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9章 反戈一击

宋怀明道:“难道就因为有些人说三道四,我就要和艳红同志老死不相往来?”
宋怀明笑了笑,他当然不好接着问下去,不过看张扬这小子龙精虎猛的样子应该不会有什么生理缺陷,再说了他本身就是个神医,即便是有什么毛病自己也一定能够治好。
“呵呵,果然是官员本色,宋怀明,我甚至不属于用虚伪两个字来形容你,如果你真的关心嫣然,会让她在外公身边生活这么多年?表面上你很痛苦很无奈,那是你在博取公众的同情罢了,其实你心底不知要有多开心多高兴,少了嫣然这个累赘,你们这些官员的面孔,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同育,是我!”
刘钊道:“艳红同志,你要冷静,你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我们相信你的操守和原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下去,不但会影响到你的发展,也会给宋省长的工作造成困扰。”
柳玉莹从宋怀明的怀中接过儿子,把奶瓶塞入他嘴里,指着张扬道:“小新,看清楚,这是你未来姐夫!”这么一说,张大官人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刘钊道:“就算我们相信,可是外界不是每一个人都会相信。”
李同育毫不畏惧的看着宋怀明的拳头:“想打我是不是?来啊,不过我不管你是什么省长,你敢动手,我就会还手,谁胜谁败还很难说。”
李同育道:“作风问题!他和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有染,这里面有他们这些年来往的照片。”李同育将一个装有照片的信封放在刘钊的办公桌上。
宋怀明打电话的时候,张扬正在他的家里,来到东江,张扬第一个拜访的并不是宋怀明,因为宋怀明是他的未来岳父,所以东南日报捅出的这件事宋怀明不适合插手,虽然李同育针对张扬的根本原因是想报复宋怀明,张扬有自己的方法,也有自己的手段,虽然不够光明磊落,可最终他一样达到了想要的效果。
张扬也笑了,他站起身,绕过发言台,向前走了两步:“大家看看,我像不像一个自行车就能撞到的人?”张大官人体魄健壮,梁东平身材瘦弱,文质彬彬,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刘艳红道:“刘书记,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又有记者道:“梁先生,你知道发表不实报道的后果吗?这会让你的履历抹黑,可能会从此断送你在新闻界的前程!”
找刘艳红谈话的是纪委书记刘钊,刘钊把那些照片递给刘艳红,然后坐在那里,静静观察着刘艳红的反应,刘艳红看了看那些照片,咬了咬嘴唇,抬起双目,淡然道:“这种照片之前就有,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
柳玉莹抱着儿子宋庚新走了过来,饶有兴趣道:“你们爷俩儿谈什么这么高兴?”
宋怀明的目光痛苦的就要痉挛,他额头的青筋暴起,此时的他正在苦苦控制自己的愤怒:“李同育,我从没有想过放弃嫣然!”
提起嫣然,宋怀明不由得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她打过两次电话!”在过去,女儿主动给自己打电话是根本无法想象的,而这一切要感谢他的岳父楚镇南,想起前段时间在静海发生的事情,宋怀明不由得又想到了李同育,他并不害怕李同育什么,可是李同育最近的表现几近疯狂,他在不惜一切代价损害自己身边的人,在静海,想要破坏他和女儿之间刚刚修复的父女关系,新近又利用新闻报道攻势针对张扬,宋怀明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尽快制止他的疯狂行径,不可以让他继续伤害自己的身边人。
这世上的确没有什么可以吓住李同育,现在的李同育是已经成为一个无畏的斗士,他的斗争斗非是为了公理和正义,他斗争的目的是要一个公道,一个他心中所认为的公道。
宋怀明道:“我不懂,既然是谣言,为什么我要向谣言屈服?如果我因为谣言而改变对艳红同志的态度,那么只会印证我心亏!”
