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5章 经验

何歆颜知道这一结果之后,也是笑逐颜开,原来张扬是故意捉弄这帮交警的。
张扬笑道:“我本以为你傻,从这句话看起来你还没傻到愚不可及的地步,知道我帮她出气,今天就必须要让我把这口气给出来。”
祁峰怒道:“你骂谁呢?”
老交警道:“你看看外面的那帮人,又有哪一个是好惹的?冤家宜解不宜结,发生了矛盾不怕,尽量和平处理嘛,何必非得要把矛盾激化?”
张大官人眯起双眼道:“你张口闭口的谈法律,其实你就是一社会底层流氓?法律专制的就是你这种人,别在这儿恶心我,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赵英壮道:“差不多,说不定连你的工作都会受到影响。”
对方道:“你当我们闲着没事是不是?我说赵英壮,你跟人家多大仇啊?”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何歆颜这会儿表现的非常平静,有张扬在身边,当然用不着她操心,何韵颜道:“可他那辆破车已经变成了那副样子,怎么认定我们造成的车损情况?”
栾胜文接到电话之后,只说了一句:“出了事我拿你试问!”
鲨鱼头杨劲松刚才吃了两巴掌,火气是最旺的一个,他走过去拦住了张扬的去路,张扬眯起双眼看着他:“好狗不挡路,边儿去!”
张扬笑道:“起诉我啊,欢迎,我应该起诉谁?我开车就是这水平,好好的一条大马路被你们给堵了,我判断上出现了失误,所以才撞到你的车上去,我还没起诉你呢。”
赵英壮心里这个火啊,麻痹的祁峰,你他妈没眼色啊,这会儿提我干嘛?你他妈看不出来洪刚瞅我的眼色一脸不是一脸的?
祁峰却不愿意,他嚷嚷道:“洪大队,这事情明摆着是他们的责任,为什么要等!”
那交警乐了,到现在张扬还是一身的酒气,交警以为他说的是酒话:“掉包?我闲着没事干了,帮你掉包不是帮你脱罪吗?”
张扬道:“既然今天处理不了,那好,我们先走了!反正联系方式我都留下来了,有了结果跟我联系。”
赵英壮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不尊重交通法的正是你这种人,你敢拍拍自己的良心,说自己在这次的交通事故处理上没有任何的偏袒。”
张扬还没动呢,冷不防一旁何歆颜冲了上来,照着杨劲松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何歆颜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侮辱自己的爱郎,骂张扬就是骂她,这事儿忍不了。
张扬道:“你爱咋地咋地,你不是有经验吗?凭你的经验看,我这次要判多久啊?”
赵英壮等到他们一出门就叫苦不迭道:“洪大队,外面五六十口子人守着呢,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当,恐怕会引发一场更大的矛盾。”
洪刚道:“他们的态度有问题,你的工作方法是不是也有问题?”
赵英壮这会儿已经感觉到张扬的难缠了,换成普通人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早就开始害怕了,可这厮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难道他真的有些背景?国内的警察多数社会关系学要比犯罪心理学更加优秀,和平年代让他们和犯罪分子作斗争的机会不多,于是他们将精力大都花费在人民内部和社会关系上,赵英壮还是有社会经验的,他仍然凭着经验判断,这个张扬可能有些根底,可他不认为张扬的根底能比祁峰更强硬,这里是东江,祁峰的舅舅是东江市市长方知达。
赵英壮道:“这是我们大队长!”
张扬笑道:“你这人挺轴,你不给我看警官证,我凭什么要把两证给你看啊?”
警车启动的时候,几名大胆的小混混过来用力拍了拍警车的窗户。还有人指着车内的张扬,扬言要把他碎尸万段。
张大官人当然能够听出这风向已经变了,从开始赵英壮一门心思的偏袒祁峰,到洪刚现在的双方各打五十大板,进行拖延,天平已经悄然向他这边偏移,张扬没什么意见,因为他知道事情发展到现在洪刚已经处理不了了,看来这位洪大队两方都不想得罪,先拖过今天,等以后再说。
赵英壮有些幸灾乐祸了,心中充满了不屑和鄙夷,张扬看起来比自己还得年轻两岁,这么年轻顶天也就是一科级干部,还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赵英壮喜欢凭经验来判断问题。
祁峰从后面赶到,他用目光制止了这些hetushu•com帮忙的同伴,就算他的后台再硬,也不敢在事故大队门口动手。
洪刚道:“借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在事故大队门口闹事。”
祁峰听他这么就想走了,当然不愿意。他大声抗议道:“今天不把事情解决了你就不能走!”
