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0章 涅槃重生

张扬道:“很久,就快两年了!”
张扬好奇道:“什么事?”
罗慧宁点了点头,忽然鼻子感到一酸,眼泪差一点就落下来,她慌忙接过文玲手中的鸡蛋面,吃了几口,转过身去,泪水终忍不住落了下去。
如果说之前罗慧宁的内心充满了犹疑和忐忑,可是听到文玲叫了这一声妈,久违的亲情和温暖顿时占据了她的内心,母子连心,骨肉亲情是任何事都害不断的,文玲在上次苏醒之后,冷漠到很少叫她一声妈,可这次她却似乎转变了许多,握着母亲的手,文玲的唇角露出温暖的笑,虽然笑得有些生硬,可是则笑容足以软化罗慧宁的内心,罗慧宁的眼眶有些热了,她拍了拍文玲的手背,轻声道:“小玲,去看看你爸!”
“我是谁?”张扬一句话把文玲问住了,她一脸的迷惘,缓缓放脱了张扬的手腕,喃喃道:“我是谁?我是谁?”
文玲道:“妈,我听他们说你一整天没吃饭了,这样怎么行?爸已经生病了,万一你也熬病了怎么办?这是我为你下得鸡蛋面,你多少吃一些。”
“他是我爸,我要看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文玲的双目竟然有些发红,张扬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文玲道:“你让我过去,我不会有事!”
在她的按摩下,罗慧宁渐渐舒缓了情绪,文玲小声道:“妈,对不起,过去我忘了好多事,可是这次我一点点想起来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张扬道:“干爸,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别考虑这么多,工作上的事情,以后再去想。”
张扬实话实说道:“目前还没有找到。”他把自己写得一张用来预防R型肺炎的药方递给罗慧宁道:“干妈,你让人把这付药抓来,应该能够起到一些预防作用。”
罗慧宁叹了口气:“那就是说,没有彻底根治的办法。”
张扬想要再次制住她的穴道,却没有想到文玲霍然睁开了双目,深邃如前年寒潭的目光一直刺入张扬的双目深处,张扬整个人宛如坠入冰窟之中,感觉一般冷气从他的脊背蹿升起来,文玲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她竟然在这个时候苏醒了。
文玲没说话,望着母亲微微颤抖的肩头,心中忽然感到一种难言的歉疚。她的手轻轻放在母亲的肩头,慢慢为她揉搓着肩头的肌肉。
“比如……”
张扬微微一怔,文玲竟然误会是自己救了他,张大官人没做过的事情可不敢冒功,他摇了摇头道:“我救不了你,是你自己醒过来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不知道就算了,反正你能够想起过去的事情就好。”直觉告诉他,文玲并没有完全说实话。
文玲从床上站起身来,又引来了所有人的同声惊呼,一个卧床这么久的人,她需要一定的康复过程来适应,可是文玲并不需要,她赤足站在房间内,环顾周围众人道:“为什么都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李伟道:“我听医生说,只要将小姐血液中的抗体分离,进行生化分析,就可以研究出对抗口型病毒的抗体。”
文国权道:“最近R型肺炎闹得人心惶惶,给国家经济和社会安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文玲握住文国权的另外一只手,轻声道:“爸,你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军人这才退了回去。
李伟点了点头。
文玲笑了笑。
张扬朝李伟笑了笑:“一起吃!”
李伟道:“根据小姐血液的检查结果,她应该受到过口型病毒的感染,可是她的体质很特殊,本身拥有口型病毒的抗体,也就是说,同样感染病毒,她没事,而其他人就要发病,医生说,现在全世界都在寻找携带这种抗体的人,一直都没有找到,想不到小姐居然就是,真是太巧了。”
张扬转身走入病房内,罗慧宁抓住文玲的手却感觉一滑,再看她的时候,文玲已经紧随张扬的脚步进入了房间内。
而且她这次苏醒似乎和过去又有所不同,没有任何的惊喜和激动,整个人冷静的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仿佛她只是小憩片刻。
罗慧宁还想说什么,张扬道:“你放心吧,有我守着干爸和-图-书,应该没事!”
