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1章 简单爱

玛格丽特道:“我起得早,刚好张扬在湖边打坐,他刚刚帮我检查了一下身体。”
张扬有些不解道:“政治上有些变化我信,可经济上应该没多大影响吧,毕竟制度不变,一切照旧。”
玛格丽特道:“人老了,就为回忆而活着,我现在经常想起过去的事情。”
楚嫣然道:“我们投资的一家地产公司倒闭了,我必须赶回美国力求挽回一些损失。”
李同育微笑道:“我正想找你呢,真巧在这里碰上了。”
“万事开头难,我相信只要大家协同努力,就一定能够把任何困难克服掉。常凌峰这个年轻人我接触过,很有能力!你的小团队里面卧虎藏龙,以后都是咱们南锡的栋梁之才!”
张扬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不代表我就这么想,我从来都很尊重女性!”
楚嫣然抗议道:“好了好了,你们这些老人家一见面就谈论生死的问题,好好的心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李同育笑眯眯道:“没那个必要吧!其实省运会的报道权还是很多人感兴趣的,我们退出来,肯定有人顶上去。”
李同育心中暗骂了张扭一句,让老子发这种声明,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跟你们南锡市政府又没有签署任何的书面协议,我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不过他脸上还是堆满了笑,和张扬告辞要走的时候,张扬又叫住他:“李社长!”
张扬笑道:“您一定能够长命百岁!”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那是因为我太出色!”
玛格丽特笑道:“放心吧,我还要等着参加嫣然的婚礼呢。”
龚奇伟道:“等保证金到位,市里会给你们划拨一笔款子,以供你们进行省运会的筹备工作。”
张扬道:“什么意思?”
张扬为玛格丽特诊脉之后,微笑道:“外婆,您的身体状况不错。”
张扬道:“李同育得罪了我!”这个理由足够充分,在常凌峰这位老友的面前,他也没必要隐瞒什么。
李同育呵呵笑道:“我回去讨论一下!”
陈崇山过来走向玛格丽特告辞的,送完了战友最后一程,他也应该返回清台山,坐看朝云暮雨,静静陪着妻子的坟冢了却余生。
张扬笑道:“李社长这个时候放弃,有些知难而退啊!”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你不懂,我总觉着做你的爱人要比做你的妻子要快乐得多。”
有了这样的认识,张大官人也能保持笑容面对李同育了,他呵呵笑道:“刚刚回来,李社长怎么还在南锡啊?”
龚奇伟笑道:“虽说女人结婚就一定要呆在家里当煮饭妇,结婚后一样可以有自己的事业啊!”
李同育内心一怔,好小子,居然学会了倒打一耙。
张扬道:“经贸会的方向已经明确,具体的策划已经交给常凌峰在进行,因为咱们平海并没有搞过专门的IT会议,所以要参照国内外的很多东西,一些标准和流程都是第一次拟订,所以准备时间会相对长一些。”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有一点你没变,脸皮还是像过去一样厚。”
张扬道:“怎么?”
张扬道:“其实把省运会的文字报道权交给咱们南锡本地媒体,更符合咱们城市自身的利益。”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道:“宋叔叔,我现在已经有了五分把握!”
张扬道:“既然是我未来岳父,就得时刻做好为我担当的准备!”
龚奇伟当然不知道宋怀明和李同育之间的积怨,更不可能针对这件事去验证,既然张扬已经决定这么做,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楚嫣然红着俏脸垂下头去。
“其实咱们心里一直都装着对方。”
张扬点了点头,有些不舍道:“咱们总不能老是两地分居吧?”
既然说不明白,张大官人也没有细问,楚嫣然拍了拍他的手背道:“你给我的那个箱子我带回来了,里面好多钻石。”
张扬回到南锡的当天就做出了一个决定,把这届省运会的文字独家报道权交给《南锡日报》,至于之前差不多已经定下来的《东南日报》,就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李同育的卑鄙行径已经触怒了张扬,他想怎么搞,张扬没兴趣,可是他不能伤害到楚嫣然,伤害他的未婚妻,这次楚嫣然差点和父亲决裂,幸亏宋怀明存有证据,不然父女俩搞不好又要老死不相往来,君子报仇和_图_书十年不晚,可张扬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他也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回到南锡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东南日报》从省运会优先报道的名单中给划掉,下周就要公开宣布合作媒体了,张扬在这时候改变了念头。
“什么悲剧?”
