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2章 世态炎凉

冼国名道:“史老伯,有件事我想冉您,我师父临终前是不是交给了您一本食谱?”
张扬道:“史老爷子,看开点儿,现在疫情闹得这么凶,谁心里都会感到害怕,他们能够克服恐惧感来到这里祭拜曹老爷子,也算是有些良心,咱们就不必太苛求了。”
史沧海道:“咱们谁都别哭,老曹这个人生性喜欢热闹,虽然一辈子孤苦伶仃,可他从没有什么烦心的事儿,我是他老朋友,你们俩是他的晚辈,有咱们仨给他送行,老曹走得安稳,他死前说过,不要办什么仪式,火化后就把他给埋了。”
史沧海点了点头道:“看到老曹的今天,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文玲没有说话,捧着那束百合,默然向前方走去,她的身影在风雨中显得瘦削而赢弱,风雨将她和这个现实的世界彻底的隔离起来。
张扬道:“养养,钱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再多的钱也比不上佳彤对我的感情……”说到这里,张扬有些语塞了,他望着车窗外,不知何时又下起了春雨,绵绵无尽的雨丝勾起了他的哀伤和忧思。
顾养养点了点头,她双膝跪倒在曹三炮的坟前磕了三个头。
“什么?”顾养养惊诧的瞪圆了美眸,随即眼圈就红了,两颗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俏脸滑落:“怎么会这样?前阵子我去看他的时候还好好的,他还说要教我厨艺呢。”
顾养养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得哭了起来。
史沧海道:“顾小姐,曹师傅能把这本菜谱给你,在某种意义上,等于他承认了你这个徒弟。”
冯玉梅的脚步声惊动了文玲。
张扬道:“咱们中华的门派观念的确是害死人,很多的绝技都因此而失传。”
“对,上法院告他侵占他人财产!”
张扬载着顾养养来到了殡仪馆,为曹三炮处理后事的只有史沧海,史沧海也没让徒弟们跟着过来,毕竟现在R型肺炎闹得人心惶惶,老百姓都是谈虎色变,曹三炮是他朋友,他不想别人也跟着冒风险。
罗慧宁道:“昨晚文玲是不是去了乱空山?”
史沧海道:“不错,是有这么回事儿!”
罗慧宁果然听从张扬的劝告,她不再干涉文玲的事情,文玲想做什么,想到哪里去她都不会过问,但是罗慧宁只有一个条件,文玲出门的时候告诉自己一声,她专门给文玲配了一个手机,好让她需要的时候可以找到女儿。
罗慧宁道:“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以后你的出入不会受到限制,我看得出你不喜欢住在这里,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只要这几天留在京城,有事能够让我随时找到你就行,妈这两天心里不踏实。”
有人道:“我们师父的东西,你凭什么霸着?你要是不交出来我们跟你打官司。”
顾养养道:“前两天我往家里打电话,我爸说,他要去南锡接管药厂,姐夫,你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文玲柔声道:“爸,你好好休息,工作上的事情就别操心了,都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一个好身体,怎么继续您的革命事业?”
顾养养摇了摇头道:“我不要!”
张扬道:“还好,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
冯玉梅摇了摇头道:“我受不起!”
张扬点了点头,礼貌的称呼道:“乔司令好!”
史沧海望养这帮不成器的东西仓皇逃窜的样子,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他叹了口气,拧开了一瓶酒洒在墓前:“老曹啊老曹,你看清楚,你的这帮徒子徒孙没有一个争气的!”他从怀里掏出了那本食谱递给了顾养养:“曹师傅让我给你的。”
“甚至忘记了我这个父亲!”文国权苦笑道。
冼国名道:“麻烦史老伯将那本食谱交给我们!”
史沧海果然抡起手掌。
张扬和顾养养抵达殡仪馆的时候,史沧海已经取了曹三炮的骨灰,看到张扬他们过来,史沧海多少有些激动,他抚摸着骨灰盒道:“老东西,有人来看你了,终究你还是交了几个朋友。”
史沧海道:“凭什么?”
