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0章 责任

张扬被她揭穿,多少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道:“对不起,我的好奇心重了一些。”
顾养养被刺破了肝脏,引发了大出血,于子良和左拥军联手为她做了肝叶部分切除,张扬进入手术室的时候,手术已经接近完结,于子良将缝合的任务交给了左拥军,走出手术室外,正遇到了张扬,他解开口罩,向张扬点了点头道:“来了,还好,抢救及时,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顾养养望着那束鲜花,笑了笑道:“哈……好美的鲜呃……”
张扬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将一束从花店买来的鲜花插在床头的花瓶内。
合上电话,他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顾养养遇刺的事情他不能不对顾允知说,可是他又害怕顾允知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来到顾允知面前,顾允知从他沉重的表情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诧异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已经将他老鹰抓小鸡一样抓了起来,狠狠撞在墙壁上。
沈静贤道:“看来你查到了不少的事情,那些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我一个要死的人,也没有什么放不开得了……”说到这里她缓了口气,方才继续道:“我和陈天重的事情和其他人无关,坚决反对我们来往的是我的母亲,当年我的父亲被划成右派,他经受不了种种折磨,最后选择了自杀,我的母亲从那时起身体就不好,我要回江城照顾她,考虑到现实的问题,我和陈天重选择分手。回到江城后不久,我在别人的介绍下和一个老实巴交的工人结了婚。”
张大官人脸上发烧,虽然他对这个素未谋面的老爹毫无印象,可是自己毕竟是他儿子,想不到这位亲爹竟然干出了这种禽兽不如的行为,张大官人都不好意思正眼去看沈静贤。
张扬倒吸了一口冷气,现在他面对的正是亲手杀死他老爹的凶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过望着这个皮包骨头,气息奄奄的女人,张大官人已经兴不起任何的报复之心。
张扬道:“陈天重呢?”
张扬道:“我马上过去!”
柳广阳申明道:“郭生源是我介绍给他的不假,可是我也不知道郭生源是个骗子,顾明健找我要钱,我找谁去?他还欠我工资没给呢。”
姜亮道:“正在急救,具体情况还不知道。”
顾养养摇了摇头,虚弱道:“哈……千万别怪我哥……他不是故意的……”他现在肯定也很后悔……爸,你别怪他,咱们一家人要和和睦睦的……”
沈静贤摇了摇头道:“我活在这个世上就是为了遭受折磨,我一天都不想活下去了!”
张扬满世界寻找顾明健的时候,顾明健居然把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张扬一听到顾明健的声音,顿时火冒三丈,怒吼道:“顾明健,你还是不是人?居然用刀刺伤你的亲妹妹!”
沈静贤道:“我告诉你一件事,满足你的好奇心。”
顾明健道:“我怕……我怕……我对不起养养……当时警察来了,我知道警察一定会救她,张扬,求求你,告诉我,养养怎么样?她有没有事?”
柳广阳看到顾明健拔刀,脸色也变了,顾明健一刀没有刺中柳广阳的要害,只是划伤了他的手臂,一名壮汉趁机抓住顾明健的手臂,用力一拧,顾明健握不住军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紧接着一记重拳砸在他的脸上,打得顾明健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几名壮汉再想围上去的时候,顾养养又勇敢的冲了上来,为哥哥挡住他们的拳脚。
等到其他人都离开之后,沈静贤方才放开张扬的手臂,低声道:“你是张解放的儿m.hetushu.com子?”
柳广阳被打得苦不堪言,只盼着这厮赶紧离去,好不容易等张扬走了,他擦了擦唇角的血迹向杜宇峰道:“我要投诉,他不是公安,凭什么来审问我?你们这是假公济私!”
张扬抿了抿嘴唇道:“爸,我想我们要马上返回江城。”
张扬道:“就算不是你做的,也和你有关系,我告诉你柳广阳,今天凡事涉及这件事的人都他妈倒霉了。”
杜天野道:“知道,可有些事并不是你我能够掌控的。”
顾养养望着父亲,紧紧抓住父亲的手。
顾明健还想说什么,张扬已经愤然挂断了电话。
张扬并没有将顾明健打来的这个电话告诉任何人,包括顾允知在内,顾允知现在的心情已经够难受了,张扬不想再加重他的心理负担。
姜亮悄悄把张扬叫到一旁,张扬咬牙切齿道:“告诉我,谁干的?”
