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7章 奥迪还是奥拓

祁山呵呵笑道:“张主任真是幽默!”他和张扬握了握手,指了指停在停车场内的一辆黑色甲壳虫道:“奥迪不适合女孩子开,可巧我哥们的汽车专营店到了一批甲壳虫,软顶的,这车行吗?”
祁峰苦着脸道:“哥,你别埋汰我了!我知道这次给你惹麻烦了,可咱们也不能由着让他欺负。”
张扬笑道:“你别叫我哥,省的我把喝到肚子里的酒都吐出来。”
梁成龙心说,你丫也太狠了,奥拓换奥迪,现在换成了软顶甲壳虫,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自然不会忘记自己今天过来的主要任务,梁成龙道:“这车好,我最近正打算给清红买一辆,作为她给我生女儿的礼物。”
张扬没有马上接这杯茶,祁山轻轻咳嗽了一声,像是在提醒什么。
张扬也没跟他客气,接过车钥匙收起,祁山邀请他进入酒店。
张扬知道他十有九八是想歪了,笑道:“遇到点麻烦事儿。”
祁山邀请张扬坐下之后,马上向祁峰道:“小峰,还不给张主任端茶认错!”他一上来就直奔主题,祁山是个不喜欢回避问题的人,既然早晚都要解决,早一些总是好的。
听他这样说,祁山内心中松了一口气,自己做得这些表面功夫没有白费,杀人不过头点地,从事情发生之后直到现在,他代表弟弟处处忍让,对张扬的所有要求都一一应承,又先后清楚栾胜文和梁成龙当和事佬说情,张扬如果还是寸步不让,那么这个人就太过分了,祁山虽然让祁峰下跪,可心底是不想的,损失点钱财无所谓,可是面子要是失去了,那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梁成龙道:“当好陪客也不容易。”
张扬道:“今天晚上你很少说话?”
梁成龙道:“我不敢,我又打不过你!”
何歆颜贴在他身上,纤手却恶作剧的撩拨张大官人双腿间的部分,张大官人哪受得了这个刺激,说话显得磕磕巴巴的。
何歆颜洁白无瑕的俏脸上飞起两片红霞,她伸手轻轻在张扬的胸前打了一下,娇嗔道:“除了那件事,你就不想别的?”
张扬心里明白,祁山是在向他服软,但是又耍了一些小小的手段,没有都按照他的话去做,撞坏了一奥拓,赔一辆奥迪,这传出去笑话大了,虽然甲壳虫也不便宜,价格还在低配奥迪之上,不过祁山是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试探一下张扬是否毫不退让。
何歆颜道:“那是在说你自己,来吧,咱们大伙儿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干杯!”
祁山道:“你醒醒吧,没打死他是你们幸运,张扬什么人?省长大人的未来女婿,文副总理的干儿子,本身还是正处级国家干部,你觉着你能惹起?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够牛逼吧?不一样栽在他的手上。”
祁山道:“不是他还有谁?他刚刚调到东江,听说负责新城区那一块,我之前就找梁成龙让他帮忙牵线搭桥,和他交个朋友,可你倒好,我还没来得及认识,人就让你给得罪了。”
祁山将车钥匙交给张扬:“手续发票全都在手套箱里,回头你就开走,需要的话,我随时可以让人陪着去上牌。”
赵静将何歆颜刚做好的黄花鱼端了上来,张扬道:“歆颜,怎么还不过来?”
张扬揶揄道:“可两次都不是你请客。”
丁兆勇摇了摇头道:“我跟他不一路,听说过这个人,梁成龙跟他很熟,一起做过生意。这个人据说很有一套,外面传说他是东江黑社会的老大,不过只是传言,没听说他干过什么坏事,捐款做善事倒是经常上报。对了他叔叔是东江市长方知达,你知道吗?”
张扬搂住她的香肩道:“怎么不是?我女人怎么不是她嫂子?全都是!”
张大官人绝不是一个不懂变通的人,他之所以提出让祁山赔一辆新的奥迪车,其目的是要难为他们,连他自己也明白这要求其实很过分,很欺负人,但是张扬决定欺负人的时候,往往是这个人把他真惹火了。其实这辆甲壳虫真的很不错,女孩子开起来要比奥迪拉风的多,更不用说什么奥拓了。
祁山道:“赔给人家!”
