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9章 开幕之前

张扬道:“你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啊,我不来怎么能够显出诚意?”
“瓦努阿图!”
关芷晴闻言俏脸羞得通红,张扬看到她的表情不禁笑道:“我这几天都住在南洋国际,家里反倒空了下来,闲着也是闲着,你去我那里住,保管没有人打扰你。”
南锡方面在接待安排方面相当的周到,可以说在食宿条件方面称得上历届省运会第一位,南洋国际、海天大酒店专门为各市前来的运动员教练员提供了食宿,这两家都是五星级标准。
刘艳红和马天翼是多年的同事,她对马天翼十分了解,知道马天翼性情耿直,工作努力,但是这个人欠缺工作的方法,欠缺和周围同事沟通的技巧。
“啊!”楚嫣然的声音充满了失落。
看到张扬过来,高廉明忍不住抱怨道:“都他妈不是省油的灯,一个香港小明星傲得跟二五八万似的,那帮娱记也真是贱,明星走哪儿跟到哪儿,拉屎放屁的事情都值得他们采访报道,挨打也是活该。”
张扬笑道:“不敢啊,我是就事论事。”
张大官人现在就是接车打下手,这厮的心理多少有些不平衡了,迎接完从江城过来的运动员之后,他向常凌峰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合着我就是一打杂的,舞台搭好了唱戏没我的份儿。”
张扬道:“记得啊,你不是说你们投资的某家公司倒闭了,这次回去专门就是为了接管这座岛屿吗?”
楚嫣然道:“这岛好美,比我预想的要大得多,足足二百平方公里,跟塞班岛差不多大。”
杜天野笑道:“有怨言啊,在南锡体委干得不如意?”
至于前来南锡的各市领导人嘉宾都安排在市政府第一招待所,这次过来的嘉宾阵容也是极其强大,省委书记乔振梁、常务副省长焦乃旺、省委宣传部长肖元平、省委秘书长阎国涛、省体委主任渠圣明、省委常委,平海省副省长,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岚山市委书记常颂、以及其他各市的主要领导人和体委主任全都来到了南锡。
李长宇道:“听你这话的意思是埋怨我咯?”
马天翼道:“维护党的章程和其他党内法规,检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议的执行情况,协助党的委员会加强党风建设和组织协调反贪腐败工作。”做出以上回答的时候,他忽然有种回答1+1=2的问题,刘艳红是不是有消遣自己的成分在内?
“瓦啥……”张大官人居然没记住这拗口的名字。
“我请了几位一流的地质专家,在岛上勘探呢,看看这座岛的情况,是不是适合居住。”
看到张扬进门,杜天野笑道:“我就说嘛,你小子该不会躲着我吧,从我来到南锡都没见你露面,害怕请我吃饭是不是?”
常凌峰道:“有什么感悟没有?”
马天翼道:“刚刚来到南锡,发现这里存在的问题很多,最近工作是忙了一些。”
张扬又道:“后悔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没和你多亲近亲近,没多占点便宜。”
关芷晴道:“其实世界就是一个地球村,从广义的角度来看,国籍是最为狭隘的观念之一,什么美国人中国人的,还不都是地球人?你们共产党员的理想不是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共产主义吗?到了那时候,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国家的概念自然也就不存在了,你在回头想想,纠结于中国人美国人的概念是不是很狭隘很落伍?”
提起这件事李长宇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南锡能够在这次省运会中占据优势得益于他们在报名名单上的坚持,因为报名期正处于R型肺炎肆虐之时,所以其他城市的高水平运动员基本上都没有参加。
楚嫣然笑道:“这儿的自然环境很好,如果开发好之后,升值潜力巨大,对了,莫西瓦公司买下了这座小岛。”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我下午听阎秘书长说的,这件事应该错不了,任命还没有宣布。”
张扬道:“小事情而已,你先陪邹德龙回酒店。”
张扬笑道:“我能够理解为你要挖南锡的墙角吗?”
