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3章 分别谈话

此时隔壁桌来了两位浓妆艳抹的女郎,两人看到黄军,目光都是一亮,笑眯眯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人还没走近,一股香风就扑鼻而来,香味太浓,弄得张大官人感到嘴里的饭菜都没了滋味。
无论张大官人的动机是否单纯,有一点无法否认,安语晨的身体状态在迅速恢复着,双修之术修复了她的体内经脉,冥恒瑜伽术又延缓了她新陈代谢的速度,张扬对治愈她的病情第一次充满了这么大的信心。
“我还流那啥……呢!”
黄军摸了摸衣兜道:“你来得不巧,哥们今儿到输了五千,今天只能请你吃羊肉串了。”
张扬道:“下不为例,以后再搞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可不帮你。”
“你不是随便,你是太随便了,按照你们内地流行的说法,你这个人生活作风有问题。”
在这条街上不认识黄军的还真不多,黄军嘴里说请他吃羊肉串,还是把他请到了平湖鱼馆,这条街的饭店多少都得给他点面子,黄军虽然不是空款吃喝,他一样有签字权。
张扬道:“你表妹最近来了没有?”他说得是佟秀秀。
秦清反问道:“你站在哪一边?”说完她就笑道:“不用说,你肯定站在宋省长一边。”宋怀明是张扬的未来岳父,所以她才会这样说。
龚奇伟道:“企业改革和女人生孩子差不多,想要成功必须经历阵痛,省里一方面让我们加快企业改革步伐,一方面又担心我们的改革会影响到安定团结,担心会在社会上造成不良的影响,如果每件事都要兼顾,我们会变得左右为难,我们会无所适从。”
秦清这次过来是为了参加省里的一个开发区工作交流会议,她当然不会想到张扬就住在南国山庄,虽然她之前就知道张扬去了西藏,可是她并没有想到张扬已经回来了。
“我是那种人吗?”
张扬呵呵笑道:“我是顺路过来看看,刚巧在门口遇到了龚市长,既然不方便,我出去等等。”这货趁机想脱身。
张扬道:“本想给你介绍点工程呢。”
宋怀明道:“少跟我装,你们都清楚,南锡机床厂、南锡电子仪表厂的工人也在上访人员之中,我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地方官员是怎么搞的,搞得老百姓天怒人怨,企业垮了,工资都发不起了。”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一步步向后退去:“顾明健以后再跟我这么说话,我不会放过你!”
因为宋怀明没让他们坐下,两人只能站着,张大官人心里这个委屈,工人上访干我屁事啊,我一管体育的干部,老龚啊老龚,你跟李长宇学得越来越不厚道了,什么事情都要把我抓来垫背。
黄军笑道:“我就说,朝里有人好办事,你们当官的办起这些事就是容易。”
张扬笑道:“不过我肯定无条件站在你这边。”
张扬道:“我不清楚,我现在负责的是体委工作。”
安语晨可不管这些,冲上来抓住他的手臂又拧又扭,张扬提醒道:“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龚奇伟道:“关于企业在新时代中生存状况的问题,市里也进行过多次讨论,我们也认真学习了中央相关政策和文件,可是企业改制存在着相当多的问题,比如并轨前企业拖欠职工工资,无力按照规定报销职工医疗费以及未缴纳职工在岗期间养老和医疗保险金。部分企业改制中还存在舞弊行为,在买断的具体过程中给国家制造了重重的包袱和困难,这一系列的问题都会影响到社会的安定。”
黄军点了四道凉菜,还弄了两个烧菜。
龚奇伟也有自己的打算,南锡建设高新区已经提上日程,随着高新区的建设,入驻企业会不断增加,对于佣工的要求必然会随之增加,也就是说,从国企裁员下来的工人可以面临更多的就业机会。龚奇伟道:“有宋省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张扬笑道:“行了,你少发表点反党反社会的言论,小心把你给逮进去。”
龚奇伟叹了口气道:“今年省内多家国企都出现了危机,咱们南锡也一样,企业经营状况不好,工人的工资不能按时发放,他们的生活就会出现问题,这件事市里已经在着手解决,可是仍然有工人不停来省里上访。”
秦清白了他一眼,指了指沙发,示意他坐下。她去冰吧里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张扬:“怎样?找到安小姐了?”
