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1章 头难剃

刘宝会哪能听不出来,这厮把自己给省略了,故意忽视他的领导地位,相互团结,相互配合,相互帮助,我是你领导嗳!你他妈跟谁相互呢?我领导你!老子是管委会主任,我是你的上级!刘宝全在心里呐喊着。
秦清只当他在胡说八道,伸手抓住他的命根子,轻轻捏了一把道:“都是这根东西惹得祸,哪天我下了狠心,将它切下来,看你还怎么作恶。”
秦清红着脸打了他一下:“找回平衡是不是?”
自从邵安康打翻了醋坛子,大闹望江楼之后,张扬和梁晓鸥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两人平时见面也就是点点头,很少说话,张大官人是想避嫌,梁晓鸥是觉着心里歉疚,今天大家都要从培训班毕业了,梁晓鸥主动找到张扬:“张扬,工作的事情落实了吗?”
张扬毫不客气的打断他道:“刘主任,你糊涂了,总指挥是梁书记,秦书记是副总指挥!”这厮寻找漏洞的本事还真不是一般。
刘宝全道:“他就是一个政治流氓!”
刘宝全道:“我会全力支持秦书记的工作,我会带领管委会各局,团结在秦书记的周围,力求把新城区的建设工作搞好!”他憋了半天总算说了句完整话,意思也算是表达出来了,第一我承认秦清的领导地位,第二是我领导管委会各局,你张扬再牛逼,也不过是社会事业局局长,你是我的下属,你要接受我的领导。
秦清抵挡不了他,只能任由他动作着,可内心却管不住身体的感受,禁不住小声呻吟起来。
张扬道:“刘主任的话我赞成,以后我们要相互团结,相互配合,相互帮助,共同支持秦书记的工作!”
张大官人咧开嘴笑了笑道:“感冒,害怕传染你们。”说完这厮又补充了一句:“昨晚睡觉没穿衣服!”
张扬搂住她,附在她耳边道:“你怪不怪我?”
在场的人都强忍住笑,秦清和常海心对他早就了解,张扬这样的表现她们并不意外,隋国明也见识过张扬的厉害,当然知道他的头很难剃,罗安定和唐自立都是头一次和张扬打交道,看到眼前的情景已经知道张扬这个人名不虚传了,心中自然多了一份小心。
秦清讲完话之后,笑道:“刘主任,你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
张大官人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这样说起来岂不是更好!”
梁晓鸥有些诧异,她得到的消息是张扬分管招商工作,她小声道:“社会事业局分管招商吗?”
廖博牛听刘宝全说完,不由得笑道:“你是担心张扬会和你作对?”
廖博生道:“宝全啊,这件事上低调点没有坏处,我知道秦清是乔书记亲自点将,至于张扬,他是正处级干部,未必肯居于你之下,你和秦清的关系我不担心,在对待张扬的问题上一定要有手腕,有策略。”
刘宝全明显急了:“你让不让我说话?”
综合管理局的罗安定,他负责的都是机关党务、组织机构,不过比起张扬权力还是大了很多,单单是后勤、财务这两项就已经凸显出他的重要地位。
秦清笑道:“反正你是心里不舒服,不然今晚不会可着劲的折腾我。”
综合管理局局长罗安定道:“张主任说得对,以后我们会在秦书记和刘主任的共同努力下,认真工作,争取圆满的完成市里交给我们的艰巨而光荣的任务。”他现在出来说话等于是力挺刘宝全,其实罗安定的话也没错,秦清是领导,人家刘宝全也是领导,还是他们三个的直接领导。
张大官人得意洋洋道:“知道了就好!”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张大官人现在嘴上看破红尘,对官职视如浮云,可这厮真正工作起来,这心理顿时不平衡了,他在心里骂起了梁天正,为啥啊?因为表面上就是梁天正把他争取来的,梁天正啊梁天正,你把我争取来了,口口声声的要引进人才,委以重任,麻痹的就这么玩儿,把老子给弄到社会事业局给晾起来了,这根本就是打压啊!
张扬笑道:“为了你!”
刘宝全道:“这厮可不是什么好缠的角色,我真搞不明白,市里为什么要把他弄来,他走到哪里事情惹到哪里,难道领导们不清楚?”
