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0章 棋局开始

不过刘宝全在表面上做得很好,对他这和官场老油条来说,装装样子并不难。
张扬道:“前两天你寄给我的照片收到了,丫头,黑多了啊!”
张扬单手支撑地面,保持全身平衡的时候,安语晨打来了电话,张扬空出的一只手摁下了接听键,整个身体仍然在左手的支撑下保持着平衡。
常海心早就将这份名单看了无数遍,现在办公室内只有她和秦清,有什么话也不必顾忌,常海心道:“清姐,我看市里对新城区工作管得比较多。”
秦清仔细看完那份名单之后道:“空中楼阁搭得再好,始终是空中楼阁,新城区的奠基礼还没有开始,这盘棋该怎么下,还很难说。”
秦清微笑站起身来,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秦清优雅高贵的气质总是让她显得那么卓尔不群,宛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总会轻而易举就吸引所有人的目光,秦清已经三十一岁,可是从她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岁月留下的痕迹,她的皮肤依然如少女般细腻光洁,她的美是内外兼修的,让人欣赏让人愉悦,却又让人感觉到不可侵犯。
常海心笑了起来。
“滚!三句话没出就开始耍流氓。”
常海心叹了口气道:“我有些后悔到东江来了。”
张扬被她的评语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对刘宝全相当的熟悉,当初湍江水污染事件的时候,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避而不见,就是这位副主任刘宝全出来主持大局,张扬当时因为言语不和,将一整瓶污染的湍江水浇了这厮一头一脸,听说刘宝全当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张大官人心中已经感觉到事情不妙了,如果真的是梁天正把他请到东江来的,那么他就存着恶心自己的意思,张扬发现自己在东江的开局果然存在着很大的困难,种什么样的因得什么样的果,自己当初的行为,应该在东江得罪了一大批人。如果这些人处心积虑的要报复自己,张扬反倒感到坦然了,报复?来吧,反正爷已经到东江了,有种的只管朝着我来。
梁晓鸥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道:“张扬,过去我觉着你这人挺不靠谱的,可今天发现你还真不错。”
“指挥部办公室主任。”
秦清笑道:“你担心我啊?”
“你负责社会事业局,具体工作是负责新城区所辖村委会的行政管理、计划生育、文化教育、卫生、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司法调解、民政、民族宗教和人民武装等行政事务的管理;负责区内的信访稳定工作;负责区内社会公益事业发展规划的制定并组织实施,说起来权力也不算小了。”
“你是社会事业局局长,隶属于新城区管委会。”
秦清温婉道:“各位领导好,我是秦清,我和在座的各位多数都已经见过面了,从今天起,我来到东江工作,希望各位领导对我的工作多多支持,谢谢!”
安语晨道:“我才不相信,不过他蛮调皮的,我估计应该是个男孩子,医院年底可以投入使用,我的预产期在明年一月,可能我会成为医院的第一位产妇呢。”
常海心气得在桌下用力踹了他一脚,还好意思说,自己这个处级干部还不是他亲手给拿下的,她气呼呼道:“你老实交代,到底亲手拿下了多少处级干部?”
张大官人转入正题道:“我听人说,这次让我负责新城区的招商工作,我具体什么职位?新城区招商办主任?以我的级别是不是还得挂个副总指挥什么的?”
张扬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笑了笑道:“我现在最想做得是就是让我的女人幸福,我要好好勾画咱们以后的日子,怎么才能把日子过得完美,过得滋润。”
张扬最关心的还是她的身体:“丫头,最近身体没什么不正常的反应吧?”
秦清走入方知达办公室的时候,刘宝全已经在办公室内等着了,看到秦清进来,刘宝全笑着站了起来。
张扬道:“过去是抬起小头抬不起大头,现在两头都能抬起来了。”
梁天正道:“大家对东江的情况都已经非常的了解,在此我无需多说,随着时代的进步,东江老城区已经无法适应日新月异的发展,作为平海的省会,平海最大的城市,我们必和-图-书须要起到带头作用,我们的城建必须要有高瞻远瞩的思想,这次我们的新城计划,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全力支持,他们从地方上给我们调来了一批精兵强将,务求集中力量要把新城建设好,我将这个重担交给秦清同志,希望在你的领导下,贯彻执行市委市政府的建设规划,早日将新城区建设完成!”