张扬道:“政治上叫和-图-书立场,只要在官场中混,一定会有立场。”
张扬回到南国山庄,心情都没有完全平复,他并不在意顾明健怎样看自己,但是顾明健的话又让他想起了顾佳彤,触及了他内心深处的痛苦。
安语晨难为情的皱了皱鼻子道:“要死了你,我打死你这个大色狼!”
张扬笑骂道:“滚,我可没得罪你!”
秦清微笑道:“这些上层领导咱们本来就不需要了解,我们这些下级官员,影响不到他们的决策,应该做的就是执行,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
黄军呵呵笑道:“假,你们国家干部就是虚伪!”
黄牟道:“我那也叫赌博?就几台麻将机,算是酒吧的配套设施,之前还他妈跟分局的某位同志打过招呼,奶奶的,行动的时候,屁都没放一个。”
龚奇伟道:“宋省长,我并非没有认真解读国家政策,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南锡的领导班子始终在探讨中小企业改革的问题,国有企业过去的管理模式已经不适合当今时代的发展,想要彻底改变,就要从根上抓起,我们确定了几个最基本的战略方针。一、立足市场,从企业经营实际出发,确立多样化的改革方略,创新企业发展机制;二、以人为本,从维护职工利益出发,推进现代企业制度建设,激发企业发展活力;三、做优做强,从培育优势产业出发,提升企业市场竞争能力,推动企业发展升级。”
张扬和龚奇伟离开的时候,在门前遇到了奏清,她是宋怀明今天接见的最后一名副市长。
黄军叹了口气,拉着张扬一起离开了桌球室。
秦清笑道:“我哪知道你回来啊,前两天给你打电话都不通,心里正担心你呢。”
宋怀明重重点了点头道:“坐!”
龚奇伟道:“这么多?”他心里明白着呢,可表面上还得装傻。
下午两人躲在别墅内双修之时,安语晨云鬓蓬乱,一双赤裸的玉臂搂住他的脖子,妩媚的双眸充满迷惘的看着他道:“张扬,你心里当真是只为了救我,就没有一丁点的私心杂念?”
张扬忍不住笑道:“每次都是我付出啊,我出力,我流汗啊!”
贺国风以为张扬也是为了这件事来的,他笑眯眯问道:“张主任,听说你们南锡市在搞高新区,这次跑到我们前头去了。”
刚刚离开秦清的房间,南锡副市长龚奇伟就打来了电话,原来龚奇伟也来到了东江参加这个平海开发区经济发展研讨会,张扬有些奇怪龚奇伟怎么会知道自己回来,龚奇伟在电话里告诉了他答案,却是常凌峰泄了密,龚奇伟下榻在省政府招待所,让张扬现在过去见他,顺便和他一起去宋怀明的办公室。
张扬点了点头,这对他并不算难事,当即打了个电话给荣鹏飞,荣鹏飞听说这件事也没细问,一口应承下来。
黄军抗议道:“不寒碜我两句你能憋死是不?我这不也正在考虑改革吗?改革的初级阶段,难道就不允许我犯错误了?”
贺国风道:“秦市长,山庄的总经理任文斌专门设宴,招待我们一行,您看……”
安语晨道:“你和清姐是不是有些问题啊。”
宋怀明道:“我不想听这些,我只想看到企业通过改革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工人们的工资能够得到保障,工人的收入能够逐年提高,老百姓的要求不高,他们所期望的只是最基本的生活、医疗、教育、养老,如果连这些都得不到满足,他们又怎么能安安心心的去工作,这个社会又怎么谈得上安定团结?”
张大官人有些心惊的向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丫头,咱不带这样的,让人听到,我麻烦大了。”
龚奇伟道:“我看宋省长这次要动真格的了。”
张扬道:“既然不仅仅是南锡的问题,你怕什么?宋省长不可能只针对咱们!”
张扬提出告辞,他不想呆的时间太久,以免别人非议他和秦清之间的关系。
张大官人的脑子开始活动了起来,宋怀明把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压到了龚奇伟的身上,龚奇伟该不会转嫁到自己身上吧,当官的基本上都会乾坤大挪移,龚奇伟有句话没说错,企业改革,以人为本,首先改革的就是工人,真正推行下去,还不知道要造成多大的风浪。
张扬听说秦清来了连忙问清他们的房间号,方便回头去拜会。
秦清笑道:“一定hetushu.com要有派别吗?”
