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8章 政治秀

张扬道:“怕什么?咱俩又没干什么亏心事!”
乔梦媛微笑点了点头。
乔振梁哈哈笑了起来:“张扬,梦媛的情况怎么样?”
徐光胜笑道:“在一起隔离也是缘分,我现在一切正常,没有感染。”
刘华堂点了点头道:“乔书记的女儿,我们想把她转往四楼病区,是为了方便进一步的诊断治疗。”
乔振梁又把电话给妻子,让她和女儿说了两句,孟传美自从学佛之后,或许是感情已经变得淡漠,或许是不再善于表达感情,即便是关心女儿也只是说了寥寥数语就将电话交给乔振梁。
李长宇道:“张扬过去就是学医的,他家里有些祖传的秘方,在没有更好的方法前,可以采纳他的一些治疗方案。”这群市领导前来市二院的目的主要是安抚人心,政治上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作秀活动。可有些作秀是必要的,无论是李长宇还是夏伯达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都是有些畏惧的,可是即便他们再畏惧,也要将自己最为坚强的一面展示给民众。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李长宇和夏伯达这些人还是表现出相当的镇定了,他们敢于第一时间出现在南锡二院,就是明证,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不戴口罩,他们视察医院的新闻,晚上会在新闻上重点播出,如果他们捂着大口罩出现在镜头上,带给南锡市民的恐慌情绪肯定会进一步增加。
李长宇向身边的肖南山道:“主动进入隔离区,为病患者和疑似病例进行治疗的医护人员都是我们的英雄,我想和他们讲话。”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端起那盆洗脚水,能够帮喜欢的人倒洗脚水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其实李长宇和夏伯达视察的地方事先都已经进行过专门消毒,南锡二院知道他们要来视察的消息之后,医院上下就严阵以待,决不能让疫情散播出去,更要确保市领导的身体健康,此前卫生局长肖南山已经专门强调过这件事。
乔振梁听说张扬在乔梦媛身边照顾,顿时放下心来,张扬神奇的医术,他早有了解,只要有张扬在,女儿应该不会有事。乔振梁道:“我听说你拒绝接受医院方面的治疗。”
刘华堂道:“隔离病区就是过去的烧伤科病房,一共四层楼,目前患者都安排在四楼,疑似病例安排在三楼,二楼是隔离观察区,不过现在也有了一位病人,本来想把她转往四楼病区,可是张主任坚决不同意。”
张扬摇了摇头,他煎好了药,端着药碗去房间里了。
R型肺炎如今已经到了让人们谈虎色变的地步,可是乔梦媛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害怕,她知道,这是张扬的缘故,是张扬给了她这份踏实的安全感,乔梦媛陷入对往事一点一滴的回忆中去,她想起了许嘉勇,一个被她刻意忘却的名字,在她还是懵懂少女的时候就爱上了许嘉勇,那时候的许嘉勇英俊潇洒,挥斥方遒,是很多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曾经因为许嘉勇喜欢的人是左晓晴,她郁郁寡欢,后来许嘉勇家庭的变故,让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一度谈婚论嫁,可是在两人相处的时候,许嘉勇始终无法摆正他的位置,一方面他拥有太多的目好性,想要利用乔家的势力为他的父亲复仇,另一方面却又自惭形秽,固有的门第观念让他在乔梦媛的面前总是表现的抬不起头来。
张扬笑道:“没事儿,我就在旁边小床上睡。”
张扬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这会儿只穿着一条小裤衩,盘膝坐在床上默默调息呢,虽然他至今没被感染,也未必代表他就具有免疫力,内息运行一个周天之后,确信自己的身体毫无异样,张扬缓缓睁开双目,就在这时候李长宇打来了电话。
乔振梁道:“我会尽量让他们给你开绿灯!”
刘华娶道:“R型肺炎的传染性很强,到现在为止,直接接触者基本上都已经发病了,我们钟院长在组织抢救杜瓦尔的时候,防护措施没有做好,所以也被传染。”
张扬看到徐光胜一切正常,估计他也没有受到感染,向徐光胜笑了笑道:“徐主任,这次不好意思,把你连累了。”
张扬笑了笑道:“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了,不过还是有些咳嗽打喷嚏,我在想办法帮她治疗。”
张秋玲道:“到现在仍旧没有http://www.hetushu.com查出病原体,还是找不到有效地治疗手段,京城方面疫情仍然在扩展中,全国各地也有发现,不过咱们平海省目前只有南锡发现了感染病例,因为发现及时,控制得当,目前没有进一步扩散的迹象。”
张扬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成,那你得答应我,晚上别关门,我随时过来看你!”
