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7章 野大夫

乔梦媛关切的走了过去:“杜瓦尔先生,你没事吧?”
徐光胜道:“我们不出去!只是也不能把我们就关在房间里,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些活动空间?”
徐光胜道:“我刚和院方联系过,只要和感染者有过直接接触的人,基本上都在二十四小时内发病,目前无一例外。”
张扬笑道:“你不用隔离我,我就留在这里,她不是生病了吗?我来照顾。”
和他们一起来到观察室的还有院长钟林,他要以身作则,钟林道:“现在谁都不能担保自己没事,张主任,我现在已经可以初步断定,这是一种极其严重的传染病,只要是跟病人有接触史的,基本上都病倒了。我已经上报了卫生局和疾控中心,咱们必须慎重对待。”
张扬伸手摸了摸乔梦媛的额头,她烧得仍然很厉害,望着张扬,乔梦媛眼圈儿红了起来,人在生病的时候往往会变得特别脆弱,也特别容易感动,张扬明知她已经生病,还冒着被传染的风险守在她的身边,乔梦媛的内心中感动万分,她的嘴唇动了动,想要说话。
张扬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我戴口罩了!”
杜瓦尔夫妇没有坐他们这辆车,龚奇伟专程让自己的司机开车把他们送回南锡,他的红旗车就跟在乔梦媛的车后。看到乔梦媛停车,那辆红旗也停了下来,杜瓦尔推开车门走下车,捂着嘴,跑到路边去吐,朱俏云跟上去扶住他。
张扬道:“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我没病,我对这种病有免疫力。”
李长宇道:“去年我在江城的时候,江城就有过一次疫情,不过那次疫情比这次轻许多。”
张秋玲道:“可是他连行医执照都没有,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开方子?万一按照他的方子给人治病,出了问题怎么办?”
他来到小护士面前看了看那些药物,确信没错之后又道:“这味药虽然不能治愈这种病,可是能够起到驱热降温理气的作用,你跟院方说一声,多煎一些给其他病人服用。”
张扬笑道:“有我在,你不会有事。”
张扬这一夜都没睡好,第二天和杜瓦尔夫妇返回南锡的途中,这厮坐在乔梦媛的车里就迷糊了起来,乔梦媛看到他睡着了,悄悄停下车,找出薄毛毯帮他盖上。
市长夏伯达道:“南山同志,到底查清这是什么病没有?”
却见朱俏云的脸色非常苍白,捂着嘴唇剧烈咳嗽起来。徐光胜感觉有些不对,他赶紧叫来护士,把朱俏云送到病房休息,又让人给她检查身体。
张扬道:“照你这么说,咱们至少要呆满24小时了?”
乔梦媛道:“不可能,你连什么病都不知道。”
张扬道:“应该是这样,反正我到现在仍然好端端的,可能我体质好,对疾病的抵抗力比普通人要强一些。”
小护士要求他们去量体温,张扬和徐光然的体温都很正常,不过乔梦媛出现了体温升高,她的体温短时间内已经达到了39℃,小护士赶紧通知医生,可她这边通知医生的时候,张扬已经走近了乔梦媛的病房内,小护士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了。
张秋玲因为这件事又去请教了徐光胜,到目前为止,徐光胜还老老实实的呆在隔离室,他也没有出现任何的症状,听张秋玲说完这件事,徐光胜道:“张主任虽然年轻,可是在医学上的造诣绝对是一流的,既然他开出了方子,咱们就照做。”徐光胜对张扬的水准是有所了解的。
钟林一方面向上级汇报,一方面根据杜瓦尔的行程,调查他究竟是在何处感染的疾病,事情在调查下变得一点点明朗,京城方面也出现了同样的感染病例,截止当天,京城已经出现了一百二十一例感染者。因为暂时无法对这一病情定性,所以没有公开向外宣布,这也是出于维护社会稳定,避免造成恐慌情绪的目的,目前京城已经将预警机制上升为二级。
等他们到了南锡,杜瓦尔的精神状况似乎好了一些,张扬把他们先安排在市政府招待所休息,人家刚刚才到南锡,总不能现在就让他开始工作。
张扬把实际情况向她说了一遍,乔梦媛了解情况之后,明显也有些惊慌:“怎么会突然这样?”
