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9章 自然与人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要现在去,我给你两千元,现在咱们就出发!”
“谁?”
次仁旺杰并没有睡,他推开帐篷的门帘,邀请张扬进去。来到他这里大多数的人都是为了寻求导游服务,次仁旺杰道:“明天清晨五点钟上山,每人一百元,我会带你们去最好的位置欣赏珠峰最美的景色。”说完这番话他就伸出手来,在他看来没有说废话的必要,你给我钱,我带你上山,交易本来就这么简单。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交!”他从背包中拿出一万元递给了次仁旺杰:“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出发。”
“我为什么要生气?”
如果在往常乔鹏飞或许会愤怒,可高原磨砺了他的性格,让他成熟了许多,乔鹏飞道:“来这里的多数人都是为了旅游,你不要告诉我,你前来珠峰的目的是为了攀登珠穆朗玛峰,是为了登上地球的最高点!”
楚嫣然道:“别误会我的意思,我说这话并不是给你一张通行证,让你在外面肆无忌惮的勾三搭四!”
张扬道:“我要找人,并不是为了游览什么景色,我可以断定,她肯定一个人上了山,我必须尽快找到她,如果晚了,我害怕她会有生命危险。”
张扬向乔鹏飞点了点头,无论他们之间过去存在什么仇怨,可异地相逢,张大官人还是表现出应有的大度。
张扬道:“她得了绝症,没几天了,我必须尽快找到她!”
张扬没说话,但是他的目光已经认同了赵天才的说法。
周山虎道:“我和你一起去!”
乔鹏飞愣了一下,他咬了咬嘴唇。
张扬将行囊背好,微笑道:“72个小时,如果三天三夜我还不回来,你们就去召集救援队!”他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赵天才,在珠峰上,手机就失去了作用。
赵天才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找不到安语晨怎么办?”
张扬道:“你放心我好着呢。”
次仁旺杰咽了口唾沫,他已经开始心动了。不过他看出张扬急于上山的心理,这种时候当然要趁机提提条件,他狮子大开口道:“一万元!”次仁旺杰也知道自己叫价有些高了,他估摸着如果张扬还价,怎么也能多要一点。
乔鹏飞道:“想去珠穆朗玛峰?”
张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远处,一根冰柱耸立在陡峭的山坡之上,宛如一把巨大的冰刀插入山体之中,冰刀梁的名称果然十分形象。
次仁旺杰道:“给我五百元,明天一早我带你过去!”
虽然张扬不想赵天才和周山虎随同他冒险,可是两人仍然不愿留在拉萨,从八一出发之后,他们并没有在拉萨停留,而是直接选择走318国道北线前往日喀则,为了赶路,他们绕过了羊湖景区,他们是在第二天黄昏抵达日喀则,来到日喀则之后飞赴当地办理边防证的地方,可来到那里一看,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几个人和门前的武警软磨硬泡了一番,可武警战士仍然恪守原则不为所动,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决定回去,明天一早再过来办理手续。
张扬正准备走的时候,迎面遇上了几名军人,正中一人却是很久没见面的乔鹏飞,乔鹏飞和那帮战士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长时间的高原生活已经让他的肤色变成了健康的黎黑,比起过去,他瘦了一些,不过却显得更加干练,他感觉有些异样,抬起头,目光和张扬相遇,乔鹏飞的吃惊远甚于张扬,他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雪域高原与张扬相遇。乔鹏飞和张扬的恩怨始于多年以前,也正是因为他无休止的报复张扬,所以才触怒了爷爷,被爷爷送到了这里参军,几年的军人生涯让乔鹏飞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许多,他开始重新看待自己的过去,他开始发现生命的价值,争强好胜并不是人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赵天才道:“你真的以为安语晨会去攀登珠穆朗玛峰?”
张扬在外面喊了一声。
张扬的双目中流露出恳请的目光,他低声道:“可以帮我办理边帮证吗?我必须要尽快找到她,否则她会有生命危险。”
乔鹏飞意味深长道:“在我的记忆中,你还从http://www.hetushu.com没有开口求过我!”他指了指墙上的办事流程道:“已经下班了!”
