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4章 刀剑封尘

文玲点了点头道:“爸,我想离开一段时间。”
罗慧宁觉着她说的也有些道理,点了点头,向张扬道:“张扬回头帮你姐看看,给她开两付治肠胃的药。”
文国权笑道:“大概是我在床上躺的时间太久,所以什么事情都想管。”
他展开桌上的布包,矛头已经让陈雪用布包裹了,矛头入手极其沉重,尖端成鸭嘴状,说起来张扬和丘怨当年也有过一些交情,张扬曾经帮他疗过伤,也和丘怨切磋过一次武功,张扬的武功比不上丘怨,现在想想,隋宫四大高手联手才将金絔戊击败,这金絔戊的武功厉害到了何种地步?
何长安道:“如果是当权的一派赢了,我过去打下了相当深厚的基础,拿回金矿自然不会花费太大的功夫,如果是在野的一派赢了,我大不了多花一些钱,无非是成本高低的问题,非洲人贪婪而且愚蠢,随便一个中国人过去都是天才。”
医疗小组通过讨论,为文国权解除了隔离,但是出于对他健康的考虑,暂时还不能让他外出活动,时隔数天之后,文国权终于可以走出户外,踩着松软的草地,沐浴着阳光,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但是这也有例外,罗慧宁和张扬进门的时候,迎宾小姐就没敢用体温枪对他们进行扫描,张大官人还有些不乐意,冲着身姿窈窕的迎宾小姐咧咧嘴:“我说你怎么不用枪射我啊?”
文玲道:“每个人都会长大,我的成长过程虽然和别人不同,但是我也有长大成熟的一天。”
张大官人有些热血沸腾了,文国权说到基本上就意味着八九不离十。自己的这次京城之行可谓是赚大发了,什么叫国家级试点工程?试点就是重点,重点,国家就会大力扶植,自然不排除投资的可能性,他促成了这件事不但对南锡大有好处,对他自己的未来发展也是利益良多,张大官人已经看到自己的仕途之路光明一片,自己正在飞快的向着副厅之路迅速攀升。
陈雪道:“先生当初建设这所宅院的时候,只是想在地下挖一个普普通通的储藏室,可是挖下去之后,才发现下面有一个洞口,设计这座房子的是他的朋友,所以两人一直都保守着这个秘密,现在他的朋友也已经去世了,这世上再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罗慧宁也不禁莞尔道:“你干爸最讨厌别人溜须拍马。”
文玲极其乖巧的说道:“妈,我去帮你!”
张扬闭上双眼,几乎能够想象到当时战况之惨烈,两名绝顶高手,枪来剑往,在这里浴血决战,他很快就发现决战的不仅仅是两个,因为还有其他兵器的痕迹,沿着这石壁上的枪痕剑迹向上攀爬,距离地下河十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平台,平台约两米宽,长约八米,上面散落着许多骨骸,张扬一不小心踩到了一根腿骨,他拾起那根腿骨,却见腿骨被斜斜削断,切口处极其光滑,平台边缘还有两个白森森的头盖骨。完整的骨骸只有一副,靠坐在石壁上,肋骨也已经散乱,他的身边有一把剑,深深插入下方的岩石之上,只有剑柄部分露在外面,张大官人心中骇然,他双手握住剑柄全力一拉,将剑身从岩石中抽了出来,剑身发出“锵!”地声响,虽然年代久远,可是这柄剑仍然锋利非常,突然挣脱了岩石的束搏,韧性十足的剑身宛如拥有了生命力一般不停颤动。
两人沿着小溪向前走了百余步,前方的水面变得宽阔起来,从各个方向流过来的小溪汇成了一条地下河,走到这里,张大官人已经无法抑制住他的好奇心,河岸边停靠着一只独木舟,不知在那儿放了多久,张扬伸手去拖那只小舟,却想不到稍一用力,木舟就完全散了架。
她们离去之后,文国权笑着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坐!”
