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0章 真性情

张扬笑道:“我没觉着你难过啊,能吃能喝的挺好!”
张大官人也感觉到刘艳红的目光不善,自己可不愿当她的出气包,赶紧道:“那啥……刘姐,你到底咋回事啊?”
乔振梁道:“那也没必要辞职嘛!”
刘艳红从不在人前流泪,这次也一样,她抬起头,强迫自己涌到眼眶的泪水缩回去:“我不会走,我一样不会影响你,不会给你造成任何的困扰!”
张扬喝完这杯酒,一边给刘艳红倒酒一边小心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感觉刘艳红现在的情绪似乎好了一些,这才小心问道:“刘姐,我能问下什么原因吗?”
张扬道:“好好的为什么要让你去中纪委?”
“啥?”张扬差点没把俩眼珠子给瞪出来。
刘艳红道:“好,红烧李同育!”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想得很清楚,李同育虽然是举报人,可是他的这份材料并没有任何确实的证据,很多地方都是说不通的,但是一旦有些人想要利用,事情就会变得非同一般。”
刘艳红道:“就你聪明,什么事都门儿清,可每次冲动惹事的都是你。”
张扬道:“有没有想过以后做什么?”
张扬道:“不会啊,吴明那只苍蝇不是整天围着你嗡嗡嗡吗?”
刘艳红辞职了,她把辞职报告郑重放在乔振梁的面前。
张扬道:“不能算了,人家往咱们身上泼脏水,咱们不能站在那儿任凭他们泼,有多少,咱们泼回去多少。”
刘艳红道:“你为什么不反对?”
回到办公室抱起早已整理好的纸箱,在纪委工作多年,陡然选择离开,心中的失落是难免的,可刘艳红没有犹豫,她清醒的意识到这种失落感不仅仅来自于离开,更是对某人的失望,拉开办公室的房门,正遇到抬手敲门的张扬。
刘艳红轻声道:“可是我对他的感情的确不是那么普通……”因为酒精的缘故,刘艳红终于将这句压抑在心中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乔振梁道:“要不,你先休息一阵子,等心情平复了再重新考虑去留问题,这封信先拿回去。”
宋怀明道:“老同学,其实去中纪委对你个人的发展来说是一件好事……”
张扬都忘了刘艳红是第几遍说这句话了,不过从刘艳红反复强调这件事,证明她还是很在乎的。张扬道:“决定了,不后悔?”
张扬把服务员喊进来,问道:“有没有李同育啊?”
刘艳红啐道:“你拐弯抹角骂我老是不是?”
刘艳红看清是张扬,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有你这样的吗?突然出现在门口,不吓着别人才怪。”
刘艳红赞道:“这话,我爱听,来!干杯!”
刘艳红笑道:“提起狗肉,我还真有些想吃呢。”
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收好了,张扬有些诧异道:“真搬家啊?”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在感情上我是个失败者。”
宋怀明点了点头。
张扬惋惜至极的叹了口气道:“别介啊,多可惜啊,真要是不想干,您退休,让我接班呗!”
刘艳红笑了起来,她又去拿酒瓶,却发现那瓶酒已经喝完了,她向张扬摆了摆手道:“去,再拿一斤。”
张扬气得把酒杯顿到桌子上,怒道:“果然是这个老乌龟,我就知道他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刘艳红望着宋怀明,目光中陡然充满www.hetushu.com了失望,她用力咬着嘴唇,眼圈儿倏然红了。
张大官人道:“就是狗肉,我说的是韩语!”
刘艳红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忽然有种想把酒杯摔到他脸上的冲动。
“可是你辞职一样有人说!”
