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8章 党校学习

余川笑道:“你放心,保管交车的时候完好如初。”
余川和马力听到张扬答应帮忙都是欣喜非常。
梁成龙道:“得,回头我就把钱给你打到账户上去。”
近些年来,贪污腐败案呈逐年上升的趋势,而每一件案子的背后,无不发人深醒,令人深思,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贪官们留下了千古骂名,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以案为鉴,才能警钟长鸣,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要清醒地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手莫伸,伸手必被捉,”“人莫贪,清贫为官是正道”,古往今来,贪官贪恋美色、钱财、权力,如和坤之流永远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而一心为民、清正为官,“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刘墉等永远被人民铭记在心里。
宋怀明道:“好啊,咱们这就过去,不要让大家久等了。”
梁成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真是我好哥们。”
顾允知笑道:“没什么看法,感觉越来越好,人民的生活不断提高。”既然离开政坛,就不想妄论政坛之事。
张扬却知道梁成龙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厮肯定有话想单独对自己说。
梁成龙听说这事儿,答应的很痛快,说马上就去提车。张扬来到家门口停车场的时候,梁成龙那边也带着司机一起到了,林清红也坐在车内。
顾允知道:“张扬是不是也被你们调来了?”他在政坛纵横多年,虽然宋怀明没说,可是他已经从宋怀明的口风中觉察到了这件事。
张扬道:“不是有洗衣机吗?”
余川听说张扬调来东江工作,又惊又喜道:“真的?”
张扬抓起茶几上的一颗花生米就弹了出去,花生米准确无误的撞击在墙面灯光开关上,室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桑塔纳一进入汽修厂,一名穿着制服的年轻人就迎了上来,最近余川刚刚引进了一套5S管理体系,正在对这间汽修厂进行现代化的管理。
“那你就留着。”
张扬笑道:“都是自巳朋友,说这种话就外气了,我现在已经调来东江工作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多了。”
梁成龙道:“走,蓝魔方喝点儿。”
张扬点了点头道:“下个月初就会正式上班。”
第二,以案为鉴,警钟长鸣,筑牢拒腐防变的防线。
祁峰并没有因为张扬表现出的宽容而开心,因为他认为今天受到的侮辱已经够多,整个事件中,他和他的朋友没有讨到一分一毫的便宜。
张扬有日子没和林清红见面了,林清红最近就要生产,人胖了许多,大腹便便的。
余川还没看到张扬,马力已经率先发现了他,惊喜道:“张老弟!”
梁成龙和他一起走了,居然兴致大发,让自己的司机开着宝马在前面开路,他非得要试试祁山赔给张扬的那辆甲壳虫。
余川也转过头来,看到张扬,他马上停下了说话,乐呵呵迎了过去:“张主任,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他们和张扬平时来往的并不太多,所以并不知道张扬前来东江工作的事情。
梁晓鸥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虚伪?大家都是朋友,谁指教谁啊?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尽力就是。”
林清红知道这厮从来都没什么好话,啐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祁山的这场晚宴充分表明了他的诚意,他没摆鸿门宴,虽然和张扬的结识从斗争开始,祁山却不愿和他这样一直斗下去,民不与官斗,祁山虽然拥有官场的背景,可是他仍然以民自居,在他眼中张扬才是官,和官员斗下去,对自己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梁成龙道:“祁山兄弟俩在东江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你们又都是我朋友,我当然不想你们发生什么矛盾。”
宋怀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骂,这混小子走到哪儿折腾到哪儿。
张扬上楼取了车钥匙,带他们两口子去看车,林清红看到车之后非常喜欢。
张扬并没有用全力,否则这一脚肯定把他踹个半死,张扬指着那男子道:“给我滚远点,我没时间陪你疯。”
张扬停下脚步,笑眯眯道:“梁主任有什么指教?”
宋怀明淡淡笑了笑,暂时把张扬的事情忘掉:“小张,今天安排我在哪里讲课啊?”