宋怀明道:“什么意思?说明白!”
张扬道:“人家八成是怕了你,这么大人整天不务正业,谁还好意思认你这个表哥。”
安语晨这才佯罢,低声道:“你就下流……”
张扬并没有因为顾明健的指责而动气,他拍了拍顾明健的手掌道:“放开,我不想伤你!”
安语晨当天下午就要前往江城,明天就是清明,她的家人纷纷从各地赶往清台山扫墓,她必须要前往清台山和他们会合,安语晨这次去更主要的是去见见老道士爷爷,在她失踪期间,对她真正表现集关心的也只有张扬和老道士,甚至连她的父亲都没有对这个女儿的失踪表现出太多的关注。当然安语晨还要去办很重要的一件事,她前往西藏的时候,已经悄悄写了一份遗嘱,如果自己死后,她会把所有的财产留给张扬,这次的西藏之行,也让她重新燃起了康复的希望,遗嘱的一些内容必须要修改一下,她还不想让张扬过早的知道这件事。
张扬只能停下脚步。
贺国风笑了起来:“张主任,你可骗不了我,岚山和南锡一衣带水,你们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这边最先知道,听说高新区就是你负责。”
任文斌开着车走后安语晨看着张扬的目光多少显得有些耐人寻味。
安语晨笑道:“不过我喜欢!”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任经理忙你的,我们只是散散步。”
龚奇伟道:“宋省长,想要成功进行企业改革,扭转工人的观念很重要,我们推行改革,他们认为我们在砸烂他们的铁饭碗,认为政府不管他们了,认为以后的生活、医疗、养老全都得不到保障,为此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可是收到的效果并不明显。”
龚奇伟道:“这次开发区经济发展研讨会,平海各市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都来了,分管企业工作的副市长本来并不需要过来,可宋省长点名让我们过来是为什么?就是为了找我们问责。”
贺国风慌忙解释道:“秦市长放心,我绝无二心,绝无二心。”
张扬故意板起面孔道:“别瞎说!”
张扬道:“顾明健,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已经告诉你了,今天的事情和我无关。”
宋怀明微笑点头:“龚奇伟啊龚奇伟,今天你是我约见的第六个,却是第一个主动请缨要充当改革试点的,不错,没让我失望。看来改革斗士的称号,不是白白得来的。”
张扬道:“别闹,容易走火入魔。”
龚奇伟道:“官大一级压死人,我就怕省长大人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在龚奇伟之前,宋怀明已经约见了五名副市长,龚奇伟是第六个,张扬今天有点陪绑的感觉,可既然来了,也总不能临阵脱逃,唯有硬着头皮跟龚奇伟一起走近了省长办公室。
“喜欢我什么?”
张扬道:“谁啊?我帮你举报他。”
张扬道:“我是帮里不帮亲,谁做得对我帮谁!”
两名女郎跟着笑道:“哥哥好帅,我们还没见过这么帅的国家干部。”
张扬乐呵呵笑道:“谣传,怎么可能?单单是省运会就让我忙得不可开交了,市里倒是把经贸会交给我负责了,可高新区真的没我什么事儿。”
秦清摇了摇头道:“晚上我没时间,这样吧,你们去!帮我谢谢任经理的美意。”
顾明健怒吼道:“别他妈假仁假义了,你骗了我姐,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姐又怎么会死?我姐就是你害死的……”他的这句话触痛了张扬的内心,张大官人猛然挣脱开他的双手,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然后一脚将他踹到在地上。
秦清道:“你不是去西藏了吗?”
宋怀明道:“怎么改?”
那名高个的女郎一只手搭在了黄军的身上:“军哥,原来是你啊,今天这顿饭算小妹请你。”
面对古怪精灵的安语晨张大官人还真没有什么办法,他苦笑道:“姑奶奶你以为我这么随便啊?”
龚奇伟苦笑道:“可不是嘛,我是听江城副市长肖鸣说的,他被骂的狗血喷头……”说到这里龚奇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呵呵笑道:“你别把我的话传出去。”
张扬笑道:“黄赌毒你最好一样别沾,跟国家和人民为敌,下场你应该知道。”
“赌博违法你不知道?”
