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2章 人总有累的时候

几名党组成员都不说话了,张扬说得无疑都是事实。
龚奇伟道:“你小子啊,哪有那么多的牢骚?”
朱宗万道:“张主任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
李红阳叹了口气道:“可这样一来,省内优秀运动员集体缺席,省运会的吸引力就会大打折扣。”
“可惜像您这么想的真的不多。”
省运会的准备工作明显因为这次的R型肺炎受到了影响,南锡是平海最先发现R型肺炎的地方,也是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地方,省运会正式报名工作开始的时候,R型肺炎的阴影还没有完全褪去,各地市或许是处于对R型肺炎的顾忌,所报上的运动员名单并不是他们最强的阵容,主要原因是,很多拥有世界级国家级水平的运动员不愿意到南锡来参赛,尽管现在R型病毒抗体已经大量生产,可是在平海很多人的心中南锡还是一个疫情的重灾区,他们是不想冒风险过来的,尽管距离省运会还有三个月。这就让省运会面临了一个相当严峻的问题,一流的运动员很可能全都缺席这次的省运会,本届省运会可能成为星光最为黯淡的一届。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为什么我说真话的时候总是没有人相信?”
龚奇伟道:“哪那么多的废话,快说!”
乔梦媛微笑道:“我看出来了!”
龚奇伟皱了皱眉头道:“哪有那么严重,虽然南锡是平海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可是一发现,我们就进行了有效控制,疫情并没有蔓延出去。再说了,现在病毒抗体已经研制出来了,就算感染上,也能治好。”
张大官人从他的眼神中琢磨到了什么,瞪了他一眼道:“干嘛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
李红阳点了点头,现在R型肺炎的阴影仍在,可距离省运会毕竟还有将近四个月,等到大家心理上适应过来,保不齐还会发生变化,张扬强调这一点的目的就是冲着金牌奖牌榜第一去的,好不容易逮住了机会,他绝不会轻易放过。
和龚奇伟谈话之后,张扬忽然对金牌和名次没有那么看重了,其实市里对最终的名次并不在意,他们看重的是体育之外的东西,如果可以夺得金牌第一,当然是锦上添花,如果没有成功,也不是什么错误,自己目前的工作已经足够优秀,获得提升已经是必然的事情。
张扬抬起头,眯起眼睛看了看午后的阳光,春日的阳光很温暖,很明媚,沐浴在这样的阳光里,会让人从心底产生一种懈怠,让他想找一个地方睡去,张扬打了个哈欠道:“最近我越来越懒了。”
张扬道:“我今儿随便说几句,你别往心里去。”
龚奇伟笑着点了点头:“省运会的事情筹备的怎么样了?”
龚奇伟饶有兴趣道:“说来听听。”
张扬道:“我是那种人吗?”他心里却在盘算着,等到时候再说,常凌峰这么得力的助手可不能轻易放走,有他在身边自己就轻松了许多,无论如何得想个法子让他继续留下来。
周山虎开着体委的丰田面包将张扬送到了呱呱香的办公楼前,张扬一下车,就看到一位身穿蓝色连衣裙的女郎迎了过来,她是朱宗万的助理姬若影,姬若影做完自我介绍,张扬马上想起了泰鸿集团的总经理姬若雁,他有些好奇的问道:“姬小姐认识泰鸿集团的姬若雁吗?”
龚奇伟道:“你小子现在一说话就是阴谋论,哪有那么多的阴谋论?”
张扬决定听从龚奇伟的建议,把省运会的报名时间延长了一周,并亲自给各兄弟城市的体委负责人打电话联系,动员他们派出最强的运动员阵容,可是并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其实这个各城市体委关系也不大,体委也想出成绩,可是这些国家级运动员找到种种理由推辞前来,根本上还是不看重省运会比赛。
李红阻道:“张主任,后天就是报名截止日期,真的不考虑延长时间了?”