张扬也被他突然改变的表情弄得愣了一下,可随即,李同育又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开个玩笑,不要介意,我相信你一定会善待嫣然。”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不一样。”
张扬离开龚奇伟的办公室,在走廊内遇到了《东南日报》的社长李同育和报社的一位记者。
楚嫣然谈了足有十五分钟方才结束通话,她叹了口气道:“看来我的归期要提前了。”
张扬把陈崇山和宋怀明送到了码头,洪长武在码头上等着他们,宋怀明停下脚步,向张扬道:“张扬,你什么时候回去?”
龚奇伟笑了起来,他猜到这件事背后肯定有内情,不然省长宋怀明不会过问这样一件小事。龚奇伟道:“恭喜你和宋省长的女儿订婚!”
张扬笑道:“不是订婚,是复婚,我们过去就有婚约,因为闹了点矛盾,所以解除了,现在又恢复了。”
楚嫣然道:“其实我们分手之后,我有想过要重新开始,天下间比你优秀的男孩子有的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吊死在你这颗歪脖子树上?”
玛格丽特道:“你给我的那些调养方子真的很有效用,看起来我还能在这世上多呆一些时间。”
张扬点了点头,玛格丽特是个睿智而开明的老人,她对一切看得都很清楚,可能人到了她这种年龄才能参悟生死,才能真正理解感情的意义。
楚嫣然正想说话,她的手机忽然又响了,她向张扬笑了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拿起电话,电话是美国打来的,楚嫣然的英文纯正熟练,这是张大官人望尘莫及的,他支着耳朵听也只听懂了几个单词,感觉这学英文比练武功要难多了。
张扬道:“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跟他们合作了。”
李同育微笑道:“这倒是,我知道的事情其实很多,但是未必每件事我都要刊登在报纸上。”
常凌峰道:“你别忘了,《东南日报》是龚市长请来的,你做得这么绝情,龚市长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笑道:“这样才好,两地分居你才惦记我,要是每天都见面,说不定你早就看腻了。”
常凌峰道:“他可是你未来的岳父,你居然敢往他的身上推卸责任?”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省里上上下下对这次运动会都很重视,你对外宣称要夺得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大话说出去了,要是万一实现不了,到时候看你如何收场。”
楚嫣然笑道:“未必是香港,而是亚洲,很多经济学上的东西跟你说不明白。”
玛格丽特道:“嫣然,其实死亡并不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如果你只把它当成人生的一个历程,那么你的心情就不会那么沉重。”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你说了不算!”这句话等于拐着弯儿骂李同育是个坏蛋了。
李同育道:“本来我想让龚市长告诉你的,既然遇到了,那么正好告诉你,张主任,我们报社考虑了一下,鉴于我们近期新闻报导工作比较繁忙,恐怕无法胜任省运会的宣传和推广工作,所以那份优先报道权的事情我打算放弃了,这也是我们报社领导讨论之后的结果。”
张扬道:“关芷晴有句话没说错!”
龚奇伟呵呵笑了起来,此时他的秘书过来通知他该去参加政府工作会议了,张扬起身告辞。
楚嫣然在感情上表现出越来越多的理性,她在尝试着把对张扬的了解返回到最初的时候,她开始发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越简单越纯粹反而越容易处理,从开始认识张扬,她对他的感情就是单纯的,掺杂过多的因素过多的想法,只会给自己增加困扰。对于婚姻,楚嫣然心中第一次产生了顺其自然的想法。既然放不开,就只能选择继续爱下去,如何去爱?简单爱!
张扬道:“既然您都决定了,只能这样了,我也蛮遗憾的,不过,我还有个事儿麻烦您。”
张扬道:“我们是一支杂牌军,不过还好大家心都很齐,都想把市里交给的这两和图书大任务给办好。”
龚奇伟道:“既然宋省长这么说,那就只能这样了。”
副主任崔国柱道:“张主任,之前不是已经定下《东南日报》了吗?而且他们已经连续做了两期专题报道,为什么要把他们给划掉?”