罗慧宁不由得笑道:“是你让我给她自由的空间,现在倒好,你自己先顶不住了。”
罗慧宁道:“还在进行最后的验证。”
中午一家人吃饭,并没有喝酒,饭菜都很清淡,专有营养师为文国权制订了食谱,文玲吃得很少,按照常规的观点来看,这很正常,毕竟她躺了这么多年刚刚苏醒,身体各部分的机能都处于一个和图书缓慢的恢复期,所以不可能吃得太多,但是张扬却知道文玲现在的武功已经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张大官人的目光却望着陈雪美得不可方物的俏脸,打心底赞叹道:“好美啊!”连这厮自己都意识到,自己对于美色的抵抗力几乎为零,默默提醒自己应该收心养性。
文玲道:“那就多谢你了!”
陈雪柔声道:“好美啊!”
他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张扬低声道:“刚才你看到的那篇文字上写的什么?”
张扬知道文国权之所以敢说这样的话,是建立在抗体成功研制出来的基础上。可张扬对此却没有那么乐观,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想让消除所有人心底的恐惧感,这似乎有些不可能,再者说了,文国权虽然已经用上了抗体治疗,未必代表着R型肺炎就能够成功控制住,张扬道:“希望疫情能尽快控制住。”
以张大官人的见多识广,也没有想到这地下居然蕴藏着一个如此奇妙的世界。
文国权道:“对我来说,这两天的休息已经很奢侈了。”他睁开双目,目光睿智而冷静:“抗体有效,可以大规模生产了。”
罗慧宁不无嗔怪的瞪了张扬一眼,心说这小子真是说话越来越随便,她却不知道何长安和张扬之间因为秦萌萌母子的缘故早已成为默契之交。
张扬也听到了水声,再往前行,一条蜿蜒的小溪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黑暗中一点点荧光冉冉升起,萤火虫宛如繁星一般将黑暗的地下世界点缀的美丽非常。一只生活在黑暗中的蝴蝶忽闪着荧光闪烁的翅膀翩然来到陈雪的身边,荧光随着它美丽的翅膀忽明忽灭,陈雪的俏脸在光影中不停变幻着。
张扬率先爬了进去,又一伸手把陈雪拉了上去,因为洞口很狭窄,开始的时候必须躬身而行,可越往前走越是宽阔,张扬暗叹,想不到天池先生居然在他的宅子下面修了规模这么宏大的地下工事。
张扬发觉这把剑并不规则,应该是仪刀,刀挡呈菱形,半截刀身雕刻着两条精美的青龙,前半截刀身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中间突出的脊线,刀刃极薄,宛如蝉翼,刀身在靠近手柄的部分最厚,然后均匀递减到刀尖。刀尖弧形自然和刀刃结合。刀挡为菱形双龙抢珠的图案,不过刀挡极小。刀柄为鲨鱼皮缠绕金丝,虽然年代久远却并没有腐烂。张扬握刀在手,于空中虚劈了一下,轻薄的刀刃破空发出尖锐的啸声,张扬暗赞,真是一把好刀。
何长安笑道:“文夫人不要见怪,大家这么熟我才放肆说两句,不过我最多腐化一下非洲的干部,至于咱们国内,我可不会坑害自己的国家。”
张扬道:“干爸,您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工作?”
文国权主动要求进行了抗体治疗,因为文玲是他的女儿,这些抗体就来自于文玲,所以出现异常反应的几率比起他人要更低一些,医疗小组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又看到最初接受试验性治疗的几名患者都毫无异状,这才对他进行了抗体注射,文国权当天体温就已经完全正常,咳嗽和喷嚏的症状也迅速减轻,等到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他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病症,根据血液化验的结果,在他的体内已经找不到R型病毒了。
文国权笑道:“发展高科技产业是大势所趋,你们南锡市领导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实在难能可贵,有可能的话,我会提议,你们的高新区作为国家的试点工程来做!”
张扬来到他们面前笑道:“干爸,您气色真好,看起来风采更胜往昔啊!”
