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3章 话别

龚雅馨接过螃蟹,杨宁端着凉菜放在八仙桌上。
张扬笑道:“一定。”
龚奇伟道:“东江和南锡并不远,以后休息的时候,别忘了抽空回来看看,陪我喝两杯酒,说说话也好。”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定,先让我去党校参加学习班,半个月的集中学习,然后才分配具体的工作,我估计十有八九就是建设新城区,在秦市长的领导下工作。”
梁成龙当然明白张扬所说的这个时间紧迫是什么意思,当初他只顾着跟梁青红疯狂缠绵,压根也没想生男生女的事情,这个孩子的到来多少有些意外。
教务处长张立兰看到是他来了,不由得有些慌张,她心知肚明,张扬对她的事情知道的相当清楚。这次这小子来不知又为了什么?张立兰和吴明已经断了,事实上是吴明甩了她,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吴明在追监察厅厅长刘艳红。为了这件事,张立兰还伤心了好一段时间,可后来心理平复之后,她就向孔源靠的更近了一些。
常海心道:“你不怕,我怕,要是让我家人知道你这样对我,他们肯定不会让我再和你来往。”
张扬驱车来到省党绞,想着过去的这些事,发现耐人寻味的地方还真不少,路过党校大门前布告栏的时候,看到布告栏前围了一群人。
梁成龙道:“怎么?也跟张主任一起过去?”
张扬道:“她的成绩一直都很出色啊。”
龚奇伟道:“东江的很多事情都受到双重领导,处理起来要比咱们这边复杂许多。”
崔国柱一听赶紧道:“张主任,我……我……”
张扬微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咱们合作了这么久也算得上相处愉快,我要是这辈子都留在体委,那岂不是不要求上进了?再说了,我要是留下来不走,你们也没有上进的机会是不是?”
不过分派工作的时候已经说了,招商办对他并不是直接的领导关系,距离去单位报到还早,张扬这半个月的主要任务就是参加党校培训班的学习。
张扬道:“我下周去省党校参加一个学习班,先熟悉一下环境,至于上班的问题,等到了东江再说。
张扬呵可笑道:“咱们的关系真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你会不会再不理我?”
张扬笑道:“老崔啊,瞧你紧张的,我又没说你什么,咱俩共事这么久,你的心思我还能不明白。”张大官人的意思是你丫别跟我演了,不就是惦记上我的位子了吗?
尽管常海心刚开始表现的像个视死如归的革命烈士,可是面对张大官人霸道勇武的侵略,她只能俯首称臣……张扬对东江十分的熟悉,他在这里的朋友很多,袁波特地将他在东江市中心的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借给了他,本来袁波还有更大的,可张扬嫌打扫起来麻烦,自己一个人用不了太大的地方。小区和鼓楼广场相邻,周围就是繁华的商业中心,配套设施相当的齐全,袁波还给张扬准备了一辆八成新的桑塔纳,这也是张扬的要求,在省城工作,到处都是高官大员,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人盯上他了,开始的时候还是低调一点好。他的工作也已经基本落实,东江方面让他负责新城区的招商工作,还是老调重弹,不过让张扬有些不爽的是,他属于新城区指挥部和招商办的双重领导,招商办方面的直接领导是梁晓鸥,市委书记梁天正的侄女,张扬是正处级干部,梁晓鸥到现在都是一个副处级,副处领导正处真是天下奇闻。
他们来到海天最豪华的包间,袁波已经让人把凉菜上来了,看到他们一起进来,赶紧招呼他们坐下,杯中倒满酒之后,袁波端起酒杯道:“今天我在海天给张扬送行,用不了几天我就在东江望江楼给他洗尘!”
龚奇伟道:“找到一个像他这样的人才并不容易,我一直都感到奇怪,常凌峰如此年轻,可是他的心态却像一个阅尽沧桑的老人,遇到任何事都风波不惊,难道他真的看破红尘了?”
