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3章 有了啊

乔梦媛道:“他的时间观念一向还可以啊,今天不知怎么了?”
张扬笑道:“这么大的雨,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准备梁成龙送一批伞。我记得前些日子他搞过一批广告伞,挺好的,现在省运会就要百开了,我让他专门印制一批广告伞,即方便了老百姓,又宣传省运会,顺便帮他们做做广告,何乐而不为啊。”
谢云飞道:“渠主任,您怎么还糊涂着,早在他刚刚当上南锡体委主任的时候,他就喊出了要在这次省运会上夺得金牌、奖牌双项第一的口号,我跟他接触的虽然不多,可我也知道这小子好大喜功,省运会运动员报名,他选在了R型肺炎肆虐的时候,目的是什么?还不是利用这件事在人们心中的恐惧感,您想想,整个平海闹R型肺炎最凶的地方就是南锡,谁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南锡参加比赛啊,这才造成了这么多优秀运动员的集体缺席。”
张扬道:“市里的几位领导把我当成万金油了,哪儿需要就往哪儿抹。”
张扬心中暗道:“当时救你就是想让你怀孕啊,也只有这样才有治愈你的希望。”其实张大官人一直都是忐忑的,自从来到二十世纪,他还从没验证过自己的生殖能力是否正常,即便走过去和秦清她们亲热的时候,为了万无一失,每次都是用内力杀精,只有安语晨这次没有采取任何的预防措施,看来自己这方面的能力并没有因为跨越一千多年而过了保质期,活力还是杠扛的,嘴上却道:“珠穆朗玛峰上面,你让我哪儿去买套去?”
乔梦媛帮衬道:“就是,太不礼貌了!”
安语晨道:“也不先打个电话过来,害得我们在这里等了半个多小时。”
安语晨道:“我知道你不怕,可是我不想你因为我而改变自己的生活。”
张扬终于还是拗不过安语晨,这丫头做出决定的事情很难更改,她要前往西藏,援建一座爱心医院,也要在那块纯净的高原上孕育她和张扬的爱情结晶。
渠圣明脾气向来都很大,被张扬气得脸色铁青,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朝办公室门口砸去。房门本来是关上的,可巧这会儿有人推门进来,却是副主任谢云飞,谢云飞敲门了,只是渠圣明没听见,房门虚掩着,所以他敲了敲门直接推门就进来,谁想到会突然飞来一只烟灰缸,谢云飞一时躲避不及咚!地一下烟灰缸落脑门上了,这厮被砸的天旋地转,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好半天都觉着眼前金星乱冒。
张扬笑道:“这电话一直都没停下过……”说话的时候又有人打电话过来了,他无奈的笑了笑,走到一边去接电话。张扬打电话的功夫,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安语晨和乔梦媛赶紧回到了汽车内等着,眼看着小雨滴变成了大雨点没多久一场瓢泼大雨就落了下来,张扬上了自己的吉普车躲雨,回头朝乔梦媛的那辆凯迪拉克看了看,打了一电话,让她们跟着自己走。
李红阳道:“报名的时候,R型肺炎还闹得凶,谁心理上都有忌讳。”
乔梦媛道:“五万把伞够不够?”
张扬笑道:“你以为我在害怕你带给我麻烦?”