杜天野道:“有件事你知道吗?秦清被调任东江市新城区区长了,主持东江新城的建设。”
这一和图书场面比张大官人预期中要盛大的多,他本以为还会有不少城市对报名一事存在不满,开幕的时候可能会遇到一些异常状况,可现实表明,比赛本身并没有他想象中重要,这些市级领导们来压根不是冲着省运会,他们是冲着省委书记乔振梁过来的。他们不是在给南锡面子,而是为了在省委书记面前争得面子,谁也不想错过这个和上级领导交流的机会,你想想啊,省委书记都来了,你一个市委书记还拿什么架子?如果别人都没来,你来了,那么恭喜你,你和乔书记就有了单独相处,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如果人家都来你没来,那么保不齐乔书记就会注意到你,他就会想,为什么你不来?我都来了你不来,是不是对我乔某人有意见?其实乔振梁不会这么想,平海十多个地级市,这么多的市委书记外加大小官员聚在一起,几十号人,就算一两个没来,他也注意不到,他也不会多想。
张扬道:“你跟我说这事干啥?”
张扬道:“省里怎么会选中她呢?”
张扬道:“伶牙俐齿,我才发现你这么伶牙俐齿,口才够好的啊,过去我怎么不知道?”
李长宇借口还要去其他领导那里拜会,离开了杜天野的房间。
“瓦努阿图,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张扬道:“你该不是想在小岛上常住吧?”
张大官人脱口道:“那就去我那儿住!”
刘艳红道:“老马,你说给我听听啊!”
刘艳红道:“那倒不是,只不过我们纪委的工作最终的目的是为党服务,是为干部队伍服务,老马,你的工作热情我清楚,可是工作上必须要分清主次,不能让我们的工作干扰到党内正常的工作秩序,我们的工作是确保党内干部系统更有效的运行,而不是干扰这一系统的运转效率。”
张扬道:“这么大的岛咋这么便宜就卖了呢?”
常凌峰呵呵笑道:“我说错了,是你看谁不得仰视啊?”
张扬道:“我说你怎么说话呢?太损了吧?”
高廉明道:“知道,要不我也不会答应赔偿那帮娱记摄影器材啊。”
杜天野道:“听说是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提出的建议,东江国际工业园排污事件之后,政府形象受到了影响,梁天正这次也没有如愿当上常务副省长,所以他急于扭转东江的形象,想在短时间内做出一些业绩来,岚山市开发区是平海省唯一的国家级开发区,也是招商引资搞得最好的一个,秦清去岚山之后的政绩有目共睹,我听说常书记不想放人,还在和省里交涉呢,不过乔书记已经拍板定案的事情,改变的机会不会太大。”
张扬道:“打算长住也没关系,我最近一段时间事情太多,基本上不着家,省运会结束就是秋季经贸会,每天吃住都有公家管着,正可谓吃官饭,攒私钱,这么好的事情不是每天都能够遇到。”
关芷晴微笑道:“那是因为过去,我不屑于和你一般见识!”
张扬道:“什么省运会啊,什么体育精神啊,我当初还担心人家不给面子,要抵制这次省运会呢,现在看起来我压根是杞人忧天,哭着喊着要抵制的都是体委的干部,他们叫得再响也没用,市领导来,他们就得乖乖跟看来,领导们谁也没把成绩当回事儿,省运会也只有赛场上是运动员的舞台,可赛场外的舞台全都是领导们的。”
张大官人道:“产权还是使用权?”