祁峰装模作样的往窗外看了看道:“我不认识,跟我没关系!”
栾胜文道:“张扬,你在哪儿?出什么事了?”
杨劲松双目凶光毕露,张扬把他的狠劲儿全都激起来了:“随你!”
张扬微微抬起头,脚步却没有停下,带着她们继续向前方走去。
洪刚悄悄了解情况的时候,赵英壮已经在写事故调查情况,准备让三方签字了。张扬是个难题,既然不好解决,只能先处理赵蕊雯和祁峰的事情,赵英壮把调查结果给他们看,责任认定是赵蕊雯全责,必须负担全部费用。赵蕊雯当然不能认同,她愤怒道:“你根本就是偏袒,明明是他绕上来突然急刹车,蓄意造成的这次追尾事件,凭什么责任都要由我来承担?”
赵英壮点了点头。
祁峰道:“你马上就会知道法律是站在你那边还是我这边!”
“你再查一遍!”赵英壮仍在坚持,他相信自己的嗅觉,张扬一身浓烈的酒味绝不会闻错。
赵英壮道:“头脑清醒点了吧?驾驶证,行驶证,你要是再不配合,我就算你无证驾驶。”
张扬朝何歆颜招了招手,带着何歆颜和赵蕊雯离开了事故大队。
张扬道:“我说赵英壮警官,看你的年纪当警察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能不能不要总凭着经验判断,经验害死人你知道不?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心里难免会产生紧张,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倒车可是因为紧张我把档位又挂错了,一踩油门误撞了第二次,其实我跟你说了也没用。”
赵英壮握着电话呆呆愣在那里,足有一分多钟方才回过神来,他把电话放下,再看张扬,一脸笑容,这厮好像早就知道了检查结果。
杨劲松被激怒之后又叫人过来,他叫人倒不是为了当众教训张扬,当着警察,再大胆子他也不敢,他要用这种方式让张扬见识到自己的厉害,一个人有没有实力要看他的钱多不多,人多不多,其实这两者是正比关系,你手里没钱根本喊不来人,帮忙的也得要吃饭。
祁峰一旁帮腔道:“你血口喷人,警察同志,告他诽谤罪!”
张大官人道:“我还是国家干部,你说真要是出了问题,我这影响得多坏啊?”
杨劲松怒道:“臭娘们,你他妈欠操啊……”
祁峰也猜到了栾局是白沙区公安局长栾胜文,不过他认为张扬是在虚张声势,一旁冷嘲热讽道:“这年头装啥的都有,可装逼的特别多,以为自己随便抬出个名号我就怕了你?今儿你不赔车,谁都救不了你。”
张扬道:“得了,你别管了,我自己能解决!”
张扬让何歆颜和赵蕊雯一起跟他上了警车,这是避免何歆颜他们受到伤害。
张扬道:“你还懂法?懂法你故意急刹车造成这次的追尾事故?我也告诉你买辆新的奥迪赔给人家,然后乖乖道歉,这件事我将就着原谅你。”
“奥迪?你穷疯了?那是一辆奥拓!”
赵英壮道:“嘴巴挺硬啊,醉酒驾驶最少拘留三天罚款1500,要是算上无证驾驶,故意损害他人财物,恐怕已经够劳教的了。”
何歆颜和赵蕊雯都赶到了白沙区人民医院,祁峰那帮人已经先她们之前赶到了,祁峰倒没说什么,可他的几个狐朋狗友率先忍不住了,他们赶来就是帮腔的,遇到这种事,尤其又不是自己的事情,帮朋友吆喝几嗓子那是必然的,而且吆喝的声音越大越显着自己仗义。鲨鱼王迪厅的杨劲松是叫嚷最凶的一个,这货本来就是个社会痞子,也是祁峰关系最密切的朋友之一,开了间迪厅手上也有几个钱,平时还偷偷做些不法的生意,身边整天都跟着一群小弟,人家给了他一个评号叫鲨鱼头,名字虽然威猛,可那是埋汰他的,眼小鼻子大,脑袋在身体所占的比例明显偏小。正是这个原因,他开迪厅之后起名为鲨鱼王,把自己还真当成一号人物。
祁峰道:“你凭什么撞我车?我告诉你今儿要么赔我一辆新车,要么咱们法院见!”