张扬一听蓝魔方的名字,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跟蓝魔方那地方八字不合,每次去总要出点事,不是打架就是伤人,上次去蓝魔方还遇到了一起血案,蓝魔方老板梁孜的哥哥梁德光被一个叫冯猛的小孩子给捅了,张大官人认定了蓝魔方是个晦气的地方。他向梁成龙道:“有话你只管说,这儿又没外人。”
顾允知微笑道:“怀明,要是谈到钓鱼或者是瓷器鉴赏,我愿意教你,可是政坛上的事情,我离开太久了,你应该知道,这世上最为千变万化的就是政治,老虎离开山林,就失去了敏锐的嗅觉和捕食的能力,怀明,不是我不愿意给你意见,而是我给不出任何的意见,我所认为正确的,未必是适应当今时代的。”
顾允知淡然笑道:“清净惯了,心里就觉着有些寂寞,和图书说实话,我这两天倒是渴望有人陪我说说话。”
顾允知道:“如果硬要我说,我就送给你两个字,沟通!”
梁成龙道:“车呢?”
何歆颜道:“我整天南来北往的飞哪有时间开车啊,你还是把这辆车处理了,我回头给赵蕊雯五干块,就说人家赔给她的。”
古人云:“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是讲为政者必须身正行直,办事公道。作为一名国家工作人员,如果说一套,做一套,就逐步失去群众的信任,就会影响党在群众中的形象。因此,在本职工作岗位上,一定要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政绩观,要立共产主义的大志,成人民群众的大事,把心思用在工作上,用在干事业上,用在为人民群众谋利益上,对等权力要有如履薄冰的精神,要慎权,要严于自律、公道正派、洁身自好,清廉自守,否则就“失足成干古恨”,成为了徐光然之流。小洞不补,大洞吃苦,要把组织和群众的监督当作是一面镜子,经常照一照,检查一下,及时加以改进和纠正。在日常工作中要常怀律已之心,常思为民之责,手莫伸、人莫贪,在自己面前真正筑起一道防腐防变的铁篱笆。
宋怀明下车的时候也留意到了那辆悍马,不知为什么,他在还没看清车内情况的时候就认为里面坐的是张扬。果不其然,张扬推开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梁成龙点了点头,推开车门摇摇晃晃走向前面的宝马车。
这顿晚宴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因为张大官人不愿花太多时间在无聊人的身上,他认为祁峰的事件只是他在东江的一个小插曲,过去就过去了,他的主旋律还是东江的官场之路。
张扬呵呵笑着,在她两颊上分别吻了一记,何歆颜道:“乖,先回去坐着,我把你的衣服洗好就过去。”
宋怀明道:“顾书记,东江要建设新城区了,规划的起步区是青龙潭。”
张大官人有个特点,嘴里整天念叨着低调,可干的事情几乎没有一件低调的,第二天他开着那辆悍马就去了党校,按理说他上课是没那么积极的,可今天是省长宋怀明过来讲课,他未来岳父大人的场不能不捧。
宋怀明点了点头,钟培元是在提醒自己,今天他是来讲课的而不是为了其他。
余川道:“张主任,我之前也找了几个,送钱送礼也不少,可全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眼看我们的汽车展厅就要装修好了,如果汽贸经营许可证还办不下来,只能每月白给租金了。”
第三,勤奋做事,廉洁做人,永葭公仆本色。
何歆颜说道:“差不多就齐了,做人不能太过分。”她勾住张扬的脖子道:“就知道你本事,这些人真是有眼无珠。”主动奖励了张扬一个热吻。
宋怀明笑道:“我就是架子再大也不敢在顾书记面前摆架子,在我心中您永远是我的领导。”
何歆颜道:“内裤和袜子都得手洗,不然洗不干净。”
何歆颜娇羞道:“你这人,怎么一点就着啊?”
党校教务处主任张立兰满面春风的迎了过来:“宋省长好!”
何歆颜道:“车钥匙我留下了,你回头看着处理。”
张扬道:“那我以后就要在梁主任的领导下工作了。”心中却不这么认为,自己是正处级,而梁晓鸥只是个副处级干部,哪有下级指挥上级的?
张扬等他来到自己面前,眯起眼睛看了看他:“我认识你吗?你跟着我干什么?”