文国权也感觉到女儿这次苏醒后的明显不同,他低声道:“看到你醒来,爸的病就好了一大半。”
罗慧宁道:“让李伟陪你去!”
李伟点了点头:“夫人,我马上去办!”
李伟在他对面坐下:“我吃过了!”
文玲接受体检之后,医护人员拿给她一身防护服,文玲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她向文国权所在的房间走去,脚步虽然不快,可是每一步的距离都是极其精确,看起来丝毫不差,普通人看来这并不算什么,可是在张扬看来,文玲对步法的控制实则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更让张扬惊奇的是,他距离文玲这么近,竟然感觉不到她的呼吸和心跳,以他敏锐的感知力,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现象。
张扬道:“我去看看!”
罗慧宁已经在病房外等待,望着文玲缓步而来,罗慧宁的表情极其复杂,女儿能够苏醒,作为母亲自然感到欣慰,可是想起文玲过去的作为,罗慧宁又高兴不起来,她感觉自己越来越不了解这个女儿,她这次的苏醒该不会惹出更大的麻烦吧?
张大官人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已经被他宣判无药可医的文玲居然会再度苏醒,他稍一错愕,右手已经被文玲扣住,文玲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李伟道:“本来以为你昨天就能赶到。”
罗慧宁有些诧异道:“什么?”她显然并不完全明白李伟这句话的意思。
罗慧宁的反应比李伟预想中冷静的多,也要平静的多,她只是说了一句:“她没事就好,帮我照看好她,我现在抽不开身过去看她。”
张大官人暗自感叹,看来文玲真的是什么都想起来了,不过好在她这次表现得相当大度,居然没有要跟自己计较的意思。
罗慧宁对这一消息保守的很严密,她甚至都没有告诉张扬,如果这件事传出去,文玲甚至包括他们的家庭势必会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还不知要有多少的麻烦和困扰等着他们,罗慧宁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她的家庭,保护她的女儿。
张扬道:“南锡那边出一点状况,所以迟了一些。”
张扬笑道:“干妈,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一会儿。”
李伟有些激动道:“小姐,你醒了?天哪,你真的醒了!”
张扬道:“听说国家正在抓紧研究疫苗。”
文国权低声道:“今年直是一个多事之秋。”旋即又充满期待地看着张扬道:“张扬,你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解决这件事。”
张扬根据文国权的脉相,又调整了一下药方,这才和文玲一起离开了病房,张扬对文玲好奇到了极点,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一旁闻声赶来的李伟道:“你是文玲!小姐,你是文玲!”
张大官人缓缓收回掌力,单论阴煞修罗掌,文玲要比他精深的多,他根据文玲的内息判断出,文玲对文国权绝没有加害之意,这才放下心来。既然文玲已经出手,他乐于节省一些内力,不出一会儿功夫,文国权的体温已经成功降回了正常,阴煞修罗掌并非是一种单纯杀伤性的武功,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武功也是一样,武功可以杀人,但是运用得当一样可以救人。
张扬道:“我在想,不过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
罗慧宁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禁欣喜非常,现在R型病毒已经让整个世界谈虎色变,中国更是疫情泛滥的重灾区,想不到可以对抗这种病毒的抗体就在自己女儿身上,可她马上又考虑到了什么,低声道:“李伟,你去告诉他们,必须严密封锁消息,小玲的血液中拥有抗体的事情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
张扬道:“我大概真的有免疫力,这种病毒奈何不了我。”
文国权缓缓放下电话,他的表情显得非常的凝重,张扬虽然和文国权是义父义子关系,可是他们当初建立这种关系,主要是因为文国权在政治上的需要,并不代表他们之间的感情好到了这种地步,张扬和文国权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就算是单独相处,张扬也很少主动说话。
张扬在门前挡住她道:“这种病传m•hetushu.com染性很强,你还是留在外面。”
张大官人的头脑迅速转了一个弯儿,他低声道:“我是张扬,你是谁?”