虽然平海各市对这次省运会都心存不满,也嚷嚷着要联合抵制,可临到开幕的时候,谁也没付诸行动,一方面这和南锡市几位领导提前和各市领导人打招呼有关系,谁也不会因为这件事伤了和气,毕竟都是一个省的兄弟城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省运会开幕式,省委书记乔振梁会前来出席,如果他们抵制省运会被乔振梁知道,估计乔书记肯定不会高兴。
越是临近省运会开幕,张大官人反倒变得清闲起来,这要多亏了他们之前充分的准备工作,还因为他身边有常凌峰这位好助手,所以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每人都有每个人的分工,张大官人的分工是统筹领导,到现在这种时候,所有事都已经上m.hetushu.com了轨道,已经不需要他过问太多了。
张扬道:“不敢,不敢,我是实话实说,刚才我心想过来跟各位领导打个招呼吧,本想去乔书记那里排队,可一打听,在我前面排队的有五六个。”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许怡并不是先到的,接下来抵达机场的是冰公主关芷晴,她这次并不是从美国过来,而是刚刚在京城参加完国际花样滑冰邀请赛,从京城直飞南锡,关芷晴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这次连经理人都没带,黑长的秀发随意扎成了一束马尾,俏脸上戴着黑色的无框眼镜,蓝色T恤,白色短裙,拖着红色的拉手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学生。
杜天野点了点头:“也是阎秘书长告诉我的。”
最终卷一切尽在其中
张扬合上电话,向杜天野撇了撇嘴道:“说曹操曹操就到,阎秘书长找我过去。”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是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的。”言语中流露出几分遗憾,当初他迫于压力才拿下了张扬新机场建设的管理权,事后一直想弥补,可惜张扬的事业如今已经在南锡生根发芽,看他的意思是不想离开了。
就算刘艳红不找马天翼谈话,马天翼也注意到自己在领导层的位置开始变得有些尴尬,他正在被渐渐边缘化,如果说常委的内部分成两派,以市委书记李常宇为首的多数派,以市长夏伯达带头的少数派,那么他就是两方都不愿意搭理的边缘派,边缘派不等于中间派,中间派还有人准备拉拢,马天翼这种属于奶奶不疼,姥姥不爱,无论李常宇还是夏伯达都不乐意搭理他,谁都认为他是个麻烦。
杜天野哈哈大笑起来,他也拧开一瓶矿泉水,灌了一口道:“有没有想过再回江城工作?”
“哦……”
张扬道:“笑什么?我就快被你连累了,以后等咱俩那啥了,十有九八政审不合格,我的官场之路要从此咔嚓了。”
张扬道:“还成,领导们都很重视我,看不得我闲着,哪儿有事就把我往哪儿塞。”
楚嫣然道:“永久性买断,当时只花了一千万美元。”
马天翼叹了口气道:“我只不过是想为党和国家多做点事,想彻底清理一下南锡官场的腐败现象。”
此时张扬的手机响了,却是省委秘书长阎国涛打来了电话,让他来自己的房间一趟。
“还有,岛上地震频发,每年大小地震一百多次,去年还爆发了一次海啸。”
杜天野道:“你在南锡属于李书记管,你去东江属于梁书记管,保不齐梁书记想把你弄到手下好好收拾收拾你。”说完杜天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当然不会相信梁天正的格局会这么低,梁天正想挖张扬一定是看中了他的能力。
高廉明道:“常海心已经陪他们过去了,我还得在这里等其他人。”
马天翼的表情相当的尴尬,他当然能够听懂刘艳红在说什么?他抿起嘴唇,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刘厅长,是不是有人说我什么了?”
廖伟忠的事情已经渐渐被众人所忘记,省运会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张扬道:“市长干得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变成了区长,她又没犯什么错误。”
杜天野等到李长宇走后,起身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张扬:“挺忙的吧?”
刘艳红虽然没有正式上班,可是省纪委书记刘钊知道她目前在南锡散心,所以特地委托她去和马天翼见个面,跟他好好谈谈。
张扬道:“一定会去!”
张扬道:“在官场混久了,学坏了,我不像当初那么单纯了。”
张扬来到机场的时候,事件已经平息,高廉明答应赔偿记者的摄影器材,并送那名娱记去医院看病,算是息事宁人,邹德龙这边,他们也是说尽了好话。
当晚张扬本想去拜会省委书记乔振梁,可是乔书记的门槛实在太热,等张扬到了地方才知道,排队等乔书记接见的市委书记都有五六个,今晚是轮不上他这个小小的处级干部了,张扬本来见乔振梁也不是为了巴结,只是觉着身为地主,怎么都要和乔书记打个招呼,既然排不上也只能作罢。
张扬道:“游客是不是很多?”
