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6章 遭遇战

祁山道:“栾局,我听说祁峰惹麻烦了。”
此时警笛声由远而近,两辆警车从远处向他们驶来。
栾胜文的这个电话是祁山打来的,栾胜文和祁山认识了不少年,按理说栾胜文是警察,而祁山有黑社会背景嫌疑,这样的两个人应该是走不到一起的,可是祁山并没有任何案底,他的事情也只是社会传言,没有证据证明他有罪之前,祁山还是一个合法的公民,更何况他还有一位身为东江市长的舅舅,栾胜文至少在表面上要表现出一定的客气。
鲨鱼头也不是浪得虚名,在东江的黑道上也是有些名望,身手自然不错,今天被何歆颜和张扬抽冷子打了两记耳光,原因是太轻敌,没集中精神。现在有了准备,杨劲松开始的时候只是想给张扬一些教训,因为当时是朋友的利益受到了侵犯,抱着帮朋友出气的念头,现在是自己的切身利益受到了损害,下手不再留情。手中甩棍照着张扬的右小腿就抽了过去,你丫不是蹦跶的欢吗?我让你腿断筋折。自从看到张扬一脚就把皇冠车主给踢飞,杨劲松就收起了所有的轻敌念头,眼前这位年轻人不好对付,他们五十多个人都没有能够成功将他困住,反而让他把十多辆汽车踩踏的惨不忍睹。
洪刚看到张扬主意已决,也只能答应他的要求,向祁峰道:“你带这些人赶紧走!聚众闹事是犯法的。”
杨劲松彻底红了眼,他第一个爬了上去,可当他爬到凯迪拉克车顶的时候,张扬已经又跳到那辆皇冠上去了,杨劲松低头一看,自己的车不但顶棚瘪了下去,天窗也被张扬给踹烂了,杨劲松别提多心疼了,他挥舞着甩棍:“我跟你拼了!”也是腾空一个飞跃,人在愤怒的时候,轻易就能激发起体内的潜能,杨劲松就是这样,平时他的身法是没有那么敏捷的,只见这厮跨越了两车之间的距离,落在皇冠车的后尾箱上,虽然潜力激发出来了,可是本身能力所限,不可能像张大官人那样,一下就跳到皇冠车的车顶,这下把后尾箱也给踩瘪,这日本车的铁皮就是薄。
栾胜文道:“没关系,祁总找我有什么事?”其实他心知肚明,祁山给他打电话一定是为了弟弟祁峰和张扬发生冲突的事情。
这时候事故大队大队长洪刚也赶了出来,他追出来是被局长栾胜文给吓得。他大声道:“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散了?小心我把你们全都抓进去,我看谁敢在事故大队门口闹事?”
整个过程中祁峰一直旁观,他已经意识到张扬惊人的身手,难怪这小子如此强势,看来他的确很有本事。祁峰此时心里已经有些没底了,出动了五十多人,十几辆车来围困张扬,可现在张扬毫发无损,而他们这边十多辆车都被糟蹋的惨不忍睹,还有四人受伤,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祁峰有些骑虎难下了。
栾胜文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祁山打来的电话。”
祁山道:“张主任没受伤吧?”从这句话可以知道,他对张扬的身份背景已经做了相当详细的了解。
张扬笑道:“说实话,我心里闷得慌,正想找点事情解解闷,可巧就遇到这事儿了。”
杨劲松刚才站在皇冠车上,看到车主飞过来了,他反应也算敏捷,在车主没有撞到自己之前,已经跳到了对面的桑塔纳上。杨劲松还没站稳,张扬已经冲了过来。
如果祁山找他的舅舅方知达出面,栾胜文责定要给面子,但是心里也会相当的不舒服,祁山没有这样做,他采取的方法并不是把这件事继续闹大,而是摆出了息事宁人的态度,就栾胜文方面来说,他也不想事情闹大,虽然在心理上他偏向张扬多一些,可是事情一旦闹大,他的处理不可能做到双方都满意,也就是说肯定会得罪一个,栾胜文显然是不想这样的。
栾胜文来到张扬面前,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周围,心中暗叹,这帮不开眼的小混混没事招惹张扬干嘛?不是找死吗?不用问,现场面目全非的十多辆汽车都是张扬的杰作。
张扬道:“今天这事儿,真不赖我。”
张扬笑道:“那是你们家的事情,你不管,还有公安管,总之轮不到我管。刚才我说得那些事,栾局跟你说了和-图-书吧?”张扬向栾胜文看了一眼,栾胜文只当没有听见,拿起刚才张扬看过的那张报纸研读起来,仿佛眼前发生的事情压根就和他无关。
祁山说话的口气让人感到很舒服,他没有强调自己方面如何如何占理,而是先摆出一副检讨自己的架势,祁山不但是一个成功的生意人,更是一个老练的社会活动家,遇到危机的时候,他懂得怎样去化解而且主动去化解。
祁山道:“弈局,我那个弟弟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您看这件事应该怎样解决?”