张扬笑道:“好的很,每天有人管吃管住,还不用上班,这种日子真是逍遥自在!”
张秋玲道:“你一个人照顾得来吗?”
拿着话筒喊话完毕,李长宇又向副院长刘华堂道:“华堂同志,一定要做好后勤保障工作,要解除这些奋战在和疫情斗争第一线医务工作者的后顾之忧,要做好他们家人的安抚工作,家里的任何事情我们帮助解决,你们医院解决不了的,直接报给卫生局,卫生局解决不了的市里来办,总之一定要让我们的英雄没有顾虑,要让他们全心全意的打好这场艰巨的战斗!”
乔梦媛没骂错张扬,这厮足疗是假,调戏她是真,刚才借着足疗,在乔梦媛的足底穴道按压,居心叵测的挑起了乔梦媛从未萌动过的青春欲望,乔梦媛这一夜睡得很甜,可是却做了一个羞人的美梦,梦中她和张扬赤身裸体的纠缠在一起。那种异样的感觉再次出现在她的梦中,乔梦媛霍然睁开美眸,却发现天色仍然黑暗,她出了一身的汗,摸了摸自己的面孔,烫得吓人,她却知道,肯定不是因为发烧的缘故,乔梦媛坐起身,测了一下体温,体温有些偏高,38.5℃,看来她的病情又有反复了。
张扬去外面的微波炉里给乔梦媛热饭菜,值班小护士托着腮,坐在护士站那里看着他,被隔离的日子有些度日如年,无论医护人员还是被隔离的病患者无不感到煎熬。
李长宇道:“你一定要尽力想办法!”
徐光胜道:“还不知道要多久。”他向张秋玲道:“张主任,我已经向院里打了申请,要求参加你们的诊疗小组,他笑了笑道:“与其被关在房间里无所事事,还不如发挥点作用。”
他就站在自己的门口,远远望着张扬道:“乔小姐的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乔书记,您别跟我客气,你们家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这话明显具有溜须拍马的成分在内,可乔振梁听来却是相当的真诚,甚至有些感动,因为他清楚,这次女儿得的不是普通的疾病,是相当厉害的传染病,目前国内因为这种未知传染病死亡的人数已经达到了5人,张扬虽然是医生,可是医者不能自医,他也是在冒着生命危险照顾梦媛。虽然自己是省委书记,周围不乏溜须拍马的人,可是谁也不会因为溜须拍马而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所以张扬的行为更显得难能可贵。
小护士道:“大家都喝了,不过看来你的药物只能对病人起到稳定作用,没什么预防的效果。”
乔振梁这会儿稍稍放心下来,他笑了一声:“女儿,好好养病,什么都不要想。”
“还说没事,我都知道!”
张扬道:“乔书记,我不瞒你,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发现有效地治愈方法。”
张扬道:“没把我的中药推广给大家喝?”
张扬道:“只要他们能够将掌握的情况及时通知我就行。”
张扬道:“等具体隔离时间定下来,你就能出去了。”
乔振梁道:“张扬,你没事吧?身体还好吧?”
张扬道:“你们张主任把药方送给其他人了吗?”
张扬道:“别担心,总会找到办法。”
本来李长宇的意思是自己单独前来,可夏伯达坚持要一起过来,所以就出现了两人一起来到南锡二院的场面,李长宇不禁在想,万一他们两人都感染了疾病,那么南锡岂不是要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他不知道夏伯达的出发点是什么,不过从这件事也能看出,夏伯达还是具有相当勇气的。
乔梦媛虽然患病,可精神状态一直都很好,这和张扬无微不至的照顾有关,通过这件事,乔梦媛也发现张扬的身上居然还有如此细腻的一面。
楼上医务人员一起喊道:“我们不辛苦!”