李同育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不过可惜这世上的所有人都做过亏心事。”
陈崇山微笑道:“我也是,几乎每天都在回忆,看来不久以后,我们就可以去那边和他们相聚。”
陈崇山呵呵笑道:“在我们共产党人的心中马克思就是我们的上帝。”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宋怀明也要走了,平海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他回去处理,他来到玛格丽特面前,玛格丽特伸出手,握住宋怀明的手道:“有机会带玉莹和你的儿子过来看我!”
宋怀明其实并没有让张扬这么做,可这个未来女婿堂而皇之的打出了他的旗号,按照张大官人的想法,这叫利用有效资源,龚奇伟当初把《东南日报》介绍过来,是出于好意,他也是想给张扬以帮助,把这次的省运会搞好,张扬之所以找出这个理由也是不想龚奇伟面子上难堪。
微风吹过,银杏叶沙沙作响,玛格丽特微笑望着那棵树,轻声道:“你们听,老东西也赞同我所说的话呢。”
龚奇伟道:“宣传力度和影响力方面肯定要小不少。”
张扬道:“不是学会,其实我一直都很谦虚,不过我的谦虚总是让人忽视。”
玛格丽特微笑道:“虽然那边还有一些事,不过我暂时不能走,我走了,老东西会孤单的。”
张扬笑道:“你别管,这事儿我向他解释!”
张扬反问道:“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夫唱妇随?”
张扬对李同育不会采用暴力手段,并不是因为他心中忌惮,而是因为他明白用暴力手段起不到真正打击李同育的作用,他用只有李同育和他听到的声音道:“你是个老坏蛋!“李同育笑得更加开心,仿佛听到的不是骂声,而是张扬对他的褒奖,李同育道:“这是你说的还是嫣然说的?”
玛格丽特决定长留静安,留在这梦仙湖,陪伴着楚镇南,陪伴着那棵银杏树。
宋怀明知道这小子诡计多端,说不定他真有什么出奇制胜的法宝,宋怀明本来还想跟他说几句,可话到唇边,还是止住了念头,低声道:“抽空来东江一趟,最好带嫣然一起过来!”
张扬道:“不可能,我每天见你的感觉都是挺新鲜的。要不,你干脆把贝宁集团的总部转移到国内,现在国内经济发展这么迅猛,你们财团好像在国内的投资力度并不大,千万不要坐失良机啊。”
“会!”张大官人斩钉截铁道。
楚嫣然道:“最坏的可能就是我们要接管南太平洋没有完成开发的小岛,你放心,不会影响到公司的运营!”
张扬道:“乔梦媛去香港了,应该从香港回来就能签订正式合约,顺便把资金何时到位明确。”
张扬道:“听起来还蛮可怕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们做记者的真是能耐啊,任何陈谷子烂米的事儿你们都能打听到。”
楚嫣然闭上美眸,轻声道:“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妻,你对我这样好,甚至比过去还要好,好的不真实,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成为你的妻子,你会不会仍然这样对待我?”
张扬道:“明后天吧,省运会的筹备工作正在最紧张的时候,我不可能在这里呆太久。”
楚嫣然道:“她倒是肯为你说好话,等我回去之后,得好好盘问盘问她,到底收了你什么好处。”
张扬道:“那好,您慢慢讨论!”
楚嫣然道:“我倒是想过在国内投资,不过贝宁财团是股份制,虽然我们是绝对控股方,但是有些决断还是要征求公司董事会同意的,国内的经济发展从长期来看是向好的,但应该并不是我们投资的最佳时机。”
李同育笑容不变:“忘了祝福你和嫣然,有句话我可说在前头,我把嫣然当成自己女儿一般看待,你要是敢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李同育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阴森森道:“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张大官人愣了,自己原本想借着这件事好好虐李同育一下,至少要让他面子上过不去,可李同育竟然抢在他前头把优先报道权和-图-书给放弃了,本来是张扬不让他干的,现在成了李同育主动不干,虽然结果一样,可是在外人看来肯定不同,张扬望着李同育一脸的狡黠,心中对这只老狐狸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李同育肯定想在了自己的前头,他挑唆楚嫣然和宋怀明的父女关系,既然做了这件事,他应该就想到了后果,想到了张扬会为楚嫣然出头,想到了张扬会出手报复,在当前来说,张扬报复他的最直接手段就是剥夺东南日报的优先报道权,可李同育根本不给他机会。
楚嫣然道:“外婆不回去了,集团这么多事情难道就扔在那里不闻不问?贝宁财团是她老人家的心血,不能断送在我手里。”
张扬道:“一定成功!这周把新闻转播权的事情全都确定,紧接着广告招商就会紧锣密鼓的进行,从四月中旬开始,我们的宣传工作就会在全省范围内正式开展起来,争取把省运会的这把火全面点燃!”
