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5章 好事还是坏事

两人正聊着的时候,李长宇的秘书进来通报说张扬来了。
马天翼点了点头:“我明白!”可脸上的表情却充满了不悦。
龚奇伟笑道:“是不是感觉有些骑虎难下了,这次你得罪的是全省各个兄弟城市的体育工作者,他们要是来个联合抵制,恐怕你这次的省运会要冷冷清清了。”
李长宇和龚奇伟都笑了起来,李长宇道:“胡说八道,碍马书记什么事儿?少在这儿乱说话。”
龚奇伟的脸上的表情很无奈,他给马天翼泡了杯茶道:“马书记,喝口茶慢慢说。”
李长宇笑道:“成,算是一件好事。”
龚奇伟道:“马书记最近在查卷烟厂的事情,他认定了廖伟忠有问题。”
龚奇伟道:“李书记,你有没有想过,假如廖伟忠没有问题呢?”
张扬笑眯眯道:“还是你爸痛快,杜天野把我好好埋怨了一通。”
张扬道:“岚山和江城方面交给我,我认为能够搞定,至于其他的城市就拜托各位领导了。”
杜天野道:“行了,你别在这儿废话了,说来说去不就是想让我成全你一次吗?”
张扬低声道:“欲盖弥彰就是讲得你这种。”
虽然马天翼没有挑明,龚奇伟也能够听出他口中的阻力也包括自己在内。龚奇伟道:“马书记,我并不是反对你调查,你知道的,南锡市刚刚刚经历了一场政坛变动,因为徐光然事件,下马了一大批官员,咱们的干部队伍这段时间一直都处于诚惶诚恐之中,多数人都放不开手脚去做事,R型肺炎虽然让南锡的形势空前紧张,可是这次的疫情也调动起了多粪干部的主观能动性,让我们的干部队伍空前的团结起来,可以说,我们南锡的领导班子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一些凝聚力,一些信心……”
龚奇伟道:“所处位置的不同决定处理方法的不同,张扬,你敢说我们没有支持你?”
马天翼道:“杨芳疯了,现在住在青湖医院,她得了强迫症,拒绝和外界交流。”
马天翼打断他的话道:“这和我调查廖伟忠又有什么关系?”
张扬来到李长宇的办公室内,看到龚奇伟也在,马上嬉皮笑脸道:“刚好两位领导大人都在,我这次来是专程向李书记汇报事情的,本来还要去龚市长那里,这下好了,一箭双雕,省得我来回跑。”
马天翼道:“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不妨给你交个底,薛志楠所犯的错误不仅仅是中饱私囊那么简单,也不是廖伟忠所说的男女关系不检点,杨晶是他的情妇不假,杨晶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可这样一个女人为什么会和薛志楠反目成仇?因为薛志楠强奸了她的妹妹杨芸,因此而把她的父母气死,这样的行为禽兽不如。”
张扬道:“不是受了委屈是又受了委屈,我就纳闷了啊,为什么受伤得总是我呢?”
马天翼道:“我只能说薛志楠的运气还不错,可是我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逃不了,他一定逃不掉。”他的表情很坚决,声音低沉有力道:“我已经展开全面的调查,无论遇到怎样的阻力,我都会查下去,我一定要还给那个可怜的女孩一个公道,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一个蛀虫潜藏在我们的党内。”
“谁让你是我兄弟,虽然你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可我要是不挺你。还有谁挺你?”
张扬道:“凡事都得有规则,你认识我这么久应该知道我是个讲究原则性的人。”
说服常颂的工作张扬就交给了常海心,常颂面对宝贝女儿的要求当然不能拒绝。至于杜天野张扬也就是一个电话。
张扬道:“那我就先说好事,省委乔书记,宋省长,常务副省长焦乃旺,都已经答应要来参加省运会的开幕式。”
张扬道:“没劲了啊,你们怎么尽把我往卑鄙了想,这种事我根本就不屑于做。不是我吹,就算你们所有城市都把最优秀的运动员派来。我一样有把握夺得双榜第一,你信不信?我说到就能做到!”
