的时候,周围又闹起了动静,六辆军用吉普车由远而近赶到了现场,呈包抄之势头把这几十人全都围拢在中心,车上下来了二十多名荷枪实弹的军人,为首的一个正是静安军分区司令员洪长武。
张扬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他来到楚嫣然的身边,走过来的时候已经把外套脱了下来,裹在楚嫣然的身上,将她的娇躯抱在怀中。
宋怀明黯然道:“静芝不想你们知道,她不想你们担心,就连我也是地震前不久才知道她的真实情况,不久之后……静芝在那场地震中遇难……”
孙晓伟吓得向后退去,他们的包围圈散开了一条缝隙,楚嫣然速度不减,机车的前轮重新落在地上,倏然向前方疾驰而去。
楚嫣然道:“你永远掩盖不了事实的真相!”
玛格丽特点了点头,拾起地上的照片,拾起那封信。玛格丽特轻声道:“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楚嫣然道:“我和他的争吵你都听到了?”
两辆山地赛车已经超过了他们,压住了他们的车头,迫使他们将速度减缓下来,后面的车辆也一个个鱼贯跟上。
在这条新建的道路上,楚嫣然将速度不断飙升,张扬紧紧抱住她,耳旁风声呼啸,此时他们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百五十公里。可后方孙晓伟那帮人也是不断加速,他们在不断拉近着彼此间的距离。可这条封闭的道路也就快到了尽头,张扬虽然内力尚未复原,可眼力还是高人一筹,他看到了前方的缺口,提醒楚嫣然减速。
楚嫣然看到无路可走,只能将机车停下,取下头盔,一头黑亮的秀发,瀑布般滑落在她的肩头,她的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发红,怒视孙晓伟道:“孙晓伟,你不要胡闹!”
孙国正唇角的肌肉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其实自从几年前因为地下赛车孙晓伟和楚嫣然发生冲突,他在事情上的护短处理就引起了宋怀明的强烈不满,那时候矛盾已经悄然埋下,宋怀明走后,孙国正也没有顾得上修补彼此的关系,好在他在宋怀明走后马上重新站队,巴结上了北原省省委书记,这hetushu•com几年仕途走得很顺,现在已经觊觎静安市市长的位置了,底气自然比起过去足了不少。
孙国正笑道:“听说张扬在平海干得不错,宋省长栽培有方啊!”他这句话意在讨好,可是宋怀明却并不领情,淡然道:“张扬有现在的成绩全靠他自己,我这个人不懂得照顾家人,连我的女儿我都没有好好照顾,想起来真是惭愧。”
“这么肯定?是不是因为他是你的领导?你不敢得罪他?”
听到因爱生恨四个字,楚嫣然狠狠瞪了张扬一眼。
张扬道:“我觉着有些话还是说开得好。”
张扬道:“就我接触他的几件事,可以断定这个人是个小人,后来我找关芷晴当形象代言人,他又派记者去捣乱,当场就被我给揍了!”
楚嫣然道:“恐怕不仅仅是为了这件事吧?”
楚嫣然道:“我知道这个人不怀好意,可是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我还是看了那份东西。”
玛格丽特道:“静芝死后,老东西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在你的身上,这些年你受了不少的委屈。”
楚嫣然加大了油门,一双美眸冷冷盯住孙晓伟,她低声道:“坐好了!”
楚嫣然当然不会相信,她轻声道:“我是不是很过分?”
宋怀明看到张扬和女儿一起平安归来,脸上露出欣慰之色,他快步迎了上去,向女儿伸出手去,楚嫣然却并没有把手交给他,直接跳上岸。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关心的不是他,而是你,我害怕那份材料会打击到你。”
孙晓伟道:“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我找他!”他用手指点着张扬。
楚嫣然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向外公解释,任由他误会你这么多年?”
楚嫣然道:“你是好是坏,我都无法否认你是我亲生父亲的事实,可是你明不明白,我在乎的不是这件事,我一直在想,当年你为什么不去救我的妈妈,你究竟爱不爱她?”
孙晓伟使了个眼色,几辆摩托车重新聚拢过来,将楚嫣然和张扬围拢在中心。
张扬回到小楼内的时候,发现小楼里来了几位访客,其中一人正是静安市常务副市长孙国正,宋怀明坐在沙发上,他的右手包裹着一条白色的手绢,此时的宋怀明已经恢复了冷静,端着茶杯静静地喝茶。
张扬心中这个乐啊,本来已经准备出手了,还好洪长武带人出现,这位洪司令果然不愧是楚司令的亲密手下,这么多年跟在身边将楚司令的气势学了七成。别看洪长武平时在楚司令面前俯首帖耳唯唯诺诺的,可在外面那也是一头猛虎。
孙晓伟惊魂未定的擦去额头的冷汗,怒吼道:“追!”