刘艳红呵呵笑道:“那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是不是应该在大会上做出公开声明,我和宋省长之间没有任何暧昧关系?需不需要我登报声明,向全省人民解释清楚我和宋省长之间只是友谊,绝无其他?”刘艳红的情绪开始激动了起来。
刘钊笑了起来:“李社长,你想举报谁?”他猜到这件和-图-书事可能和新近南锡企业赞助事情有关,这起风波就是东南日报一手挑起,作为东南日报的社长,李同育显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张大官人少有的脸红了:“那啥……我和嫣然都还年轻……”
刘钊道:“有没有考虑过换个环境,中纪委最近很多岗位上都需要人手,我向他们推荐了你,相信你去了那边,发展的机会更多一些。”刘钊的语气尽量平缓而温和,他认为刘艳红如果理智,就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
那名记者道:“梁先生,你下午才从白沙区公安分局出来吧,请问你去分局干什么?是不是因为撞伤张主任的事情而被叫去协助调查,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听说张主任因为被你撞中下体,而导致绝育,请问这件事是否属实!”
一个人突然变得无所畏惧,其中一个很大的可能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注定要死,李同育就是如此,一个月前他被诊断出了肝癌,身体多处器官发生了转移,无法进行手术资料,医生已经明确诊断,根据他的情况,最理想的情况还有半年的生命,李同育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把自己所有的病历和化验结果全都付之一炬。他自认为不是一个怕死的人,可李同育不甘心就这样死,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可他这一辈子却过得极其凄惨。年轻时心爱的人被宋怀明抢去,现在人到中年却又患上绝症。
刘钊道:“李社长,你想举报他什么问题?”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道:“咱们的有些同志也真是,自己不懂得注意吗?”
刘钊和李同育很熟,确切地说,刘钊和李同育的大哥李同源很熟,所以刘钊很热情的接见了李同育,他本以为李同育这次的到来是叙叙旧情,可想不到李同育一开口就是:“我要举报!”
刘钊点了点头,拿起杜天野的那份材料,宋怀明的那份黑材料就留给了乔振梁,自然宋怀明方面要交给乔振梁。
乔振梁道:“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你可以不在乎,你可以理直气壮,依然故我,可是你是平海省省长,你处在这个位置上,你就不得不考虑别人的想法,其实不仅是李同育,在我刚来平海的时候,就有人反映过你们的亲密关系。”
宋怀明呵呵笑了起来。
“宋怀明!”李同育的声音低沉无比。
乔振梁微笑道:“我也无权决定,不过作为领导,我会给出她一个友善的建议!”
张扬道:“我奉劝在座的各位记者,做新闻,不要仅仅考虑到如何吸引别人的眼球,要尊重事实……一切都要以事实为依据,捕风捉影的事儿不要乱说!”
现场一片哗然,此时又有人问道:“梁先生,据我说知,你和这位张主任发生过矛盾,而且你在东南日报社的门口用车将他撞倒,不知是不是有这件事?”
宋怀明低声道:“谢谢乔书记的提醒,我和艳红同志只是正常的友谊关系,我们的来往没有超越界限,别人说什么我不在乎。”
那记者被张扬骂的满脸通红,他咳嗽了一声,还想提问。
在张扬的印象中,宋怀明还从来没有这样夸过自己,他笑道:“麻烦是我惹出来的,我当然要负责任。”
李同育准时走入了宋怀明的办公室,宋怀明的目米向墙上的时钟看了一眼,起身微笑着迎了过去,主动向李同育伸出手:“同育,很久不见了!”
张大官人当然不会认为未来岳父大人无意中才这么问,宋怀明平时说话虽然不多,可他从不说无关紧要的废话,肯定是他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看来李同育十有八九把自己精子存活率为零的事情给散播出去了,张扬对此也无可奈何,他也想好了,明天就办出院手续,然后再复查一次,这次一定要让结果显示存活率百分之百,不然以后怎么抬头见人。张扬笑道:“宋叔叔,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你也相信?”
张扬并不知道宋怀明给李同育打电话的事情,恭恭敬敬陪着宋怀明喝了两杯酒之后。
张扬微笑道:“她生意上的事情我不过问,我也不懂,没有发言权。”
“我是……听说……”那名记者被张大官人的气势给吓住了。
李同育静静看着镜中的自己,喃喃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可以吓住我吗?”
张扬道:“骂你,我还打你m.hetushu.com呢,有你这种无良记者吗?我健健康康的,无论生理还是心理不知有多正常,你居然恶毒攻击我,我还没结婚呢,你知道说这种话对我的伤害有多大?你这是人身攻击,我要起诉你诽谤!”