史沧海当然明白,张扬是在为顾养养着想,假如曹三炮的那帮徒子徒孙知道食谱落在了顾养养手里,十有八九会去找她的麻烦,和_图_书史沧海道:“好,这件事我不会对任何人说,不过我有个条件。”
文国权宽厚的大手紧紧握住女儿的手道:“是爸的错,是我疏忽了对你的照顾,我知道,你的本性是善良的,很多事你并不想做。”
张大官人还真没想过要收徒弟的事情,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安语晨应该算得上一个,可是自从他们两人在珠峰上那啥之后,彼此的关系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文国权的病情在迅速好转之中,他微笑望着床头的那束鲜花,花瓣上还沾着新鲜的露珠儿,鲜花绿叶相互衬托的恰到好处,让人感觉到赏心悦目。
乔鹏举其实知道妹妹的情况已经稳定,他只是想通过张扬再证明一下。
乔天阔道:“鹏飞比起你们两个要稚嫩不少。”自从儿子入伍之后,乔天阔还没有见过。心中不想那是假的,可是这次送儿子去西藏当兵是老爷子的意思,乔天阔和妻子都有些不忍心,为此他们夫妇还专门去找乔老商量,看看能不能换个地方去参军,乔老执意不许,用一句慈母多败儿回绝了他们。
文玲知道自己对杜家人的伤害太深,她歉然道:“冯阿姨,我知道你怨我,是我害死了杜伯伯,可是上次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我甚至不记得自己过去的一切,很多事都是我在无意识中造成的。”
文国权道:“感觉好多了,刚刚量过体温,已经恢复正常,看来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他示意文玲帮他打开电视机,新闻中正在播报着最新的疫情状况,事实上现在疫情的跟踪报道已经占据了相当大的一部分,文国权听完疫情播报,低声道:“情况好像好了一些。”
张扬笑道:“他看问题总是有些偏激,算了,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张扬又想起一件事:“养养,常海天离开药厂之后,组建了海天保健品厂,目前厂子的初步筹建已经完成,就快投产,其中有你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张扬也听得火大向史沧海道:“史老爷子,跟这帮混蛋废什么话,抡起您老的八朴掌,拍苍蝇一样将他们拍飞,让晚辈开开眼。”
乔天阔道:“我听说过你,小伙子年轻有为啊!”
乔鹏举笑道:“我就是听他说的。”
曹三炮的那帮弟子都知道史沧海是八卦门掌门,看到老爷子当真动怒了,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谁也受不住他的掌力啊。
顾养养道:“我哥前些日子来过京城,他可能对你有些误解。”
文玲点了点头。
公墓的工作人员把曹三炮的骨灰放入墓穴的时候,又有人找过来了,让张扬感到意外的是,前来的竟然是乔鹏举和他的小叔乔天阔,他们是专程过来代表乔老向曹三炮敬献花圈的,曹三炮退休之前一直都是乔老的厨师,两人之间的感情很深,曹三炮去世的消息传到了乔老那里,本来乔老要亲自前来,可是在家人的劝阻下留在了家里,让小儿子乔天阔和长别。乔鹏举一起过来拜祭。
张扬道:“什么道理?”
罗慧宁叹了一口气,她轻声道:“这两天,我时常梦到天池先生,梦见先生对我说,凡事都不要勉强,要顺势而为,过去我一直对自己的人生期望很高,可是现在却真正体会到高处不胜寒的道理,世界永远是公平的,不可能让你得到所有的一切,在你得到的同时,也会失去很多的东西。”
文玲道:“爸,如果可以,我会尽量补偿自己所做的一切。”
史沧海怒道:“放屁,早干什么去了?你们师父生病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这群人有一个露头,他之前有没有给你们打过电话?一个孤老头子发烧病重,给你们打电话,你们有一个及时赶到的吗?后来是他自己给120打电话叫得救护,你们怕被传染,可你们有没有想过他是你们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如果是你们的亲爹生病,你们也会弃之于不顾?”