张扬道:“体温稳定了,还是打喷嚏,咳嗽。”
张扬喂乔梦媛吃完药,将空碗放在床头和_图_书柜上,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确信她的体温并无异样,微笑道:“我虽然没有找到治疗这种病的方法,可是我可以帮你控制好体温,减轻症状,等你的身体的免疫力被唤醒的时候,就距离痊愈不远了。”
李长宇从一旁的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扩音器,大声道:“同志们,你们辛苦了!”
张大官人这才放开了她,却见乔梦媛霞飞双颊,羞得不敢抬头看他,黑长的睫毛低垂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真是个坏东西,快回去休息吧,否则我可要生气了。”
张扬打来热水,乔梦媛起身去泡脚,一双晶莹的玉足呈现在张大官人的面前,张扬顿时被吸引了过去,乔梦媛的肌肤细腻洁白,宛如羊脂玉一般,足形纤瘦,五根柔软的脚趾弯弯地勾起来,并成一条美丽的弧线,微微泛红的脚掌心也弯皱着,足背上细腻的肌肤,都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柔润异常的脚底;淡白色的半月隐隐约约,玉翠般的贝甲含羞带俏,轻轻竖起;圆柔的趾肚像五只蜷缩的小兔,似慌似喜;软白红润的脚掌如松棉的香枕,曲秀的脚心莹润红润惹人轻怜惜爱。两条玉、腿白晰、丰润。小腿光洁细腻,乔梦媛看到他盯住自己的双足不放。俏脸红的越发厉害,轻声道:“你还不走?”声音软弱无力。
乔梦媛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对张扬和许嘉勇的感觉全然不同,和许嘉勇在一起的时候,她会为许嘉勇担心,许嘉勇有太多的事情埋在心里,真正重要的事情他不会说,能和乔梦媛分享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他的脸上难得会露出笑意,这样沉闷的情绪很容易感染到别人,乔梦媛无时无刻不在为他担心。而张扬不同,他笑得没心没肺,他也会利用你,可利用你他还会理直气壮的告诉你,感情丰富多彩,好色到令人发指,可是和他在一起,却有一种踏实而安全的感觉,无论遇到任何事,你绝不会担心他会弃你而去,他笑得像个无赖,可做出的事情却像个英雄,危险来了,保护女孩子是他的本能反应。
刘华堂道:“说起这件事还真是奇怪,乔梦媛生病之后,他始终都在身边照顾,可他没有人任何被感染的迹象。”
乔梦媛叹了一口气,张扬凑过来,很自然的搂住她的肩膀,乔梦媛芳心不由得加速跳动,秀靥绯红道:“小心我传染你!”现在她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担心,张扬一直对她贴身照顾,可现在一直都很正常,看来他的确对这种疾病拥有免疫力。
乔梦媛仍然咳嗽,不过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她看到张扬手中的汤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药好苦!”
张秋玲摇了摇头道:“还没定!”
乔梦媛道:“爸,你以为,医院那些人的水平能够高过张扬吗?”
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乔梦媛看了看电话号码,是家里打来的。她生病的事情也让东江的家人极其担心。
徐光胜也从自己的房间内来到了走廊里,他到现在仍然没事,已经基本断定他并没有被感染了,可是远方仍然没有解除对他的隔离。徐光胜道:“张主任,隔离时间到底定下来没有?”
李长宇道:“按照她的意思办吧!”
体温再度恢复正常之后,乔梦媛从床上下来,慢慢走向窗前,透过窗口向外望去,夜幕已经降临,这座小楼如今已经成为二院内的一座孤岛,人们经过这里的时候,都是尽量绕开。乔梦媛忽然想到,如果不是张扬主动来照顾自己,自己的心情将会是怎样的孤单。
张扬道:“必须全程观察,一刻都不能放松。”
刘华堂始终在点头,说的话也不外乎那两句:“谢谢领导关心,我一定会努力,会带领医院全体上下打赢这场和疫情的战争。”刘华堂用战争来形容这场疫情已经不是那么的夸张。
李长宇刚才在楼下激情喊话的时候,张扬正在洗澡,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可李长宇的那番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张扬笑道:“李书记,胆色过人啊,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敢到这里来。”
夏伯达道:“兴许他有免疫力。”
张扬居然蹲了下去,大胆的抓住乔梦媛的玉足,乔梦媛娇躯一颤,正想斥他无礼,可随即又感觉到两股温暖的气流从自己的涌泉穴内注入经和图书脉,她方才明白张扬是在为自己疗伤。
接通电话,父亲关切的声音响起:“梦媛,你怎样了?”
