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4章 让还是不让

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了,马天翼这个人向来敢说,不过他来到南锡之后,一直保持中立,对夏伯达和李长宇不偏不倚,马天翼道:“咱们好比打牌,现在所有人的牌都发好了,他们看到手头的牌不好,要求咱们重新洗牌再发一遍,抛开我们这个做东的还要重复劳动一遍不说,他们有没有想过尊重过我们?当初R型肺炎肆虐的时候,各个兄弟城市对我们南锡人什么态度你们还记得吧?不是我这人记仇,而是没这样干事的,即便是R型肺炎控制住之后,我们南锡人去其他城市都要接受比别人多得多的体检,遇到发烧感冒的还得先隔离起来,我说这件事也不是说他们不对,因为当时是特殊时期,规则就是这样,我们必须要尊重规则。报名的时候,其实抗R型病毒的药物已经出来了,我们当然是抱着大家能够共襄盛举的心情来办这件事,可人家不给咱们面子,仍然戴上带色眼镜看咱们,认为来南锡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任何事都有规则,咱们回头去看看,已经举办过的省运会,又有哪一届到即将开幕的时候,重新报名的?他们要求调整人员名单就是不尊重规则,不尊重规则就是不尊重我们南锡!我觉着他们的要求不但无理,而且无礼至极,我第一个反对!”
龚奇伟当然不会相信廖伟忠的这番话,他低声道:“廖厂长,你想让我做什么?”
廖伟忠又叹了口气道:“龚市长,别人说我任人唯亲,说薛志楠做任何事我都有份参与,我是个老党员,为党,为人民服务了一辈子,再苦再累我都不怕,我最怕别人说我假公济私,我可以摸着良心说话,这么多年来,我从没有拿过公家一分钱的东西,如果我做过任何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事情,我廖伟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赵国强道:“不是我们放任他,而是我们需要证据。”
马天翼道:“是挺多的。”
赵国强心中暗叹,真正害了杨芸的正是她的姐姐杨晶。
李长宇哈哈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心中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白。
赵国强道:“杨晶,你知道的,我们公安系统办案必须讲究证据,你想要指证薛志楠犯有强奸案,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
杨芸仍然痴痴呆呆的样子,目光迷惘的望着前方,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常务副市长龚奇伟一直都分管着这块工作,夏伯达的这番话指向性很强,他不能不说句话,龚奇伟道:“夏市长,我们的组委会从没有关上大门,对各兄弟城市都是敞开大门,关于省运会报名的事情,我很清楚,当初报名工作启动的时候,我们为了各市能够派来最优秀的运动员,可是花费了相当大的功夫,不仅仅为他们延长了报名期限,而且体委一个个打电话过去做各市的动员工作,根本的原因是那场R型肺炎,很多运动员的心里存在恐惧,对咱们南锡视为洪水猛兽,他们害怕来南锡,所以才造成了这么多优秀运动员的集体缺席,现在R型肺炎控制住了,他们又后悔了,想重新调整参赛人员名单,所以问题不在我们的身上,而是在他们的那边,不是我们工作不到位,也不是我们的胸怀不够宽广,说得简单点,就是当初咱们求他们他们都不来,现在事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他们又要反悔,想一切推倒重来。”
龚奇伟笑道:“你可是老干部了,这点小风小浪的怕什么?只要你得得正坐得直,别人说什么都无所谓。”
龚奇伟道:“老廖啊,别激动,事情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你放心,我帮你问问。”
龚奇和_图_书伟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的确,其他城市高水平的运动员集体缺席,这就给咱们南锡创造了一次良机。”
杨晶点了点头,她放开妹妹的手,轻声道:“咱们去花园说。”
夏伯达暗自叹了一口气,他能够预感到这次的省运会肯定要闹出点事情来。
龚奇伟道:“你的目的是要通过薛志楠揪出廖伟忠?”
龚奇伟看了看四周,低声道:“李书记,您以为省运会的意义在于比赛本身吗?”
杨晶含泪道:“我妹妹现在生活在自我的世界中,她不愿意和外界交流,整个人痴痴呆呆的,连话都不愿说一句。”她握住杨芸的手轻轻摇晃着:“小芸,你说句话,你跟姐说句话好不好?”