张扬看得真切,这货正是刚才要操自己大爷那位,嘴角邪邪一笑,老子正准备找你算账呢,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张扬道:“巧了,这事也不怪我,谁让你白沙区出这么多的不良分子。”
栾胜文道:“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其实你应该给我打个电话,一切很容易解决,为什么非得要把事情闹大。”
张扬向何歆颜眨了眨眼睛,何歆颜无奈叹了口气,和赵蕊雯一起上了洪刚的警车。
栾胜文听到这厮的条件马上觉着有些过分,赵蕊雯的那辆车明明是奥拓,什么时候变成了奥迪?发生追尾的时候,车速并不快,也就是前脸前杠受损,维修费不会超过五千,张扬居然狮子大开口找人要一辆奥迪,更离谱的是他要让祁峰给他当面下跪认错,杨劲松用钢珠枪打他,让杨劲松下跪还说得过去,祁峰那个人在东江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他恐怕不会答应。
祁山道:“栾局,您看这件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大家各让一步,谁也不要追究。”
杨劲松疼得说不出话来,他现在心底后悔的很,自己不该一时冲动把钢珠枪给掏出来,这下完了,人赃并获,从张扬和栾胜文的对话来看,这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下自己惨了。
栾胜文沉吟了一下,祁山的提议让他从心底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祁山也掺和进来,最后搞得市长方知达出面,张扬又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这件事真的要杠上了,想顺顺利利的解决很难。栾胜文道:“我和张主任说一声,刚才那一枪让他受了些惊吓。”栾胜文是故意这么说,强调这一枪,其实是在暗示祁山,你们不占理,从掏枪出来的那一刻,事件的性质就变了。
栾胜文无奈的摇了摇头:“拜托你下次再惹事换一个地方,别老在我白沙区。”
杨劲松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根甩棍,他轻轻在掌心敲击着,紧咬着牙齿,瞪圆了双眼,似乎要将张扬一口吃了,此时的表情果然有了几分鲨鱼的味道。
张扬道:“祁山是哪个?”
张扬笑了笑道:“初来乍到的,总觉着不好意思麻烦你!”
这群人刚刚围到皇冠旁边,张扬又越过他们的头顶跳到了对面的桑塔纳上,这辆桑塔纳倒是没有天窗,不过发出的声响比刚才更大,车顶被张大官人踹得凹陷了下去,下雨天一准成了雨水收集器。
杨劲松挥舞手中的甩棍向张扬的足踝扫去,张扬宛如羚羊般轻盈一跳,躲过了他的这一次攻击,五十多人全都聚集过来,挥动手中的凶器往张扬身上招呼,张大官人跳上车顶不仅仅是为了从他们的包围圈中逃拖出来,他还有一个目的,这帮孙子不是车多吗?不是有钱吗?今天我给你们留点记号,帮你们破点财消消灾。
没等他走出几步,十多辆汽车就鱼贯跟了过来,张大官人唇角露出一丝微笑,双手擦在牛仔裤的裤兜里,走得越发缓慢了。
现在几乎所有汽车的顶部都站了人。
栾胜文道:“我来介绍,这位是刚刚调到我们东江新城区工作的张扬张主任,这位是四海水产的总经理祁山。”
祁峰笑了笑道:“洪大队,这些人我可不认识!”他上了其中一辆汽车,居然先走了,旁边等待的汽车也一辆一辆的开走。
这五十多人中最心疼的要数那十几名车主,自己不是倒霉催的吗?帮忙就帮忙,我他妈犯贱,开车来干嘛?现在的张大官人既像一颗出膛的炮弹,又像是一台摧枯拉朽的推土机,这十多辆车惨遭他的毒手,他绕着圈子跑,跳远、跳马、跨栏、动作是轮番登场,到底是干过体委主任的,这次省运会上看到的那http://www.hetushu.com点儿东西,这厮全都用上了。
张扬不屑笑道:“难怪这厮会这么猖狂!原来是朝里有人啊!方知达怎么了?身为市长也不能纵容外甥作恶,他要是敢偏袒祁峰那孙子,我找他理论去。”
栾胜文直说道:“没觉得,你要是不喜欢用暴力,咱俩能这么熟吗?”