秦清道:“你这样我怎么说?”
秦清啐道:“骨头都要散了,累了一天,你还要这样折腾我,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跟你回来……”话虽然这和-图-书样说,双腿却松开了一些,张大官人全力的冲刺,让她的双腿重新缠绕上去,娇躯紧紧贴住张扬,喉头发出意乱情迷的呻吟,她的脑海在极度的愉悦中变成了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久,一波又一波温热的潮汐冲击着她的身体,秦清身体其他的感觉才一点点复苏,仿佛梦醒般长长舒了一口气,美眸中荡漾着满足后的潮湿,她松开樱唇,却发现张扬的肩头已经被自己咬出了一个清晰地牙印儿,有些心疼道:“疼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这事情应该综合管理局来办啊?怎么能轮到社会事业局?可很快所有人都想明白了,新城区指挥部的领导人是秦清,她有指挥权,在她的职权范围内,她拥有着决策权,什么管委会?什么综合事业局,具体的职权划分,她说了才算。
秦书记官位虽高,政治修养也远胜张扬,可在床第之间却只有俯首称臣的份儿,望着猫儿一样温顺的秦清,张大官人满意的笑了,男人都享受这种征服感,尤其是面对秦清这样职位又高,相貌绝美的女强人,让她臣服在自己身下,这种感觉真的是说不出的舒爽。
廖博生当然能够听出他在发牢骚,笑着递给刘宝全一支烟,刘宝全点上香烟,抽了一口道:“廖主任,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老大哥,老领导,所以心里遇到啥事儿总是第一个给你说,要是觉着我说错了你就批评我,我一定虚心接受。”他这么一说,廖博生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向自己请教,自己却一个劲的兜圈子,一点意见都不发表,廖博生吐出一团烟雾,低声道:“宝全啊,新城区的工作是秦清在主持,你所需要做的就是配合好她的工作。”
张扬笑道:“你要是真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我是你下级,工作不满意,我当然对领导有意见,不折腾你折腾谁啊?”
秦清转过身,离他远了一些,用手撑住他的胸膛,阻止了他进一步想要靠近的念头,轻声道:“别动,我跟你说些正经事。”
张扬道:“都是妻不分大小。”
张扬道:“我赞成刘主任的说法,到现在我都没搞清楚咱们的组织结构。”
张扬道:“怎么不说了?”
张大官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那就帮我……那啥!”
秦清感觉这厮又开始蠢蠢欲动,俏脸发烧道:“有什么舍不得的?”
张扬将难题抛给了隋国明,隋国明当然明白市领导这样配置新城区领导班子的目的,证明他们对秦清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刘宝全在东江工作多年,对本地的情况很熟悉,由他配合秦清的工作是非常合理的,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市里的安排有利用刘宝全来达到权力制衡的目的,直到现在隋国明都不明白为什么梁天正要把张扬这小子弄来,这厮就是个混世魔王,谁都知道他有些本事,可这厮最大的本事还是搅局,果不其然,新城区领导层的第一场会议他就站出来做起了文章。
在公开场合,秦清的表情丝毫看不出对张扬有任何特别之处,淡然道:“还好你没迟到,大家都等你了!”
张扬看了看,这小会议室里常务副市长隋国明坐在主席,两边是秦清和刘宝全,其他两名局长也分两边坐了,常海心在距离稍远的地方负责记录。
张扬道:“这新城区有个建设指挥部,还有个管委会,我不清楚领导设置则两个部门走出于怎样的考虑?他们之间有没有重叠的地方?具体的权力分工是什么?到底是建设指挥部指挥管委会还是管委会管理指挥部?”他这等于在问秦清和刘宝全到底谁领导谁?虽然表面上看是明摆着的事情,可绝不是毫无必要,张大官人来东江是为了什么?为了帮助秦清,首先就要确定她的领导地位,要做到这件事就必须踩人,刘宝全不幸成为他第一个要踩的目标。
秦清道:“我看得清楚!”
