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5章 剑走偏锋

宋怀明笑道:“这你得问张扬,女生外向,女孩子大了,最先忘记的就是当爹的,等以后结了婚,就成了你们家的人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看着张扬,张扬知道这位岳父大人对自己还不能完全放心,这次请他父母来吃饭,是为了进一步巩固女儿的地位。
赵铁生因为宋怀明的这句话,满脸的光彩,省长大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认同他这个亲家,这是何等的荣耀。
李同育很失望,前途和命运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也不存在什么前途,宋怀明的根基比他想象中要深的多,从两位哥哥的口中李同育知道,宋怀明已经发动各方面的关系给予他们压力,他继续闹下去是不明智的。
李同育明显被张扬刺激到了,他怒吼道:“如果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说这番混账话,现在,你可以滚出去了!”
赵铁生道:“哭啥,你多跟你哥学学,做人不能没有骨气!他丁家门槛儿高,咱攀不上!”
赵静没有跟着一起过去,丁兆勇约了她,赵静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好好和丁兆勇谈一谈,张扬带着父母刚刚离去,丁兆勇就来到了南国山庄,赵静担心父亲迁怒于他,所以故意错开时间,避免他们见面。
两家人谈得十分融洽,快吃完饭的时候,小庚新醒了,保姆抱着下楼来找妈妈,徐立华凑过去看了看小庚新,笑道:“这孩子长得真是漂亮,粉雕玉琢一样。”
张扬道:“去京城告状回来了?”
丁巍峰夫妇的脸色都不好看,徐立华这一巴掌看似打在赵静脸上,可他们却都觉着脸上一热,赵铁生和徐立华走了出去,张扬拉着妹妹也跟着走了出去。
听说张扬一家来了,柳玉莹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和宋怀明一起迎接张扬一家的到来。
张扬叹了口气,今晚的状况已经表明,丁巍峰夫妇并不喜欢赵静,张扬今天始终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他认为无论是赵铁生还是自己的母亲在这件事的处理上都很得当,张扬道:“其实我们并没有觉得难堪,不喜欢最多不见面,权当路人就是了,可是你和兆勇结婚,必须要面对他的父母,这是无法回避的。”
李同育在悄然规划着他人生的最后日子,他要走得了无遗憾,他要了却所有的恩怨。
张扬道:“你当年在江城机械厂从事过宣传工作,虽然时间不长,可是足够你了解到一些内幕,你这种人生来就是做记者的材料,偷窥偷听偷拍全都是你的特长,你发现了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所以利用这些事威胁那个女人,朱小桥村山民械斗的时候,你就利用这件事威胁她,让她逼迫自己的女儿做出不利于陈崇山的供词,可是你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
张扬道:“你没那个胆子!”
李同育怒道:“住口!”他无法容忍张扬这样评价他的父亲。
丁兆勇道:“对不起,小静,是我没有把这件事安排好,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我妈……”
李同育冷哼一声,激将法,这小子居然对自己用激将法,也太小瞧了自己,李同育迅速冷静下来,他倒要看看,这厮究竟还知道什么?李同育道:“调查我?看来花费了不少的功夫。”
张扬点了点头,来到李同育的对面坐下。
李同育很客气,也很礼貌,给他拿了瓶矿泉水。
宋怀明笑眯眯望着赵铁生道:“老哥,多谢你们培养了张扬这个好孩子啊!”
丁兆勇愣在那里:“为什么?不是咱们都说好了?”
柳玉莹笑道:“大姐,张扬也很出色啊!”
张扬出奇的镇定,他没有丝毫的愤怒。李同育一向老谋深算,很少有沉不住气的时候,他现在终于被张扬刺激到发怒,显然是被张扬命中了要害。
赵静抬起头,她的双眸熠熠生辉,张扬的话让她明白了什么,她轻声道:“哥,我懂了!”
宋怀明马上就发现赵静没来,他笑道:“赵静呢?怎么没来?”