张扬已经开始准备离开南锡,常务副市长龚奇伟对张扬是极其不舍得,他专门在家里设宴为张扬送行,上级对下级如此善待的并不多见,在http://m.hetushu.com龚奇伟一家人的心里,张扬不仅仅是他的下级,更是他们的恩人,当初龚奇伟的女儿龚雅馨被人劫持,就是张扬解救了她。
崔国柱道:“张主任啊,现在外面都在传言一件事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崔国柱表情尴尬道:“张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
龚奇伟笑道:“你到哪里都不会是一只小虾米,凭你的个人能力,就算去了京城一样可以创出一番天地。”
龚雅馨很快就吃完了饭,她拿起书包向张扬告辞离去。
张扬心说你敢不服气吗?想当初他刚刚来到南锡体委的时候,这帮人也都不是那么听话,这个崔国柱也曾经仗着和市委书记徐光然的关系抢过他的党组书记,可后来吃了亏才知道自己的厉害,张扬道:“老崔啊,我本来不想太早公布这件事的,可既然你问起来了,我也不瞒你,我下周就要去省党校参加一个青年干部培训班,为期两周吧,学习过后,我可能就留在东江工作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雅馨,把螃蟹拿去蒸了。”
常海心俏脸一热,暗责哥哥这么快就把自己去东江的事情说出来了,这种场合并不应该说,容易让其他人误解。她轻声解释道:“秦市长给我打了电话,她刚去东江,总想着身边能够有个助手,过去我就是她的秘书,所以她第一个就想到了我,我和她一起工作了这么长的时间,配合已经很默契了,所以我考虑了一下,决定过去。”
龚奇伟道:“他这招叫釜底抽薪啊,我们原本打算把高新区交给你,可现在他居然把我们的干将给挖走了。”
龚奇伟看到张扬带了这么多螃蟹,皱了皱眉头道:“你小子,我请你吃饭,你带这么多菜!”
张扬笑道:“其实还有捷径的,学校应该有保送名额啊。”这厮的头脑活的很,认为以龚奇伟的身份和地位,弄到保送名额并不难。
张扬笑着指点着他道:“别说了,我明白……”
常海心发出啊!地一声尖叫,黑暗中,两人的唇碰在了一起,随即胶合在一处,他们疯狂亲吻着,张扬掀起常海心的短裙,霸道的扯去了她的防线,没有给她任何的准备时间就进入了她。
张扬不止一次来过省党校,他的本科文凭就是在党校函授得到的,想当初,省党校教务处主任张立兰还想刁难他,张扬查到当时岚山市市委副书记吴明和张立兰之间不正当关系,这才迫使张立兰老老实实的交出了毕业证,不过张扬从没利用过那份吴明和张立兰的偷情证据,来到省党校,张扬不禁又想起了这件事。不知道吴明和张立兰之间是不是还有来住?党校的校长是组织部长孔源,孔源和张扬之间的积怨颇深,张立兰当初为难他也是因为孔源的授意。
常海心的娇躯在激动和兴奋中而瑟瑟发抖,就像风中的百合花。
张扬心中狂喜不已,什么帮助秦清开展工作只不过是谎言罢了,促使常海心去东江的真正原因就是自己,她舍不得离开自己。张扬假惺惺道:“秦市长这是挖我的墙脚啊。”
崔国柱道:“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我巴不得张主任继续留在体委工作呢,自从你来到体委,我们体委的变化有目共睹,正是你出众的能力才带领我们建起了新体育中心,在省运会上取得了如此优异的成绩,离开你的领导任何人都做不到这些事情。”
“没那个意思啊!本来我还想向市里推荐你接替我的工作呢,既然没那个意思就算了。”
杨宁端着炖好的砂锅鸡走了过来,她接口道:“中国的教育制度就是这样,孩子们被功课压得喘不过气来,都说反对死读书,可是你不这样读书又有什么办法?大家都在学习,这种教育体制已经延续多年,你充当异类就考不上理想的大学。”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功课这么辛苦?”