张扬今晚格外的冲动兴奋,秦清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紧紧搂住他的身躯,轻轻咬住他的肩膀,承受着他越来越猛烈的攻击,明澈的目光变得无比迷离,眼眉之间流出的妩媚几乎要将张扬融化,她终于承受不了张扬带给她的强烈刺激,美得令人窒息的一双修长玉腿,紧紧绞住了张扬,阻止他再继续动作。
秦清搂住他的一条臂膀,将自己的娇躯圈得更紧一些。
刘宝全有http://m•hetushu•com些不相信的看着廖博生,他不相信廖博生的境界能够到这一步,想当初,张扬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赏了廖博生一个大耳刮子,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不过到最后不知为何不了了之,大概是因为张扬背后有省长给他撑腰的缘故,廖博生事后也没在提起。刘宝全绝不相信廖博生是个以德报怨的人,被人打耳光,落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廖博生这样说,十有八九是在敷衍他,不想将心中真实的想法暴露出来。
刘宝全被他噎得老脸通红,谁都知道梁天正的总指挥只是个名誉,可他的确说错了话。刘宝全道:“我是说,咱们指挥部秦书记是第一领导。”
张大官人意犹未尽,低声道:“你腿放开,太紧了!”
刘宝全道:“我想补充一点,我认为当务之急是要把我们新城区指挥部的管理队伍完善起来……”他话还没说完,那边张扬就开始鼓掌。
别人当然不会知道张扬在想什么,这会儿所有人都关注在幻灯上。
张扬笑道:“是金子在哪儿都能发光,我属于万金油型干部,抹哪儿都行!”
张扬道:“清姐,其实我不去祸害,自有人去祸害,与其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不如我来。”
廖博生道:“就算是一滩烂泥,你去踩他,踩平了他,自己又能落到什么好处?还不是沾了一脚的泥?”
刘宝全感觉到自己必须站出来说句话了,张扬今天明显是冲着他来的,他必须有所表示:“张扬同志,我觉着咱们的组织结构并不复杂,秦书记负责新城区建设的总指挥工作……”
在管委会的三大局之中,唐自立的建设局最为重要。
张扬道:“晚上海心跟我谈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
秦清笑了笑,她恭敬道:“隋市长先说两句。”
秦清其实对东江市方面的安排也心存不满,既然是让自己来负责新城区的建设,领导班子就应该以自己为中心进行组建,在班子配备上至少要征求自己的意见,现在他们搞了个管委会,而且在自己来到之前管委会内部就配置的相当完备,这一手体制中很常见,正如张扬所说,权力分配相当的模糊,如果在一开始不进行明确,以后在管理上存在的问题肯定不少。
张扬选了正对常务副市长隋国明的位置坐下,椭圆形会议桌,这下他等于拉开了和所有人的距离。隋国明笑道:“小张,你坐近一些,干嘛离开我们这么远啊?”
秦清道:“这么一说,以后我在工作上还真不敢管你了,要是话说重了,回来不得被你给弄死!”
张大官人听得经认真,前所未有的还拿出一个小笔记本,在上面记录了很多关键。
隋国明笑道:“好啊!这件事是该抓紧进行,目前的办公区的确太小了,指挥部和管委会真正运作起来,无法满足办公的需要。”
秦清咬住樱唇,忽然用力将他推了下去,美腿一分将他反压在身下:“我不信制不了你!”
刘宝全道:“说到这里,我也有些搞不懂,省里为什么要派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干部过来领导新城区这么重要的工作?难道仅仅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吗?”
“没有!”张扬否认道。
刘宝全道:“廖主任,我也没有什么敌对心理,我只是觉着这个人是个害群之马。”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上午去了市委组织部,市里让我担任新城区社会事业局局长。”
张扬道:“谁不让你说话了?刘主任,你别急吗?咱们既然是开会,大家就都有发言的机会,隋市长在这儿,谁都有发言机会。”
“不高兴?”
张扬笑道:“刘主任,您别急,慢慢说,您是管委会主任,指挥部的事情是秦书记管,这大家都知道:”
张扬道:“你说,我听着!”双手却一刻也没有闲住。
张大官人微笑道:“我就喜欢秦书记伺候我的样子!”
隋国明哈哈笑道:“小张啊,你这话问的,秦清同志是新城区建设指挥部的副总指挥,是新城区党工委书记,负责领导新城区的建设工作,市里已经明确下文的。”
张扬道:“清姐,我真没生气,我又不是小心眼的人,如果在过去,我或许对官位很在乎,可现在真的无所谓,他们安排刘宝全当管委会主任,明摆着就是恶心我的,我犯不着跟他们一般见识,刘宝全什么人?http://www.hetushu.com我不信他有什么能耐,其实让他管我更好,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跟我来硬的。”
秦清并没有开始工作的话题,轻声道:“海心来东江是为了你!”