宋怀明道:“记得!当时你追问我静芝的事情。”
洪长武两道浓眉拧结在一起,忽然扬起蒲扇大的巴掌,照着孙晓伟的脸上狠狠就是两个嘴巴子:“放你妈的屁!当我眼瞎吗?”
张扬道:“没有,我躲得远远的,没听清你们在说什么。”其实以他的耳力就算是不想听,那父女俩说得那么大声也得钻进来。
孙晓伟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
玛格丽特瘦小的身影出现在宋怀明的身后,她握住宋怀明的手臂,有些心疼的看着他流血的手,叹了口气,掏出手帕为宋怀明包扎好伤口。
楚嫣然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她拉住张扬的手臂:“我知道,芷晴回美国之后就告诉了我,也是从那次开始她改变了对你的看法,一直一直帮你说好话。”
张扬点了点头,向孙国正道:“孙市长好!”
楚嫣然没说话,靠在他的怀中默默流泪,哭了好一会儿,方才擦干眼泪道:“我发现有个未婚夫也不错,至少有人随时脱衣服给我披上。”
楚嫣然却知道张扬在之前为外公疗伤的时候已经拼尽全力,这两天正是他身体最为虚弱的时候,她不想张扬冒险,伸出手倔强的握住张扬的大手。
楚嫣然怒道:“你究竟站在他那边还是我这边?”
张扬又想起了受伤的小庄,跟楚嫣然说过之后,让楚嫣然打电话给他问候一下,小庄此时已经到医院了,头上缝了三针,伤得不重,让他们不用担心赶紧回去。
张扬点了点头,hetushu.com楚嫣然也没有多说话,重新启动油门,向梦仙湖的方向驶去。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笑声停下之后,展开臂膀将楚嫣然的娇躯拥入怀中:“谢谢你保护我!”
从楚嫣然的口中知道,小庄看到有麻烦发生,连续不断的拨打她的电话,楚嫣然最终拿起了电话。张扬道:“为什么他打电话你接,我打电话你就不接呢?”
洪司令一声令下,那帮士兵冲了上去,把孙晓伟那帮人连摁带拿,一会儿功夫就全都制住。这帮小子早就被洪长武的气势给吓傻了,想逃可是没那个胆子。
宋怀明的目光充满了震惊和错愕,他的内心一阵隐痛。
张扬轻轻拍了拍楚嫣然的肩头道:“丫头,这么不信任我?对付这种下流胚,我最多用一根小指头。”
“你早就认识她?”
楚嫣然道:“你说,我听着!”
宋怀明从女儿微妙的动作中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楚嫣然快步从他身边走过。
玛格丽特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其实在静芝死前的几个月,我就发现了她情绪上有了很大的变化,记得她生前,我最后一次和她见面,她说了很多话,让我非常的敏感,我本以为你们之间出了问题,静芝告诉我,你对她很好,柳玉莹给你写信的事情,她告诉了我,她还说,你们两人彼此信任,你从不瞒她任何的事情。”
“嫣然!当年的那场地震,我没有让你妈妈去参加救援小组,我坚持让她留下照看你,为了这件事我和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洪长武上下打量了孙晓伟一眼:“闹着玩的?”
宋怀明道:“谁告并你这些?是谁告诉你这些?”他大声怒吼道。
楚嫣然的这句话也让张大官人顷刻间灌注无限的勇气,什么顾忌都没有了,豪气干云,无所畏惧,那都是建立在有底气的基础上,爱情这玩意儿,很多时候就能起到这样的作用,要不怎么说为爱生为爱死呢?爱情的力量怎能让人打鸡血般兴奋起来。
张扬点了点头。
“别说了!我不想听!”