杨晶道:“我让薛志楠帮我妹妹解决工作问题,薛志楠也照办了,可是我爸我妈却看出事情有些不对,他们追问小芸,小芸被追问不过,把事情全都说了出来,我爸气的当时就脑出血,没等送到医院就死了,我妈……我妈也因为这一连串的打击,伤心过度,生病住进了医院,没过几天也抢救无效,撒手人寰……从我妈死开始……小芸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杨晶说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懊悔和悲伤,捂住面孔低声啜泣起来。
马天翼摇了摇头道:“暂时没有查到他,不过大成印务的总经理薛志楠贪污,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实的证据,而薛志楠是廖伟忠的小舅子。
李长宇叹了一口气,他点燃一支香烟,又将烟盒递给马天翼,马天翼接过烟盒抽出了一支,两人都是老烟枪,在抽烟方面有着很多的共同语言。
龚奇伟道:“说实话,这些兄弟城市做事有点过分,当初报名的时候,我们好话说尽,还为了他们专门延长了报名期限,可是就因为R型肺炎的事情,他们诸多顾忌,不愿前来,现在省运会眼看就要开始了,他们又唱这一出,而且直接绕过我们把这件事捅到了省体委,好像是咱们故意不让他们报名似的。”
杨晶道:“我记得是今年的一月一号,他借口带我们出去玩,让我带着妹妹,我承认当时玩得很开心,可走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就殷勤的劝我们喝酒,我本该有警惕心的,但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他的险恶用心,等我第二天清醒之后,发现小芸精神不对头,始终在哭,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不说,我去找薛志楠,这个禽兽居然笑着对我说以后会好好对待我们姐妹俩,我意识到他做了什么,我发疯的跟他拼命,可是却被他打了一顿,我妹扑上来救我,也被他推倒在地,从那天开始小芸就变得精神恍惚,她告诉我要去告薛志楠,可是我害怕父母知道,害怕这件事传出去之后小芸没法做人,我劝小芸要慎重。我去找了薛志楠,他给了我十万,想用这种办法了结这件事。”
龚奇伟叹了口气道:“马书记,您打算调查到什么时候?如果一直都查不到有力的证据,难道您就打算把薛志楠关一辈子?”
赵国强此时正在精神病院,杨晶的妹妹杨芸因为精神有问题,所以在青湖医院住了两个多月了,杨晶是大成印务的会计,二十七岁,体型颇佳,因为经历了一连串的挫折,她的精神状态显得有些差,坐在妹妹身边,握着她的手,双目之中泪光盈盈。
李长宇马上否定了刚才的想法,马天翼找自己十有八九是纪委的事情,不然他不会表现的那么郑重其事,李长宇仍然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最近咱们南锡的事情真是不少。”
马天翼道:“杨晶和薛志楠反目为仇是因为薛志楠迷奸了她的妹http://www.hetushu.com妹。”
马天翼道:“薛志楠贪污,你认为廖伟忠会不知情吗?最近我们接到了不少烟厂方面的举报信,大都是围绕廖伟忠进行的。”
杨晶咬了咬嘴唇,赵国强说得没错,薛志楠只能满足她在物质上的需求,在感情上他无能为力,一度杨晶以为自己爱上了薛志楠,可是每当他在自己的身体上索取之后,看着他躺在自己身边鼾声如雷的样子,杨晶就打心底感到恶心,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出卖肉体的贱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杨晶道:“我知道我错了,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
杨晶道:“该说的,我己经都写在交给纪委的举报材料里面了。”
提起这件事杨晶的双眸不禁红了起来,她咬牙切齿道:“这个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
龚奇伟安慰他道:“老廖,你别着急,我会和马书记交换一下意见,争取尽快把这件事情查出结果。”
赵国强道:“你指的是物质方面吧?”
赵国强刚才已经问过医生,知道杨芸这种现象是强迫症的一种,强迪自己封闭自己,和外界隔离,拒绝和外界的任何交流。
薛志楠被调查让他的姐夫廖伟忠相当的生气,他来到常务副市长龚奇伟的面前抗议,烟厂是南锡的利税大户,廖伟忠不但是南锡企业家的领军人物,还刚刚从省委书记乔振梁的手里接跑了火炬第二棒,现在正处于春风得意的时候,没想到还没开心几天,小舅子就被人给告了,直接弄进了检察院。
龚奇伟笑道:“你是不是认准了他一定有同党?”