廖博生道:“宝全啊,这件事我可得说说你,其实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你就不该再记在心里了,此一时彼一时,过去大家的立场不同,他代表南锡,我们代表东江,发生矛盾也是各为其主,现在既然市里把他调到了东江,我们就是一个系统的干部,也就是说,大家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就不该产生这种敌对心理。”
隋国明听不出张扬的言外之意,哈哈笑了一声道:“秋天了,天气乍寒乍暖的,一定要注意身体。”他向秦清道:“小秦,咱们可以开始了!”
秦清很满意他表现出来的认真态度,可是她认为张扬是在装模作样。
这厮的掌声把刘宝全的话给打断了,也让刘宝全感到莫名其妙,心说你鼓什么掌?捣乱是不?
刘宝全道:“我和她的分工比较明确,她主抓建设,我主抓的是规划区的生产和管理。”
秦清道:“我要是怪你,当初就不会请她过来当我的办公室主任了。”
张大官人乐呵呵向前顶了顶:“舍得吗?”
秦清示意常海心切换到下一幅画面:“我们的先期工程重点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其中包括道路、管道、电线、给排水工程的铺设,新城区的第一个建筑将是东江市行政中心!”画面上出现了东江市新行政中心的效果图。
秦清不想张扬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微笑道:“大家共同努力就是!”她转向隋国明道:“隋市长,新城区的奠基典礼定在下月中旬,我想在奠基典礼前,在新城区工地现场设立现场办公地点。”
秦清道:“你想得倒美,都什么时代了,谁愿意给你做妾啊?”
秦清当然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握住他的手掌,手指跟他缠绕在一起,轻声道:“你别生气,现在一切都还没有正式开始,人员方面肯定会做出调整,今晚我已经提出来了,我作为新城区的党工委书记必须要拥有对指挥部的人事管理权,目前的人员配备我并不满意,一切还没有开始呢,市里没和我商量就配备了这么多的人员,机构也过于庞大了。
张扬道:“我明白了!”他故意看了刘宝全一眼道:“按照隋市长的说法,刘主任归秦书记领导,也就是说管委会归指挥部领导。”
隋国明笑着摇了摇头道:“我都说过,今天是特地来列席会议的,我只负责旁听,不负责讲话,你们有什么困难,有什么意见,只管向我提,我能解决的,今天当场给你们解决,我解决不了的,马上去向梁书记他们汇报,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总之,大家放心,市里建设新城区的态度是坚决的,对你们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
张扬没鼓掌,这厮到哪儿都是个异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静静等待着秦清的发言。
余川托付给张扬的那件事,他已经办好了,余川和马力两人对他也是千恩万谢,张扬原本想还车来着,他们说什么不愿意收,反正这辆悍马车闲着也是闲着,让张扬暂时用着,什么时候他正式上班,配备了公车,再把车给退回去。这不仅仅是两人送给他的一个人情,的确这辆悍马车除了出出风头,实用性太差,尤其是在都市里,整一个油老虎,很少有越野的机会。
刘宝全一张脸憋得通红,昨儿廖博生还劝他保持低调,尽量不要和张扬发生冲突,他也打算尽量忍让,可这厮也太欺负人了,当众踩自己,谁不承认秦清的领导地位了?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你偏偏还要拿出来说,根本是故意寒碜我!刘宝全想说话。
刘宝全还没怎么着呢就被她定性为老同志了,隋国明心明眼亮,他算看出来了,这是张扬和秦清合伙欺负人呢,一个说人家糊涂,一个说人家是老同志,这刘宝全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无非是处在了一个,影响他们权力的位置上,隋国明暗叹,刘宝全显然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市里把他放在管委会主任的位置上也不是什么好事,上有秦清,下有张扬,刘宝全以后还不知道要吃多少亏,受多少气,以隋国明对刘宝全的了解,他肯定没能耐对付张扬和秦清的联手打击。