“太他妈过分了!”张大官人重重在办公桌上拍了一记,站起身来,很好的诠释了拍案怒起这四个字的精髓。
他说的还真没错,渠圣明说的也只是气话,真要是撤了张扬,他还真没有那个权力,省体委主任,听起来风光,可没这么多的实权。
夏伯达心中暗骂李长宇,李长宇绝对当得起奸猾这两个字,首先点明夏伯达在针对张扬,然后又轻描淡写的指出这件事并不重要,没必要小题大做,说穿了还不是在维护张扬。夏伯达道:“李书记,这可不是小事!”你说不重要,我偏偏要强调这件事的重要性,夏伯达最近和李长宇的针锋相对已经趋于明朗化。
狂乱过后,安语晨静静趴伏在张扬宽阔温暖的怀抱中倾听着窗外的雨声,小声道:“你和-图-书好像不太开心。”
渠圣明笑道:“只是调整一下运动员的名单,他们也没有过分的要求。”
张扬和吴中原也打过交道,过去在江城新机场的时候,他和吴中原就不止一次交待,当然最后以他的胜出而告终,张扬对吴中原那个人感觉一般,点了点头道:“你去吧,千万别耽误了正事。”
张扬道:“下月初金尚元先生会亲自来南锡考察,市里已经指定我来接待。”说到这里,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安语晨虎视眈眈的瞪着张扬。
张扬不禁笑道:“你心底还把我当成你师父啊?”
渠圣明于是听从谢云飞的奉劝,把电话直接打给了南锡市市长夏伯达,渠圣明找夏伯达的原因是他们很熟,交流起来更容易一些。
张扬歉然笑道:“今天真是忙,龚市长让我帮忙安排四百名工人的就业问题,我正在落实。”
安语晨道:“我这次过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儿,我想去瑞士呆一段时间,爷爷在那儿给我留有一套别墅,在日内瓦湖旁边,那儿空气质量很好,我想去那里把孩子生下来。”
问题也开始一个一个的出现了,首先就是各地市要求这次的省运会重新报名,因为之前R型肺炎的影响,其他兄弟城市都没有派出最强阵容,多数国家级运动员都放弃了这次的省运会比赛,而现在,随着R型肺炎彻底被控制住,人们心头的阴影已经逐渐淡去,所以几个城市的体委领导商量了一下,他们要求重新申报省运会的参赛名单。
渠圣明确信他没事,方才叹了口气道:“还不是被张扬那个混小子给气的,现在各市的意见都很大,想重新调整一下参赛名单,可这小子倒好……”谢云飞这会儿头脑已经清醒过来了,他跟着也叹了口气道:“渠主任,我早就说过,这个人太狂妄了,他眼里根本没有领导,仗着上层有些关系,根本不把别人看在眼里。
乔梦媛在决定兴建梦晨数码广场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投资者就是安语晨,通过南林寺商业广场的愉快合作,她和安语晨也成为很好的朋友,安语晨从不过问生意的细节,而乔梦媛对安语晨从来都做到坦诚,她们之间的合作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不快,乔梦媛找安语晨投资梦晨数码广场只说了一句话,她想要投资南锡老体育场这块地,感觉前景不错。安语晨接着就问需要多少钱,乔梦媛缺两个亿,安语晨二话没说就把两亿资金到位,想要合作无间就要做到彼此信任。
渠圣明道:“我就说他格局有问题,别的优秀运动员都不参加,全都让他们南锡自己人去比,金牌第一毫无疑问的被他们拿了。”
“有了啊!”张扬低声道。
张大官人将她柔软的娇躯拥入怀中,经声道:“感觉怎样?反应强不强烈?”
张扬道:“我就这样,报名的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们南锡才是东道主,花钱花精力,到最后连这点发言权都没有吗?”
渠圣明对张扬个人是没多少意见的,可是张扬今天对他的顶撞让他颇为恼火,他站在平海省的高度,当然希望平海最优秀的运动员全都出现在比赛场上,渠圣明道:“这混小子倔得很,刚才我跟他苦口婆心的说了一通,这厮居然不给我面子。”
张扬已经提前在海天安排好了接风宴,他们的车直接开到了海天大酒店的停车场,这厮走下车的时候还在打电话,安语晨和乔梦媛对此颇有微词。好不容易等他挂上了电话,安语晨率先埋怨道:“我说师父,您老人家怎么这么不礼貌,我大老远来南锡看你,你从头到尾都在打电话正眼都没看过我。”
夏伯达了解这件事之后,也很重视,在随后的市委常委会上专门提出了这件事。
安语晨来到了南锡,作为梦晨数码广场的投资商之一,她还是第一次来到现场,看自己投资的这块土地,安语晨和乔梦媛的合作很好,她对乔梦媛绝对信任,爷爷留给和_图_书她的那笔钱她主要用来建设红旗小学,还有一些钱就是投资,南林寺广场的投资获得了相当大的收益,安语晨对金钱从来看得都很淡,她本身大大咧咧的性格是一方而,还有一点是她觉着自己不久于人世,对金钱看得比任何人都要淡一些。
“谁无视你们的工作了?之前不是因为R型肺炎的特殊情况吗?我知道你怎么想,你觉着这次别的城市优秀的运动员多数都没报名,你们就有了夺去金牌第一名的机会,小张,拜托你的格局不要这么低行不行?”