张扬道:“提高展台费用,价高者得。”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这些事我分得很清。”望着乔梦媛的眼睛,他意味深长道:“你很在乎我的想法?www.hetushu.com
张扬道:“咱们就拿体育事业来说吧,但凡遇到一赛事,我们看重的是什么?看重的就是奖牌数,仿佛奖牌数拿到第一咱们的全民体育素质就上去了,可咱们国内的体育采取的是集中训练制,专业运动员的队伍在整个世界上位居第一。”
张扬笑道:“省运会还谈什么吸引力?我查过前几届省运会的上座率,低的可怜,多数场次连十分之一的位置都坐不满,你们还真当省运会跟奥运会似的一票难求?不可能,压根儿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龚奇伟笑道:“自己跟自己玩儿有意思吗?”
朱宗万笑着站起身,迎了过来,很热情的握住张扬的手道:“张尖任,欢迎,欢迎!”
乔梦媛俏脸一红,居然点了点头。
朱宗万道:“工作安置的问题我会帮忙动员一下,到时候我们可以提供就业岗位,但是这些工人符不符合我们的要求就不知道了,我们接收也是有条件的。”
常凌峰看到这厮一副奸商的嘴脸,不由得想笑,常凌峰道:“今年是第一次举办,而且我们事先已经把参展标准公布出去了,如果临时变更条件,肯定会引起商家的不满,我看第一年就这样吧,我打算把展区分类,中心展区安排国际知名的册企业,围绕中心展区按照类型的不同划分不同的展区,在外周增设一百个展位,提供给小的商家使用。”
张扬道:“我觉着这种集中训练制虽然能够有效地提升奖牌数量,可是并不能代表一个国家的真正体育水平,不但是体育,教育上也是这样,评定一个学生是否优秀的标准不是他的综合能力,而是他的学习成绩,您说这样的标准是不是机械了一些?形式大于内容了一些?”
张扬笑了笑,他就不信领导们搞省运会的最主要目的就是推动全民体育事业。在体委主任的岗位上干的时间久了,看到的事情多了,张扬就明白了国内大小体育活动基本上都是要和政治挂钩的。
龚奇伟道:“机床厂的改革成功,以后我们的路就好走了许多。”
张大官人道:“我也一样。”
乔梦媛道:“你属于闲不住的人,现在省运会的事情筹备的差不多了,你的身边又有常凌峰这样的精兵强将帮你,大事小事都不需要你亲自去过问,所以你才会有这样的感觉,你这种人需要不停的折腾,只有这样你才能够保持足够的兴奋。”
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的臧金堂道:“张主任,咱们要是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胜之不武?”
张扬道:“你是个商人,你的人生目标是不是不断地积累财富,用财富来证明自己的人生价值?”
龚奇伟道:“别忘了经贸会的事情,市里交给你的不仅仅是省运会。”
朱宗万是个明白人,张扬没把话说完,他已经明白了张扬的意思,朱宗万笑道:“国有企业改制是大势所趋,南锡在这一点上已经走在了平海的前头。”
常凌峰将目前签约的商家名单递给张扬道:“张扬,这次展会的规模要比春季京城IT展会还要大,目前报名参展的商家仍然在不断增加。”
龚奇伟摇了摇头,微笑道:“公平!我们要给所有人公平的待遇,他们不派来最优秀的运动员,或许能让南锡这次的成绩脱颖而出,可是这样一来,就算我们把所有的金牌拿到,其中的含金量也大打折扣,我们的目的是通过这次省运会和兄弟城市之间更好的交流,交流是全方位的,不仅仅局限于体育,还有经济文化,很多更深层的东西。”
其实其他人也都想到了这一层,不过谁也不会像张扬这样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张扬道:“文副总理会来参加经贸会的开幕仪式,这次经贸会举办成功,要比省运会更加轰动。”