张扬笑了:“你妈我没见过,不过我感觉你身上的很多地方都很像……”
“你是我的女儿,我不想你承受这样的打击,一直准备在你真正长大后再将事实的真相告诉你,我甚至想过放弃仕途来照顾你,可是我……”宋怀明的眼圈红了。
斜刺里冲出一个光头男,挥舞着铁棍向张扬横扫而去,正是刚才失去平衡摔倒在地的二宝,不等他的铁棍到来,张扬已经将手中的头盔抢先扔了出去,正中二宝的鼻梁,虽然张扬正处在虚弱之时,可是头盔本身的重量已经将二宝砸得血头血脸,惨叫了一声就蹲在了地上,手中的铁管当啷一声落地,又准确地砸在了他自己的脚面上,二宝疼得又跳了起来。
孙晓伟原本挡在道路之前,他没想到楚嫣然竟然带着张扬从包围圈中冲出来,眼看楚嫣然驾驶着摩托车冲向自己,就快来到他面前的时候,楚嫣然拎起车把,摩托车前轮抬起,仅以后轮着地冲向孙晓伟。
孙国正笑道:“年轻人难免会冲动误事,宋省长,咱们多年的老朋友了,孩子们相互闹些矛盾,别当真,千万不要伤了和气。”这种话孙国正过去是不敢说的,尤其是最后一句,千万不要伤了和气,已经在暗示宋怀明要给自己几分面子,多年的同僚不说,现在是在静安,你宋怀明过去虽然是静安市委书记,可现在你走了这么多年,我是静安市常务副市长,孙国正之所以敢这样说还有一个原因,北原省的主要领导也已经更换的差不多了,他自问自己在北原上上下下的关系要比宋怀明强得多,强龙不压地头蛇,今天我已经主动登门给你道歉,你宋怀明也应该见好就收。
张扬叹了口气。
张大官人苦笑道:“还用问吗?我当然站在你这边。”他一边将快艇缓缓靠岸,一边低声道:“其实之前他让我带一封信给你,不过来静安之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一直没机会交给你,他来到后又要了回去。”
孙国正道:“宋省长忙于工作,为了事业牺牲太多了。”
张扬笑了起来:“其实我一直都在跟着你。”
宋怀明道和-图-书:“妈,你相信我吗?”
“就是不一样,我就是不接!”
“住口!”宋怀明疯狂吼叫道,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的他扬起手给了楚嫣然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完之后,两人都愣在那里,楚嫣然捂着面孔摇了摇头,她没有流泪,目光中充满了倔强和怨愤,她转身向远方走去。
宋怀明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这是前两天我让张扬带给你的信,这里面我把当年的一切写得清清楚楚,我来到静安之后,知道张扬还没有来得及把这封信交给你,所以我又向他要了回来,想要亲自对你说明当年的事情,可又发生了你外公的事情。”
宋怀明道:“我虽然疏于照顾我的家人,可是并不代表着别人可以欺负我的女儿!”他啪!地一声顿下茶杯,茶水不少都泼到了茶几之上。
孙国正的面前没有茶杯,应该是宋怀明没有让人给他上茶,孙国正现在虽然是静安市常务副市长,常委中的一员,可是在宋怀明面前,他仍然抬不起头来,过去他一直都是宋怀明的跟班,宋怀明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他是市委秘书长。
楚嫣然猛然启动机车,轰鸣声中,宛如一道黑色闪电般向前冲出,她看准了两辆山地赛车中间的空隙,带着张扬从这狭窄的缝隙中冲了出去。
月光下宋怀明的脸上闪烁着两行晶莹,他赶紧回过头去擦去眼泪,低声道:“妈……”
张扬道:“虽然我说话可能会让你生气,可是我还得说一句,我觉着你爸是个好人!”
楚嫣然坐在埋葬爷爷的地方,呆呆望着那棵银杏树,夜很黑,风很冷,脸上的泪水早已风干,楚嫣然抽动了一下鼻子,看到了远处的那个黑影,虽然看不清是谁,楚嫣然却猜到那是张扬,声音有些沙哑道:“出来!”
“你撒谎!”楚嫣然用力摇着头。
张扬道:“这一次,他又弄出这份东西,嫣然,我虽然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可是李同育那个人绝对没安好心,为什么他要选择这种时候把这些所谓的秘密给抖落出来?因为他见不得你们楚家好!”
宋怀明没有说话,他的表情越发的痛苦。
张扬哈哈大笑。
“怎么不一样?”
楚嫣然道:“你很关心他?”
张扬在码头上系缆绳的时候,父女俩已经走远。
楚嫣然从中找出了几张泛黄的照片,其中就有宋怀明和柳玉莹的合影,虽然并不是单独合影,可是集体照中,宋怀明和柳玉莹站在一起,两人笑得都很甜蜜,楚嫣然扬起那张照片,然后扔在了地上:“这是什么?”
宋怀明望着女儿远去的背影,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喃喃道:“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他感到一阵眩晕,伸手扶住身边的大树,内心有种压榨般的疼痛,他忽然扬起手,一拳一拳狠狠砸在树干上,直到皮开肉绽,可他似乎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重新回到梦仙湖的快艇之上,张扬想起李同育交给楚嫣然的那份材料,却不知她有没有看过,楚嫣然从张扬的目光中觉察到了什么,轻声道:“你在关心那份东西?”
宋怀明道:“我没有撒谎,我永远不会欺骗自己的家人,静芝的病历到现在我仍然保存着,她生前没有来得及向任何人告别,她说过,如果有一天她死了,就静静地消失,除了我之外,不会告诉任何人,别人问起她,只说她出门远游了,至少在亲人的心中还能存有一分希望,可是我们都没有想到,噩运来得这么快。”
楚嫣然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楚嫣然又拿出了一封信,岁月已经让那封信变得陈旧,然而上面的字迹依然清晰,楚嫣然道:“要不要我读给你听,要不要把这充满感情的文字念给你一遍?”