张扬道:“南锡市比我有能力的干部多了。”
龚奇伟叹了口气道:“我和李书记都不想你走,李书记为了你的事情还专门向上头争取,可是……”他摇了摇头,张扬的话没错,这次的www•hetushu•com调动并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杨宁道:“我也没逼她,不过雅馨这孩子自觉性很高,都是自己给自己压力,每天晚上都学到十一点多,我看着都心疼。”
张扬微笑道:“什么事啊?跟我有关系吗?”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看到肥肉不能咬上一口,真是心有不甘啊。”他也知道张扬说的有道理,避嫌很重要,新城区这么大的工程,是谁都想插上一脚,可他的身份极其敏感,真要是掺和进去,肯定会落人口舌。
龚奇伟开了一瓶内部招待用的茅台,张扬抢过酒瓶先给他倒上。
杨宁道:“奇伟,你招呼张扬赶紧坐,你们先喝酒,我把鸡炖上马上就过来。”
崔国柱虽然充满了吹捧的意思,可是他说的都是真心话,这些事情换成别人还真做不来。
袁波笑道:“生孩子可是大喜事你叹什么气啊?”
杨宁道:“现在就想着她把这高中三年熬过去,她一心想考取清华大学,听老师说,以她的成绩应该问题不大。”
这个消息一经说出,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常海心,外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常海心肯定是跟着张扬过去的,甚至连张扬自己也这么认为。
张扬抵达的时候,刚巧常海心开着奥迪载着她的两个哥哥过来,几个人在停车场见了面,张扬笑道:“海龙,你的丰田霸道呢?”
张扬把车给停好了,也凑了过去,原来上面张贴着研究生班的报名通知,张大官人特别留意了一下,过去他对文凭是并不在意的,可是在官场中呆,没文凭是万万不能的,无论你能力多强,要是没有一个响当当的学历,也会为人话病,学历已经成为选拔干部的一个重要条件之一,张扬现在是函授本科,每次填写档案的时候,他已经可以理直气壮的在学历栏上填下本科的宇眼,他过去一直都以为研究生是考出来的,想不到现在连研究生也能函授了。
常海心美眸紧闭,咬紧了牙关,玉腿却似常春藤般紧紧缠绕住了张扬的腰臀:“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张扬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知道!”他的动作越发的有力,甚至有些粗暴。可常海心喜欢,她感受着爱人带给自己一波又一波的愉悦,时而攀上山巅,时而坠入深谷,这是一种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常海心赤裸的娇躯无力地瘫软在张扬的怀抱中,月光透过窗纱投射到她曲线柔美的身体上,留下了一条条美丽的花纹,张扬的大手揉捏着她的娇躯,低声道:“你就像一只美丽的花斑豹。”
梁成龙道:“等过两年我还得再生一个,女儿好是好,可终归是人家的,我和清红的家业总得有人继承。”
梁成龙笑道:“你小子官运亨通啊。”
张扬举杯道:“谢谢龚市长对我的抬举,冲着你这句话我都不好意思不努力做出点事业。”
张扬道:“重男轻女,你真够封建的,现在生男生女都一样,反正都是你的种。”说到这里张扬不禁想起了安语晨,现在安语晨已经怀孕六个月了,每天他们都会通话,安语晨为了不给他造成麻烦特地选择去了西藏,张扬感觉自己的这些红颜知己对他都是情意深重,他不可以辜负她们中的任何一个。张大官人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亲手织成的情网已经将他自己牢牢困住,现在他已经是越陷越深欲罢不能,既然如此他也就只能选择不走寻常路,对每个爱人都要有一个圆满的交代。
龚奇伟笑道:“一早就出去学太极拳了,不知怎么,她老人家最近对太极拳相当的痴迷。”
崔国柱被张扬当面点破了他的心思,脸上有些挂不住,尴尬道:“张主任,我没那个意思。”
袁波道:“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想当年汉高祖刘邦还在沛县当泼皮的时候,大将军樊哙当街卖狗肉,刘邦还不是天天去吃,白吃白喝白拿,可这样樊哙的生意才能越来越兴旺,刘邦就是樊哙的贵人,张扬就是我的贵人,没有他白吃白喝,我的生意也不会蒸蒸日上。”袁波对张扬的感激是发自内心,这些年来他的生意发展如此顺利,还是多亏和*图*书了张扬的帮助。
说实话崔国柱也不好意思将这个意思表达出来,他红着脸道:“您明白就好,明白就好!”临走的时候崔国柱又将一个小布袋放在张扬的办公桌上,话没多说就出门去了。
常海天道:“也好,多个人去东江也多了份照应。”他当然不知道张扬已经把他妹妹给照顾到了床上。
张扬郑重点头。
张扬笑道:“谢谢嫂子,也祝你们工作顺利,家庭美满幸福。”他仰首把这杯酒给喝了。
张扬反问道:“你很想我走啊?”