朱宗万邀请张扬坐下:“最近受到R型肺炎的影响,工厂方面并不惊奇,二季度定下的指标估计完不成,希望下半年能够扭转。”
常凌峰道:“我在想,咱们之前说过的话。”
张扬道:“怪你什么?”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张扬把大家都不好意思说出和_图_书的话全都说出来了,可他的这些话无疑都说在了点之上。
龚奇伟道:“我承认,目前国内很多行业里存在着不足的现象,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标准其实是符合国情的,如果失去了标准,我们的社会就会陷于混乱之中,体育比赛完全成了金牌之争,可是如果我们取消了金牌的争夺,那么水平的高低用什么来评判,一个缺少竞争的比赛,又能吸引多少人的注意力?每年都有无数高中生为了高考而努力拼搏,如果不用考试来检验他们的成绩,那么你告诉我,又有什么好的方法来分辨他们中孰优孰劣?我们的社会处于发展之中,发展是一个不断向前并自我完善的过程,人不可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社会也是一样,这就要求,我们利用自身的努力不断地改变自己身边的一切,可能我们改变的只是南锡的一小部分,但是如果我们体制中千千万万的干部一起努力,那么改变将会是巨大的。”
“不一样!”乔梦媛垂下黑长的睫毛,用饮茶来掩饰她此时慌乱的表情。
乔梦媛反问道:“你是个政府官员,你的人生目标是不是不断地向上爬,用你的官位来证明自己的人生价值呢?”
张扬道:“这机会是老天爷送到我们面前的,我们不要,就是逆天,逆天的事儿咱们可不能干,他们不派顶尖的运动员过来没关系,他们不来参加省运会也没关系,哪怕是一个不来,我相信他们的体育官员必须要来,为什么?省体委的领导要过来,省领导要过来,他们不敢不来,无论发生怎样的变化,哪怕是R型肺炎就发生在省运会举办期间,我们一样要办下去,戏台搭好了,这出戏我们必须得唱下去,你们放心,绝不会是独角戏。”
张扬道:“好啊,多多盖善!”
张扬道:“根据朱宗万所说,我们南锡的佣工作口很大,高新区建成之后,需要的工人会更多。”
张扬道:“龚市长,刚开始举办省运会那会儿,我觉着是比赛第一,可现在我明白了,省运会就是一形式,这金牌名次啥的,压根就没有多少人在乎,这些优秀运动员谁也不把省运会当成一回事儿,你们这些市领导口口声声重视,其实重视的绝不是比赛本身,重视的是能把这次的省运会办好,在领导面前倍有面子,产生良好的政治影响,在这一基础上,如果能够推动经济发展,那就是两全齐美的事儿,如果这两者都实现了,又能提升老百姓对体育的热情,推动所谓的全民体育运动,那就是喜上加喜,锦上添花。”
张扬道:“我就说过,市里看重的不是省运会,你们当领导的一直都抱着体育搭台经济唱戏的目的。”
乔梦媛道:“差不多。”
崔国柱道:“张主任这么一说,我对咱们实现奖牌榜和金牌榜的双项第一有些信心了。”
龚奇伟道:“又发牢骚,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只有经济发展了,才有更多的精力去顾及体育文化事业。”
朱宗万道:“张主任想让我帮什么忙?”这句话其实是明知故问,但是朱宗万有必要问清楚,他已经猜到了张扬要让自己帮忙解决工人的就业问题,但是他对人数不清楚,所以不敢贸然答应。
“什么话?”
纪检组组长段建中道:“还不是因为R型肺炎,我就奇怪了,现在R型肺炎的抗体已经开始生产了,就算感染上了也能够很快治好,他们还怕什么?”