除了张扬以外,没有人明白沈静贤在说什么,张扬道:“沈阿姨,你看清楚,我是张扬!”
沈静贤有些无力的闭上双眼道:“我早就该猜到的。”
杜宇峰道:“张扬是真火了,你们几个小流氓惹出了这么大的祸端,以为这样就算了?得亏你们落在我们手里,要是先被张扬找到他要不把你双腿打断,我跟你姓。”
三名大汉还想上来教训顾明健,柳广阳阻止了他们:“算了,别跟这个废物一般见识,麻痹的,真当自己是号人物,你老子在位的时候别人敬着你,现在你老子已经离休了,你在我们的眼里根本就是一钱不值,废物,我他妈踩死你跟踩死一只臭虫一样!”柳广阳恶毒的咒骂着,他骂完心里舒坦了许多,和几个人转身扬长而去。
柳广阳没想到张扬也在审讯室内,看到张扬一脸的杀气,他不由得有些惊慌了,起身冲着杜宇峰道:“警官他……他不是警察,你……你这是公然违反纪律,小心我投诉你。”
从沈静贤的这句话张扬就能够知道她现在的头脑很清醒,张扬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杜宇峰打电话过来,说已经把柳广阳和他的三名同伙给抓住了,张扬道:“我去找他!”
张扬道:“理由真多,我一打眼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就算那一刀是顾明健刺的,你们这群人没一个能脱开干系,麻痹的!全他妈给我等着,等我抓住顾明健一个个的收拾你们。”张大官人说的愤怒甩手又给了他一记耳光。
两人来到车内坐下,杜天野向司机道:“去更新巷!”
沈静贤道:“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丈夫,他知道这件事后承受不住羞辱,服毒自尽了……我对不起他,他死后不久,我的母亲也因病去世了,再也没有人妨碍我和他的来往。许常德经常来我家里帮忙,我也在潜意识中接受了他,成为了他的地下情人,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许常德的司机张解放知道了这件事,他搜集到了不少证据,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趁着一次来我家帮忙的机会,他……”
柳广阳道:“我怎么知道?他的钱被人给骗走了,就把责任全都赖到我的头上,找我要钱,我哪有钱给他?他听说我没钱,就火了,拔出刀来想杀我,幸好我身边又几名朋友,大家帮我一起把他给打趴下了,我们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啊,可他杀红了眼,拾起刀居然想刺死我,谁想他妹妹冲了出来,他收手不及,这一刀就捅在他妹妹身上,我发誓我说的全都是实话,我要是编造了一句,天大雷劈,我决不反悔。”
柳广阳叫苦不迭道:“http://www.hetushu•com跟我有个屁关系,是顾明健捅得她,我太冤枉了,我一直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姜亮道:“根据旁观者说,当时顾明健和柳广阳为首的几名社会闲杂人员发生了冲突,他们围殴顾明健,顾养养看到哥哥被打,冲上去保护他,顾明健气昏了头,摸刀想刺杀柳广阳,在冲突的过程中,他一刀误刺在顾养养的身上。”
沈静贤叹了口气道:“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
张扬也不再隐瞒,点了点头道:“是!”
江城市市委书记杜天野听说顾养养遇刺,也专程来到医院探望她,他这次前来主要走出于对前任领导的尊重,顾允知对杜天野的前来表示感谢,同时也提出请求,希望顾养养的伤情不要惊动太多的地方领导,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希望女儿在一个安静的氛围内治疗。
杜天野道:“我问过公安局,说顾养养不承认是顾明健刺伤他,只说是争夺军刀的时候候,她自己失去平衡摔到了,自己把自己给误伤了。”
柳广阳吓得打了个冷颤,对张扬的恶名他不止一次听说过别的不说,单单从刚才张扬能够大摇大摆的进入审讯室把他痛揍一顿来看这个人的确厉害。
一旁的苏媛媛和苏国泽同时惊呼,苏媛媛道:“妈!你干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让胡茵茹先送顾允知去休息室内等候。
沈静贤死死盯住张扬:“你不是他……你不是……”
张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沈静贤道:“上次你过来的时候,扮成张解放吓我!我的意识虽然混乱,但是当时的一些情景我还记得。”
顾允知得知女儿渡过危险的消息,眼圈竟然有些发红了,他大半生纵横官场,可到现在才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助和脆弱,顾允知还不知道另外一个真相。
杜天野道:“我刚刚去探望了顾养养,她的情况还可以。”
张扬道:“我去看看!”