张扬道:“我这不是求学吗?培训班还有好几天课,再说了,市里目前也没给我安排具体的工作。”
安语晨格格娇笑道:“高原的紫外线强,如果再有一阵子,可能我就变成非洲姑娘了。”
“梁书记!”
张大官人原本还打算今晚把她带到自己那里缠绵一番呢,听到常颂来了,只能作罢,他提出要送常海心过去,常海心却摇了摇头,她不想父亲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所以还是选择打车过去。
常海心仿佛今天第一次认识张扬一样,瞪圆了美眸看着他道:“张扬,这是你吗?”
挂上电话之后,张扬的心情舒坦了许多,他了个澡,赤身裸体的在室内地毯上坐起了冥恒瑜伽,张大官人底子好,在武学方面的领悟力极其惊人,现在他已经算得上一位瑜伽高手了。
常海心道:“让张扬去社会事业局,这样的馊主意不知是谁想出来的。”
秦清道:“他去哪里并不重要,关键是他能不能够发挥出自己的作用,其实做任何工作都没有太大的分别,现在新城区万事伊始,只存在于规划之中,至于这个新城区管委会,我们都还没把新城区建设起来,他们管理什么?”秦清的话中也流露出对市里目前安排的不满,既然把她调过来,就应该给她足够的信任,如果连这都做不到,她应该如何开展以后的工作?秦清开始相信自己这次的调动是省里的意思,东江市方面未必真的期待她的到来,张扬也是一样,对于省里的命令,东江的这帮市领导当然不敢反对,可是他们又心有不甘,如果真的是这样的现实情况,那么以后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
张扬道:“什么?”
秦清格格笑了起来,她低下身子,将螓首枕在张扬的大腿上:“只怕乱性的不是我,另有其人吧!”
从市长办公室内出来之后,秦清和刘宝全一起来到了他们的办公区,常海心已经在秦清的办公室内等待,三间办公室一间属于秦清,一间属于刘宝全,还有一间属于未来的新城区建设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常海心目前已经被安排担任新城区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
“副总指挥?总指挥是谁?梁天正还是方知达?”张扬对政治上的这套手法已经很熟悉。
张扬道:“我没生气,就是觉着这帮市领导挺操蛋的,口口声声把我当人才给引进来,可弄到这里却让我去管理社会事业局,有没有搞错,我是正处级干部!”
常海心点了点头道:“那我去外面等你。”
秦清不觉皱了皱眉头,原定张扬是负责新城区的招商工作,可根据目前的工作分派来看,东江市领导并没有表现出对他足够的重视,而且将他放在了新城区管委会,也就是刘宝全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以张扬的性情,这样的安排是难以接受的。
张扬呵呵的冷笑:“你当我听不出来?这不就是一打杂的吗?居然还负责计生工作,我绕了一圈又回去了,想当初我刚进官场那会儿就是负责计生,我说这帮领导真能整啊!咋不让我直接负责妇女工作呢?”
常海心曾经不止一次的想,为什么她们一心一意的爱着张扬,而张扬的心却可以分成很多部分,在认识张扬之前,常海心从不认为这样花心的男人可靠,她认为感情对彼此来说都是唯一,可是在认识他之后,明知他是个花心大萝卜,自己仍然义无返顾的爱上他,甚至将自己的身心都交给了他,常海心没有想过未来的归宿,她是个明智的女孩,一度想要放弃,可是始终无法放下,既然上天让她遇到了张扬,她只能接受这份爱,哪怕一生一世无法见得到光。
来到外面,她的助理常海心迎面走了过来,秦清向她笑了笑,和常海心一起走到楼梯口处,常海心道:“清姐,会议进行和*图*书的顺利吗?”