张扬带着父母来到宋家的时候,宋怀明已经在家里等着了,柳玉莹把孩子交给保姆,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她已经适应了家庭主妇的角色,自从儿子出世之后,柳玉莹的重心不知不觉全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m•hetushu.com过去还很在乎自己的事业,可现在,她已经没有那么大的雄心壮志,其实当初的事业心也是因为两人婚后多年,一直没有孩子,缺少寄托的缘故。
赵铁生拿了准备好的五百块红包,之前他们已经知道宋怀明家里有个还不到一岁的小儿子,第一次见面,红包是必须的。
李同育并不否认:“回来了,这世上总还有几个敢说真话的人。”
宋怀明道:“千万跟我别客气,刚才我接待客人也没好好吃饭,小钟,安排一下,我和大哥一起吃点,顺便聊聊孩子的事情。”
宋怀明道:“大姐,我那个女儿啊,从小娇生惯养的,脾气有点倔,我工作忙,一直都没有多少时间照顾她,以后她和张扬要是结了婚,你得帮我多多管教啊!”
张扬随后赶了过来,他认得,走过来的几个人正是省长宋怀明和他的几名随行人员。拦住赵铁生的是宋怀明的秘书钟培元,他担心赵铁生冲撞到了宋怀明。
张扬道:“你真可怜,这些年来一直为仇恨活在这个世界上,等你死亡的那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留下。”
赵静小声道:“我知道!”
张扬道:“其实他妈有句话没说错,你大学都还没有毕业,结婚没必要急于一时。”
李同育笑了起来:“找我有事?”
宋怀明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主动邀请道:“既然吃过饭了,就到家里坐坐,张扬,你柳阿姨也早就想和你爸妈见见面。”
赵铁生愤然离去,因为走得匆忙,险些撞到了走廊那边走过来的几个人,有人拦住了他,赵铁生抬起头,看到一群西装革履的人,他正在气头上,怒道:“拦我做什么?我犯法了?”
宋怀明微笑道:“老哥,养育之恩不能忘,你把他养这么大,这种恩情是一辈子都报答不完的。”他向张扬道:“张扬,以后要好好孝顺你爸!”
赵静眼圈还有点红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宋叔叔好!”
赵静道:“我哥说得对,我还没有准备好,咱们当初之所以那么急着结婚,是因为我不小心怀孕了,你又想保住孩子,可现在孩子已经没有了,你不必觉着亏欠我什么!”
徐立华笑着点头,宋怀明夫妇给她的印象很好,这么高的官位,没有任何的架子,对待他们温暖亲切,真的像自家人一样。
宋怀明点了点头,把赵铁生夫妇请进小楼,柳玉莹上前握住徐立华的手微笑道:“徐大姐,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
“说了你也不懂!”
徐立华也没顾着坐下,轻声道:“宋太太,我跟你一起过去吧。”
李同育道:“你没资格指责我!”
丁兆勇道:“小静,我不想你受委屈。”
赵静握着他的大手紧贴在自己的脸上,柔声道:“我会好好的,毕业后,会辅佐你,陪着你和你一起开创事业,争取把公司办的红红火火,我相信,我可以改变他们对我的印象,我有信心让他们接受我。”
徐立华这才把宋怀明和楚嫣然的爸爸对上号,张扬笑着把母亲介绍给宋怀明认识:“宋省长,这是我妈!”
徐立华道:“不过,他心善,没坏心眼儿,宋省长,你是他领导,以后啊,又是他长辈,一个女婿半个儿,等将来他和嫣然结了婚,就是你的儿子,他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你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张扬爱怜的伸出手去,揉了揉她的头发。赵静笑了,仿佛回到了她上高中的时候,小哥的这个招牌性的动作一直未变。她小声道:“妈说得对,无论别人怎么看,我们不能自己看低自己。”
赵静没说话,睫毛垂落下去,望着自己的足尖。
赵铁生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有机会来到省长家里做客,因为有了昨天和丁家见面的经历,赵铁生有些心怯,他不想去,虽然宋怀明表现的平易近人,可是赵铁生也明白自己的地位跟人家差得实在是太远,在这一点上徐立华倒是表现的非常的果断:“去!三儿跟嫣然已经订婚了,咱们作为父母的,于情于理都要过去一趟。”
丁兆勇想要跟出去,钱惠敏怒道:“兆勇,你给我站住!”