刘钊皱了皱眉头,他对宋怀明和李同育之间的恩怨一无所知,宋怀明是现任省长,就算有人举报他,以宋怀明的级别,也应该直接向中纪委举报,现在李同育不但找到了他,而且明目张胆毫无顾忌的举报,刘钊感到十分的不解,难道李同育就不怕宋怀明报复?还是他当真掌握了宋怀明的某些证据?
柳玉莹道:“张扬,你和嫣然什么时候结婚啊,你们都不小了,赶紧结婚,赶紧生宝宝。”
“你痛苦?你和柳玉莹之间是怎么回事儿?地震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去救自己的妻子,而跑去救这个女人?你敢说你之前并不认识她?你敢说她和你之间没有书信往来?你早就背叛了静芝!”
乔振梁道:“怀明,其实你应该懂得怎么做。”
梁东平道:“我承认,我过去太在乎我的工作,而且有人给我暗示,只要我按照他的话去做,他会给我特殊照顾,我很快就可以担任报社的总编。”反正是撕破脸皮了,梁东平横下一条心,今儿豁出去了。
乔振梁道:“又是他,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总是没完没了的找麻烦,我们忙着治理平海,如何让经济发展上去,如何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他每天尽是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没完没了的给我们添乱,真以为他有些后台我不敢动他吗?”
刘钊道:“你不要忽视流言的力量。”
柳玉莹把儿子交给宋怀明,起身去给他冲奶粉。
李同育的内心被深深刺痛了,他用力摇了摇头:“是你欺骗了我,用花言巧语魅惑了静芝,我承认,我痛苦过,可是我并没有因此而仇恨你,我爱静芝,既然她选择了你,我就只能选择祝福,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做了什么?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有没有好好的照顾她?静芝全心全意的爱你,为你付出,可你为了自己的名誉,为了拼命地捞取政治资本,至她的安危于不顾,是你让她身陷险境,是你让嫣然从小失去了母亲,是你让楚司令失去了女儿,你是个刽子手!”李同育步步紧逼,双手撑住宋怀明的办公桌,他此刻的表情狰狞,恨不能一口将宋怀明吃了。
刘钊道:“材料是东南日报社的李同育送来的。”
梁东平被问得愣住了,还是张扬站了出来,他笑道:“这位记者同志,请你说得清楚一些,梁先生用什么车把我撞倒的?”
宋怀明的表情非常的痛苦,他越是不想回忆这段痛苦的往事,可记忆的伤疤却偏偏一次次的被揭起,宋怀明道:“我承认,我没有照顾好静芝,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过去了这么多年,你究竟想怎样?”
“关注了二十多年了!”
刘钊道:“艳红同志,虽然我来平海的时间不长,可是这方面的事情已经听说了不少。”
宋怀明沉默了下去,乔振梁所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乔振梁叹了口气道:“艳红同志还年轻,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不如考虑去中纪委工作。”
刘艳红道:“刘书记,这里没有别人,你大可直接说,别忘了,我也是从事纪委工作的,这方面的心理承受能力我有!”
刘钊没有马上去拿那个信封。
乔振梁道:“怀明,我相信你有能力处理这些问题,我也希望你能够尽快解决这些问题,不要让这些不必要的烦恼干扰到你,干扰到你的正常工作。”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我请你来是为了要告诉你一句话,你恨我,大可以冲着我来,但是我警告你,不可以伤害我的身边人,如果你胆敢对我的家人下手,我绝不会放过你!”
现场轰然大笑起来。
宋怀明道:“感情是勉强不来的,我和静芝之间是真心相爱,就算没有我的存在,静芝一样不会喜欢你,她只当你是朋友!”
宋怀明笑着点头,他最为期待的就是这一天。
李同育低声道:“宋怀明,我想了二十多年,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我当年为什么会败给你,因为我不如你卑鄙,我没有学会不择手段,可现在我终于懂得了!你虽然是省长,可www•hetushu.com是我不怕你,从静芝死后,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让我感到害怕的了!”
张扬道:“还有什么问题,你一起问完!”