刘钊感觉到了刘艳红的抗拒情绪,他笑了笑,试图缓解刚刚出现的僵持气氛:“艳红同志,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否定你的工作成绩,也没有相信这些所谓的证据,只是大家考虑到以后的工作更好开展,考虑到……”
“我已经辞职了!”刘艳红说完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嘴上道:“说出来怕吓着你!”他这是实话,大隋朝那会儿的事情刘艳红只限于听说。
乔振梁的内心也不由得为之颤动了一下,刘艳红应该看穿了自己的目的。凭心而论,乔振梁的确有利用这次举报的因素在内,可是他并没有想逼迫刘艳红辞职。乔振梁微笑道:“艳红同志,你在纪委工作这么多年,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也取得了相当出色的成绩,我不了解你为什么会辞职,可是我真的感觉到很惋惜,你如果走了,对我们的党,对我们的干部队伍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刘艳红点了点头。
几杯酒下肚,刘艳红看到张扬不说话,自己反倒忍不住了:“喂,你怎么不问我?”
刘艳红轻声道:“我活得很执着,从不认为自己走错,只会厌倦,当我厌倦了我就会选择离开。”
刘艳红道:“我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宁折不弯!”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目光陡然变得异常明亮。
刘艳红道:“可那些举报又是真的,你对我虽然从未有过非分之想,可是我已经喜欢了你很久!”
“可……”
张扬要了个幽静的小房间,点了几道特色菜肴,他悄然观察着刘艳红的表情,发现刘艳红情绪真的很低落,在张扬心中,刘艳红是个相当不错的人,无论是作为领导还是作为一个老大姐,张扬要了瓶五粮液,给刘艳红倒了一杯。
刘艳红道:“可惜我爱上了一个本不该爱的人,一厢情愿,还给他带去了这么多的麻烦。”
宋怀明道:“我考虑过,在这件事上,我不方便说话。”
宋怀明没说话,因为他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刘艳红没说话,这在张扬看来是一种默认。
张扬能够体谅刘艳红现在的心境,他笑道:“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至于以后去做什么以后再说。”
乔振梁望着那封辞职信,表情很凝重,他用一根手指摁压在辞职信上,缓缓向刘艳红推了回去,轻声道:“拿回去,只当我没有看到这封信。”
张扬怒道:“这都是哪跟哪?那事儿是我帮忙促成的,和杜天野什么关系?谁他妈举报的?还是李同育?我说这货怎么就那么坏?他跟宋省长有仇我知道,可杜天野招他惹他了,他害杜天野干什么?当年杜天野卷入清台山民乱的时候,就是他派人把事情给捅出来的……”说到这里,张扬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李同育肯定和杜天野有仇,不然当初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刘艳红扬起筷子在他头上敲了一记:“放肆,在我面前充起老人家来了。”
“行!我过去最多的时候喝到八两,现在半和_图_书斤都不到呢。”
吃了几块红烧李同育,刘艳红的心情居然好了许多,她虽然人离开纪委,可有些事没有彻彻底底的抛开,她向张扬道:“你和杜天野的关系是不是很好?”
张扬道:“官场就是一个大泥潭,原本就不适合女人,你现在跳出去当然值得恭喜。”
张扬道:“升官都不去啊?”
刘艳红看到他神秘兮兮的表情,觉着有些逗:“什么?”
那服务员幸好不懂韩语,还以为是真的,点了点头道:“有啊,红烧带皮狗肉。”
张扬点了点头,心说要坏,今儿刘艳红是奔着喝多去的,他又拿了一瓶五粮液,给刘艳红倒酒的时候,提起李同育恨得牙痒痒的:“这个李同育太可恶了,明儿我就找他算账去。”
刘艳红道:“那些举报信是假的,你和我都明白,咱们之间没有他所举报的关系。”
刘艳红直接去找宋怀明,她很委屈,也很愤怒,当她出现在宋怀明面前的时候,宋怀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宋怀明仍然保持着谦谦君子风度,微笑道:“艳红同志来了!坐!我正要问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刘艳红打断刘钊的话:“你帮我转告各位领导,我不需要他们为我考虑,我对自己还能负责,我对我现有的工作表示满意,现在不打算调离,以后也没有这样的打算,至于我和宋省长之间,我可以说,清清白白,日月可鉴。”
刘艳红道:“恭喜我什么?”