柳广阳把握和-图-书到了商机,如果江城制药厂一直不存在生产问题,在这次的风潮中应该获利不少,可是因为管理层的变动导致产能下降,现在抗病毒冲剂的存量明显不足,就算是加班加点生产,也无法生产出这么多。眼看着这么一个可以获取利润的机会却无药可卖,柳广阳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小心眼儿特别多,过去他曾经开过农药店,卖过农药,也卖过兽药,他可不愿错失良机,所以偷偷让采购部,采购了大量的板蓝根冲剂,更换包装之后,再卖给药品批发商。仅仅换了一个包装,每盒药就可以多卖十块钱,江城制药厂的抗病毒冲剂源源不断的流入市场之中。
乔梦媛看到张扬进来,有些惊慌的掩住口鼻道:“你出去,你赶紧出去!”
张大官人哭笑不得道:“我现在不知有多正常,我过去也是医生。”
乔梦媛咬了咬樱唇,嗯了一声。
“听起来好像你懂得很多!”
张大官人咧开嘴笑道:“我都说了,我是个野大夫!”
张秋玲来到张扬的面前:“你让一让,不要影响我们治疗。”
张扬检查完乔梦媛的脉相之后站起身来,把位置让给张秋玲。
乔梦媛道:“你如果知道疾病的治疗方法,可以帮助更多的人啊!”
张扬让乔梦媛把他送到市委大院,有些事他需要找李长宇汇报一下,可是张扬和乔梦媛分手没多长时间,就接到了宾馆方面的电话,却是杜瓦尔病了,现在发了高烧,已经被送往南锡市第二人民医院看病了。
乔梦媛道:“放心吧,我真没事儿,自己开车过去。”
自从顾明健接手江城制药厂之后,江城制药厂的生产经营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常海天离职之后,工厂的情况越发变得雪上加霜,近期中层干部的集体辞职,更让药厂的生产几乎限于停顿之中,一个企业出现了管理上的问题,如同一个人生了重病。顾明健将药厂交给柳延的哥哥柳广阳管理,柳广阳根本就是一个门外汉,短短的时间内就把药厂经营的一片混乱。
张扬本以为这次疫情是去年江城疫情的重演,却没有想到事态远比他想象中要严重的多,当天下午院长钟林也发了高烧,龚奇伟的司机因为急性呼吸窘迫,抢救无效而死亡,到当天晚上,和病人有过直接接触史的人,只有乔梦媛和张扬没事。
夏伯达苦笑道:“请神容易送神难,我们专门让奇伟同志去请他,谁想到请来了一尊瘟神。”
柳广阳也听到了风声,就在这时候,全国各地出现了疫情,目前这种疾病还没有明确诊断,暂时被成为R型肺炎,就在全国各地人心惶惶的时刻,出现了抢购江城制药厂生产的抗病毒冲剂的风潮。
小护士道:“那你传染其他人怎么办?”
张扬又道:“你千万别慌,开车小心点,要不,你把车就停在那儿,我让医护人员去接你。”
徐光胜朝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张扬,来医院有事?”
乔梦媛道:“没事啊!你怎么了?”
张扬很快就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朱俏云病倒了,接着病倒的是陪同她一起前来的宾馆负责人,龚奇伟的司机也因发烧入院。而这些人初始发病的情况都很相似,先从发烧开始,然后迅速出现上呼吸道感染症状,短时间内病情加重,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之间都有过病人接触史,第一个病倒的是杜瓦尔,然后是他的妻子朱俏云,龚奇伟的司机和他们两夫妻有接触史,宾馆负责人也是一样。
李长宇道:“目前我们南锡的情况怎样,属于什么级别?”