乔振梁让女儿把电话交给了张扬。
张扬道:“足疗是中医的一种,集检查、治疗和保健于一身,而且是无创伤性自然疗法,人体的足部就像是自身的微缩体。”他说着稍稍用力摁了下去。乔梦媛感觉腰间一酸,张扬笑道:“这是肾区。”他的拇指移位又摁压了下去,乔梦娱感觉双臂一麻。
乔梦媛原本想瞒着家里的,可是南锡的市领导却不敢隐瞒,省委书记的女儿在南锡病了,他们要是隐瞒,将来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们早就照实汇报了上去。
张扬道:“没事儿,我到现在都好好的,证明我对这种疾病有免疫力。”
乔梦媛又咳嗽了一声。
楼上开始鼓掌,每一个医务工作者都很激动。
张扬又道:“主上肢!”他的手指下移,唇角笑容显得有些不怀好意,轻轻摁了下去。
乔梦媛道:“爸,我没事!”
刘华堂道:“目前体温三十八度左右,精神状态还可以,张主任开了一张药方,乔梦媛服用后很有效果,所以,我们按照他的药方开始推行。”
乔梦媛咳嗽了一声,那边乔振梁又紧张了。
这些乔梦媛都知道,虽然她感觉有些难为情,可是不能否认张扬的按摩手法很高明,对她足部的按压,让她感觉异常的舒服,乔梦媛道:“这和我的病有关系吗?”
张扬道:“我可不是什么胆色,我是被逼到份上了,我和杜瓦尔有直接接触,属于必须被隔离的对象。”
李长宇站在门诊大厅内,望着空空荡荡的大厅,低声道:“这么冷清?”
乔梦媛道:“行了,有事儿我叫你,反正你就在隔壁。”
乔梦媛有些难为情道:“你不怕,我怕!”
李长宇和夏伯达当天就来到了南锡市第二人民医院,过去人满为患的门诊大厅现在变得空空荡荡,副院长刘华堂迎接了两位领导人的到来。
然而夏伯达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政治秀,也是有必要的,李长宇这时候来到这里,至少能够稳定一部分人心,对南锡二院战斗在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也能起到很好的安抚作用。夏伯达不甘落后的原因就是,他不想以后落人话柄,你李长宇敢去,我一样敢去。
肖南山把李长宇的意思说了,副院长刘华堂把他们带到了医院后面的一块草坪上,从这里可以看到烧伤科的病房楼,李长宇和夏伯达站在草坪上,院方战斗在第一线的医生和护士全都集中到了医生办公室内。他们推开了窗户,向下面挥手。平时不觉得怎样,可是在这特殊的时期,医生和护士们望着楼下的领导们忽然有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几个心里稍差的护士竟然掉起了眼泪,诊疗小组的负责人张秋玲道:“都坚强一些,这是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刻,我们不能表现出任何的畏惧和软弱,我们要微笑面对,要把我们医疗工作者最佳的精神风貌展现在领导面前。”
前来现场的领导们心情都很沉重,李长宇又用自己的手机给已经病倒的院长钟林打了电话,代表全体市领导对他进行慰问,那边钟林的情绪还很好,说话条理很清楚。
乔振梁道:“到目前为止东江还没有出现一例感染病例,不过为了稳妥起见,对部分直接接触者,我们也进行了隔离观察。”
张扬苦笑道:“李书记,你千万别这么说,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我倒是想挽救全人类,可目前真没找到办法。”
作为一种基础性的修行,不次于任何中华武学。
张扬暗自叹了一口气,这些医务工作者也真不容易,平时老百姓都觉着当医生的风光,却没有看到他们风光背后的付出,常言道,光看贼吃肉没看贼挨打,话虽然糙了点,可道理不糙。
张扬道:“我现在被隔离,做事很不方便。”
吃完晚饭,张扬又教给乔梦媛冥恒瑜伽术的入门功夫,这段时间张扬始终都在研究这套印度古武,发现冥恒瑜伽术能够增强人体的自我保护。
徐光胜道:“你没事吧?”