“注意什么?”
“你是我师父嗳!”
张扬时此感到非常恼火,其实赛前对运动员名单进行一些调整是允许的,但是这次各个兄弟城市调整的幅度是极其巨大的,以东江为例,几乎半数项目的参赛人员都想进行调整。
乔梦媛道:“蓝星的业务范围很广,从电脑硬件生产到家电生产全都涉猎,如今又盯上了日益发展的通信行业,不过我和蓝星合作的范围仅限于电脑显示器的代工生产,其他的方面并没有涉及。”
安语晨道:“可是我真的不想带给你麻烦,如果让你的未婚妻知道,我有了你的骨肉,她会怎么想?这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无法容忍的。”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变成了怎样?有句老话你知道不,要想全学会,先跟师父睡……”话还没说完呢,脑门上就被安语晨的筷子重重敲了一记。
乔梦媛和她相处这么久当然知道她的性情,笑着道:“好,我不说了,总之梦晨数码广场建成之后,带来的效益肯定要大大超过南林寺商业广场。”
安语晨道:“我相信你,但是我真的不可以继续留在你身边,如果我们的事情被外人知道,你的事业,你的感情全都会被我毁掉。”
“还不过分?渠主任,如果真的是个别运动员的问题我无话可说,他们不是要调整,他们是要大换血啊,您设身处地的为我们想一想行不行?我们筹备省运会花费了多少时间、精力、金钱,我不是没给他们机会,是他们自己不珍惜,当初报名的时候因为R型肺炎肆虐,他们存有私心,所以一流运动员几乎全都没有报名,现在R型肺炎控制住了,他们后悔了,又唱了这一出。”
张扬道:“这是调整吗?根本就是大换血,搞什么?当初我不是没给他们机会,一个个电话打过去,恳请他们派出最强阵容,派出最优秀的运动员,可他们怎么干的?都跟我强调理由,什么国家集训,什么参加世界大赛,说穿了还不是害怕R型肺炎,现在好了,肺炎控制住了,马上又换了一副面孔,又想要参赛了,国家队不集训了?世界大赛也取消了?好马还他妈不吃回头草呢,这帮人变脸怎么变得那么快?”
张扬道:“我这不是强硬,我是据理力争,制订规则就是用来遵守的,如果规则随随便便都能打破,那么咱们这个省运会干脆别办了,省得乱成一锅粥。”
张扬火了,即使说这句话的是渠圣明,他大声道:“我格局从来都没高过,可任何事都有原则,定下来的事情还能改变吗?我今儿把话撂在这里,除非特殊情况,决不允许他们随意变更参赛名单,以为我想把金牌都捞自己兜里,是啊,谁不想啊?”
张扬笑看点头道:“合作做生意就是要彼此信任,你们两人搭档还真是默契十足。”
张扬道:“渠主任,你可能没听明白,我不是反对他们的运动员来参加省运会,也不是拒绝人员调整,我反对的是借着调整的名义给参赛人员来一个大换血,这样做等于推翻了我们之前所有的报名工作,对我们是不公平的,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们南锡市体委的工作不应该被无视。”
张扬满怀感触道:“丫头,咱能别这么伤感行吗?你的病没那么悲观,对我多点信心,我有能力让你和我们未来的孩子母子平安,我一定可以!”