赵静和图书含泪点了点头,和张扬一起来到了外面,当晚的月光很好,水银一样泻了了一地,眼前的景物仿佛都笼上了一层银霜。张扬有些爱怜的看了看妹妹,低声道:“疼不疼?”
丁兆勇转过身去,看到母亲脸色蜡黄,捂住胸口,瘫倒在座椅上,幸亏丁兆伟及时扶住她的身子,不然肯定摔在了地上。钱惠敏虚弱无力道:“你走吧,你走吧,我就算死了,你也不会管我……”
赵静流泪了:“哥,我应该怎么做?”
张扬道:“我知道你喜欢兆勇,兆勇也是真心喜欢你,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在还没有得到他父母认同的情况下结婚,你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会存在问题?”
张扬呵呵笑道:“别生气啊,一个人背地里干多少流氓事都不会觉着丢人,可是要是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把他遮羞的裤子扒下来,想必会恼羞成怒,李社长,你说是不是啊?”
张扬笑道:“知道!”
李同育仍然微笑看着他。
张扬苦笑道:“妈,你把我说得一无是处了。”
这话听得张大官人从心底打了个冷颤,岳父大人在给自己打预防针呢。
李同育微笑道:“害怕你还喝?”
宋怀明又礼貌的向张扬一家道别,这才离去。
赵铁生听他这么说有些惭愧,想想自己这么多年,对张扬的确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因为张扬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对张扬过去从没有什么好脸色,动辄打骂,和他的亲生子女相比差了许多,可张扬没有记仇,发达之后非但没有报复他,反而对他很好,赵铁生每每想起这些事,心中总免不了产生内疚之意,所以他就加倍的对徐立华好,用这种方式来补偿张扬,其实这正是张扬的聪明之处。
梁东平在慎重考虑之后,终于决定去南锡工作,事实上他已经没有了更好的选择,他大学学的就是新闻专业,除了这一行当他不会其他任何的东西,梁东平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又来到了东南日报社门前,在马路对面眺望着这片曾经承载着他希望和梦想的地方,平心而论,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件事,梁东平在东南日报还是很满足的,他本以为找到了自己可以为之奋斗和努力的地方,可现实却给了他一记狠狠的闷棍,以后他再也不是记者了,梁东平心里很难受,来到报社门前,远望着东南日报社那五个大字,仿佛看到了自己已经幻灭的过去,那五个字就像墓碑上的铭文,他在向自己的过去告别,文人中不少人都是多愁善感的,梁东平就是这样,他来告别过去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人……李同育,李同育回来了。梁东平在把自己决定前往南锡体委任职的消息告诉张扬的时候,顺便把李同育的回归告诉了他。
丁兆勇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当真是进退两难,咬了咬嘴唇,终于折返到母亲身边:“妈……”
徐立华小声道:“吃过了,吃过了!”
赵静低下头去,感情的事情她也无法控制。
宋怀明刚刚接待完客人,他也没想到会在走廊上和张扬的一家人相遇,宋怀明笑道:“张扬,你家里人过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真是!”他向前走了一步,钟培元识趣的走到一边,宋怀明握住赵铁生的手道:“老哥,我一直都想去拜访你们,可是最近工作忙,始终抽不出时间,如果不是今天迎面遇到,我都不知道你们来了东江。”他又忍不住责怪张扬道:“张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为什么不请爸爸妈妈去我们家做客?”
李同育道:“每个人评判好坏的标准都不一样,我只按照自己的标准去做事!”