祁峰点了点头,委屈的眼圈都有些发红了。
张扬笑道:“给我来个突然袭击,你可真行啊。”
赵静和丁兆勇住在http://m.hetushu•com秋泽园,小区距离丁岁勇的公司很近,步行五分钟就到了,虽然他没结婚,不过房子也精心装修过,四室两厅宽敞的很。
丁兆勇呵呵笑了起来:“张扬,我和赵静已经领过证了!”
梁成龙道:“其实你应该解释为意外惊喜,在南锡我给你送行,来东江我又给你接风,充分体现了咱俩的革命友谊万年长。”
张扬笑道:“哪有那么多顾忌,又不是去别人家。”
何歆颜当然不会空手来,她给赵静带来了一对钻石耳环,何歆颜现在是广告界的红人,她的眼光相当时尚,赵静非常喜欢,两人拉着手亲亲热热的说话。
祁山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明天晚上,你得给张扬下跪敬茶!”
何歆颜很快炒好了菜,出来将菜放在桌上,张扬很体贴的帮她把围裙解开。当着赵静和丁兆勇的面,何歆颜还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赵静他们心明眼亮,张扬和何歆颜的关系,瞎子都能看出来。
赵静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我看你敢!”
祁峰用力摇了摇头道:“不行,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能给他下跪,你要是逼我,不如一枪把我杀了!”
张扬拥住何歆颜的香肩:“歆颜,相信我,我会让你幸福!”
祁峰并不明白大哥这次为什么要表现出这样的忍让,几乎没做任何的抗争就接受了张扬的全部条件。按照祁峰本来的想法,士可杀不可辱,他就算拼着鱼死网破也要和张扬争这口气,然而大哥的话他不能不听。
何歆颜明澈的美眸望着张扬,不觉有些湿润了,她深情道:“我已经非常幸福!”
祁峰不说话了,他这个人很重江湖义气,杨劲松之所以惹了这么大的麻烦,都是因为他的事情,他当然不想杨劲松因此入狱。
何歆颜叹了口气道:“张扬,你恐怕是这世界上脸皮最厚的一个了。”想起胡茵茹、海兰她们几人都和张扬有过肌肤之亲,在对待孙扬的感情上,胡菌茹和海兰比她要清醒得多,她们对张扬没有任何要求,何歆颜过去对婚姻一度有过幻想,可是后来渐渐接受了现实,她不再考虑和张扬会有一天能够走入婚姻殿堂,这也是她将注意力转移到事业上的真正原因。
张扬道:“我们政府工作人员就是这样,时间观念特别强,不是说今晚要摆鸿门宴吗?怎么把梁成龙给弄来了,他是唱哪一出?项庄还是项伯?”
张扬点了点头道:“现在知道了。”他想起和祁山见面时候,对方表现出的谦虚低调,忽然觉着祁山这个人挺有意思,一个人可以忍到这种地步,如果他真不是什么好人,那么必然就是大奸大恶。
祁山道:“嗓门大不代表你有本事,如果谁声音大谁说话就算数,你当总统都有可能。”
何歆颜羞涩笑道:“什么辛苦了,其实我做菜成瘾,看到厨房就格外亲切。”
张扬点了点头道:“安心拍你的广告就是。”
祁峰这会儿有些明白大哥并非是危言耸听了,他捂着面颊道:“哥……你是说,弄死许嘉勇那个张扬?”
祁峰道:“哥,那个姓张的太嚣张了,我这次非得做了他!”
祁山微笑道:“平海并不大,张主任的要求我都答应,谁让我们这边做错事的,不过,张主任也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张扬给何歆颜倒了杯白酒:“辛苦了,我们一起敬你一杯。”
祁峰两只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啥?哥,你说啥?士可杀不可辱,你让我下跪,不如把我杀了。”
赵静明显觉察到他有些不对头:“哥,你干啥呢?”
丁兆勇道:“当然要在农村的广阔天地才好发展了,现在东江城区拥堵不堪,那里还有发展的地方,市里选择向外发展,建设新城是正确的,不然主城区肯定会越来越拥挤。”
张扬道:“呃……路上塞车!”