“什么事?”顾养养知道,张扬很少会主动来找自己,尤其是在姐姐离开之后,他明显在疏远彼此之间的距离。
史沧海道:“我最喜欢吃老曹亲手做的佛跳墙,他走后,以后就和-图-书怕再也没有人能够做出那么正宗的味道了,顾小姐,你得了菜谱,如果有一天学会了这道菜,一定要亲手做给我尝一次。”
乔天阔现在已经渐渐明白了父亲的用意,这些年来,他们夫妇俩的确疏忽了对儿子的教育,乔鹏飞自视甚高,混迹在京城这帮高干子弟的圈子里,沾染了不少的恶劣习气,想要让他改正就必须要让他跳出这个圈子。在这一点上乔老的决定无疑是英明正确的,乔天阔也知道造成儿子前往西藏参军的原因就是眼前这位年轻人,可他对张扬并没有任何的埋怨,反而从心底产生了感激,从儿子目前的表现来看,高原的生活已经磨砺了他昔日的浮华性情,让他渐渐成熟起来。
史沧海怒道:“爱哪儿告,哪儿告去,我还怕你们这帮杂碎不成?”
史沧海道:“没那个必要,我和你师父相交这么多年,这点钱我还出得起,过去我经常吃他的白饭,现在权当是我付给他的饭钱。”
文玲拿起那束百合,她向冯玉梅深深一躬,冯玉梅的目光根本没有看她,文玲走了几步,却被冯玉梅再度叫住:“你站住!”
他们和史沧海分手之后,张扬把顾养养送回了学校,吉普车来到校门口,顾养养抱着那本菜谱,小声道:“姐夫,你什么时候走?”
史沧海道:“可是这些门派规矩又不能不要,如果不分对象,毫无保留的将本领传授给了他们,其中良莠不齐,他们中的一些人就会利用学会的东西去欺负人,到时候后悔就晚了。”他落下酒杯道:“等你将来到了我这种年纪你就会明白,想要挑选一个好徒弟,其实很难。”
冼国名笑道:“史老爷子,我们都是师父的徒弟,师父当年就说过,要编写一本食谱传给我们,您老不是勤行中人,留着食谱也没用,还是给我们,让我们把师父的厨艺发扬光大。”
文玲转过脸去,细雨如丝,她的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当她看到冯玉梅雨中朦胧的身影,马上站了起来。咬了咬嘴唇,有些犹豫的叫道:“冯阿姨……”
文玲道:“爸,我知道自己做了很多错事,对不起!”
顾养养接过那本食谱,心中生出无限感触,她通过张扬和曹三炮认识之后,常常去他家里学习一些厨艺,顾养养一直都在努力改变自己,她想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女为悦己者容,一个女孩儿想方设法让自己变得更好的时候,往往都会有一些动力,顾养养的动力就来自于张扬,她知道张扬喜欢吃曹三炮做的菜,所以才动了去找他学习厨艺的心思,曹三炮也很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女娃儿,在厨艺方面毫无保留,而顾养养的悟性又让他感到惊奇,可以说顾养养在厨艺上的天赋要超过他任何一个弟子,所以曹三炮生前答应顾养养,要将自己最拿手的佛跳墙传给她,可惜这件事说过没多久,曹三炮就撒手人寰,不过曹三炮言出必行,他将荟萃一生精华的菜谱心得传给了顾养养。
乔鹏举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张扬,他先向曹三炮的坟前敬献了花圈,和小叔乔天阔一起三鞠躬表示哀悼,来到张扬的面前和他握了握手道:“你什么时候来的京城?”乔鹏举问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笑意,一来是因为现在的氛围并不适合,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一直以为张扬还在南锡照顾他的妹妹。
张扬道:“遇到点急事,所以刚刚赶过来。”
张扬走上前去,将手放在骨灰盒上:“曹老爷子,我来晚了,您一路走好。”说话的时候,想起曹三炮昔日的音容笑貌,心中一酸,眼眶不由得有些热了。
张扬望着一脸疲惫的罗慧宁,从心底生出同情的感觉。
文玲笑道:“我断断续续睡了十几年,你就是想跟我说话也没有机会。后来,我虽然醒了,可总觉着一切都变了,我把自己过去的一切忘得干干净净。”
冼国名尴尬道:“史老伯,您误会了,我们去了医院……”
冯玉梅道:“文小姐,咱们杜文两家无论恩怨早已断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希望,你不要再去找我的儿子,他已经被你伤http://www.hetushu.com得够深,你如果还念着你们之间过去还有一些缘分,就请你放过他吧。”
张扬点点头,向顾养养笑了笑道:“我明白!”
