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9章 怒其不争

顾允知道:“我一辈子做事但求能够做到无愧于心,想不到临老却要……”他叹了一口气,心中对儿子的失望溢于言表,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对儿子,他是怒其不争,偏偏又想不到如何去改变他的方法。
席间张扬又接到了干妈罗慧宁的电话,她告诉张扬R型病毒特效药的生产厂家已经定下来了,江城制药厂已经正式被列为特许生产企业之一,张扬把这一消息向众人宣布之后,顿时房间内陷入一片欢呼雀跃之中。
顾明健怒视柳广阳,他的目光让柳广阳不寒而栗,柳广阳准备离开这里,不想跟他继续纠缠下去,顾明健怒吼着冲了上去,一名大汉想要拦住他,被他一拳击打在下颌上,打得那大汉口鼻出血,这样一来顾明健的行为彻底激起了这群人的愤怒,他们一拥而上,围着顾明健拳打脚踢,将顾明健打倒在地。
柳广阳用力去掰他的手,周围三名大汉也围过来,几个人合力把顾明健给拖开了,其中一人照着顾明健的小腹就是一拳,打得顾明健躬下身去,痛苦的咳嗽起来。
柳产阳道:“明健,你联系不上他,我又怎么能联系的上?”
张扬笑道:“没什么可为难的,药厂也有我的一份心血在里面,我也不想她就这么倒掉,经过这场风波之后,我相信药厂一定会越走越顺的。”
胡茵茹有些诧异道:“您不管了吗?”
柳广阳故作吃惊道:“他是个骗子?明健,真的吗?那麻烦了,我还真不知道!”
顾允知道:“女孩子喝酒不好,我可不想我的乖女儿变成一只小酒猫。”
温泉的水很烫,浸泡在里面非常的舒服,热气从周身的毛孔中浸润着他们的五脏六腑,张扬望着顾允知,发现他自从退下来之后,两鬓的白发又增添了许多,其实顾允知的衰老不仅仅是离开工作岗位的原因,女儿的逝去对他的打击很大,儿子的不懂事又给顾允知增添了许多的心事。
顾允知叹了口气道:“通过这件事,我发现自己真的老了,我的很多观念都已经落伍。”
胡茵茹道:“这样吧,我收百分之一,无论多少也算是公司的股东了。”
张扬道:“爸,您最近多了好多白发。”
他们来到清台山,才知道,通往青云峰的道路正在修路,车辆无法通行,张扬提议去了春熙谷的温泉度假村,顾允知此次前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散心,舒缓一下连日来郁闷的心情,至于去哪里并不重要。
“很顺利,晚上吃饭的时候,姐夫接到一个电话,说江城制药厂已经被上头指定为抗R病毒药物的特许生产企业,大家听到这个消息都高兴坏了,茵茹姐说最多半年,我们药厂就能恢复元气,大家的信心也都很大。”
张扬道:“爸,您好早啊!”
洪玲看到张扬,老同学见面亲热得很。
顾养养轻声叹了口气道:“哥,爸骂你也是为你好,药厂被你搞成了这副样子,他又怎能不生气?”
柳广阳仍然一脸笑容道:“有话就在这儿说,这些都是我朋友,没有外人!”身边的三名男子全都身高体壮,从他们的穿着打扮来看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顾允知道:“他有那个本事吗?”
张扬伸手在她玉臀上轻轻拍打了一记:“非要等到太阳晒屁股啊!”
张扬道:“我是个芝麻大小的小官,老同学,你就别寒碜我了。”其实他和洪玲算不上同学,洪玲、左晓晴、陈国伟这帮人都是本科毕业。可说到成就,张大官人是目前同届实习生中最突出的一个。
顾养养道:“爸,你明天去不去?”
顾养养道:“哥,你太偏激了,这么多人先后离开药厂,你为什么不考虑自身的原因?为什么总是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
一个愤怒的女声响起:“不许打我哥哥!”
胡茵茹邀请大家入席,今天会议的主题就是感谢这帮老臣子能够回来,顺便给大家鼓鼓劲,提升一下士气,增强一下领导班子的凝聚力。
“我陪您去!”