宋怀明双手接过:“今天我冒昧来访,希望没有打扰到顾书记的清净。”
张扬道:“你丫真罗嗦,都说过的事情,喝多了吧?赶紧滚回去睡觉,你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不追究,就绝不会再追究。”
梁成龙笑道:“你放心吧,有老曹在前面开路,有情况咱们马上就能发现。”他拍了拍方向盘道:“不错,这车不错,明儿我就让祁山帮我也搞一辆。”
马力连叫可惜。
顾允知让他去后院除苹,一来是给他一个避免尴尬的借口,二来是让他去看看顾佳彤的坟冢。
吃饭的时候,马力告诉张扬,到现在他们的经营许可证还没有办下来,看看张扬有没有办法,帮他们打通一下关系,马力道:“花多少钱都不在乎。”
宋怀明的脸上流露出些许的失落。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张扬如释重负般点了点头。
其实如果不是宋怀明让他过来,张扬是不想在这种时候来拜访顾允知的,两位都是他的准岳父,他对顾允知早就改口叫了爸,当着宋怀明的面,这称呼上还真是有些为难。
教室内响起会心的笑声,张大官人也笑了起来,宋怀明还是有些幽默感的。
张扬笑了,梁晓鸥的性格还是非常爽快的。
阶梯教室内座无虚席,宋怀明走入教室之后,全体师生起身热烈鼓掌,宋怀明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走上主席台,示意大家坐下,然后对着麦克风道:“大家好,谢谢大家热烈的掌声,你们的掌声给了我很强的信心,我相信我在这个讲台上能够扮演好一www.hetushu.com日之师的角色……”
何歆颜也没想到张扬这么早就回来,正在忙着将张扬这两天积攒的衣物洗了,连张扬开门进来都没有觉察到,她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快乐的哼着歌,冷不防张扬从后面冲上来抱住她的娇躯,把何歆颜吓了一跳,何歆颜啐道:“要死了,你想把我吓死啊?”
宋怀明喝了口大麦茶,低声道:“梁天正点他的名,乔书记亲自点头的。”
何歆颜道:“赵蕊雯不想要那辆甲壳虫,她那辆奥拓已经送修了,也就是千把块能修好的事情。”
张大官人翻身就压了上去,何歆颜啐道:“没关灯呢!”
张扬倒了一杯,喝了几口道:“今晚没出去逛街啊?”
何歆颜道:“我和赵蕊雯约好了,下午去喝茶,晚上还要参加一个同学聚会,估计很晚才能回来。”
张扬这才想起梁晓鸥有个男朋友叫邵安康,好像还是东江师范大学的一个副教授,想不到居然是这副成色,心中真是无奈,他点了点头道:“我跟她什么关系你应该去问梁晓鸥。”这厮也够坏的,他和梁晓鸥没啥关系给人家解释清楚不就结了,还故意埋下这一伏笔,存心让邵安康难受:邵安康是个心胸狭窄的人,听到这话,脸都青了,指着张扬道:“我跟你没完!”
清晨,精力过人的张大官人又早早从床上爬起来了,他原本还想和何歆颜缠绵一场,可看到何歆颜沉睡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忍心了,张扬凑过去,在她脸上吻了一记,何歆颜仿佛说梦话一样:“怕了你了……让我歇歇……快被你弄死了……”
张扬笑道:“那就先谢谢你了。”他打了个哈欠,向梁晓鸥摆了摆手,离开了党校。
来到万里汽修厂的时候,看到门前停了一辆黑色悍马,并不是本地牌照,张大官人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他对越野车极为偏好,悍马车他也玩过,在美国对付联邦调查局那会儿,车子的性能没的说。不过这玩意儿太大,开起来太招摇了,相比较而言,张扬还是怀念他当初的那台皮卡车。
张扬很快就想出了车的去处,梁成龙昨儿不是说要给林清红买辆甲壳虫吗?就给他,张扬马上就给梁成龙打了一个电话。
张扬爱煞了她这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又凑过去在她唇上狠狠吻了一口,这才放开她,将车钥匙扔在茶几上。
在张扬看来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他当即就答应了下来:“你们别急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张扬心中有数,其实根本不用他出面,只要跟梁成龙说一声,他跟相关部门打声招呼就能办成这件事。
张扬也不跟他客气,点了点头道:“那就这么定了。”
林清红笑着打了他一下:“别胡扯八道了,和医生约好了,再不去就晚了。”
梁晓鸥笑道:“那好,回头我帮你签到!”