程焱东道:“我不懂品茶。”他喝了一口。的确称得上唇齿留香,他点了点头道:“是不错,对了,赶紧收拾收拾,咱们去喝酒。”
常海心将泡好的茶放在他的http://m.hetushu.com面前:“省运会马上就要召开了,单单是数据录入工作就让我们信息中心忙得不可开交,这些天一直都在加班,就算你真心请我,我也没时间过去。”她笑了笑道:“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常海心道:“我真的有些担心,虽然江城和岚山两市没有太大的问题。可其他城市呢?省运会不是两三个城市的事情。”
李长宇笑道:“你小子,还说我们推卸责任,有了事情就往你身上推,你倒是会挑,江城和岚山,你当然没问题!”
龚奇伟道:“你都听说什么了?”
李长宇在政治上遇到了事情喜欢和龚奇伟商量,这次也不例外,龚奇伟听李长宇提起这件事,也唯有苦笑道:“李书记,天翼同志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铁面包公,刚正不阿。”
常海心红着俏脸,颦起秀眉跺了跺脚道:“你越来越不像话了,这是在你的办公室,连房门都没锁,要是有人进来……看到怎么办?”
李长宇道:“这不是早就定下来的事情吗?没什么可惊喜的啊。”
这件事并没有引起张扬太多的关注,毕竟省运会召开在即,他连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又哪顾得上其他人的事情?省内其他城市因为对报名结果不满,先找省体委,试图利用省体委的影响力逼迫南锡方面改变初衷,看到效果不大,于是几个省市的体委主任商量了一下,已经初步达成了联合抵制这一届省运会的决定。
张扬拱手求饶道:“两位大人,我就是开个玩笑,用不着上纲上线的给我扣帽子,最近纪委风头紧,听说马书记逮谁咬谁,要是让他听到,说不定就把目标锁定在我身上了,治我一犯上治罪,到时候我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李长宇道:“他最早就跟我提过这件事,我都告诉他要悄悄进行,看来他根本没听,搞得现在常委们人尽皆知。”
李长宇和龚奇伟几乎同时道:“好事儿!”两人对望了一眼都笑了起来,这段时间基本上都是坏事,他们都想听点好事。
张扬道:“这件事您真的不能都推到我一个人的身上,我提一个建议,两位大人,以及我们南锡市的各大常委,是不是都要发挥一下主人翁的精神,充分发挥各自的影响力,和各市的领导去主动沟通一下,体委想要抵制,可体委终究还是要听市委书记的,只要市委书记发话,体委的不敢不听,我就是个现成的例子,平海这么多体委主任,我的头最难剃,可我对领导从来都是服从命令听指挥,要不你们也不会容忍我到现在,两位大人说是不是?”
马天翼道:“一定和薛志楠的事情有关。”他说完就匆匆上车。
龚奇伟道:“真是说什么的都有。”
李长宇道:“我也不瞒你,省体委渠主任给我打了电话,他让我在这件事上变通一下,说穿了就是让我让步,让我发话重新调整参赛名单,我把所有事情推给了你,这并不是我推卸责任,身为南锡市委书记,我不可能毫不留情的将人家回绝,凡事都要讲究一些策略,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是我不同意,你放心,别人已经把这笔帐算在了我的头上。”
“拉倒吧,你那点儿小九九我还能不知道,你在南锡夸了海口,要夺取这届省运会金牌榜和奖牌榜的双榜第一,现在好不容易捞到了大好的机会,你当然不愿意放过。”
张扬等他骂舒服了。这才道:“老大,省运会的事情就这么定了,要是你们江城体委搞什么联合抵制,就是你不给我这个当兄弟的面子。”
龚奇伟唯有苦笑了,他摇了摇头道:“马书记,我问你这件事并不是要给薛志楠说情,一开始我就说过了,只要薛志楠有问题,决不能姑息,就算廖伟忠也是一样。”
李长宇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的表情非常高兴,可心中却有些复杂,张扬把文国权给请来可谓是先斩后奏,李长宇原打算邀请的还是省委书记乔振梁,政治上微妙的事情实在太多,他对文国权和乔老之间的事情有所耳闻,文国权前来为经贸会揭幕剪彩,那么就算乔振梁来了也得向后靠hetushu.com,身为平海省的省委书记,乔振梁未必高兴南锡方面的安排,李长宇害怕因为这件事而得罪了省委书记,张扬这次有些好心办坏事,把自己置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
张大官人心里明白的,可这厮喜欢得了便宜卖乖,他咂巴了一下嘴唇道:“两位大人,这次各兄弟城市对我的意见……不应该说对南锡的意见都很大,我已经听说了一些风声,据说他们已经开始私下沟通,要联合抵制这次的省运会,我不管他们怎么干,定下来的规则不会因为他们而更改。”
换成别人会认为张扬在吹大气,可杜天野并不这么认为。他相信张扬有这个本事,以张扬的医术弄点特效药在短时间内提升一下运动员的成绩也很有可能。杜天野道:“做人乐观点是好事,可过度的乐观就是不知深浅,就是自我膨胀!”