赵英壮走www.hetushu.com过来把卷宗往力公桌上一扔,向张扬道:“行驶证、驾证!”
张扬笑道:“一帮傻逼,都不知道自个儿是谁还他妈敢出来混?回头让你爹把裤裆扎紧了,省得露出你们这帮少脑缺钙的货出来晃荡,长得丑不是你们的错,可恶心到别人就是你们不对了。”
赵英壮故意拿起电话道:“涉及到刑事犯罪就不属于我们管理的范围了,你们双方要是拒不接受协调解决,我只能上报分局,走司法程序。”
赵英壮道:“不行,请出示你的行驶证,驾证!”
几名交通警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把张扬带到白沙区事故大队,看情况杨劲松那帮人已经火了,万一真的把握不住发生了冲突,仅凭他们几个交通警很难控制住情况。
祁峰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俩关系肯定不正常,他过来就是帮你出气的。”目光在何歆颜的脸上停留了一下,心中暗赞,真是漂亮啊。
洪刚的火气果然被激起来了,他明显开始不耐烦了:“哪个赵警官?他说话算还是我说话算?”
赵英壮道:“张先生,我提醒你尊重我们的交通法!”
张扬神情自若道:“孙子,你再给我满嘴喷粪,我把你牙齿全部打掉,给你串一手链戴!”
赵英壮假惺惺道:“何必呢?其实你们各退一步……”
杨劲松自问也是道上有些地位身份的人,今天被对方打了两巴掌,而且又揶揄成这幅模样,气得差点没闭过气去,他大叫道:“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
平时洪刚还是比较关照赵英壮的,像今天这样毫不留情的当中训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可以说是根本没有给他留有任何的情面,赵英壮的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状,凭他的经验判断,洪刚应该不会这样当众训斥自己,但是他做了,所以赵英壮开始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对头。赵英壮道:“洪大队,他们不服从调解!”
赵英壮的目光转向张杨道:“无论你怎样狡辩,你撞坏了祁先生的奔驰车已经构成了事实,在这起责任事故中你应该负全责,我提议奔驰车修车的费用由你和奥拓车主赵小姐共同承担,具体的比例你们私下协调解决,如果同意,就请你在这份责任认定书上签字。”
赵英壮向张扬道:“凭我的经验,你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肯定超出80mg/100ml,够得上醉酒驾驶了。”
杨劲松当着这么多人被连打了两个耳光,眼睛都红了,他发疯般冲了上去:“我他妈弄死你!”祁峰一把将他抱住,低声道:“劲松,现在不是时候。”
张扬笑道:“这跟幸运不幸运没关系,我压根就没喝酒,证明你们公安系统还是尊重事实的。”以张大官人的神功,把体内的那一斤多五粮液逼个一干二净还是轻而易举的,赵英壮这帮人打死都不会想到这一点。
杨劲松在口舌上根本不是张大官人的对手,气得哇哇大叫:“放开我,我他妈废了他,我砍死他……”
张扬道:“我不同意,关于我的责任方面,全都是你们交警单方面造成的,因为你们没有及时疏通道路,所以才造成了我的判断失误,造成了我的这次交通事故,承担责任的应该是你们,你们要为我修车并承担我的一切损失。”
杨劲松才不管那么多,指着张扬的鼻子骂道:“我操你大爷,你他妈瞎了眼了,信不信我弄死你丫的!”他骂归骂,可当着这么多的交警他也不敢妄动。
事故大队大队长洪刚此时表情威严的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两道浓眉紧锁,从鼻孔中重重哼出一声道:“怎么回事?外面怎么围着那么多人?干什么?要把我们事故大队包围吗?”
杨劲松带来的几名小弟呼啦一下围了上去。
祁峰道:“可刚才赵警官已经调查过现场了,责任认定书也出来了啊?”
“朋友的车也不能故意去撞,你涉嫌损害他人财物!”
祁峰也跟在他们身后走了。
张扬道:“赵警官,是不是我的测试查结果出来了?”
