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4章 对不起

张扬道:“搞了半天你们两人是老相识啊。当今这社会,到哪儿都是有熟人好办事。”
奔驰车主祁峰道:“都这样了你还想没事?你死定了!”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跟那小子合伙坑我,我见过的坏警察不少,可像你这么贱的不多。”
梁晓鸥道:“我没听说什么?”
赵英壮道:“少废话,跟我们走,现在就去验血!”
张扬道:“不可能,梁书记是你亲叔叔,他没有在你面前说起我?”
张扬哈哈笑道:“哪能呢?你这么大一美女搁在哪儿都隐藏不住你的光辉啊!你往这儿一站,就六宫粉黛无颜色了。”张大官人这句话把其他前来报名的女干部都给得罪了,一个个横眉冷对的望着他。不过张扬说的也是实话,这期培训班的学员中,也只有梁晓鸥称得上年轻漂亮,其他多数都是中年妇女干部。
赵英壮来到张扬面前,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行驶证、驾证!”
张扬听到这次的筛选这么严格,不由得笑道:“我还以为只要报名就能上呢,既然这么麻烦,那就算了。”张扬本身对研究生班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他真不是非得要上。
张扬同意去抽血,到了这种时候,何歆颜对张扬的关心已经让她顾不上伪装了,她走过来,果然闻到张扬的身上有股刺鼻的酒味,小声提醒张扬道:“你喝酒了?”
梁晓鸥笑道:“就会胡说八道,挖苦我是不是?回头我得跟你老账新帐一起算。”她走过去在报到册上签名,刚好写在了张扬下一行,张扬也注意到她写得是东江招商办副主任,副处级,心中暗忖,这梁晓鸥还没担正,级别上比自己差上半级。
何歆颜道:“装出不认识,事情交给他处理!”她对张扬拥有绝对的信心。
“你……”梁晓鸥对这厮真是无可奈何,明知他是故意出言调戏自己,偏偏又不能当真和他动气。
祁峰道:“走,跟着去医院看看,先看看检测的结果在说。”
张大官人不屑笑道:“吓唬我?我问你,你身为交通警察,职责是维护正常交通秩序,为什么要放任两辆车拥堵在道路中心?阻碍我的正常交通?”
交警道:“你没学过驾驶?驾驶车辆的时候要与前车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这样才能有足够的反应时间进行刹车。你们挨得这么近,追尾了只能怪你们自己。”
张扬道:“我以为组织部会先找我谈。”
张扬道:“我还真有些信不过你,验血我去,不过我担心你们中间动手脚。”
这位奔驰车主祁峰也不是寻常人物,他在东江拥有多家连锁酒店,是东江餐饮业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哥哥祁山名声更大,在东江从事各种地下行业多年,牵涉到多种非法经营,不过祁山这个人做的很好,一直都没有什么把柄被警方抓住,他很在意经营个人形象,平日里为人很低调,还热衷于慈善事业,最近几年已经将他的生意逐渐漂白了,旗下有四海水产公司,垄断了东江大部分的水产市场,据说他现在仍然在从事着地下赌博业和走私烟草。这兄弟俩之所以能够成功,一方面和他们经商的头脑有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们有一定的社会背景,他们的舅舅就是东江市长方知达。
祁峰和祁山虽然是兄弟俩,可是他们的性情不同,祁山为人低调,祁峰却为人张扬,喜欢结交社会上的闲杂人等,这些年他的餐饮连锁挣了不少钱,有了钱自然能够聚拢一帮人围在他的周围,今天祁峰和几个朋友外出,看到开奥拓车的赵蕊文和何歆颜,他们看到这俩女孩长得漂亮,所以动了结识她们的念头,对祁峰这帮人来说,结交女孩没有太多特别的手段,炫富是其中之一,祁峰认为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这起被追尾事件是他故意造成的,前来处理事情的交警赵英壮和祁峰是多年的朋友,祁峰的本意是让赵英壮帮忙吓唬吓唬这俩女孩,然后提出私了,一来二去大家不就认识了,他原没把这点钱放在眼里,真正的目的还是垂涎人家的美色,谁想到何歆颜是个软硬不吃的辣妹子。更让祁峰没有料到的是,中途杀出个程咬金,这个开着破烂桑塔纳的家伙过来就把他的奔驰车给撞翻了。
依着张扬过去的脾气,早就挥拳打人和-图-书了,可很多时候,打人并不是出气最好的方式,初贵地,当众打人,肯定会落人话柄,张大官人决定今儿收敛一些,不过这厮并没有考虑到他的出场仪式,比起挥拳打人,开车就把奔驰给撞了个底儿朝天,这也算不上什么低调。
所有人都愣了,交警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究竟怎么回事儿?这谁啊?车技也太糙了,大路他不走,马路中间这么明显的目标他也能撞上去?