张扬抱着纸箱道:“这是要丢垃圾还是要搬家?”
宋怀明摇了摇头,他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一定是乔振梁利用这次的事件,来进一步削弱他在平海的势力,李同育的举报并没有任何的实质内容,可是却给了某些人一个机会,乔振梁利用的很巧妙,如果宋怀明旗帜鲜明的反对这件事,就更证明他和刘艳红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如果他不反对,也等于间接证明了他和刘艳红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否则为什么要选择规避?可以说在这一事情的处理上,宋怀明相当的被动。
刘艳红道:“我辞职了!”
刘艳红的心中忽然生出一股难言的失望,她心目中的宋怀明本不是这个样子一个正直勇敢、开朗无畏的男子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瞻前顾后?刘艳红道:“你不是常说谣言止于智者,清者自清吗?”
刘艳红道:“你要是关心我这个姐姐,就陪我说说话,喝杯酒,我心里就舒服多了。”
刘艳红毅然决然的摇了摇头:“乔书记,我不是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我考虑的很清楚,以我目前的工作状态,已经不能胜任现在的工作,我想改换一下工作环境。”
张扬道:“那是他阴险,他知道你是我姐,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只会引起你的反感。”
刘艳红道:“有人举报我和宋省长有暧昧关系,省里为了避嫌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建议。”
张扬笑道:“不敢,我只是觉着,你实在是太有勇气的一个人,换成我,绝对舍不得这样做。”
张大官人无奈的笑了笑,女人霸道起来那是相当的不讲理,他已经不止一次验证了这个道理,所以这种时候还是老老实实陪喝酒,少说话,当今倾听者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道:“我就不能痛苦一回?和图书我就不能借酒浇愁一回?我就不能放纵一回?”
刘艳红道:“我干嘛骗你,请我吃饭,我心里难受着呢!”
刘艳红道:“暂时没想。”她笑了笑道:“也许我会改行去做生意,又或者我去绘画,反正我前夫留给我的财产已经确保我这辈子衣食无忧,我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种人,做什么都可以,也可以什么都不做,一个人坐在天台上,静看日出日落。”
刘艳红道:“重点不在于此,重点在于,他被举报利用职权给苏小红牟取私利,据说苏小红的皇家假日就是他出面协调拿下来的,因为杜天野的介入,当时的价钱很低,原来的经营者蒙受了很大的损失。”
他把刘艳红请到了吴越人家,这里都是袁波的产业,张大官人在袁波旗下所有的饭店宾馆都享受贵宾待遇,VIP卡递过去,其他的事情根本不用他操心。
因为太过突然,刘艳红吓得呀了一声,手中的纸箱落了平去,张大官人眼疾手快,一伸手就把纸箱给接住了,他笑道:“人吓人吓死人,刘书记,咱可不带这样的,我长得那么寒碜吗?把你吓成这样?”
“你怕什么?”
张扬道:“刘姐,我请你吃饭,可没请你借酒浇愁,辞职既然这么痛苦,咱就别辞了,回去把辞职书要回来呗!”
刘艳红道:“可能我真的厌烦了,一个女人在政治上再成功又能怎样……”
张大官人端起酒杯道:“刘姐,恭喜你!”
刘艳红望着宋怀明的目光,缓缓摇了摇头,她一步步向后退去:“宋省长,我明白了,完全明白了!”
刘艳红根本不给刘钊任何说话的机会:“别跟我说人言可畏众口铄金的话,只要是活在这世上,又有哪个人不被人说?我不怕!我也不在乎!”说完这番话,刘艳红夺门而出。
刘艳红道:“他也被举报了,说他和江城一个叫苏小红的女商人有暧昧关系。”
刘艳红起身道:“乔书记,我已经决定了,谢谢这些年来你对我工作的支持!”她礼貌的伸出手去,乔振梁有些无奈的站起身来,和这个倔强的女人握了握手,最后仍然道:“我不接受你的辞职!”