隔离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会受到周围人的影响和困扰,张扬在走廊上文火慢炖熬起了中药,隔离病区的医生和护士其实和这些被隔离人员一样,他们也无法和外界沟通,身为医护人员的同时也是被隔离者。除了隔离和必要的检查之外,乔梦媛并没有接受院方的任何治疗,她只是喝张扬亲手煎的中药,可乔梦媛的病情却是最稳定的一个,在张扬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下,乔梦媛的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打喷嚏和咳嗽的症状仍然没有消失。
张秋玲拿着张扬的那张药方专门请教了m.hetushu.com中医科主任曹方达,曹方达看过药方之后,认定这张药方很有水准,开药方的一定是一位水平高超的中医,可当他听说开药方的居然是体委主任张扬,接连说了两个不可思议,更让他们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乔梦媛拒绝输液,在没有服用任何药物的前提下,她的体温已经降下来了。
张扬道:“我不出去,我在走廊里转转行吗?”
医院方面为他们配备了电视、电话,他们可以通过电视关注新闻进展,也可以通过电话和外界取得联系。
更神奇的是,张扬始终守在乔梦媛的身边,他却一点事情都没有,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开始相信,这位体委主任的身体素质真的很不一般,他十有八九具有免疫力。
看到张扬过来,朱俏云慌忙向他走来:“张扬,杜瓦尔进去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情况怎样!”
张扬首先想到的是乔梦媛,除了他们几个以外,乔梦媛和杜瓦尔夫妇也有过接触史。
肖南山摇了摇头道:“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这次的疫情是输入性疾病,最先发病的是杜瓦尔夫妇,在此之前我们平海并没有任何病例,杜瓦尔夫妇从东江来到南锡,杜瓦尔是在途中发病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接到东江方面任何一例病情报道,杜瓦尔昨天抵达东江,此前一直都在京城公务,而京城从前天开始出现病例,截止一小时前,已经出现了一百九十八名病患,京城方面也在不停提升疫情防御等级,短短的两天内已经出现了三个预警等级,目前已经是一级预警,设立专门医院,全市各单位、街道、乡镇、社区居委会和村委会配合各级CDC做好对疫情地点的隔离控制,目前进京交通路口也开始设立检疫检查站。”
医院内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了起来,张扬和徐光胜也被请进了观察室,张大官人对此表现的颇为无奈:“我没事儿!”
张扬道:“没事!”
姓刘的小护士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你还是乱跑,你这是对自己的生命健康不负责任,也对别人的生命健康不负责任。”
顾允知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决定亲自前往江城接管制药厂。
常委们能够想到抗病毒冲剂的事情,老百姓们也能想到,当南锡方面正式把疫情等级提升到二级的时候,社会上的恐慌情绪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恐慌情绪首先表现在对药品的抢购上,江城制药厂的抗病毒冲剂首当其冲的成为被抢购的目标。
一场紧急会议在市委小会议室内召开,参加会议的人员都是脸色凝重,会议一开始的时候,首先由南锡市卫生局长肖南山发言,肖南山先把目前南锡市疫情的发展情况介绍了一下,他清了清嗓子道:“截止一小时以前,我们南锡市一共发现了七名感染病例,一人死亡,三人病重,三人病情暂时稳定,疑似病例十五名,目前已经全部隔离,对于和感染者和疑似感染者接触过的人们,采取就地隔离的措施,这次疫情来得比较突然,但是因为发现及时,病人并没有大范围活动,所以在疾病控制方面我们还是相当有效地,根据我们的应急方案,暂时封闭市政府招待所3号小楼以及周边二十米范围区域,对于负责这一区域的工作人员也采取了就地隔离。在送病人前往二院的过程中,因为对疫情缺乏必要的了解,所以造成了小范围的扩散,目前二院专门创出了一片区域,过去的烧伤科病房综合楼以及所在的院落成为隔离区,所有和病人有过接触史的医护人员也已经进入隔离区接受隔离检查。”
小护士道:“被隔离的全都说自己没病,喝多的全都说自己清醒,可不是你说话算数,什么都要讲究科学证据。”
小护士说话中流露出对张扬的不服气:“搞得自己真跟大夫似的。”
张扬却笑道:“什么都不用说,闭上眼睛,你想象一下,自己正处在白雪纷飞的冬天。”
“戴口罩怎么着?戴口罩也不见得不得病啊,你知道吗,刚刚已经死了一个了,你不为自己养想,也为别人着想啊!”