除了常凌峰之外,龚奇伟对其他人都没有太深的印象,他点了点头道:“你去东江肯定需要帮手,常凌峰是个很优秀的人才,如果他愿意留在南锡当然最好,不过我和他谈过,他好像对官场的兴趣并不大。”
常海龙笑道:“也不是送你一个,海心也要去东江工作了!”
崔国柱终于从张扬的嘴里证实了这个消息,他心中还是感到高兴的,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装出非常失落的样子:“张主任,你在咱们南锡干得好好的,上头为什么要调你击啊?真是舍不得你。”
张扬端起酒杯把那杯酒喝了,笑道:“又不是去千里之外,南锡和东江近的很,只要我想来,每天都能回来,你们这么隆重的送我,怎么感觉有点送瘟神的意思,一个个心底恐怕巴不得我走吧。”
杨宁道:“小张,结婚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们一声,到时候我们全家人一起过去。”
张扬笑了,他用双臂环围住常海心的娇躯:“丫头,去东江不打算在我身边工作?”
张扬笑道:“距离产生美,咱俩也不能离得太近。”
张扬道:“嫂子,你别忙了,有几个菜就行。”
龚奇伟道:“我就不赞成给孩子太大的压力。”
张扬去了报名处,报名处外已经排起了长队,和张扬抱有同样心理的大有人在,这样下去想报上名至少得等一个多小时,张扬想了想,直接去了教务处。
最关心张扬调动的还是他的那帮朋友,常海天听说张扬要去东江,特地从静海赶过来为他送行,当晚袁波做东,常海天兄妹三个,赵天才、高廉明、梁成龙、程焱东全都出席。本来袁波还邀请了常凌峰和乔梦媛,不过常凌峰不喜欢热闹,婉言谢绝,乔梦媛忙于工作上的事情,也没能前来。
杨宁坐下后,张扬给她倒了杯酒,杨宁端起酒杯道:“小张,我借着这杯酒给你送行,希望你去东江之后工作顺利,官运亨通。”
龚奇伟感叹道:“你去东江,我们就要重新物色高新区的管理人。”
龚奇伟道:“去了新的环境之后尽量多看少说。”说完这句话他不禁又笑了起来:“其实你用不着我来交代,工作上遇到不懂的事情你多请教请教宋省长就行了,反正离得近,请教起来方便。”在龚奇伟看来他的担心应该是多余的,省长宋怀明是张扬的未来岳父,他不会对张扬的事情坐视不理的。
梁成龙笑道:“放心吧,我叔叔没那么小心眼儿。”
龚奇伟和张扬谈起体委的工作,在提到合适的接替人选的时候,张扬推荐了崔国柱,这并不是因为崔国柱给他送礼的缘故,平心而论,体委的几位副主任中,崔国柱还算是最有领导能力的一个,自从臧金堂行贿一事被查出,其他人对崔国柱不存在太大的竞争力。
这其中崔国柱是往张扬办公室跑得最勤快的一个,过去张扬出门办事的时候,体委都交给他来负责,崔国柱认为张扬对自己还是相当看重的,他也知道张扬在上层的关系,只要张扬说句话,指定接班人,自己接替他的位置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可张扬离开南锡的事情一直都没正式下文,所以崔国柱只能旁敲侧击。
张扬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两人干了这一杯,张扬道:“你觉着这件事能以我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吗?”
常海龙道:“张扬,你的具体工作定了没有?”