刘钊愣了一下:“谁?”
李同育道:“宋怀明这个人,在个人生活上一向都不检点,我掌握了不少的证据,可以证明刘艳红之所以能够顺利成为纪委副书记,全都是他一直在暗中照顾。”他看了看刘钊的脸色,低声道:“刘书记,我之所以把这份材料先送给你,而不是中纪委,是因为我想按照正规程序做事!”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沉思,李同育拿起电话:“喂!”
宋怀明没说话,只是微笑。
张扬还是笑眯眯的,不过心里已经明白,这记者十有八九是李同育派来的。
宋怀明抱着儿子,一脸的慈爱,他向张扬道:“你看看,庚新更像谁?”
刘钊没说话。刘艳红道:“我认为很不正常,必须要马上报案,这件事不仅侵犯了我们的隐私,更危及到了我们的人身安全!”
李同育呵呵笑道:“搬弄是非?你和嫣然之间还需要我来搬弄是非?看看你自己,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静芝死后,你有没有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没有!你只顾着开始新的感情,开始新的生活,你娶了柳玉莹,建立了一个新的家庭,而静芝呢?静芝死了,嫣然呢?嫣然这么小却要接受母亲去世,父亲另娶的残酷事实!”
“年轻才好,真要是等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没那么多精力照顾孩子了!”
宋怀明道:“我无权决定艳红同志的未来!”
乔振梁笑了笑道:“张扬处理的挺不错,很多时候,对付疯狗讲道理是没用的,必须要抡起打狗棒,狠狠地痛打他,打到他呜呼哀鸣,打到他不敢做声!”
那名记者继续发问道:“据我所知,当时你被撞倒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而且有警察一起把你送到了白沙区人民医院。”
乔振梁决定找宋怀明好好谈谈。宋怀明看到这份材料第一反应就是:“李同育提供的?”
刘钊道:“艳红同志,在我来平海之前就有这样的举报发生,难道你不担心这样会影响到你和宋省长的形象?”
李同育道:“你是一个罪人,你害死了静芝,你却要逍遥法外,你却仍然可以青云直上,这世界太不公平,我要让你身败名裂,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宋怀明道:“东南日报的事情处理得不错!”
刘钊走后,乔振梁拿起那份材料又看了看,他留意到一个细节,在李同育的举报信中提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杜天野的养父杜山魁,亲生父亲陈崇山和宋怀明的岳父楚镇南都是老战友,杜天野还差一点成为副总理文国权的女婿。乔振梁眯起双目,这个李同育在搞什么?他明显是在通过这封材料指出宋怀明和杜天野在政治上是同一阵线的,乔振梁忽然明白了李同育把这份材料递到省纪委的真意,只怕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仅靠着这份材料就能把宋怀明扳倒,可是他的目的是把一切对宋怀明不利的东西散播出来,他想要搞臭宋怀明。
宋怀明望着李同育,眼前的李同育已经丧失了理智,他的心里只有仇恨。宋怀明缓缓抬起手,指了指门外:“出去!”
李同育道:“二十七年!”
刘钊点了点头,送走了李同育,刘钊面对着他送来的两份材料颇为为难,打开其中一个信封,果然其中是不少宋怀明和刘艳红的照片,从照片上的日期来看,李同育应该跟踪他们很长一段时间,其中还附着一份材料,对这些年宋怀明和刘艳红的交往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做出了详细注解。刘钊忽然明白李同育为什么要把这份材料送到他这里,虽然并没有将举报宋怀明的材料看完,可是凭借刘钊多年从事纪委工作的经验,单凭这些东西是证明不了什么的,其中并没有确实的证据,遇到这种情况,大不了是友情提醒一下。可另一份材料就不一样了同样是照片,可是内容却详细得多,刘钊看着看着,不觉皱起了眉头。
“没有事实依据就别在这儿放屁,大家伙别怪我在这儿骂人,我一大小伙子,他当着这么多媒体记者说我绝育,你说这货是不是该打?这种问题,你怎么不回家去问你爹去?”
“出去!”
“宋怀明!省长http://m.hetushu.com宋怀明!”李同育不急不缓的强调道。
宋怀明握紧了拳头:“混蛋!”