张扬笑眯眯道:“其实我晚上真的有事。”
何歆颜摇摇头,虽然她没说,可是的确有些心事,看到丁兆勇和赵静的幸福,勾起了她对婚姻生活的美好期待。女人原本就是感性的动物,睹物思情,难免会产生一些感伤。何歆颜又是坚强而理智的,她知道自己今生今世是无法放弃对张扬的感情了,张扬对她已http://m.hetushu.com经够好,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无人可以替代,何歆颜提醒自己应该知足,她意识到自己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事业中去。
赵静用脚尖踢了哥哥一下,小声道:“哥,你小心犯错误!”
何歆颜换了拖鞋,张扬光着脚就走进去了,走入客厅,一打眼就看到赵静和丁兆勇的结婚照,两人虽然没结婚,可是结婚照都已经拍好了。
张扬道:“你当陪客还不过瘾,现在当起说客来了。”
祁山道:“既然这件事因你而起,你就要为这件事负责。张扬的本意是让你和杨劲松两人都给他下跪,我虽然答应了,可是杨劲松不能跪,你跪下是为朋友,没人会看不起你,明天晚上才摆酒致歉,我有一天的时间摆平这件事,你信不信我?你还当我是不是你哥?”
赵静闻言显得有些诧异:“这么老远啊?那里不是农村吗?”
何歆颜向张扬看了一眼,嫣然笑道:“你哥很久没吃我做的菜了!”虽然只是平淡的一句话,却让张大官人内心中感动不已,这丫头不但聪明而且体贴,我张扬何德何能,这么多的好女孩眷顾我,知足吧!
丁兆勇道:“现在公司的业务已经上了个轨道,等到南锡梦晨数码广场建设好,我们就总部搬过去,我和乔梦媛说好了,她到时候维我留一套黄金铺面。”
张大官人挂上电话,何歆颜马上把手儿拿开,格格笑了起来:“满嘴的瞎话,你什么时候打车了?”
祁峰耷拉着脑袋跟在祁山的身后上了他的辉腾,祁山做事低调不事张扬,从他选车的类型就可见一斑。进入车内,祁山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笼上了一层严霜。
祁峰倒了杯茶,双手端看来到张扬的面前,目光仍然没有去看张扬,低垂着望着脚下:“张主任,昨天的事情是我的错,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何歆颜小声道:“我一直都在担心你,是我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张扬早就习惯了这厮的商人嘴脸,从说话到做事就透着一个虚伪,梁成龙拉住张扬的手,在他手背上拍了拍道:“张扬,你可真能折腾!”
赵静道:“兆勇,你陪我哥他们先喝着,我去把那条黄花鱼给烧了。”
梁成龙对张扬的脾气摸得很清楚,知道张扬要是真生气了,就算是亲爹亲娘他也不给面子,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亲自回来一趟。
张大官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他伸手做了个制止丁兆勇出声的动作:“我说咱能别这么叫我吗?你丫比我大,这么叫我,我瘆得慌!”
祁山设宴的目的是为了和张扬和解,既然想和解就需要一个双方都认同的和事佬,所以他想到了梁成龙,梁成龙和祁山已经认识很多年,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梁成龙身在南锡,他本想给张扬打电话,祁山建议他还是亲自过来一趟,有他亲自在场这件事更好解决。
祁山点了点头道:“好,明晚六点,那就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丁兆勇招呼他们来到餐厅坐下,凉菜已经准备好了,桌上放着两瓶茅台,全都是政府内贡,一看就知道是丁兆勇从他老爷子那里顺来的。
祁山兄弟俩和梁成龙先到了江南食府,梁成龙送给祁峰一句话,有眼不识泰山,张扬什么人物?不说别人,就是他梁成龙自己当初和张扬交手的时候,也吃了大亏,东江周云帆当年也算得上手眼通天的人物,不一样也在张扬的手上栽了跟头,祁峰通过这一整天的了解,已经明白自己招惹了一个煞星,他心底有些后悔,如果知道何歆颜是张扬的人,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做出当街骚扰的事情来。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出了,后悔也晚了。祁峰虽然明白张扬厉害,可心中对他的仇恨并没有消褪,这次的事件中,吃亏的是他和那帮朋友,可现在他们却要低头,祁峰心有不甘,迫于大哥的压力不得不这样做,私底下盘算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会找你算个清楚。
祁山笑着走过来道:“张主任很守时啊!”