张大官人没来由打了个冷颤,他敢确定文玲把她和杜天野的那段感情都想起来了,不然文玲不会突然表现的对杜山魁那么敬重,这次文玲苏醒之后,她首先想起来的就是家人,对别人来说很正常,可对文玲来说,这件事却非同寻常,要知道张扬第一次将她救醒之后,她对家人的感情极其淡漠,仿佛像对陌生人一样。
自从文玲第一次苏醒之后,罗慧宁就感觉到她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到杜山魁被文玲气死,罗慧宁甚至在心底已经将这个女儿彻底否定,直到文玲遭遇车祸再次陷入沉睡,罗慧宁的内心方才重新归于平静,她宁愿文玲静静地躺在那里,她每天去为她梳头擦身,那样她还感觉到自己拥有一个女儿,她已经接受了现实,可是命运总是在不停的制造惊奇,罗慧宁没有想到,被多位权威医学专家断定已经再无复苏希望的女儿会再度苏醒。
张扬道:“来这里的每个人都要接受体检,他们没恶意的。”
张扬错愕到了极点,文玲一直处于植物人的状态中,她始终封闭在房间内,和外界的接触应该不多,罗慧宁道:“她的情况很像感染了R型肺炎!”
文玲的喉头发出嘶嘶的吼叫,她周身的骨节随之发出爆竹般的声音,周围的医护人员都被这奇怪的一幕给吓住了。
张扬发现这次过来,无论文国权还是罗慧宁在和他的相处中都表现出了太多的客套成分,这让张扬心中感到很不舒服,同时又让他认识到,无论他承认与否,他和文家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疏远了许多。
张扬掏出手机,进入香河疗养院之前根据要求他已经把手机关了,现在忙完了文国权的事情,他准备打个电话给徐光胜,问问乔梦媛的情况。
文玲这才放开那小护士,张扬留意到文玲手背上的青筋颜色由深转淡,她的指尖竟如同半透明色,阴煞修罗掌至少要修炼到七重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张扬虽然修习过一阵子阴煞修罗掌,可后来发现阴煞修罗掌和他本身的武功相互冲突,所以停止了修炼,他连四重境界都没有突破,张扬对文玲暗自提防,文玲上次苏醒之后性情大变,对杜天野绝情,气死杜山魁,这次不知又要生出怎样的事端?
几个人一起来到隔离室外,通过病房观察窗向里面望去,文国权正躺在病床上,他还不知道女儿已经苏醒的消息,张扬出去的这段时间,他的体温又有反复,目前再次升高到39℃以上。
张扬内心中微微一怔,罗慧宁已经很久没有对他说这两个字了。
李伟匆匆来到罗慧宁的身边,有些激动地对她道:“夫人,小姐血液化验的结果出来了,她也曾经受过口型冠状病毒的感染,可是她的血液中存在抗体!”
罗慧宁道:“对治疗这种病有什么意义?”
张扬点了点头,他明显察觉到文玲这次醒来和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她一定回忆起了过去的一切。
罗慧宁摇了摇头:“还好,我一直都在监测体温,也很注意防护。”
文玲道:“我忽然想起了好多事。”
一名医生想要按住她,文玲的身体剧烈颤抖了起来,张扬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摒起双指头,向她胸前的穴道点去,手指触及文玲的身体,去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力量反弹过来,张扬对些并没有充分估计到,指尖一滑,竟然没有点正位置。
为文国权降温之后,张扬开了一张药方,交给医疗小组去抓药。
文国权道:“事情已经查出了一些眉目,这次的R型肺炎,很可能不是一场意外。”
张扬向文国权告辞出来,罗慧宁一见到张扬就焦急万分道:“张扬,文玲可能生病了。”
李伟照实答道:“总理生病了,夫人在照顾他。”
徐光胜在电话中告诉张扬,乔梦媛的情况很稳定,自从张扬离开南锡之后,她的体温始终保持正常,其他几名患者的情况也普遍稳定,张扬放下心来,合上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http://m.hetushu.com
站在门口的护士试图阻止张扬进入,李伟向她挥了挥手,示意不要阻止张扬。
张大官人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惊喜,从刚才文玲身上的反震之力,到后来,她趁着自己不备,拿住自己的手腕,张扬已经可以断定文玲绝对是一位顶尖高手,漫长的昏睡期并没有让她丧失行动的能力,她整个人却如同涅槃重生,在沉睡中完成了一种惊人的蜕变。
张扬点了点头,实话实说道:“我本以为你永远不会再苏醒的!”