乔鹏飞道:“不过既然你赶着去救人,我还是要为你破例一次,把你的证件拿出来,我现在就给你登记!”
张扬道:“嫣然,你不生气啊?”
因为再往上走全都是常年不化的冰雪,虽然仍是深夜,却让人产生了一种黎明的错觉,次仁旺杰戴上护目镜,张扬也戴上,他所穿的这套登山服和随身装备都是赵天才准备好的,全都是世界一流品牌。
张扬连夜攀登珠峰寻找安语晨的想法遭到了赵天才和周山虎的坚决反对,两人都认为张扬这样做太冒险了,赵天才道:“怎么不能等到明天?明天一早走要安全许多。”
张扬道:“我真的很需要边防证。”
赵天才担心张扬着急,他安慰张扬道:“根据咱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安语晨应该还没有抵达珠峰,她这一路应该是边走边玩,咱们基本上都在赶路,我估计她现在最快也就走到了拉萨。”
乔鹏飞道:“来到这里的人,哪个没有生命危险?不说别的,高原缺氧症随时都可能夺去一个人的生命。可能你会以为自己如何强大,可是在自然的面前,人的生命真是太渺小了。”
楚嫣然轻声笑道:“你担心我会吃醋啊?”
楚嫣然幽然叹了口气道:“你呀,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总之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小妖要救,我更要你平平安安的,不然以后我找谁算账去?”
“那啥……”张大官人反倒变得有些笨嘴拙舌了。
外面越来越亮,安语晨钻出帐篷,金色的晨光从天空中投射下来,翡翠般的冰川,宝石般的冰塔,构成了绝妙的图画,幻化出本不应该属于人间的景色,然而眼前的瑰丽景色却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凄寂和清冷!安语晨除了静听自己的呼吸之外,眼前白茫茫一片,完全看不到有生命的东西,冷风吹得她透不过气来,她似乎就要窒息了。
张扬道:“每一个生命都有存在的价值,即使自然也不能轻易将之剥夺,请你帮帮我,我需要边防证。”
周山虎道:“给你24个小时,如果你还不回来,我们就去山上找你。”
张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看不出什么,他低声道:“一定是她!”
张扬喜出望外,他真没有想到乔鹏飞会帮助自己。
乔鹏飞道:“跟我来!”
周山虎不解道:“仇人还这么尽心尽力的帮你?”
张扬道:“你的好奇心很强。”
张扬道:“我能等,可是小妖不能等,我必须尽快找到她。”
张扬道:“能够确定!”
张扬由衷的感觉到乔鹏飞成长了起来,他没有多说话,起身告辞离去。
赵天才道:“张扬,我知道你很强,可攀登珠峰不是开玩笑,你又不是专业登山队员,缺乏专业训练和知识,在珠峰上任何恶劣的气候都可能遭遇到,万一遇到危险,到时候就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张扬抿了抿嘴唇道:“我一定能够找到她!”
张扬道:“别介啊,这一路最危险的路段都走过来了,这前往珠峰的最后一段,我想一个人过去。”
“我一定可以找到!”张扬大吼道。
张扬笑道:“还成,比起一般人要好一些!”
三个小时的奔行之后,他们经过了世界上最高的寺庙……绒布寺。这是著名的红教喇嘛庙,位于珠峰北坡冰川的末端,这里也是观察珠穆朗玛峰最佳的位置,不过现在整个珠峰都在夜色的笼罩中,只能看到白雪皑皑的山顶,张扬更没有心境欣赏景色,他只想尽快找到安语晨。
张扬看了看周山虎买来的那些冬虫夏草,价钱很便宜,不过全都是假货,周山虎听说全都是假货,顿时火冒三丈,拎着虫草就要去找那小贩算账,可来到外面,小贩早不知跑到哪儿避雨去了。
周山虎还想坚持,张扬厉声道:“都听我的,你们全都留在大本营等消息,我也不是一个人前往,次仁旺杰是这一带最优秀的向导,有他为我引路,应该没什么问题。”
张扬道:“安http://m.hetushu.com语晨,她一声不响的跑来西藏!”