桑塔纳开始倒车了,在大家还没把思维调整适应过来的时候,再次加大油门,蓬地一声再次撞击在奔驰车的同一部位,这次的大力冲撞,让奔驰车翻了个底朝天,还好里面没人,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发觉形势不对,一个个慌忙向四周退散。
张扬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一句话又把梁晓鸥给闹脸红了,她啐道:“呀,真不是个好人,看看你交的朋友就知道,萨德门托是个老色鬼,他总想着占我便宜,我又不是没有原则不懂得自爱的那种人,总不能为了工作就托自己给搭进去啊。”
张大官人一听这还了得,麻痹的欺负到我女人头上来了,他问明了出事的地点,第一时间开车赶了过去。
交警们都明白了,可人家又没指名道姓的骂,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警车来到了白沙区人民医院,几名交警押着张扬下车去验血,期间赵英壮找张扬要了几次行驶证和驾驶证,张扬都拒不配合,赵英壮已经做好了拘留他的准备。
张大官人不是头一次上警车,可因为酒后驾驶被警车带着去抽血还是第一次,他去了,何歆颜和赵蕊文也跟着过去了,不过他俩没机会上警车,自己打车过去的。祁峰和他的那帮朋友也过去了,张扬被警车押上警车的时候,又来了五辆豪车,都是祁峰的朋友,听说祁峰的大奔让人给当街给撞了,全都过来帮忙的。其中不乏争强斗狠之辈,有人叫嚣着:“峰哥,谁他妈的这么不开眼,居然敢撞你的车,我帮你扎了他!”
张扬一听就紧张起来了:“什么事?大事还是小事?”
两人喝了几杯酒之后,张扬不由得问起了梁晓鸥的工作状况:“我说你这个招商办主任怎么到现在还没把副字去掉?雷国滔都进去这么久了?”
赵慈雯吓得不行,何歆颜却不怕他们那一套,当场就和他们冲突起来,双方的冲突引来了警察。
奔驰车主那边七个人呼啦一下都围了上去,有两个是刚刚赶过来看热闹的,交警也懵了,见过横的,没见过这么横的,撞了别人的车不算,张口就将矛头直指交警,丫的是自找难看啊!
交警板起面孔道:“你说话要负责任啊!”
梁晓鸥道:“真没有,他一个市委书记需要够的事情这么多,哪有时间关注你一个处级干部的事情啊?”梁晓鸥抓住机会报复了张扬一下,谁让他刚才挑逗自己来着。
张扬前往化验室抽血的途中遇到了一个熟人,白沙区医院泌尿科医生余得利,张扬上次捉弄梁东平的时候就和这厮打过交道,知道这货绝对是个无良医生。
梁晓鸥笑道:“你这个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为自己辩护,放心吧,我没那么小心眼,不会因为那件事记恨你。”
梁晓鸥道:“你多大官啊?非得等着组织部长主动找你?”这会儿她心理已经完全平衡了,张扬给了她不少找回平衡的机会。
其实张扬已经到了,刚才藏在人群中听怎么回事呢,他闹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这会儿也开着那辆桑塔纳跟着车流向前方驶去。
梁晓鸥道:“具体的事情我真不清楚,我还是听我堂哥说,才知道你要来东江工作。”
奔驰车主也见过不少狂妄的主儿,可是像张扬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冷笑道:“跟我耍横,你知道我是谁吗?”