常海心道:“你当所有人都像你,整天跟个二流子似的无所事事。
张扬道:“人真要是闲下来,反倒不想工作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对工作的积极性并不高,掐头去尾,我在官场上也混了四年多了,什么样的工作我没干过?什么样的环境我没体会过,领导重用,我就多干点,领导不喜欢我,我乐得清闲,省得碍眼。”
张扬道:“我还真不认识非洲的,下次见到你刚好尝尝鲜。”
张扬道:“过两天,我抽时间过去看你。”
张扬道:“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明白,过去一心想着升官,那是觉着新鲜,想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想做些事证明给别人看看。现在我把自己都看清楚了,该证明的我也证明了,这官场对我的吸引力也变得越来越小了。”
秦清再度起身,向在场的领导表示感谢,同时又阐明了自己的决心。
秦清看到张扬的那辆悍马,也是吃了一惊,这辆车实在是太招摇了,她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很迅速的进入车内,小声道:“太招摇了吧?”
张扬道:“怀孕期间离狗远一些,那玩意儿寄生虫多。”
张扬点了点头道:“党校研究生班第一批学院,以后在你面前我总算能抬起头来了,学历总算能和你平起平坐了。”
秦清点了点头,有些疲倦的蜷曲在车座内:“领导们敬酒,不喝面子上过不去,烦!”她对官场上的事情开始产生了一些厌烦的情绪。
安语晨道:“没有,这里距离我援建的医院只有五公里的距离,每天我都开车过去,小喇嘛多吉和恩禅法师最近都来到了这里,他们帮忙给附近百姓治病。”
东江市长方知达这约秦清见面主要走向她介绍一下具体的工作和未来一年新城区的工作重点,秦清也知道除了自己这个副总指挥以外,还有一个副总指挥,原东江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刘宝全,他被派来协助自己工作,并担任新城区管委会主任,新城区党工委副书记的职位。按照梁天正的说法,她是由省领导选定的,那么这个刘宝全就是东江市方面选出的,完全代表着东江方面的利益。
安语晨柔声道:“我也是!”
张扬笑道:“不管他,咱们喝酒,我还没告诉你吧,现在我已经是研究生了。”
市里已经将初步拟定的建设指挥部人员名单下发,秦清看了看那份人员名单,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容,身为新城区党工委书记,她并没有事先参与工作人员选拔,现在所有的部门单位人员都已经给她配备好了,如果把自己比作一个大厨,现在菜已经给她配好了,市里让她只能使用这些食材,而且定好了菜谱,不能轻易做出改变。
秦清道:“今晚恐怕不行,市里已经有了安排。”
张扬笑道:“其实我真挺不靠谱的,你千万别觉着我好,觉着我好的女孩子基本上都爱上我了,咱俩千万别弄假成真。”
张扬笑道:“你原不原谅他是你们之间的事儿,说实话,你这位男朋友心眼的确小了点儿,不过他心眼小也证明他喜欢你,我看你还是找个机会向他解释清楚,别因为误会把一桩美满姻缘给耽误了。”
东江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市委书记梁天正正式将秦清介绍给在场的市级领导干部,他微笑道:“今天我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位我们东江领导团队的新成员,秦清同志!”
张扬笑道:“咱们国家有句老话,叫吃亏就是占便宜,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什么时候不是我出力?离开我的滋润,你能有那么好的皮肤?”
秦清在今天的会议上已经表过态,同样的话语她不想重复太多遍,微笑道:“方市长,我会尽快展开工作!”
张大官人一脸坏笑道:“去年这时候还是处呢,现在连副处都不是了。”
两人叫了香辣蟹、盆盆虾,小米椒炒腊肉,别看常海心文文静静的,可是特能吃辣,她的祖籍是湖南,从小就习惯了辣椒,在这一点上,连张大官人都要甘拜下风,张扬叫了一盘香螺、一盘花生米,望着常海心笑眯眯道:“真是想不透啊,你吃这么多辣椒,皮肤还这么好,白白嫩嫩,光滑细腻。”前面说的和-图-书观感,后面就开始说起手感了。
常海心笑道:“秦书记才对,市里任命她为东江市新城区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党工委书记。”
常海心啐道:“说着说着就下道,懒得理你。”
张扬道:“常主任,咱们秦书记挺忙的啊。”
方知达道:“我对你们未来的工作有信心,相信新城区建设指挥部在你们的领导下会很快创出成效。”
张扬道:“秦市长的具体工作落实了吗?”