张扬道:“既然这样,我就告诉梁成龙让他死了这条心。”
张扬点了点头,龚奇伟的这番话的确有些道理。
张扬把和朱宗万见面的事情告诉龚奇伟之后,龚奇伟相当高兴,他笑道:“张扬,你这次为我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啊,只要确保这些工人就业,以后的改革工作就好办了。”
龚奇伟道:“不管别人怎样想,首先要管好自己,我记得过去省委顾书记说过一句话,我不要求我们的每一个干部都能够舍己为人,但是我希望我们的每一个干部能够管好自己,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只要每个人都把自己管好了,我们的干部队伍就是廉洁m.hetushu.com的队伍,我们的工作效率就会空前的强大。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都会存在着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个人都有自私心,可是处在我们的位置上,我们就必须要收敛自己的私心,因为我们代表的是大家的利益,我们必须要把大家的利益摆在第一位,我说这句话并不是冠冕堂皇,至少我自己是这么想的,张扬,我感觉你的思想出现了一些偏差,我希望,你不要因为看到我们体制内的一些不好的现象而怀疑我们的团队,我深信我们的党,我们的干部队伍多数都是纯洁而负责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
张扬笑眯眯道:“其实不来更好!”
张扬道:“咱们把新体育中心盖起来了,把省运会热热闹闹的办起来,接下来的工作争取把每场比赛的上座率提升上去,省运会的重点并不是比赛本身,而是围绕这次省会的各种相关工作,反正这场戏没多少人感兴趣,领导们不会关心比赛结果的,谁参加比赛,谁拿金牌,对上级领导的意义不大,他们关心的是,这场省运会有没有顺利开幕,圆满闭幕,根据咱们目前广告销售和各方面赞助的情况,这次省运会应该亏损不大。”这厮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又道:“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历届省运会就没有盈利的,我们只要做到亏损最少的那个,我们这一届的省运会就是最成功的。”
常凌峰道:“你曾经答应过我,省运会过后就放我自由。”
张扬道:“说是高升,可我怎么就兴奋不起来呢?”
龚奇伟道:“我看你是闲的,做好准备吧,很快就要往你的身上加担子了。”市里已经基本上明确,未来高新区的工作会交给张扬。
张扬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什么?做任何事都提不起精神,大概在官场中混得久了,感觉周围的一切对我缺乏吸引力。”
常凌峰道:“可以预见的是,这次的经贸会一定会成功。”
常凌峰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他才不相信这厮会有这么高的境界。
张扬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朱宗万的爽快是张扬没有想到的,他原指望着朱宗万能帮忙解决一百人就不错了,有了朱宗万的这二百人垫底,剩下的不到二百人,随便动员一下就解决了,张扬道:“多谢朱总了!”
张扬道:“您的意思是……”
张扬道:“憋了这么欠,发发牢骚有助于舒缓压力,龚市长,你别往心上去啊。”
“身为东道主,我们不妨做得再大度一些,报名日期可以适当延长,你再和各市体委沟通一下,争取让他们派出最强的阵容,如果我们做好了这一切,他们仍然不愿派出最优秀的运动员,那么以后他们也不会说闲话,你说对不对?”
朱宗万笑道:“没什么好谢的,我在南锡开厂,当然要为南锡做出一些贡献,其实南锡佣工市场的缺口还很大,就我个人知道的,李博元的玩具厂,梁溪的灯具厂都在招工,就算再有四百人一样可以解决掉,不过现在人们的传统观念还很重,认为我们是民营企业,和国营的铁饭碗没办法相比,事实上现在区别根本没有那么大,我们民营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也是有保障的,在医疗养老等各方面福利上我们做的甚至比多数国营企业更好。”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那么点儿。”
乔梦媛道:“大概是你这段时间太累了,应该好好调整一下,等你恢复过来,你会发现生活是如此美好。”
龚奇伟道:“谁让咱们人口数第一呢。”
张扬道:“朱总,实不相瞒,这次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张扬道:“这场R型肺炎给省运会增添了很大的难度,咱们南锡是平海疫情最重的地方,现在别的城市都对来咱们这里持有想当谨慎的态度,报名工作已经开始了,可其他城市一流的运动员基本上都没有报名,都说训练任务繁重,我看他们是对R型肺炎心有余悸,害怕来咱们这儿感染上。”
张扬的手指在会议桌上轻轻敲击了一下,他淡然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报名工作没理由为他们延长,过去没有http://m.hetushu.com这样的先例,我们也不会破例,不来更好,省得跟我们争金牌!”