李长宇道:“做纪委工作,刚正不阿,六亲不认是好事,如果都像过去李培源那样知法犯法,我们的纪委工作肯定一团糟。”
李长宇和龚奇伟当然能够听出这厮说的是玩笑话,不过这种话也只有他敢在他们面前说出来,李长宇笑着斥道:“放肆,什么叫一箭双雕?把我和龚市长都当成活靶子了吗?你心底这么恨我们?”
李长宇道:“我支持你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要丰兄弟城市闹僵,凡事都要讲究策略,现在还有时间,出现了问题,如果能够解决还是尽量解决,还是和各兄弟城市沟通一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们明白我们这次组织工作的难处,也要让他们了解我们南锡的诚意,省运会毕竟不是咱们南锡自己的运动会,到时候当真上演了集体罢赛,虽然道理在我们这边,可我们的面子也不会好看,张扬,我对你从来都很有信心,你脑子这么灵光,应该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件事。”
张扬抢着道:“你们要是真那么干,我肯定辞职,爱谁谁,我埋头苦干了这么久,临了还被你们给卖了,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我还不至于惨到那份上!”
程焱东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大家都是好朋友。”
李长宇道:“省运会怎么了?不是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吗?”
程焱东道:“早就想找你喝酒了,可最近实在太忙。”
张扬道:“我找两位大人的目的是给你们先通个气,这次省运会的事情我肯定会坚持到底,运动员名单已经确定了,没有更改的道理,咱们省运会历史上也没有这样的先例,如果我退让了就等于咱们南锡放弃了原则,国家有国格,城市也有市格对不对?咱们让步了不会获得别人的尊重,只能让人家看不起咱们,以为我们怕了他们没有他们省运会办不起来。”
李长宇和龚奇伟同时笑了起来。
张扬听到这一消息之后不敢怠慢,他先跟两位市领导通气,获得他们的谅解和支持。然后他又将目光放在常颂和杜天野的身上凭着和他们之间的良好关系,张扬可以对所谓的联合抵制进行逐步分化,这就叫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龚奇伟道:“你小子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来了个未雨绸缪?”
张扬道:“有阵子没跟你联络了,怎么今天想起我这个老朋友来子?”
常海心起身去给他倒茶,程焱东摆了摆手道:“不用了,常主任,晚上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
张扬笑道:“关心我。”
李长宇道:“让他进来吧。”
李长宇摇了摇头,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南锡在报名一事上的坚决态度让其他兄弟城市颇为恼火,省体委这次也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省体委主任渠圣明认为南锡方面不给自己面子,对他们的怨念也很大。李长宇一直都是很坚决的站在张扬这一边的,毕竟他看重的并不是省运会比赛本身,李长宇道:“你自己怎么想?我把省运会的事情既然交给了你,我就没打算插手,我尊重你们体委的决定。”
马天翼的表情很凝重,他来到龚奇伟面前道:“杨芸失踪了。”
龚奇伟皱了皱眉头。
龚奇伟道:“小嘴挺甜啊!”