两人就在党校对面的根据地随便点了几个菜,梁晓鸥不喝酒,她从车里拿出一瓶五粮液,身为招商办副主任,随车还是有不少酒水的,这是为了方便招待别人。
“根本是你故意去撞那辆奔驰车!”赵英壮气得满脸通红。
张扬道:“验血就验血,要是我没有喝酒,你们两人就是故意设圈套阴我,你们就不配当人民警察。”
梁晓鸥格格笑了一声,叹了口气道:“我并不是真的怪m.hetushu•com你,说实话,那件事我还得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把萨德门托给救过来,我就差点成了杀人凶手。”
张扬道:“走一步算一步,等我落实了工作的问题再说。”张扬看出梁晓鸥也没有把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诉他,官场上逢人只说半句话,不可全交一片心,张大官人对此也表现的相当理解。他和梁晓鸥的交情也没到那种无话不谈的地步,两人的午餐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张扬起身告辞,临分别的时候,梁晓鸥好心的叮嘱他道:“你喝酒了,还是不要开车,回宿舍休息吧,最近这些天东江正在严查酒驾,千万不要顶风作案。”
祁峰压根没有把这个开着一辆半新不旧桑塔纳的小子看在眼里,虽然何歆颜和赵蕊文都是百里挑一的美女,可是她们也就开着一辆小奥拓,祁峰虽然文化水平一般,可是他的社会阅历还算丰富,从这些人的座驾上就能够粗略的分析出她们的社会背景,自己和他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何歆颜道:“威胁我妨碍司法公正,你去告我啊?你不告我,我还要告你呢!”何歆颜本来的性情就够辣,这些年她也经过了不少风浪,自然不会怕一个小警察,再说这件事根本道理就在她们这一边。
张扬没有找熟人,他也不怕,别说喝了一斤五粮液,就算三斤,对他开车也没有任何影响,张大官人对自己的酒量有信心,但是现在是抽血化验,你酒量再大,不代表你的血液中查不出酒精成分,张扬也懂的这个道理,可咱不是会内功吗?从肇事地点到医院这点距离,足够张大官人用内功把酒精全部逼出来了,所以路上几名交警都闻到车内浓烈的酒气,他们都受不了,把车窗打开了,赵英壮冷眼看着张扬道:“还说你没喝酒,这一身的酒味,等抽血之后我看你还敢嘴硬。”
赵英壮怒道:“你给我放老实点,你喝酒了,醉酒驾驶,马上跟我去验血!”
张扬道:“此一时彼一时,咱们当时的竞争也是身不由己,我当时是南锡的干部当然要为南锡尽力,这就叫尽职尽责,这就叫敬业!”
张扬道:“奔驰车的刹车痕迹这么明显,你们看不到啊?那辆奔驰车故意绕到前面急刹车,所以才造成了这次事故,你们看不到?”
张扬笑道:“硬笔我不擅长,毛笔字比这好多了。”这货从来就不知道谦虚。
张扬道:“真是会维护自己的朋友,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为了帮他不惜往我头上扣醉酒驾驶的帽子。”
赵英壮很警惕的看了余得利一眼,向张扬道:“认识不少人啊!”
张扬笑道:“别忘了,你堂哥也是我朋友,你把梁成龙也骂进去了。”
余得利对张扬的印象深刻,看到他过来,一眼就认出来了,他迎上和张扬打了个招呼:“张主任,有事?”余得利这才看清周围的几名交警神情不善,顿时意识到自己这个招呼打得不是时候。
张大官人笑道:“不多,才一斤五粮液!”
现场陷入僵持中,双方谁都不愿让步,交警只能指挥其他车辆从一旁通过。
何歆颜的注意力自然也被这边所吸引,诱人的樱唇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不用问一定是帮她出气的来了,张扬的出场从来都没让她感到失望过。
赵英壮道:“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
“你骂谁?”赵英壮也不是好脾气,瞪着眼向张扬冲过来,被一旁的同事给拦住:“英壮,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喝多了。”
其实奔驰车受损不大,反倒是赵蕊雯的那辆奥拓撞得惨不忍睹,幸亏她和何歆颜都系了安全带,虽然如此两人都被这突然的意外吓了一大跳。
如果交警不在场,祁峰肯定会和他的一帮同伴一拥而上痛揍张扬一顿,祁峰的自信来源于他雄厚的财产,也来源于他自认为很硬的后台,在如今的社会,有了权又有了钱,说话自然可以硬气一些,做事自然可以强势一些。
身边的那名交警比较细心,他闻到张扬的身上有股酒味儿,怒视张扬道:“你喝酒了吧?”