张扬从早晨八点钟上和图书班就在和楚嫣然煲电话粥,虽然最近他们两地相隔,可是几乎每天都在通电话,感情好得很,楚嫣然听说纪委调查张扬海外关系的事情,忍不住笑。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忙,筹备工作做完了,我的使命就算完成了,登台露脸是你们当领导的事情,我现在是无事一身轻。”
楚嫣然道:“这座岛还没有起名,过去岛上只有一座废弃的神庙,所以暂时叫神庙岛。”
张扬对此倒是泰然处之,他笑眯眯道:“天时地利人和,东道主夺去金牌第一的可能性总是最大。”
张扬道:“我比不上你,出过国,留过洋,早已看破红尘,我就是一俗人,俗人和你这种世外高人的最大区别就是俗念,七情六欲我一样不缺,就算让我再活一辈子,我还是这幅模样。”
关芷晴道:“我表姐跟我一起,不过她要在京城多玩几天,所以我一个人过来了。省运会即将开幕,应该是你最忙的时候,怎么还亲自过来接机?”关芷晴有些不解道。
刘艳红笑道:“当我像你一样是个工作狂啊!”
可这帮下级官员以为乔书记一定会这么想,谁也都觉着自己还算一号人物,真要是缺席了,乔书记一定会注意到自己。
张扬道:“有啊!”
杜天野笑眯眯道:“咱俩是哥们,我再给你透露一个内幕消息,我听说梁天正也点了你的名,要把你从南锡挖过去。”
张扬道:“这体委就是个虚职,干出力不讨好,省运会过后,我马上申请挪窝。”
张扬道:“这么大一岛开发得要多少钱啊?”
马天翼的脸有些红了:“刘厅长你在说我因噎废食,过犹不及?干扰到党内正常的工作秩序了?”
马天翼微微一怔,刘艳红居然问出了一个这么浅显的问题,他马上意识到刘艳红此问绝不会那么简单,她一定另有目的,所以马天翼没有说话。
刘艳红道:“凡事都有一个过程,老马,你是该考虑一下你的工作方法了。”
“说来听听!”
杜天野和李长宇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杜天野道:“乔书记那里排不上队才想起我这个老朋友,你小子也太势利了吧?”
“呸!你咒我死啊!”楚嫣然抗议道,射雕英雄传她也看过,里面的桃花岛主夫人可不是死了吗。
楚嫣然道:“没有,就想着用来度假,以后等这里整顿好了,每年我们都可以过来度假,你就是岛主。”
张大官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啥?他要挖我?”
张扬道:“他挖我,也得我乐意啊,我去东江干什么?南锡我发展的这么好,眼看就是高新区的带头大哥了,我哪儿都不去。”
刘艳红道:“维护、检查、协助,并不代表着我们纪委要在党政工作中占有主导的地位,你说是不是?”
楚嫣然道:“不和你胡说八道了,对了,你猜猜我在哪儿?”
楚嫣然娇声道:“你是不是后悔了?我给你机会,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杜天野道:“这次省运会的金牌第一看来南锡已经稳操胜券了。”
等到了机场那边,双方已经达成了谅解,原因很简单,邹德龙前两天深夜出入某位女星的香闺,结果被香港狗仔队给拍到了,对香港这帮艺人来说私生活是相当的重要,就算是恋爱也不能公开,一旦让影迷歌迷知道了,就会影响到他们的事业前景,尤其是邹德龙这种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新星,本来他在香港这两天就被搞得狼狈不堪,这次借着参加平海省运会的机会过来躲避风头,可想不到刚下飞机就遇到记者围堵,邹德龙自然按捺不住火气,当即就和记者们发生了冲突,不但抢夺对方的摄影器材扔在地上,还抬脚踹了其中一名记者。
关芷晴道:“你可是国家干部,这种思想要不得,如果在美国,肯定要被举报。”
返回江城工作对张扬来说还是有些吸引力的,可是南锡这边的工作进展顺利,省运会、经贸会、高新区这一连串的工作都到了收获政治果实的时候,张扬当然不能选择在这时候走,他可不想白白便宜别人。
杜天野道:“你家在江城,工作在南锡,两头跑起来也不方便。”
张扬倒不是对李长宇有什么意见,换成谁都和*图*书会这么做。
高廉明道:“我现在是撒大网,能逮着一个是一个,兴许有希望呢?”