这话听起来比较舒服,张扬道:“我初来乍到,对这边的情况一点都不清楚,以后的工作还要靠梁主任多多指教。”
何歆颜道:“算了吧,赵蕊雯胆小,你就别吓她了。”
张扬当然不能将事情告诉他,笑道:“被人偷了!”
张扬道:“车坏了,送你这里来修。”
何歆颜睁大了眼睛:“真的?你真让他们赔了辆奥迪?”
顾允知道:“食堂的饭菜有什么吃头,让你早点过来吃饭,你也不听,架子可真够大的。”
走出党校大门的时候,张扬觉着有些不对,后面似乎有一个人在跟踪自己,他趁着转弯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向后看了看,发现一名身穿灰色西装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鬼鬼祟祟跟着自己。
梁晓鸥道:“走,一起吃食堂去。”
所谓以德服人,就是要摆出宽容的姿态,尽量少出手甚至不出手,用自己的品德在心理上折服对手,至少张大官人是这样理解的,虽然他的以德服人往往都是在动手之后。
张扬琢磨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赵蕊雯是害怕接受了那辆甲壳虫是个祸患,生怕以后祁峰那帮人再找她的麻烦,张扬道:“跟她说没事儿,有我在,那帮人不敢动她。”
那男子居然伸手抓张扬的衣领,张扬向后退了一步,没让他得逞:“你有话说话,别动手,小心伤到自个儿。”
张扬笑道:“不至于,你不洗,我晚上就用洗衣机洗。”
张扬担心宋怀明看到自己,趁着他没下车赶累扎入了人群中。
张扬道:“知道我控制力差你还点我?”这厮伸手去扯何歆颜的衣服,因为太急,黑暗中听到哧啦一声,衣帛破裂,何歆颜啐道:“你好粗……”她是想说太粗鲁来着,可长驱直入的灼热将她的话打断,何歆颜沉默了下去,手臂却下意识的抱紧了张扬,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发出一声长长的呓语。
张扬道:“你还是先准备接生吧!”
张扬道:“到底是做生意的,就是会算计,你害怕我开啊。”
“隔壁?”
张扬问起马力为什么会在东江,马力道:“这间展厅是我和余川合开的,以后主要经营各类进口中高档车辆。”马力仍然惦记着张扬的那辆皮m.hetushu•com卡车,看到张扬没有开皮卡车过来,不由得有些奇怪:“张老弟,你那辆改装皮卡呢?”
那男子捂着肚子,痛得脸色苍白,咬牙切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你给我说清楚,你和梁晓鸥到底什么关系?”
梁成龙道:“你刚好像是打车来的,自己不用车?”
何歆颜很快洗好了衣服,擦干双手出来,笑盈盈望着张扬道:“怎样,今晚的鸿门宴结果如何?”
张扬嘴里说着太招摇了,心里面却开心非常,反正又不是长期使用,临时借来开开无妨,当晚走的时候就开着那辆悍马回去了。
张扬被这厮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他妈哪跟哪儿啊?张大官人最反感别人威胁自己,他不无嘲讽道:“我跟谁相处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允知乐呵呵招呼他们坐下,自己去水喉前洗净了双手。
张扬道:“正回去呢。”
梁成龙开着甲壳虫驶向大路,张扬好心提醒他道:“这两天正在交通整顿,严查酒后驾驶,你小心点。”
顾允知呵呵笑道:“一旦到了在别人心中的时候,就证明我距离见马克思不远了。
张扬笑了笑:“赶紧滚蛋,你老婆挺着肚子,别太晚回去。”
顾允知隐约猜到了宋怀明这次前来的本意,宋怀明绝不是为了张扬前来,自从自己离开之后,平海的政坛就陷入重新组合的阶段,宋怀明无疑在这次的重组中没有占到任何的上风,省委书记乔振梁以过硬的背景和有力的手腕将平海的政权牢牢掌控在手心之中,这些年宋怀明显然是不得志的。
余川给张扬倒了杯酒道:“张主任,这件事办成之后,我一定重谢!”