张大官人乍一听到不由得愣了愣:“啥?啥玩意儿?”
张扬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抚摸着她的秀发:“去我那里,袁波借给我一套两居室。”
张扬道:“你退步了啊。”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在场的东江市领导成员看到秦清,不由得都在暗暗感叹,平海政坛第一美女果然不是徒有虚名。
梁天正示意秦清坐下,他笑道:“秦清同志在岚山担任副市长期间工作成绩极其突出,这一次,省领导经过慎重考虑方才从众多人选中选定了她来东江,以后秦清同志负责新城区的建设指挥工作,也就是我们新城区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新城区党工委书记。”梁天正的这句话表达出一个意思,秦清前来东江是省里的决定。
“去你的!”
秦清懒洋洋嗯了一声,梦呓般道:“随便你,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常海心应了一声,小声道:“张主任安排了晚宴要为你接风洗尘。”
张扬笑道:“不错不错,升官了,副处了吧?”
张扬咬了咬嘴唇,一种难以名状的思念之情充斥着他的内心:“小妖,我想你!”
常海心道:“还说没生气,脸都绿了!”
结束和安语晨的通话,张扬双手贴于地面,然后改为双手的食指接触地面,这是一指禅,印度古瑜伽术和中华武学结合之后,这样的佛门绝技轻而易举的就被张扬掌握。张扬对于这个未来的生命还没有太大的感觉,他真正关心的是安语晨的生命,按照他的计划,他要在安语晨生产前一个月前往她身边,利用母体和婴儿之间形成的新生经脉,重塑她的体内经脉,看看能否治愈安语晨的天生绝脉,有一点张扬并没有告诉安语晨,这种方法虽然在理论上存在着可以治愈她的希望,但是很难保证婴儿的平安,甚至,在治愈母体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会对婴儿产生伤害,张扬一直都不敢将实情说出来,他害怕说出这件事之后会遭到安语晨的拒绝,他能够看出安语晨对这个孩子的珍视。
张扬笑道:“只要是你生的,不管儿子女儿弟都喜欢。”
秦清舒了口气,没有发表评论,张扬闻到她嘴里淡淡的酒香,笑道:“喝酒了?”
刘宝全笑道:“是秦书记太客气了才对!”虽然他承认秦清的美貌,可是他并不相信一个如此年轻漂亮的女人能有什么过人的执政能力,虽然领导们再三强调了秦清的领导能力,可刘宝全不相信,一点都不相信,他在官场内混了二十多年,行行色色的事情见得多了,像这样年轻貌美的女人能够上位,往往只有一个途径,想到这里,刘宝全对秦清又有些鄙视了。在他的内心深处,是很不平衡的,虽然说这次他也获得了提升,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提升了半级成为新城区管委会主任,可他在新城区指挥部始终只是第二把,他搞不明白,秦清有什么本事领导自己?
常海心走后没多久,秦清就打来了电话,询问张扬和常海心在哪里吃饭,她刚刚结束了市里的招待宴会,张扬问明她所在的地点,开着悍马车去接她。
常海心忍不住又骂他流氓,两人再不谈官场上的事情,边吃边聊,开心非常,九点钟的时候,常海心起身离去,她是要去南国山庄,这两天她父亲来省里开会,她要去那边陪他说话。
两人都沉默了下去,安语晨在电话那头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腹部,她将电话放在自己的腹部,然后又拿起,柔声道:“你有没有听到?”
张扬点了点头道:“名誉而已,只挂名不做事,大领导们都是这样。”
“为什么?”
张扬端起酒杯灌了一口道:“你是?”