河水很凉,虽然已经是暮春时节,这地下世界之中仍然感受不到外界的时令变化,张扬向前游动的时候,河底游鱼也被他惊动,因为这些生物都生活在黑暗无光的地下,所以多数身上都有磷光,前方水流突然变得湍急,张大官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湍急的水流冲了下去,却是一个地下瀑布,幸好落差不大,至多五米高度,对他造不成任何的伤害。张扬不敢大意,他贴着石壁向下行去,往前再走了二十多米,发现石壁之上凸凹不平,用手灯一照,之间上面似乎有刀剑的痕和图书迹,周围的水很浅,刚刚没到张扬的膝盖,可是水流依旧湍急,他向上望去,却见头顶不远处有两道深深的剑痕,寻常人如果看到一定不会觉得惊奇,可在张扬看来,这两道剑痕实在是触目惊心,两道剑痕的长度都在两米以上,单凭刀剑之利是无法砍出这样的痕迹,应该是内力从剑身激发而出的剑气,当世之中张扬实在想象不出谁有这样的本事,即便是大隋朝,拥有这样神通的也是屈指可数。
文玲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张扬,你看我这病究竟重不重?”
何长安笑道:“有人提醒我要注意形象,所以我开始做出一些改变。”
文国权深有感触的点了点头,望着女儿苍白的面孔道:“小玲,你受得磨难比同龄人要多得多,爸相信你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吧,不过,无论走到哪里,想要做什么,都不要忘记我和你妈妈,都不要忘记咱们的家,在外面受了委屈,记得给我们打一个电话。”说到这里文国权心中感到一阵酸楚,他很少这样表露自己的感情,他的身份和地位也不允许他这样做。
看到文国权已经出来活动,张扬心中暗叹,到底是高官,情况丹有好转就获得行动自由了,换成普通人肯定还解除不了隔离,他刚刚跟南锡那边通过话,知道乔梦媛已经基本康复了,现在每天就是看看电视,读读报纸消磨时间。
张大官人沿着石壁攀援而上,用手灯照射对面的石壁,却见石壁之上有数十个圆洞,圆洞的周围辐射出一条条裂缝,张扬腾空飞跃而出,隔空越过这条地下河,一把抓住对面的石壁,他用手灯向圆洞内照去,这圆洞至少有一尺多深,更让张扬咋舌不已的是,这一个个的圆洞竟然是长枪刺出。
文玲起身道:“爸我扶您进去。”她起身搀住文国权的手臂。文国权不禁笑了起来:“女儿,你这样做,让爸感觉到自己已经老了。”
罗慧宁起身道:“中午一起吃顿团圆饭,我这就去准备!”
陈雪忽然停下脚步,她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
陈雪道:“先上去再说!”
文国权道:“验证?都什么时候了还要验证,现在国内各机构官僚主义严重,形式主义泛滥,非常事件需用非常手段。”文国权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这在他的身上很少发生,看来这场病多少对他还是造成了一些影响。
陈雪观察了一下那柄长刀道:“从这把刀的工艺特点来看应该是隋唐时代的,也就是说下面的那几具骸骨应该属于那个时代。”
何长安从非洲回来不久,最近他在生意上遭遇了一次相当大的挫折,他金矿所在的国家局势动荡,最近爆发了内战,何长安不得不关闭了金矿,先来到国内躲避风头,提起这件事何长安不由得以息道:“本来谈好的几桩生意全都泡汤了。”
干妈发了话,张扬自然不好推辞,再说他也有阵子没见到何长安了,跟他见面叙叙旧也很不错。
张扬用锤头尝试着轻轻敲击了一下,那块墙壁果然是空的,他这才抡起大锤,用力砸了下去,一个狭小的洞口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罗慧宁伸手在他后脑勺上轻拍了一记:“你这小子,到哪儿都喜欢闹!”
原来打电话过来的是何长安。
罗慧宁不知两人之间的玄机,一旁笑道:“姐弟俩还客气什么?”
文国权道:“我不是已经亲身验证了吗?”
张扬脱下衣服,陈雪转过身去,张大官人脱得只剩下一个裤衩,然后纵身跳入地下河中,空中的萤火虫和蝴蝶也随同他一起飞了过去,两只蝴蝶更是贴低水面飞行。
文国权没说话,只是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
罗慧宁笑道:“何先生,你这句话可透着种族歧视的味道,当着年轻人的面,你不但宣传种族些视,还肆无忌惮的谈论行贿受贿的事情,好像不太好吧。”
张扬扬了扬手中的矛头和长刀。
张扬在他的身边坐下,文国权道:“最近工作怎么样?”