张扬在途中买了烟酒卤菜,到了公墓又抢着办了手续,曹三炮为人很好,突然这么走了,张扬打心底感到难受,如果他能够找出对抗R型病毒的方法,或许曹三炮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文玲道:“爸,你今天感觉怎样?”
顾养养道:“姐夫,我走了,这两天京城疫情闹得很凶,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罗慧宁不解的向他望去。
为了谨慎起见,张扬还是分别为史沧海和顾养养检查了一下身体,确信他们的身体毫无异状,这才放下心来。
乔鹏举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你小子少拿我说事儿,对了我听说你前些日子去了西藏。”
张扬若有所思。
三人返程的时候找了一家饭店吃饭,因为R型肺炎肆虐,现在饭店的生意都变得异常冷清,张扬点了几道菜,要了一瓶酒。
史沧海冷冷看着这帮嚎啕大哭的徒子徒孙,低声骂了一句:“装腔作势!虚伪之极!”
张扬拿出车内的雨伞递给她,轻声道:“养养,你也要小心,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文玲跪在杜山魁墓前内疚落泪之时,冯玉梅就在远处,她每周都会来丈夫的目前祭扫,今天却意外遇到了文玲。冯玉梅有些诧异,她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本以为文玲已经长眠不醒,却想不到她再度苏醒,而且出现在丈夫的墓前。
张扬和曹三炮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这位老爷子古道热肠,任侠仗义,听到如此噩耗也是嗟叹不已,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得到消息,或许能够帮助曹老爷子躲过一劫,人生时刻都充满着无法确定的因素,张大官人即使妙手无双,也无法主宰这些意外的发生。
张扬点点头道:“这件事我知道一些,自从明健接手药厂之后,经营管理上都存在一些问题,导致药厂的一部分骨干管理人员离开,现在药厂的效益直线下滑,你爸不忍心看到药厂变成这个样子,所以决定亲自接受药厂的管理。”
罗慧宁道:“张扬,我总是觉着心底很不踏实,老觉着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史沧海道:“也许我应该把压箱底的功夫赶紧传给我的那帮弟子,不然如果我哪天出了事情,这门武功岂不是要在我的手上大打折扣,万一失传,我就成了八卦门的罪人。”
张扬道:“曹老爷子去世了!”
忽然感觉顾养养温润柔软的纤手放在他的手背上,顾养养柔声道:“姐夫,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你就不要再伤心了,我姐若是泉下有知也不想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
史沧海和顾养养不熟,所以才联系张扬。
无论文玲怎样,冯玉梅都不可能原谅她,如果不是文玲和韩国人崔志焕的私情被他们看到,杜山魁也不会气得迸发脑出血,老伴儿死了这么久,冯玉梅也完全冷静了下来,接受了现实,可是文玲的苏醒却让她感到害怕,她想到了儿子。
文国权笑了起来,在他的印象中,女儿已经很久没有表现出她开朗而幽默的部分,他也意识到女儿的身上发生了明显的转变,确切地说,应该不是转变,而是一种回归,在某种意义上,现在的文玲才是他熟悉的那个女儿。文国权伸出手握住女儿的手,他已经知道文玲的身上拥有R型冠状病毒抗体的事情,所以不必担心将病情传染给她。文国权深有感触道:“咱们父女俩有阵子没这么说话了。”
乔家能够做到这一步,也算是仁至义尽,张扬是第一次见到乔天阔,他知道乔天阔是乔鹏飞的父亲,海军航空兵部司令员,目前已经成为军方最有实力的将领之一。
张扬联系了顾养养,顾养养最近一段时间都在美院深居简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已经影响到了太多人的正常生活,人们遵照政府的忠告,如无必要尽量不去公众场合,尽量少参加社会活动,平时熙熙攘攘的京城街道上也突然变得冷清,人们走路的时候都是匆匆而行,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蒙着口罩,口罩挡住了他们的和-图-书面部表情,也阻碍了彼此间的情感表达,让人和人之间多出了一堵无形的屏障。
冼国名这群人被骂的面红耳赤,冼国名道:“史老爷子,给师父守孝是我们的本分。”
张扬道:“R型肺炎,昨天感染的,送到医院之后突然加重,凌晨就去世了,现在他的尸体已经送往火葬场。”张扬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道:“曹老爷子留给你一本食谱。”
史沧海叹了口气道:“也罢,人都死了,他们怎么做也不重要了。”
张扬却道:“史老爷子,菜谱的事情除了咱们之外还是不要让外人知道。”
张扬道:“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不要干涉太多,我看她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你也需要不是吗?”张扬这样说更主要是因为他确信,文玲绝不是恢复了本性,她只是重新拾起了过去的某段记忆,没有人真正了解现在的文玲,很难保证她以后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乔天阔也走了过来,他微笑道:“你就是张扬?”