张扬道:“是吗?我也在找你。”他心里暗自得意,别看你笑得欢畅,等你知道我把你的优先报道权收回,看你笑不笑的出来?
张扬道:“有必要!”
龚奇伟道:“汇通集团的合同什么时候正式签署?”
李同育没事人一样笑着向张扬走了过来:“张主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楚嫣然道:“然后我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悲剧。”
楚嫣然点了点头,这几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和张扬的内心忽然重新贴近,握着张扬的手,那种从内心产生的温暖感觉骗不了自己。
张扬道:“您呢?”
龚奇伟笑道:“能把一支杂牌军拧成一股绳,能团结大家把心气儿往一处使,就证明你的领导能力很强,好好干吧!”
李同育笑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说吧,只要我能做到。”
张大官人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的怀抱中:“现在想悔婚是不是已经太晚?”
张扬道:“冲着您这句话以后我不谦虚了。”
龚奇伟笑了起来:“应该是我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才对,张扬,这次省运会和经贸会如果能够举办成功,你居功至伟,到时候,我一定提请市里对你进行嘉奖!”
李同育笑道:“她是你的未婚妻,你应该直接去问她!”
张扬道:“话虽这么说,可总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这个声明,您要是不发,那只有我们发,可我又不是搞新闻工作的,万一发出的声明让人误会就不好了,李社长,你是记者出身,搞新闻发声明是您最擅长的事情,你就发一个声明,实事求是的把事情说清楚,告诉大家你们放弃省运会的报道权行吗?”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李同育也在笑,跟他过来的那名小记者识趣的躲得很远,张大官人虚情假意道:“李社长,在咱们省《东南日报》是最有影响力的大报之一,你们中途撤出,我们的宣传工作肯定要受到影响啊。”
张扬道:“你知道的,我们这周就要把新闻报道权的事情给定下来,本来是打算竞标的,可龚市长牵线,你们又这么热心,所以我就把原来准备竞标新闻报道权的那些单位都给推了。时间紧迫,我就算现在一个一个的打电话去通知,别人也不会相信啊,他们肯定觉着我把他们叫来是陪标的,既然你们社已经决定退出了,就给我们南锡帮一个小忙,你们登个声明行吗?声明放弃省运会的优先报道权,这样我也好说话,也容易取信于人。”
张扬道:“放心,少不了您的那份大礼,不过暂时没那么快,我还想先做出点成绩再娶老婆,再说,嫣然现在忙于打理她外婆的公司,不可能现在就放下公司的业务跟我回家当个煮饭妇。”
李同育果然向他凑近了一些,张扬的恶名李同育早就听说过,不过李同育面对张扬的时候毫无惧色,他不怕张扬对自己使用暴力,他算准了张扬不敢,如果张扬敢这么做,李同育保证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张扬道:“你给嫣然的那份东西是什么?”
张扬看到这厮,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依着他过去的脾气,早就大耳刮子扇过去了,可他也明白,李同育的背景并不普通,自己就算把他打一顿,指不定倒霉的是谁?再者说了,拳脚上占点便宜不算啥和*图*书本事,自从张扬目睹宋怀明对付孙国正的场面,张大官人猛然之间开了窍,武力解决问题,只能对待低层次的对手,对李同育这种喜欢玩阴谋诡计的人,就要以彼之道还诸彼身,阴谋家就要让他栽在阴谋上,这样的打击才过瘾。
张扬道:“嫣然去美国了。”
张扬道:“其实我还是过去那样没心没肺!”