栾胜文当然明白张扬有这样的底气,不过东江的工作还没开始,先把市长给得罪了,这样做肯定不明智,他觉着张扬只是说说罢了,不会当真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
栾胜文道:“本来也就是一起民事纠纷,可是你弟弟的那个朋友掏出了钢珠枪,朝张扬射了一枪。”
这不,绕了一圈又跳到杨劲松的那辆黑色凯迪拉克上了,在车顶上踹了一脚,似乎觉着意犹未尽,又原地起跳往下重重一顿,张大官人这下冲的力量着实骇人,凯迪拉克的车窗玻璃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冲击力,全都碎了,前档玻璃也裂出了蜘蛛纹。
栾胜文道:“他们的舅舅是东江方市长。”
祁山很有礼貌,说起话来温文尔雅,不紧不慢:“栾局,不好意思,打扰您工作了。”
栾胜文道:“祁峰的哥哥,他找我是想了结这件事,提议你们两边到此为止,大家各让一步,谁也不要追究。”
何歆颜点了点头,张扬是不想她和赵蕊雯在场分散他的精力,何歆颜虽然知道张扬的武力强大,可是看到周围五十多个虎视眈眈的壮汉,她也不禁为张扬有些担心。
祁峰没走,今天的事情是他引起的,他当然不能这么没义气,在这一点上,祁峰还算得上有些担当。
祁山仍然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张主任,祁峰是我弟弟,今天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张主任放心,以后我一定对他会严加约束,绝不会让他在外面胡作非为。”
杨劲松捂着下巴,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不停滴落,张扬刚才用膝盖顶的这一下,至少打落了他五颗牙齿,之前张扬说过,要把他牙齿打下来帮他串一手链,真的没有食言。这厮疯了一样向桑塔纳上冲去,不等他爬上来,又被张扬一脚给踹了下去,张扬用甩棍指向祁峰:“自己惹得事情,何必牵涉这么多人进来!是个带把的爷们,就上来!”
这位皇冠车主身高体壮,长得跟日本相扑运动员似的,身高马大,宛如一头大狗熊般站立在凯迪拉克车顶之上,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他自以为无论身高体重都超出张扬,试图利用身体的优势把张扬给抱住,脑子里都盘算好了,抱住这蹂躏自己新车的小子,然后一个背摔将他扎在凯迪拉克的引擎盖上,谁让你杨劲松也跟着祸害我车来着?这厮想得挺美,可是张扬腾空之后,在半空中脚丫子先递了过来,于是他打算把张扬的大腿给抱住,可抱大腿也是一门深不可测的学问,尤其是张大官人的大腿哪是那么容易抱的?大腿抱了个空。张大官人照着这厮的胸口就是一脚,只见一个魁梧庞大的一团腾云驾雾般飞向那辆皇冠车。
祁峰道:“栾局,误会……”
张扬终于停下了脚步,杨劲松的那辆凯迪拉克却没有停下,接近张扬身边的时候,他猛然推开车门向张扬的身体撞去,想给张扬一个狠狠的教训,可是他的车门只推开了一半,张大官人抬脚就朝车门踹了过去,蓬!地一声车门被踹得瘪了下去,幸亏杨劲松缩手及时,不然手臂只怕也要被拒断了。
栾胜文根本不搭理他,这么多人当然不可能全都带回去,杨劲松私藏钢珠枪,并意图行凶,肯定是要控制起来的,至于祁峰,他是这里面的带头者,也要带回公安局问话。
张扬立于车顶,一双虎目不屑的望着下面将自己团团围困的五十名壮汉,冷笑道:“就当这里是擂台,不服气的上来!”