张扬赞道:“能够这样真的是难能可贵。”
常海心的手握住了他蠢蠢欲动的部分,柔声道:“只属于你自己的花斑豹。”她感觉掌心中的变化,赶紧放开,娇声道:m.hetushu.com“让我歇一歇。”
梁成龙最为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工程款,新体育中心的尾款张扬还没看付清,席间他婉转的提起了这件事,张扬道:“就知道你丫憋不住,已经签过字了,你明天去体委找常凌峰拿支票去吧。”张扬从不亏待自己的朋友,临行之前把这些事情全都解决了。
龚奇伟道:“准备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张扬等他走后,拿起那个小布袋,打开之后,从中取出一个和田玉的貔貅挂件,玉质油润,触手生温,一看就价值不菲,张扬心说崔国柱啊崔国柱,你送的东西倒是不错,可则貔貅是个只吃不拉的贪货,你在暗喻老子是个贪官吗?
张扬道:“贪心不足蛇吞象,你最近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家庭生活也是美满幸福,儿手快生了吧?”
张扬道:“那边的处级干部多如牛毛,我这个小小的处级到东江根本就是一只小虾米,领导们应该不会注意到我。”
梁成龙笑道:“得,全当我没说,我也不是不喜欢女儿,就是还想要一儿子。”他向张扬道:“你不是懂很多偏方吗?也不教我一生男生女的私方。”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梁成龙道:“这货是讹上你了,走哪儿都白吃白喝。”
常海天来到张扬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仗义啊,我这边才来到南锡办厂,你那边就去了东江,躲我吗?”
张扬道:“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爱说就说去呗。”
梁成龙道:“说得好,来,咱们一起给张主任送行。”
梁成龙道:“仗义,张扬,你去东江,要是真的主管新城区建设,千万别忘了照顾我的生意。”
崔国柱道:“那就是说您不走?”
龚奇伟的夫人杨宁亲自下厨做菜,张扬来到龚奇伟家里的时候也没有空手,他带了五斤阳澄湖大闸蟹过来,现在正是吃螃蟹的季节。
张扬低声道:“现在知不知道?”
张扬笑道:“时间紧迫,来不及了。”
张扬原本想把这东西退还给他,想了想还是收了下来,反正自己原打算就推荐崔国柱担任体委主任的,收他点纪念品也是应当的,在几位副主任中崔国柱的工作能力还是最优秀的一个。
龚雅馨端着蒸好的螃蟹送了过来,张扬让她坐下一起吃,龚雅馨下午还要去上课所以也没推辞,在一旁坐了。
常海心抗议道:“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就不能继承家业了?”
张扬道:“说句真心话,我是不想去东江的,是你那个市委书记叔叔点名要把我弄过去,梁成龙,丑话我可得说在前头,要是梁书记给我小鞋穿,我就找你算账。”
龚奇伟道:“我也想过,可是雅馨不需要,她认为凭自己的成绩可以考进去,这孩子自尊心很强,她不想依靠我的任何关系。”
崔国柱老脸通红道:“张主任,我对你是特别的服气。别看你年轻,你的领导能力是得到我们所有人认同的。”
张扬道:“真要是那样,你还是靠边站的好,你叔叔是市委书记,你小子别给他添麻烦了。”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可能吗?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交给我一个处级干部负责?”
常海心笑道:“我还是更喜欢秦市长的工作作风,在跟在你的身边工作都要跟你学坏了。”
张扬道:“我也感觉到了,他们把我挖过去未必准备用我。”
张扬道:“在哪儿都是一样干,龚市长,你放心,我就算去了东江也不会干损害南锡利益的事情。”他给龚奇伟派上了定心丸,表明自己不会挖南锡的墙脚。
张扬道:“伯母不在?”他说的是龚奇伟的母亲赵老太。
梁成龙道:“女儿,做过B超了。”梁成龙骨子里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找熟人已经做过性别鉴定,确定是女儿之后,他不免感到有些失望。
张扬返回自己的寓所已经是深夜,洗澡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轻微的动静,张扬裹上浴袍出来,却发现客厅的灯关上了,室内一片黑暗,他倾耳听去,听到身后一个细微的呼吸声,张扬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倏然一转身,将藏在他身后准备给他突然袭击的常海心一把就搂入怀中。
常海天笑www•hetushu•com道:“梁成龙,你别在这儿大放厥词了,马上就要引起公喷了。”
龚奇伟邀请张扬坐下。
张扬笑道:“多锻炼锻炼对老人家的身体有好处。”
龚雅馨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在帮母亲做饭,一阵子不见,小丫头出落得越发清秀可人了,她向张扬笑道:“张叔叔来了!”