何长安道:“生意哪有稳赚不赔的道理?”他看的很开。
罗慧宁道:“张扬,你很久没来过京城了,趁着这次机会多玩几天吧和_图_书。”她挽留张扬并非是因为感激,而是的确想让张扬多留几天陪她说说话,随着文玲的苏醒,她心中的忐忑并没有减弱半分。
文玲抿起嘴唇,她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感动,可她的表情依然坚强,文国权忽然发现女儿像极了年轻时的自己。
何长安笑道:“非洲的政坛腐败到了极点。”他本想说比国内还要腐败,可罗慧宁在场,这种话是无论如何都不方侦说出来的。
迎宾小姐脸儿红红的:“老板不让……”
罗慧宁微笑望着丈夫,文国权坐在花园内,静静晒着太阳,他的表情很放松,这样的表情罗慧宇已经很久没有从他的脸上找到,繁忙的政务让他的神经始终处在紧绷的状态中,回头想一想,这些年,他很少有过这么长的休息时间。
张扬道:“你说的不错,躺了这么些年,肠胃功能退化了,我先给你开一些固本培元的药,等元气慢慢扶植起来,胃肠功能自然会恢复正常。”
前方一片美丽的星云在黑暗中旋转,仔细一看,却是由千百只萤火虫组成,两只蝴蝶飞入萤火虫的队列之中,萤火虫倏然分散开来,随着这些美丽生物运动轨迹的改变,黑暗中组合出一幅幅让人叹为观止的美丽画面。
文玲微微一怔,马上就明白张扬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探探自己的虚实,当着父母的面,文玲并没有拒绝,将手递了过去,张扬将手指搭在文玲的脉门之上。手拈触及的地方冰凉一片,脉息全无,如果不是看到文玲活生生的就在眼前,张大官人一定会误以为摸着一只死人的手掌。
罗慧宁笑道:“其实你当初前往非洲开矿就应该把风险因素计算在内。”
罗慧宁点了点头,她向张扬道:“张扬,你和何长安不是很熟吗?今天晚上咱们去紫金阁吃饭,你陪我过去。”
文国权皱了皱眉头,他生病的事情一直对外封锁消息,何长安打来电话问候是好意,不过,一个商人怎么会知道他生病这么秘密的事情?还好他的病情已经痊愈,将这件事泄露出去的人究竟是好意还是恶意?
虽然是罗慧宁做东请客,可何长安却到的比主人要早,他让紫金阁的老板冯景量把晚上的饭局提前安排好,何长安平时的排场架子都很足,可是也要分对谁,文国权夫妇那里,他从来都是不敢怠慢的。
张扬道:“下面就是一条地下河,水流很急,还有几具骸骨,应该是过去有人在下面殊死搏杀过。”
“那是因为小玲是我们的女儿,直系亲属之间血缘关系摆在那里产生药物反应的可能很低。”
张扬在周围投索了一下,又发现了几枚生锈的箭镞,想必童子楚也死在了这里。这地洞之中除了他们激斗留下的痕迹并没有太多其他的东西,张扬找了个宽敞的地方,把几个人的骸骨埋了,毕竟大家都当过大隋的公民,虽然选择的途径不一样,可终究一起在二十世纪遇上了,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张大官人虽然没哭,可是看到同时代的人都变成了尘土,心中难免要唏嘘感叹。把他们掩埋了,也算是为老乡们略表寸心。
张大字人可不敢居功,他知道自己一直都是对症治疗,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有效地治疗方法,对乔梦媛,对文国权的治疗方法都没有什么两样,全都采用先对症,扶植根本,增强他们自身的免疫力,依靠他们自身的免疫力将病毒消灭,不过文国权恢复的速度要远远超过乔梦媛,难道特效药真的研制出来了?
张扬笑道:“一定是位漂亮的女士。”
何长安道:“只希望他们的这场内战早点能分出胜负,等新的政府组阁我再回去,想想我荒废在那里的金矿还真是有些心疼。”
“有什么发现?”