两人和-图-书正聊着呢看到张扬的那辆军绿色的吉普车驶了过来,张大官人总算来了,不过他下车的时候仍然在打电话,足足打了五分钟方才结束通话,来到她们面前,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啊,省体委今天过来检查省运会的筹备情况,我陪着转了一个上午,还好他们直接去锦湾旅游了没留下吃饭,不然我又得失约了。”
安语晨在他的脸上吻了一口道:“我知道,你当是那么做是为了救我,你心中很看重嫣然,你根本没有准备好迎接这个孩子的到来,张扬,你为我做得已经够多,如果没有遇到你,我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是你让我懂得了爱,是你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现在我又将要成为一个母亲,我没什么太高的祈求,我只求上天能多给我一年的生命,让我顺顺利利生下这个孩子,就算是我生命的延续……”说到这里安语晨的美眸湿润了。
整个下午张大官人都泡在安语晨的房间内,以疗伤之名享温柔之事,其实张扬绝不是巧立名目,安语晨得了如此奇怪的病,或许只能有这么奇怪的方法来治愈她。不过因为现在安语晨已经有了身孕,张大官人的举动增添了许多的顾忌,反倒是安语晨表现的要比他狂热了许多。
渠圣明道:“你也知道有客观原因,总得给别人一个机会。”
渠圣明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句:“混小子你给我走着瞧。”他气得蓬!地一声把电话给挂上。
乔梦媛道:“张扬,我听说蓝星准备大举进军手机行业,而且要来南锡开厂?”
渠圣明气得在电话那头拍起了桌子:“混小子,小心我撤了你!”
渠圣明道:“张扬啊,现在大家都认为省运会报名的事情存在一些问题,所以希望能够调整一下运动员的名单。”
张扬道:“你消息够灵通的啊,金尚元只是流露出这个意向,具体的事情还要等到他考察南锡通讯设备厂之后才能定。我不是太清楚这件事,你应该比我清楚内情,你和蓝星是合作伙伴啊。”
张扬道:“凭什么啊?你凭什么啊?”
乔焚媛忍不住笑道:“你别管了,我会找人设计,既要美观,又要起到广告效果。”
渠圣明也没想到这厮会突然进来,赶紧上前把谢云飞给扶起来:“云飞,你没事吧?”谢云飞的脑门上冒出了一个大包,还好没破,他在渠圣明的搀扶下踉踉跄跄来到沙发上坐下,苦着脸道:“渠主任,您……怎么发这么大火啊……”
龚奇伟做完近期的工作汇报之后,夏伯达清了清嗓子,把这件事摆在了桌面上,夏伯达道:“省内其他城市对我们体委工作意见很大,认为我们之前的报名工作很不到位,把他们优秀的运动员全都排斥在外,所以希望我们能够重新考虑省运会的报名工作。”
李红阳道:“张主任,现在是其他城市联合起来在参赛人员名单的问题上做文章,我看咱们不能太强硬。”
安语暴和乔梦媛带着安会帽一起站在老体育场的土地上,拆迁工作已经全部完成了,乔梦媛指着脚下的大片土地道:“下周基础工程就正式开始,建筑公司已经选定了,平中建设!”
市委书记李长宇呵呵笑了起来,他向在场的各位常委扫了一眼道:“省运会的具体工作不是张扬在负责吗?老夏啊,要是你感到有什么不妥,直接跟他说就是,这种事没必要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吧,哈哈……”李长宇又笑了两声。
乔梦媛不禁笑道:“前两天还说干什么都没劲,今天又恢复干劲了?而且你那忙活劲儿更胜往昔。”
乔梦媛道:“你别找他了,这件事我来办吧。”
渠圣明怒道:“你这混小子,跟你怎么就拎不清呢?”