杜瓦尔摇了摇头,舒了口气,又连续打了几个喷嚏,他摆了摆手道http://m•hetushu•com:“没事,可能,可能是我早晨吃得太多了。”
医院方面说得比较委婉:“这是为了领导的健康着想。”
张扬望着乔梦媛因为发烧而变得红彤彤的俏脸,心中怜意顿生,他潜运内力,随着内力在体内流转,一股阴寒的气流从他的掌心流出,阴煞修罗掌,只要掌力控制得当,并不会对乔梦媛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可以起到物理降温的效果。
张秋玲道:“你以为自己不会被传染?”
张扬来到床边坐下,此时身穿隔离服的医生护士都走入了房内,为首的是呼吸科副主任张秋玲,看到张扬居然跑到乔梦媛房间里来了。张秋玲平时性情就比较孤僻为人不芶言笑,她才不管张扬是什么官职,在她眼里只有病人和正常人,她怒道:“你怎么回事?隔离规章不是跟你们宣讲过了?为什么还要这样?”
他们两人都被留在医院观察,二院临时将烧伤科病房腾空,作为观察室,名为观察,事实上他们这些人已经被隔离了。最早进入隔离区的一共有四个人,张扬、乔梦媛、徐光胜,还有一位是负责给杜瓦尔夫妇整理房间的小服务员。
张扬道:“开始是留院观察,现在变成了隔离,我从上午呆到现在,除了量体温就是吃饭睡觉,跟坐牢有什么分别,再说了,我一切都很正常啊。”
“有没有行医执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控制住病人的病情发展。对了,再给我准备一套煎药用的器具,我自己煎药!”
乔梦媛接到张扬电话的时候,正在驱车前往老体育场工地,拆迁工程已经全面展开,她本想去那里看看情况,乔梦媛接电话的时候就打起了喷嚏。
市委副书记吴明道:“东江目前还没有任何的病例报道,难道说这种疾病会有潜伏期,潜伏期内并不具有传染性,或者传染性很低,只有在发病后,传染性才很强,这个杜瓦尔在东江的时候没有发病,他是在来到南锡途中发病的,其他人基本上都是被他们夫妇俩传染的。”
李长宇下达命令之后,卫生局和相关责任部门的同志已经退场去执行命令,会场中还剩下几名市委常委,每一位常委的脸上表情都不轻松。纪委书记马天翼道:“龚市长的情况怎么样?”
张扬微笑道:“略懂一些!”他将自己写好的一张方子递给张秋玲:“帮我把这些药抓来!”
徐光胜听到动静也出来了,他比张扬捂得还要严实,向小护士道:“我说小刘,隔离的范围是不是应该再扩大一些,我们这些人只是直接或间接接触过感染者,并不代表我们一定就会患病。”
等张扬来到第二人民医院急诊室,打听杜瓦尔的下落,却得知杜瓦尔已经被转往重症监护室,他来到医院不久,就出现了呼吸困难,院方进行了急救。
而在南锡出现感染病例的同时、上海、广州、香港各大城市都开始出现了病例报道,事态在短时间内骤然变得严重。
张扬向徐光胜走了过去,徐光胜道:“张主任,你怎么样?”
张扬想起了去年冬春之交发生在江城的那场疫情,当时他的母亲也突然病倒,传染性也很强,不过后来证明那场病只是一种感冒病毒的变种,张扬也研制出了克制的方法,眼前的情况像极了上次,不过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疫情来势凶猛,比上次好像更加的严重,而且患者的发病速度和感染速度大大超过上次。
夏伯达也觉着自己说错了话,他笑道:“我没恶意,我只是觉着这事情太巧了一些。”
张秋玲看了看那张方子,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有行医执照吗?”
吴明道:“李书记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当时还是江城制药厂的一种特效药起到了效果。”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刚才是用内力帮你降低体温,从原理上来说和物理降温差不多,现在生病的那么多人,我不可能对每个人都这么做,那样的话,不出一天我就累死了,还有,你体温肯定还会有反复,在找到根治的方法之前,我不敢离开你。”
乔梦媛捂着口罩,她把身体缩到了被子里:“张扬我生病了,我被传染了!你出去,我不想传染你!”