来到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林秀和玛格丽特都在这里,林秀得知张扬过来了,专门出来迎接他,林秀对顾允知也是闻名已久,她微笑道:“顾书记能到这里来,真是让我们的温泉度假村蓬筚生辉。”
和图书张扬笑道:“那干脆你就搬到南锡去,咱们就可以日夜相守了。”
顾养养怒道:“不许你侮辱他!”
顾明健道:“我有什么错?常海天离开药厂就干起了保健品厂,你知道他拉走了我们多少的固定客源?他走之前,从账上支取了好几百万,这笔钱他凭什么动用?”
顾明健抿起嘴唇,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养养,在他眼里,我永远都是最不争气的那个,药厂的管理权我已经交出来了,希望你能够把药厂经营好,帮我跟他说声对不起!”顾明健说完就站起身向咖啡馆外走去。
顾养养道:“哥……”无论她怎样呼唤,顾明健都没有回头。
张扬走到酒柜前,拿出一瓶红酒打开,在洗净的水晶杯内倒上两杯红酒。其中一杯递给胡茵茹,胡茵茹摇曳了一下水晶杯,闻了闻红酒的味道,轻声道:“来到这里忽然有种到家的感觉,我发现我对江城的感情要比香港深得多。”
张扬驱车来到药厂大门前,看到顾允知已经在门前等他了,张扬把车停在顾允知身边,顾允知低头看了看车内的张扬,这才拉开后门坐了进去,当领导的习惯于坐在后座,顾允知多年养成的习惯是改不了了,不过据研究表明中国的官员很少坐在副驾,领导专车的副驾位置基本上都会闲置,座椅使用率极低,偶尔使用也就是放点文件啥的。
洪玲那张嘴一直都能说,她笑道:“哟嗬,张主任啊,你现在怕是不记得我们这帮老同学了吧?”
“你们都是一伙的,骗子,你们全都是骗子!”顾明健急红了眼。
顾允知道:“怎么了?”
张扬笑道:“您的观念并不落伍,只不过您过去是在官场,而现在是在商场,商场的规则和官场不完全一样。”
顾明健愤怒的大吼道:“你会不知道?你把他介绍给我,是你说他可靠没事,不然我怎么会拿一千万出来投资那块地?我的钱呢?”他抓住柳广阳的衣领摇晃着。
“姐夫?他是谁的姐夫?一直以来他都在欺骗姐姐的感情,表面上装出一副情圣的面孔,可这边姐姐尸骨未寒,他不一样又订了婚?你还当他是好人?他根本就是一个伪君子,他欺骗了我们全家的感情。”
顾明健怒道:“是你介绍他给我认识的,他当初给我的那些土地材料,全都是伪造的,他是个骗子!”
顾养养回到招待所的时候,看到父亲的房间内仍然亮着灯,她走了过去,房门虚掩着,轻轻推开房门,父亲正坐在灯下看着报纸,听到女儿的脚步声,顾允知放下报纸,取下老花镜,揉了揉酸涩的双眼道:“回来了?”
张扬是个局外人,可他和厂子的关系相当的密切,再加上今天他以顾养养姐夫的身份来出席,喝酒自然是少不了的。胡茵茹说话很有鼓动性,在此之前已经给这帮回归的老臣子提升了待遇,老臣子们当初离开都不是心中所愿,现在药厂的领导层重新变动,他们也卯足了劲要大干一场。
办公室内,顾允知将一张股份授权书交给胡茵茹,上面是药厂百分之十的股份,他微笑道:“胡小姐,你先看看,如果没有问题,就在上面签个字。”
胡茵茹道:“你怎么看?”