丁兆勇道:“搞不好梁成龙会出来当和事老。”
祁山道:“这件事到此为止,所有的损失我负责赔偿,明天你去猪头那里提一辆奥http://www.hetushu.com迪,晚上开到江南食府。”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如此爽朗,惊动了栖息在头顶枝头的一对小鸟,振翅飞向空中,何歆颜靠紧了他,伏在他怀中,闭上美眸梦呓般道:“真好,最喜欢这样和你静静呆在一起,哪儿也不去。”
祁峰道:“没打死他算他幸运。”
梁成龙笑道:“祁山是我认识多年的老朋友,关系是相当的好。”
张扬离开白沙区公安分局后,直接打车来到和何歆颜约定的地点,何歆颜看到张扬平安无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一颗心方才完全放下,两人来到河岸公园坐下,张扬伸出手揽住何歆颜的纤腰,何歆颜歪过螓首靠在张扬的肩头,抬起头看到秋日高远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天空原本澄净的蓝似乎笼上了一层灰色,黄昏即将到来。
张大官人道:“打车呢……这就到。”
祁山笑道:“张主任该不是担心我摆一场鸿门宴吧?”
赵静和何歆颜两人去了厨房,丁兆勇打开茅台,将张扬面前的玻璃杯满上:“知道你为什么来这么晚了!”
祁山道:“有枪了不起?杨劲松有枪,光天化日之下拿出钢珠枪就想打人。”
张扬道:“我没意见,你这么好的条件,其实早就应该去电影界发展,不过三级片咱可不能拍。”
张扬道:“嗯,你在香港的时候我经常想你,最近你那边的工作排得很满,在香港那边呆的比内地还多。”
丁兆勇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喝了一口方才问道:“什么事?”
祁山反手又是一记耳光,打得祁峰闭上了嘴巴,紧咬着嘴唇,满脸的悲愤和委屈。
何歆颜搂住他道:“知道!”性格要强如她,也知道在爱人面前应该表现出顺从的一面。
张扬道:“你认识?”
何歆颜道:“我去吧!”
赵静道:“天天来都行。”
张扬和何歆颜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大街上行人很少,何歆颜挽着张扬的手臂,也只有在夜色的掩护下,她才敢毫无顾忌的表达自己的绵绵爱意。
“你和你那些朋友又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你们不去主动调戏他的女朋友,事情会闹到现在这种地步?”
祁山冷哼了一声:“我看你从小长到大,你什么人我不清楚?”
祁山冷不防扬起手,给了他一记清脆的耳光,祁峰被打的帐在那里,捂着面颊道:“哥,你为什么打我?”
祁山道:“你听不听我话?”
赵静道:“哥,你来到东江工作就太好了,以后我们可以经常见面。”
张扬道:“咱们的确很久没有这样单独呆在一起了。”
祁山道:“今晚我在江南食府摆酒设宴,给张主任接风洗尘,顺便让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当众给你道歉,张主任一定要来啊。”
何歆颜道:“我提前两天过来就是想单独陪陪你。”
丁兆勇道:“应该是你去组织报到,不是组织找你联系吧?”