顾养养从美院中一路跑了出来,她显得十分开心和欢快,嫩黄色的羊绒衫,深蓝色的牛仔裤,她也戴了口罩,不过口罩上画了一个笑脸,从这细节上可以看出她的乐观,看到张扬,顾养养笑了起来,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摘下口罩:“姐夫,你怎么会在这时候来京城?”
张扬点了点头:“我曾经在那里见过她一次,所以我才到那里找她,果然在龙脊采石场外看到了她的车,可是我在采石场内并没有见到她,她把我的车轮给扎烂了。”
张扬道:“是,我还在日喀则遇到了乔鹏飞,他还帮我办了边防证。”
顾养养道:“那件事我知道,是姐姐留给你的,你为药厂出了这么大的力,那些钱是你应得的。”
乔天阔和史沧海很熟悉,乔鹏飞曾经是史沧海最钟爱的弟子,谈起乔鹏飞的近况,史沧海也不禁唏嘘,当初他一怒之下将乔鹏飞逐出门墙,可乔鹏飞一直以来都没有忘记他这个师傅,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打电话过来,史沧海从来都不接他电话,乔鹏飞就改为写信。从他的信中,史沧海能够感受到他这次是真诚改过,也动了重新将他收入门下的心思。
罗慧宁道:“接下来她去了哪里?”
顾养养用力点头,她轻声道:“史老先生放心,我一定尽快学会这道菜,请您品鉴!”
张扬点了点头:“成,咱们开开心心的把曹老爷子给送走!”
史沧海道:“老曹心里还是有些回数的,他肯定看出这帮徒子徒孙全都指望不上,所以才没把食谱交给他们。”他看了顾养养一眼道:“顾小姐,以后一定要把曹师傅的这份菜谱发扬光大啊。”
张扬和顾养养都有些诧异的望着他,却不知史老爷子有什么条件?
青阳山公墓比起过去显得更加冷清寂寥,R型肺炎已经成为笼罩在所有人心头的一块阴云,挥抹不去。
冯玉梅道:“文小姐,你不用向我解释,我也没怪你什么,我们家老杜死,我谁也不怨,生老病死,谁都有这种时候,你觉着难过也罢,后悔也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谁都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既然老杜已经死了,你就让他安安静静的长眠,让他落一个清净可不可以?”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昨晚雨这么大,我徒步怎么可能追得上她的汽车,我只能先去了天池先生的香山别院,在那儿歇了一个晚上。”张扬信守对文玲的承诺,关于他们在香山别院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
张扬点了点头,在这种非常时刻,顾养养还是表现出她的无畏和坚强,同时也表现出她人情味的一面,因为曹三炮是感染R型肺炎而死,连他的徒弟都不敢前往探望,顾养养能做出这样的表示,实在是难能可贵。
“是去了医院,老曹的尸体都凉了你们才去,而且谁都不敢进去帮忙,操!现在居然厚着脸皮找我要食谱,一帮杂碎!老曹的眼神儿真是不好居然教出了你们这帮忘恩负义的混账东西,我明白的告诉你们,食谱在我手里,可你们师父没让我交给你们中的任何一个。”
史沧海流露出欣慰的神情,这女娃儿当真是冰雪聪明,自己无需m.hetushu.com多说,她就已经明白应该怎样去做。
文玲停下脚步。
顾养养道:“带我去看他。”
张扬微笑道:“遇到点事情。”
顾养养点了点头,望着张扬英俊的面庞,不知为了什么,心头忽然感到一酸,眼圈突然红了。
因为曹三炮的死,大家的心情都有些低落,史沧海只喝了一杯就喝不下去了,他低声嗟叹道:“老咯,这两年我身边的一些老友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去,每次送他们,我这心里真的很难受。”
张扬道:“谁都有这一天,生老病死谁都躲不过。”
文玲点了点头:“我明白,我这就走!”