张秋玲道:“楼上的几个病人都出现反复高热的现象,好不容易才把体温降下去,可没多久又升高了。”
乔梦媛道:“爸,真http://m.hetushu•com的,你别为我担心,张扬在这儿照顾我呢,他的医术你又不是不知道!”
乔振梁道:“多花些功夫,多想想办法。”
乔梦媛俏脸通红,咬了咬樱唇道:“别人会说闲话!”
张扬道:“小刘,吃饭了吗?”
张大官人医术虽然高明,可医德却不怎么样,乔梦媛目前是他的病人,无论两人关系怎么样,占女病人的便宜总是不对。张大官人摸着乔梦媛诱人的玉足,心中快慰非常,可还要拿捏出一本正经的表情,他解释道:“足部是人体的第二心脏,是人体健康的阴晴表,能够准确反应你身体的健康情况。
张扬道:“办法我在想,可是这种病我从没有见过,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缓解病情,依靠他们自身的免疫力渡过危险期。”
乔梦媛道:“时维怎么样?她没事吧?”
张扬道:“省里不是来了几位专家吗?他们有什么办法?”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
乔振梁对女儿的病情极其紧张,疫情的恐怖几乎在一夜之间就笼罩了大半个中国,乔振梁没想到女儿会被感染。
李长宇说了几句话,虽然他看不清那些医护人员的表情,可是他也能够想象到,身处隔离区的这些医护人员,心情必然是复杂和忐忑的。
乔振梁道:“张扬,我对你的医术有信心,你看看能不能尽快研究出克制这种疾病的方法。现在全国各地都有不少病例,京城那边疫情更为严重,社会上的恐慌情绪也开始蔓延起来了,平海目前虽然只有南锡发现了病例,但是整个平海各地的民众都已经引发了恐慌情绪,这对社会的稳定有着很大的影响。”
仇恨让许嘉勇迷失了本性,也让他的本性逐步暴露了出来,乔梦媛渐渐意识到自己并不了解许嘉勇,她爱的人本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也就是从那时起,张扬这可恶的家伙慢慢走进了她的内心,他和许嘉勇不同,他没有许嘉勇显赫的学历,也没有许嘉勇优雅的谈吐,很多时候甚至显得有些粗俗,他也从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很多时候,故意利用乔梦媛去刺激许嘉勇敏感的神经。可乔梦媛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出现之后,许嘉勇在她心中的位置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直到许嘉勇死亡,乔梦媛甚至没有感觉到太多的悲伤,而现在张扬身上很多的缺点,却在乔梦媛的心目中变得越来越可爱,他的狡猾,他的粗鲁,他的冲动,甚至他的好色,回忆起来都能让乔梦媛露出会心的微笑。
李长宇又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们会在背后支持你们,全体南锡市民都会在你们的身后支持你们!”
张扬道:“我帮你打水来泡泡脚,再给你扎两针,保你睡得舒舒服服的。”
李长宇道:“谢谢你们的付出,谢谢你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白求恩精神,我相信,在你们的无私付出下,在我们全体南锡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一定能够打赢这场和疾病的战斗!”
小护士道:“不清楚,听说省里来专家了,正在针对疾病进行讨论。”
乔梦媛终于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了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爱得那么深,那么真!
张扬道:“刚刚病情有些反复,体温升高到38.5℃,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
一名医生大声道:“谢谢领导关心!”
身后不知谁说了一声:“谢什么谢?他们要是真关心我们,也上来近距离接触一下!”
张扬接过电话叫了声乔书记。
张扬笑了笑,那名小护士去收体温计,发现宾馆服务员的体温也升高了,张秋玲顾不上吃饭,转身去检查了。
张扬握着电话向乔梦媛看了一眼,乔梦媛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意思是父亲问起了自己。
小护士笑了,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可是她仍然不敢摘掉口罩。
小护士凑到炉火上看了看,闻了闻中药味儿:“这味中药能预防R型肺炎吗?”
张秋玲道:“或许吧!”
李长宇回到自己的汽车内,有些疲惫的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随即又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张扬的电话。
乔梦媛忽然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她下意识的想要夹紧双腿,可她的理智又告诉她张扬就在眼前,一种难以形容的奇怪感觉在她的下身蔓延,乔梦媛竭力控制着这种奇怪的感觉,http://www.hetushu.com她的双腿的肌肉变得僵硬,娇躯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她羞得面红耳赤,啐道:“放开,你放开!”