张扬摇了摇头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累赘,我一个人什么情况都能够应付,可是到了山上,情况瞬息万变,万一你们中再有一个人出事,我怎么照顾两个人?”
前往定日花去了他们三个小时的时间,等到了那里,张扬才真正体会到乔鹏飞给他这张特许证的方便,每过一个检查站按照正常规程几乎都会罚款,可是看到特许证之后,马上就予以放行,进入定日的那个检查站,因为周山虎没有系安全带检查站的工作人员要罚款五百,看到特许证方才作罢。来到珠峰大本营检票口,已经停止检票,张扬拿着特许证过去交涉,又塞给工作人员二百块钱,这才得以顺利进入。从308国道拐入珠峰公路,还有一百多公里的搓板路段,路况极其糟糕,高低不平,而且大都是连续的急转弯。
周山虎在旅馆外买了一些冬虫夏草,乐呵呵的跑了回来,外面又下起雨来了,而且是雨加冰雹,张扬看了看窗外的情况,还是打消了连夜前往拉萨的念头,欲速则不达,这样的天气情况下继续赶路并不明智。
张扬笑道:“我去珠峰,并没有说一定要爬到珠穆朗玛峰的最顶端。小妖一定会去,以她的身体状态,肯定爬不到峰顶,也许我在半山腰就能够找到她,也许,我到珠峰大本营就能找到她。”
这次让张扬意外的是楚嫣然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劝慰他道:“张扬,你别担心,我相信小妖一定吉人自有天相,她不会出事!”
张扬道:“你跟她说得哪条路线?”
前方山路渐渐变得崎岖,次仁旺杰惊奇的发现张扬居然没有出现任何的高原反应,在这段路途中,他健步如飞,根本没有出现呼吸不畅的情况,次仁旺杰也不得不感叹张扬超强的体力,两个小时后,他们已经来到了珠峰雪线,这里大概在海拔六千米左右。
次仁旺杰这才把钱和照片一起接了过去,看了看那张照片道:“她来过,昨天晚上到的,来我这里请教过上山的路线,本来交了钱,可是早晨我召集大家一起上山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她。可能突然改变主意,不愿意上山了。”
乔鹏飞道:“说出来听听,或许我可以帮上你的忙!”
赵天才哈哈的笑,反正他没大爷,只当张扬在操空气。
“我要是吃醋你会不会回来?”
张扬道:“一千元,现在就带我过去!”
次仁旺杰带着张扬大步前行,从张扬的随身装备可以看出张扬虽然装备不错,可是在登山运动上只是一个外行,穿越这片营地的时候,次仁旺杰始终保持着沉默,直到将这块营地远远甩在了身后,他方才开口道:“从这里咱们开始登山,我可以带你到海拔7500米左右的地方,最多也只能到那里。”他看了看张扬身上的装备补充道:“如果你还想要命的话。”
没走多远乔鹏飞又跟了出来,他叫住张扬,递给他一张蓝色的特许证,低声道:“从这儿前往定日,测速点密集,经过检查站,必须按照限速条上面的时间抵达下一个检查站,有了这张特许证,你们就不必按照限速条上的时间,免却了不少的麻烦,不过要记住,安全第一!”
张扬笑道:“你只需要带我走完你指给她的路线,我的目的是为了找人,不是为了攀登珠穆朗玛峰!”
次仁旺杰道:“我的手上已经有了十二名游客的单子,如果带你过去,我会损失一千二百元。再说了,晚上登山太危险,明天五点钟……”
次仁旺杰叹了一口气,如果这女孩昨天上山,到现在就有了二十多个小时,很难想象一个女孩独自上山,在山上能呆这么久的时间。
张扬笑了一声,楚嫣然肯定知道答案。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在荒芜和寂静中翻越了海拔五千二百米的加乌拉山。终于抵达了珠峰大本营。珠峰大本营比他们想象中要热闹得多,虽然已经是深夜,可还有不少没有入睡的游客,正围绕着篝火喝酒跳舞,帐篷旅馆一间挨着一间,空旷的坡地上停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汽车。
和-图-书张扬道:“珠峰这一带的向导不止你一个,会不会有其他人带她上山?”