张扬虽然人在东江,可是没有一刻能够放下对安语晨的牵挂,他担心安语晨向自己撒谎,每天都要打几个电话,安语晨的电话始终处于畅通之中,通话中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可张扬还是有些心绪不宁,他以为,自己之所以这样,并不仅仅是处于对安语晨的担心,还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家里的事情,工作上的事情,全都一股脑涌了过来,每件事都需要他去解决,江城那边姜亮帮他调查着李同育的事情,果然不出张扬的和-图-书所料,李同育当年居然也在江城机械厂工作过,他是江城机械厂的通讯报道员。但是李同育和小石洼村没有任何关系,张扬推测出,李同育和沈静贤之间的交集也是从这时候开始。
李同育的脸色变了,张扬竟然知道这么多,李同育忽然感到无比的颓丧,自己精心布置的一个局已经彻底被别人识破。
张扬道:“小静,有句老话叫一口吃不成胖子,什么事都得慢慢来,你还小,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真的没必要赶着结婚,哥劝你这番话,并不是要你放弃和兆勇的感情,兆勇对你好,我看得出,你们急着结婚更是想给对方一个证明,让对方放心,其实没有必要,真正的感情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你给兆勇时间,等于给你自己时间,用时间来证明你们的感情是真的,用时间来证明兆勇的选择没错,这世上没有一个父母不想自己的孩子好。小静,我相信丁兆勇的父母也是一样,等他们真正明白兆勇的幸福就在你的身上,他们一定不会阻挠你们!”
李同育道:“我们做新闻的想杀人不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法,唇枪舌剑你难道没听说过?”
张扬道:“改天吧,今天太仓促了!”
徐立华道:“这孩子从小就倔,过去是个闷葫芦,整天不见他说话,自从工作之后,像换了个人似的,人变得开朗了,也懂得上进了,不过他脾气也变大了,做事冲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张扬道:“或许我没有资格评价你的父亲,但是我认识杜山魁、陈崇山、楚镇南,我了解他们每一个人,他们的风骨和品格绝不会做出卖战友的事情,你敢说你的父亲在落难之后,没有举报陈崇山,你敢说他没有举报楚镇南?你只记得自己家庭的不幸,有没有想过他给别人带去了怎样的不幸?楚镇南和陈崇山的家庭因为你父亲的举报而离散,他们的妻子为了保护丈夫,全都选择了默然离去,这伤口是永远都无法弥合的。”
李同育是昨晚从京城回来的,事情比他想象中困难得多,中纪委对他的举报反应冷淡,甚至他的两个哥哥也找到他,他们因为李同育的事情承受了某些方面的压力,两人非但不支持这个弟弟继续搞下去,反而奉劝他赶紧收手,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开玩笑。
张扬道:“你的标准是什么?”
张扬道:“你恨宋省长,认为他夺走了你的至爱,可惜你并没搞清楚一件事,就算没有宋省长,嫣然的母亲也不会喜欢你,你这种自私狭隘的人又有谁会喜欢?”
徐立华道:“宋省长,嫣然啥时候回来啊?”
宋怀明道:“老哥,身体还好吧?”
赵铁生把两袋东西交给柳玉莹,这是张扬从清台山带来的野蘑菇。柳玉莹笑道:“赵大哥,您来了还这么客气!”
张扬道:“这句话你说对了,那样的年代,就算没有任何人说你父亲什么,他一样会有事,一个战场上被子弹吓破胆的人,在任何人的心中都不是一个英雄。”
赵铁生激动地连连点头,他心中暗想,同样是高官,同样是亲家,咋做人的差距这么大呢?
张扬却知道赵静对这场婚姻看得很重,他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道:“小静,咱们出去走走!”
虽然只是一天未见,丁兆勇却感觉到赵静瘦了,他有些心疼的握住赵静的手道:“小静,你瘦了。”
李同育想起了一个人,他拿起了电话,迅速拨通了号码:“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宋怀明笑道:“嫂子,我是嫣然的爸爸,你和大哥吃饭了没有?”
徐立华笑道:“宋省长客气了,现在的孩子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我们那一代,觉着当媳妇的首先要会持家过日子,可现在的孩子都有自己的事业,哪能再像我们那时候那样,嫣然挺好的,长得又漂亮,又知书达理,还这么能干,年轻轻的都是公司老总了,知道她和三儿订婚,我开心好几夜都睡不着,我家三儿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张扬站起身,不屑地看着瘫坐在地上的李同育:“你真可怜!”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宋怀明笑道:“大姐,你放心吧,我会盯着他的!”