龚奇伟道:“我不想咱们的干部成为惊弓之鸟,其实大家也都是这么想,马m•hetushu•com书记,我只是建议你在处理干部违纪的问题上一定要低调进行,在没有掌握确实证据之前,尽量不要打草惊蛇,你明白吗?”
杜天野道:“少跟我灌迷魂药,你是在利用咱俩的友情,为你的前途铺路。”
张扬道:“外面传言很多,什么版本都有。说廖伟忠的小舅子薛志楠这次是被他情妇杨晶举报的,还有人说杨晶是廖伟忠和薛志楠共同的情妇,其中的关系太复杂。”
张大官人抿了抿嘴唇道:“坏事嘛,就是省运会咯。”
张大官人正想说话的时候,河西分局局长程焱东过来找他,程焱东走路过这里,特地上来请张扬喝酒的。
龚奇伟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叹了口气。
张扬道:“我不是说两位大人,就算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呐,我是说,如果真的发生他们联合抵制省运会的事情,责任不在我一个人身上,你们虽然不说,可我也知道你们也珍惜南锡的脸面,放弃原则的事情你们肯定不会做,现在把这件事推到我身上,是因为你们想当好人,让我来当恶人,我心里明白得很,事实上我又被你们给卖出去了。”
李长宇和龚奇伟又对望了一眼,这小子心里明白着呢,李长宇道:“张扬啊,我们可没想卖你,只是有些话我们真的不方便说,由你来说,别人更容易接受,我知道这件事上你受了委屈。”
龚奇伟道:“人太刚正了有时候就欠缺变通,我上次跟他谈过廖伟忠的事情,我建议他尽量低调处理,不要造成太大的影响,可他棺本听不进去我的话,还认为我是在帮着廖伟忠给他施加压力。”
龚奇伟有些吃惊道:“她不是一直都在精神病院吗?这么多管理人员看着,她怎么会失踪?”
张扬道:“我现在成了众矢之的,不过想要做点事情,总得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常海心道:“我爸也颇有微词,毕竟这件事从中受益的只有南锡。”
龚奇伟在一旁看着,他能够体谅到李长宇现在的复杂心情,其实这并不难,只要设身处地的去想一想,换成谁都觉着这件事很棘手。偏偏张扬就不觉得,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他认为请来的领导越大,南锡越有面子,他当然是好心,可这件事办的的确欠缺考虑。
李长宇笑道:“看看,看看,这小子把咱们都想成什么人了,我们什么时候亏待你了?什么时候忽视你的努力了?张扬啊,你个混小子说话可要摸摸自己的良心啊。”
李长宇道:“既然定下来了就按照你说的办,我会无条件支持你。”
张扬道:“急什么?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等等再走。”
张扬听到他叹气呵呵笑道:“什么事把您愁成这个样子?”
张扬道:“当领导的时间都宝贵,得,我也不耽误你们的时间,我来是为了两件事,一件是好事儿,一件是坏事儿,你们想先听哪一件?”
李长宇道:“无论他有没有问题,都不应该这样查,南锡的干部队伍已经禁不起这么折腾了。”
张扬目送常海心离去,指了指程焱东面前的茶杯道:“尝尝,别人送给我的明前龙井。”
常海心道:“不了,你们老朋友在一起肯定有很多的私密话要谈。我跟着去反而不方便。”
李长宇道:“就是,以为自己工作做出了一点成绩,开始翘尾巳了是不是?”
李长宇道:“我说他,他未必肯听,过去他在省纪委的时候我就听说他做事讲究原则,认准的事情,一条路走到黑。我看他不查出廖伟忠的问题,是不肯罢手的。”
张扬道:“总得有人让步,咱们南锡坚持原则,就得劝其他城市让步,我挑江城和岚山,是因为我和这两座城市的市委书记关系还凑合,能说动他们,其他城市的领导人,我真没什么交情,李书记、龚市长,以你们的人脉,只要出马,谁敢不给面子?”