张扬道:“我必须要亲自问问,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说的那样!”
杜天野道:“她母亲快不行了,又不愿意去医院,我早就想让你去看看,可是你这两天这么忙,我没好意思开口。”
张扬道:“别多想了,我给你开一张药方,你还是养病为主。”
张扬道:“幸亏抢救及时。”
杜宇峰朝张扬点了点头,看情况柳广阳没有说谎。
张扬道:“你的儿女都很关心你,你要是放弃治疗,他们会很难过。”
沈静贤的表情充满了痛苦,她的双手紧紧攥着床单道:“后来我才发现他没有那么好心,一切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她虽然没有说明,可是张扬已经明白,她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在那样一个动乱的年代,沈静贤一个孤苦无助的女人活下去并不容易,张扬看过她年轻时的照片,她和王均瑶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可谓是春兰秋菊各擅其场,许常德对她生出邪念并不意外,因此张扬对许常德的为人越发的不齿。
杜天野道:“兄妹两个怎么做人的差距这么大?”
张扬接到姜亮电话的时候,整个人因为震惊而木立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方才反应过来,穿着浴袍走向外面,因为他害怕顾允知听到,张扬压低声音道:“姜亮,你他妈给我说清楚,养养……养养她怎么了?”张扬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鼻子酸酸的,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在他心中养养是如此的乖巧,是个我见尤怜的女孩子,究竟有什么人这么残忍会向她下手?
张扬怒道:“你还有脸问?你刺伤了她,居然放任她不管,自己一个人逃了?http://m•hetushu•com
张扬道:“提起这事儿我就恼火,要是让我抓住他,我非打断他的腿。”
杜宇峰道:“顾明健为什么要杀你?”
姜亮知道他的脾气,劝道:“你别生气,这件事还是交给我们警方处理。”
所有人都愣了,柳广阳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他颤声道:“快走,快走……”
杜天野道:“交给公安局处理吧,你小子别胡闹啊,事情本来已经够麻烦了,你就少跟着添乱了。”
沈静贤道:“我过去叫沈良玉,当年的礁在小石洼村插过队,王均瑶、许常德、董徒志、陈爱国那些人当年都是和我同批的知青。”
姜亮来到他的身边,低声道:“左院长和于教授亲自为养养手术。”
张扬这才回过神来,抬起头看到杜天野朝他笑了笑,走了过去:“杜书记!”
张扬和顾允知赶到江城人民医院的时候,顾养养的急救手术仍然在进行之中,手术室外,胡茵茹、赵新红一帮药厂的领导都来了,警方也来了不少人,姜亮一直都在那里等着,来的路上张扬并没有把实情告诉顾允知,可顾允知从他的种种表现上已经猜到了事情一定相当的严重,等到了医院,听说女儿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坚强如顾允知也无法承受这样巨大的心理压力,他双腿一软,几乎坐倒在地上,幸亏张扬和胡茵茹及时扶住了他,顾允知抓住张扬的手臂:“张扬,救养养,你一定要救养养。”
张扬走过去二话不说,抓住柳广阳的衣领就赏了他俩大嘴巴子,打得柳广阳鼻血长流,柳广阳惨叫道:“滥用私刑,你们是人民警察,怎么可以滥用……”
以张扬的手段,他还是有把握延续沈静贤的生命的,可是面对一个已经失去了生的意志的人,就算他也一样束手无策。
张扬道:“说实话,我这心里挺憋屈的。”
杜宇峰道:“抗议啊,那我就把你放出去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放出去,你搞不好那活不到明天早晨。”
沈静贤道:“他手里握有我和许常德来往的证据,并以此作为要挟,我恨他,却不敢将这件事声张出去,而那时许常德似乎听说了什么,他害怕我和那个儿子的存在会带给他不好的影响,所以渐渐疏远了我,张解放对我百般纠缠,我恨他,认为我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所以在一次他喝醉酒来找我的时候,我请他吃饭,并往他的酒里面放了敌敌畏。”
顾允知听到女儿这样说,心中更是难过,他拍了拍女儿的手背,轻声道:“养养,你休息吧,爸爸就在你身边陪你。”
张扬冷笑道:“没事,我弄死他找点化尸水给融了,保管不留痕迹。”
杜天野离开病房,来到停车场的时候,正看到张扬从医院行政楼里走了出来,他向张扬招了招手,张扬不知在想什么?呆呆出神,居然没啸看到杜天野,杜天野叫了一声:“张扬!”