这五十多人大都携带钢管铁管,他们的目的是要教训张扬,四名壮汉向张扬逼围过去,谁都没看出张扬是怎样出拳,只听到呯!呯!呯!呯!的声响,四名壮汉的身体就跌跌撞撞倒在了地上,张扬呵呵笑了一声,腾空跳起,稳稳落在杨劲松的那辆黑色凯迪拉克轿车上。
有两辆车离得比较远,看到形www.hetushu.com势不妙,赶紧上车把车给开走了。可剩下的车就没那么幸运,只见张大官人兔起鹘落,上蹿下跳,以惊人的奔跑速度和弹跳力,在这十多辆车的车顶上来回折腾。
张扬伸手接住空中的甩棍,乐呵呵往车顶上一顿,蓬!地一声,车顶又多了一个凹窝。甩棍全都收缩了回去,张大官人接着右手一抖,甩棍在一连串急速的嚓嚓声中完全伸展开来。
栾胜文叹了口气道:“那个祁峰是江南食府的老板,他哥哥祁山也是东江数得着的富商,东江水产业基本上都是他垄断的。”
两辆警车已经来到面前,白沙区公安局长栾胜文带着八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跳下车来,他的表情非常严峻,刚才就已经退出战局的几个,看到形势不对,在警车来之前就慌忙逃跑了,现场还剩下二十多人。
张扬道:“走吧,我不会有事!”
张扬之所以选择留下,其目的就是要选择一场战争,他的手脚已经太久没有舒展,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来吹响他在东江工作的号角。
祁山轻声道:“栾局,我就在对面咖啡馆,如果方便的话,随时可以去你那边。”他是在告诉栾胜文,如有必要,他可以过来和张扬当面谈判。
栾胜文道:“还有心情读报?”
栾胜文回到外间,看到张扬正坐在沙发上读报纸呢。
车身因为他的落地之力猛然下沉。
栾胜文想再劝劝他,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然后向张扬笑了笑,走向办公室里间去接电话,这个电话显然是要避讳着张扬。
杨劲松出手稳准狠,可他的出手在张大官人看来却是破绽百出,张扬一脚踢中他的手腕,杨劲松手腕剧痛,甩棍拿捏不住,飞向空中。张扬的膝盖屈起,顶在杨劲松的下颌之上,他并没有用全力,对这帮人还没到下杀手的地步,虽然如此,杨劲松也被顶得闷哼声,一屁股坐倒在地,身体叽里咕噜从车顶滚落了下去。
栾胜文真是哭笑不得,这也能算理由?他才不会相信张扬的说法,对这厮他还是有些了解的,张扬绝对是个快意恩仇的人物,谁要招惹了他,一准要倒霉,栾胜文道:“你多威风啊,一个打五十多个,还砸了十多辆车,是不是非得通过这种方式向所有市民宣布,你张主任来东江上任了?”
张扬道:“栾局,你认识我这么久了,你应该了解我,其实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暴力!”
洪刚的意思是由他送张扬他们三人一程,这样一来对栾胜文方面就有了交代,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追究自己的责任,可没想到张扬并不接受他的好意。
栾胜文把张扬请到自己办公室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了解案情,他是想告诉张扬一些事。等张扬坐下之后,栾胜文摘下警帽,从冰柜里拿了瓶柠檬水扔给张扬,他对这个小朋友还是相当礼遇的。
张扬笑道:“未来的事情都很难说,祁总解决问题的态度我很赞同,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谁也没工夫耽误在这无聊的事情上。”
张扬腾空跃起,从凯迪拉克之上跨越到前方一辆崭新的皇冠车顶,蓬!地一声巨响,还夹杂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听到一人惨叫道:“我日你大爷,我刚买的皇冠……”
祁山坐下之后,从西服口袋中掏出名片夹,打开之后,抽出印制精美的烫金名片双手递给张扬,张大官人单手接了,看都没看就方才茶几上,这厮是存心故意的,他就是要考校一下祁山的忍耐力。
张扬道:“有钱了不起啊?有钱也不能胡作非为!”
张扬点了点头道:“也好。”
栾胜文道:“祁山就在公安局对面的咖啡馆,要不,我让他过来直接和你谈!”