洪长武一身戎装,胸前戴着白花,他还在给楚司令戴孝呢,这边楚司令尸骨未寒,就有人胆敢欺负他的外孙女,是可忍孰不可忍,楚镇南生前对这帮部下视为己出,关心提携,这帮部下也将楚老爷子当成父亲一般看待,如今楚老爷子虽然走了,可感情仍在,只要他们活着,就不能看着别人欺负楚嫣然。
楚嫣然摇了摇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地震的当天,你明明有机会去救我妈和图书妈,却带着救援队前往了邻近的小学,你去救谁?除了那些孩子以外,你还救了谁?”
看到张扬进来,宋怀明道:“张扬,过来坐!”
快艇靠近小岛,远远就看到小岛码头上立着一个身影,是宋怀明,他一动不动的站在码头上,翘首以盼女儿的到来。楚嫣然看到父亲的身影,心中忽然泛起一股难言的滋味。
玛格丽特凄然笑道:“无论我怎样问,你都守口如瓶,你都说静芝没事。”
宋怀明追赶上女儿的脚步:“嫣然,为什么这么晚还要出去,大家都很担心你。”
宋怀明瞪大了双眼:“嫣然,我承认这封信是柳玉莹写给我的,但是我从未做出对不起你和你母亲的事情,我去救她也不是因为我对她有任何特别的感情,我主要是为了那些孩子……”
张扬来到宋怀明的身边坐下,恭敬道:“宋叔叔找我有事?”
楚嫣然道:“好了,知道!”
其他人都被这声枪响给震住了,妈妈呀,这帮军人真敢开枪啊!
宋怀明含泪道:“妈,是我的错,我没照顾好静芝,是我没有照顾好她……”说到这里宋怀明压抑在心中多年的委屈全都奔涌出来,他竟然泣不成声。
楚嫣然拿出了那份材料,信封已经被撕开,她终于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看完了那份材料,父女两人静静对峙在夜色之中,楚嫣然的面孔苍白如雪,宋怀明面部的肌肉紧绷着,他在竭力控制着内心的悲痛。
孙晓伟被他给打懵了,捂着脸叫道:“你怎么打人呢?你……”
张扬叫了声外婆,玛格丽特笑了笑道:“你先回去吧,我和嫣然单独说两句。”
楚嫣然向张扬道:“李同育的事情,我不允许你透露给他!”
孙晓伟赔着笑,他叫了声洪叔叔,然后道:“洪叔叔,我和嫣然赛车玩儿呢,没事,没事!”他认为洪长武怎么也要给他父亲一些面子。
宋怀明红着眼睛道:“我答应过静芝,我要为她保守这个秘密,而且当时的情况,我不想大家以为我在推卸责任!”
玛格丽特道:“静芝给了我一些病例,让我去美国帮忙询问治疗的方法,我找到我的一位医生朋友,根据她提供的病历资料,他们诊断出这位患者得了淋巴癌,恶性程度很高,治愈的可能性很低,我当时心里就有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我害怕这些病历就属于静芝自己,我给老头子打电话,你知道的,他是个粗枝大叶的人,他对这件事毫无察觉,然后我给你打了电话,你还记得吗?”
“是!但是我和她之间是清白的,我忠于你的母亲!”宋怀明怒吼道。
几十辆摩托车摆开阵势,全力追逐前方高速奔驰的铃木机车。
楚嫣然道:“我知道他给我这些东西的目的。”
宋怀明有些激动地叫道:“我爱她,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代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她离开我这么多年,我对她的感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淡,从未改变过!”
楚嫣然道:“柳玉莹,当年她就是那所学校的老师!”
宋怀明想到了一个人,李同育!如果李同育现在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狠狠赏给他两记耳光,宋怀明的目光交织着痛苦和悲伤,他低声道:“不错,柳玉莹是那间小学的老师,但是我去救她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她在……”
孙晓伟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想要上前,麻痹的什么东西,老子就算不在状态,对付你这种三脚猫角色一样分分钟拿下,可楚嫣然却仍然挡在他的面前,怒道:“我看你们谁敢动他一根指头!”
张扬笑了笑,低声道:“你仍然关心我,我很开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鼻子居然有些酸酸的。
楚嫣然道:“你早就认识柳玉莹,这些合影,这封信,都已经证明,你们早就有来往!而我的妈妈一直被你欺骗,是什么才让她心灰意冷?是你的背叛!你背叛了我的母亲!”
楚嫣然点了点头。
宋怀明深邃的双目冷冷盯住孙国正,这目光仿佛直视到孙国正的心底,让孙国正不免有些慌张,宋怀明担任他的领导多年,在气场之上完全将他压制住,宋怀明充满讥讽道:“国正,这些年的变化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