关芷晴走出闸口,很快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张扬,她笑了笑,向张扬走了过去,张扬迎上来主动接过她手里的皮箱:“还是一个人来的?”
张扬道:“得,这就是中西差距,跟你这美国人说不懂中国话。”
刘艳红道:“不是我说,是很多同志都这么反映。”
杜天野笑道:“东江是省会,东江新城是未来十年东江的发展重点,省里和东江市都很注重新城的建设,让秦清前往那边担任区长是省里慎重考虑的结果,她的级别没降,还是副厅级。”
马天翼对刘艳红的来访颇感惊奇,他已经听说刘艳红成为监察厅厅长的事情,可以说省里已经明确了刘艳红在省纪委的第二把手的地位,对于这位上级领导,马天翼当然要表现出应有的尊重。
张大官人愣在那里了,他还真是没想到,这关芷晴对共产主义的理解如此透彻,张扬道:“还是有分别的吧?”
关芷晴道:“没分别,美国建国也没多少年啊,英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华人、非洲人共同组成了这个多元化的国家,对我来说,只是把家安在这块地方,和我是哪里人没有关系无论走到哪儿,我还是炎黄子孙啊,不能因为我的国籍,你把我的血统也给否定了。”
关芷晴的低调是张扬最为欣赏的一点,论到名气关芷晴应该是形象大使中最大的一个,可是她到哪里都不是张扬,也没有任何的苛刻条件,一切随遇而安。
“哦……”张大官人感叹道:“难怪说便宜没好货,我就觉着人家不是傻子,如果是一块好地说什么也不能贱卖出去。丫头,那地儿危险啊,别总在那里呆着,赶紧回你的纽约,你的曼哈顿呆看去。”
关芷晴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他的意思,轻声道:“也好,反正明天开幕式之后我就走,不会打扰你太久。”
张扬对高廉明的心思揣摩的很透,笑道:“你丫惦记着许怡吧?”
张扬道:“后悔倒是有点。”
“荒岛!莫西瓦公司本来想要开发这里作为度假村,可是他们的公司运营出了问题,现在岛上的度假村都成了烂尾楼。我正在岛上考察,看看是不是继续开发下去。”
张扬道:“那就不叫桃花岛,就叫天堂岛,人间天堂咋样?”
常凌峰笑道:“心里不平衡了,你的工作本来就是搭舞台,你是体委主任,负责的是体育上的事情,现在来得都是大领导,人家过来表面上是为了省运会,事实上都是出于政治目的,真要是让你去一招做接待工作,你说这么一群部级、厅级干部,你站在里面是不是有点鸡立鹤群,谁看你不得俯视啊?”
楚嫣然娇羞道:“你不说轻薄话是不是能憋死?”
楚嫣然嗯了一声道:“记不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个小岛?”
关芷晴道:“你在讽刺我?”
李长宇哈哈笑道:“你还知道啊!”心中却不由得想起这厮当初利用自己偷情事情进行要挟,所以才得以混入官场,单纯?这小子什么时候又单纯过?时过境迁,那件事早已不再成为李长宇的心结,如今他和葛春丽也历经波折走到了一起,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夫妻,有时候两口子提起这件事反倒平添了几分情趣。李长宇倒是有些怀念起春水河畔的车震了。
张扬道:“市里已经给我透过信了,等省运会和经贸会一结束,就让我负责高新区的工作。”
张扬道:“我们在小岛上种满桃花,干脆这小岛就叫桃花岛,我是岛主,你是岛国夫人。”
刘艳红道:“我听说你在南锡的动作可不小啊。”
“去不去,你说了不算,领导说了算。”
张扬道:“不可能啊,当初东江国际工业园的事情就是我给捅出来的,搞得他们东江市领导层灰头土脸的,他恨我都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把我弄到手下去工作?”