张大官人砸吧砸吧了嘴:“啥意思啊?”这厮m•hetushu•com开始装傻充愣了。
秦清笑道:“刘主任你好!”她主动伸出手去,刘宝全诚惶诚恐的和她握了握手,刘宝全的惶恐并非是因为秦清的地位,而是秦清的美貌,这么漂亮的一位大美女和他握手,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很多时候出众的美貌也能给人造成心理上的威压,刘宝全道:“秦书记以后我会尽力配合您的工作。”
张大官人心说你们分手可跟我没关系,他笑了笑道:“别赌气,放宽心,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容易,慎重啊!”
鱼没吃到惹了一身腥固然郁闷,可更郁闷的是压根没想沾这条鱼,却弄了一身腥。张大官人是风流,可他并不下流,而且最近他在感情方面已经收敛了许多,外面的花花草草很少去主动招惹。张大官人就坏在名声上,别人都以老眼光看他,多数人都不相信他的清白,其实他是该好好反省一下,他过去的情史过于光辉灿烂。
秦清道:“市里给我们安排了办公室,你去找廖博生秘书长,他负责这件事,待会儿我直接去办公室找你。”
常海心道:“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许生气啊!”
梁晓鸥道:“咱们之间清清白白的,他凭什么往咱们身上泼脏水,我再也不会原谅他。”
安语晨笑道:“好的很,我在定日附近的桑珠湖畔盖了一栋大大的木屋别墅,这里的风景比起瑞士日内瓦湖还要好。”
安语晨笑道:“知道!你安心工作吧,不要担心我,我要是有任何不好的地方,我会马上通知你。你放心,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我的身体,我一定要把我们的孩子健健康康的生下来!”
梁晓鸥道:“我算看透他了,就他这个样子,我跟他结了婚也没有任何幸福可言,与其将来痛苦,不如当机立断。”
张扬道:“很有纪念意义啊。”
方知达笑道:“来,认识一下,这位就是新城区党工委书记秦清!”
当天的会议后,秦清走出会议室,随后她还要前往市长方知达的办公室和他见面。
秦清明白常海心的意思,她轻声道:“一切都是开头,市里给出的只是一份人选名单,又不是最终定案,具体的工作,要根据实际工作需要来定。”
常海心道:“什么副处,还是科级!”
方知达拍了拍刘宝全的肩膀道:“这位是新城区管委会主任刘宝全同志,过去他一直都担任开发区管委会亮主任,对东江各方面的情况相当熟悉,市里经过反复考虑,才选定了宝全同志来配合你的工作,相信他多年的开发区工作经验,对你尽快的熟悉情况会有很大的帮助。”
秦清笑了笑,她和刘宝全没有打过交道,甚至在来到东江之前,都不知道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一位副总指挥,看来东江市委并不是对她完全放手,或许是对她的能力没有足够的信心,特地配备了一名东江本地的干部,应该理解为领导们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特地安排了一名熟悉东江情况的干部来和她协同工作,可秦清明白,领导们这样做,往往是不愿意权力过分的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这样安排有利于相互监督,相互制衡。
张扬笑道:“别人的车,我借来玩玩的,这车是不是很适合我?”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那啥,咱们儿子怎么样?”
张扬道:“有什么可生气的,我早就看淡了。”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常海心道:“那你还要到东江来?”说完之后,她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道:“你是为了清姐?”
现场再度响起掌声,新城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一职由市委书记梁天正亲自挂帅担纲,当然这只是一个名誉职位,具体的事务他是很少去过问的,秦清虽然是副总指挥,可实际上行使的是新城区指挥部第一领导的权力。
得知当晚秦清因为市里有招待宴会,张扬取消了当晚特地为她安排的接风宴,约上常海心一起去东江鼓楼夜市品尝特色小吃。
常海心道:“我是本科,你现在已经超过我了,再说,你什么时候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了?”