宋怀和_图_书明邀请赵铁生在沙发上坐下,想给他倒茶,张扬抢着做了。
柳玉莹笑道:“叫我小柳就是,都是一家人,可千万别客气。”
张扬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道:“你不会在里面下毒吧?”
宋怀明呵呵笑道:“老哥,你跟我还用这么客气啊?咱们两家孩子都定亲了,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早晚都是亲家。”
李同育望着办公室的房门缓缓关闭,他忽然躬下身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如此用力,仿佛要把他肺里面的空气全部压榨出来,李同育明白,同时压榨出来的还有他的生命,来日无多的生命,这样死,他不甘心,他还没有来得及复仇,他还没有亲眼看到宋怀明痛苦的样子。
赵静摇了摇头,眼圈又红了。
赵静淡然笑道:“刚刚一天不见,怎么可能瘦,是你的错觉。”
张扬因为妹妹的幼稚而发笑了:“如果你真的那样认为,为什么还要安排两家人见面?你们谁都不要通知,你们只管去结婚就是了,何必管其他人的想法?”赵静咬了咬嘴唇。
赵静道:“我始终觉着,婚姻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李同育内心剧震,他的双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目光,他实在无法相信,张扬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他又怎么能够想到,当时他给沈静贤打电话的时候,张扬就在沈静贤身边,将一切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现在的李同育已经丧失了理智,他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明智?
张扬道:“我想丁家之所以对你们的婚姻不看好,不仅仅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张扬说得委婉,但是他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确,丁家对这桩婚姻的反对,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赵静过去曾经是丁斌的女朋友,现在结婚的对象却是丁兆勇,身为父母的丁巍峰夫妇心中不悦,有些想法也是在所难免,这也是人之常情。
赵铁生道:“宋省长,我没给这孩子做什么,是三儿自己争气,从小到大,他都是靠自己。”
李同育笑得很开心:“在我眼里,你只是个孩子!”言语中充满了对张扬的不屑。
赵铁生有了昨天的经历,今天注意了形象,他笑着摆了摆手道:“戒了!”
赵铁生听说对方是省长,刚才的那点硬气顿时泄了个一干二净,在他们普通老百姓心里,省里最大的官就是省委和省长,至于省政法委,在他们心目中跟前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赵铁生吓得腿都软了。
张扬出现在门外,不过这厮脸上居然没有任何的怒气,一脸的笑,虽然笑得很不真实,但是的确他在笑,报社的两名保安跌跌撞撞的跟了过来,两人的脸上都有些淤青,李同育摆了摆手,很镇定的说道:“没你们的事!”他盯住张扬,他表现出来的镇定让张扬也不得不佩服,李同育微笑道:“来了!里面坐!”
“听说过,而且知道你李社长是这方面的绝顶高手!”
张扬道:“坏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从不认为自己做的是坏事!”
当晚张扬并没有在省政府招待所安排家人就住,而是带他们来到了南国山庄,赵铁生对今晚遭遇的一切感触良多,等到了房间之后,赵静低声哭个不停。
丁兆勇道:“妈,你这是干什么?”他准备追出去向赵家解释,却听到大哥惊呼道:“妈,你怎么了?”
这种话自然是客气话,可作为女方家长是必须要说的,宋怀明处理的很好,说得话让赵铁生夫妇听起来相当的顺耳。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今晚你很难做,但是爸妈那样做是为你好!”