杜天野道:“你小子从来都是这个样子。以自我为中心,你做什么都是正确的。别人提点意见就不行?一切都以你自己的利益为先。”他骂了张扬一通,心中舒坦了许多。
“这帽子扣得太大了。”
龚奇伟也道:“这小子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和-图-书有点恃宠声骄了。”
张扬道:“其他城市的事情自然有市领导们来做工作,我的任务就是江城和岚山,要相信咱们的上级领导,他们这点面子还是有的,抵制省运会比赛,说出去不怕被人笑话?”
张扬道:“还是那句话,机会不是没给他们,当初咱们给了他们机会,是他们自己不要,现在又不顾游戏规则,倒过来威胁我们,让他们玩儿蛋去,对不起啊,我真是忍不住说了句粗话。”
张扬和龚奇伟一起离开,来到停车场的时候正看到纪委书记马天翼急匆匆的从办公楼内出来,龚奇伟本想跟张扬说几句,指点一下他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可看到马天翼,只能笑着和他先打了个招呼。
杜天野并不是唯一一个支持张扬的人,常颂也支持张扬,张扬派常海心出面,这件事就没有任何的阻碍,常海心告诉张扬,父亲答应会告诉岚山市体委不要参予所谓的联合抵制行动,张大官人闻言大喜,抱起常海心原地转了三个圈儿,然后在常海心诱人的樱唇上用力啄了一口方才将她放下。
李长宇道:“自打我认识你,你就没少说粗话。”
龚奇伟道:“我也一样。”
“有的是人关心你。”常海心的声音小了起来。
杜天野接到张扬这个电话之后。还是表现的有些怨念,他抱怨道:“张扬啊张扬,你小子这次玩的是不是太过了点啊?省运会大家都有份参与,大家一起玩才好,可你倒好,你们南锡尽遣精锐,我们这些城市过去的都是二三线运动员,最优秀的运动员全都被你们排斥在外。”
张扬道:“老大啊,你这话是不是有失公平?我排斥谁了?当初报名的时候,公平面对每一座城市,可以说大家的机会都是均等的,为了让你们能够派遣最优秀的运动员参赛,我磨破了嘴皮子,还专门为了你们破例延长了报名期限,可我好话说尽,大家还是弄些二三线运动员来糊弄我,其实咱们心里都明白,报名的事情真赖不了我,是因为R型肺炎,优秀运动员本身就不重视省运会这样的比赛,所以不愿前来。现在R型肺炎控制住了,大家伙又返回了,装得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怨谁啊?”
程焱东不由分说的把他拉起来:“别等了,你是体委最高领导,谁敢查你的岗?”
李长宇道:“他查了这么久,连公安局都动用了,可查出的都是小事情,别说廖伟忠,就是薛志楠也没有被查出严重的经济问题。”
常海心道:“你为人处世还是不要太高调,这样容易得罪人。”
龚奇伟的脸色变了,如果一切真的如马天翼所说,这个薛志楠实在是罪无可恕,他低声道:“既然如此,杨芸为什么不去起诉他?”
马天翼接过茶杯并没有马上喝茶,将茶杯缓缓放在桌上道:“廖伟忠找你,就是想帮助薛志楠说话。无论烟厂在南锡的企业界拥有怎样的地位,他都不该利用他的关系来影响我们市里的工作。”马天翼是个认真的人,他一旦发现了问题就会抓住不放。
张扬笑道:“老大,杜大哥,我的亲大哥,我知道你心要有怨气,可这次你就让我一回,就让我小人得志一回行不行?就让我自我膨胀一次好不好?”