皇冠车的车主又惨叫道:“松哥,那是我的车!”可走到这当口儿,杨劲松已经红了眼,才不管是谁的车呢,万事开头难,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好意思往车上爬,可现在杨劲松领了头,在他的带动下,这帮人一个个都爬了上去,最先爬上去的还是这帮车主,原因也很简单,反正都这样了,你们不是踩我车吗?我也不能吃亏,那位皇冠车主就爬到了凯迪拉克车顶上,这厮张开双臂想要拦住绕了一圈,从后面那辆红旗车跳过来的张扬。
张扬微笑着朝hetushu.com他点了点头,祁山并没有得罪他,更何况伸手不打笑脸人,张大官人的心胸还没有狭窄到那种程度。
张扬不咸不淡的说道:“坐!”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起身,他没有把祁山这种角色放在眼里。不过让张大官人感觉到意外的是,即使自己表现的傲慢,祁山脸上的表情始终不变的谦和,无论他是不是伪装,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样的心境。
现在正是下午三点多钟,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照在这条宽阔的建设路上,让人昏昏欲睡,街道上并没有太多的行人,十多辆汽车忽然改变了队形,分成两排将张扬夹在中心。车和车之间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张大官人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来临,仍然不紧不慢的走着。
祁山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幸会!幸会!”
张扬听出栾胜文有劝他收手的意思,笑道:“栾局,其实这件事是人家欺负我的。”
他来到张扬身边,讨好道:“张主任,你去哪里,我把你们送过去!”洪刚的这句话极其重要,正是因为他的这句话,张大官人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打消了追究他责任的想法,张扬向何歆颜和赵蕊雯扫了一眼,然后向洪刚道:“洪大队,麻烦你帮我把她们两人送回去。”
何歆颜已经明白了张扬的意思,她看着张扬想说什么,张扬却笑着向她眨了眨眼睛:“待会儿我给你打电话。”
张扬应变之快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他身体一个侧移,那颗射向他的钢珠贴着他的身体飞了出去,随即张扬将手中的甩棍扔了出去,那甩棍在空中风车一样旋转,正砸在杨劲松的握枪的手上,张扬最恨别人打黑枪,这下没有容情,只听到略嚓一声,杨劲松的手指骨被他砸得骨折,惨叫一声,钢珠枪也丢了,左手捂住右手,痛得面无人色。
栾胜文道:“还好没人受伤,不然麻烦就大了。”
祁峰也认识栾胜文,他笑道:“栾局,没事,我们闹着玩呢!”
栾胜文冷哼了一声,向张扬道:“张主任,你没事吧?”
栾胜文道:“是这样!”他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向祁山讲了一遍。
祁山今年三十三岁,身材不高,相貌清秀,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整个人透出浓浓的书卷气,根本不像一个商人,更不像传言中的不法之徒,他是自己过来的,走入栾胜文的办公室,先向栾胜文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转向张扬,很礼貌很谦和的笑了笑道:“这位就是张主任吧?”
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轿车几乎和他同步并行,车窗落下,鲨鱼头杨劲松露出脸来,小眼睛恶狠狠地盯住张扬。
祁峰这伙人听到警笛声马上知道不妙,杨劲松身边的那个慌忙去拾起地上的钢珠枪,不等他捡起,张扬已经跳下来,一脚将钢珠枪踩住。
张扬笑道:“马上就要开始工作了,当然要抓紧时间了解一下东江的情况。”
汽车启动之后,栾胜文道:“张主任,每次你来东江总会给我带来点惊喜。”
真正对这辆皇冠车造成最大破坏的正是车主自己,他的身躯重重摔落在皇冠车的顶部,整个车顶都被砸得塌了下去,这厮也被摔了七荤八素,没等他明白过来,张扬鹰击长空般飞掠而来,足尖在他软绵绵的大肚子上一点,再度飞起。
祁山来见张扬之前已经对他做了一番深刻的了解,初始时听到弟弟带领五十多人围攻一个,吃了这么大的亏,他愤怒之余感到震惊,这种事实在是不可思议,冷静下来的祁山马上对张扬进行了深入了解,当他清楚张扬的身份背景之后,知道弟弟的这个跟头栽的一点都不冤枉。张扬的强势是祁山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对此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祁山道:“张主任,常言道不打不相识,相信以后我们打交道的机会还有很多,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杨劲松捂着手,疼得直冒冷汗。
张扬看到他们走后,这才缓步向鼓楼广场的方向走去。
杨劲松哀嚎了一声:“我他妈废了你丫的!”疼,真是心疼,这凯迪拉克刚买了不到半年,眼瞅着就残成了这样,杨劲松的心在滴血,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别看这么一群人围着张扬,可真正爬到车上去抓张扬的没几个,原因很简单,张扬舍得上去www.hetushu.com踩,这帮人可不舍得。
栾胜文点了点头。
遇到这样的情况,最正常的选择是往人多的地方走,往人多的方向走,最好叫一辆出租车马上离开,可张大官人没这样做,他专挑偏僻的地方,走路悠闲自得,仿佛饭后散步一样。
“方知达?”张扬有些诧异的看着栾胜文。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我没事,这小子有事,用钢珠枪射我,被我把手给打断了!”他指了指杨劲松。
张扬乐了:“我认识你吗?谁跟你闹着玩呢?”