梁成龙又叹了口气道:“过两天该请你们吃喜面了!”
龚奇伟也有这种担心,张扬在南锡深得领导层的信任,有了他和李长宇的强力支持,张扬在这里才如鱼得水,工作才进行的如此顺利,能够发挥出自身的最大能量,可是他去了东江,东江方面未必会给他同样的信任和支持,无论是湍江水污染事件还是接下来的友好城市和竞争英德尔公司内地工厂的事情上,张扬都得罪了一大批的东江领导人,他去东江工作,难免不会遇到阻力,很难说这些人全都会不计前嫌,用包容的态度来对待张扬。张扬的确是把好刀,在江城、在南锡都已经验证了这一点,可是去东江就很难说,龚奇伟甚至认为梁天正把张扬挖到东江,真正的目的是想把这把刀给藏起来,就算他不用,也不能让南锡使用。
常海心闭上眼靖道:“不知道!”说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双腿放张扬分开,让她心跳加速的灼热再次侵入了体内。
龚奇伟道:“其实大家都是为了发展平海经济,我总觉着你这次去东江,开展工作并不会特别顺利。”
张扬要离开南锡的消息渐渐传开,体委的几位副主任最近频繁地活动了起来,其实这几个副主任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当初张扬来到的时候,这些人对他都不服气,也想竞争主任的位置,可后来意识到张扬的厉害,才对他心服口服,安安心心的当他们的副主任,现在张扬要走了,主任的位置马上就要空下来,这些人自然开始打起主任宝座的主意。
龚奇伟道:“我可不这么认为。”
她捧住张扬的面乳,借着朦胧的月光,痴痴她看着他英俊的面庞,张扬快速而充满节奏的攻击着她的身体,常海心咬住樱唇,好半天才张开了自己的唇,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似乎张扬的动作将她体内的空气全都压榨出来,她抱紧了张扬,想要迫使他放缓动作,可是她根本无法如愿,只能随着张扬的节奏而动作着,她柔声道:“我舍不得你!”
常海龙道:“今儿要陪你一醉方休,所以我们都没开车。”
张扬道:“我可能要带走几个人。”他提前给龚奇伟打招呼,因为他来到南锡之后,围绕自己为中心组建了一个团队,其中包括,常凌峰、常海心、高廉明、傅长征、梁东平这些人,目前已经确定要跟他一起走的是高廉明和傅长征,常凌峰想休息一段时间再考虑工作去向,常海心一直都没表态,至于梁东平,张扬还没有顾得上跟他谈,不过估计这厮十有八九会跟自己走,毕竟当初就是张扬把他弄到南锡来的,除了张扬其他人他都不认识。
张扬笑道:“才怪!”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常凌峰,每个人都有弱点,常凌峰也不例外,章睿够就是他感情上的死穴,只要想办法把章睿融给调到东江,不然龚奇伟不跟着过去,可张扬心底还是有些犹豫的,章睿融毕竟隶属于国安,至少在表面上张扬已经撇开了和国安的关系,现在邢朝晖在国安内部的处境并不妙,张扬不想自己的身边再埋伏下一颗棋子。
崔国柱点了点头:“都说您要去东江负责新城区的建设工作!”
张扬道:“菊黄蟹肥,正是吃螃蟹的季节,这大闸蟹是南洋国际的李光南送给我的,我拿过来给你们尝尝。”
“那你什么意思啊?”张扬暗自好笑。
龚奇伟道:“真的决定要走了?”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害怕别人说闲话。”
张扬道:“听说是梁天正极力争取,一定要让我过去。”
张扬看了看报名条件自己都符合,截止日期是明天,既然来了他干脆把研究生班给报了,以后再填档案的时候,学历上能写研究生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他是被我给绑架过来的,我想让他跟我一起去东江,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吐口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