安语晨红着脸趴在他肩头咬了一口道:“你还说,不要脸皮,不许你再提那件事儿。”
张扬道:“我不管,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去瑞士!就算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万一你出了什么事,而和-图-书我又不在你身边,怎么办?谁来照顾你们?谁来帮助你们?”
安语晨听着乔梦媛勾画的未来蓝图,心却没在这上头,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张扬怎么回事儿?说好了十一点半过来,这都十二点了太不守时了!”
张大官人趁机抓住她的皓腕,一来是真心想亲近,二来他想要替安语晨探察一下脉息,看看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不探则已,一探之下,张大官人发现了一个预料之中,却又仍然感觉有些震撼的事实……安语晨怀孕了。
安语晨抗议道:“有病是不是?一会儿不打电话你活不下去啊?”
谢云飞道:“现在R型肺炎控制住了,各地市所以想调整参赛人员的名单,其实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无论是作为东道主,还是一位普通的体育工作者,都应该有这个胸怀,去包容兄弟城市,省运会不是他们南锡自己的事情,更不是张扬他自己办的,咱们不是常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吗?现在还没开始比赛呢,他已经在利用手段针对兄弟城市,这可不好,体育就是体育,不应该掺杂过多的政治因素和功利思想。”谢云飞虽然被砸中了脑袋,可是思路却很清晰,说得头头是道。
副主任李红啊道:“现在不是一个城市的问题,几乎所有城市都要求调整参赛人员,还专门递来了调整名单。”
乔梦媛走后,房间内只剩下张扬和安语晨两个,安语晨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不自然了,张大官人向她身边凑近了一些,上下打量着她,发现她的气色很好,伸手想要握住安语晨的手腕,却被她躲开了,小声道:“公众场合,你注意点。”
安语晨羞得恨不能钻到桌子底下去,挣脱开张扬的大手,在他肩头拧了一记:“还不是你……当时你为什么不采取一点措拖……”
乔梦媛笑着拿起了电话,她接完电话之后站起身道:“我得先走了,平中建设的老总吴中原来了,我得去接待一下。”
张大官人吐了吐舌头,他原准备弄个一万把广告伞发发,想不到乔家大小姐出手如此气魄,他笑道:“好啊,上面就这么写,梦晨广场热烈祝贺省运会在南锡召开!”
张扬轻抚她的秀发道:“我只是担心你的病情。”
张扬道:“成!”
张扬哑然失笑,他当然明白安语晨急于离开的原因,她不想带给自己麻烦,安语晨越是如此,张大官人心中越是内疚,自己在感情上真是一塌糊涂,差劲透顶。
可这次却是乔梦媛的手机铃声,张大官人满腹委屈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张扬没说话,只是用力搂紧了她。
安语晨摇了摇头,仰起头,星眸如丝,樱唇半启半闭,一副任君品尝的模样,张大官人低下头,在她的柔唇上用力啜了一口,安语晨却推开他道:“讨厌,吃了恁多的臭豆腐……”
张扬道:“给了,他们不要,现在想要,我没功夫理他们了,假如他们觉着新体育中心盖得不顺眼,我是不是也要拆了重盖?渠主任,我们南锡市体委的时间也很宝贵,没时间伺候这帮爷!”
张扬将主要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省运会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虽然经历了种种的非议,火炬接力还是顺利开始,从省委书记乔振梁开跑第一棒开始,就意味着平海省第十二届省运会正式拉开了帷幕。
渠圣明听他态度这么坚决,不由得也有些动气:“张扬,你能不能把胸襟放大一些?省运会不是你们南锡自己的事情,只有我们平海省所有的优秀运动员参与进来,省运会才有意义,才代表着我们省体育竞技运动的最高水平。”
张扬道:“我当初可是定好的章程,还专门为他们延长了报名时间,个别运动员调整不是不可以,可要在有意外的前提下,现在倒好,他们干脆来了个大换血,我之前的报名怎么算?”