张扬笑道:“成,不用等,现在就行。”他伸出手去。
张扬忽然明白文国权通过这次的R型肺炎事件,势必会取得让人羡慕的政绩,其实这也是他应得的,毕竟文国权在抗争R型肺炎的过程中表现出的身先士卒,深入第一线的勇气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分析,文国权会利用好这次R型病毒抗体的事情,同样的事在不同的人手中能够产生不同的影和*图*书响和威力,文国权这种政治高手绝不会放过把这次时间的政治利益最大化的机会。
文国权打了个哈欠道:“你们先吃,我去休息了。”
陈雪一直都在河岸边等着他,张扬去了一个多小时,陈雪不由得有些担心,看到张扬湿淋淋的从水中爬了上来,她赶紧迎了过去,将他的外衣递给他,张扬笑道:“不用!”
又有一只荧光闪闪的蝴蝶翩然而至,两只蝴蝶围绕在陈雪的周围飞舞,似乎要和陈雪比拼美丽。
文玲挤出一丝笑容,她点了点头:“爸,你没事了?”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在盘算尽早告辞离去,毕竟南锡那边还有太多的牵挂,更何况文玲在这里,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文国权想了想道:“你约他见个面,对他表示一下谢意,顺便打听一下他究竟从那里得来的消息。”
张扬听到这一消息不由得喜出望外,他也明白,文国权之所以提出要前往南锡经贸会剪彩,更是要还自己的一个人情,由此可见,他们之间虽然是干爹干儿子的关系,可事实上远没有亲近到那种地步,文国权并不想欠他的人情。张扬道:“太好了,干爸,您要是去,肯定为我们这次的经贸会带来巨大的人气。”
张扬道:“腐败你还笑得这么开心?小心把你的金矿都给贪污了。”
“还好,一直都在忙平海省运会的事情,筹备工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谁想又赶上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估计会对未来的工作造成一定的影响。”张扬所说的都是实情,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整个平海只有南锡发现了R型肺炎感染者,现在南锡人在平海都倍受关注,想想半年后举行的省运会,张大官人不禁心底有些发毛,万一疫情的影响还在,其他城市肯定会有恐惧心理,不过这次不幸中的万幸是疫情发生在省运会开幕的半年前,如果时间间隔再临近一些,恐怕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这次省运会也要办砸锅。
文国权哈哈笑了起来,他指着张扬道:“你这张嘴巴真是会说!”
顺着地下河再往前行就到了尽头,张扬打消了从地下河水中潜入寻找另外出口的念头。带着得到的那柄刀和矛头返回了石室。
张扬点了点头道:“能找到的只有这两样东西,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天池先生发现这地下世界之后显然没有继续探察,只是将这个秘密掩埋了起来。
文国权充满信心道:“一定会。”他猜到张扬在担心什么,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南锡发展高新区的事情我知道了,你们的思路很好,今年经贸会我会亲自去剪彩!”
文国权道:“我现在身体好了,要不让你妈妈陪你一起过去?”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预感到女儿必然会柜绝,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文玲摇了摇头道:“我想自己来处理这些事。”
张扬道:“你先回去,我沿着这条河游过去,看看到底通往哪里?”
这话罗慧宁当然不会相信,在她看来任何一位商人都不可能没有过行贿的行为,严格意义上来说,感情投资也是一种行贿,不过很多事都不能太认真。
罗慧宁摇了摇头道:“一早就出去了,这几天都是这样,我按照你说的也没过问。”
何长安把两人请进房间,菜已经准备好了,张扬发现一个很特别的现象,因为R型肺炎,京城的餐饮业普遍萧条,可紫金阁却是一个例外,生意依旧火爆,而且所有服务人员没有一个戴口罩的,只不过进门的时候多了一个红外线测量体温的程序。
文国权道:“消除老百姓的恐惧心理需要时间,不过只要我们工作做得到位,最多两个月就可以将不良影响消除掉。”
陈雪摇了摇头道:“我就在这里等你。”
张扬道:“下面究竟是什么?”