洪玲道:“到底是当官的,说起话来都不一样。”
顾允知不禁莞尔,女儿的志向不在商业上,如果勉强让她留下,她肯定不会快乐,从养养的身上,顾允知又想到了儿子,自从上次顾明健从药厂离开,到现在都没有跟他主动联络过,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他甚至都没有向自己正式说声抱歉。顾允知对这个儿子已经是越来越失望,他同时也在反思对儿子的教育,儿子之所以变成今天的样子,和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有着相当的关系。
林秀笑道:“她这会儿正在锻炼呢,中午我让人准备一下,给顾书记接风洗尘。”
顾明健的表情有些黯然,低声道:“我把钱拿去投资地产,现在对方把定金卷走,我也找不到人了……”
和张扬同样保持沉默的还有顾允知父女,开会的时候,他们就坐在台下,现场的情况让顾允知感到自己真的老了,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世界,胡茵茹处理问题的方法软硬兼施和图书,这些药商唯利是图,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自身利益受到损失,而胡茵茹怡恰利用了这一点,步步为营,迫使药商就范。
张扬来到顾允知身边,低声道:“爸,其实人不一样,对人生的追求也会不一样,从这几件事表明,明健并不适合经商,佳彤走后,他也想负担起照顾这个家庭的责任,他也想做出一番事业,所以才会变得如此激进。”
胡茵茹道:“顾伯伯放心,我和几位管理人员商量了一下,准备启动一个药物升级计划,向全社会推行抗病毒冲剂的升级,只要拥有本年度生产的抗病毒冲剂,就可以拿来更换新一代抗病毒冲剂。”这主意其实是张扬想出来的,他针对目前R型肺炎调整了药物成分,应该说新一代抗病毒冲剂比起过去对预防R型肺炎更为有效。
张扬揭开蒙在沙发上的白布。
胡茵茹看了看床头的时钟,刚刚五点钟,她打了个哈欠道:“你去吧,我要继续睡一会儿。”
顾明健道:“你的口气真像爸,所有责任都推给了我,你有没有看到,自从我来到药厂,这些人一个个的都在跟我作对,先是常海天辞职,然后这帮中层管理人员集体请辞,是我对他们不够好?”顾明健摇了摇头道:“不是!是他们一个个都存有异心。”
江城的旅游业这几年得到了持续不断她发展,这和张扬当初的努力是分不开的,通往清台山的道路很好,目前又新修了一条前往清台山的快速通道,等到这条路完工之后,从江城前往清台山只需要五十分钟。
顾允知道:“这件事的确是咱们犯了错误,我最担心的是会给老百姓的身心健康造成危害。”
张扬道:“我不想他去开口求人,虽然他出面贷款肯定可以批下来,但是我知道他心底是不情愿去做这件事的。”张扬对顾允知无疑是了解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想女儿留下的事业就此终结,如果不是因为这次顾明健错得太离谱,顾允知是不会破例低头求人的,他漫长的仕途生涯中,从不利用个人的影响力为自己谋求私利,张扬不想顾允知为难。
顾允知道:“人总会老的!”他再度闭上眼睛,低声道:“我有些后悔!”
顾养养道:“他有没有拉走我们的老顾客我不知道,但是那笔钱是姐姐留给姐夫的分红,是他应得的。”
胡茵茹道:“你先把这儿弄好,我去整理房间。”
因为R型肺炎的影响,江城旅游业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温泉度假村的客人很少,林秀安排之后,张扬和顾允知一起去池区泡汤,进去之前,林秀悄悄告诉张扬玛格丽特也在这里。
当晚顾养养在鱼米之乡做东请客,请的是江城制药厂的一帮骨干元老,张扬和胡茵茹为她保驾而来,张扬到了之后发现居然还有洪玲,洪玲在离职之前一直都担任药厂的销售主管,离职后,好几家药厂都想聘请她过去任职,洪玲一直在挑选犹豫,现在胡茵茹回来了,马上想到了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妮子,给她打了个电话,洪玲也算仗义,二话没说就拒绝了其他厂家的邀请重返药厂任职,还是过去的职务,销售主管。
张扬在沙发上坐下,胡茵茹端着酒杯来到他身边坐了,张扬伸出一条手臂揽住她的肩头,胡茵茹柔软的身体依偎在他的怀中:“因为这里有你,我始终愿意离你更近一些。”
顾允知点了点头,他轻声道:“胡小姐,以后药厂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顾允知道:“我在江城再呆几天,等这件事过后,我就回东江。”
柳广阳道:“你放手,你放手,郭生源骗了你的钱,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秀道:“顾书记客气了。”
张扬道:“还好,这里保持的还算干净。”
胡茵茹轻笑道:“你呀,快把她当成自动提款机了。”
顾养养当天中午找到了哥哥顾明健,兄妹两人在南林寺广场的蓝岸咖啡厅见面,顾明健的表情有些憔悴,这些天他的心里也不好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找我什么事?”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资金方面我可以解决一部分。”
顾允知道:“事情进展的怎么样?”