张大官人脸上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道:“我听说是他点名把我给弄过来的。”
梁晓鸥瞪了他一眼道:“你们这帮人,没一个好东西。”
梁晓鸥道:“别把你过去的工作和现在相比,东江发展新城m.hetushu.com区,新城区是未来的政治经济中心,第一步就是省市行政中心要搬迁过去,十年规划都已经基本完整,市里不是说着玩的,是要全力以赴图谋发展的。”
梁晓鸥道:“咱们以后的合作肯定不少,听说你是负责新城区的招商工作。”
身后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张扬转过头去,却见东江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就站在他的身后,张扬和梁晓鸥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其中有合作也有竞争,最近的一件事是张扬从她的手里抢走了纽约代表团的那笔投资,不但英德尔公司最终落户南锡,连纽约这座友好城市也被他抢了过去。
张扬冷笑道:“有眼无珠的货色我见多了,不过你这种不上档次的劣等货真是不值得我出手,孙子哎,给你一条路,马上开着你那破车走人,否则啊,打今儿起你就跟幸福生活说拜拜吧!”
张立兰道:“这期的青年干部培训班?我回头给他们打个招呼,让他们给你安排一间好点的宿舍。”
张扬咧开嘴笑道:“孙子哎,你今儿把话说得越难听死的就越快!”
事故发生在鼓楼广场附近,其实不怨赵蕊雯,她和何歆颜两人从机场出来,途中一辆大奔就盯上了她们,车内的几个落下了车窗向她们吹口哨,还出言调戏,一看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赵蕊雯加快车速想要摆脱他们,想不到那辆奔驰车突然就从后面超了过去,超车并线,猛然一踩刹车,赵蕊雯措手不及,奥拓车一下就撞在大奔的屁股上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车内的五个人全都围拢上来,气势汹汹的要找她们的麻烦。
梁晓鸥笑盈盈望着张扬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可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冲突双方的时候,一辆桑塔纳忽然脱离了车流,径直撞向停在道路中央的奔驰车,蓬!地一声巨响,那辆奔驰车左侧的两扇门立时就被撞扁了,这可不是奔驰不耐撞,别人用车头撞击它的侧身,吃亏大了。
何歆颜的脸色变了,一斤五粮液肯定够上醉酒驾驶了,早知道他喝成这样,今天就不该把他给叫来,她小声道:“要不私了的了,省的麻烦。”以何歆颜的脾气她断然不会轻易低头,但是考虑到她们可能给张扬带来麻烦,她就有些后悔了,宁愿破财消灾,也不愿张扬陷入麻烦之中。
张扬点了点头道:“张主任放心,我绝对守口如瓶。对了,还要考试啊?”
张扬道:“提起招商工作我就头大,干了这么多年,始终都围绕招商打转转,我都腻歪了。”
张扬知道张立兰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笑道:“刚才经过门口布告栏的时候,看到你们的研究生班招生通知,我想报名。”
梁晓鸥道:“你想不到吧,转了一圈也来到东江了,要是知道有今天,当初你不会那么卖力的把英德尔公司给挖走吧?”女人心眼小,她到现在还记着那件事。
何歆颜看了看时间,禁不住小声嘀咕着:“他怎么还没来?”从她打电话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张扬还没现身。
这事情当然好处理,这么多人都看到了,发生什么事都明摆着呢,张扬站在那里,眯起双目,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俯视着面前的这群家伙,他没跟何歆颜打招呼,何歆颜也是冰雪聪明,知道现在不是和张扬相认的时候,赵蕊雯小声对她道:“张扬来了!”
何歆颜道:“我开车追尾了,五六个人围着我要打要杀呢!”
余得利道:“搞错了吧?我记得你不喝酒啊!”这厮的眼皮就是活络。
何歆颜怒道:“你怎么说话呢?一个大男人要不要脸,欺负女人?”
“我欺负你?你们舔我屁股还不让我说话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今儿是来报到的。”
事情过了这么久,梁晓鸥也不怕承认,她点了点头道:“不错!他太不老实。”
何歆颜愤愤然道:“张扬,你赶紧过来,我出事了。”
张扬道:“私了?得他们磕头求我!”