文国权道:“现在,我目前的工作重点就是主抓R型肺炎的防治。”
低头再看那具骸骨,方才发现他的心口处插着一支矛头,矛头的大部分插入他绮靠着的岩石中去,张扬费了好大功夫方才将矛头拽了出来,发现那矛尖之上刻着两个字破风!张扬内心剧震,这枪竟然属于天下第一枪丘怨,大隋朝的那会儿,丘怨和其他三人并称隋宫四和图书大高手,后来金絔戊刺杀隋炀帝,四大高手合力将金絔戊击败,据说金絔戊被他们杀死,而丘怨和另外一名高手穿云箭童子楚负责去追杀金絔戊的帮手,后来也不知所踪,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了丘怨的兵器,有矛头自然有枪杆,枪杆应该是木制,经过一千多年已经风化成灰,所以只剩下了这雪亮的矛头。难道这些骸骨就是属于金絔戊和隋宫的几名高手?
罗慧宁并没有隐瞒,轻声道:“昨晚注射了抗体,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有效。”对于抗体的来源,他们都是严格保守秘密的,甚至连文玲自己都不清楚抗体是来源于她的身体。
提起女儿,文国权不由得向四周看了看:“小玲呢,一上午都没见到她人。”
文国权道:“完全好了,刚才的血检结果也出来了,证明我体内已经没有R型病毒了,所以医生才放我出来透透气。”
父女两人离开了餐厅,文国权目光如炬,他看出女儿不仅仅是陪他一起出来这么简单,似乎她有话想要单独跟自己谈,文国权低声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对我说?”
现在的文玲就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素食主义者,只喝了一小碗清粥,吃了几棵青菜,罗慧宁关切道:“小玲,你病刚刚好,身体需要营养,多吃一些。”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怎么我说实话的时候总是没人相信,玲姐,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文玲淡然笑道:“躺了这么多年,肠胃功能都退化了,不敢多吃,一点点来吧。”
文国权道:“过去我一直都不放心你,你断断续续睡了十四年在我的心里,你始终还是十四年前的样子,还是那个小女孩,可事实上你已经长大了,这次你苏醒之后,我的这种感觉犹为强烈。”
“损失大吗?”罗慧宁问道。
何长安身穿灰色中山装,头发刚刚修剪过,短发显得很精神,胡子刮得很干净,给张扬的感觉比上次见他的时候还要年轻。
罗慧宁和何长安说了几句,挂上电话交给秘书等到秘书离去之后,罗慧宁有些奇怪道:“国权,何长安怎么知道你生病了?”
文国权道:“还不是多亏了你!”
何长安哈哈大笑道:“是!还很年轻呢!”张扬心领袖会的跟着笑了起来罗慧宁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多数男人都逃不过一个色字,睿智如何长安也不能免俗。
回到别院内,张扬洗了个澡,找出干净的衣服换上,陈雪已经煮好了姜汤,让他喝点姜汤御寒,以防感冒。
张扬道:“何叔叔,最近怎么越活越年轻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文玲和张扬一起走了进来,两人并不是一起来的,只是在外面刚巧遇到。张扬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这厮笑得有些虚伪,至少在文玲看来是这样,文玲想不出他有什么可高兴的地方。
罗慧宁笑道:“没觉得你在休息,即便你躺在病床上,仍然没有忘记工作。”
张扬走过去为他诊脉,他并不知道尖国权已经注射过抗体的事情,有些惊奇道:“好像真的全都恢复了啊。”
张扬笑道:“怎么可能,要不要我先送你回去?”
陈雪犹豫了一下道:“你要小心,这地下河里该不会有什么怪物吧!”
晚上六点半,罗慧宁和张扬一起来到,因为之前罗慧宁并没有提起张扬要来的事情,所以给了何长安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
此时文国权的秘书走进来,在罗慧宁旁边耳语了几句,罗慧宁点了点头,示意秘书将电话给她,罗慧宁拿起电话微笑道:“何先生很久没有电话过来了。”
文国权闭着眼睛,感受着温暖的阳光,迎面清风阵阵,洗涤着他的肺腑,阳光宛如从他的每一个毛孔渗入了他的身体,周身都感觉到暖融融的,温柔的按摩着他的肌肉和神经,文国权低声道:“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张扬望着这些骸骨心中暗自嗟叹,想不到几大高手竟丧命于此。
罗慧宁微笑道:“你是从一个病人的观点来出发,从医生这边来说,他们必须要经过科学的验证。”
文玲道:“有些事情我需要处理一下。”
陈雪道:“以后再过来吧!”
张扬道:“江山易主,人家到时候未必承认金矿还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