祁峰始终低着头,从张扬进门起他一直都在回避张扬的目光,这并不是因为他害怕或者惭愧,因为他了解自己藏不住仇恨,不想张扬看到他充满愤恨的眼睛。
赵静道:“歆颜,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哪儿找去,入得厅堂下得厨房。”
几个人一起干了这杯酒,不免问起张扬来东江之后的工作。
张扬趁着四下无人在她樱唇上啄了一口,却被何歆颜勾住脖子不放,还给他一个热烈缠绵的长吻。此时已经到了黄昏时分,河岸公园内有不少热恋的情侣,谁也不会去特别留意他们这一对儿。
张大官人当然明白梁成龙说这番话的目的,他是要自己手下留情。
在他看来这件事算不上什么大事,而且祁家兄弟已经低头,以他和张扬的关系,这件事应该可以解决。
赵静道:“那岂不是还不能经常见到我哥。”
张扬坐着出租车准时来到江南食府,看到张扬的身影出现,祁山和梁成龙一起迎了出来,梁成龙呵呵笑道:“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
两人正吻的投入,张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伸手去摸电话,何歆颜却拦住他的手不许他接,电话接连响了三次,张扬总算才接通了电话,是妹妹赵静打来的,刚一接通,赵静就埋怨起来:“哥!你怎么回事儿?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说www.hetushu.com好了五点半到我家,这都六点了。”
何歆颜道:“去别人家还好,去你妹家,她看到你带着我去是怎么回事儿?我又不是她嫂子。”说到这里何歆颜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她几乎只要有机会就会给张扬的母亲电话,徐立华也特别喜欢她,可是现实中,张扬和楚嫣然的婚姻已经成为定局,她注定只能是张扬世界中的一面彩旗。
江南食府最豪华的包间已经准备好了,祁山那边并没有叫太多人,除了弟弟祁峰就没有其他人在场,鲨鱼头杨劲松被张扬砸断了腕骨,现在正在医院治疗呢,他的处境非常的被动,如果张扬执意要追究他用钢珠枪射击自己的事情,赵劲松百分百要坐牢。这正是祁山的精明之处,今天是他向张扬低头,当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虽然梁成龙和张扬的关系不错,可就连他自己对说服张扬也没有确然的把握,祁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在这件事上他决意退让。
何歆颜道:“茵茹姐去了江城,现在她的多数精力都在江城制药厂这儿,今年广告公司的业务又特别忙,海兰姐已经向天空卫视那边辞职了,专心做广告公司,我并不太懂经营管理方面的事情,公司方面帮不上太大的忙。”
祁峰不说话了。
何歆颜格格笑道:“胡说什么?歌舞片,秦贤是大导演。”
丁兆勇道:“小静,你大概还不了解新城区的规划吧,距离咱们东江市中心有二十公里呢,在青龙潭水库那儿。”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祁山,心说你丫的还好意思提要求。
祁山道:“小峰,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能长点脑子?我让你下跪只是做一个姿态,跪下并不代表我们认输,只是避免冲突的一种方法,我们还有用得上人家的地方,我们做生意的目的是求财,不是为了跟人斗气。”
张扬微笑道:“想摆鸿门宴,也需要时间准备,这么着吧,明天晚上。”
丁兆勇道:“哥!”
赵静道:“你是客人,哪能让你下厨房啊?”
清风吹过,几片树叶飘落在他们的脚下,被风拖动摩擦地面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张扬将面孔贴在何歆颜的头顶,感受着她柔滑的秀发,品味着她的发香。
祁峰点了点头道:“听,哥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张扬从没去过青龙潭,来东江之前,也没有刻意去了解东江新城区的规划,不过他知道东江方面建设新城的主题思想是要建设一座现代化的经济、行政、金融中心,逐渐取代主城区的功能,十年内让城市的中心完成转移。
赵静笑着在丁兆勇的身边坐下:“哥,歆颜一点明星架子都没有。”
张扬也没瞒他,把下午发生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丁兆勇道:“祁山?你说的是四海水产的老板。”
祁山板起面孔道:“杨劲松持枪行凶,他是不是你朋友?你是不是想让他进去?”
栾胜文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容易就解决了,祁山虽然表面温文尔雅,可这个人不是轻易服软的人,今天在张扬面前,根本就放弃了反抗,张大官人说什么他答应什么,有了这样的态度,当然不可能发生冲突,矛盾自然不可能再度激化。
张扬道:“你每天给我做饭,不管公司生意了?”
祁峰道:“哥,我是那种人吗?”
“快点啊!菜都做好了!”
张扬点了点头,心里舒坦了不少,没领证叫非法同居,领过证那就是合法,虽然没有举办结婚仪式,可丁兆勇如今已经正式成为他的妹夫。
张扬笑道:“可惜被一帮小混混破坏了我们的下午时光,本来咱们现在应该是呆在床上的。”
张扬点点头道:“就这么着吧!”这厮脸上还装出勉为其难的样子,好像他给了祁山多大面子。
古有关云长单刀赴会,今有张大官人孤身赴宴,当然他料到借祁山兄弟俩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搞什么鸿门宴。
祁山冷冷道:“你也不打听打听对方是什么人?是你能惹起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何歆颜将俏脸贴在他的肩膀上:“喜欢听你说!”