“我有说过吗?”张大官人一脸的迷惘。
常凌峰笑道:“这两件事办好,你可就捞足了政治资本,向前晋级,指日可待。”
“我没能给你的朋友帮上忙。”
张扬道:“我没怀疑谁,我是就事论事,我真觉着省这会的政治意义远大于所谓的体育精神,一场省运会改变不了什么,更掀起不了什么全民健身的高潮,老百姓权当一次热闹看,领导们看重的也不是通过省运会全面提升体育水平。”
张扬点了点头道:“具体的事情你来办,你办事我放心。”
张扬点了点头,心想这世界真是太小了,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姬若雁曾经是赵国梁的未婚妻,心里一直把他当成杀死未婚夫的仇人,曾经多次挑唆京城三公子之一的梁康和他作对,想到姬若雁,张扬发现自己的仇人还真不少,而且女性居多。
萧苕敏道:“如果真的这样,省内水平最高的运动员基本上都不来参加,我们这届省运会的吸引力就会大打折扣。”
常凌峰笑道:“那也得有个标准。”
英德尔公司,高普公司,康迈公司,这些全球顶尖的计算机厂商已经签约在这次的IT盛会上设立展台,在他们的带动下,国内的大小计算机厂商对这次的秋季经贸会趋之若鹜,七月初签约参加展会的厂商就已经达到近三百家,由此张扬已经看到了高新区的远大前景。
张大官人乐得见到这个结果,不是他不清,现在他摆出了高姿态,别管是不是虚情假意,可他毕竟在报名问题上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也不断做出了让步,现在是人家不愿意来。根据最终的报名名单,张大官人连同几位副主任分析了一下,这次他们在省运会夺得金牌第一已经有了很大的把握。
省运会的筹备工作已经进行的七七八八,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等到十月份开幕,这件事就算胜利完结,张扬目前把大多数的精力都放在了秋季经贸会上,因为这次的经贸会是针对IT业,目的就是引入更多的高科技产业,所以接触的商家是有选择性的。
朱宗万道:“我有两个车间会在下个月建成,投产之后大概需要二百名工人,我可以帮忙解决一半。”
姬若影点了点头道:“她是我堂姐!张主任认识她?”
张扬喝了口茶,将茶杯轻轻放在茶几上:“是这样,现在市里正在大力推行国有中小型企业改制,目前以南锡机床厂作为试点。”
进入朱宗万的办公室里,张扬才知道什么叫艰苦朴素,这位民营企业家的办公室也就是十多个平方,办公桌椅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那种,想起当初去烟厂看到廖伟忠办公室陈设之奢华和朱宗万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看来花自己的钱和花公家的钱就是不一样。
副主任崔国柱道:“话不能这么说,咱们南锡毕竟是平海疫情最重的地方,R型肺炎抗体星然开始大量生产,但是R型肺炎病患在短时间内还会出现,昨天京城那边又出现了一名死亡病例,想让人们彻底消除对疫情的恐惧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张扬道:“我现在对官位看得越来越淡,能踏踏实实帮老百姓做点事最好,至于我个人升不升官,我无所谓!”
龚奇伟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感觉口有些干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有件事你没说错,省运会的重点并不是运动员取得怎样的成绩,不在于他们能破多少记录,我们要的是圆满成功,南锡获得了金牌第一,那只是南锡自身的成功,并不能代表这一届的省运会成功,我们要让所有的兄弟城市来到南锡,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要让他们感觉到我们南锡人民的热情,要让他们看到南锡的变化,体育的精神是什么?”