张扬道:“你觉着我这人是不是花心啊?”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秦清从猫眼和*图*书中看到了黑炭团一样的张扬就站在门外,她不免感到错愕和惊喜,拉开房门,张大官人带着一股风走了进来。
宋怀明道:“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了?”
安语晨格格笑道:“你本来就是禽兽,不过我喜欢!”她伸出手指捏了捏张扬的鼻子。
张扬想起今天见到焦乃旺的事情,笑道:“你知道吗?南武市委书记焦乃旺来平海担任常务副省长了。”
张扬听说岚山来了领导,不觉一怔:“谁啊?”
宋怀明道:“不要跟我强调理由,你们这些干部对国家政策的解读有问题。”
任文斌道:“副市长秦清和岚山开发区的几名干部,刚刚安排他们住下。”
张扬道:“酒吧怎么关门了?”
黄军道:“我不就是想多捞点钱吗?现在堂堂正正的做生意哪那么容易?”
龚奇伟笑道:“我不是什么改革斗士,我只是在尽一个国家干部的本分,国家是通过深思熟虑才制定出企业改革的方针计划的,我们的大多数国企已经走入了发展的瓶颈,如果不换一种思路,如果不尽快完成转型,最终的结果必然被市场淘汰,我们的改革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挽救企业,既然大家都在这件事上存在着犹豫,那好,我第一个站出来,总得有人站出来是不是?”
顾明健躺在草地上,疯狂的大笑着,他的唇角流出了鲜血:“你永远否认不了,我姐就是你害死的……”
黄军道:“你别吓唬我,我就是想取点巧,真正违法乱纪的事儿我也不敢干。”
安语晨也觉察到张扬的心情不好,提出和张扬一起去高尔夫日球场打几杆,放松一下心情,张扬勉强笑了笑道:“随便走走吧。”
龚奇伟道:“政策文件是一回事,可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还会有很多的实际情况。”
黄军笑道:“小兰、小丽原来是你们两个,坐下一起吃,哥请客。”
龚奇伟道:“中小企业改革,说穿了就是职工改革,想做好改革,顺利把改革进行下去,就必须做好职工的思想工作,宋省长,我们南锡愿意做平海国营中小企业改革的试点,但是这一过程中,必然会存在极大地压力和助力,能否成功不仅在于我们这些地方干部的坚持,还要依靠省领导对我们的信任和支持。”
来到酒吧门口才发现酒吧关门了,张扬打了个电话,黄军正在对门的桌球室打桌球呢,张扬来到桌球室,黄军跟人玩斯诺克,一局一千,他连输五局,五千块已经没了,看到张扬进来,黄军把球杆扔了,骂咧咧道:“不玩了,麻痹的,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他取了五千块给对手。
安语晨道:“咱们这次不练功,你告诉我?”
张扬道:“你不是有一建筑队吗?”
安语晨俏脸绯红道:“我就没出力,我就没流汗?”
秦清啐道:“你少拿我说事儿。”
秦清道:“走得这么急,连声招呼都不打。”
黄军道:“不是没反革命罪了吗?我说你怎么这么黑啊?是不是你们当官的都这么黑?”
黄军道:“将就着吧,最近我走背字儿,请不起你海鲜大餐了。”
秦清愣了一下,旋即就明白焦乃旺首先前往顾允知那里的目的,她喝了口水道:“焦省长是想先搞清楚情况啊。”
“什么都喜欢,哪儿都喜欢!”安语晨还真是敢说。
任文斌道:“晚上一起吃饭吧,下午我还要接待岚山市的几位领导现在就得过去。”
龚奇伟道:“我想当面提点意见,有你在,我心里多点底子。“张扬笑道:“枉我一直把您看成不屈不挠的改革斗士,搞了半天,你也害怕啊!”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伸手准备关门,秦清却道:“马上开发区的同志过来。”
张扬借口已经答应了任文斌,和龚奇伟分手之后,他径直去了新石器时代酒吧,上次黄军帮他跟踪李司育的事情,他还一直没来及道谢。
龚奇伟不敢说话,直到等宋怀明把这通火发完方才道:“最近国营中小型企业的状况的确不好,我们也在考虑改革的问题。”
秦清点了点头道:“知道,我这次来,还准备跟他见见面呢。”
宋怀明看出来了,龚奇伟今天过来目的不是为了挨训,而是为了找支持,宋怀明道:“放下包袱,你打算放下什么包袱?大幅裁员,让企业轻装上阵?有没有想过会产生和-图-书的社会影响?”