张扬被刘艳红的真情感动了,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秦清,如果有一天真的面临抉择的时候,秦清会不会也像刘艳红这样做?张扬相信她会,一定会,可是秦清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彼此相爱,而刘艳红只是为了她心中的暗恋而付出,为了一份永远不可能得到的感情而抗争,张扬终于懂得了刘艳红的心思,被她的勇气深深感动着。张扬笑道:“姐,我本以为只有我们这个年纪才会如此冲动,想不到你也……”
刘艳红接下来的话就让张大官人感到震惊了:“我辞职了!”
张大官人不听则已,一听火就上来了,他怒道:“哪个混蛋王八蛋举报的?跟我说,看我不割掉他的舌头。”
李同育要是听到他俩这么糟践自己,十有八九得被他们活活给气死。
乔振梁意味深长道:“以为自己走错路了吗?”
张扬道:“我也经常暗恋别人!”
刘艳红有些醉了,她向张扬道:“张扬,做人一定要有担当,一定要有勇气!”
刘艳红道:“你来的正好,帮我搬到车里去。”
宋怀明道:“我不是怕,如果我开口说话,只会授人以柄hetushu.com,让别人说更多的闲话!”
刘艳红道:“我如果去了中纪委,别人就会说,看看,说他们有问题吧,没有问题你走什么?如果我坚持留下,如果宋省长为我说话,有人又会说,看看,早就说他们有问题,没问题你宋怀明这么出力维护她干什么?无论我怎样做都会带给他困扰。”
刘艳红一步步向宋怀明走了过去,宋怀明不知她想要做什么,目光变得闪烁。
宋怀明显然被她此时的表情吓住了,剩下的话没有说完,默默看着她低声道:“老同学……”
两人干了一杯。
刘钊愣在那里,他没想到刘艳红会如此果断的拒绝了他的好意,虽然刘钊也明白,让刘艳红离开,不仅仅是出于工作方面的考虑,也是某种政治上的需要,可刘艳红根本没有考虑过离开。
刘艳红道:“算了,我现在无官一身轻,已经没有让他举报的价值了。”
刘艳红道:“人活在这世上就不能太认真,越是认真,往往就会被碰得头破血流。”
张扬道:“那就来一份红烧李同育!”
刘艳红道:“省里建议我去中纪委,我拒绝了,所以辞职。”
刘钊说完,看到刘艳红并没有异常的反应,他以为刘艳红已经动心,轻声道:“艳红同志,其实这也是大家商量之后的决定,也是为了你日后的发展着想。”刘钊并不认为自己是最适合跟刘艳红说这番话的人选,虽然他是纪委书记,可毕竟他刚刚来到平海,对于平海纪委内部的情况还没有摸清楚,就目前而言,刘艳红要比他对工作熟悉的多,他刚来就要把刘艳红从平海支走,这会让人产生排除异己的误会。
张扬点了点头:“老哥们了,怎么?他也有麻烦?”
张扬道:“我发现这个世界和过去没什么不同,你不惹别人,别人就得惹你,想平平安安的过日子,没门。”
张扬道:“一码归一码,凭什么我就不能暗恋别人?”
张扬道:“他一直仇视宋省长,这些年,无时无刻不在搜集黑材料,妄图对宋省长进行打击报复,刘姐,这次你是被无辜波及了,你怕什么?你们之间清清白白的,清者自清,省里也不会信他胡说八道。”
宋怀明的双目瞪圆了,他没想到刘艳红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张扬应了一声,抱着纸箱,帮刘艳红搬到楼下的停车场,刘艳红走到中途又想起了什么,返回办公室把她放在办公桌上的两盆绿萝拿了下来。
张扬道:“问你什么?”
张大官人从另外一边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刘书记……不,刘姐,你辞职了?”这厮还是不相信,到了刘艳红这种级别怎么舍得辞职呢?
张扬道:“姐,你行吗?”