文国权道:“谢谢你专程从南锡赶来。”
张扬道:“他发病时间不长,现在病情还不稳定,刚才我虽然帮他把体温降低,可是根据我的经验来看,高热还会有所反复。”
“比如杜伯伯的死,比如你救我的事情,还有……”文玲的眼前忽然浮现了一个坚毅而刚强的面孔,她想起了杜天野,想起杜天野悲痛欲绝的眼神,想起杜天野那样的表情,她的内心中就开始隐隐作痛。
张扬道:“你还记得崔志焕吗?”
罗慧宁点了点头,接过那张药方。
罗慧宁已经一整夜没有合眼,以她的年龄,精力当然不能和年轻人相比,之前张扬没来的时候,她担心丈夫的病情,根本无法安心入睡,现在张扬来了,罗慧宁心情稍安,毕竟她对张扬的医术拥有着相当强的信心。在张扬的劝说下,罗慧宁终于答应去休息。
“我要去看他们!”
张扬没说话,文玲原地转了一圈,轻盈灵动,根本不像一个刚刚在床上躺了两年的人,她向李伟道:“李叔叔,我需要一间浴室,还需要替换的衣服,可以为我准备吗?”
罗慧宁已经知道文国权体温终于下降的消息,内心中深深舒了一口气,她向张扬道:“谢谢!”
文玲自从再次昏睡之后,一直就躺在香山脚下的康复中心,这两天因为文国权生病,罗慧宁也不得不将女儿交给康复中心那边照顾,今天清晨五点多的时候,文玲无缘无故发起了高烧,而且咳嗽不止。现在只要是高热咳嗽,让人首先联想的就是R型肺炎,康复中心对文玲所在的地方进行了隔离,并马上通知了罗慧宁。
文玲向张扬看了一眼:“那个韩国人?”
文玲道:“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昏睡了这么多年,感觉一切都变了,上次醒来的时候,我什么都不记得,连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事情,这次我想起了很多事,但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武功,我不知道,关于我的这些变化,我什么都不知道。”
罗慧宁转过面孔,她的眼中噙满了泪水,文玲用纸巾很小心的为母亲擦去眼泪:“妈,你吃饭!”
一旁一名军人看到张扬拿出手机,马上制止道:“对不起先生,这里禁止和外界联络。”
文玲端着一碗鸡蛋面来到母亲的身边,柔声道:“妈!”
张扬望着眼前的文玲,仿佛遇到一件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他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双目盯住文玲,想要寻找她究竟有什么不同?又究竟有怎样的变化发生在她的身上?
张扬来到文玲的房间,就听到里面传来惊慌失措的声音:“病人出现窒息,行气管切开术……”
张大官人将信将疑,文玲这次醒来真的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她居然懂得开始为家人考虑,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他们说这些事。”
此时的文玲目光变得高傲而冷静,她的表现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文玲道:“我的家人在哪里?”
罗慧宁赶了过来,抓住文玲的手臂道:“小玲,不许你去,你在外面等着!”
罗慧宁道:“没有这么快,张扬,你干爸的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你怎么学会的武功?”
张扬向罗慧宁看了一眼,罗慧宁道:“没事儿,让他打吧!”
李伟暗自叹了口气,他走到一旁去打电话,请示罗慧宁之后,再度回到文玲的身边,轻声道:“夫人让我们一起回去。”
文国权忽然想起一件事,他转过身去:“你快出去,这病的传染性很强。”
张扬进入病房准备再次为文国权降温,文和_图_书玲不顾罗慧宁的劝阻也跟了进去。
罗慧宁幸福的点了点头。
文玲洗完澡后,换上了罗慧宁留在这里的衣服,她和母亲身高相若,可长期卧床让她的身体格外瘦弱,罗慧宁的这身灰色套装,穿在她的身上显得肥大了一些,黑色的长发有些潮湿,随意的披在肩头,她的脸色苍白如雪从中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血色,深邃的双目波澜不惊,仿佛周围的一切人和事都引不起她任何的兴趣,她出门来到李伟的面前:“我妈呢?”