张扬笑道:“以后还有机会见面。”
张扬道:“太铺张了!”
黄军摇了摇头:“我也没见她,说是去香港公干了,平时电话都不打来一个。”
顾明健道:“你多英雄,多煞气,好人当了,实惠落了,你居然还不满足,又跑到我家里来离间我们的父子感情。”
黄军苦笑道:“谁你就别管了,我自认倒霉。”他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卷帘门道:“这里面麻将机老虎机什么玩意都有,人家就没事,我他妈就纳闷了,这法律也分三六九等。”
张扬是个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的人,得人恩果千年记,就算大隋朝那会儿谁对他的恩情他都记得一清二楚,春雪晴对他好,他就一直记到现在。可谁要是对不起他,他也记得清楚,每次看到隋炀帝杨广的名字,他就恨得牙痒痒的,如果时光能够回头,他少不得要揭竿而起,杀入皇宫,干掉这个荒淫无道的昏君,把他的那帮嫔妃会都收入后宫,奶奶的,你不是觉着我摸你女人了吗,老子要通通摸个遍。
顾明健冷笑道:“真是情深义重,搞得自己像个至情至圣的君子,你不要以为这些表面功夫就可以把所有人骗住,我姐尸骨未寒,你不一样还是开开心心的和别人订了婚?我爸老糊涂了,只有他才会相信你。你不要以为做任何事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常海天临走之前,从厂子里拿走了多少钱?我不是不知道,我只是不想说,到底是混官场的,既让人觉着你重情义,又不吭声的落了好处!”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三月份平海各市工人上访量骤然增加了三倍,这数字够惊人吧?”
宋怀明道:“就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有说不完的理由,改革开展了这么多年,企业改革是改革的重中之重,国家的政策文件下了不少,可你们是怎么执行的?”
一直站在远处的柳延尖叫了一声,快步向这边跑来。
张大官人道:“我说你能不能专注点,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儿。”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留意着外边的动静,身在官场,太多的细节需要注意,现在的情况下,当然不适合探讨太私人的问题,秦清把自己这次前来东江的目的向张扬说明。
张扬点了点头:“我刚刚把她送走,她去清台山扫墓了,明天她的家人会从港台那边过来。”
黄军的手自然而然的落在高个女郎的大腿上,一边摸一边低声笑道:“哥们,怎么样?看上哪个就带走,一起也行。”
宋怀明看到龚奇伟和张扬一起进来,他的目光在再人脸上打量了一圈,低声道:“还有陪绑的啊!”一句话就把事情给点明了。
他们沿着南国山庄的小路散步的时候,遇到了山庄的总经理任文斌,任文斌正开着电瓶车在山庄内巡视,他把电瓶车停在张扬的身边,笑道:“张主任,听说您来了,还没有来得及去拜会您呢。”
张扬笑道:“活该,让你丫整天不干正事儿。”
张大官人用力挺动了一下身躯,安语晨轻轻啊了一声,她下意识的抱紧了张扬的身躯:“真好……张扬,我想永远永远陪着你!”柔情的话语,自然又激起了张扬的一番强烈反应,不过这一次两人绝不是在练功。
龚奇伟邀请张扬晚上一起吃饭,张扬谢绝了他的好意,说穿了张扬是提防龚奇伟给自己设套儿,企业改革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可不想沾,单单是手头上的事情已经够他忙活的了。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你这样问,让我感觉到自己像个禽兽,你是我徒弟嗳!我这个当师父的这么说,我真是没脸见人了。”
安语晨道:“你花不花心跟我没关系,反正啊,我又不敢离开你,我是个短命鬼,你不陪我练功,我肯定活不了多久,让你陪我练功吧,就得让你占尽便宜,左右我都是吃亏。”
黄军笑了笑道:“我不是那块料,刚开始的时候还蛮有尽头的,可接了两次工程,才发现我不适合,你要是真想帮我,就帮我把酒吧的事情搞定,该多少罚款我缴,以后我再也不搞什么赌博机了。”
“散了,活太少,解散了。”
张扬道:“我跟着去能起到什么作用?”
顾明健看到张扬,有些激动地向他冲了上来,他一把就抓住张扬的衣服道:“张扬,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
张扬放下电话,向黄军道:“说好了,你明天去http://www•hetushu•com分局直接找局长,他会帮你解决这件事。”
张扬看到那叠厚厚的钞票,不禁笑道:“出血了!”