杨晶道:“是不是很鄙视我?我知道周围人都在鄙视我,连我自己都鄙视我自己,我父母不理我,只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只有我妹妹还当我是姐姐,自从跟了薛志楠之后,我可以穿名牌戴钻饰,开名车,可以说一个女人想要的我全都有了。”
杨晶道:“难道法律不能制裁他?难道你们就放任他逍遥法外上?”
李长宇在玩太极,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根本就没明确表态,只是强调了一下这件事并不重要,下放给体委解决,事实上就是支持了龚奇伟的观点,张扬什么脾气?这件事就是因为他的寸步不让才闹出来的。
李长宇愣了一下,这件事已经不单纯是贪污案件了,如果马天翼的话属实,这个薛志楠还是一个强奸犯。李长宇道:“这件事务必要调查清楚,性质实在是太恶劣了。”
夏伯达道:“我提醒大家考虑的要全面一些,如果我们过于坚持,会不会让这些兄弟城市产生负面的情绪,甚至对抗的心理,这种情绪对我们即将召开的省运会是不利的,省运会不是我们南锡自己的事情。”
李长宇皱了皱眉头:“薛志楠有什么问题?”
龚奇伟道:“无论大小,只要能够证明薛志楠贪污受贿,这样的干部一样要严肃处理。”
市委副书记吴明道:“大家说的都有道理,不过我觉着大家都是兄弟城市,没必要因为一件小事搞得那么僵,省运会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也没必要上纲上线,对他们提出的全面调整人员名单,咱们不能同意,可是也不能绝对禁止他们调整,折中一下,给出调整的上限,这样一来我们也坚持了原则,兄弟城市也有了面子。”
纪委书记马天翼道:“我个人觉着他们的要求没多少道理。”
李长宇点了点头,根据他们长期工作的经验,像薛志楠这种人既然敢明目张胆的为非作歹,他的背后必然有所依仗,廖伟忠是他的亲姐夫,也就是他的依仗,恨难说廖伟忠对他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和-图-书
杨晶掏出纸中擦去眼泪道:“我明白!”
吴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懒得继续说话,最近他的上层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很有希望在短期内离开南锡,他刚才也是兴头上来说了一句,他可不想将矛头引到自己的身上。
廖伟忠道:“龚市长,我不是想让您做什么,您是常务副市长,我哪敢指使您啊,但是我觉着这件还是尽快查清楚的好,您看,能不能跟纪委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尽快调查这件事,如果薛志楠的确有问题,那么随便法律怎样制裁他,我绝不会叫半个屈字,可是如果他的问题并不严重,就不要小题大做了,现在厂子里很多人都在胡说八道,甚至把我也牵涉到里面了,龚市长,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再这样下去我也受不了了。”
龚奇伟笑道:“说着说着又赌气了是不是?你觉着有那必要吗?”
廖伟忠为薛志楠鸣起了不平,他向龚奇伟道:“龚市长,薛志楠的确在男女关系上有些问题,可是他在经济上很清白,他和杨晶之间暗地来住了很长时间,可能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杨晶这个女人太虚荣,索取无度,所以才造成了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激化。”
赵国强静静看着杨晶,当今的社会,经济的发展对人们的思想观念冲击很大,为了满足私欲,为了满足虚荣心,杨晶这样的女人并不少见。
李长宇道:“一次省运会而已,没必要上纲上线。”
龚奇伟道:“坚持原则就是不能让步,这样做就是让步,就是放弃了原则!”