常海心俏脸红了起来,啐道:“公众场合,你少耍流氓。”
常海心道:“清姐也挺不满意他们和*图*书的人事安排,正准备跟领导们商量重组新城区的领导班子呢。”
张扬启动汽车,低声道:“可在官场上又不能绝对不喝,这样,以后你喝酒可以,不过乱性留给我。”
稍晚梁晓鸥打来了电话,她是专门向张扬说抱歉的,毕竟这件事全都是她的男友邵安康搞出来的,张扬虽然很窝火,可他也清楚梁晓鸥和自己一样,全都是受害者,张扬道:“没事儿,清者自清,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方知达又交代了一些工作的重点,刘宝全听得很认真,还不停的点头,秦清的内心中蒙上一层阴影,看来东江市的工作并不像她预想中那样容易,她在东江也未必能够随心所欲的施展自己的抱负。
张扬道:“哪有什么新城区?只不过是地图上的规划,什么都没开始呢,对了,管委会主任是哪个?”
安语晨道:“不用担心我,我现在身体很好,恩禅法师已经收我当弟子了,他亲自指导我的瑜伽术,还采了不少的药物帮我疗养身体,最近小喇嘛多吉一直都陪着我,他刚刚送给我一头小藏獒,等你来的时候,藏獒就长大了。”
张扬道:“怎么样?身体还好吧?”
张扬笑道:“我真没生气,事业局就事业局,到哪儿不是一样混,他们总不能把我给降级!”
常海心看到张扬沉默了半天,以为他真的生气了,小声道:“你别忘心里去,现在事情还没最终定下来呢。”
张扬道:“酒能乱性,以后还是少喝。”
常海心听不懂他什么意思,有些迷惘的看着他。
常海心惊喜道:“真的!”
常海心道:“就知道你要生气,所以我都不想告诉你。”
“跟你在一起,我岂不是整天都要吃亏?”
常海心道:“怎么你突然有了这种境界?我真不相信这些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常海心心中犹豫是不是要把市里的工作安排告诉他,她了解张扬的脾气,属火药桶的,要是真把他的火给点起来,他肯定要在东江来次大爆炸,常海心道:“是你自己没去市委组织部报到。”
“不是我是谁?”
“刘宝全,过去东江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
安语晨道:“都没生出来呢,你怎么知道儿子还是女儿?你说,你是不是重男轻女?”
常海心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心中也暖暖的,虽然她知道无论张扬怎样勾画,也不好把感情这碗水给真正端平。可是她相信张扬不是薄情寡义的人,他会对自己好,同样他也会对他身边的每个女人都好,这恰恰又是让她们这些深爱张扬的女人最为纠结的地方,一把钥匙只能开一把锁,他肯定把自个儿当成万能钥匙了。
秦清微笑道:“只是给大家见个面,海心,我现在要去方市长那里,他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交代。”
莽清微笑道:“刘主任客气了,我刚刚来到东江对这里的情况还不熟悉,工作方面前不知从何入手,刘主任是东江开发区的老领导,有着丰富的本地工作经验,以后要多多帮忙才好。
安语晨道:“他的心跳?”
新城区建设指挥部临时办公室就设在市委市政府大院3号楼的五楼,一共给了他们三间办公室,办公条件一般事实上这里只是一个过渡性的办公地点,真正等新城区的建设工作开展之后,这三间办公室是根本无法满足需要的。
常海心道:“我算看透你了,你就是个大骗子,二流子,小混子。”
秦清从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这一栏中找到了常海心的名字,这是她特地要求的,她又在名单中寻找着熟悉的名字,终于找到了张扬的名字,他隶属于新城区管委会,这就不得不谈到新城区管理层的设定,秦清是新城区的总负责人,党委书记,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新城区管委会又设立三个部门,综合管理局、建设局和社会事业局。张扬被暂定为社会事业局局长,并没有分配具体的工作,社会事业局管辖的范围是负责新城区所辖村(居)委会的行政管理、计划生育、文化教育、卫生、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司法调解、民政、民族宗教和人民武装等行政事务的管理;负责区内的信访稳定工作;负责区内社会公益事业发展规划的制定并组织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