陈崇山点了点头,玛格丽特和楚镇南的伉俪之情,不由得让他联想起他的妻子邱敏,非常的时代造就了他们这些非常的爱情,其中的深刻是现在的年轻人无法理解的。
张大官人很困扰,他也清楚的认识到,今天所有的困扰都是自己造成的。偏偏这种困扰,他又无人可以诉说,他总不能告诉楚嫣然,自己是从大隋朝穿越过来的,他们那时代,一夫多妻是很正常的事情,像他这么优秀的年轻才俊,没有个三妻四妾,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李同育道:“现在我真的有些担心,嫣然这么好的女孩子,跟着你千万不要学坏了。”
李同育装出很无奈的样子,叹了口气道:“没办法啊,我也很想帮忙,可是报社的实际情况摆在那里,我们的记者全国各地都在跑,我们报社针对的并非是平海省内的新闻,我们虽然在平海,可影响力在全国也是能够排入前十的,东南五省的新闻,重要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作为一份综合性的报纸,就算我们勉强把平海省运会的优先报道权拿下,也不可能将你们省运会的报道放在第一位,龚市长是我的老朋友,所以我更要谨慎,既然无力兼顾,我只能忍痛放弃了!”李同育在这句话中阐明了两个意思,第一我们东南日报的影响力很大,不是你所说的一个省报而已,第二,你觉着省运会的报道权是盘菜,我压根没放在眼里,全国重要的新闻多了,我如果拿下你们的报道权那是抬举你。
张扬笑眯眯道:“难得你对嫣然这么好,可嫣然并不喜欢你,她背后跟我说你……”他向李同育招了招手。
常凌峰听他这么说,不由得笑了起来,在张扬的对面坐下:“怎么?这次去静安发生什么事情了?”
龚奇伟道:“无论怎样都要恭喜你,什么时候结婚?到时候一定要请我喝喜酒啊!”
楚嫣然道:“长大了,懂得为别人考虑了。”
张扬笑道:“我只要说是宋省长的意思就行了。”
楚嫣然举起纤长白嫩的手指,对着阳光看着她手指上的黄铜戒指,轻声道:“我忽然很想悔婚!”
“谢谢龚市长对我们体委工作的支持!”
回到承载着他们太多回忆的那辆吉普牧马人上,楚嫣然靠在张扬的肩头,轻声道:“这次回来,我发现很多事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李同育道:“我做过不少,不过比起大多数的人,我还是个好人。”
“然后……”
玛格丽特微笑道:“长命百岁我不想,可是既然上帝让我活在这世上,我就会珍惜我活着的每一天,我很幸福,活着我拥有对老东西的记忆,我可以照看这棵银杏树,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等我死了,我也变成一棵树,和他永远相伴,我的一生拥有这么多的回忆,我很幸福。”
张扬吃了一惊:“你还要回去?”
张大官人不由得心跳加速,聪颖如楚嫣然,不会不清楚他色彩纷呈的感情世界,其实结婚这件事,就连他自己也没有考虑好。
李同育笑道:“明白,我当然明白!”
张扬关切道:“损失会不会很大?”
张扬道:“人的本性是与生俱来的,像我们这一种,怎么勉强自己都不会成为一个坏人,而有些人……嘿嘿,你明白的!”张大官人也亲切的拍了拍李同育的肩膀。
“咱俩谁跟谁?我的就是你的,你保管着呗!”张大官人对金钱的概念从来都很淡泊。
“什么话?”
张扬的做法虽然让龚奇伟有些不舒服,可张扬摆出自己的理由之后,龚奇伟也无可奈何,宋省长的意思。
李同育道:“抱歉啊!”
楚嫣然道:“不义之财我可不敢要,现在我把东西都放在保险柜里了,你什么时候要?”
张扬道:“我和嫣然订婚了!”
龚奇伟笑道:“嗬!学会谦虚了。”
张扬道:“但是咱们更容易把握,舆论上不会出现方向性的问题。”
“怎么和*图*书不一样?”
李同育停下脚步微笑道:“还有事?”