李长宇苦笑道:“能让干部出事最常见的两件事一是金钱二是美色。”
龚奇伟果然找马天翼询问了一下这件事,马天翼听说廖伟忠已经找过龚奇伟之后,马上道:“好啊,他既然想让我们查他的账目,我就满足他,明天我就派人过去在烟厂坐住了查帐。”
马天翼并没有记者说,点了点头道:“去您办公室说。”
马天翼道:“我先跟您打招呼的原因是,我感觉到这件事十有八九会把廖伟忠给扯进来。”
马天翼叹了口气道:“龚市长,我也不瞒你,现在我们纪委掌握的一些证据全都是他情妇杨晶提供的,杨晶虽然是会计,可是她提供的这些证据不够有力,薛志楠这个人很狡猾,即便是对他的情妇,都没有把实情告诉她,我们通过几天的落实,发现杨晶提供的证据中有些性质严重的违纪,按理说杨晶不会给我们摆迷魂阵,应该是薛志楠一直都在提防她,没有把核心机密告诉她。”
赵国强点了点头道:“只要他犯了法,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他,你不是已经向有关部门举报了他的情况,他现在已经被检察机关立案调查……”说到这里赵国强停顿了一下,他知道如果薛志楠被定罪,身为会计的杨晶也不会置身事外,事情很可能会把她也牵扯进去,对杨晶的话,赵国强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身为公安人员,他要尊重事实。
李长宇停下脚步,龚奇伟赶在马天翼来到前告辞了。
廖伟忠道:“有,有必要,不查清楚,怎么能证明我的清白?”他的表情非常坦荡。
李长宇笑道:“那是当然,他海口都夸出去了,要在这届省运会上夺得金牌榜、奖牌榜的双项第一,过去我都以为他是痴人说梦,不过没想到这场R型肺炎真的给他创造了一个良机。”
他低声道:“不必勉强她了,杨小姐,你能把发生的详细情况告诉我吗?”
谁也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抽着烟,不一会儿,办公室内已经烟雾缭绕,还是马天翼率先打破了沉默,他低声道:“杨晶是薛志楠的情妇。”
李长宇和图书道:“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还需要我亲自出马啊?”
马天翼找李长宇是有重要事情谈的。
杨晶道:“我妹妹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她就是证据,薛志楠不是好人,我一定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李长宇道:“老夏,那你就说说。”
李长宇现在最怕的就是干部违纪的事情,自从前任市委书记徐光然出事下马之后,南锡已经因此而落马了一大批的官员,整个南锡政坛搞得风声鹤唳,他上台之后也是慎而又慎,步步惊心,好不容易才让南锡的政坛重新归于平静,可马天翼的话又让他心惊肉跳,他真的不想干部队伍再出问题了,南锡的干部队伍实在是禁不起折腾了。李长宇声音低沉道:“廖伟忠吗?”
夏伯达道:“你也说了,当时是特殊情况,R型肺炎肆虐,别人产生畏惧心理也是难免的嘛?作为东道主,我认为,我们应该拥有那样的胸怀,要本着把这次省运会办成一次全省人民都参与进来的体育盛事。”
赵国强再次强调道:“有没有证据?当时你们没有马上报警,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很多证据都已经销毁了,你现在想要起诉薛志楠强奸很难,单凭你给我说得这些事,无法认定他犯有强奸罪。”
赵国强和她一起来到了楼下花园。
赵国强道:“你能跟我再说一遍当时的详细情形吗?”
李长宇道:“这件事尽量不要声张,调查要悄悄地进行,有了任何进展,马上向我汇报。”
杨晶道:“我不该带我妹去参加公司的年终聚会,薛志楠这个畜生看到我妹之后就动了邪念,他找借口请我们姐妹俩一起吃饭,只是我没想到,他……他会在酒里下药……”回想起这件事,杨晶懊悔到了极点,她用力咬着嘴唇几乎将鲜血咬了出来。
因为马天翼反复叮嘱这件事要秘密进行,所以赵国强这次是独自前来拜访,他和颜悦色的安慰杨晶道:“你不用紧张,有什么对我说什么,我一定会为你伸张正义。”
龚奇伟道:“当初张扬这小子连延长报名期限都不愿意,是我做了他的思想工作之后才答应让步的。”
赵国强同情的点了点头。
会后,李长宇和龚奇伟走在了一起,李长宇向龚奇伟道:“奇伟啊,张扬那边你给他说说,事情千万不要做得太绝,闹僵了,大家都不好看。”
廖伟忠叹了口气道:“龚市长,我知道自己来找你有些冒昧,可是我对薛志楠同志很信任,这不仅因为他是我的内弟,他的工作能力一直都有目共睹,他但任大成印务的总经理,是厂领导集体讨论做出的决定,我根本没有参与意见。”
龚奇伟笑了起来:“为什么你不亲自跟他说?”
马天翼所谓的挺多的和李长宇的概念不同,他所指的是自己工作的范畴内,干部违纪的现象很多。来到李长宇的办公室,马天翼叹了口气道:“卷烟厂出了问题。”
李长宇本以为马天翼是要说省运会的事情,微笑道:“天翼,找我有事?”