张扬点了点头道:“来办边防证的,可惜来晚了。”
张扬内心一沉,想起自己和乔鹏飞过往的恩怨,他未必肯帮助自己。
张扬道:“我没有那么大的志向,我只想找一个人!”
张扬遥望夜空,一轮明月在珠穆朗玛峰上泻下幽冷的清光,群峰雪盖,周围的世界全都沉浸在雪光月景之中,借着雪光,可以看清周围数里外的景物,可是他却看不到安语晨的身影,张扬从心底默默呼唤着,妖儿,你在哪里?
次仁旺杰告诉张扬,从珠峰大本营出发到珠峰顶部的直线距离是十九公里,如果在平地上,这段距离当然算不上什么。可是一路往上,越往上走,越是艰险困难,他们所在的珠峰大本营,海拔在5200米,这已经是普通游客可以抵达的最远处,大本营通往珠峰的道路上,先会经过一片方圆两平方公里的河滩,这儿才是各支登山队整装待发的大本营,简称BC,在普通游客可以抵达的珠峰大本营和BC之间,有一条用小石头垒起来的分界线,所有没有经过批准登山的人一律不允许越过这道保护线。没有登山证的人是不可能来到这里的,张扬也没有登山证,可看在那一万块钱的份上,次仁旺杰带着他绕过了那条保护线,他们的周围一片漆黑,登山营地没有任何的灯光,前来登山的登山专业队员都已经入睡,他们要为了明天的攀爬积蓄体力,四面前是山,仰望夜空,黑蒙蒙一片,站在这里感觉就像站在一个井口之中,深夜无风。
赵天才和周山虎对望了一眼,他们都知道张扬主意已定,他决定独自前往珠峰,张扬将他们带来的登山装备换上,周山虎默默在一旁帮他准备着行装。赵天才道:“我相信安小姐一定吉人自有天相,就算找不到,也不一定代表她会有事。”
张扬拿着安语晨的照片,逐一去询问,一名旅馆老板告诉他,可以去找一个叫次仁旺杰的当地导游询问,他是当地最出色的向导,每天早晨都会带游客前往珠峰,据说他曾经多次单独攀登上珠峰的最高点。
前往定日的途中,赵天才有些奇怪的问道:“看起来这个乔鹏飞不像你的朋友。”
赵天才叹了口气道:“你有没有想过,她根本就是在有意避开你,就算她看到了你,也未必肯出来和你相见。”
次仁旺杰道:“两千元就让我去冒险?”
张扬用力点了点头,他没有继续道谢,有道是大恩不言谢,乔鹏飞送给他的这份人情不可谓不大,半天的时间,这半天的时间或许就能够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次仁旺杰道:“找人?这么大的一座山,你就能够确定她一定会往山上走?”
乔鹏飞向他走了过去,来到张扬的面前,他的脸上仍然不苟言笑:“有事?”
楚嫣然道:“你又不是去做什么坏事,你去救人,我为什么要阻止你?而且我想通了,只要你真心真意的爱我就足够了,别人喜不喜欢你,是她们的事情我管不着!”
安语晨眺望着珠峰峰顶,朦胧中她似乎看到峰顶扬起阵阵雪雾,她决定继续向前行进,抖落了一身冷风卷起的雪花,同时也抖落了对人间最后的眷恋,她要忘却一切的凡尘俗事,忘记亲情、友情还有尚未萌芽的爱情……风很大,夹杂着雪花和冰粒无情的扑打在登山者的身上,次仁旺杰利用登山杖艰难行进,张扬跟在他的身后,直到现在张扬仍然徒步行进,没有利用任何的登山工具,这让次仁旺杰感到相当的惊诧,从他对张扬的了解,这厮应该没有经过系统的登山训练,可是他表现出的超强体力和超高的攀登技巧,让次仁旺杰又怀疑他是一位登山高手。
“五千!”张扬干脆利索道。
次仁旺杰压根没想到张扬会这么痛快,虽然他不想冒险在夜晚登山,可是看到那厚厚的一沓人民币,对金钱的占有欲顿时战胜了内心中的恐惧,次仁旺杰点了点头道:“好!二十分钟后,还在这里会面!”