每当重大事情发生的时候,和图书就会制造出形形色色的人物,柳广阳小生意人的小聪明在这起事件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张扬道:“我也不清楚,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应该是杜瓦尔在京城的时候受到了感染,你别管这么多,赶紧来市二院,我现在也出不去,咱们这些跟病人有过接触史的人必须要留院观察,你赶紧过来,万一有什么事,我在你身边也好有个照应。”
李长宇道:“对,抗病毒冲剂,当时药品卖的都脱销了!”
张扬道:“老杜都传染不了我,别说你了,放心吧,我对这病有免疫力。”
徐光胜道:“目前我们的治疗方案没有任何效果,已经死了一个,杜瓦尔是咱们深水港的总设计师,如果出了事情那就是国际影响,乔梦媛是乔书记的女儿,这些人谁要是有了闪失咱们都担待不起。”
乔梦媛看出杜瓦尔的脸色有些苍白,她本想把张扬叫醒,帮杜瓦尔看看,可是那边杜瓦尔夫妇已经重新上车了。
前往重症监护室的途中遇到了泌尿科主任徐光胜,自从他的大哥前市委书记徐光然因贪污入狱之后,徐光胜就变得有些沉默,这直接表现为他很少和周围的人联络,大哥的事情让他抬不起头来,平时走路都是低着头,如果不是张扬叫他,他差点就和张扬擦肩而过。
张扬点了点头,把杜瓦尔的事情说了,徐光胜道:“走,我带你过去。”
张扬道:“这药没用,如果有用其他人早就治好了。”
李长宇道:“老夏,话不能这么说,咱们也怨不得人家,杜瓦尔要是知道自己生病,也不会到处跑。”
在缺少对病情准确判断,缺乏有效治疗手段的时候,目前的应对方案就是将感染者和密切接触者隔离,避免疫情进一步扩展,这也是国内其他城市采取的常见方法。
张扬笑着安慰她道:“你别紧张,先坐下,我帮你去问问。”朱俏云点了点头,可忽然感觉到头晕目眩,身体软绵绵向下倒去,张扬一把就将她抓住:“你没事吧?”
“这证明不了什么!”张秋玲冷冷道。
张扬非但没有出去,反而走进来了,他来到乔梦媛的身边,笑道:“有病人把医生赶出去的道理吗?”
两人一起来到重症监护室,看到朱俏月坐在外面,她的表情非常紧张,一旁有宾馆的负责人在陪着她。
小护士把张扬要得那些中药材送了过来,看到乔梦媛的输液已经停了,她惊声道:“你们怎么把针给拔了?”
徐光胜苦笑道:“不知道,反正现在能够了解到的情况就是这样,至于何时解除隔离,还得等外界监测的情况。”
张扬道:“万事万物相克相生,医学也是这个道理,任何一种疾病在世上都能找到克制它的办法,即便是绝症也并非无药可治,而是我们目前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
张扬刚刚来到李长宇的办公室前,只能折回头赶紧前往南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张扬前往医院的途中先给院长钟林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做好杜瓦尔的接待工作。
张扬充满信心道:“我应该有免疫力,到现在我一点事情都没有,徐主任跟我接触过,他也没事。”
张大官人有生以来还从没遭遇过这么奇怪的事情,即便是他们留在观察区,每人还都发了一个大口罩,徐光胜老老实实蹲在自己的房间内,张大官人却是一个坐不住的人,开始的时候他还能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房间内,可没多久就沉不住气了,他溜达了出去,护士站的小护士马上就叫了起来:“干什么?干什么?你怎么这么不自觉?回去呆着,回去呆着!”