宋怀明道:“距离这一带的动迁还早,新城规划刚刚开始,指挥部还没有组建,这次省里对东江的工作给予全力支特,抽调了不少的精兵强将来负责新城区的工作。”
顾允知何等人物,他当然能够体谅张扬的为难,笑道:“张扬,你去后院帮我除除草吧,我和宋省长单独聊聊。”
那男子听到这话,更失去理智一般向张扬扑了过来,张扬的耐性本来就很有限,这人的无理取闹已经让他忍无可忍,抬起腿来就是一脚踹了出去,那男子虽然蛮不讲理,可身体素质明显不行,哪能挡得住张扬这一脚,被踹了个正着,“噗通”,一屁股就坐倒在地。
宋怀明道:“顾书记,实不相瞒,今天过来我是真心求教啊!”
张扬道:“我让赵天才帮我留意呢,看到物美价廉的,帮我改装改装,能开就行。对了,你那笔钱别打给我了,直接给赵天才,我是国家干部,不能随便拿你钱。”
张扬推开车门,走下车,叫道:“你们余老板在吗?”
张扬笑道:“你丫找我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那年轻人笑道:“先生,他在隔壁呢。”
梁成龙因为林清红这两天随时都可能生产,所以无法过来,丁兆勇又和赵静一起回春阳看望父母了,所以前没能到场。
梁成龙啧啧赞道:“清廉的我见过不少,可像你这么会装的,我却是头一次见到。”
那男子充满敌视的打量着张扬:“你以后,最好离梁晓鸥远点儿。”
张扬向她招了招手,何歆颜走过去,张扬牵住她轻轻一拉,让她躺倒在自己的怀里,把茶几上的车匙拿起来在她眼前晃了晃道:“甲壳虫软顶的,这辆车赔给赵蕊雯。”
钟培元对宋怀明的心理揣摩的很透,单单从他的眼神中已经感觉到了他的不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宋省长,十点钟有您的讲座。”
张扬这会儿有些明白了:“你谁啊你?”
张扬摇了摇头道:“下午我打算翘课,这课堂内容都差不多,我听得昏昏欲睡,到现在都有点脑缺氧,再让我听课,我恐怕要把命给丢在课堂上了。”
余川看了看时间已经就快五点钟了,他邀请张扬一起去大东海吃饭。威情难却,张扬自然不好推辞,余川又让他请梁成龙和丁兆勇一起过来,虽然通过张扬认识了这些平海的高干子弟,可是余川毕竟地位摆在那里,很难和这些人打成一片。
张扬走后,顾允知向宋怀明笑了笑,拿起桌上的大陶壶给宋怀明倒了杯茶,大麦茶。
回到自己的住处,把车在楼下停好,抬起头,看到窗内橘黄色的灯光,一种温暖感油然而生,何歆颜在家里等着他。
宋怀明道:“其实大家都知道,反腐倡廉工作是我党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全力推进党的反腐倡廉工作是我党而对新形势新任务做出的历史抉择。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位党员干部都清楚自己肩负的职责重担。“志当存高远”,从加入党组织的那一刻起,我们的誓词、行动就紧紧和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联系在了一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宗旨,任何时期都不能忘记,应对刻铭刻在心中。只有认真学习,执行中央反腐倡廉和干部廉洁自律的有关规定,时刻牢筑反腐倡廉的思想防线,一心为党、一心为公,廉洁自律,克己奉公,永葆党员干部的纯洁公仆本色,拒腐蚀永不http://m.hetushu.com沾,才能保证党的事业不断前进,不断取得新胜利。要提高拒腐防变的能力,保持廉洁自律,就要做到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不断学习,提高认识,增强拒腐防变的免疫力。
顾允知对此表现的相当开通,他笑道:“拆就拆呗,只要政府需要,我这个老党员当然不会给政府挡路,只是希望到时候你们要提前通知我一声,我要把女儿的坟冢移走。”说到这里顾允知的脸上不免掠过一丝伤感之色。
梁晓鸥笑道:“应该是我们合作才对,你们新城区建设指挥部是个相对独立的单位,招商工作和市招商办关系不大,从我了解到的情况可能是彼此独立。再说了,你是正处级干部,我才是副处级,我哪能领导你呢?”
张扬临走的时候,余川把那辆悍马借给了他,那辆车是马力弄来的,余川本来想自己开,可是太招摇,又太耗油,所以大半时间都闲在店里,准备以后等展厅开了,放在门口当展品。
余川和马力都属于改革后先富起来的一批人,但是他们在官场上欠缺关系,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下,你有钱但是没有关系背景,做事一样不容易,所以他们急于在官场上找到一个有力的靠山,张扬的出现无疑让他们看到了一丝曙光,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以后要和张扬拉近关系,毕竟用得着人家的还有很多地方。
那男子道:“我梁晓鸥的男朋友!”