张扬笑道:“干妈,你放心吧,我看玲姐没什么不对,可能是你们母女之间太久没有沟通,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忐忑不安的感觉。”
史沧海冷笑道:“我还真当你们这帮王八羔子良心发现,来坟前祭扫,搞了半天是为了那本食谱来的!”
文玲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苏醒之后想到的第一个人是杜天野,这次伴随她一起苏醒的,还有她对杜天野的感情,上次的苏醒,她在浑浑噩噩中铸成了大错,而这次醒来,她的内心是极其复杂的,头脑中时刻都有两个意识,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意识在争夺她的身体,文玲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张扬道:“顺其自然!”
罗慧宁道:“希望是吧!”她顿了一下又道:“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样和她相处……”
曹三炮妻子早丧,埋在青阳山公墓,他们直接来到青阳山准备把曹三炮和他的妻子合葬。
文国权望着女儿,仿佛重新认识她一样。过了一会儿,他方才叹了口气道:“小玲,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无论你做过了什么,发生过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爸只想你平平安安的开始新的生活,你明白吗?”
春雨延绵,文玲来到杜山魁的墓前,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望着墓碑上的照片,文玲的心中充满了歉疚,她缓缓跪了下去:“杜伯伯,对不起!”
文玲在这一点上表现的很配合,这次苏醒之后,在父母的面前她始终都在扮演一个乖巧的女儿角色,可是在文玲冷静的表象下,内心却是极其的躁动。
乔天阔和乔鹏举先行离去,史沧海和张扬也准备走的时候,一位矮胖的中年人找到了史沧海,他是曹三炮的大徒弟冼国名,冼国名先跟史沧海客气了两句,表示他们师兄弟都商量好了,要负担曹三炮的一切善后费用。
张扬笑了笑:“年轻我承认,可有为我担不起,比我有能耐的多了,鹏举就比我年轻有为。”
乔鹏举道:“梦媛的情况怎么样?”
她准备离去的时候,冯玉梅叫住她:“把花带走!”
张扬原本想去香山别院,陈雪最近都在那里,因为昨晚她受了伤,张扬想去看看她的恢复情况,可是一件突然发生的意外却让张扬改变了计划,八卦门掌门史沧海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老厨师曹三炮死了,死因也是感染了R型肺炎,昨晚发病,今天一早就抢救不治,曹老爷子没有亲人,徒弟在是不少,可听说他是因为R型肺炎死的,所以临终前竟然没有一个人在医院照顾,史沧海也是今晨得到消息前往的医院,正在安排曹三炮的身后事,曹三炮临死之前写了一册食谱,这本食谱点名道姓的要交给顾养养。
“没有任何必要!”
文玲转身看了看墓前的那束百合:“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歉意……”
几个人正在谈话的时候,又有十多人赶到了这里,这些人都是曹三炮的徒子徒孙,虽然他们很怕R型肺炎,可是终究耐不住良心的煎熬,所以过来坟前吊唁。
张扬道:“是佳彤留给你的,你不可以推辞!”
父女俩促膝长谈的时候,罗慧宁也把张扬叫了过去,昨晚发生的一切让她感到非常的困惑,她认为张扬一定知道什么?而且有事在瞒着自己。
张扬道:“应该会过两天。”虽然他很想现在就返回南锡,可是罗慧宁提出要求,让他在京城多呆两天,文国权的病情还没有稳定,再加上文玲突然苏醒,让张扬产生了警惕之心,他必须要等一切安稳之后才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