宋怀明道:“小庚新还没有见过姐姐呢!”
那记者道:“自行车!”
刘钊道:“乔书记,您的意思是……”
李同育又道:“我手里还有一份材料,是关于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贪赃枉法的,你想不想看?”
两份举报材料很快就摆到了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办公桌上,乔振梁抽出照片看了两张随后就将那些东西扔到了一边:“这些东西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李同育来到走廊的时候,忽然剧烈咳嗽起来,他捂住嘴,快步走入洗手间,他咳得如此剧烈,仿佛心肝脾肾都要从他的气管中咳嗽出来,脸色涨得通红,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张开手掌,掌心内有一滩鲜红的血,李同育打开水龙头,用力清洗着双手,然后又将头埋了下去,仔仔细细清理着他的面庞,洗干净之后,抬起头来,望着镜中的自己,此时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苍白。李同育的唇角露出一丝惨淡的笑容:“静芝……”
宋怀明有些错愕的看着乔振梁,乔振梁的这番话似乎是为他考虑,可稍一琢磨,其中还有剪除宋怀明羽翼的成分在内,刘艳红是宋怀明政治上最为坚定的支持者和追随者,如果她离开平海,宋怀明在政治上的盟友又少了一个,乔振梁根本是在利用这一事件进一步的削弱自己的力量。
刘钊道:“很多人举报你和宋省长之间的事情,这份材料很详实,包括你们最近见面的地点时间都标记的很清楚。”
张扬凑过去伸出手摸了摸小庚新胖乎乎的脸蛋儿,心说我这个小舅子可够小的。
李同育并没有给宋怀明面子,他不想给宋怀明机会显示省长的大度和胸怀,李同育淡然道:“宋省长,找我来有什么事?”
张扬道:“财团遇到了一些问题,嫣然可能还要在美国呆一段时间。”
所有人都愣了,这货也太嚣张了,当着这么多的记者居然发飙骂人那名记者被骂得脸通红不等他开口反击,张扬道:“你哪个单位的?当着这么多的新闻媒体,你这是人身攻击,你说谁绝育呢?你爹才绝育呢!”
李同育接下来的话就让刘钊感到震惊了。
“你怎么骂人呢?”
宋怀明望着儿子,心中的幸福溢于言表,他轻声道:“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天伦之乐,每天下班回来,看到他们母子俩,我什么烦恼都没了。”
乔振梁道:“你去敲打一下杜天野,让他注意一点。”
宋怀明道:“对不起,乔书记,是我给大家带来了困扰。”
宋怀明道:“以后做事还是尽量低调,不要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抓住机会。”宋怀明并没有责怪张扬。
宋怀明道:“如果可能,我希望和你见上一面。”
乔振梁道:“那份针对南锡企业赞助的报道也和这件事有关吧?”
乔振梁又道:“你和刘艳红的事情不止一次被别人拿来说,我相信你们都是有原则性的好同志,更相信你们的清白,但是中国有句老话,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如果你再不认真对待这件事,很可能会影响到你的未来发展。”
刘钊第二次表态。李同育道:“刘书记希望我的材料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宋怀明怒吼道:“你信口雌黄,我和她之间的事情静芝全都知道,李同育你在我和女儿之间搬弄是非,破坏我们的父女感情,这些年来你始终在搞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我忍了你很久。”
刘艳红道:“刘书记,你想说什么,请明说!”
李同育哈哈大笑,他摊开双手,很嚣张的摇了摇头:“宋怀明,你远没有自己想象中强大!”
乔振梁道:“你可以做到问心无愧,但是你管不住别人怎样想你,这样的流言对你不利,对艳红同志同样不利,她的工作能力,她过往的努力全都被人否定,无论她做得再好,别人都会认为她是因为你的关系。”
刘钊这会儿真的有些迷惑了,李同育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之前梁东平的那个记者会激怒了他,他要跳出来揭露平海政坛的黑幕?要将他掌握的所有材料全都一股脑曝光出来?宋怀明、杜天野,这两个人和李同育之间又有怎样的过节?刘钊身为纪委书记本不该这样想,可是李同育的行径实在是太奇怪http://www.hetushu.com,虽然他是东南日报社社长,可是同时举报两位高级干部,其中一位还是平海省省长,而且还如此高调,甚至都没有掩饰他的身份,难道李同育不怕得罪人?这让刘钊百思不得其解,刘钊道:“谢谢李社长对我们纪委工作的支持,我一定会认真对待。”
刘艳红道:“那就是说有人在跟踪我们这两个国家干部,在当今社会,在平海,一位省长一位纪委副书记见面,时刻被人偷拍,你觉着这件事正常吗?”