从很多腐败者违法犯罪的轨迹中,不难看出,他们的不义之财来自于权力,他们用权力演绎了一场场淋漓尽致的权钱、权色交易之戏。他们无视党纪国法,目无组织纪律,不顾群众利益,弄虚作假,独断专行,横行霸道,腐化堕落,不仅严重败坏了党风政风,而且使人民群众利益遭受了严重损失。这些年来,我们的身边有不少的党员干部由于放松了对世界观、人生观的改造,抵御不住诱惑,走向了犯罪的深渊,以致身陷囹图,结果令人痛心、扼腕疾首。在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人们无利而不往,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要清醒的认识到身上担负的历史使命,深刻领会党中央在党的廉政建设中的深谋远虑,全面增强对拒腐防变的认识,提高自身的免疫力,不断增强政治学习的紧迫感和责任感,加强思想改造,树立牢固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权利关,时刻清醒的认识到权力是谁负于的,应该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谁谋利益,要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时教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做到自重、自律、自警,常怀律己之心,常修为官之德,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
他的这一动作是在作秀,可是很有效,又引来了雷鸣般的掌声。
张扬下午先去停车场取回了袁波的那辆桑塔纳,送到了万里汽修厂,他和这边的老板余川很熟。
悍马车驶入校园,党校的几名干部都站在停车场那里,张扬看到这阵势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人家肯定不是迎接自己的,果不其然,外面驶入了一辆红旗车,从牌号他就认出是宋怀明的车。
我希望大家能够充分领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重要性,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要时刻将自己的工作实践,跟人民群众的具体利益联系在一起,做事谦虚谨慎、严于律己、廉洁奉公,要为民做老实事,做本分事,要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中找准自己的人生价值航标,千万不能背离了为民办事的航线,否则悔之晚矣。在市场经济的形势下,只有自觉地进行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改造,坚定自己的信念,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提高自我约束能力,提高自我警省能力,坚决抵制市场经济条件下物欲横流的诱惑,过好权利关、金钱关、人情关,经受住各种考验,抵御住各种诱惑,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严格践行“三个代表”的要求,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的宗旨,站稳党和人民的立场,做到眼光远大,心胸开阔,自觉奉献,才能永荐人民公仆的本色,拒腐蚀永不沾……反腐倡廉的确是官场上永远无法回避的话题,宋怀明道:“其实我所说的这些道理,大家都懂,可是真正当诱惑摆在面前的时候,又有多少人禁受得住考验?清和贪,廉与腐就在一念之间,如果大家都能做到警钟长鸣,以史为鉴,严以律己,廉洁奉公,我相信我们的党员干部队伍会纯洁许多,我相信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度会增加许多,我相信我们的改革之路会宽广许多,顺畅许多,我们的发展速度会加快许多!”
何歆颜道:“在香港整天没事就是逛街,东江没什么可逛的,看到你积掼了这么多衣服,所以帮你洗了,不然这衣服只怕要馊了。”
宋怀明道:“我可没有那个意思!”
张立兰道:“第一阶梯教室,听说宋省长要过来做专题讲座,全体师生的热情都很高,已经早早的在教室里等着了。”
何歆颜在这时候打来了电话,她起床没多久,声音显得慵懒无力听起来http://m.hetushu.com性感非常:“干嘛呢?”
宋怀明今天登门是来求教:“顾书记,你对平海现在的发展有什么看法?”
余川道:“走,咱们去看看!”
宋怀明这次前来拜做报告的主题是反腐倡廉。
顾允知眉毛扬了扬道:“青龙潭?那不是距离这里很近,好像不到五公里吧?”
张大官人毕竟混过国安,这点警惕性还是有的,他快步向前,发现那名男子也加快了脚步。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去,那名男子意识到自己被张扬发现了,也没有逃避,而是迎着他走了过来。
“你给我说清楚,你跟梁晓鸥到底什么关系?”那男子急得眼睛都红了。
来到那辆受损的桑塔纳旁,余川问了问情况,向张扬道:“张主任,车看来得先留下来,两天后取车,行吗?”