所有人员都已经来到市政府第五会议室的http://m•hetushu.com时候,张扬才姗姗来迟,不过他算不上迟到,十点钟开会,他准点走入会议室。走进去之后乐呵呵道:“不好意思,跟组织部肖部长聊得投机,一没留神,就到十点了。”
秦清当然能够揣摩到张扬的这种心理,两人在一起久了,哪怕是通过这种事也能够察觉到对方的心理变化,秦清小声道:“工作上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综合管理局的事儿,我管计生上访啥的。”
秦清道:“小张,你是社会事业局局长,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
刘宝全和其他两位局长都没有马上离去的意思,他们针对目前存在的问题和秦清讨论,张扬当天下午还有一个党校培训班的毕业典礼,没有逗留,开着那辆悍马匆匆离开。
可张扬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他,看到他嘴角一动,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又道:“现在不是说党政分开吗?党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的具体职权划分我还是搞不懂,还有,管委会下分为三个局,我们三个是对管委会主任负责还是对党工委书记负责。”
刘宝全急得满头大汗,内心已经把张扬的十八辈祖宗都给骂了。
秦清道:“东江新城区作为东江市的行政、商务中心区,市级功能转移的接纳地和城市新的主要经济增长空间和新的城市中心,承担行政办公、金融贸易、会议展示、文化娱乐,旅游服务、教育科普等功能,是现代化城市形象的集中体现的区域……”秦清针对新城区的规划结合幻灯讲了将近四十分钟,其实这些规划对于东江的本地干部并不陌生,在他们被确定负责新城区建设工作之后就开始熟悉这一切,应该说只有张扬对此一无所知,今天是第一次听到这样详细的介绍。
张大官人大喜过望,捧起秦清的俏脸,狠狠的亲吻了两下:“真是通情达理啊!”
首先出现的是新城区的规划图,秦清道:“大家看到的是新城区的规划图,1994年,东江市在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修编中,确立了建设新城区、形成“双核心、六组团”的城市空间发展结构的决定。东江市新城规划总面积100平方公里,规划居住人口60万人,其中起步区面积35平方公里。自从确定了建设新城区的规划,先后经历了规划设计、征地报批等准备阶段,如今一切的建设条件已经具备,我们马上即将开始行政中心及基础设施建设先导阶段。”
秦清微笑道:“有了合适的办公地点,咱们才好开展工作,市里给出了一份参考名单,在工作的初期,并不需要太多的人员,具体的人员,等到我们考察审核后,会上报给市里。”这句话在婉转的告诉隋国明,市里给她拟好的人员名单她并不认同,她要做出一些调整和改变。
廖博生微笑道:“她是省里派来的,你是市里委派的,你觉着是省领导大还是市领导大?”廖博生的一句话切中了要害,刘宝全愣了一下,他咀嚼着廖博这句话的意思,显然廖博生认为这一次在新城区的问题上,省里和市里的步调并不是太一致。
秦清听到他这话心中不由得暗骂,这个混球,什么话都往外说,昨晚没穿衣服的又何止他一个,这句话分明是说给自己听,这个小情郎真是让秦清有爱又恨,什么场合,他居然还记得挑逗自己。
张扬道:“这世上一夫多妻制的国家多了去了,大不了我去改国籍,把你们都娶到家里。”
刘宝全第一个鼓起掌来。
秦清道:“别人都是猪,就你一个伟岸光正的奇男子?”
从效果图上看,行政中心果然是气派非凡。
隋国明开始见识到秦清强势的一面,他忽然有和很不好的预感,秦清和张扬这两个人肯定要在东江掀起一场风雨,他们两人无论魄力还是能量,根本不是刘宝全之流能比的。
张扬道:“清姐,你觉着我算不算一个伟岸光正奇男子呢?”