张扬笑了笑,这厮有点得了便宜卖乖的劲头,和图书带一名普通游客只是一百元,带自己得到了一万元,这样的买卖,估计他这辈子也遇不到几次。
张扬道:“是!”
张扬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乔鹏飞不报复自己就算好了,居然还要帮他的忙?难道这段时间的高原兵营生活真的让他转了性?
前往珠峰大本营的多数人都会在这里办理边防证,张扬跟着乔鹏飞走入办公室,乔鹏飞给他们看了这两天的记录,果然找到了安语晨的名字。
两人又聊了几句,张扬方才依依不舍的挂上电话,一旁旁听的赵天才不无羡慕的咂了咂嘴唇道:“张扬,我真是佩服你,人活到你这种境界,死也值了!”
张扬被楚嫣然的理解感动了:“嫣然……”
乔鹏飞合上记录本道:“她已经去了珠峰!”
张扬问清了次仁旺杰所在的地方,位于珠峰大本营西南的一座小小帐篷,来到帐篷前,看到帐篷上还有一行白色的字体,上面写着提供导游服务。
次仁旺杰没说话又看着张扬,张扬心中暗道,看来这些淳朴的藏人如今也沾染了太多的世俗习气,免费帮助别人的事儿绝不会做,张扬又拿出一张百元钞票。
张扬道:“那是你的想法,如果不是有事,我不会无聊到来到这里闲逛,我有很多正经事要做,不要把我想成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
次仁旺杰惊诧的张大了嘴巴,在他看来这个人莫不是疯了,半夜想要攀登珠峰?这黑漆漆的能够看到什么?
赵天才提醒周山虎放慢车速,此时天色已经全黑,虽然看不到周围的景色,可是他们能够感觉到内心之中有种无形的压力笼罩着,海拔在车轮下不断地升高。
张扬道:“车子的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我是来找人的!”他把安语晨的照片递给次仁旺杰。
多数人都会说会钱不是万能的,可在多数时候金钱都能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冲着张扬的一万块钱,次仁旺杰决定为他带路,连夜攀登珠穆朗玛峰,次仁旺杰也有条件,他不可能带着张扬攀登到峰顶,他也不认为张扬能够抵达峰顶,他会尽力去做,带张扬欣赏到别人不可能见到的冰峰奇观。
次仁旺杰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我们之间都会通气,谁带多少人上山,谁到了什么地方,大家都会有联系。如果有人带她上山,我不可能不知道。”
乔鹏飞很快就为他们三人办好了边防证,张扬对他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真诚道:“大恩不言谢,以后有机会,我会单独向你表达谢意。”
次仁旺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去接那张照片。
赵天才将一个对讲机交给了他:“记得打开对讲机!”
乔鹏飞道:“一张边防证而已,如果讲原则,你就得等到明天上班,可这一夜的耽搁说不定一条生命就这么没了,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值得我们尊重。”他停顿了一下,低声道:“这也是我来到高原之后懂得的道理。”
乔鹏飞指点着那份记录道:“安语晨,女,24岁,香港人,不错,昨天下午她在这里办理的边防证,她的确来过这里。”
次仁旺杰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感觉费劲了全力,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过劲来,抬头看了看天色道:“云层不太对,午后或许会有风雪,我劝你还是回去吧,这样走下去,如果遇到风雪,就会被困在山里,到时候后悔都晚了。”
次仁旺杰引领着张扬来到一块巨大的冰岩后方,这里相对避风,次仁旺杰摘下口罩,即使像他这种长期生活在山地的藏人也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可反观张扬却依然神情镇定,呼吸自如。次仁旺杰喘了两口气道:“你体质真好!”