张扬道:“龚市长,我总觉着目前我们的很多工作都存在着一种严重的形式主义。”
李红阳道:“我建议适当的延长报名时间,我们再分头做做各个地方城市的思想工作,争取他们派最顶尖的运动员来到南锡。参加这次省运会。”
和-图-书后,张扬离开体委,专程前往了呱呱香集团位于南锡市开发区的分厂,他和呱呱香的老板朱宗万约好了见面。
张扬呵呵笑道:“你还真了解我。”
张扬道:“龚市长,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不是巴不得他们不来,我现在是广发英雄帖,每个城市我都通知到了,现在是我拿出十二分的诚意,人家不愿意给我这面子,既然他们不愿来,咱们也不能强迫是不是?就算所有运动员都不来,咱们这省运会也得办,大不了权当是搞一场市运会,金牌奖牌全都是咱们南锡人自己拿,那多有面子?”
常凌峰道:“你可不能反悔。”
乔梦媛道:“暂时的!”
乔梦媛有些歉意道:“张扬,你不怪我吧?”
张扬笑道:“我一直都有信心。”他向李红阳道:“老李,报名截止日期不能变,而且一旦报名,没有充分的理由,决不允许中途更换运动员。”
张扬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点了点头道:“过去,我以为是,可现在我发现,官场对我的吸引力远没有我想象中大。”
张扬道:“您交给我的任务到此结束,企业改革的事情以后和我无关。”
张扬道:“你已经选好了?”
张扬道:“什么叫胜之不武?我当初怎么说的?咱们南锡要在这次的省运会上夺得金牌、奖牌的双料第一,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心中都叫着不可能?其实我心里也没多大把握,想要达成这一目标,希望不是没有,可是微乎其微,虽然我们前期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要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地利我们有了,人和我们也没问题,可天时呢?现在天时有了,R型肺炎弄得大家人心惶惶,他们都不敢来南锡,最优秀的运动员没必要冒险来我们这里参加比赛,从报名名单来看,他们派来的大都是二三线运动员,别人的事情我们不管,他们就算派做饭扫地的过来,我们一样要当成贵宾接待。”
乔梦媛道:“南锡高新区已经开始启动了,看情形市里有意把这一块交给你负责。”
龚奇伟道:“政治是为了什么?政治就是通过行政手段更好的治理,治理的目的何在?目的就是通过我们的行政干预手段,促进经济更好的发展,促进社会更快的进步,从而改善老百姓的生活,这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安排机床厂工人就业本来并不是张扬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因为常务副市长龚奇伟找到了他,所以张扬才接下了这个任务。龚奇伟之所以找上张扬,也是因为国营中小企业改革之初,并不想引起太大的动静,他主动请缨南锡成为平海的试点,而南锡机床厂又是南锡的试点,机床厂的改革不容有失,要确保这次改革成功,有了成功的先例,接下来的改革工作才好继续推行下去。
龚奇伟看到这厮一脸的坏笑,马上就明白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龚奇伟指着张扬道:“你小子啊,巴不得人家都不来,那样你就能够夺得金牌奖牌的双料第一了。”
张扬笑道:“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的工作!”
张扬道:“南锡机床厂这次下来的估计要有五百人,除去一百多人符合提前退休条件,还存在近四百人的工作安置问题。”
乔梦媛举起茶杯道:“以茶代酒,先预祝你的高升。”
张扬笑道:“国企改革的根本原因就是认识到本身的不足,他们看到了民营企业先进的一面,所以才开始求变。”
姬若影给他们倒了两杯茶后离开。
张扬道:“可能吧,我来到南锡之后一直都在搞体委工作,现在省运会的事情已经基本上搞定了,心中忽然觉得有些空空荡苏的。”
龚奇伟笑道:“觉着工作失去了挑战性?”
张扬道:“倒是跟我提过,估计省运会结束之后,高新区是我的下一个去处。”
体委党组会议上,几位党组成员都是一筹莫展,副主任李红阳叹了口气道:“张主任,我已经往各市体委打了很多电话,希望他们能够派最优秀的运动员过来,可是他们对这次的省运会都表现的很消极,这次派来的多数都是二三线的运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