张扬道:“我年轻捱得住。”
李伟向张扬看了一眼,张扬这半天始终处于文玲苏醒震骇之中,他实在想不通,他每次来京都会为文玲诊脉,他早已确定文玲终生都不可能醒来,然而她偏偏就醒来,文玲苏醒时表现出的内力,甚至已经不弱于自己,难道她之前的沉睡只不过是一种假象,她在沉睡中已经悄然完成了武功上的突破,在修为上更进一层,张扬曾经专门了解过文玲,她在被自己救醒之前从未练过武功,发生在文玲身上的一切已经足够神奇,张扬无法解释这一切。
罗慧宁站在窗前,望着院落中正在谈话的两人,一双秀眉紧紧颦起,双目之中充满着忧虑,李伟已经将刚才在康复中心发生的事情向她详细汇报了一遍,罗慧宁也感觉到女儿这次苏醒后,真的和过去不一样了。
张扬脑子里嗡地一下,李伟这句话说的不是时候。
张扬悄然打量着文玲,文玲觉察到他的目光,平静道:“你很好奇?”
文玲道:“事情既然过去,就不用再提,你当时也是为了大家好。”
文玲同样感觉到了张扬输入父亲体内的内息,轻声道:“想不到,你居然学会了这种掌法!”
张扬在远处望着她们母女之间如此温馨的场面,心中不免也有些感动,文玲真的变了,可是这种改变会带来什么?不知为何张扬忽然想起了杜天野,就算文玲想起了他们之间的所有一切,她和他之间还可能重拾过去的感情吗?张扬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杜山魁的死注定已经成为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鸿沟,他们无法回避这个事实。
张扬端起牛奶喝了一口,顺着李伟的目光望去,看到病房内文国权已经坐了起来,他的精神状况有所好转。
文国权又咳嗽了起来,他把脸扭到一边,捂着嘴唇剧烈咳嗽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过劲来,向张扬道:“你还是离我远一些,千万不要被我传染了。”
李伟点了头不再说话。
清晨在春雨中悄然到来,张扬坐在窗前,望着窗外密密匝匝的雨丝,阴沉的天色,朦胧的景物,突如其来的这场疫情,让眼前的世界变得灰蒙蒙的,李伟端着一份早餐来到张扬的身边,把托盘放在茶几上。
张扬两世为人,什么样性情的人他都见过,可文玲这么古怪的,他却是第一次见到,张扬小心翼翼道:“上次的事情很抱歉。”他没说明什么事情,故意这么说试探文玲,看她究竟记不记得是自己把她追的仓皇逃窜,走投无路,所以才出了车祸,重新进入沉睡之中。
张扬大声道:“等等!”
文玲沐浴更衣的时候,李伟和张扬在外面的小花园内等候,李伟看出张扬的表情非常复杂,由此推测出他的内心并不平静,李伟对张扬和文玲之间的恩怨十分清楚,文玲第一次苏醒,是张扬冒险救治,可后来文玲再次沉睡也和张扬有关,无论张扬怎样想,文玲的苏醒对文家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喜讯,李伟及时将这件事通报给了罗慧宁。
文玲道:“张扬,关于我会武功的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不想父母再为我担心。”
李伟道:“小姐,现在并不适合。”
张扬的表情虽然平静,可是内心却如同潮水般起伏不停,文玲竟然苏醒了,这全然颠覆了他的判断,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来到消毒间,脱去隔离服,重新来到罗慧宁的身边。
罗慧宁转身看了看女儿,从文玲叫她妈妈的时候,她的内心早已被深深感动,她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这份感觉如此的生疏可是听起来却又如此的亲切。
文玲道:“我是他们的女和_图_书儿,父亲生病了,作为女儿的去探望,这要求过分吗?”