洪刚怒道:“你给我闭嘴,回头我再找你算账!”他快步走到窗前,看到张扬带着两个女孩已经门庭信步般走出了事故大队的大门。
以赵英壮为首的那些交通警察看到事情不妙赶紧将双方分开,虽然他们和祁峰一方比较熟悉,但是在hetushu.com公众场合一旦冲突起来,他们肯定要负担管理责任,赵英壮大声道:“干什么?干什么?会都给我退回去!”
抽血是在医院,化验却要送到刑侦支队理化实验室,张大官人在一众交警的监督下抽完了血,马上有人就把他的血样送去化验,张大官人居然不忘提醒那名交警道:“你要是敢把我的血样掉包,我跟你没完。”
洪刚道:“没有,下面警员处理的。奔驰车主祁峰可不好惹,他是江南食府的老板,咱们方市长的亲外甥,这个张扬真是不长眼,惹到他头上倒霉了,现在五六十个壮汉守在事故大队门口准备收拾他呢,我看那小子嘴上虽然很硬,应该是害怕了,赖在我们这里不敢出门了。”洪刚说完居然还笑了两声。
洪刚愣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栾局,听您的意思,您和这个张扬认识?”
祁峰拦住他的去路和他怒目相向,洪刚道:“干什么?干什么?这里是事故大队,都说了等调查结果出来再处理,你们先回去,在这里谁都不许闹事。”
祁峰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洪刚的风向明显转向张扬一方了,他虽然强硬可是在事故大队也不敢闹事,点了点头道:“洪大队,我给您这个面子!”于是让开了道路。
祁峰道:“我不理解?凭什么他撞我的车,要把我的车辆一起扣留啊?”从洪刚刚才的话,他已经推测到张扬是一位国家干部,不过他还是没把张扬当成一回事。
洪刚道:“我们处理交通事故的程序就是这样,希望你理解。”
张扬转向赵英壮道:“我说赵警官,这帮人是不是黑社会?张口闭口就要砍死我,威胁我的人身安全,你不管啊?”
来到事故大队,祁峰那群人也开车跟了过来,现在他们已经到了五十多人,不过他们也不想给警方留下聚众闹事的嫌疑,三三两两的聚在树荫下,其实都在等着张扬出来。
实验室那边的人员听到他质疑自己的化验结果,脾气也上来了:“你爱信不信,反正检验结果就是正常!”
赵英壮起身跟洪刚打了个招呼,洪刚脸色不善,劈头盖脸就训斥道:“你怎么回事儿?一件普普通通的交通纠纷搞了这么久?这样的办事效率还怎么工作?”
张扬他们三人一出门,祁峰的那帮朋友呼啦一下就围拢了上来,赵蕊雯吓得脸色苍白,她哪见过这样的场面。何歆颜搂住她的肩膀道:“别怕,他们不敢怎么样!”
杨劲松手上有两下子,何歆颜能够得手的原因是对方根本没有防备,杨劲松压根就没想到这位美若天仙的女孩儿出手这么狠这么辣,其实他应该感到庆幸,何歆颜没有啤酒瓶在手上,不然这会儿指不定已经帮他开瓢儿了。
张拖道:“你们警察做事不是讲究证据吗?经验算个屁?你的经验要是管用,你早就不守着马路牙子了。”一句话把赵英壮憋得满脸通红,如果他不是警察,他一定会抽这丫的。
让几名交通警感到意外的是,张扬的表情泰然自若,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任何的危险,何歆颜也十分的平静,上了警车居然还和张扬说说笑笑,仿佛他们俩是上来旅游观光的,只有赵蕊雯吓得脸色苍白。
张扬道:“都说没事了!以后再聊啊,我先把事情给处理了。”他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洪刚拿起桌上的卷宗,装出翻看的样子,其实事情的经过他已经基本上了解清楚了,这件事是祁峰方面挑起的,洪刚看到何歆颜和赵蕊雯,就猜到祁峰肯定是垂涎人家的美色,想要利用这种方式进行搭讪,结果惹到了张扬,洪刚在心底对祁峰是看不起的,认为这厮不过是有些钱有些背景罢了,整天傲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洪刚是个老油条,事情闹到目前的地步已经不好处理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拖,他向纠纷双方道:“因为你们的事情比较复杂,我看这样,所有的车辆都送到停车场,等定损评估和我们进一步的调查取证之后再做出最终的处理,在结果出来之前,你们的车辆和证件要暂时扣押。”
张扬笑了,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位洪大队是有备而来,刚才是在这儿装呢,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可心知肚明的事儿没必要去戳破,既然都在演戏,每人都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何必去指责和图书别人在表演呢?张扬没否认也没承认。
这时候祁峰又来了,他是自己来的,来到这种地方,人来的再多也没用,他让其他人都在外面等着了。祁峰道:“我那辆车一百多万呢,现在基本上报废了,我只要起诉你就得坐牢。”
张扬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是党员啊,劳教是不是连党籍都要受到影响?”