新城区指挥部的第一次党组会议召开了,参加会议的有党工委书记秦清、党工委副书记新城区管委会主任刘宝全、综合管理局局长罗安定、建设局局长唐自立、社会事业局局长张扬,特地列席会议的有东江市常务副市长隋国明,负责会议记录的是新城区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常海心。
张扬摇了摇头,在她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翻身躺在她的身边,秦清蛇一样游移过来,热力四射的m•hetushu.com娇躯蜷曲在他的怀中。张扬的手指贴着她峰峦起伏的娇躯游走着,感受着她曼妙无伦的曲线。
张扬抚摸在她玉臀上的手停顿了一下。
梁晓鸥道:“那太可惜了,你擅长的领域是招商工作。”
张扬有件事没说错,刘宝全对他是非常忌惮的,听说张扬担任社会事业局主任,接受他的直接领导,刘宝全内心之中非常的忐忑,为了这件事他专程去请教市政府秘书长廖博生,廖博生担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多年,一直都是他的顶头上司,更重要的是,当初湍江水污染事件的时候,他被张扬泼过脏水,而廖博生被张扬打过耳光,刘宝全认为在这一点上,两人是同仇敌忾的。
会议结束前,隋国明先行离去,除了常海心之外,今天到会的四个人都是新城区党组成员,换而言之他们就是新城区的领导核心,秦清给他们强调了目前的任务,第一,尽快确定新城区指挥部的现场办公地点,第二,积极准备迎接接下来进行的奠基典礼,第三,完善新城区的干部队伍,由她和刘宝全负责干部队伍的选拔工作。说完这三件事,秦清宣布会议结束。
廖博生道:“也不能这么说,他还是有些本事的,省运会、经贸会,哪样搞得不是有声有色。”
张大官人这一系列的提问如同一刀一刀砍在刘宝全的心口,全都是要害啊!
秦清示意常海心打开幻灯,张大官人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坐的不是地方,不得不挪动位置,来到建设局局长唐自立旁边坐了,唐自立向他微笑点头,唐自立三十九岁,也是一位年轻的正处级干部,当然他的年轻只是相对而言,和张扬在一起他显然就成了老同志,张大官人的档案年龄不过二十七岁,比他小上一轮。张扬和唐自立虽然都是局长,可他心里明白,唐自立这个建设局长要比自己又实权,自己管的都是些杂事,唐自立却是手握大权,建设局负责制定新城区的土地使用政策;拟定新城区内土地开发建设计划以及土地征用手续的报批;协同市国土局办理相关征地手续;负责新城区所辖村的拆迁安置等工作;同市规划建设主管部门,做好新城区中长期发展规划、专业规划和控制性详细规划的编制、审查报批工作,主要地段的景观规划等;拟订新城区开发建设项目计划并督促实施,做好各类工程建设项目的开工准备、质量监督、工程监理、安全生产等,参与各类工程项目的招标、投标工作及项目竣工验收工作;协同市有关部门做好新城区内道路、供水、供气、供热、供电等基础设施工程的组织实施,各类违章建筑的查处及拆除,绿化、景观、景点的管理等城市管理工作;负责制定适应新城区发展的优惠政策;负责新城区城建招商项目的包装、宣传、引进和进驻项目的后续跟进与服务。
刘宝全道:“没办法,谁让人家上头有人。”
秦清的目光逐一扫过众人,她微笑道:“大家好,今天是我们新城区指挥部的领导班子第一次开会,在场的各位也是我们新城区的党组成员,当然不是全部,我们的班子刚刚组建,会在以后的工作中逐渐完善,我想你们的工作职责并不用我再重复说明,那么我们今天的会议就直接进入主题。”
秦书记在张大官人的面前从来就是只待宰羔羊。象征性的反抗也只是为他们之间的缠绵增加一些情调而已。
秦清啐道:“你啊,真不是个好人,多少好女孩都祸害在了你的手里。”
秦清笑道:“你呀,当初泼了人家一头一脸的脏水,这件事体制中谁不知道啊?”她知道张扬这次来东江,更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自己,想起他对自己的关心照顾,秦清心里温暖无比,轻轻抚摸张扬的面庞,柔声道:“不管别人怎样对你,我始终都是你的女人,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张扬道:“若是切了它,岂不是少了许多的人生乐趣。”
隋国明笑道:“小张,你有什么搞不清的?核心领导队伍就是你们几个啊!”
秦清叹了口气道:“你啊,什么都好,可是感情上却弄得一团糟,以后你该如何收场。”
秦清看到眼前的情景,心中不禁好笑,有张扬在身边,很多事情真的好办了许多,她适时开口道:“小张,你让老同志先说嘛!”
秦清闭着眼睛,默默享受着他的爱抚,轻声道:“为什么要来东江?”