李长宇点了点头:“马上启动二级预警机制,务必要将疾病的传播途径切断,在缺乏有效地治疗方案之前,我们必须动员全社会,增强个人卫生防疫知识,避免造成疫情的进一步扩散,还有!让各基层单位做好老百姓的思想工作,避免出现社会恐慌情绪。”
乔梦媛听张扬说得如此严重,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肖南山道:“南锡目前的情况已经属于二级疫情,这种疾病传播性很强,发病快,病程进展迅速,我们必须启动紧急疫情防御机制,在民航、公路、铁路、长途客车站又重要交通路口增加检疫点,公众场合、http://www•hetushu•com公共交通工具和人员击中的地区定时进行消毒,中小学如果发现疑似病例、诊断病例,必须坚决停课。”
所有人离开之后,张扬仍然守在乔梦媛的身边,张秋玲所下的医嘱无非是对症治疗,退烧,补充体内液体成分,辅以抗病毒抗菌药物,这种治疗方法有点全面撒网的味道,其实国内多数医院对抗生素和抗病毒药物的运用都有些泛滥,遇到拿不准的疾病的时候,抗病毒抗菌药物一起上,总之能蒙上一种。他们刚走,张扬就把输液给停了,这种治疗方法有点瞎猫去撞死耗子的意思,对人体会有损害,他决定按照自己的方法给乔梦媛治疗。
清新沁凉的感觉透过乔梦媛额前的肌肤透入进去,乔梦媛感觉自己的额头似乎被打开了一条缝隙,清凉的空气不停的吹入到自己的头脑之中,张扬的另外一只手握着乔梦媛的手掌,同样的方法将清凉的内息送入她的经脉,这样的内力降温的方法要比任何物理降温的方法有效得多,十分钟之后,张扬已经成功将乔梦媛的体温降到了37.2℃,体温降下来之后,乔梦媛整个人的状态顿时好了许多,她坐起身子,接过张扬递来的毛巾擦去额头上的汗水道:“我感觉好多了!”
张扬笑了笑,他独自走到窗前,闭上眼睛,感悟着乔梦媛脉相中的不同,他几乎可以断定这种疾病和去年江城的完全不同,张扬仔细思索着,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针对这种疾病的救治方法,从大隋朝到现在一千多年过去了,很多的疾病随着时间而不停的变化着,如今世界上的病种比起过去,千变万化,即使神奇如张扬,也不敢说任何病都能够手到病除,在缺乏根治方法的情况下,唯一的选择就是对症治疗。
张扬道:“你没事吧?”
“就你?”小护士显然不知道张大官人是何许人物。
小护士道:“那我不管,上头的规定,大门都锁上了,我们院长不一样被隔离,他都病了!”
乔梦媛道:“张扬,你真的有免疫力?”
小护士也敢凑近张扬身边说话了:“你真会看病啊!”
乔梦媛闭上了眼睛,她强迫自己的思绪冷静下来,可是她的脑子却乱成了一团,高烧让她无法镇定。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已经被送在东江传染病院留院观察了,不过他的情况应该还好,目前没有任何发病的迹象。”
在这一点上西医和中医显然拥有着共同之处,张秋玲为乔梦媛检查完之后现场开了医嘱,同时她也提出要把张扬单独隔离起来,毕竟张扬刚刚又近距离接触了乔梦媛。
张大官人根本没有理会她,他抓起乔梦媛的脉门探查了一下她的脉相,乔梦媛虽然心中很抗拒,她不想张扬被自己传染,可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由不得她做主了。
张扬压根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杜瓦尔在东江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到了南锡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是因为水土不服?
小护士认得徐光胜,对这位泌尿科主任还是相当的客气:“徐主任,这是院里的规定,现在咱们钟院长都病了,龚市长的司机因为窒息已经死了,整个医院都人心惶惶的,卫生局和疾控中心的领导研究后决定,要对所有直接或间接接触者进行就地隔离,原则上是不允许你们出去的。”
张扬笑道:“我是个野大夫!”
李长宇皱了皱眉头,他摸出香烟,点燃了一支烟,虽然李长宇的烟瘾很大,可是自从担任南锡市委书记之后,他就很少在公开场合抽烟,这也是为了自身的形象,今天的事情来的太突然,让他感到措手不及,一筹莫展。
社会上的抢购风潮一波接着一波,先是抢购抗病毒冲剂,借着蔓延到板蓝根之类的中药冲剂,到最后各类感冒药,抗病毒药物都变得供不应求,体温计、口罩、白醋,只要你能够想到的,老百姓总能想到。
有这种想法的绝不仅仅是徐光胜一个,南锡市委书记李长宇听说南锡突发疫情的事情,也是一筹莫展,杜瓦尔夫妇、乔梦媛这些人的来头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开始的时候李长宇还只当是一场普通的传染病,可当龚奇伟的司机因病不治之后,他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