夏伯达并没有多说话,他冷眼看着李长宇在做这场政治秀,无论别人怎么想,夏伯达始终都是那么认为,李长宇来到二院目的就是为了作秀,他心里明白的很,首先疫情未必如渲染的这么严重,还有一件事就是,既然李长宇敢去视察,卫生系统一定做好了准备,他们视察的路线,他们经过的地方都是经过精心规划的,在普通老百姓看来,领导们英勇无畏,在这种非常时刻仍然敢于深入第一线,可他们哪懂得,为了这场政治秀,有多少人在默默付出?
李长宇道:“他的情况怎么样?”
乔梦媛把手机交给张扬之前,还特地用酒精棉球擦了擦,张扬看到她的举动不禁想笑,如果自己这么容易被感染早就病倒了,根本等不到现在。
李长宇道:“隔离措施做得怎么样?”
李长宇心中有数,张扬的医术可不是盖的,他或许已经找到了治愈这种疾病的方法。
乔梦媛睡了一会儿,病情又出现了反复,已经稳定的体温再度升高,张扬唯有再次利用阴煞修罗掌帮她降温。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谈到胆色,谁能跟你相提并论啊!”
张大官人疗伤是真,假公济私也是真,乔梦媛的这一双玉足实在太过诱人,这厮有些按捺不住,张大官人想得到就做得到,即使占了便宜,也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疗伤!哈哈,当医生还真是方便。
张扬笑道:“良药苦口利于病,你捏着鼻子喝下去就是!”
乔梦媛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凌晨四点,她再也无法入睡了,穿好衣服,坐在床上,静静回忆着张扬帮她足疗的情景,唇角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两人说话的时候,张秋玲从楼上下来了,她是隔离区医疗小组组长,自从医疗小组成立之后,张秋玲一刻都没有休息过,她的目光中充满了疲惫,她现在对张扬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因为她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在中医方面还真有两把刷子。乔梦媛没有接受他们的治疗,可是在张扬的治疗下,病情也很稳定,和其他感染者相比,乔梦媛的身体状况要好得多,其实张扬把药方毫无保留的给他们分享了,真正的区别在于,他利用内力帮助乔梦媛降温,对其他人并没有这样做。
小护士摇了摇头道:“没心情吃,刚才我们又有一个护士生病了。”
徐光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到现在仍然一切如常,不过按照上头的规定,暂时还不能解除隔离,毕竟大家对这种病情缺乏了解,谁也不知道这疾病的潜伏期究竟有多久。
于是那几名红着眼睛掉了眼泪的小护士自动退后,一帮心理素质过硬的医务工作者顶到了前面。
隔离时间没定就意味着徐光胜人还要继续呆在这里,他苦笑道:“真跟坐牢一样,张主任,回头给我找几本书过来,我好打发时间。”
李长宇道:“市民中已经出现了相当严重的恐慌情绪,这种情绪蔓延下去,肯定会严重影响到老百姓的生产生活,我相信你一定会想出办法。”
乔梦媛很聪明,一点就透,没多久就已经掌握了冥恒瑜伽术的吐纳方法。这次她的体温控制得很好,一直到晚上九点钟的时候,体温始终稳定在37℃左右,乔梦媛道:“你去休息吧!”
张秋玲主动来到张扬身边:“张主任,乔小姐的情况怎么样了?”
夏伯达道:“张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李长宇道:“病人是乔梦媛吧?”
李长宇听他这样说,也意识到张扬现在还没有找到彻底治愈疾病的方法,他低声道:“多注意身体!”他本来还想嘱托张扬要尽量救治乔梦媛和杜瓦尔夫妇,可话到唇边又改变了念头,这些话根本不用他说,张扬肯定会尽力去做。
李长宇对张扬的性情还是相当了解的,张大官人决定做的事情,别人很难改变,就像他现在,坚持要亲自照顾乔梦媛。
刘华堂道:“现在都知道我们二院有R型肺炎,谁还敢来看病!”
乔振梁道:“张扬,辛苦你了。”
张扬实话实说道:“不知道,不过应该能防治一些,你看我,闻着药味儿就没被传染,要不你也把口罩摘掉,多闻闻药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