林秀道:“素斋怎么样?”
顾允知睁开双目,他http://m.hetushu•com看到了张扬关切的目光,不禁笑道:“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
或许是他们两人来得太早,诺大的温泉池区只有他们两个,顾允知很舒适的泡在温泉池水中,闭上眼睛,舒缓着自己的神经。
张扬点了点头。
顾养养道:“等这边的事情办完了,我还是回去上学,我最大的兴趣就是画画,其他的事情都太复杂了。”
柳广阳道:“干什么!别动手,别动手,都是自己人!明健,你是不是糊涂了,真要是认真说起来,是你欠我的钱才对,这个月的工资你还没给我呢,还有,当初你答应给我百分之五的药厂股份,现在也没兑现,你居然倒打一耙,你有没有良心啊。”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希望经过这件事之后,药厂能够平平安安的走下去,我才好安享我的退休生活。”
张扬道:“爸,抽时间您刚好去各处转转。”
胡茵茹道:“每个半个月保洁都会过来打扫,我刚刚检查过,房间内都很干净。”
张扬笑道:“你接着睡,我出去了啊,今晚咱们接着探讨人生大计!”
顾允知落下半截车窗,呼吸着从窗外吹来的新鲜空气,这些天来,他第一次感到心情如此放松。
顾允知笑道:“给你们添麻烦才对!”
顾允知道:“全厂职工大会,你这个董事长不出席肯定不好。”
顾养养道:“哥,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没错,可是那笔钱呢?你利用那些假冒品销售所得的六百七十万呢?现在厂里正是最需要用钱的时候,爸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出面去求人贷款,你怎么可以坐视不理呢?哥,你要是真的还想着这个家,就把这笔钱退回来,帮助药厂渡过危机,咱们是一家人,爸虽然生气,可是我相信他不会真的记恨你。”
“谈什么?在他心里我是个败家仔,一个没用的废物,我去找他,不是主动找骂吗?”
张扬笑道:“她的钱反正也是闲着,借给药厂,你们盈利之后给她分红,也算是帮她找到一个好的投资途径。”
顾明健来到咖啡厅外,正准备上车,却看到马路对面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停下,车上下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人就是柳广阳,自从顾明健被剥夺管理权后,这厮也随之失踪了,顾明健给他接连打了几个电话,他都不接,顾明健投资的那块地就是他介绍的,顾明健大步追了过去,一把就将柳广阳给抓住了。
顾允知微笑道:“睡不着,所以起的早了点,有没有耽误你休息啊?”
商量完事情之后,胡茵茹先离开了办公室,顾允知让顾养养出去一下,他把张扬单独留了下来,顾允知的内心充满着深深地内疚感,只有在张扬面前他才把真实的感情流露出来,顾允知道:“张扬,这件事我们是不是有些逃避责任?”
顾养养道:“茵茹姐,你就收下吧!我对做生意一窍不通,以后药厂的事情会都要靠你,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并不多。”
顾养养点了点头,来到父亲身后,很体贴的为他按摩着双肩,顾允知马上就闻到了女儿身上淡淡的酒味儿,他皱了皱眉头道:“喝酒了?张扬这小子也真是,怎么让你喝酒呢?”
顾养养道:“明天还召开全厂职工动员大会,茵茹姐让我跟她一起过去,我有些害怕呢。”
“后悔什么?”
张扬道:“洪玲,我忘了谁也不能把你忘了,当年在春阳县人民医院实习的时候,你是我们全体男生的梦中情人,可惜那时候是狼多肉少,便宜了陈国伟,让这头狼把你这块大肥肉给叼走了。”
柳广阳愣了一下,转过身,看到是顾明健,脸上马上堆起笑容:“明健啊,我还当是谁呢?吓了我一大跳。”
“已经解决了,与其找银行贷款,不如找关系投资,现在咱们拿到了R型病毒抗体特许生产企业的许可证,想给我们投资的人都要排队,钱当然不是问题了。”
顾明健点了点头道:“好,郭生源去了哪里?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他。”
顾养养道:“哥,姐姐走了,家里就剩下咱们三个,爸多希望咱们一家和和睦睦的,你难道就不能体谅进下他老人家的心吗?”