马天翼道:“从我掌握的情况来看,廖伟忠这个人的疑点很大,薛志楠应该知道内情,可是我又没办法让他开口。”
廖伟忠道:“龚市长,我希望纪委方面能够来烟厂调查一下我,最好把所有的账目都查一遍,看看我有没有问题。”
龚奇伟对廖伟忠还是很客气的,他微笑道:“廖厂长,这件事具体的情况我不太清楚,我听纪委马书记提过,说大成印务出了一些问题,并没有细问。”龚奇伟所说的是实情,他现在需要管得事情的确很多,区区一个大成印务还不值得他投入太多的注意力,更何况就算有事也是纪委职权范围内的事和-图-书情,并不需要他来过问。
夏伯达道:“天翼同志,我心里也不舒服,可是咱们是东道主,要表现出我们的豁达大度。”
纪委书记马天翼从后面赶了上来:“李书记!”
夏伯达道:“我们的党我们的社会都讲究一个安定团结,只有安定团结了,社会才能稳定发展,省运会虽然在南锡举办,可却是整个平海省的体育盛会,不是咱们南锡自己的事情,如果关起门来举办这场运动会,那就是市运会了。”
市委书记李长宇笑道:“大家都争论的很激烈,一件小事而已我觉得这个问题本不应该成为我们的困扰,省运会即将召开体委的筹备工作直到现在都搞得很好,既然他们可以把新体育中心建好,把这么多的筹备工作做好,又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能解决的?我们对自己的同志要多些信心,要相信他们处理问题的能力,我知道,大家都是好意,都想让这届的省运会举办成功,通过这件事振作一下南锡的精神,向全省全社会展示一下我们南锡的良好风貌。老夏说得对,我们要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可奇伟和天翼同志说的也对,做事要有自己的原则,规则并不是我们定下来的,任何事情都要有规则,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嘛,对于合理的要求,我们一定会支持,但是对于不合理的要求,我们会坚决反对,我看这件事还是交给体委的同志去处理,相信他们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赵国强道:“杨芸,我是公安局的,我之所以过来并不是为了调查薛志楠贪污的事情,而是为了调查他的强奸案,你举报材料中说,他曾经迷奸了你的妹妹杨芸。”
马天翼道:“我已经派公安局长赵国强前去取证调查,这件事一定会尽快查个水落石出。”
常务副市长龚奇伟道:“夏市长,我赞同天翼同志的意见,豁达大度也要坚持原则,当初报名的时候,我们延长报名期限,每个城市的体委都打过电话,做过他们的思想工作,可是结果你们也看到了,现在他们要改变这一规则,我认为是对我们南锡方面的不尊重,这种无理的要求我们不应该支持。”
马天翼道:“烟厂的烟标全都由大成印务来印刷,薛志楠在进材料和销售的环节上大肆贪污,他的会计杨晶举报了他,材料详实而有力,我们已经让检察院控制了薛志楠,他的嘴很硬,目前没有交代任何的事情。”
龚奇伟知道马天翼是个铁面无私的主儿,只要他认准的事情,六亲不认,他笑道:“马书记,薛志楠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李长宇道:“所以说双榜第一希望很大,这小子哪会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不过有件事必须要注意,你们要坚持原则寸步不让,很可能引起兄弟城市的抵触情绪,万一到时候来个大范围的弃权,大家的面子上可都不好看。”
马天翼道:“掌握了一些确实的证据,不过薛志楠这个人的嘴巴很硬,所有事情到他这里就截止了,他不肯把同党给交代出来。”
赵国强指了指前方的连椅,两人在连椅上坐下,杨晶道:“是我害了小芸,大成印务筹建的时候,我还是烟厂的一个普通女工,可后来薛志楠找到我,他问我想不想换个工种,想不想去大成印务工作。我当然想离开操作机台的具体工作,跃升一个台阶,所以我向他表达了我的意思,后来他果然帮助我成为大成印务的会计,可是他也在暗示我,帮我并不是毫无目的的,我知道他想要我,我承认我虚荣,贪图富贵,他帮我调整工作的同时还在我身上花了许多的钱,我抵受不住金钱的诱惑,所以我就接受了成为他情妇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