常凌峰道:“你越来越有悟性了。”
马天翼笑了笑,他心里清楚得很,自己和刘艳红虽然熟识,可最多是同事关系,老朋友可谈不上,他恭敬道:“刘厅长这次来不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官场上的人对职位变动相当的敏感,http://www.hetushu.com即使马天翼也不例外。
张扬道:“这两天省运会,尽量不要生事,息事宁人最好。”
杜天野道:“十有八九要做你的思想工作,赶紧去吧。”
张扬直接去了杜天野那里,可巧李长宇也在杜天野的房间内叙旧,过去李长宇是杜天野的下级老领导来了,过来拜会也属于正常礼节。
此时看到副主任李红阳急匆匆走了过来,来到他们身边道:“张主任,机场那边出事了,咱们省运会形象大使邹德龙和记者发生了冲突。”
关芷晴笑道:“我不信!”
张扬道:“不是让高廉明和常海心去接机了吗?他们不能处理啊?”说话的时候,常海心打来了电话,机场那边果然出了事,原来邹德龙下飞机后就被娱乐周刊的记者给围上了,追问他绯闻女友的事情,一来二去就红了脸,邹德龙气得把人家的照相器材给摔了,现场闹得非常混乱。
张扬愕然道:“真的?”
高廉明道:“倒是有点惦记,可惜我对她是襄王有梦,人家是神女无心。”
楚嫣然道:“因为岛上没有淡水!”
马天翼感到很郁闷,自己整顿纪律没错,可是在现实中怎么就这么不受人待见,明明是李常宇提出的直系亲属中非工作需要在海外居留者不得担任党政正职,可他提议之后就再也不见说起,马天翼现在才明白,李常宇设了个圈套让自己钻,自己在工作上太认真,太执着,以至于把南锡体制内的干部都得罪的差不多了。人在现实中碰壁之后,才会重新考虑做事的方法,马天翼虽然执着,可他也并不是傻子,刘艳红和他谈话之后,他开始反思自己来到南锡之后的所作所为,马天翼比起过去明显低调了许多。
马天翼开始意识到南锡领导层内部针对他的不满情绪已经越来越多了,有人已经悄悄将他告到了省纪委,一时间马天翼成为了南锡体制内的众矢之的。
刘艳红坐下之后,微笑道:“老马,我正在放假,这两天在锦湾散心,所以特地来拜会你这位老朋友。”
马天翼叹了口气道:“我倒是希望无所事事,可这帮干部不让我省心啊,烟厂厂长廖伟忠出事,现在正在全市范围内搞一个整风运动,争取通过这种方式提升一下干部的警觉性,肃清某些人的不良思想。”
张扬笑道:“早就听出来了,你在海边呗!我听得到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
张扬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帮娱乐记者就跟苍蝇似的,要说今天是平海体育盛会,这帮娱记跟着凑什么热闹?张扬把这里交给常凌峰,匆匆赶去了机场。
张扬道:“属于哪国的?”
张扬道:“那还不赶紧放弃?”
刘艳红道:“老马啊,我们纪委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张大官人道:“是啊,是啊,憋得挺难受的。”
张扬陪着关芷晴一起走出机场,他自己开吉普车过来的,关芷晴上车之后又提出了和过去一样的要求,她不希望外界打扰,让张扬给她找个较为清净的地方住下。
张扬笑道:“杜书记寒碜我呢,你们高层交流活动,我一小小的处级干部倒是想往里面凑合,可惜我凑不上啊!”
虽然一千万对张扬来说也意味着一笔不菲的花费,可是一千万买下两百平方的岛屿还是觉着划算。
海天和南洋国际也分别由领导人出面迎拖各市运动员,海天那边由常务副市长龚奇伟坐镇,南洋国际这边由市长夏伯达和宣传部长梁松负责。
楚嫣然笑道:“你啊,有机会来了再说!”
常凌峰笑而不语。
常凌峰苦笑道:“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天的感悟,搞了半天还是过去那境界。”
张扬道:“透过现象看本质,我在官场这么多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什么事不清楚啊?这点悟性要是都没有,我岂不是白混了。”
省运会的舞台是张大官人搭起来的,可是当大幕就要拉开的时候,张大官人发现,自己就是一剧务,打下手的剧务,接待主要领导的事情有市委书记李长宇呢,自从省委书记乔振梁下车伊始,李书记就一头扎在了乔书记身边,估摸着这两天办公的地点就在一招了,这不,今晚上连家都不回了,和领导人打成一片,吃喝拉撒睡全都在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