何歆颜原本是后天才到东江的,可她想给张扬一个突然袭击,让他惊喜一下,顺便多陪他两天,所以就提前过来了,她的好朋友赵蕊雯开车去机场接她回来,赵蕊雯张扬也认识,过去跟顾明健好过的那个,两人纠缠了一段时间,后来还是顾佳彤替顾明健付了一笔可观的分手费,两人才和*图*书撇清了关系。
可张立兰听到他这么说,以为张扬生气了,对于这位煞星,她可是不敢得罪的,张立兰道:“小张,你别急着走,这样吧,报名的事情你别管了,你直接把个人资料给我,我帮你办。”
张扬笑道:“你谁啊?”
张扬往党校走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何歆颜的电话,他知道何歆颜这两天会到东江参加东江艺术学院的校庆演出,却没想到她会提前过来。
张扬道:“萨德门托真的是你推下河的?”
余得利道:“我有我的医德,我相信张主任的人格,你说现在这社会上怎么就这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混账玩意儿。”余得利一张嘴就把几名交警给骂了。
张扬一脸的笑:“他都怎么不老实了?”这话问得透看一股子不厚道。
对方一听就火了,挥拳想打张扬,却被交警赵英壮给拦住了:“祁峰,你别动手,你一动手性质就变了。”
张扬瞄了一眼她高耸的胸部:“我就知道梁主任的胸怀宽广,不会记着这些小事。”这厮实在是有些坏蛋,说话的时候非得要朝梁晓鸥的胸脯上瞄一眼,力求做到声情并茂,梁晓鸥也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主儿,留意到这厮的眼神,感觉自己仿佛上衣被他扒光了一样,羞得俏脸通红,可偏偏又不好出言斥责,人家也没干啥出格的事儿,梁晓鸥道:“中午一起吃饭吧,我给你接风洗尘。”
梁晓鸥道:“还不是因为你,英德尔公司和友好城市都被你们抢走了,我们招商办上上下下搞得灰头土脸的,哪有资格再要求提升啊。”
张大官人笑道:“你丫傻逼啊!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不回家问你妈去?”
“穿着警服就一定是人民警察?警官证拿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冒充的。”
张扬笑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害怕。”
张扬道:“具体没确定,组织上还没找我谈话呢。”
张扬一听心中大喜,他把自己的学历证明和身份证交给张立兰,张立兰收好了之后,低声道:“小张,这件事千万别对外面说,现在大家都盯着这一块,名额太紧张,我怕有人会说闲话。”
张扬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笑容,在张立兰看来,这厮的笑容透着邪恶,每次见到张扬,张立兰从心底感到发虚,把柄握在人家的手里,她拿不出丝毫教务处主任的底气,张立兰在体制内也混了这么多年,至少在表面上还是能够做到镇定自若,淡淡笑道:“小张,找我有事啊?”
赵蕊雯道:“保险杠都没变形,就是伤了点漆,喷喷漆不就解决了?我给你修车还不行吗?”
奔驰车主冲上来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他妈凭什么撞我车?那车多少钱你知道吗?今儿不给我磕头认错,我跟你没完!”
桑塔纳接连撞击了两下,前引擎盖也翘起来了,张扬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瞪圆了眼睛,大吼道:“这他妈谁啊?把车停到路中央?交警也不管吗?”
张扬很懂得把握分寸,开玩笑可以,但是一定要适度,过火了可不好,他对梁晓鸥没那种念想,张扬道:“梁主任,你实话实说,对于我的工作问题你都听到什么了?”
对方冷笑道:“修车?你睁开眼睛看清楚,这是大奔,你修的起吗?我的车价要是用来买奥拓都能围鼓楼广场绕一圈,赔?卖了你都赔不起!”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他的确也没打算这会儿开车出去下午准备在党校好好休息一下,晚上还要去参加妹妹赵静和丁兆勇为他举办的接风宴。
张扬笑道:“得,我跟你去,现在就去抽血,要是我没事……”
张扬道:“于大夫,你赶紧忙你的去,省的别人说你帮我从中做手脚。”
张扬道:“得,我还是老老实实蹲在党校上培训班吧,如果上完学还没人搭理我,那我只好老老实实返回南锡去。”
张扬颇有种受人冷落的感觉,最早因为他工作的事情,省委秘书长阎国涛跟他谈过,省委书记乔振梁也提起过,可现在到了东江之后,感觉有些无人问津了,东江市领导方面没有任何人主动找他谈话,他本以为自己是个人才,对待他这样的人才东江方面要表现出足够的重视,可来到东江之后才发现远不是那么回事儿,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张大官人甚至开始怀疑,这梁hetushu.com天正把自己弄至东江的真意是为了方便雪藏自己吧?