张扬看在眼里,心里不免感叹,何歆颜真的很会做事,自己家里人都对她特别好,在众多的女友之中,何歆颜是最讨母亲欢心的一个。
祁峰唇角的肌肉明显抽搐了一下,和_图_书他的内心宛如被钢鞭抽打那般难过,大哥明显在提醒他是时候给张扬下跪了,祁峰有生以来从没有受过这么大的侮辱,他闭上眼睛,单腿一曲,强迫自己跪下去,可是没等他的这个动作完成,张扬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他的下一步动作,接过他手中的茶盏笑道:“既然都是自己人,这件事就算了!”
张扬笑道:“别问我,具体负责什么,我还真不知道,现在市组织部还没有和我联系。”
祁峰道:“他有什么了不起,再厉害,能厉害过子弹,我找个人做了他!”
张扬喝了祁峰递上来的那杯茶,其实在看到那辆甲壳虫和梁成龙之后,张扬就已经放弃了让祁峰下跪的想法,梁成龙是他朋友,这个面子多少要给一些,祁山在事后也的确表现出了相当的诚意,张扬并不是要把事情做绝的人,给人留面子,也是给自己留退路,事情已经过去了,也没必要因为这件事而结下仇怨。张大官人往往在用武力征服对手之后,就会想起以德服人这四个字来。
梁成龙找到机会向张扬道:“哥们,今天给我点面子。”
丁兆勇和赵静并没有想到何歆颜会来,不过两人表现的都是相当热情,他们都清楚张扬女友众多,何歆颜和赵静之间也很熟悉,赵静笑道:“哥,你把大明星请来了,让我们这寒舍蓬荜生辉啊!”
“凭什么?他妈不过是一辆破奥拓,凭什么赔给他一辆奥迪?”祁峰肺都要气炸了。
祁峰聘然道:“干什么?”
张扬笑眯眯道:“听你这话,今儿是找我算账来了?”
何歆颜本不想跟张扬一起去赵静家里,虽然她和张扬相爱,可她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只是张扬的情人。所以张扬邀请她一起过去的时候,何歆颜有些犹豫:“我过去是不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梁成龙也面露喜色,张扬这一手给足了他面子,如果张扬执意要求祁峰下跪,那么他这个和事佬脸上肯定不好看,他还对祁山说他和张扬的关系如何如何,如果这点面子都没有,岂不是等于自己抽了自己一嘴巴子。
丁兆勇道:“招商工作不是你的老本吗?驾轻就熟,看来领导们对你还是很了解的。”
何歆颜道:“我这次来还有事情找你商量,大导演秦贤找到我,想让我主演他的一部歌舞片《歌舞人生》,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张扬笑道:“二十多公里根本不算什么,我会经常过来吃饭。”
何歆颜道:“就好了,再弄个素炒双菇,都是荤菜太油腻了。”
张扬道:“不清楚,反正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给我打电话。”他也估摸着祁山不会毫无动作,最可能的就是找人从中说和,虽然和祁山刚刚接触,张扬已经感觉到这个人绝不普通,即便是白沙区工安局局长栾胜文对他也颇为客气,如果说祁山真是传说中的黑社会老大,那么栾胜文身为一个执法者应该对他避之不及,栾胜文今天的表现总体上是帮张扬的,可是张扬和祁山的这次会面又是他安排的。栾胜文显然并不想这件事闹大,即使在发生了杨劲松用钢珠枪枪击张扬这么大的事情之后,仍然还想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张扬隐约觉到栾胜文和祁山之间的关系并不寻常。
丁兆勇道:“换成我也把持不住,就是犯错误也可以理解。”
张扬道:“我这不是还要在党校参加培训班嘛,要有半个月的学习期,你们都知道,之前我在南锡一刻都没有闲着,又是省运会,又是经贸会,整天忙得跟没头苍蝇似的,借着这个机会,我刚好给自己放松放松。等这期培班结束,我再考虑去市里报到的事情。我听招商办的梁晓鸥说,东江方面可能是让我负责新城区的招商工作。”
张扬笑道:“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祁峰委屈道:“这个人太傲慢,蛮不讲理。”
丁兆勇道:“那是对咱哥,对别人那可是高不可攀。”
张扬倒是听说过秦贤,不过没看过他导演的任何片子,知道秦贤是香港著名导演,不过他导演的多数都是艺术片,张大官人最喜欢看得是功夫娱乐片,看完哈哈一乐最好,至于什么艺术性,这厮没那心境去欣赏。张扬道:“还有,床戏、吻戏啥的咱们一概不能演,不然我看到肯定上火,你是给我专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