张大官人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角色,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你丫有病是不是?我跟她什么关系和你无关!”
张大官人在下面观察着宋怀明的表现,发现自己的政治境界距离这些高手还差的太远。
钟培元一脸愕然道:“谁啊?”其实他看得清清楚楚,也明白宋怀明在问什么,可有些话不方便说。
张扬想了想道:“也好。”
党校的培训课程一如既往的枯燥无味,张大官人上课的时候就不停打起了哈欠,一堂课下来,比昨晚缠绵一夜还要累。这边下课铃打响,张扬就窜了出去,梁晓鸥抱着书本在后面追了上来:“张扬,你等等!”
张扬哈哈笑了一声,听到这话又是爱怜,又是感觉到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大手伸进被窝,捏了捏她的玉臀道:“好好休息,我去上课了!”
张扬笑道:“还当你说什么,刚才我不是已经答应了吗?你认识我这么久,我什么时候出尔反尔过?”
何歆颜的声音从洗手间内传来:“茶几上有我泡好的铁观音,你先喝着。”
宋怀明向身边的秘书钟培元道:“你看到他没有?”
宋怀明掏出了事先写好的讲演稿,可他并没有放在讲台上,而是扔到了一旁的字纸篓内:“冲着大家的这份热情,这讲演稿我不用了,今天我就随心所欲的发挥一下,谈论一下反腐倡廉的问题。”
张大官人道:“甲壳虫,不是奥迪。”
掌声再度响起。
张大官人在这方面绝不次于他在武力上的表现,他是个骁勇善战的猛将,不知疲倦的征伐着何歆颜完美的娇躯,在这种时候,何歆颜不由得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海兰或者胡茵茹帮她分担一下才好,虽然她也感觉自己的想法很奇怪,很羞人,可是她必须承认,以张扬强悍的体格来说,或许多几个女人在他身边是一件好事。
张扬道:“你只管去!”
宋怀明道:“秋霞湖也在规划范围内,到时候可能你这片地方也属于拆迁范围。”
宋怀明有些不满的看了钟培元一眼,秘书这一行干久了都变得滑不留手,装傻充愣是他们的强项。
梁成龙看到他坚持不愿去蓝魔方,也只好把车停在路边:“哥们,祁峰的事情就别再追究了。”
梁成龙呵呵笑道:“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带清红去产检,这不你说到车的事情,我们刚好在附近,所以才过来了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车是借袁波的,尽量修好。”
张扬笑道:“嫂子一阵子没见发福了啊,梁成龙最近没少喂你好东西吃。”
东江虽然是平海省会,可平时悍马车也不多见,一路之上就赚尽了眼球,开到党校门口的时候,门卫伸头看看,看到是这位爷,赶紧把栏杆给升起来了,张扬在党校的名气不是一般的大。
张扬笑道:“越玩越大了。”他把车交给那年轻人,自己溜达到隔壁展厅,看到余川正和几个人并肩站着,在那里指指点点,品论着装修的不足。其中和他站在一起的那个人张扬也认识,居然是天津飙风汽车贸易公司的董事长马力。
梁晓鸥道:“我昨天去我叔叔家里,问过你的事情,他说是要让你负责新城区招商工作。”
两口子直接把他们的宝马交给了司机,坐进了黑色甲壳虫,梁成龙又检查了下随车资科,笑道:“你嫂子这两天就生了,等生完孩子我再给你接风啊。”
宋怀明笑道:“大家的热情很高,但是任何事都要恰到好处,鼓掌也是这样,本来鼓掌是好事,可我话还没说完,你们就鼓掌,搞得我下面想说的话都忘记了。”
张扬送了他两个字:“有病!”他无意和邵安康这和人继续纠缠下去,挥手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回头看了看外面,邵安康站在原地咬牙切齿的好像在咒骂着他,张大官人心中不由得有些火大,梁晓鸥的男朋友怎么是这么个东西?还教授呢,禽兽还差不多!他差点按捺不住火气再下车把他揍一顿,可想想还是算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毕竟还要给梁晓鸥一点面子。平心而论,张大官人对梁晓鸥是一点想法也没有,真要是有想法,邵安康这类角色拍马也追不上他啊。
年轻人点了点头道:“我们在隔壁的汽车展厅正在装修,余总正在检查装修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