洪刚道:“现在不是还在调查吗?情况调查清楚,该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我们会秉公处理,任何事都是要有程序的,不可能马上解决。”
张扬道:“你不是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吗?我什么意思你听不出来?”
赵英壮道:“你少在这里狡辩,如果说第一次你撞车是驾驶技术的原因还解释的通第二次呢?第二次你就是故意去撞。”
栾胜文道:“你处理的这件事?”
栾胜文道:“洪刚,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不会害你,现在你赶紧去把事情调查清楚,这件事到底怨谁?如果你手下的那些交警处理事情有失公正,应该怎么做你明白,象棋你下的不错,可做人还得学着点儿。”
杨劲松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小子,我今儿废了你!”
话没说完,又是一个耳光抽在脸上,这次是张扬动作了,谁都没看清张扬是怎么冲上来的,两名交警的监督下,这厮不知怎么就站了起来,而且在瞬间冲到了杨劲松的面前,狠狠给了他一耳光,他出手要比何歆颜重得多,打得杨劲松原地转了一个圈儿,鲜血从唇角渗了出来,半边面颊高高肿起。
张扬道:“什么奥拓奥迪的我分不清楚,我说奥迪就是奥迪,说出去的话,你还想我咽回去啊?”
张扬冷笑道:“你以为能拦住我?”
张扬这次没有拒绝,从衣兜里拿出两证扔到桌面上,赵英壮拿起行驶证和驾证看了看,发现车子并不是张扬的,他低声道:“怪不得撞车觉不到心疼,原来车不是你自己的。”
祁峰这会儿居然冷静了下来,表现的像个守法公民,拉住杨劲松道:“有警察同志呢。”他在提醒杨劲松,知道这厮是个火爆胖气。
祁峰道:“你牛逼什么?以为东江是姓张的?”
洪刚挂上电话,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栾胜文最后一句话说的已经相当明白,那是教他要弃卒保帅,万一道理不在自己这边,赶紧脱开干系的好,可栾胜文既然能够这么教自己,证明他也会这么干,洪刚混到现在这一步可不容易,他可不想不明不白就这么冤死了。
洪刚显然不满意他的打扰,又瞪了他一眼,重新酝酿了一下情绪,方才惊喜道:“我好像在电视上见过你!”他装出费尽思量的样子,皱着眉头苦思冥想状了一会儿:“省运会,对开幕式上,你是南锡体委张主任吧?”
张扬道:“朋友的车!”
洪刚愣了,心说干我屁事?我又没让他走,整件事跟我毛干系也没有,你栾胜文什么意思啊?可那边栾胜文已经挂上了电话,压根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赵英壮站在那里不敢坐下。
张扬不屑地笑了笑:“走司法程序是不是比较麻烦,你们关于他们车辆追尾的现场勘查报告是不是要重新审核?”
张扬也没提自己现在的事情,只是微笑道:“栾局,我在东江呢,你就别客气了,这两天党校刚刚开课,等过了这两天,我来做东,请大家一起坐坐。”
张扬微笑道:“什么叫识时务啊?您这话我不明白?”
张扬笑道:“没事儿?一个不懂事的傻逼在旁边乱叫呢,回头我抽他!”
“我喝酒了吗?”
一名老交警看到外面的情况,向张扬叹了口气道:“小伙子,你怎么一点都不识时务?”
洪刚横了他一眼,在赵英壮的位置上坐下了,其实他也认识祁峰,关系虽然普通,不过也吃过祁峰请他的几顿饭,但是几顿饭还不至于让洪刚彻底倒向祁峰那边,更何况现在已经清楚了张扬的身份背景,洪刚看着张扬,张扬也在看着他,对视了足有半分钟,洪刚装出一副惊奇诧异的样子:“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熟啊?”