宋怀明笑了笑:“希望她尽快把事情处理好,我向她建议,其实现在国内的发展机会也有很多,应该考虑回国内发展。”
刘钊道:“这些东西虽然不是什么确实的证据,可是我担心一旦流传出去,影响不好。”
和楚嫣然重新定下婚约之后,无论在宋怀明还是柳玉莹的眼中,张扬就是自家人,柳玉莹亲自下厨做了几样小菜,让他们翁婿两人喝上几杯。
望着咄咄逼人的李同育,宋怀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他拍案怒起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的感情,我的家庭品头论足?当年我和静芝是真心相爱,静芝的死我比任何人都要痛苦!”
张扬笑了笑:“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我会小心。”
房门在李同育的身后关闭,宋怀明气得脸色苍白,他抓起桌上的玻璃杯想要往地上扔去,可中途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又缓缓将玻璃杯放下。李同育的表现根本就是一个疯子,宋怀明并不怕李同育对自己不利,可是他真的担心这样一个人发起疯来不知会做出怎样的事。
当晚省台就播出了一个特别节目《一篇报道拷问记者的良心!》,东南日报社社长李同育静静了坐在电视机前,观看着新闻,当他听完梁东平的那篇致歉声明书,拿起遥控关上了电视,梁东平比他想象中骨头更软,在张扬的恐吓下,他彻底放弃了当初的坚持,现在已经完全倒向了张扬的阵营。
“你不配用朋友这个字眼,真正的朋友绝不会像你那样做!”
张扬笑道:“我觉着还是像柳阿姨多一些。”
宋怀明道:“有!”
刘钊点了点头:“李社长,我会慎重处理这件事!”
宋怀明道:“我们在说嫣然。”
“我要举报宋怀明!”
宋怀明端起酒杯和他碰了碰,喝了一口,看似漫不经心道:“听说你住院了,身体没问题吧?”
李同育咧开嘴笑道:“别忘了是你请我来的!”
“好吧,明天上午十点我去省长办公室拜访你!”
宋怀明指了指沙发,李同育却没有坐,他仍然站在那里,双目盯着宋怀明:“咱们之间应该没有多少话说,你说完,我就走!”
李同育道:“有那必要吗?”
宋怀明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同育,咱们认识有快三十年了吧?”
柳玉莹笑着走了回来:“我就说儿子像我!不过两道眉毛特别像你,耳朵也像!”
这样一来接下来的报道已经没有发表的必要,李同育发现自己忽视了梁东平的作用,虽然报道是在他的暗示下写的,可撰写人是梁东平,张扬让梁东平出面否认这篇报道还是很有说服力的,这招叫釜底抽薪,李同育点燃一支香烟,他实在想不透梁东平怎么改变的这么彻底,这厮也太让他失望了。
张扬岔开话题道:“宋叔叔,最近和嫣然联系过吗?”
离开省长办公室之后,李同育直接前往了省纪委,拜会新任省纪委书记刘钊。
梁东平不知该怎么回答了,求助的看着张扬。
宋怀明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爽快,轻声道:“好,我一定准时恭候你的大驾!”
宋怀明道:“乔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
张扬在梁东平公开道歉之后才来宋怀明的家里拜访,送上的礼物也是茶叶。
张扬跟着点头:“等嫣然从美国回来,您会更开心。
“不错,二十七年!记得当年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
“很重要吗?”
张大官人手指那名记者道:“你爹才绝育呢!”
乔振梁笑了笑道:“真是搞不懂他会对你拥有这么大的仇恨,怀明,我找你来不是想问你什么?也不是想指责你什么,这份材料我看过并不新鲜,其中的一些内容在过去我就看过看来李同育对你已经关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