文玲摇了摇头,一股清凉的内息从文国权的另外一只手掌送入,这股内息,论到阴寒之力比起张扬要纯正的多,张扬很快就觉察到了文国权体内经脉的变化,他诧异的抬起头,望着文玲。
文玲道:“过去的一切。”
张扬微微一怔,他有些诧异地看着文国权,难道说这种R型冠状病毒是人为散播的?
文玲道:“张扬,我妈呢?”
张扬吃完早餐,再次来到文国权的床边,因为已经退烧的缘故,文国权的精神好了许多,他也刚刚吃完早餐,微笑向张扬点了点头道:“张扬,一夜没睡吧?辛苦你了。”
张扬推门走了进去,却见文玲躺在床上,双手紧紧抓住被褥,她的腰部向上拱起,头和足支撑在床上,身体就像一张的弯曲的弓,面部呈现出青紫色,显然是窒息的缘故。
文玲看到李伟并没有答复自己,重复道:“我要去见他们!”
这次文玲带给罗慧宁的震惊远大于喜悦,或许因为丈夫的病情让她已经无法来得及去品味这份喜悦。
文玲来到母亲面前,伸出手去,握住她的右手,轻声道:“妈!我爸呢?”
却见文玲迷惘的目光瞬间回复清明,她轻声道:“不错,我是文玲……我记得你,你是张扬!”
文国权已经看到了女儿,他惊奇的瞪大了双眼,他以为是自己因为发烧而出现了幻视,用力眨了眨双眼,终于相信,一直躺在床上长眠不醒的女儿真的苏醒了,而且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张扬顾不上这么多,当务之急是帮助文国权降低体温,他抓住文国权的手掌,潜运内力,将阴煞修罗掌的掌力徐徐送入文国权的体内。
文国权点了点头,此时他床头的电话响了,即使在住院期间,文国权也没有真正停止工作,张扬留意到这次见到他,他的鬓角增加了不少的白发,权力越大,责任越大,文国权内心中所承受的压力,绝不是普遍人能够想象到的。
张扬和文玲坐在后座上,一路之上,张扬都没有主动说话,还是文玲主动找上了他:“张扬,谢谢你救了我!”
小护士吓得花容失色:“没……没干什么……抽……抽血……”只觉着被文玲握住手腕的地方冰冷彻骨,文玲的掌心如同一块寒冰。
文玲仰起头,阴沉的天空更衬托出她的面孔雪一样惨白,她的呼吸均匀而悠长,张扬知道她正在利用呼吸吐纳迅速恢复刚刚损耗的些许内力。
他们来到香河疗养院,虽然文玲是文国权的女儿,她仍然也要接受全面检查,文玲表现的还算配合,就是护士准备抽血得时候,她神情一变,一把抓住那护士的手腕,厉声道:“你做什么?”
罗慧宁道:“我让他们给你准备了休息室,你先去休息吧。”
张扬决定,还是暂时不要把文玲苏醒的事情告诉杜天野,还是不要增加他困扰的好。文玲自己的事情,应该由她自己去解决,现在的文玲虽然改变了许多,可是张扬仍然感到她的身上带着太多的神秘色彩,她既然想起了过去,为什么不能解释她何以会突然拥有了一身的神奇武功。张扬想起了过去自己在乱空山受到的偷袭,对方使用的阴煞修罗掌,还有那只剧毒无比的闪电貉,这一切都和文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说现在的文玲才是真实的自己,那么她第一次苏醒后扮演的究竟是谁的角色?她的身上究竟藏有怎样的秘密?也许只有她自己才能解释这一切。
两人按照要求,重新消毒后,脱下隔离衣,这才来到外面。
文玲道:“如果让我遇到他,我会杀死他,用他的血来祭奠杜伯伯的英灵。”
张扬皱了皱眉头,文玲所说的一切中究竟包不包括她被自己追得慌不择路,结果被大卡车撞飞的事情?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张扬总觉着有些不对,可是又说不清具体是哪儿不对。
外面响起敲击玻璃的声音,却是罗慧宁在玻璃窗外敲击着玻璃,她的表情显得有些焦急。
文玲道:“我想起了很多事!”
张扬没说话,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干妈,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