张扬道:“什么叫算是,本来就是,您要是觉着不够力,我还有一件好事,文副总理已经确定参加咱们的秋季经贸会了,这件事过去一直都没确定,刚刚才定下来。”
可李长宇心中的这些想法是不能对张扬说的,毕竟文国权来南锡已经成为事实,他李长宇也不敢说您还是别来了,不方便,会让我很难做。所以李长宇还是表现的笑得很开心:“这才是一件大好事。”
张扬道:“这事儿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我也听说了,他查大成印务,搞得我们的广告宣传单印刷都出了问题,大成印务方面最近效率低得很。”
李长宇道:“好事说完了,那么现在可以说说你所谓的坏事了。”
张扬笑道:“明白人,杜书记果然是个明白人,就凭你这样的政治素养,前途一定无可限量。”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走到门前作势要去关门,常海心摇了摇头,抢在他前头来和图书到门前,反而把门给打开了。
龚奇伟道:“李书记,这事儿得你跟他说,我听说现在天翼同志已经在烟厂内开始全面调查,烟厂上上下下人心惶惶,再这样下去,企业生产不受到影响是不可能的。”
常海心抬起脚悄悄在桌下踢了张扬的小腿一下。
杜天野道:“得,我说不过你,你们是东道主,就不能把胸怀放得宽广一点?你都说是R型肺炎造成的特殊情况了,非常时期需要非常处理,我看你们就变通一下,既然是比赛就需要竞争,缺乏竞争多没意思?”
张扬道:“筹备的是差不多了,可现在我和各城市体委的关系都闹得很僵,包括省体委在内,他们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已经有人威胁我要抵制这次的省运会比赛。”
市委书记李长宇开始并没有想到这件事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马天翼向他说明这件事的时候,他还特地交代,让马天翼一定要低调进行,没有掌握切实证据之前,千万不要声张,经过徐光然的下马事件,南锡体制内太多的干部都成了惊弓之鸟,这充分表现为大家不愿做事,都抱着多一事不如省一事的心理,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干部的工作效率又怎么可能高?
龚奇伟道:“你要找我们汇报什么事情?赶紧说,李书记时间宝贵得很。”
龚奇伟笑道:“你这也叫受伤啊?你当初早早的喊出口号,要夺得省运会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这牛皮吹得太大,平海不知有多少人都等着看你的笑话,我们也在想着,怎么帮你圆啊,目标定得太高,你就算把省运会办得再好,如果目标实现不了的话,别人还是会忽视你之前的所有努力。这次的R型肺炎给了你一个契机,他们的主力运动员都不敢来南锡,所以才让你喊出的口号成为现实的机会大增,如果我们不支持你,就会要求你同意重新调整参赛运动员名单,那样的话……”
龚奇伟道:“体制内都在风传,纪委又要搞一次新的整风运动,这次针对的是各企业领导,因为抗争R型肺炎刚刚建立的一点凝聚力,一点信心,估计又要完了。”
张扬道:“事情还是先说清楚的好,省得以后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全都追究到我的身上,历史的经验证明,越是埋头做事的人功劳越是没分的,可出事的时候,最先顶上去的肯定是埋头做事的那个。”
张扬道:“听你们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倒希望他们联合抵制了,最好所有城市都不来参加,到时候,我们南锡运动员就能包揽所有参赛项目的金银铜牌,金牌第一奖牌第一还不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张扬一脸坏笑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常海心整理了一下情绪,在他对面正襟危坐,一双妙目含情脉脉的看着张扬,俏脸上的红晕短时间内未能褪去。
马天翼道:“我来南锡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关于卷烟厂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许多,我知道烟厂是南锡的利税大户,所以市里对烟厂都很看重,你们希望烟厂稳定,希望烟厂不写出现问题,可是希望归希望,现实终究是现实。”马天翼停顿了一下道:“龚市长,你应该去过烟厂,廖伟忠的办公室的装修用奢华两个字形容绝不过分,我不明白一个企业家有什么必要做这样的表面功夫?单单是为了经营企业形象这四个字恐怕解释不了吧。锦湾大酒店你一定去过,那里的装修和陈设,南锡任何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都比不了,可能你会说我抓住烟厂不放,可我从事纪委工作这么多年,哪里有问题,什么人有问题,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马天翼对廖伟忠展开调查的事情,常委们都知道了,廖伟忠和南锡多数常委的关系都很好,龚奇伟并不是他唯一诉苦的对象,南锡的体制内开始风传马天翼又要掀起一场整风运动,这次针对的是各大企业干部,一时间搞得人人自危,风声鹤唳。
张扬道:“当初只是定下来邀请,人家可没答应啊,为了说动省里的几位大佬前来,我可挖空了心思,说干了口舌,李书记,您一句话就把我的功劳全都给否定了,咱可不带这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