顾允知马上就明白,张扬是不想自己难做,这小子肯定是利www•hetushu.com用了他自己的途径把资金问题解决了,顾允知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他是个轻易不表露自己感情的人,低声道:“张扬啊,这次让你为难了!”
张扬道:“这次我们的做法并不是为了帮他,而是为了帮助药厂。”
顾允知向张扬看了一眼,显然是想张扬帮忙说话,张扬笑道:“茵茹姐,我看这股份你还是收下吧,顾书记的意思是想用股份拴住你,让你踏踏实实在药厂工作,你只有成为公司的股东之一,才能把药厂当成自己的事业,才能全心全意的为药厂工作,我看你就别推辞了。”
翌日清晨,胡茵茹还在熟睡,张扬就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这厮真是精力过人,虽然他蹑手蹑脚,可是胡茵茹仍然被他的动静惊醒,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窗外仍然黑蒙蒙的,有些诧异道:“这么早就起来啊?”白嫩的手臂勾住了张扬的脖子,张扬笑着在她唇上吻了一记:“我和顾书记约好了,今天陪他去清台山。”
顾允知微笑道:“胡小姐在企业管理方面的确是一把好手,看来这次江城制药厂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顾养养道:“我也想去。”
张扬道:“我陪顾书记先去洗温泉,回头再给她老人家请安。”
顾允知呵呵笑了起来:“女儿啊,你现在是药厂的董事长,你必须要出席,不用害怕,有胡小姐,还有赵副厂长那些人帮你,你一定能行。”
顾允知道:“特许生产权的事情是不是你争取下来的?”
张扬道:“也不能这么说,如果大家都不去,谁来抗击这场疫情啊?你应该支持国伟,做好他的贤内助,免除他的后顾之忧。”
顾养养咬了咬樱唇道:“哥,我和你一起去找爸,你跟他把一切都说清楚。“顾明健摇了摇头道:“没必要,他永远不会了解我!”
张扬一边开车一边道:“爸,药厂资金的事情你不要管了!”
胡茵茹小心翼翼的问道:“顾伯伯,我今天的处理方式您还满意吗?”
张扬道:“这件事上药厂的确有责任,可是犯错的是明健,我们不应该让药厂的全体职工来埋单,就算把这件事追究到底,把责任人绳之于法,药厂的名誉也会因此而扫地,药厂十有八九会面临破产的结局,厂子里这么多的人怎么办?他们怎么生活?明健利用板蓝根冒充抗病毒冲剂,的确是急功近利,不过还好板蓝根冲剂对老百姓的身体不至于造成危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有抗病毒的作用。我们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就是为了补偿这个错误。”
顾养养格格笑道:“爸,放心吧,我闻到酒味儿就头疼,今天主要是想向厂子里的那些中层干部表达谢意,不然我不会喝的。”
顾允知道:“辛苦你了!”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明天我想去清台山看看,张扬说陪我一起去散散心。”顾允知已经看出药厂的危机已经在张扬和胡茵茹这些人的努力下基本化解了,他不想继续干涉药厂方面的管理,养养当董事长,只不过是做做样子,顾允知早就做出了决定,以后顾家对药厂的管理会采用放手的原则,尽量少干涉药厂的事情。
顾明健道:“你和爸一样糊涂,都被他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药厂是姐姐留下的事业,我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为什么?还不是的了不让药厂倒掉?还不是想姐姐的事业继续维系下去?你们说我卖假药,可这些事我事先并不知情,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影响控制住,难道我要把事情宣扬开来?你们现在的处理方法不是一样吗?一样想把事情盖住,这件事只要曝光,药厂就完了,凭什么你们可以这么做?而我就不可以?”