栾胜文干公安多少年,从刚才的情况中他已经分析出张扬肯定遇到了麻烦,他听到祁峰说了句赔车,马上就想到了事故大队,所以张扬的电话刚挂上,栾胜文的电话就打到了事故大队http://www.hetushu.com长洪刚那里,洪刚也知道这件事,他把情况当即向栾胜文说了,还笑着道:“这个叫张扬的小子够横的,愣把人家的奔驰车撞了个底儿朝天,还不配合我们的工作,估计这次他倒霉了,故意损坏他人财产,应该要坐牢的。”
张扬道:“狠话谁都敢说,可话说出来是要付出代价的!”他转身看了看事故大队的大门:“你们是打算在这儿练,还是准备找个地方?”
那边栾胜文听了个清清楚楚,他顿时感觉出事了,事实上张扬哪次来东江不得折腾出点事情?不出事反倒奇怪了,栾胜文关切道:“怎么回事儿?”
张扬的手机此时响了起来,说来巧的很,给他打电话的正是白沙区公安分局局长栾胜文,栾胜文听说他调来东江工作,所以打电话问候一声,顺便提出要给他接风洗尘。
可他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妙,赶紧给栾胜文打了个电话:“栾局,张主任非得要走,我让他走了,可祁峰那边来了不少社会上的人,看样子想要对他不利啊。”洪刚这个人很油条,知道这件事棘手,他用了个拖字诀,本来他也没赶张扬走,是张扬自己要走的,现在打电话给栾胜文目的是卖好外加撇开关系,只要这群人离开事故大队,再出什么事就不属于我管辖的范围了。
赵英壮被他戳中了痛处,恼羞成怒道:“你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认识祁先生,我是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处理这伴事。”
张扬笑道:“你不了解我,你打听打听,我长这么大退让过吗?”
栾胜文道:“你在哪儿?”
张扬笑道:“中国人原本长得都差不多,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我看你也有点眼熟。”
赵英壮有些愤怒地看着他:“算你幸运!”
栾胜文道:“是倒霉了,不过倒霉的不是他!”
可赵英壮拨通电话问明结果之后,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什么?你说什么?”当他确定对方说的是张扬血液内没有检测到酒精成分之后,马上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你是不是搞错了?他一身的酒味儿,我们都闻到了?”
杨劲松凑到张扬面前指着他道:“就是这孙子撞我峰哥的车?”
洪刚想了想,拿起电话先往事故现场附近的岗亭打了个电话,问清楚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又把赵英壮一起负责调查的交警叫了进来。
祁峰气得满脸通红,向赵英壮道:“警察同志,我拒绝调解,我要告他,我要让他承担刑事责任。”他认为自己占尽了道理。
何歆颜跟着叹了口气道:“好好的,你们惹他干什么?我真替你们俩感到悲哀!”
洪刚听到这里,全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怪不得听到这个名字感觉有些熟悉呢,可能是叫张扬的多了,所以他没有第一时间把人对上号,张扬在平海的名气可不是一般的大,洪刚想到招来了这个煞星,心底不由得颤抖起来:“栾局,真的是他?”
栾胜文道:“平海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你听说过没有?如果你没听说过,宋省长的未来女婿你知道吗?如果你还没听说过,文副总理的干儿子你应该知道吧?”
杨劲松指着张扬道:“你他妈给我听着,我今儿不废了你我跟你姓!”
赵英壮这个气啊,心说这厮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他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找张扬要证,拿起电话往刑侦支队理化实验室打了个电话,询问张扬的抽血化验结果,他算准了张扬肯定是酒醉驾驶,你张扬不是横吗?等结果出来,我看你还嘴硬不?酒后驾驶、无证驾驶、再加上损害他人财物,坐牢是跑不了的。
赵英壮心里咯噔一下子,公安系统内姓栾的不多,白沙区公安系统内姓栾的只有局长一个,他不由得嘀咕起来,难道给张扬打电话的是分局长栾胜文?可如果他认识栾局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起?赵英壮却不知道,张扬在平海公安系统内认识的强势人物多了,公安厅厅长高仲和、副厅长荣鹏飞、副厅长田庆龙他都认识,随便摆出哪个都是赵英壮必须仰视的人物。
赵英壮的脸红到了脖子根,他又开始用经验揣摩了,风向不对啊,这位张扬究竟是什么人物?一个体委主任这么牛逼?可祁峰的舅舅是市长啊。体委主任再大能比市长还大?赵英壮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员,他的认识层次也只能达到这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