顾养养感觉自己的体温在一点点的变冷,她的喉头发出微弱的声音:“哥……”
张扬先取出一颗绿色的药丸塞入她的口中,药丸入口即化,一股清凉的汁液顺着顾养养的喉头滑落。张扬道:“这是我配制的回春丸,有恢复元气的作用。”他又将一盒药膏放在床头:“这药膏可以先放在冰箱里,七天后外数在伤口上面,保你伤愈后没有一丝一毫的疤痕。”
苏国泽还是带着妹妹一起离开了房间,杜天野也随同他们一起来到院子里,苏嫒媛有些奇怪的问道:“妈为什么要单独和他说话?”
张扬摇了摇头,现在要赶紧把顾养养平安的消息告诉顾允知。
张扬照实回答道http://m.hetushu.com:“我当时并不是冲着你去的,我是为了调查王均瑶,没想到会查到你。”
杜宇峰也觉着有点不对头了,低声道:“哥们,悠着点儿!”
于子良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咱们之间不用谢,病人还得过一阵子才能苏醒,你要去看她吗?”
张扬没说话,隐约猜到沈静贤想说的事情和苏媛媛才关。
杜宇峰道:“你想投诉就去投诉,看看大家是信你还是信我。”
苏国泽黯然叹了一口气,母亲的病显然并不乐观,已经出现了肾衰竭的症状,又拒绝前往医院治疗,他之前请过一位专家来,那位专家认为沈静贤最多还有几天可活。
柳广阳是个无赖,可是他并没有多少胆色,被张扬连吼带吓,杜宇峰又在旁边半真半假的敲边鼓,不一会儿柳广阳的防线已经完全崩溃,他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原来顾明健在他的怂恿下,一共凑了一千万,从商人郭生源手里买了京城的一块地皮,那块地顾明健多方考察过,认为很有发展的前景,可是他并不知道郭生源是个骗子,定金付完之后,郭生源就人间蒸发了,等顾明健拿着两人签订的协议去找,才发现地是郭生源的不假,可是他在卖给顾明健之前已经将土地抵押给了别人,一块地卖了好几家,这下顾明健的一千多万鸡飞蛋打,他因此而暴走发狂。
顾养养出现在马路的对面,她在咖啡馆内看到了眼前的一幕,赶紧从里面冲了出来,顾养养也算是张扬的亲传弟子之一,躲过一名壮汉的拳头,握紧粉拳击中对方的软肋,将那名壮汉打得哀嚎一声,踉跄后退,她扶起被打倒在地上鼻青脸肿的顾明健,含泪道:“哥!”
张扬照着他肚子上又是一拳,打得柳广阳虾米一样躬起了身子,咳嗽了老半天才道:“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这件事……真不是我做的!”
张扬望着沈静贤,沈静贤的目光却没有看着他,始终直视着前方的墙面,仿佛周围没有任何人存在,沈静贤道:“婚后不久,他得了重病,我可能是个不祥的女人,凡是我身边的人总没有好下场,我要照顾母亲,又要照顾丈夫,可是我从返城之后,我的工作问题迟迟没有着落,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去找了许常德,那时候他已经是江城机械厂的副厂长,看到我来找他,许常德表现的很热情,毕竟当年我们都是在小石洼村插过队,我提出让他帮忙进厂,他当时并没有一口应承下来,只是说会尽量去办,过了一阵子,他果然帮我办好了入厂上班的手续,不过……”
沈静贤道:“不用管我了,你开了我也不吃,我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我对这个世界早就厌恶透顶,对我来说,死是一种解脱。”
张扬如释重负道:“谢谢,谢谢!”
张扬卡住他的脖子道:“说,顾养养那一刀是不是你刺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最近诸事不顺,什么倒霉事儿全都一股脑涌过来了,我是不是犯太岁了阿?”