次仁旺杰道:“来这里爬山的人很多,不能仅仅凭着扎营的痕迹就断定是你要找的人!”他指向前方道:“咱们再往前抵达冰刀梁就是我能带路的最远距离了。”
张扬望着窗外的荒原低声道:“这片高原改变了他!过去他是个骄横无度的纨绔子弟,现在的他有种洗尽铅华的感觉变得真实了许多。”
次仁旺杰道:“不要大声说话,更不要大声呼喊,在雪山上,你的声音很和*图*书容易引起雪崩。”
次仁旺杰道:“有,我叔叔知道,明天他会带我接下的那帮游客上山。”说到这里次仁旺杰,不由得抱怨道:“其实我宁愿带二十个普通的游客,也不愿意带你一个。”
次仁旺杰没想到张扬这么倔强,认准的事情绝不回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在原地又休息了一会儿,带着张扬继续向冰刀梁走去。
张扬没说话,他明白赵天才在担心什么。
次仁旺杰指了指他们脚下的地面道:“这里应该有人扎过营!”他躬下身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道:“应该走了一段时间了,痕迹基本上被冰雪掩盖。”
张扬明白他的意思,赶紧拿出一张百元钞票递了过去。
张扬笑道:“非但不是我的朋友,反而是我的仇人!”
张扬道:“我想好了,等到了拉萨,你和虎子就留下,我一个人去珠峰大本营。”
安语晨的确在珠穆朗玛峰之上,她是在今天清晨登山,如今在山上已经呆了近二十个小时,安语晨已经抵达了海拔七千五百米处,她在雪地上支起了一顶帐篷,坐在帐篷内,抱着双膝,静静望着那顶小灯。珠穆朗玛峰是地球上最接近天空的地方,在这片净土上,她试图忘记过去的一切,然而真正来到这里,她才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将一些事忘却,反而变得越发清晰了。她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入睡了,自从来到这里,她就不敢入睡,害怕自己会这样睡过去,从此长眠不醒。外面似乎起风了,安语晨将自己的身体藏在睡袋里,明天她会继续向山顶进发,这世上没有人知道她的去向,选择悄声无息的离开这个人世,选择在这最纯净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算是为她短暂的人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可是安语晨心中还有牵挂,她想得最多的人还是张扬,不知道自己死后,张扬会不会伤心,若干年之后,他还会不会记得,有那么一个淘气而任性的女徒弟……泪水沿着安语晨的俏脸悄然滑落,她仿佛害怕被人看到似的迅速抹去眼泪,自己对自己道:“我不哭!我不怕!”
张扬低头看着地面,雪地上午不少的脚印,这里刚刚抵达珠峰雪线,多数人都可以抵达这里。
张扬看到安语晨的亲笔签名,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担心,激动的是现在终于可以确定安语晨就在西藏,而且她肯定去了珠穆朗玛峰,担心的是,她昨天下午就已经出发,现在应该早就抵达了珠峰。
乔鹏飞笑了,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其实他的牙齿和在内地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分别,不过肤色的变黑,反衬出牙齿洁白。乔鹏飞道:“来游玩?想看看珠峰的景色,然后回去就有了炫耀和吹嘘的资本?享受别人把你当成勇士一样膜拜的眼神?”他的话语中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张扬笑骂道:“你丫有大爷没?我操你大爷,咒我是不是?”
张扬道:“你带我上山有人知道吗?”
张扬信誓旦旦道:“嫣然,我不是那种人!”这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透着心虚。
乔鹏飞笑了一声,他摇了摇头道:“不要把这里当成什么浪漫谈情的地方,这儿是高原,稍不留神,就会把姓名留在这里。”
“嗯呐……”
次仁旺杰道:“越往上走,脚印越少,随着天气转暖,雪线也在不停的往上走,等到复季的时候,雪线可以退到七千米左右,那时候登山最容易,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春暖花开,雪崩多发季节。”
这一路之上因为信号的缘故,张扬的手机也是断断续续,在八一的这段时间电话格外的多,不时有人打电话过来询问他的情况,晚上的时候楚嫣然也打来了电话。张扬对自己此行的目的也没有隐瞒,老老实实告诉了楚嫣然。
赵天才道:“不行,我答应了常海心,要是总陪着你。”
赵天才笑道:“还好,没什么大毛病,不过等咱们回到了南锡,需要好好的维修一下,不然真不好意思把这车交给常海龙。”
张扬道:“咱们继续走,等到了冰刀梁再说。”
赵天才修车回来又带来了一个消息,前往珠峰大本营,需要办理边防证,八一地区不能办理,要去日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