此时岚山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贺国风和另外两名开发区的干部过来找秦清,看到张扬也在,他们都笑着和张扬打了个招呼。开发区工作交流会明天才举行,当天下午并没有安排什么活动。
张扬道:“我上午跟他见过面了,就在顾书记那里。”
宋怀明的面色开始变得缓和:“想法不错,可是再好的想法也需要具体实施。”
张扬离开秋霞湖别墅,因为他打车前来,不得不步行一段距离,没走出多远,就看到了站在前方等他的顾明健。
黄军道:“吃一堑长一智,你以为我老在一个地方跌倒啊?”
张扬道:“上午刚回来,我还以为你专程来东江接我呢。”
张大官人这会儿心情舒畅了一些,他跑了两步,看到前头有人过来,赶紧又停下脚步,这里毕竟是公众场合,打打闹闹的成何体统。
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明健,我今天过来是给佳彤扫墓的,我没有说你坏话,你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我更不会参予任何意见。”
龚奇伟和宋怀明约好了时间在下午四点半见面,张扬并不明白为什么龚奇伟要叫上自己,难道仅仅是因苏他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
张大官人故作正经的咳嗽了一声,他发现自己和安语晨之间的关系彻底改变了,过去还能打上师徒的幌子,可现在自己这个当师父的已经把徒弟给嘿咻了,虽然最初的出发点是为了给安语晨疗伤,可张大官人也不能否认,自己对她的动机绝不仅仅是那么单纯,这要在大隋朝那会儿,自己恐怕要被唾沫星子给淹死。
张扬笑道:“随便,我请客!”
秦清笑打趣道:“贺主任,你这么关心南锡的事儿,该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吧?”
张扬道:“我对他不了解,只是在南武市见过几次面。”
宋怀明道:“既然来了,就一起听听吧!”
龚奇伟陪着笑道:“宋省长找我有事?”
龚奇弗道:“宋省长,我这次过来,就是想向您表个态,我们南锡会走在全省企业改革的前列,希望省领导能够给我们支持。”
张扬明白她的意思,一伸手把门又拉开了一点儿,笑道:“秦市长掩耳盗铃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
黄军为人大方:“那哪成啊!我是地主,请客是我的事情!”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丫的少在这儿腐化我。”
张扬知道黄军是混社会出身,认识的人鱼龙混杂,和他交往还是要适当的保持距离。
秦清满脸的不相信。
张扬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安语晨修长的美腿缠紧了他的身体,娇声道:“我要你说,我要你说!”
龚奇伟真正担心的是支持,他让张扬来并不是让张扬陪绑的,他是要个见证,宋怀明答应他会给他不遗余力的支持,可谁不知道推行企业改革是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万一将来闹出了风浪,宋怀明还能像现在这样支持他吗?龚奇伟不敢确定,政治上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张扬道:“一个个批评吗?”
龚奇伟道:“放下包袱,开动机器。”
宋怀明早已看出了龚奇伟的目的,他给龚奇伟派了一颗定心丸:“奇伟,你放心,南锡的这次企业改革,我们一定会给予你们不遗余力的支持。”
龚奇伟和张扬都暗自松了口气,看来宋怀明今天不是要发火训人,他是在借题发挥,他要在全省范围内推行国营中小企业的改革,今天的分别约见,是看看有没有人站出来,勇敢的充当排头兵,龚奇伟果然第一个站了出来。
前往省政府的途中,龚奇伟才把原因说明:“你岳父大人发火了,这次我得挨批!”
张扬道:“清姐,照你看,焦省长是挺乔派还是挺宋派?”
安语晨笑道:“就是有咯,你说嘛,反正我又不传出去。”
张大官人这才知道龚奇伟把自己叫过去分担火力的,不由得苦笑道:“我说龚市长,咱不带这样的,好事你不找我,挨批的事儿把我给捆绑上了。”
两名女郎格格笑道:“还是军哥大方。”两人也不客气,向他们甜甜笑了笑,挨着张扬和黄军分别坐了。
贺国风只能点点头作罢。
黄军道:“刚弄了几台麻将机,就被警察给端了,说我从事非法赌博,不但把麻将机收缴了,连酒吧也给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