张扬笑道:“他们男未婚女未嫁的,就算有暧昧关系又能怎样?”
刘艳红笑了笑道:“我是不是很可笑?”
张扬道:“骗我?骗我好玩是不?”
刘艳红道:“算了!”
刘艳红道:“什么人都可以对我这样说,唯有你不可以!”
刘艳红没有坐下,站在那里,直视宋怀明道:“调我去中纪委,是不是你的意思?”
张扬道:“勇气也分很多种,有大智大勇,还有匹夫之勇,我很不幸是后者。”
服务员被问得一愣:“什么?”
张扬道:“我现在不咬他,我把他炖熟了吃狗肉。”
张扬这才相信刘艳红真www•hetushu•com的辞职了。
刘艳红被逗得格格笑了起来。
刘艳红道:“现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别添乱了,狗咬了你,你总不谁掉过头再去咬狗一口?”
刘艳红点了点头,再次证实了她的话。
宋怀明道:“艳红!”
刘艳红张开臂膀,低声道:“抱我一下!”
张扬敏锐的觉察到刘艳红嘴里的有些人应该就是省委书记乔振梁,在平海能够利用这件事造影响的人只有乔振梁。
“问我为什么这么难过?”
宋怀明依然没有说话,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歉意。
张扬笑道:“不敢不敢,那啥,姐,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你辛辛苦苦干了几十年,这一张辞职书就把你打回到解放前,是不是有欠考虑?你再重新考虑考虑,这件事处理的是不是可以别这么冲动?”
张扬愣了一下,其实他早就看出刘艳红对宋怀明的感情,可这件事不能说,他一直都装作对此并不知情。张大官人自问不是一个感情专家,可是既然让他遇到了,他也不可能扔下刘艳红置之不理。
刘艳红道:“哟嗬,说起话来跟老人家似的,你所谓的过去是什么时候?你才多大啊!”
刘艳红出奇的平静:“大家的决定?谁?乔书记还是宋省长?还是你们常委会集中讨论的决定?”
刘艳红抬起头看着张扬道:“不一样,我现在心安理得,我对得起我这些年的感情,我对得起我这些年的等待,我没有利用他为我做任何事,辞职以后,我会选择离开平海。”
张扬陪她又喝了一杯酒,低声道:“是不是李同育?”他能够想到李同育很自然,李同育最近疯狗一样报复宋怀明,这件事既然涉及到宋怀明,十有八九和李同育有关。
“我怎么听你这句话有些重男轻女呢?”
刘艳红笑了笑,再不说话,放开乔振梁的手走出门外,她的背脊挺直,步幅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道:“少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啊,吴明在背后可没说过你!”
张扬道:“不是有句话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所以每种类型都要找到自己适合的环境,像刘姐这种清纯似水,柔情似水的人,压根就不适合在泥潭里掺和!”
“艳红……”
刘艳红抿了口酒,慢慢把酒杯落下,张扬帮她盛了一碗鸽子汤,很体贴的放在刘艳红面前。
听到这小子的话,刘艳红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本郁闷的心情似半开朗了一些。
张扬道:“姐,你跟我说,到底是谁?”他对刘艳红的称呼从刘书记到刘姐,现在干脆就叫姐了,事实上张大官人对刘艳红的感觉真的就像自己的老大姐一样,他为刘艳红不平,这样善良而正直的人本不该遭遇这样的结果。
张扬道:“姐,告诉你一秘密!”
刘艳红没说话,先端起那杯酒自己喝干了。
刘艳红道:“不去,哪儿都不去!”
刘艳红淡然笑道:“当一个人失去工作热情的时候,你还认为这个人可以做好工作吗?我突然就失去工作热情了,我厌倦了自己所为之奋斗为之努力这么多年的工作,我想换一种活法,重新选择我的人生。”
其实这事儿不赖张扬,谁知道她会突然开门?
刘艳红忍不住笑道:“滚!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都是女孩子围着你转!”
张扬道:“爱上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