安语晨虽然投资可是她对投资的细节并不过问,她笑道:“梦媛姐,我只m.hetushu.com管投资,其他的事情你来管。”
说话的时候,省体委主任渠圣明打来了电话,渠圣明也是为了参赛名单的事情,各市分管体育的负责人都找到了他那里,不外乎是想让渠圣明发话,给南锡体委方面施加一些压力,重新考虑省运会报名的事情。
张扬道:“再过几个月,你的肚子就会大起来了。”
梦媛有些诧异道:“你什么时候又改行管企业改革了?”
谢云飞笑道:“渠主任,您是省体委主任,他是市体委主任,您什么级别,他什么级别,您跟他费什么话啊,直接找他领导,他不懂事,我不相信南锡市的领导们都不懂事?都没有点大局观,都没有包容别人的胸怀?”谢云飞说这些话包含着许多报复的成分在内,他一直对张扬抱有怨恨,可他也被张扬吓破了胆子,让他直接去找张扬的晦气,打死他都不敢,可是背后捣鼓点事情,煽动一下领导的怒火,这本来就是他的强项,根本不需要动员。
安语晨的心中却是另有想法,她对自己的病情依然并不乐观,她甚至认定了自己不可能陪着张扬一生一世,她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平安生下这个孩子,在她的心中已经将这个孩子当成了自己生命的延续。
安语晨道:“我不知道自己能够活到哪一天,我只希望能够顺顺利利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安语晨笑了起来,笑得很幸福,她从来都是一个不在乎别人眼光的女孩儿,敢爱敢恨,既然选择了张扬,选择了这样做,她又有什么可以后悔的?
安语晨咬了咬樱唇,端起面前的橙汁:“我现在越想咱俩就越不对,师徒关系怎么变成了这样……”说话的时候,俏脸不禁红了起来。
提起肚子里的孩子,安语晨顿时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她方才道:“要不,我去西藏,我答应了小喇嘛多吉,要回去投资兴建一座医院,等藏区的医院建好,我估计就快生了,我希望我们的孩子成为第一个出生在医院里的那个。”
乔梦媛道:“张主任当然要以工作为重。”
张扬还在犹豫,安语晨搂住他的臂膀道:“求你了,我去那边还可以向恩禅法师求教,我看他的医术应该不在你之下,而且我去那里丹好可以跟他修习冥恒瑜伽术,对我的身体也是大有稗益,再说了,西藏那边空气要比这里好得多,你不想咱们未来的宝宝健健康康的吗?”
三人进了包间,因为就他们三个,张扬只是点了几样可口的小菜,他笑眯眯向安语晨道:“怎样?安总今天的考察结果如何?”
张扬道:“没关系!”他嘴上说的虽然果断,可内心中也不知应该怎样处理这件事。
张扬一听就不乐意了:“渠主任,当初报名的时候我跟您说过,他们都不愿意把一流的运动员派过来参赛,电话我一个一个的打,求爷爷告奶奶,为了让平海最优秀的运动员都参加这次的省运会,我专门把报名日期往后推迟了一个多星期,你问问那些各市的体委主任,有哪个没有接到我的电话?我对谁不是苦口婆心,好话说尽,他们还是坚持派这些二三流的运动员参加省运会,现在名单都定下来了,距离省运会召开还不到一个月,您跟我说要调整运动员名单,我们南锡之前做了那么多的工作,岂不是白费了?我们是不是要从头来一遍?”
安语晨道:“我在做生意方面是个外行,不过梦媛姐看好的生意应该不会有错。”
张扬道:“不行,你走那么远,我不在你身边,如果身体出了任何状况怎么办?”
三人说笑着走入大堂,张扬透过大堂落地的玻璃窗,看到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迷蒙的水汽之中,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又拿起了电话。
渠圣明点了点头道:“我看出来了,他是在利用这件事啊。”
安语晨道:“他就是一没事找事的主儿!”
安语晨道:“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不会向任何人说,我也不会带给你任何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