张扬道:“顾明健过去我只是觉着你偏激,可是今天我才知道你还是个极度冷血和自私的混蛋,想知道养养怎么样,你自己过来看她!你是不是人?有没有责任心?”
张扬道:“养养那小丫头太善良,伤成这个样子她仍然不愿指证自己的哥哥,把所有事情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杜天野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一起上车。
张扬不由得一怔,苏国泽和苏媛媛都有些惊奇的看着张扬,不知道母亲要跟他说什么?在他们的印象中,母亲和张扬并不熟悉。
柳广阳脸色都变了:和图书“别……别……啊!我他妈又没杀人,你们找我干什么?”
张扬有些诧异道:“更新巷?是不是苏媛媛家?”
柳广阳满脸的不相信:“你别吓我……”
杜天野道:“或许是想问问她自己的病情。”
姜亮叹了口气道:“顾明健!”
张扬冷笑道:“工资?你他妈还真敢说,用板蓝根冲剂冒充抗病毒冲剂就是你想出的主意吧?你给药厂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现在居然还敢要工资。”
杜天野道:“你没犯太岁,你现在好端端的。”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道:“顾明健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就算是误伤,看到妹妹白在血泊里怎么可以不顾而去?”
顾允知道:“养养,你受苦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那个畜生。”
柳广阳道:“这事儿也不赖我,顾明健是决策人,他要是不点头,没人敢这么干,现在事情闹出来了,凭什么让我当炮灰?”
沈静贤道:“你是张解放的儿子……你是他的儿子……”
张扬道:“柳广阳那几个流氓不能轻饶了,养养这次受伤虽然不是他们直接造成,司和他们也有着密切的关系,一定得给他们深刻的教训。”
沈静贤道:“你去小石洼村调查过我是不是?”
因为痛苦,顾明健面部的肌肉扭曲起来,让他的脸显得狰狞异常,顾养养生怕他再去惹事,拼命抓住他,却仍然被他挣脱开来,顾明健怒吼道:“我杀了你这畜生!”刀光,寒光凛凛的刀光,顾明健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军刀,他不顾一切地向柳广阳冲去。
“养养……”顾明健含泪道。
顾明健杀红了眼,他看到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军刀,再度拾了起来,握刀再度冲了上去,一刀戳向柳广阳的小腹,可这时,顾养养的身体被人猛推了过来,顾明健听到了妹妹的尖叫声,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中刀已经刺入了养养的小腹。
张扬回到医院的时候,顾养养已经苏醒,顾允知坐在女儿的床边,握着她冰冷的小手,望着她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虚弱的俏脸,顾允知的内心刀割般疼痛。
顾明健在电话中带着哭腔道:“张扬,养养……她怎么样了?她有没有事?”
柳广阳哭丧着脸道:“你干嘛跟我过不去,顾明健丧心病狂,他连亲妹妹都杀,你们不去抓他,找我干什么?”
张扬怒道:“混账,我非宰了他不可!”
顾养养脸色苍白的倒在了地上,她捂着小腹,鲜血从她的伤口汩汩流了出来。顾明健吓傻了,他竟然刺伤了自己的妹妹,莫名的惶恐笼罩了他的内心,顾明健走上前去,看到养养一张一合的嘴唇,似乎她想说什么,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张扬和杜天野一起来到苏嫒媛的家,沈静贤已经三天未曾进食了,整个人气息奄奄,张扬虽然对沈静贤没有什么好感,可是碍于杜天野的面子,还是勉为其难的为她诊了诊脉,张扬的手指搭在沈静贤干枯的手腕上,沈静贤灰黄色的面孔似乎有了一些神采,她睁开双目,忽然一把就将张扬给抓住了,她抓得如此之紧,甚至连指甲都深深掐人张扬的皮肉之中。
姜亮道:“这小子是够混蛋的,一刀把妹妹刺成这样,居然害怕承担责任,从现场逃之夭夭了,如果不是我们警方赶到及时,耽误了治疗,养养恐怕就没命了。”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让杜宇峰带人去抓他们了,相信他们都跑不掉。”
此时远处传来警笛的声音,顾明健咬了咬嘴唇,在瞬间他下了一个极其荒唐的决定,他转身奔向自己的汽车,接连三次才打着火,然后驱车向远方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