赵静摇了摇头道:“算了,我已经决定了,这婚暂时不结了。”
宋怀明道:“戒了好,抽烟对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
此时柳玉莹和徐立华把菜上来了,叫他们过去吃饭。宋怀明特地开了一瓶茅台,张扬负责倒酒,宋怀明夫妇的平易近人打消了赵铁生两口子的顾虑,但是赵铁生也不敢多喝,来之前,徐立华特地交代他,害怕他喝多了乱说话。
李同育坐在办公室内静静思索的时候,听到了外面的骚动声,然后听到蓬!地一声响,然后有东西稀里哗啦落了一地的声音。李同育皱了皱眉头,起身准备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又和*图*书听到自己办公室的房门被人一脚踢开了。
李同育近乎抓狂的吼叫道:“滚出去,我要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他宛如一头暴怒的狮子一般冲上去,想要抓住张扬的衣领,想把他从自己的房间内扔出去,可是在他没有完成自己的动作之前,已经被张扬推倒在地。
丁兆勇道:“小静,我是真的喜欢你,真的想和你过一辈子。”
张扬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个人想不被别人发现做坏事最好的方法就是别去做。你也算得上是一个文化人士,出门在外,别人也尊称你一声李社长,可要是把你干的事情说出去,啧啧啧!真是有辱斯文。”
赵静道:“兆勇哥,我没说不嫁你,我想了一整天,如果我们的婚姻没有家人的祝福,我们是不会有幸福的,咱们还年轻,这么早走入婚姻未必是什么好事,不是有句话说,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只不过是一纸婚书罢了,只要咱们感情好,有没有还不是一样。”
赵铁生没想到对方是省长,更没有想到这位宋省长对他如此热情,表现的如此平易近人,他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人家可是一省之长。赵铁生结结巴巴道:“宋……宋省长……好……”
这对张扬来说是一份礼物,这两天,他已经查到了李同育的不少事情,他准备好了对付李同育的方法和手段。
张扬道:“没有人不想风风光光的举办自己的婚礼,没有人不想得到父母的祝福。小静,既然你对你们的感情拥有信心,为什么一定要急于用婚姻来证明呢?”
宋怀明把目光投向赵静道:“张扬,这是你妹妹赵静吧,呵呵,过去我在大院里见过!”
张扬道:“你举报杜天野,因为你认为你父亲的死和杜山魁、陈崇山这些战友有关,认为是他们出卖了他,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亲和你一样心胸狭隘?”
赵铁生点了点头道:“好啊,三儿经常给我买好吃的,还教我和他妈锻炼的方法,现在又退休了,整天没事就锻炼锻炼身体,感觉身体比上班的时候还要好。”
赵铁生慌忙道:“宋省长,真吃过了,我们真吃过了!”
几个人来到客厅,柳玉莹道:“大哥、大姐你们先坐,我去把菜端上来。”
宋怀明想起一件事,拿出一盒烟道:“抽烟吗?”
张扬道:“快了,她跟我说今年就能把美国那边的事情料理完,等那边的事情全都理顺,她以后多数时间就呆在国内了,不排除发展中心转移到国内来。”
赵铁生道:“也没带啥好东西,就是春阳的一点特产。”
张扬慌忙走过去,叫了声:“宋省长,这是我爸!”
“小静!”丁兆勇将赵静拥入怀中。
宋怀明道:“也好,那就明天晚上,都到家里来吃饭,都是自己人,就不去外面了,在家里热闹些,说话也方便。”临走之前,他又和赵铁生握了握手道:“老哥,明天我还得上班,没时间陪你们,让张扬陪你们到处转转,晚上我一定早点回去,在家里恭候你们的大驾!”
张扬笑道:“她身体不太舒服,所以留下休息了。”
张扬道:“你活在世上的目的就是为了复仇,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在意仇恨?因为你的心胸太狭窄,你又是个极度自卑的人。”
赵静无言以对,本来她也没想这么早结婚,可后来她怀孕了,所以才定下结婚,没想到又发生了意外流产的事情,丁兆勇没有改变订下的婚期,赵静流产后就处于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之中。她害怕流产事件会带给自己和丁兆勇改变,虽然丁兆勇对她一如既往的好,可女人的心态总是微妙的。她开始变得害怕失去,开始变得对自己对感情不自信。而这些,赵静都埋在心里,她无法对其他人讲,赵静道:“哥,我以为兆勇都安排好了。如果我预先知道是这种状况,我是不会让爸妈和他们见面的,不会让你们难堪。”
李同育怒道:“就算我父亲什么都不说,他们一样会有事!”
张扬道:“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准备继续举报?宋怀明还是杜天野?既然你恨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去,何必要利用一个已经瘫痪的女人?”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