陈崇山道:“老嫂子,听说你不打算回美国了?”
龚奇伟对张扬的工作能力相当欣赏,也相当有信心,他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做好这件事。还有,经贸会的事情也不能放松,不可以厚此薄彼,一定要让这次省运会和经贸会做到共赢。”
常凌峰笑道:“恭喜!这么好的事儿应该大摆宴席庆贺一下。”
崔国柱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这位体委主任的个性从来都是很强,低声提醒张扬道:“《东南日报》可是龚市长牵的线!”
张大官人返回南锡的一路之上都在考虑着婚姻的问题,话说他已经二十四岁了,婚姻是他早晚都要面对的事情,虽然他很想把这些爱人全都娶进门,大被同眠,左右逢源,可现实社会绝对容不得他这样的婚姻观,和楚嫣然结婚,是不是就要斩断和其他所有人的感情?张大官人开始反思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应该选择怎样的婚姻观,他从大隋朝带来的道德观和现代社会始终无法很好的融会贯通在一起,他很纠结,虽然楚嫣然没有逼他做出任何事,聪明的选择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给他一定的空间。可张大官人仍然觉着自己的问题很麻烦,他也想简简单单的面对感情,可是他对每个人都很投入,每个人都很简单,集合在一起却是复杂无比的。
张扬听到龚奇伟认同自己的领导能力,心里美滋滋的,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弱点,耳根子软,禁不住人夸,领导要是批评他,他很难接受,搞不好就得跟人家对着干,领导要是夸奖他,他明知人家给他上套,可心里还是舒坦,张大官人两世为人,可这方面还是有所欠缺,不过他现在懂得谦虚了:“龚市长,我个人没做什么,主要是您领导有方,还离不开那些好助手的支持。”
李同育道:“总之我为她好!”
崔国柱暗自叹了一口气,张扬做事很多时候都让人摸不着头脑,他想什么,做什么,不是常人能够揣摩到的。
张扬笑道:“挑颗最大的以后给你订做婚戒!”
幸好在目前他和楚嫣然的关系重新回归正常,两人仍然相爱,彼此都关心着对方,不过他们之间又多了一分理智,张扬害怕再次伤害到楚嫣然,楚嫣然也很小心的保护自己避免再次受到伤害,张扬认为,他们之间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有些事始终是回避不了的。
宋怀明道:“一定!妈,您要保重身体!”
崔国柱离去之后不久,常凌峰就来到了张扬的办公室,他是专门过来询问《东南日报》的事情的,常凌峰道:“张主任,《东南日报》方面的合作意向书都已经拟订好了,就等你回来签字,他们是咱们平海数一数二的大报社,在省内的影响力相当大,他们愿意帮忙报道省运会的事情是好事啊,为什么要拒绝和他们合作?”
张扬笑道:“我还是一样。”
龚奇伟道:“其实真正有能力的人不需要谦虚,该什么样就什么样,过度的谦虚其实就是虚伪!”
远处宋怀明父女陪着陈崇山一起走了过来,楚嫣然手中还拿着一张披肩,来到外婆身边,将披肩围在她的身上,笑道:“外婆,我们一猜你就到了这儿,只是没想到张扬也在。”
楚嫣然道:“明年就是九七了,或许会引起一些经济格局的变化。”
李同育一脸的笑:“没那个必要吧!”
玛格丽特笑道:“你们都想去见马克思,我却想去见上帝,不知道马克思和上帝熟不熟悉?”
当天下午张扬和楚嫣然一起专门去静安市内探望了小庄,楚嫣然还专门给小庄留下了一千元的营养费。
张扬目送宋怀明他们远去,宋怀明刚才欲言又止的神情他看得很清楚,看来这位岳父大人对自己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宋怀明对付孙国正父子,张扬全程亲历,对他的手段和韬略也有了更深层的了解,自己在感情上的那些事儿很难瞒住这位精明的岳父,张扬估计,早晚岳父大人还要给他上一堂课,一堂深刻的课。
张扬道:“李同育是个小人,他阴谋破坏嫣然父女两人的关系,你说我能坐视不理吗?我不但要中断和他的合作,而且省运会期间,不允许《东南日报》的任何一个记者进行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