祁山道:“张主任,我刚才就说过了,一切的损失由我负责赔偿,既然你朋友的奥迪车损毁严重,我赔一辆新的给她,至于其他的两个要求,张主任,您看能不能这样,我出面摆一桌酒席,一来给您接风洗尘,二来让这些得罪你的小子给您端茶请罪。”
张扬拧开柠檬水喝了一口。
张扬也没有偷听他通话的意思,拿起那瓶柠檬水又灌了一大口,刚才那场遭遇战还是损耗了一些体力的。
张大官人心里这个乐啊,反正老子没大爷,这帮人虽然人数众多,可是他们并不是和张扬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得要伤他的性命,多数都是来为祁峰帮忙助威的,这十多辆车有私家车,也有借来的,这帮人中最有钱的要数祁峰,他的奔驰车被撞成那样也感到心疼不已,其他人的财力比祁峰要差上许多,他们想对张扬群起而攻之,可张大官人先把其中的四人放倒,然后就极其阴险的开始蹂躏这十几辆汽车。以他的轻身功夫,这帮人谁能抓得住他?
栾胜文没说话,心说哪次又赖你了?你要是想走,这五十多个家伙又有谁能拦得住你?这场斗殴不就可以避免了。栾胜文并没想到,其实张扬还怪他来得太早呢,张大官人刚才只是略微活动一下手脚,压根没正式出手,正准备教训祁峰呢,栾胜文率领警员就到了。
回到分局,栾胜文把张扬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途中张扬已经把情况向他说了,按照张扬的说法,整件事他都是被动,他是正当防卫,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张大官人的这一脚彻底将导火索点燃,十多辆汽车同时停下,五十多名汉子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杨劲松大吼道:“揍他!”
张扬听他这么说也乐了,的确自己和栾胜文也是不打不成交,这些年他在东江惹的事情,栾胜文基本上都清楚。张扬道:“我不喜欢惹麻烦,可麻烦总是找上我。那个什么祁峰,故意开辆奔驰车去害我朋友,结果弄出了追尾事件,我就纳闷了,东江是平海省会,在你们的眼皮底下,还有这么猖狂的坏分子?”
张扬道:“祁总看来是明白人,要是你的那个兄弟能有你一半的修养,这件事就不会发生。祁总和我是第一次见面,可能并不了解我,以后你会知道我处世为人的风格。”张大官人这句话暗藏机锋,分明是暗示祁山,他是不会轻易让步的。
祁峰点了点头,他正准备应战的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杨劲松竟然从他车的尾箱内摸出一把钢珠枪,瞄准张扬就是一枪。
张扬也上了栾胜文的车,刚来到东江就遇上这么一件事,他必须给警方一个交代。
栾胜文听到这句话表情有些不悦,这厮说话没遮没拦的,黑社会谈判?把自己这个区公安局长置于何地?
栾胜文道:“人也打了,车也砸了,气也出了,你还想怎样?真想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
张扬道:“我不可能让步,事情是他们惹出来的,不过我刚到东江也不想惹事,这样吧,我朋友刚买的那辆奥迪严重损毁,让他赔一辆新的给人家,还有,我说过让祁峰给我下跪,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总不能让我再收回去,还有那个用枪打我的鲨鱼头,他也得给我跪下,不然就去坐牢!”张大官人从来都是得理不饶人,现在道理在他这边,他当然不会轻易让步。
栾胜文道:“把他带回去,几个带头闹事的全都带回去,其他人把身份证都缴上来,回头再一个个的提审。”
栾胜文道:“洪刚都要送你走了,你为什么不走?非得要亲自出手教训这帮小混混?”栾胜文之前和洪刚通过电话,对一切都了解的非常清楚。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我怎么听着跟黑社会谈判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