报完名之后,两人一起向外面走去,梁晓鸥道:“我听成龙哥说了,你调来东江工作了。”
张扬赶到的时候,交警正在那儿做责任认定,他做出的认定是后车追尾要负全责,他这么一说,大奔车上的几个越发嚣张起来,为首的那名年轻人道:“你们看着办,公了还是私了,公了咱们经法,私了你们俩赔我十万块,再摆酒请我吃顿饭,这件事就算完了。”
赵英壮道:“你看不出来?人民警察!”
何歆颜怒道:“流氓!根本是你们冲上来突然刹车,不然不会发生这次的事故。”她向交警道:“你看清楚没有?地上这么明显的刹车痕迹你看不到啊?他们是故意的。”
几名交警都没说话,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这件事情肯定是祁峰挑起的,不过赵英壮和祁峰关系密切,而且追尾的又是赵蕊文一方,于公于私,判罚都会偏袒祁峰一方,赵英壮道:“追尾事件中,后车没有保持安全距离,前车遇到紧急情况刹车,他们没有预见到,所以发生了这次试事故,奥拓车司机负全责毫无疑问,搞了半天你是过来帮她们出头的,你不但酒后驾驶,而且还涉嫌故意毁坏他人财物,你不但违反了交通法,还涉嫌犯罪,我提醒你,你故意破坏他人财物,如果损失超过五千元就构成犯罪,要依法追究你的刑事责任。”
张立兰看了看窗外,小声道:“我来安排!”这等于给张扬派了定心丸,张扬乐得合不拢嘴,这张立兰还真是识时务,虽然知道张立兰是不得已而为之,嘴上还是表达了对她的谢意。
“我警告你,再敢胡搅蛮缠,我就告你扰乱社会治安!”
何歆颜道:“你怎么不管当时的实际情况呢?根本是在偏袒他们!”
张扬笑道:“那事儿还真不能赖我,主要是你不配合萨德门托,得罪了人家。”
梁晓鸥道:“其实你应该先和市委组织部联系一下,搞清楚你的工作安排,没见过你这样的,人都到东江了,对自己将要干的工作还糊里糊涂的。”
张扬笑道:“来到你的一亩三分地,以后还望梁主任多多关照。”
从教务处出来之后,张扬去报到领宿舍钥匙,他留意到自己的登记名单上,单位那一栏已经填好了,属于新城区建设指挥部,也就是说他学习的费用从这里出,级别一栏上他写上了正处,张扬的一手飘逸大气的硬笔书法还是引起了报名老师的注意,字是一个人的门脸,尤其是在官场上,写得一手好字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张扬签好大名之后,报名老师盯着他的字体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就是张扬?想不到字写得这么好。”
张立兰这才明白张扬找她是为了这件事,她也知道报名处排起了长队,这次研究生班虽然是针对全省干部进行招生,可是还要经过入学考试的,招一个班,一共三十五人,现在报名的就已经有四百多,其中不乏副厅、厅级干部,这些人是必须要优先照顾的,张立兰把现实情况告诉了张扬。
梁晓鸥笑了起来,张扬也笑了,其实他们都明白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景,组织部不是不找张扬,而是没到时候。梁晓鸥道:“你的事情我多少听说了一点儿,应该是派你去新城区负责招商工作,咱们以后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
张扬笑道:“谁没有三两个朋友。”他向余得利点了点头道:“怀疑我酒后驾驶,带我来抽血呢!”
一旁那名交警道:“你别嘴硬,一身的酒味儿,我们都闻到了,现在就跟我们到医院去验血,你等着接受处罚吧。”远处的何歆颜不觉流露出关切的表情,张扬喜欢喝酒开车她当然知道,这次麻烦了,酒后驾驶到哪儿都站不住理儿。
赵英壮怒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想法?喝酒了,怕了?想拖延时间降低血液中的酒精浓度,我告诉你,今天你躲不过去。”
张扬道:“他是美国佬,我是中国人,你可别把我们归到一类,梁主任,咱俩认识这么久,我有没有占过你一次便宜?”
其实前来处理事故的交警都和这名奔驰车主认识,他们生怕当场就冲突起来,管事的那名叫赵英壮的交警赶紧上前拦住奔驰车主方面的几个:“别冲动,别冲动,这事我们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