张扬道:“我找小妖,她如果方便的话,让她拿出一部分资金帮药厂渡过难关。”
胡茵茹在文件上扫了一眼,她笑着将文件推还给顾允知道:“顾伯伯,药厂的股份我不能要,佳彤姐和我是好朋友,她现在人不在了,但是药厂出了事,我不能坐视不理,我来药厂是为了当救火队员,我会帮养养慢慢熟悉药厂的业务,等到养养上手之后,我就离开,在此期间,我的报酬可以用工资的方式来支付,如果我表现突出,可以让药厂的业务和-图-书蒸蒸日上,你们奖励给我的股份另当别论,现在我刚刚才到,什么贡献都没有,无功不受禄,这股份我不能要。”胡茵茹说得很诚恳。
洪玲叹了口气道:“不提起这件事我都不担心,从R型肺炎闹起来就把他派到了火车站,这么三天,没日没夜的干着,他这个人死心眼儿,人家都拼命往后撤,他却傻乎乎的顶了上去。”
胡茵茹道:“对药厂我很有信心,只要渡过这场风波,我相信药厂的发展会重归正途。”
胡茵茹笑道:“难得看你做家务。”
晚宴之后,大家各自离去,赵新红和顾养养一起返回药厂招待所休息,顾允知这两天一直都住在药厂,等到众人离去,张扬和胡茵茹一起才离开,两人来到南湖木屋,胡茵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返回这里,打开房门,看到室内熟悉的一切,胡茵茹不由得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这木屋别墅留下了他们太多美好的记忆。
顾养养笑道:“爸,跟我姐夫没关系,不是他让我喝酒的,今天厂子里这么多的中层干部都回来了,我很开心,是我主动要求喝酒的,我陪着他们那些人喝了三杯酒,没多喝。”
张扬道:“好,换换口味也好。”
胡茵茹笑了笑,举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抿了口红酒道:“江城制药厂的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是要挽回假药事件造成的影响可能要花一大笔钱。”
顾允知苦笑道:“我当初过来接管药厂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药厂还在那个混小子的掌管下,距离倒闭也没多远了,我来是为了强迫他交出管理权。我已经退休了,哪有精力顾及这些事情啊,现在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你们好好做吧,我对你有信心!”
凭心而论,江城制药厂在这次的事情中是不占理的,顾明健自以为聪明的做法将江城制药厂的前途命运推到了悬崖边缘,从顾允知的概念来说,既然做错了就要承担责任,可是如果事实的真相被揭穿,如果江城制药厂被扣上制假售假的帽子,那么江城制药厂将很难翻身,顾允知不想看到厂子走上绝路。这场会议之后,顾允知已经下定了决心,药厂的事情他不再管了。
胡茵茹呓语道:“就快被你折腾死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该答应你跟我过来……我今天还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开……”说着说着已经睡意朦胧了。
胡茵茹道:“其实有人比我更应该得到股份!”说话的时候她的眼角瞟了张扬一下,说得自然就是张扬。她微笑道:“顾伯伯,就让我为佳彤姐做点事好吗?如果企业在我的手上有所起色,你们给我的奖励我一定会欣然笑纳,你看这怎么样?”
张扬道:“爸,您放心吧,以后我会抽工夫多盯着这边。”
张扬道:“也没花费太大的力气,我干妈还是很好说话的。”
张扬道:“顾书记说了,他会利用关系争取一笔贷款帮助制药厂渡过难关。”
顾允知道:“我对明健还是太过放纵了,这次的事情,只怕他还是得不到教训。”
张扬跟着过来是为了压阵,从头到尾他保特沉默,胡茵茹处理这种场面游刃有余,换成张大官人处于她的位置肯定也不如她处理得好。
顾养养道:“哥,我想你是不是应该找爸好好谈谈?”
张扬道:“我每天起得都很早,最近因为R型肺炎的事情到处奔波,一件事接着一件事,我也想好好透透气,要不我也不会这么想跟您一起去清台山。”
张扬笑了笑,顾允知也笑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这句话是多余的。
“那怎么行?”顾允知父女同时道。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我打算明天去趟清台山。”
等胡茵茹再度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客厅已经变了个样,用来挡住灰尘的防尘布已经被张扬全部扯去,这会儿功夫,茶几也被他拾掇利索了。
洪玲格格笑道:“我才不是,你说的是左晓晴吧!”她说话没遮没拦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左晓晴和张扬的那段旧情给点了出来,张大官人颇有些尴尬,赶紧岔开话题道:“我在火车站遇到国伟了,他现在可是抗击R型肺炎的大英雄啊。”
顾明健道:“你跟我过来,我有话问你。”
胡茵茹显然是真的累了,没等他说完话就重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